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標籤

媒體

人人當老闆 文化創意考 在地想出版 經濟與生活

配合時事議題與折扣活動檔期推薦書,不只是新書宣傳期才推廣

By
on
2020-06-03

寫書評書介超過二十年,推薦一本書最好的時機,未必是新書期,而是當書中內容可以回應社會上正在發生的某個議題的時候!
社會上只有少數人會定期追讀市場推出的各種新書,多數定期讀書的人則是閱讀自己工作或生活上出現問題的書,至於其他不定期讀書者,則是會因為社會開始談論或使用某一本書時而跟著讀~
理論上來說,每一本書都有機會暢銷,只是未必會在新書期,偏偏出版產業鏈只給作品新書期機會嘗試,若推出的期間與社會脈動無關,且無法有效透過行銷挖掘出社會的深層焦慮並餵給作品作為解答,通常就只會得到一小部分的銷量。
日後,就算有可以呼應該書的社會議題崛起,出版人自己甚至作者自己都未必會記得去挖出書來重新推廣,因為當時已經又在忙其他的事情。
而其他平常從事推薦書籍工作的人,也多半忙於推薦固定檔期出現的新作品,未必有時間或能想起某一本非新書期或非合作案中值得推薦的書,更別說找出來推薦給讀者了!
#當推薦成為產業鏈的一環時
首先,試試看,認真做。
看看業績有無增加先?!
很多時候,績效不好,只是根本沒有認真做。
好比說我,四月的時候,想說,好像應該多推薦好的六六折作品,之前太偷懶了,於是開始比較認真的每天看一下六六折書單,有合適就推薦一下。
會員日推薦書之外,平常讀了不錯的書也找書籍商品業推一下,不管老書新書。
兩個月下來,推了不少坑,不,是介紹了很多值得購買的好書啦,呵呵。
雖然大環境景氣不好,買書人變少,但是透過我的連結買書的人有增加(一倍)。
有趣的是,有些人是過了六六折當天,隔天才買。可見有些人買是因為需要,未必是折扣。
折扣固然是誘因,然而,誘因太多,必然導致動機的腐化。如果市場只靠誘因支持,最後結果就是對誘因的追求勝過原本的事情。排擠了動機。
動機並不等於誘因。
明明還是有單純因為動機而購買。
珍惜並深化連結這些因動機而非誘因而買的人,是很重要的出版銷售工作。
可惜的是,折扣戰這種軍備競賽短時間內很難告歇,最後就變成公地悲劇,大家貌似都有賺到一些營業額,卻是靠損失毛利造成。
當然我也是沒什麼資格說教,我自己就是折扣戰下的受惠者。每年省了很多買書錢。還靠折扣活動推廣閱讀與圖書購買。
總之,很希望大家介紹書時,不要只是講講內容,記得附上購買連結或加上鼓勵採購的文句(我有不定期的進行測試,沒放購買連結的推薦,按讚數再多都很難轉為銷售量,反之,未必很多讚卻一定會有量,或多或少而已)。
好書為何不能大方到鼓勵人們購買呢?

更多 Zen大開設的活動可以到【活動與課程】查看哦!

逆社會觀察 文化創意考

從碎片資訊推估事件未來發展

By
on
2020-04-22

昨天一早傳金正恩手術後病危,股票跌一片。南韓馬上出來說,那是假消息(CNN也是會發假消息…),原本發文的人也刪了~
或許有人說,哎呀,亞洲真是不平靜。
不過,我倒是想起過去幾個月每次看到北韓對外公布的金正恩的照片,只有一個感想,越來越胖是怎樣?
卻沒有更深入去推估,過胖然後不節制的最嚴重後果,以及如果發生的話,對東亞情勢的影響?
這就是修練不夠的地方,看到徵兆了卻沒能深入建立模型然後發展推估…
就像油價也是,之前一直在跌的時候,新聞也有說,產油國非但沒減量還繼續增產。
當時,可能只覺得,就需求大減當然會跌,不然就是覺得油價好便宜好棒棒,沒想到需求大減供給仍然持續時,物理上的儲油槽會滿到無法再裝時,會出現什麼現象?
一樣是看到了現象卻沒能深入推估,也是修練不夠,雖然也是因為上述兩則現象都不是我自己關心的範圍。
不過,該不該關心什麼新聞,看到新聞報導了事件之後,該如何找更多資料來擴充開展並進行後續沙盤推演,好像也不能只憑主觀感受,得更客觀的評估?
以前讀過談情報學的書說,情報單位其實並不是像電影演的那樣有特工跑去臥底偷資料,更多時候只是地毯式的搜羅世界上的資訊,並且從碎片資訊中看出關聯,推估出之後可能會發生的事情~
我們真正想洞燭機先,超前部署,也得練習從碎片資訊推敲出後面的整個構造與可能走向。
要多練習挖掘散落四處的新聞報導與網路資訊彼此間可能的關聯性,推敲後續的發展,找出對自己有用情報。
#每天都在學習

