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標籤

天災

逆社會觀察

國家協助人民排除生存風險

By
on
2019-10-22

國家以法律規範的方式,幫助人民排除了不少生活風險。

好比說,藥品與食品的製造與使用方式、建築的材料與建造方式等等。廣義來看,國家所提供的基礎建設與生活支援系統都是在協助人民排除生活風險。

只不過,人民生活其間,久了覺得理所當然,不認為國家有協助排除風險,反倒只看見國家所做仍不足之處。當然,做得不好的地方應該檢討並且要求改進,只不過,若是進行跨國比較,特別是較為貧窮或國家治理仍不透明的社會,或是基礎建設嚴重不足的社會,人民曝險情況嚴重。好比說,颱風這樣的天災,同樣的強度席捲不同程度的基礎建設的國家時,造成的災情就截然不同。

在這個意義上,國家治理的水準越高者,幫助人民分攤了必須由自己來規避風險所必須支出的成本也越高。在國家治理良好的社會生活,人民自己的資產,可以減少支付在防範風險的費用上,可以將省下來的資源用於強化生存品質。

所以,別以為國家的政府型態不重要,新自由主義右派主張的小政府形式,其實也是在鼓勵國家將風險管制的責任丟還給個人,人民必須自己去強化自己的風險管理知識,但是,社會上並不是每一個人都有足夠的能力或資本去取得規避風險的知識跟工具。

小政府如果是出現在社會型態相對穩定的時代還算可以,但如今是超不穩定的風險社會,各種不確定性高(但發生機率小)的生存風險開始飆升,由國家統一進行管制,其實是最降低社會成本的作為。

那麼,為何經濟右派要支持小政府,要求政府減少介入風險管制?

那是因為如此一來,人民得到市場上自行尋找購買規避風險的產品/服務/知識,有些人便能從中套取商業利益。

從個人主義觀點來看,有能力者會主張小政府型態可以理解,但以普通人或社會弱勢的角度來看,或從社群主義的角度審視,我們應該支持政府承擔公共風險的管制責任!

歡迎來參加風險主題讀書會!

人人當老闆 心靈處方箋 逆社會觀察

我討厭放颱風假

By
on
2019-09-30

看到有人在問明天會不會再放一天颱風假?

小時候不懂事,碰到颱風快來時,也會期盼颱風假。

真的放假了,也沒幹嘛,就看電視報導災情,混過放假日子。

開始工作之後,就不喜歡放颱風假,也許是自己也開始舉辦活動,開始會從成本額外支出的角度思考災情。雖然說,當了十幾年Soho早就沒在過世間的節日,就算真的因為颱風放假只要基礎電力等設備還能運作,該工作我還是工作,並不會真的都在放假!

我從很久以前就很不喜歡,那種宣布放颱風假後,發現風雨不大,就跑去逛百貨公司或唱歌看電影的休閒模式,然後一副賺到一天假期的僥倖心態,這天假期也沒有薪水,就一個無薪假,隔天還是得處理堆積的工作,是有什麼好開心?

更何況,颱風嚴重到需要放假時,往往會有災情,我沒辦法把自己的快樂建立在可能會有其他人得蒙受損害的基礎上,所以就算放假,看到災情報導,也開心不起來!

加上早年在外租屋居住,租的多半不是多好的房子,每次碰到颱風來,半夜就裹著棉被,窩在床上等風雨交加過去,那種恐懼不安,始終深深烙印在我心裡,雖然我知道颱風對於台灣算是必要之惡,卻仍然希望能夠盡可能減少災情,因此,能不放假就不放假,未達放假指標代表颱風對台灣的影響不大,不會帶來太大的災情!

我不是很愛講右派強者論拉,但是如果一個人的人生只剩下期待再多放一天颱風假,卻不願意去面對不想去上班這個真正的問題,就已經註定完蛋一大半!

