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標籤

媒體

逆社會觀察 在地想出版 經濟與生活

得網路輿論聲量者得天下,網路聲量決定人類未來

By
on
2019-08-21

(本文發表於生鮮食書)

《獨裁者的進化》一書明白告訴世人,過去的獨裁者以強力禁止言論、壓制人民的聲音作為思想管制的手段,類近歐威爾《一九八四》裡的老大哥與真理部,然而,近化後的獨裁者,改弦易轍,以大量發送各種垃圾噪音類的訊息來掩蓋真正重要的訊息,將重要的訊息稀釋,或以大量雜訊干擾,使人們無法接收或就算接收到也不認為重要,從而淡化關鍵訊息的影響力,達到實質控制思想發展流傳的意圖。

日後不少關於洗腦與行為心理學研究也都揭示了此一現象,說服他人改變想法最好的方法不是禁止,而是取代,用新的取代舊的,用靡靡之音取代真正重要的聲音。

網路上的資訊戰,應用的正式大量提供訊息以干擾、掩蓋真正重要訊息被聽見,從而達成對人們的思想與行為決策進行箝制的手法。

雖然還有些人不相信,不過,世界公認承受最多資訊戰攻擊的地區,就是台灣。《2019年網路安全報告》指出,台灣承受的網路攻擊次數是全球平均值的兩倍,其中有六成的網路攻擊都來自對岸。

每天打點網路上的新聞媒體,稍微觀看新聞底下留言,充斥著帶風向的假帳號,以及來自對岸的網軍。

有些人比較樂觀,認為那些言論擺明是複製貼上,一看就知道是來自對岸思想的言論,非常容易辨認,自己才不會上當,因此,沒什麼好擔心。

這種觀點,有點像詐騙電話大多聽起來很蠢,自己才不會被騙,沒什麼好擔心一樣。都是在個人層次或許成立,放到群體層次卻未必成立的事情,否則台灣不會每年仍有許多人被詐騙集團所騙。

實際上,那種明顯可以分辨的假帳號與言論,只是資訊戰發送的其中一種,另外有一些言論看起來很真實,且發言者看似理性可討論,只是意見跟自己未必一樣。

從資訊戰的角度來看,網路上的任何言論都是有其「定錨」框架與將人群分類的價值。

不同的言論針對不同的族群進行鎖定,與許多人直覺想法不同的是,在資訊戰的世界裡,言論的對錯是非好壞善惡根本不重要,上述各種不同觀點的訊息發送可以來自同一個單位所預先設定的不同類型帳號,為的是要將所攻擊之地區的人群有效的分類,掌握其數量與表述狀況。

資訊戰最可怕的地方在於,網路上某些經常附和你的言論,跟你有同樣見解的帳號,未必就是你的同路人,也有可能是發起資訊戰者所安插的暗樁。這些人透過與你類近的言論取得你的信任,加入你的網路社交圈,取得更多資訊,方便背後的資訊戰發動者進行解析。

資訊戰滲透的並非只有政治或新聞領域,日常生活的方方面面,也都是資訊戰滲透的對象。好比說國際美人鍾明軒成天在影片中要大家關掉的抖音,許多人上網購物都會逛的滔寶,追劇看漫畫都會上的盜版網站,市面上的流行音樂與暢銷書,都可能是資訊戰的一部份,只是負責完成的功能不同。

資訊戰下,人們對於議題事件看法的對錯毫無意義,關鍵是使用不同觀點的對決將人分類並且分化,瓦解社會連帶。所以,挑起方會找人散佈各種意見,深入各種群體,激化各種對立,讓人不再信任彼此。往往那些想吸睛的,覺得自己最道德無暇的,小眾群體的意見領袖,往往容易了淪為資訊戰利用的對象,甚至不用發動資訊戰方自己派人出手。在資訊戰中,從議題的挑選乃至觀點的論辯,都是發起方設定好的五指山,我們只是在其中翻跟斗的孫猴子。