更多 Zen大開設的活動可以到【活動與課程】查看哦!

逆社會觀察

別被網軍帶了風向,而戴上仇恨眼鏡看世界…

By
on
2020-03-18

說真的,最近天朝這波對台資訊戰是蠻成功的,在各種新聞底下大量的放話要政府趕快鎖國斷航,激發留在台灣的台灣人跟在海外的台灣人的對立…
(網軍希望的是台灣人彼此仇恨與分化,分化與仇恨的理由不重要,但只要你習慣用二分法的仇恨意識看待世界就可以了,只要將台灣社會的人洗成這種看事情的態度,中國遲早能夠找到破壞台灣社會秩序的破口!)
鎖國斷航對台灣極度不利(航空客機的腹部就是貨運,少了一堆班次會減少多少空運量?),別說貨物流通出狀況台灣馬上垮,就是之後要重新恢復航權的談判什麼也很辛苦,甚至可能直接就被中國接收了航權與各種實質佔領。
很多事情得有外交單位細膩的處理溝通好才能公布,不是自己說想幹嘛就幹嘛。
台灣的實質獨立地位是需要各國的承認,也就是某種實務上的雙邊關係流通來維繫的,跟那種有正式邦交只是暫時停止往來的正常國家根本不一樣的狀況。
可是很多台灣人被挑釁進而加入要求鎖國斷航並且仇視還在海外的台灣人,那都很危險的,台灣的疫情明明還很不嚴重卻搞得比國外已經很嚴重時還慌亂,顯見有一些聲音在民間謠傳擾亂著(例如鼓吹囤積物資的謠言)~
國民黨一堆人吵著要政府宣布緊急狀態。
想想,今天光是案例增加跟宣布關門,就已經讓一堆人跑超市搶物資了,如果宣布,情況能控制嗎?
中國黨就是無所不用其極的想搞垮台灣耶!
緊急命令形同戒嚴令,要民進黨政府發這個,以後國民黨很有的嘴了!
法律終究是為政治與社會服務而非獨立存在,畢竟我們真的不是歐美那套形式法底下的法律國家,台灣的法律也是各種拼盤組合。
法的根源是反應一個社會的構成規則,並不是某些法學專家那樣直接拿歐美的版本當正統下去推動就是正確。因為,到時候台灣自己的特質會消失。習慣負面否定本地特質而高舉外來文化的特質所建構的法律或理論系統,本身都還含有殖民色彩在裡面,也無法充分反應一國的需求。
最常被法律人詬病的情理法,認為不如歐美的法理情,認為應該以歐美的為好,就是典型的一個例子。
信任是社會秩序的基礎,如果彼此仇恨彼此排除並且彼此分化(理由不重要),那才是真正對台灣的防疫最危險的事情!
對岸只要時不時讓留在台灣島上的一些人出來鬧,或假裝成某種輿論在網路上去發動各種的撕裂群體與二分敵視,就夠了~
接下來兩週,這波關在關門前從歐洲重災區回台灣的人能否減少確診案例,不要釀成本地群聚感染,會是防疫能否守住第二波的關鍵。
數字不可能是零,不要有錯誤的零容忍心態。
要我說,就是勤洗手戴口罩避開人潮高峰的通勤時間(提早上班或晚下班,或在家上班都好)。
小孩,如果你真的覺得很危險也可以自己帶,請假應該也是可以考慮的選項。
人多的地方不要去,但是,不要跟大家產生一樣的錯判,我最近發現一堆人去戶外,沒人去百貨公司或餐廳,結果反而一堆人都在戶外,百貨公司跟餐廳都沒人。
現階段來說,街邊小店跟家戶反而才是危險。
然後,千萬不要跟最近從歐洲回來的朋友親族聚餐或見面。讓他們好好自主隔離兩週再說。
總之,台灣的疫情還沒有很嚴重,但是要小心這波境外移入。
最後,不要被社會上的恐慌所壓垮,不要盲從社會潮流做很多破壞社會秩序或造成擠兌的事情。不要被某些輿論煽風點火了。
抗疫還需要三四個月才能挺過這一波,而且今年秋冬還會有一波。
今年,總之就是抗疫,謹慎衛生習慣。
願大家都能平安撐過這暫時停止的一年。人生數十載,少吃喝玩樂一年,不會怎樣,搞不好身體還變健康了!
在家沒事多讀書寫作發粉絲團,陪伴自己的客戶家人朋友,渡過這一波難關。
人生自古誰無死,比瘟疫難受的疾病也不少,我們的人生遲早也都會碰到一些病痛,不要被恐懼給擊垮了…
社會秩序/信任的瓦解最怕的是蔓延的恐懼的侵襲,而不是瘟疫~
外在雖有風浪,內心仍有平安!
至少台灣現在還遠不及當年Sars嚴重,雖要謹慎小心但不要自己嚇自己!
如若社會秩序真的瓦解,個人怎麼準備也只是比運氣的成分更多。
團結才能抗疫,不要自己嚇自己也不要彼此恐嚇驚嚇。

