瀏覽標籤

大學

逆社會觀察 教育與學習

當社會不平等加劇,會發生什麼事情?

By
on
2019-09-26

(本文發表於生鮮食書)

日前有則新聞,引發頗大迴響。

一位擔任在高級住宅區保全的父親,撿拾住戶不要的參考書回家,用立可白將答案塗掉後,給家裡的小孩使用。

之所以被新聞報導,是其中一個孩子申請上了台大醫科(另外一個上政大)。

在頂大無寒門的時代,這樣脫穎而出的新聞,總是能讓人眼睛為之一亮,備感激勵,不是嗎?

然而,身邊有些朋友的想法,卻不是感動,而是感慨,認為寒門上台大醫科的孩子,將來會很辛苦,因為那裏多的是成績好且家世好的學霸。沒有人脈光會讀書,要在那種高壓高競爭環境活下來並不容易。

更有人直言無諱的說,考上台大醫科又怎樣?將來還不是只能給開醫院的打工?

上述的感想雖然比較刺耳,卻也指出了一些殘酷現狀。

就算考上好大學,也不保證人生一帆風順

同樣是出身貧寒,靠努力考上頂大的張慧慈,在《乾脆躺平算了!?》一書,就大力質疑「讀書翻身論」。

或許對我們的上一代來說,考上台大,那幾乎是人生一帆風順的保證,而今,充其量是拿到一張稍微比較好的入場券,剛入社會時多幾個公司可以選,薪水多個三五千塊,僅此而已。

未來仍有許多不確定的風險。

曾經有人笑說,台大畢業生就業率不如成大等其他國立大學。這些人可能不知道的是,台大畢業之後出國深造的比例高之外,回家接家業的比例也高。也就是說,這些人的出身原本就不是受薪階級家庭,自然畢業後不太需要投身就業市場,另有其他謀生管道。

曾經有學者分析台大入學新生的社經背景,分析結果震驚了社會。台大新生有10%來自台北市大安區,富人階級(所得前5%)的小孩進台大是窮人階級(所得最後5%)的六倍,超過一半台大學生來自所得前20%的家庭。

如果說,考上好學校都未必能保障未來人生,那麼連考上好學校都很困難的時代,窮人階級要怎麼翻身?

難怪張慧慈的書名會叫《乾脆躺平算了!?》

就算很努力,勝出機會都還是很渺茫

《高學歷的背債世代》一書作者說的更直白,好學歷非但比過去更難拿,效力也遠不如過去。

更難拿的原因是,如今有越來越多手握資源的家長知道,孩子的教育學習培養要趁早且要盡可能給(加上孩子生得少,教育資源可以集中挹注)。也就是說,競爭變得前所未有的激烈。

窮人進不了好大學,某種程度就是社會不平等加劇的結果。因為有錢的人知道將資源挹注在階級鞏固上,提升自己孩子未來的生存機率,讓孩子拿下好學歷是只是教養軍備競賽中的基本配備,還有其他很多外掛得學。

為何當今時代神童輩出?林書豪可以出身名校,籃球又打得超好?為何十幾歲就躍升國際頂尖運動選手或演奏家的青少年越來越多?表現與成就越來越高?

不正是因為多數有能力栽培孩子的父母都知道,要盡可能早的開始挹注大量資源,系統性的培養,找最好的教練,讓孩子反覆《刻意練習》,盡早達到一萬小時理論的基本要求嗎?

當老虎伍茲的父親說他兩歲就開始訓練孩子打高爾夫,你想,以後想讓孩子進高爾夫界的父母,能不借鏡嗎?

曾經有個名人在一場大學的畢業典禮致詞上說,他覺得只要願意稍微努力一下,要贏過一半的人並不難。

我也覺得並不難,這番勉勵之詞聽起來也很熱血。不過,從結果論來說,光是贏過一半的人,並沒有實質意義,依然只是失敗組。

在美國的大學拿獎學金打球的選手,日後只有2%的人能進入職業球壇,其他98%都會被淘汰,然而,要能靠獎學金在美國的大學打球已經是很不容易的事情,是吧?

真正的競爭,是從超越其他80%甚至90%以後的同儕才開始,而且,越往上爬的過程,越艱辛,因為,其他人也都跟你一樣知道鍛鍊的方法,成功的秘訣,甚至可能比你出身背景更優渥,擁有更多資源協助其鍛鍊!