《讚爭》的作者說,只是民主派先學會使用網路而非網路屬於民主派,如今的獨裁政權也很擅長使用網路。

曾經,許多人認為網路的去中介化將創造真正的直接民主與各種有利民主發展的機制,因為每一個人都可以透過網路與世界連結,暢所欲言。

後來,現實的發展再一次提醒樂天主義者,人類並非全然良善的物種,人性的幽微面,因著網路的匿名性而大爆發,各種的高級酸、負能量、霸凌、造假抹黑,也開始在網路上演。

網路社會不過是另外一個由人類共同打造出來的社會,擁有實體社會所有的各種利弊得失,只是進展的速度更快,擴散的範圍更廣,起伏幅度更加劇烈。

網路行銷不只是企業用來打造品牌或估吹購買,國家也能用來灌輸自己的意識形態或國族認同,甚至發起國家之間的戰爭。

如今的獨裁政權已經迎頭趕上,滲透網路言論場域,以分化與破壞人民彼此信任的方法,達成實質意義的控制。

伊斯蘭國比過去的恐怖組織難對付,就是因為他們掌握了網路這項擴散思想的工具,透過網路影片擴散吸收人員的訊息,若被刪除或封鎖就再推出新的帳號繼續擴散。

《現代洗腦手冊》一書中揭示了一個許多人可能隱約知道但不想承認的事實,這世界上所有的一切其實都是洗腦,國家會對人民洗腦,宗教教主會對信徒洗腦,品牌會對用戶洗腦,父母會對小孩洗腦…。

廣義來說,讓一個人接受某個觀念,就是在洗腦。洗腦和我們過去想像的不一樣,洗腦是無所不在的事情,除非你不接受任何新資訊。

關於洗腦,最可怕的一點是,容易記住新資訊的人,反而是最容易被洗腦的對象,因為容易接受新訊息的緣故。

訊息並非有道理才被接受,而是因為傳播訊息的手法讓人認同才被接受,擅長洗腦的單位或個人,掌握了這套讓人認同訊息的技巧,將其所要被接受的訊息置入其中。這是為何光是不斷重複咒語式的發大財口號也能選上公職的緣故。

某種意義上來說,不只對岸對台灣發動資訊戰,美國也對全世界發動資訊戰,以好萊塢電影和美劇等流行文化滲透全世界,使世界接受美式價值觀,如此,當國際上發生糾紛時,人們將不自覺的選擇美式價值觀的那一方,因為那已經是你我生活中習以為常的思考模式。

在未來,網路上的資訊戰會變得益發重要。能否讓現實世界發生的事情登上網路上擴散,將會影響事件的成敗。好比說,一場登不了網路版面的示威遊行抗議,就算人數再多,對於世界來說也等於不存在。反之,即便只有少數幾個人的快閃抗議行動,如果能夠有效透過網路動員擴散,引發網路輿論的關切與表態,那麼最後很可能反過頭來影響實體世界的事態。

最近幾個月在香港發生的抗爭事件,之所以逐漸被國際關切,就是因為能夠透過網路快速有效的擴散出去,讓更多人看見影像的結果。

因此,未來的各種議題勝負戰場都是網路,且勝者屬於懂得如何在網路上有效串連、動員力量者。《動員之戰》一書指出,可據之行動並與他人串連後擴散的點子或想法,往往是能夠動員網路力量的關鍵,例如幾年前的冰桶挑戰。能否確切動員網路力量來聲援自己,將是決定各種議題勝負的關鍵,小至品牌推廣大至國家間的戰爭,都需要懂得動員群眾的力量,都需要懂得駕馭資訊戰。

網路決不只是一個閒聊生活八卦或免費追劇看文章的空間,而是影響人類未來發展方向的決戰場!

延伸閱讀
流言效應
紅色滲透
當我們被困在同一艘船上

更多 Zen大開設的活動可以到【活動與課程】查看哦!

閱讀資訊饗 逆社會觀察

天朝的大外宣潰敗與美帝的屠龍派回歸

By
on
2019-06-11

 

紅色滲透這本書講天朝在全世界的媒體佈局活動大外宣,當然也談到天朝勢力對香港台灣乃至歐美日等國的滲透。

 

不過,我想特別提的是第六章,美國對天朝入侵的覺醒的探討,共和黨的川普重寫了美國對天朝的政策基調並且已經贏得多數美國人支持,美國人反天朝的比例已經超過五成,且有越來越多資料披露過去民主黨執政時對天朝的寬容造成美國與世界的傷害。

 

所以,別癡心妄想川普如果選輸,民主黨熊貓派就會回鍋,還不如多想想原本聲望如日中天的歐巴馬為何最後沒能讓希拉蕊繼承還慘敗?

