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標籤

大眾

人人當老闆 職場煉金術 寫作有方法 教育與學習

捨棄不必要的完美主義,堪用就好也是一種經營方式

By
on
2019-06-07

捨棄不必要的完美主義,堪用就好也是一種經營方式

文/Zen大

 

應該不少人都有過類似的經驗:

 

那個產品文案寫那麼糟、網站做得那麼醜,功能那麼陽春…,怎麼可能會有人買?

 

結果,不但有,生意還蠻好,至少比自己好!

 

就像應該也有不少人覺得,我的文章寫得也不怎麼樣,真要認真寫也能輕鬆超越我(我個人認為超越我是不難),憑什麼我可以當職業作家,一寫很多年?

 

我也知道,有人就看不慣我經營的這個路線。

 

嗯,其實我很能了解,無論真心相信各方面品質都好才是經營王道,還是以美學鄙視別人進而高抬自己的優越感與快感,生活中私底下內心裡偶爾也會碰到真心想翻白眼的東西,不過,我會很快轉念,提醒自己,世界很遼闊,自己不喜歡的東西未必大家都不喜歡。

 

所謂的品質好也許有客觀標準,但是好品質的東西卻不是每一個人都買得起或想付,有可能好品質就得付出高價格,有些人是買不起,另外一些人則是認為這類型商品自己不想花這麼多預算?也就是說,每個人選擇產品或服務的判斷標準都不同,有些人遷就於價格只能選陽春但便宜的,有些人則非精緻細膩且高價不可,有些人視情況而定,有些人都可就看東西有沒有實用性…

 

挑選標準如此多元殊異的情況下,生產方順著客戶的需求刻意推出能放入這些人評比範圍的產品或服務規格,會是讓人太意外的事情嗎?

 

只能做得陽春簡陋且賣便宜的產品的商家,真的做不出高級精緻品嗎?或許是,或許未必。台灣有些小吃店明明生意很好卻硬是裝潢簡陋陽春沒冷氣,如果有客人問起,就回說賣這麼便宜了還要求那麼多,甚至回說想吹冷氣去找有冷氣的店,毋寧說老闆就是想抓住這個市場區間,以貌似簡陋好將價格優惠回饋給客人的感受傳遞出去,作為經營模式!

 

有些人考量的是市場需求而非個人能力與想法的充分展現,這無關對錯,這涉及市場定位與建構商業模式的想法。我記得有本書就談到,生意好的街邊小吃店的收入,其實比高級西餐廳好,因為週轉快,客人流多,成本低。

 

以我來說,認真花兩三倍時間下去寫和改文章,不是不能提升到更上一層樓,但是,我是評估過市場跟自己所經營的文類還有個性之後,折衷出一個範圍區間,作為寫作主力。

 

專攻可以快速完稿且對文字細膩度的要求不是太高(但觀點需求比較大)的市場,好讓我在有限時間內能夠創造出較高的稿費,拉高在市場存活的機率。

 

我無意批評,但的確存在的現象是,自我要求嚴格的創作者當中有一些人因為耗費太多時間在作品的醞釀與修改上,但市場並沒有欣賞或掏錢買單這樣的苦心經營,結果就是收入不足以應付支出而退出,或是得想方設法找補貼案來協助自己堅持下去,或是從事其他行業,把寫作當兼職。

 

但我的目標是寫作維生,寫什麼都可以,不一定要高雅創作部一定要流傳後世只要錢夠養家活口即可,所以我投入寫完看完多數人過兩天就會忘記的文類,且捨棄完美主義與文以載道,就把自己當成完成商業需求的寫手,寫出市場覺得可以的程度即可的文字。

 

社會生存比的不是單一作品誰接近滿分而是全體作品的總分,因此,我早早捨棄了完美主義,擁抱了堪用就好的做法,反正不是創作也無意流傳後世,少了一些包袱,就能多一分自在,還有繳完帳單能夠勝一點餘裕,不用過得太過拮据。

 

我常常說,好書賣不好很正常,我最常讀的社會人文科學作品都很棒,常常賣不了一千本。所以,不要覺得自己東西賣不掉是因為水準太高程度太好或市場不懂欣賞,銷售跟品質有時候有關係有時候無關,得視情況而定,很難一概而論。應該事先觀察了解市場,找出自己的對策,如果選擇苦心經營者,那就不要怨懟市場不買單,曲高和寡是市場特性,數千年來皆如此,難以撼動。

 

當別人一天能寫六百一千字,我能寫一萬字,而這個市場上的多數人又分不出兩者之間的差異,最後往往是寫得少的人離開。我相信好作品是能留下來的,問題是寫好作品的人的生存資金耗盡時就得停止創作,離開市場,後續未完成作品自然無法繼續問世,人往往也離開了市場。

 

市場是無法教育的,只能因勢利導,配合市場的程度,適度妥協,緩步加碼,等到市場接受了或給了較大的餘裕空間後,再慢慢和大家一起往上走。

逆社會觀察 文化創意考

莫以批判美學風格之名,行鄙視歧視之實

By
on
2019-01-11

莫以批判美學風格之名,行鄙視歧視之實

 

文/Zen大

這篇雖然是評論,但不想以特定新聞事件當引子,免得落入某些政治立場的選邊而混淆重點的發散,因為這的確是台灣蠻普遍的現象。

這世界上最難被分辨並批判的歧視,是關於美學風格的。

因為能說出美學風格之不足者,幾乎都是文化菁英,而當文化精英決定鄙視時,論述之強與聲量之大,往往會讓人誤以為這是真實。

曾經有一段相當長的時間,大眾文化備受此類來自菁英世界的鄙視與批判,從內容到呈現方式,均因其美學不足以饗宴菁英階級卻迎合大眾而被嫌棄,更因其商業上的巨大成功而被妒恨。

在我看來,分類跟排序是不一樣的,關於美學,我們只能分類,卻不能排序,就連康德都說了美學判斷是主觀的,你不喜歡是因為你的主觀,怎麼好把你的主觀透過其他力量強加在我的喜好上,做出你優我劣的評價?