這就是社會不平等加劇後的結果,資源往前1%的人集中靠攏,勝利果實只分給最強的1%,贏者全拿的現象越來越明顯。富人階級為了不讓孩子往下掉,更是卯起來拚命。

透過制度法規的設定,打造鞏固階級不平等的高牆

美國曾經有個研究發現,戰後婚姻的配偶選擇上,門當戶對的情況日漸普遍,有錢人會找有錢人結婚,為的是鞏固自己的既有階級資源(是說從人類學的角度來看,婚姻制度被發明出來的理由之一就是鞏固家庭資源的傳承,不是為了什麼偉大的愛情)。

保障孩子能上好學校只是富人階級鞏固自身地位的其中一種作法,很可能還是影響最輕微的。

再好比說普通人賴以換取生活資材的就業,目前的趨勢是外包化與AI化,有保障的正職工作日漸稀少(除了少數專門領域工作外),越來越多工作被矽谷獲世界各地的新創公司以技術創新為名,改寫了各國就業市場的聘用規則。

工作的優步化、散工化、兼職化,被公關公司以彈性、自由等美好行銷話術包裝成一種新的生活風格,必須同時作好幾份工作才能養家糊口被美化成複業人生。

業務承攬制表面上看起來讓接案者收入變多了,然而,那是未扣除各種成本的營業額(同時也是將公司原本應該承擔的成本有效降低的方案,某些發案公司甚至要承攬方向其購買執行工作的設備),將各項營運個人事業的成本攤提後,收入是否還真的很高?

數字會說話,《終結失業,還是窮忙一場?》的作者說,自然是遠不如正職員工,還嚴重過勞。而且,這些新承攬單位只能承攬單一企業來的案子,發案方還可以想打折就打折,想停止發案就停止,想罰款就直接先扣除,權力極大且無人能夠制衡。

其他像是遊說政府給予投資獎勵,減免稅賦,再以境外金融方式避稅…,將社會上的財富盡可能攢在手上,築起各種制度高牆,將99%的普羅大眾擋在外面。

老人詐騙興盛,也許是年輕人翻身無望的奮力一搏

專門研究老人貧窮議題的作家鈴木大介,在《老人詐欺》一書中語重心長地提醒世人,之所以有越來越多出身地方城市的年輕人願意加入詐騙集團,從事老人詐騙,正是因為看不到未來的緣故?!

如果說,戰後經濟高度成長時期時認真努力就會有相對應的報酬的世界,如今的世界就是拚死努力卻只能勉強溫飽,合法的正常地向上流動管道幾乎都被封閉的情況下,青年世代發現自己只能被黑心企業剝削,賺得的收入只是勉強溫飽。反之,社會上有一些已經退休的老人,什麼都不用做卻能支領年金過活,且儲蓄金額驚人(日本高齡人口平均儲蓄金額約莫兩千萬日幣)。

這些有錢的老人手中攢著錢不花,壟斷財富,就算要花只會給自己的孩子或孫子,這樣的集體狀況讓出身貧窮的青年人感到怨恨,於是出現了另類的羅賓漢式正義,認為從這些富裕老人手上騙一些錢過來花也是合理的。

也就是說,老人詐騙橫行,也是因為社會不平等加劇的緣故。

為何越富裕的國家,社會問題反而越多?

雖然國力略為衰退,但整體來說還是遠超世界各國的美利堅合眾國,為何這些年來的暴力犯罪數字居高不下?校園槍擊事件乃至隨機殺人事件越演越烈?

《社會不平等》與《收入不平等》兩本著作的作者,共同將原因指向資源與所得分配不均,也就是社會不平等的加劇惡化。

同樣是富裕社會,資產與收入分配較為平等的國家,國民相對來說較健康、犯罪率較低,對社會的信任感也比較高,日子過得比較舒適;反之,雖然富裕但卻嚴重不平等的國家,國民健康狀況不佳,就連富裕階級都備感焦慮,社會信任程度低,演變出各種社會問題。

民粹主義的崛起,就是失敗組的反撲,既然認真努力工作也翻身無望,至少也要把上面的人拉下來陪葬。《當我們被困在同一艘船上》作者說,美國人之所以選出川普,那是因為傳統菁英階層背叛廣大民意,只顧強取豪奪,只顧自己關門分贓的結果。

如今的我們,明明生活有史以來最富裕最不欠缺的時代,卻有許多人在貧窮線邊緣苟延殘喘,很多富人過得焦慮不開心。

關鍵根源都是分配失衡、贏者全拿造成的社會不平等加劇,短時間內看來仍然無解,窮人的悲慘命運仍然不斷往外擴散蔓延,若無法有效遏止,最後人類社會將落入一種明明可以全面勝利卻全盤皆輸的弔詭困境。

人人當老闆 職場煉金術 教育與學習 經濟與生活

當你擁有比學歷更有價值的能力時…

By
on
2019-08-21

人生勝利聖經作者提摩西費里斯提到一個自己的經歷,我覺得很有趣。

他說自己也曾想說去唸個商學院。

後來轉念想,唸完商學院要做的事情所需要得能力,難到我不能自己在市場上學嗎?