 

第六章中有一段引文是美國副總統的屠龍宣言,發表之後美國就隨即展開貿易戰。

 

如果你最近亡國感很重,我推薦你讀本書,先看最後的第六章。

 

作者說,天朝在戰後於冷戰期間居然能夠拿到國際認可地位的關鍵,是美國承認天朝並建交之後,在此之前,國際其實都不信任,而今,美國決定改換政策,重新取回主導權,並承認天朝是一大威脅應該認真對付,美國的態度會影響國際列強的態度。

 

台灣人要自強,多跟世界說我們跟天朝並不是同一國,要有骨氣,不要貪圖語言溝通的方便性與對岸的收買,就只將市場鎖定在天朝而放棄廣大的世界。

更多 Zen大開設的活動可以到【活動與課程】查看哦!

人人當老闆 職場煉金術 逆社會觀察 教育與學習 經濟與生活

不說人生計的是非,不擋人財路

By
on
2019-05-31

不說人生計的是非,不擋人財路

文/Zen大

 

上了幾年課,自然會碰到類似主題上過多個老師的人來參加。

 

有些人上完之後,會特地跟我說,某某老師上的也很棒,或是某某老師如何如何。

 

很棒的當然就附和跟著誇獎,雖然我都沒上過,至於如果是比較有斟酌的評論,我通常會說,市場需求各有不同,我也沒上過,很難說什麼!

 

有些是因為我在其他地方看過上過課的人覺得很棒,更重要是因為我想課程之於學習者的適用性,常常取決於很多因素,好比說對某人來說已經太簡單對其他人來說受用無窮,程度上的差別。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喜好,很可能你覺得我講得不錯,但默默走掉什麼都沒說的人可能覺得不好啊。就像有人上完課跟我說,這些東西不是本來就這樣嗎?也有人說老師講得太難了,聽不懂?各種意見都有,都往心裡去就別出來上課了,評價這種事情有時候像父子騎驢,什麼意見都有人說。毋寧說,什麼意見都有反而比都是好評或負評好。

 

想起在媒體寫書評時代,我的收稿費欄位盡量非不得已不去寫那些讀完以後覺得需要開炮批評的書,因為那些多半是圖書推廣類的平台,不是學術性的書評平台,沒必要讓辛苦出了書的出版社為難,雖然我知道有些人喜歡以挑出並放大書裡的錯誤或不足作為寫作切點,如此感覺好像可以提醒讀者,順便也讓人看出自己好像水準挺高。但我的想法是,多挑好書推薦就好,實在不需要花時間談那些自己覺得不好(但其實未必不好)的書。

直白一點來說,不要擋人財路給人留活路,婉轉一點說就是市場分眾,各有巧妙不同,人家能夠在市場上有一片天自然有自己的獨到之處,只是無法讓所有人滿意,這種關於課程或作品的評價是付費者可以去說,只要有所本的舉證說清楚就好,至於我沒參加過,當然沒資格多說,就像讀書界常有一些評論的起手式我覺得不好盡力克制自己不要犯這樣的錯:我雖然沒讀過這個人的書,但是我覺得…然後以下講了幾千字不好聽的評論,這不是矛盾嗎?

其實,市場很大,受眾族群很多元,每人一片天,經營好自己的族群,那就好了,實在不用管到人那邊去,也不用有著拯救天下蒼生免於上錯課讀錯書為己任的情懷,真的不必!再者,自己挑選然後買錯讀錯都是學習,都有益處!

更多 Zen大開設的活動可以到【活動與課程】查看哦!