你覺得醜,大家都覺得醜,那又如何?只要我不覺得醜,沒礙著誰也沒犯法的情況下,為何我不能擁有我自己的美學自主性,需要被人嘲諷或鄙視?

以美學品味風格進行的歧視,也還是歧視吧?

品味歧視,是比較少讓會想到的,好像只要在自己的美學品味範圍內覺得醜,就可以大聲嫌棄。

從外貌身材到風格喜好,到處都是以醜合理化自己的歧視語言。

評論美醜跟評論時事一樣,不光是說醜就夠了,也是要說明清楚到底那邊醜?

 

就連康德都說了,美學這東西就是主觀(當然他用很難的哲學概念去講)。

後來有一些科學研究也證明了,好比說,老年人之所以穿顏色鮮豔的衣服,是因為視力衰退。

況且,美學的知識庫要比其他知識庫更難累積,古代中國人才會說三代之後才會吃穿,就是這個意思。

但是在台灣,某些人覺得自己美學標準很不錯的(通常就是上接歐美日的文化美學風格),很容易就對本地發展出來的美學進行價值判斷,斷定出優劣,進而嘲笑那些被他們歸為劣的族群。

分類跟排序是兩種完全不同的工具,分類是可以的,排序是惡劣的,畢竟人之所以成長成各種各樣,有時代的階級的各種原因,有美學涵養的人怎能去嘲笑沒有的人?

分類跟排序是不一樣的,雖然都是在進行抽象化過程中會出現的。

分類只是根據特質命名,排序則還加入道德或其他元素。

分類沒有優劣,只是特質的區別呈現,排序裡則容易偷渡滿滿的歧視,透過鄙視鍊在運作。

小心排序式的價值優劣判斷,那往往會讓人不自覺地就產生自我優越,還有鄙視其他存在。

如果覺得擁有知識的人應該幫助弱者的話?

美學也是一樣的。

但是在美感上的刻薄發言,常常相當難聽,好比說我們有一位時尚評論界的達人,就很擅長講很難聽的酸言去討好自己的讀者,但是,有想過這個人背後養成其美學的資本有多雄厚嗎?

沒有!

追逐語言的情緒性效果,是台灣近年來一大悲劇。

醜這個概念,是摻入道德的偽美學價值判斷,其實沒有所謂的醜,最多就只是不夠精緻,還很粗糙,需要再發展,但如果太早就貼上醜,後面就都完蛋了~

曾經台客美學就是被這樣的美學鄙視鍊壓制了非常長的一段時間,非常的不可取。

道德判斷背後的根源,常常是華夏道統,好比說過去對本土布袋戲的價值判斷,如今對玖壹壹的價值判斷,其所援引的都不只是單純的美學判斷,還有華夏道統的判斷在其中。

真正的美學精神是幫風格分類,絕對不是排序分優劣,你可以不喜歡某種美學,但不能因此而攻擊或貼上道德標籤去鄙視喜歡那種美學的人,這是兩件事情,卻常常被混為一談,而奠基在批判美學風格基礎上的鄙視就這麼大行其道,且自以為在主持某種美學真理或正義的普及,發出鄙視者反倒自豪的很。

 

 

 

在地想出版

到底書要怎麼賣,文化人才會滿意?

By
on
2016-10-17
到底書要怎麼賣,文化人才會滿意? 文/Zen大(本文發表於台灣出版資訊網) 前一陣子香港書展,不少文化菁英、出版先進跳出來批評,書展成了大賣場,雖然入場人數破百萬,但很多人都只是來找偶像簽名,買的也多半是不入流的大眾作品。 早些年的台北國際書展也曾經被人詬病是大賣場,這幾年少有人提了,因為就想當大賣場賤價賣書,都還吸引不了客人上門。 說實話,我完全不懂為何有一些文化菁英、出版先進,覺得書店或書展淪...
經濟與生活

當媒體已經不再擁有大眾~社群時代的媒體經營之道

By
on
2016-06-11
當媒體已經不再擁有大眾~社群時代的媒體經營之道 文/Zen大(本文發表於媒體人小圈圈) 大眾傳播媒體,一個曾經令人耳熟能響的觀念,也是許多新聞媒體立足的根基。然而,不得不說,如今能夠像過去的大眾傳播媒體一樣,面向全社會發布訊息的時代,早已遠去。 今天的新媒體,深刻體認此一事實,是以建立媒體的時候,多半鎖定特定族群或地域,深耕所選定的利基市場,不敢奢求一開始就能面向全社會大眾。 某種程度上來說,新媒...
寫作有方法

成為職業作家的第六件事~讓編輯改你的稿子,至少在你暢銷熱賣之前

By
on
2015-02-08
成為職業作家的第六件事~讓編輯改你的稿子,至少在你暢銷熱賣之前 文/Zen大 相信有些人知道,我也開教人如何找出版社出書的課程。 每次上課我都跟學員們說,一定要虛心受教,讓編輯改你的稿子。千萬不要端一個架子,認為自己的稿子,一個字都不准改。 這裡說的改稿,不是讓編輯把稿子的語氣用詞改成他自己的,也不是簡單的改錯字,而是更為複雜的,介入你的稿件寫作架構的建立,問題意識的釐清,論點論證的鋪陳與檢驗,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