於是他算出唸商學院要花的錢亙能夠學習的專業後,直接到市場上找實戰案例來做。

他把錢投了幾家新創,結果他自己還算滿意。

為什麼有些人會決定從大學休學去創業?

因為他的點子需要搶快搶時間,等到大學畢業可能就來不及了!

再者,他為了把事業模型搞出來,已經高度壓縮了學習歷程,把學校能教他的都掌握,且落實在實戰了!

那張文憑拿到後要做的事情他已經在做且大幅超前了,因此,怎麼看都沒有繼續念下去都必要?

然而,多數人還是選擇休學而非退學,多少是留歌後路,有萬一還是可以回學校。

但此時學校已經是孵化器都概念。

學歷文憑在這個時代已經淪為軍備競賽,對於找不到其他門路可以走的人來說,拿下盡可能好的學歷還是有必要,畢竟要保障競爭入場券,但如果已經握有他人沒有的特殊利基,你發現自己擁有比學歷更有價值的能力或點子時,完成學業就不必然是眼下最重要的事情,去創造出自己的獨特體驗才是。

就算休學去創業最後失敗,這段失敗的經歷日後仍然會成為漂亮的經歷。

評估一件事情做或不做,可以把已經達成後的目標拿出來想想看,有沒有其他非主流的達成辦法?

如果有,那麼,捨棄主流方案採取冷門方案。若是成功了,這個案例的獨特性將替自己的人生故事加分。

就說我自己,當初從事SoHo,投入寫作,並沒有走當時最主流的投稿文學獎或混藝文圈的道路,而是自己開發一套實戰方法,直接投稿各種媒體版面,而且是許多寫作人不想寫的版面,累積發表量,累積出書量,累積出自己的道路。

後來投入教學一開始也是因緣際會,後來也自己開展了一跳不同於主流方法的路,雖然未必是最強,但一路上的風景卻很有意思…

人生是永遠的測試版的作者說,如今主流道路就好像擠滿人的手扶梯,傻傻去排隊等著往上爬是不可能有機會的,得另闢蹊徑!

您也有想要達成的人生目標嗎?你知道的傳統方案是什麼?除了傳統方案之外,有沒有其他可能性?你會想挑戰看看其他可能性嗎?或許花點時間想一想,這是攸關每一個人未來的大事!

書籍品評介 人人當老闆 閱讀資訊饗 職場煉金術 經濟與生活

數字管理的指標中毒現象

By
on
2019-06-29

當出版社來信問我有沒有興趣讀一下《失控的數據》,我翻看了一下書籍簡介就答應了,而且在收到公關書後,很快就讀完了。

說真的,這本書雖然剖析的案例是歐美社會,但是,書中講的每一點都正在台灣發生,且情況不比歐美輕。

作者發現,這個世界有一種將一切衡量標準數字化的趨勢,好比說大學的各種評鑑標準數量化,醫療院所的評鑑標準數量化,警察的破案率乃至司法檢調機構的結案狀況也都數量化,商業界更是原本就將各種衡量績效指標數量化…。

的確,數量化貌似有一種客觀評估狀況的優點,因為數字沒有情緒。

不過,數字的構成,卻容易造假或說謊或扭曲。

好比說,警察為了提升破案率而放棄必須長期跟監投入大量資源的案件,轉而投入容易達成的小案件,以抓捕毒梟為例,大頭目難抓且數字指標不容易好看,那就抓小毒販,即便抓小毒販對於瓦解販毒系統一點幫助都沒有,因為小毒販被抓後立即有人可以遞補上來,但是,警察還是為了績效而抓小放大。

類似的情況,好比說在高等教育系統,學者為了拚論文數量而犧牲品質,大家追求更保守安全的獲得數據累積的工作,放棄有創造性能夠突破的艱難工作。

更糟糕的是在人命安全的部分,醫療院所為了達成各項評鑑指標,婉拒收下失敗率高的病患,只收容易治療或取得好數據的病人,結果某些病人就成了人球,甚至某些疾病因為成本效益不符而遲遲沒有藥廠願意投入藥物研發…

上述現象是否聽起來都很耳熟能響?