更多 Zen大開設的活動可以到【活動與課程】查看哦!

逆社會觀察

逼退中產中間選民,就是民粹操弄者獲勝的契機

By
on
2019-12-30

 

撇開政策能否兌現不談,應該不少理性務實中立(諷刺意義也算)的經濟選民發現,這次選舉政策聲音能見度極小,都在比網路聲量吧?!

其實,執政者有推政策政績,但是,擴散不出去,新聞炒不起來。只有跟網紅合作拍片時,對抗民粹的反諷時,才有流量。

有些人就不開心,覺得選成這樣,是另外一種兩黨一樣爛。

我的回應是,這次未必是最後一次,只要大家還找不到勝過操弄民粹者的手段,他們會食髓知味,繼續操弄。

別以為小英找網紅炒高聲量穩贏,韓導那邊靠民粹已經牢牢抓著基層,而台灣還多一個軍公教可以綁架,比過外操弄民粹的政客還多一群可以綁架。

更別說人家國外操弄民粹的通常是本國國族主義者,台灣卻是外來侵略勢力的天朝主義者。

我想,連美國都想看小英這套大舉跟網紅合作的懷柔手法加上唐鳳將國家機器訓練成可以擴散迷因的操作模式能否成功反制民粹。

如果可以,相信我,這會是台灣在自由國家的一次重大勝利。

我們社會的菁英比較不擅長用肯定式建構理論的態度看待正在發生的事情,只要跟海外理論比較不到的新現象就斥責。

這很可惜。

然而,小英這套能贏嗎?

老實說,不知道,得看當天有多少人願意站出來投票?

而且,勝負論英雄,輸了就是輸了。

唯一的勝算是韓國瑜跑太快政績太爛,不是民粹很好破解,只要社會上少數菁英才能自外民粹語言,但能在網路上自主發言的大多已經不是真正庶民(沒錢或許是,但未必沒腦),所以光看網路言論會出現系統性偏差,以為穩贏。

老實說,民粹很難打,特別是民粹能逼迫民主價值的根基中產階級逼離投票場所,拒絕投票,拉低理性選民投票率,讓這些人厭惡政治,讓雙邊對決的態勢對掌握多數庶民的民粹方有利。

東亞理性選民或富裕選民還有個機制,他們可以出國求生,因此,對於共患難或以犧牲個人意願拯救社會弱勢免於被逼迫的貴族情操比較欠缺,這些都是讓他們不願意特地投票給另一個不怎麼支持的政黨而去投票的潛在理由。