教育與學習 文化創意考 在地想出版

看不見深淵盡頭的下墜–2018出版回顧

By
on
2019-04-08

(本文發表於台灣出版與閱讀季刊)

若要總結2018年的台灣出版產業,「慘」可能還不足以形容,而是非常慘烈,看不見深淵盡頭的持續下墜中的無助感,讓許多出版先進與愛書人感到不安與困惑。

首先是產值衰退,原本不少人以為,2016年是谷底,因為2017年的產值有回升,來到186億。沒想到,2017年僅只是反彈,2018年不但下跌,而且跌破2016年的數字,僅剩170億,也就是說,谷底仍然未到,我們仍在下墜途中。因為有同業先進預言,2019年的產值僅剩160億。

產值跌得更深的原因,我認為,跟線上閱讀的崛起以及背後的整個生態系統的變革有關。

先說一個其他同業先進認為是希望,但我認為短期內會造成產值加速崩落的一個因素:電子書銷售金額的成長。據說2018年,光是前十個月的電子書產值,就比前增加了1.2億,來到了3.2億。

3.2億看似不多,但是,以前一年的銷售總而是2億作為基準來看,等於不到一年之內就成長了60%,難怪會讓許多人感到振奮,認為台灣的電子書銷售也許即將迎來春天。

問題是,這個產值的賺取,付出的代價卻比較少人去談?

明顯可從末端售價看出的是,電子書的平均售價要比紙本書至少便宜10%~30%不等,以進一步降價來打開市場固然是一種推廣方法,但短期內勢必形成電子書銷售金額越高,反向壓縮紙本書的銷售金額也越大的矛盾現象。

舉個例子,一本定價三百元的書,紙本的平均售價約落在八折,電子書則是五到七折,兩者相差30~90元。假使我們取一個折衷數字15%,那麼也就可以這樣推估,電子書成長的1.2億產值,得從紙本書中折讓出1800萬(1.2億的15%)。

如果單看這個數據,影響可能不大,遺憾的是,電子書銷售的崛起,不能單從出版領域來解讀,必須放入更大的線上數位學習市場來檢視,才能看出端倪。

也就是說,購買電子書的族群,相當程度也是會購買線上課程或線上影音節目的族群。電子書銷售的崛起,更有可能是因為人們逐漸習慣付費購買線上課程與線上影音節目,連帶的選購了電子書。

但我想,應該有更多人只選購線上影音產品而不買書,畢竟,如今的出版生態跟過去不同,越來越多作者是先出了線上課程或線上節目,而後才被出版界挖角,進而邀請推出圖書。會買這些作者出版的作品的,只有極少數的狂熱鐵粉,多數粉絲是不購買或只購買數位產品,畢竟這是個Line貼圖或虛寶的銷售金額不亞於圖書出版全年產值的時代。也就是說,新世代對於購買看不見的商品是毫無障礙,完全能夠接受的時代。

也就是說,除了少子化、租書店倒閉潮(租書店結束營業連帶造成基本的圖書採購金額蒸發)等因素造成圖書銷售金額的衰退,線上付費課程與節目的崛起也分食了圖書產業的產值,畢竟從目的上來說,這些都是提供知識內容的服務,只是乘載的載體不同。

回頭檢視,2018年是線上付費服務大噴發的時代,越來越多百萬訂閱的網紅誕生,付費節目市場中出現許多月入百萬的A咖,和過往提供的內容偏向服務不同,這一波有許多人提供的是知識型內容,好比說PressPlay上的財經類型節目,就有不少人月訂閱收入破百萬,更別說破十萬的。

如果把線上課程平台也視為出版社(教育類出版品),也把其產值納入出版領域來計算,也許就能看出台灣圖書出版產值衰退後到底轉移到了哪邊?

圖書部門的情況如此,雜誌部門的情況應該更加明顯才是?

網路上的許多大型粉絲團或網站,其功能就好比過去的雜誌,當有更便利且流通更快的文章可以免費取得,購買紙本雜誌的消費者數量必然大幅減少。

當閱讀載體已經不可逆轉的跨出原本的紙本雜誌與紙本書的邊界,另起爐灶且發展得風生水起。出版界若依然堅持某些出版品才能計入出版產值,然後繼續感嘆台灣讀者不買書不讀書雖然也可以,可是,更可能的情況是與現實脫節,市場早已擁抱新載體,做出新選擇,出版人卻仍然停留在過往的觀念,試圖以老方法來「提振」出版產值,最後只怕換來滿滿的挫折。

讓我們客觀的思考一下,中國大陸的得到、喜瑪拉雅等,美國的Podcast Go,或是台灣的PressPlay、Hahow到底要不要被視為出版商?