颱風假代表著有人為了天災付出代價,造成損失,這個人可能是你的老闆,你的供應商,你的客戶,也可能是辛苦的農友(這幾年有機會跟農友上故事設計課,總讓他們講講關於颱風災情的故事,聽了不少,很是不捨),甚至是你認識的熟人或朋友…

當不幸正在上演,而你的小確幸卻只是想在舒適圈中在放一天無薪假嗎?!

多想想人生怎麼會走到只剩想多放一天颱風假的地步,可能還有一些轉圜餘地?

多說一句,政府可以給的資源頂多就是讓人民不至於餓死與創造比較有機會成功的打拼平台,但想成功還是得靠自己找對事業與方法然後認真打拼,不是想要搭順風車或國家養…

逆社會觀察

不要再繼續罔顧永續平衡的使用地球了

By
on
2018-09-07

不要再繼續罔顧永續平衡的使用地球了

文/Zen大(本文發表於上報)

日前強颱燕子襲擊日本關西,災情嚴重,特別是是孤懸海外的人造島上的關西機場被大水淹沒,成了一片汪洋,聯外交通的唯一幹道又被運油船撞擊受損,災情慘重。

 

第一時間,不少人都是震驚,心想日本竟然也會發生這樣大的災損?網路上關於災損的影片瘋船。其中尤以關西機場的癱瘓更是讓人咋舌,機場啟用二十四年來沒人覺得不妥的機場每年下沉幾公分與機場,機場跑道貼近海平面,對外只有唯一一條聯外道路,在此次強颱襲擊之後,全成了釀災的元凶。

 

許多人恐怕才驚覺,習以為常的日常裡,有很多運氣成分在支撐,而當不幸的巧合接二連三堆疊,結果就是諾大一個每天數萬人進出的機場癱瘓。強颱過後,沒有鐵道運輸人潮的關西機場,花了一整天的時間才能將受困機場的近八千名旅客與工作人員運出,未來就算機場設備恢復,只要聯外交通幹道沒有完全修復,機場能恢復多少運載功能還是讓人存疑?

 

第一時間,機場受損之後,多數人想到的是觀光受影響,人的載運便利度大幅下滑。其實,真正受創的是物資的運送,關西機場每年承擔數兆日圓的民生與工業物資的進出口,如此龐大的貨運量該如何轉移到其他機場,所增加的成本該如何解決,才是真正讓日本企業界頭大的事情?

 

更難堪的是,關鍵問題未必是機場設備無法修復,而是癱瘓機場正常運作的主因是唯一的一條聯外道路破損嚴重。超龐大的人流與物流運輸竟然只有一條聯外道路,而這條道路竟然會被強颱吹走的油輪撞壞,恐怕是日本舉國上下都「想定外」(簡單說就是意料之外,或是用金融界常說的黑天鵝)的事情。

 

當年三一一大地震重創日本東北與福島核電廠,也有許多人推說這是「想定外」的狀況。如果說,連素來嚴謹規劃周延的日本人都會碰上棘手的「想定外」,台灣這個常常差不多就好,不用太在乎長遠規畫的社會,又該如何面對「想定外」?

 

好比說上個月的南台灣暴雨,瞬間淹沒南台灣數個縣市,不少在地居民憤怒的表達不滿,因為不但雨一下子就癱瘓排水系統造成大淹水,甚至有一些地方雨停好幾天了水還沒退?

 

大雨來襲後,有人開始嘲諷民進黨的八年八百億治水計畫根本無效,根本貪污云云。

 

然而,也有人跳出來反駁,指出是這次暴雨強度遠超乎預期,這種雨量沒有任何排水系統可以緩解,不可能不淹水。再者,南台灣多數城市位處低海拔地區,還有原本的土質問題,都造成排水不利,淹水在所難免。政府則對外公開表示歉意之外,也解釋了此次暴雨的嚴重程度超過防洪計畫原本的設計上限。

 

這裡面有一個比抹黑口水戰更嚴重的問題,那就是在極端氣候的威脅下,在過去來說「想定外」是百年一遇的罕見之事,在未來卻可能是你我的日常?