我想,那是因為台灣也陷入了一切皆以數據量化作為評鑑指標的迷思中。

偏偏一件事情的評估,並不是全然可量化,還是有一些不可量化的事情存在,但如今的世界,似乎是徹底奉行了功利主義理論的成本效益評估,且轉換成了明確好懂得數據表圖,並且在組織中與績效考核和升遷與薪資福利等項目連動,讓人即便心有不滿卻很難反抗。

作者發現,各種組織在此情況下紛紛轉為追求短期目標,落入短期主義,忽略長期的效果就是短期的帳面數字雖然不錯,但長期來說整體社會光景卻有倒退的現象,好比說,廣開大學廣發大學文憑,表面上國家的學士數字提升了,好像競爭力或國家未來產值有望提升,但實際上,配套跟不上的結果就是大學貶值,進入大學的人非但沒能拿到日後人生保障反而變得更慘,若搭配上學費飆漲與學貸激增等其他數字來檢視的話。

對於整個世界的衡量指標數量化現象,作者在最後提出了他的一些看法,雖然說真實世界的適用度還有待檢驗,但是,我想,生活在以資本數量的多寡作為評判人生乃至組織成敗的高度資本主義社會型態中,短時間內大概很難脫離數量指標評鑑的干擾,我的看法是,應該以加權彈性的方法更有效率的使用數據,而不是落入統計中的平均人謬誤,將不同的情況全都使用同一套指標,並且接受例外狀況,以其他制度輔助的方式來審核指標不能顯示的例外狀況的判定。

以我自己為例,我雖然熱愛將工作成果數量化,且喜歡以數字故算建立假設進行問題思考,不過,不會只從數據的部分取得證據,還會留心質化或不可量化的特性,即便數量不多,但可能是不容忽視的極端值。量與質都兼顧,讓兩者互相滲透或互相評鑑,允許例外狀態的彈性,是克服以數字估算可能出現的偏誤的方法。

的確,在日常組織運作上,數字化管理的確有其好處,也很難突然回到數字化管理之前的時代,我想比較可行的務實作法,做的就是修正補強,不要讓唯數字化思惟勝出,必要的時候,國家應該介入數字化管理的有效性判定,不讓數字管理無限上綱。

寫作有方法 心靈處方箋 教育與學習

學會如何學習與生產知識,才是上大學最重要的功課

By
on
2019-05-19

學會如何學習與生產知識,才是上大學最重要的功課

文/Zen大

 

有人問,除了台大以外,有沒有哪個學校的老師比較會教書?

 

這是大問哉,也很難回答不說,就我自己的體悟,上大學以後,能碰到會教學的老師固然是好,就算沒有,也不影響學習。

 

我上研究所之後,的確也領域到台大有很多老師很會教學(但也有一些實在是…很會講古),但是,當時我已經沒有要繼續升學,上課能聽得很爽固然很好,但那只是附加的。

 

我想說的是大學時代,大學時代雖也碰過幾門選修課的老師很會講,但我的核心課程(也就是社會學生產知識的規則之訓練,也後來研究所要考的科目之一)跟的老師,基本上放牛吃草,大一社會學更是因故課堂上一整年幾乎沒講多少進度(我記得只講到第125頁,一本書有六七百頁喔),我幾乎都是大四準備考試時,才自己用自己大學時期鍛鍊出來的的閱讀與筆記方法,自己讀書自己準備。

 

後來我才聽說,當年我跟的那位老師,當時已經得了癌症,但他不想讓人知道所以隱瞞沒說(我上研究所沒多久他就過世了),雖然他在系上的聲名不太好,但我覺得,自己很感謝她,因為她當年放牛吃草都不管,所以我有很多時間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我想說的是,在大學,上課所學的知識,並不一定是最重要的,能碰到好老師或有趣科目固然很好,碰不到的時候,自己也可以透過大學這個場域探索。

 

像我大學時期養成了讀書習慣,開發了自己的筆記技巧,後來考研究所乃至日後教人考試,都靠我獨門的主題筆記術。

 

讀書這件事情,靠自己能夠累積的量跟深入的程度,遠勝過課堂上聽講,況且,無論課堂或是老師,其實是給問自己讀(預習進度)不懂的部分,是解惑用的,把老師的寶貴時間用來聽講解基礎知識實在很浪費。

 

多花時間探索大學裡的資源,好好用在自己身上,把學費賺回來之外,也把競爭力累積起來吧!