當大眾文學閱讀已經全面上網,或是轉向觀賞新時代的影音網紅推出的節目,放下了紙本書,卻非要說不讀紙本書的就是不讀書,只怕會讓新一代的數位原住民感到愕然?

說個未必不相干的議題,據說出版業近年來招募新進人員頗有難度,除了薪資無法有效提升之外,年輕世代早已不讀紙本書而跨入更靈活的數位閱讀時,又怎麼會選擇投身紙本書為主的出版產業?

出版的定義,並非永遠不能修正或擴充,某種程度上來說,想要提振出版產值,遏止無盡墜落深淵最快且直接的方法,就是修改出版產業的定義,將所有提供付費知識內容服務的媒體(別忘了出版其實也是媒體)都納入出版界,則產值非但不會繼續萎縮而且會一下子狂飆成長。好比說資策會2016年做的《數位學習產值調查報告》中就提到,台灣的數位學習產值高達一千億,且仍有成長空間。

修改定義表面上看起來很取巧,其實不然,這是一種框架的重設定,幫助我們看清楚時代的變化,看清楚系統的變革,當大局勢看得更清楚時,也才能看清身處其中的既有圖書產業的未來該怎麼調整與發展?

如果繼續用舊框架看出版產業與產值,那麼,未來還會繼續萎縮,因為服務人們閱讀需求的新載體新廠商都不再歸屬出版業,而有閱讀需求的新人類才不會管定義問題,只會用腳投票,選擇對他們來說最方便的閱讀載體,進行閱讀,無論是免費還是付費。

可喜的是,其實已經有一些先進陸續投資未來需要的出版品服務,好比說在產值一片衰退的時代,卻陸續有出版人推出超級大部頭作品,甚至是大部頭系列作品(如八旗出版社的興亡的世界史,每一本都很厚,價格也不低),就是一例。

就我自己長年觀察圖書出版與閱讀市場的發展趨勢,我發現一個情況,數位閱讀崛起之後,休閒娛樂類出版品萎縮的最快,因為網路能夠取代的高品質作品不少,而且免費,單純只是休閒娛樂打發時間的考量下,一邊是要花錢且資訊量少,一邊是免費且資訊量大,市場選擇幾乎不言可喻。

也就是說,這一塊的市場需求將是不會回頭的永遠蒸發了,生活風格或是大眾文學閱讀就是影響最大的兩個領域,而這兩個領域過去在紙本書市場的銷售佔比都不低。

大眾文學閱讀中,未來只剩超級暢銷作家或是與被改編成影視作品後推出紙本書做紀念販售等情況,還能維持某種程度的暢銷,過去幾年的文學類暢銷榜單上,一無例外的幾乎都是有被改編成影視作品的原著登上暢銷榜,其他的作品銷售情況都是差強人意,和過往閱讀市場以文學為主力已經不可同日而語。

其次,在學或成人教育等教育類的出版品,這兩三年來也逐漸因為數位付費學習頻道的成熟而取代了紙本書,過往商管書、工具書或教科書還能維持某種市占率,未來也可能逐漸萎縮。過去的企業團購圖書市場,也開始有數位影音公司以數位課程團購的方式切入,加上出版業原本對於開發企業團購領域就不夠積極,也等於是將市場拱手讓人。

如果仔細觀察過去一年的出版品清單,會發現有不少教育訓練界的講師出書(如知名講師謝文憲、王永福等等),出版數量與頻率都遠超過往,且銷售狀況不差,這些講師之所以能在低迷的出版市場殺出一條血路,是因為這些人原本做的就是付費知識的銷售服務,只是過去以課程形式介入市場,如今越來越多人選擇加入出版圖書的方式來輔助。