 

此外,專家就算預料到極端氣候所可能造成的最嚴重影響,但在國家預算有限與工法的侷限下,人為的防災規劃只能決定做到某種程度為止。好比說我們就只能蓋五公尺高的防洪牆,但大水就漫過五公尺入侵陸地。超過的部分,是人力仍無法逆天而行。

 

認為防災防洪設計一定百分百能阻擋自然氣候侵襲人類居住環境,某種程度也是一種「人義論」的驕傲。特別是當人類一邊破壞生態運作的平衡,製造更加險峻的極端氣候,絲毫不肯收手時,卻一邊責怪政府無法防洪防災,也很弔詭?!

 

美國前總統歐巴馬上任演說中提到,未來真正的戰爭不是國與國之間的戰爭,而是人類如何防止氣候變遷與生態衝擊繼續惡化,維持環境生態有利人類居住下去這件事情,才是真正攸關人類存亡的戰爭。

 

我總覺得,用全球暖化這個概念來提醒人們關心生態問題並不好,暖化聽起來太無害了,而且恐怕有一些地方的人們覺得暖化更好。更能提醒世人重視氣候變遷問題的毋寧是「極端氣候」,這些年的強降雨強颱與颶風的頻率和嚴重程度都遠勝以往,造成的人命與財產傷亡也是。無論是前一陣子南台灣暴雨還是這次侵襲日本關西的強颱,都是過去未曾見過的強度,都造成了巨大的損傷。

 

這些目前仍然罕見之事已經比過去常見,而在未來會更常見,而我們得有新的思維,那就是任憑人類如何防災都永遠會有超過所能預防的強度的災難來襲,人類沒有自己想像的那麼萬能,在巨大的自然生態系統底下,我們都是渺小而脆弱的存在,都更應該認真傾聽自然之聲對人類的提醒,不要繼續罔顧永續平衡的使用地球了!

逆社會觀察

防災意識究竟何時才能落實到國家政策與制度設計?

By
on
2018-02-08

防災意識究竟何時才能落實到國家政策與制度設計?

 

文/Zen大(本文發表於六都春秋)

 

2月6日晚間,花蓮發生震度六級的大地震。

 

地震發生後,很快地災情照片與影像透過網路傳散開來,國人熟悉的老字號飯店塌陷,還有一些集合住宅傾斜,連外道路與橋梁也出現裝況,人民不安的情緒快速透過網路蔓延。

 

一夜餘震不斷,天亮之後再看報導,救災隊伍陸續挺進花蓮,網路上也出現不少集氣與防災宣導文章,鄰國日本更有大批鄉民說要捐款幫助台灣…。

 

台灣位處環太平洋地震帶,大地震是避免不了的必然。然而,在必然會發生大地震的情況下,不免讓人對台灣長期以來的國土規劃與各項工程興建的草率輕忽態度,感到憂慮。

 

就說遍佈全國,至今無人能有效解決的違章建築問題,讓人頭痛。或在原本的建築本體上加建大小不一的違章,或破壞內部結構以增加隔間,或增加建築的重量或減少建築的耐受度,本身都是危險的。然而,這類的違章建築還是遍地都是。只為了可以多使用一些空間,多賺一些租金,輕忽了可能的風險。

 

再說老舊建築安全的問題,全面砍掉重練的老舊住宅都更案始終無法有效地推動,能推動的都是有利可圖的,僅只是安全考量而沒有商業利益的老舊建築都更,不知猴年馬月才能完成?

 

老舊建築與危樓隨著時日的增加而益發增加時,大地震來時可能釀成不幸的風險越大。這是所有人都知道的簡單道理,從九二一到台南永康再到日前的花蓮,每一次都有建築傾斜或坍塌,然而,系統性風險卻仍然無法有效排除,每次談及違建拆除與老舊危樓都更,就有一堆利益團體出面阻擋,違章危樓依舊屹立不搖,讓人無可奈何?