問題很棘手,多元化社會下的社群太多,共同體的構成太複雜,每個人都有自己的要求與不滿,當好學生的很難顧到多數人,當壞學生的很好牟利,扯後腿即可。

還是希望能多出來投票,不為了自己也為後代,香港的事情不是不可能發生在台灣而是已經發生過了,七十年前就發生過了。

不是今天香港明日台灣,是昨天台灣今日香港。差別在,明天的台灣我們能夠自己決定,香港已經不行,因為這兩個殖民地當初的交還方式不同(英國收了中共還的外債給了中共,美國將台灣丟給蔣家託管),決定了最後的分歧,如果台灣最後又交還天朝,那麼,七十年前事件絕對重演。

更多 Zen大開設的活動可以到【活動與課程】查看哦!

逆社會觀察 在地想出版 經濟與生活

得網路輿論聲量者得天下,網路聲量決定人類未來

By
on
2019-08-21

(本文發表於生鮮食書)

《獨裁者的進化》一書明白告訴世人,過去的獨裁者以強力禁止言論、壓制人民的聲音作為思想管制的手段,類近歐威爾《一九八四》裡的老大哥與真理部,然而,近化後的獨裁者,改弦易轍,以大量發送各種垃圾噪音類的訊息來掩蓋真正重要的訊息,將重要的訊息稀釋,或以大量雜訊干擾,使人們無法接收或就算接收到也不認為重要,從而淡化關鍵訊息的影響力,達到實質控制思想發展流傳的意圖。

日後不少關於洗腦與行為心理學研究也都揭示了此一現象,說服他人改變想法最好的方法不是禁止,而是取代,用新的取代舊的,用靡靡之音取代真正重要的聲音。

網路上的資訊戰,應用的正式大量提供訊息以干擾、掩蓋真正重要訊息被聽見,從而達成對人們的思想與行為決策進行箝制的手法。

雖然還有些人不相信,不過,世界公認承受最多資訊戰攻擊的地區,就是台灣。《2019年網路安全報告》指出,台灣承受的網路攻擊次數是全球平均值的兩倍,其中有六成的網路攻擊都來自對岸。

每天打點網路上的新聞媒體,稍微觀看新聞底下留言,充斥著帶風向的假帳號,以及來自對岸的網軍。

有些人比較樂觀,認為那些言論擺明是複製貼上,一看就知道是來自對岸思想的言論,非常容易辨認,自己才不會上當,因此,沒什麼好擔心。

這種觀點,有點像詐騙電話大多聽起來很蠢,自己才不會被騙,沒什麼好擔心一樣。都是在個人層次或許成立,放到群體層次卻未必成立的事情,否則台灣不會每年仍有許多人被詐騙集團所騙。

實際上,那種明顯可以分辨的假帳號與言論,只是資訊戰發送的其中一種,另外有一些言論看起來很真實,且發言者看似理性可討論,只是意見跟自己未必一樣。

從資訊戰的角度來看,網路上的任何言論都是有其「定錨」框架與將人群分類的價值。

不同的言論針對不同的族群進行鎖定,與許多人直覺想法不同的是,在資訊戰的世界裡,言論的對錯是非好壞善惡根本不重要,上述各種不同觀點的訊息發送可以來自同一個單位所預先設定的不同類型帳號,為的是要將所攻擊之地區的人群有效的分類,掌握其數量與表述狀況。

資訊戰最可怕的地方在於,網路上某些經常附和你的言論,跟你有同樣見解的帳號,未必就是你的同路人,也有可能是發起資訊戰者所安插的暗樁。這些人透過與你類近的言論取得你的信任,加入你的網路社交圈,取得更多資訊,方便背後的資訊戰發動者進行解析。

資訊戰滲透的並非只有政治或新聞領域,日常生活的方方面面,也都是資訊戰滲透的對象。好比說國際美人鍾明軒成天在影片中要大家關掉的抖音,許多人上網購物都會逛的滔寶,追劇看漫畫都會上的盜版網站,市面上的流行音樂與暢銷書,都可能是資訊戰的一部份,只是負責完成的功能不同。