出版界應該積極抓住這波教育訓練講師的出版熱潮,多推出一些有基本銷售保障的講師的出版品。商務人士與企業採購是出版大衰退時代還願意掏錢買書的重點族群。

剩下還會閱讀紙本書的族群,除了學校使用紙本教科書外,大概就屬(廣義)人文素養閱讀領域,這類型的作品多半厚重,且知識量厚重,消化理解需要時間,無法靠懶人包協力,且數位產品目前仍然無法取代其存在的獨特性,因此,是少數能夠逆勢發展甚至創出好成績的出版領域。

共和國集團為何能在一片衰退中異軍突起,關鍵就在於深耕人文閱讀領域,以大部頭作品來抵抗數位風潮的侵襲。

反而是資訊氾濫,碎片化訊息蓬勃海量開展的時代,出版界更應該回歸圖書的根本,將出版品知識內容呈現的不可取代性的主題或是大部頭作品,因為這些都是目前其他媒介還無法攻站的領域,也是傳統出版產業的強項。

專精做好自己擅長的工作,將重點放在拉高毛利,而非產值的起伏,斷然捨棄在大趨勢下不會再有可能回歸圖書出版領域的出版品類型,好好思考,認真整理整頓,該補強的補強,該割捨的割捨,或許幾年之後,出版產業可以走出新時代的新形態,找到自己的市場定位以及獲利與成本之間的均衡點,不用再為無止境的衰退的產值所困擾。

更多 Zen大開設的活動可以到【活動與課程】查看哦!

生活有感想 閱讀資訊饗 職場煉金術 心靈處方箋 逆社會觀察

莫讓他人透過文字設定了你的情緒…

By
on
2019-01-14

莫讓他人透過文字設定了你的情緒…

 

文/Zen大

 

每次上讀書法課程時,我常會舉一個例子,聽起來感覺很好笑,實際上很驚悚。

 

假設你從背後看正在逛網站的自己,會不會覺得是個喜怒無常的精神病?

 

一下子大笑,一下子生氣,一下子難過…,只因為所接收的訊息所夾帶的情緒不同。

 

然而,想過嗎?

 

這些送到我們眼前的訊息,都是某些人或組織精心設計後,添加了想要我們產生的情緒反應之後,透過高明的行銷手法,傳送到我們眼前來~

 

網路上看似主動選擇追蹤的訊息,其實是我們被動接收,是別人設定的結果。

 

最近幾天的例子,自然就是買湯圓沒加辣就打小孩的父親,更早之前則有各種各樣的犯罪新聞或是爆料公社上的故事。

 

情緒太容易被人喚醒或操弄,絕非好事,代表我們太過使用直覺反應去回應訊息,從不中斷思考,且完全忽視訊息背後的生產與傳送者的意圖,單純只接受訊息底層的情緒。

好比說,媒體大篇幅報導孫安佐在美國持有槍械彈藥的事情,就一堆人對他恨之入骨;後來又不斷報導他轉型當網紅,就開始順利洗白,回歸社會且占據許多人努力了很久都佔不到的位置,不覺得,這很荒謬嗎?從頭到尾都是媒體的訊息在操作群眾的情緒走向,雖然不是每個人都被操作但的確有人買單了不是嗎?

 

俗稱的帶風向,背後的邏輯其實是一種洗腦,我可以任意地取代你腦中原有的認知與情緒,以我推送給你的替換,甚至可以讓某些人因為這些情緒而起身行動,想想,這跟恐怖組織發送訊息讓人投入聖戰,宗教團體發送訊息讓人上街去傳教或反同,本質邏輯不是很像嗎?

 

而且這些訊息操作更高明,因為他們讓行動者以為自己在主持正義或替天行道,實際上,如果媒體不報導,或者你不去接收這些訊息,或拒絕這些訊息中所暗藏的情緒元素,就不至於走到上述地步。

 

在這個時代,要格外小心那些能夠帶風向且帶起群眾情緒者,這些人只要能讓一小群人做出某些行動,就能達成其目的。

 

下次再讀到讓自己產生情緒起伏的訊息時,停下來,想一想,別急著順從自己第一個情緒反應,不妨換個角度想,誰會是這種情緒反應下的最大受益者?再想想,你是否願意幫助這些人成就他們想成就的事情,再做出決定?

更多 Zen大開設的活動可以到【活動與課程】查看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