 

這都還沒說到台灣長年為人所詬病的偷工減料問題,台灣的建築或工程裡充斥偷工減料已經是公開的秘密,但卻始終難以有效解決。

 

敢偷工減料,表面上是為了多賺一些,骨子裡莫不是心存僥倖,才能如此毫不在乎他人的性命財產安全的偷工減料。

 

 

近二十年,中部南部東部都陸續發生過造成人命傷亡的大地震,身處環太平洋地震帶的台灣北部,如何可能一直置身事外?

 

別說台北不可能發生大地震,日前震央在北投那次,嚇壞了不少人,又是擔心火山爆發、核電廠運作,又讓人害怕大台北都會區的老舊建築與違章瀰漫。難道非得要不幸降臨,釀成無可挽回的悲劇,再來亡羊補牢?

 

為何不能像鄰國日本一樣,徹底而全面的認識地震,制定能夠保護人民生命財產安全的政策與規範,徹底落實防災教育,徹底斷絕對於各種天災人禍風險的輕忽怠慢,徹底嚴懲可能讓人在天災時陷入不幸悲劇的違法風險的存在?

 

台灣若要建立國族意識,從地方的落實防災政策與防災意識的建立,是不可或缺的一環。當人民認同自己所居住的土地,關心同屬一塊土地上的人民,就會願意多花時間好好經營這塊土地上的一切,而不是單純將此當成「復興基地、或「移民跳板」。

 

違章氾濫背後的逃難、難民意識早該被終結了,過去的諸多不得已有其歷史根源,而今的台灣需要更友善的對待這塊土地和土地上的人民,因為我們絕大多數人都要在這塊土地上終老,而想在環地震帶終老就勢必會繼續遭遇不算小的地震,就必須做好各項防災準備,就必須嚴肅看待你我生活空間的各種建築的耐鎮問題。

 

下周就要過年了,花蓮的道路交通若難以即時修復,返鄉人潮如何運輸將成為讓人頭痛的大問題?

 

或許一年不返鄉過年,忍忍就過了,但聯外交通中斷對於當地物資的運,更讓人感到棘手。畢竟家可以暫時不回去,飯卻不能不吃。

 

主事者要思考的還有,若地震讓東部聯外交通全面中斷時(千萬別說不可能,防災政策的制定就該從最壞的情況考慮起),該如何解決當地居民的生活需求?

 

主事者還應該思考的是,如何讓媒體言論不走上危言聳聽或怪力亂神,讓媒體聚焦在訊息正確傳遞而非恐嚇人民、徒增不安上(地震發生後不斷有媒體放送未來兩周還會有更大地震與此次地震與兩年前台南永康大地震都是同一天是恐怖巧合等言論)?

 

如果地震是台灣社會不能逃避的必然天災,如何做好國土規畫與政策制度的設計,透過制度的力量協助國人全體建立防災意識與正確防災對策,不放任各種輕忽怠慢風險導致不幸發生的可能性蔓延,是我們應該要審慎思考,戮力以對的頭等大事。

逆社會觀察

暴雨天災新聞的報導,凸顯電視新聞媒體的困境

By
on
2017-06-05
暴雨天災新聞的報導,凸顯電視新聞媒體的困境 文/Zen大(本文發表於媒體人小圈圈) 六月初,全台被暴雨侵襲,基隆以降,四處都是淹水與土石流瀰漫。 豪雨侵台,電視台派出大批記者前進災情最慘重的地方,傳回實況,進行報導。然而,看了兩天的暴雨新聞,越看越覺得悲傷。 盤據電視新聞畫面的,除了記者搭配畫面描述災情,救災工作的報導,採訪災民(讓災民抒發心情),猛打一些縣市首長救災不利之外,就沒了。 電子媒體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