資訊戰下,人們對於議題事件看法的對錯毫無意義,關鍵是使用不同觀點的對決將人分類並且分化,瓦解社會連帶。所以,挑起方會找人散佈各種意見,深入各種群體,激化各種對立,讓人不再信任彼此。往往那些想吸睛的,覺得自己最道德無暇的,小眾群體的意見領袖,往往容易了淪為資訊戰利用的對象,甚至不用發動資訊戰方自己派人出手。在資訊戰中,從議題的挑選乃至觀點的論辯,都是發起方設定好的五指山,我們只是在其中翻跟斗的孫猴子。

《讚爭》的作者說,只是民主派先學會使用網路而非網路屬於民主派,如今的獨裁政權也很擅長使用網路。

曾經,許多人認為網路的去中介化將創造真正的直接民主與各種有利民主發展的機制,因為每一個人都可以透過網路與世界連結,暢所欲言。

後來,現實的發展再一次提醒樂天主義者,人類並非全然良善的物種,人性的幽微面,因著網路的匿名性而大爆發,各種的高級酸、負能量、霸凌、造假抹黑,也開始在網路上演。

網路社會不過是另外一個由人類共同打造出來的社會,擁有實體社會所有的各種利弊得失,只是進展的速度更快,擴散的範圍更廣,起伏幅度更加劇烈。

網路行銷不只是企業用來打造品牌或估吹購買,國家也能用來灌輸自己的意識形態或國族認同,甚至發起國家之間的戰爭。

如今的獨裁政權已經迎頭趕上,滲透網路言論場域,以分化與破壞人民彼此信任的方法,達成實質意義的控制。

伊斯蘭國比過去的恐怖組織難對付,就是因為他們掌握了網路這項擴散思想的工具,透過網路影片擴散吸收人員的訊息,若被刪除或封鎖就再推出新的帳號繼續擴散。

《現代洗腦手冊》一書中揭示了一個許多人可能隱約知道但不想承認的事實,這世界上所有的一切其實都是洗腦,國家會對人民洗腦,宗教教主會對信徒洗腦,品牌會對用戶洗腦,父母會對小孩洗腦…。

廣義來說,讓一個人接受某個觀念,就是在洗腦。洗腦和我們過去想像的不一樣,洗腦是無所不在的事情,除非你不接受任何新資訊。

關於洗腦,最可怕的一點是,容易記住新資訊的人,反而是最容易被洗腦的對象,因為容易接受新訊息的緣故。

訊息並非有道理才被接受,而是因為傳播訊息的手法讓人認同才被接受,擅長洗腦的單位或個人,掌握了這套讓人認同訊息的技巧,將其所要被接受的訊息置入其中。這是為何光是不斷重複咒語式的發大財口號也能選上公職的緣故。

某種意義上來說,不只對岸對台灣發動資訊戰,美國也對全世界發動資訊戰,以好萊塢電影和美劇等流行文化滲透全世界,使世界接受美式價值觀,如此,當國際上發生糾紛時,人們將不自覺的選擇美式價值觀的那一方,因為那已經是你我生活中習以為常的思考模式。

在未來,網路上的資訊戰會變得益發重要。能否讓現實世界發生的事情登上網路上擴散,將會影響事件的成敗。好比說,一場登不了網路版面的示威遊行抗議,就算人數再多,對於世界來說也等於不存在。反之,即便只有少數幾個人的快閃抗議行動,如果能夠有效透過網路動員擴散,引發網路輿論的關切與表態,那麼最後很可能反過頭來影響實體世界的事態。

最近幾個月在香港發生的抗爭事件,之所以逐漸被國際關切,就是因為能夠透過網路快速有效的擴散出去,讓更多人看見影像的結果。

因此,未來的各種議題勝負戰場都是網路,且勝者屬於懂得如何在網路上有效串連、動員力量者。《動員之戰》一書指出,可據之行動並與他人串連後擴散的點子或想法,往往是能夠動員網路力量的關鍵,例如幾年前的冰桶挑戰。能否確切動員網路力量來聲援自己,將是決定各種議題勝負的關鍵,小至品牌推廣大至國家間的戰爭,都需要懂得動員群眾的力量,都需要懂得駕馭資訊戰。

網路決不只是一個閒聊生活八卦或免費追劇看文章的空間,而是影響人類未來發展方向的決戰場!

延伸閱讀
流言效應
紅色滲透
當我們被困在同一艘船上

更多 Zen大開設的活動可以到【活動與課程】查看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