 

大學最重要的是自學方法的鍛鍊,知識生產規則的掌握,人際關係的累積,課程或學業成績,過得去就好了~

逆社會觀察 教育與學習

利多都在「頂大」 怎可能終結放榜新聞

By
on
2019-03-01

文/Zen大(本文發表於上報)

前幾日有則新聞,有高中生發起終結放榜新聞的報導。

消息傳播開來後,引發一些共鳴,後續有幾間高中也同意跟進,不提供錄取名單給媒體製作放榜新聞。

甚至就連教育部也認可這樣的提案,表示未來要積極推動。

要我說句得罪人的,這種終結放榜新聞的訴求,某種程度就是不食人間煙火,不知民間疾苦的展現。

仔細觀察,提案並且同意終結放榜新聞的,都是不擔心入學人數且有好升學率的明星高中,如建中、雄中、雄女。

說起來,學校之所以會提供放榜新聞給媒體,也是想告訴社會大眾自己學校的辦學成效,以此做為招攬新生的宣傳。

所以,如果擴大廣義來看,其實學校提供給媒體的並不只有大考錄取成果的放榜消息,各種科展或是運動賽事的傑出表現,學校也都很積極地向媒體提供資料。

假設五育並進是存在的真實教育理念的話,其實學校方也不單只有提供升學考試方面的智育成果給媒體,體育或美育甚至德育(如熱心助人)方面的報導,也不時可從媒體看見,只是這些報導的週期不若放榜新聞集中,且引發的關注沒有放榜新聞大而已。

換個角度來看,如果其他四育都繼續透過媒體報導,卻只獨缺大考智育成績的報導,不也是很奇怪的事情嗎?

關鍵也許不在於媒體報導了升學成績,而是社會大眾對此類新聞引發的廣大迴響背後的社會心理因素,也就是俗稱的唯有讀書高思維,透過放榜新聞持續傳播擴散並被鞏固。

這些或許才是提倡終結放榜新聞者想要終結的?

但是,這些能夠因為終結放榜新聞而被終結嗎?

我個人很是懷疑。

畢竟,就算所謂的新聞媒體不報導,網路上一堆爆料系公社或類新聞頻道也還是會報導。

此外,不缺新生的頂級明星高中或許厭煩了每年提供放榜新聞,也覺得不提供不影響辦學所以答應加入,但其他需要積極爭取新生的非明星高中或社區高中是否也願意加入終結放榜新聞,就很難說了?!

況且,政府自己每年不都也會宣傳繁星等多元入學計畫的大考成果嗎?

當政府自己都帶頭給放榜新聞,又怎麼好意思推動終結放榜新聞?

就算真的看到民間發起而加入終結放榜新聞,如果社會觀念沒有改變,這些消息只會改以其他方式在社會上流傳。

好比說,出書,像是明星高中生考上台大的筆記術之類的書。

再深入一層來說,放榜新聞雖然是從高中發出,但是人們真正關心的是考上鼎大的頂尖科系,對吧?所以,常被報導的都是考上頂大醫科或法律系。

那麼,我們再來看看,政府為了讓台灣的頂大更有國際競爭力,獨厚般地給了多少資源挹注頂大?十年一千億的卓越計畫有多少是給了所謂的頂尖大學?

當政府都以制度性的方式在強化大學的排名不平等的,卻說要呼應終結放榜新聞,這兩件事情連結起來看真的是頗為荒謬!

如果教育部真心想終結放榜新聞,可以試著先終結高教資源分配不均與獨厚頂大造成的大學排序萬年不變,讓父母家長心心念念著想把孩子送入資源較多且學費便宜的頂大,某種程度可以說,是先有大學排行,才造就了中學的升學競爭,若不能終結唯有國立頂大醫科/電子/財金/法律最高的現象,就算放榜新聞在教育部的強力要求下從媒體消失,大學排名與唯有讀書高的思維也仍然會在台灣社會盤旋。

放榜新聞只是現象結果的呈現,並非問題的根源,真心想終結放榜新聞的社會影響力,得終結社會上的追逐頂大的現狀,而你我都知道這是不可能的,因為當政府都用制度在替頂大創造利多,人民百姓又怎麼不拚命往資源多的地方擠?

想了解更多教育與學習方面的議題嗎?請參考教育與學習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