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標籤

妖魔化

逆社會觀察

俗民社會常見十大負面思考元素

By
on
2019-01-21

 

從事評論工作多年,談了不少議題的社會心理成因,歸結起來,以下十點還蠻常見的,簡單附上解釋,僅此紀錄,將來有時間在寫成系列文章:

1.零容忍:一件錯事都不該發生

   延伸閱讀  破窗理論

2.酸葡萄:別人的勝利都是運氣好
   延伸閱讀 轉眼不看,只會更爛
                    只能在網路上酸別人的鄉民 到底有多強?

3.妖魔化:不信病理學成因,認為犯錯者都非人,是妖魔

   延伸閱讀  不是只有妖魔化、然後消滅犯錯者一途
                     妖魔化犯罪者無法減少不幸事件

4.自助餐:別人不行但我可以
   延伸閱讀  選擇性譴責,不就是兩樣砝碼嗎?
 …

逆社會觀察

妖魔化或愚昧化的理解對手 並不會讓對手及其追隨者改變意見反而會讓他們更團結

By
on
2018-12-28

妖魔化或愚昧化的理解對手 

並不會讓對手及其追隨者改變意見反而會讓他們更團結

文/Zen大

 

 

在台灣,不少菁英在面對跟自己不一樣主張者時的態度常常是,把對方妖魔化或愚昧化,貼上標籤,然後就排除探討背後的原因,開始批判對方主張的理由。

 

如果只是學理論證,這樣做可以省去對社會脈絡的探討,也可以得到部分解釋力,通常也就夠了,如果只是要透過打臉別人來證明自己很強。

 

但若事情牽涉到實際社會行動,且是聯合的集體行動時,這類打臉文最後在生活中就成了反挫的根源,對方講不過你但還是可以用行動制衡你,只要對方直接接受你所謂的妖魔論或愚昧論,自認是如此,你的解釋力就被排除了。

從社會衝突的功能論來看,當你妖魔化或愚昧化對方時,對方的群體反而會因為來自外部的攻擊而變得更團結與緊密,所以,貼二分法標籤絕對不是瓦解對手的好方法,反而會讓自己失去優勢。

好比說,2018年的地方選舉與公投,進步派或獨派在選前不斷寫文章妖魔化或愚昧化的選民,最後反過來被這些人狠狠教訓了~

 

面對真實生活時,必須以善意理解原則思考歧異意見者之所以願意接受並使用如此想法的內在或深層原因,以對方明明不是笨蛋或壞蛋卻要這樣,肯定有其他我還沒看見的理由出發,必須找出這個理由,瓦解這個理由,甚至讓對方知道這個理由不成立,才可能改變。

 

但通常,問題解決並不是瓦解對方之所以明知仍要的原因,而是針對此原因另覓對策來防堵其繼續發生,長遠來說才能一勞永逸的解決問題。

信仰主基督

公共政策辯論對待異見者,需要持守善意理解原則

By
on
2017-08-15
公共政策辯論對待異見者,需要持守善意理解原則 文/Zen大(本文發表於傳揚論壇) 前一陣子高雄有一位老師因為在學校教授性別平等課題,竟然被反同志的保守家長團體告上法院,指控該名老師猥褻和妨害風化。 妖魔化對立意見,是台灣社會在處理公共議題時很大的一個困擾和阻礙。許多政策都沒辦法訴諸理性辯論,已有明確立場者只是不斷地對對立異見者進行攻擊甚至抹黑栽贓。濫訟這種手段都拿出來壓迫老師,著實讓人感到不可思議...
大員的通訊

不是只有妖魔化 然後消滅犯錯者一途

By
on
2016-01-12
不是只有妖魔化 然後消滅犯錯者一途 文/Zen大(本文發表於2016/1/12東方日報大員通訊) 說真的,都快投票之際,本來不想談這件事情的,只是社會上突然出現三姊弟布丁的新聞,還在某些媒體推波助瀾下鬧得沸沸揚揚,而且幾乎稍微替三姊弟說話的人都被慘罵,讓我不禁想冒得罪鄉民之大不諱,寫一篇文章,藉三姊弟的事件談談台灣社會在處理犯錯者的態度與方法的問題! 不是替三姊弟護航,雖然我個人覺得,那種沒有健全...
大員的通訊

趕快殺了鄭捷,台灣就不會再有隨機砍人事件嗎?

By
on
2015-07-22
趕快殺了鄭捷,台灣就不會再有隨機砍人事件嗎? 文/Zen大(本文發表於2015/7/22東方日報大員通訊) 七月二十一號晚上,在台北中山捷運站與三峽接連發生兩起隨機砍人事件。幸運的是,兩起事件都沒有人不幸殞命,且犯嫌迅速被制伏。 隨機砍人事件發生後,又有人跳出來戰廢死,因為廢死聯盟的阻撓,國家不能快速審判犯人並執行死刑,才會讓這些潛在犯罪者有恃無恐。甚至還有藝人跳出來刷存在感,表示國家再不處理是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