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標籤

學習

人人當老闆 職場煉金術 心靈處方箋 逆社會觀察

研發、儲蓄與學習,配置盈餘的三隻腳

By
on
2020-02-04

人到中年,經過幾次景氣循環,看過一些潮起潮落,對於資源分配與使用,有一些感悟。

當一個人或組織,在上升段出現營運收益的盈餘時,應優先撥一部分投入研發(個人學習/組織訓練,發展第二曲線),一部分當作下檔風險來臨時的備餘(儲蓄現金資產,保險),一部分投資未來(投資理財/資產配置),若還有剩,才是花在提升各種日用品的水準或品質。

個人或組織面來看,不顧往後,有賺錢就亂花,奢華享樂,遲早不是被其他人超車,被市場修正,或是被下檔風險教訓!過去的歲月裡看過不少曾經風光後來揮霍最後灰飛煙滅的案例,歸結起來都是太輕忽未來風險,誤以為自己可以永遠幸運。

從社會系統面來看,戰後工業文明加速發展,卻轉向了奢華消費(消費主義),研發與備餘的累積的目標設定也都逐漸往更好更多的消費的路線走,而非協助系統運作,於是,人類展開了揮霍生活卻也造成的各種極端化現象…

這兩天我在想的不是這次的危機,而是每十年就來一次的大型衝擊,再過幾次等我進入老年期,還能撐得住嗎?我現在更擔心的是下一次乃至下下一次大型系統性風險降臨時,有沒有能力承受?屆時我就要進入老年期了~

大家也可以多想想,下一兩次的系統性風險降臨時自己處於什麼人生階段,會有什麼原本就存在的個人風險或需要承擔的債務,在這波風險過後,盡早開始做準備,不要一回到太平日子就開始小確幸,要懂得居安思危,才能長治久安!

台灣正式進入人口衰退的高齡化少子女化社會,那時候降臨的系統性風險,更是嚴峻但挑戰。

台灣的人口結構補強工作要趕快,不能再寄望緩不濟急的拉抬生育率,要廣納東亞優秀移民才行。

強化人口結構才是長治久安之法。

共勉之!

更多 Zen大開設的活動可以到【活動與課程】查看哦!

逆社會觀察

做好承受武漢肺炎的經濟下檔衝擊準備了嗎?

By
on
2020-01-27

一早收到缺貨通知,過年前下單的李笑來新書,會不會可能來不了台灣了?!

暫時要買簡體書可能只剩電子版可以挑?

昨晚認真的想了一下,過年完開工後的生活與工作運作,自己除了買書,倒是沒有太多仰賴中國的地方(雖然大系統的間接衝擊一定有,畢竟其他人受影響也會影響我)。

至於日常生活,我有做好最壞打算,某些過去只有中國製造的便宜商品暫時可能沒得買了,只能說,還好這幾年陸續有製造商轉出到東南亞,也許衝擊不會那麼大!

但是,那是消費者的角度,如果自己就是這些工廠的老闆或在中國的幹部,可能就開心不起來了?!

年前就已經聽說,沿海原本就有些工廠找不到勞工(製造業缺工問題),此次瘟疫後,要湊足人開工肯定更難?!工廠不能開工,商家沒有勞動力可以開門營業,甚至物料產品沒辦法順暢流通…

考驗接下來才開始!

幾年前開始,我就很認真在思考自己的中國依存度,不知道有多少人認真思考高度仰賴的中國製造的風險面呢?

想想,覺得很多事情,都是大挑戰!

湖北六千萬人,封城。

相當於兩個台灣的勞動力直接從市場上取消,怎麼想也知道是很大的經濟衝擊? 

你能想像世界上突然少掉一個台灣的產值嗎(我是沒去看河北的整體經濟產值,但是承受衝擊也不只是中國河北一省而已)?

開工後,中國勞動力的缺口會有多大?

更別說不敢回中國上工的外國人,又有多少?

這次,共產黨還能靠宏觀調控維穩嗎?

我覺得最近幾天放年假,中港台的各種經濟數據暫停,加上還沒有本地案例,使得多數國人還沒能真切感受瘟疫的嚴峻!

又不知道開工後,中國市場一口氣少掉幾千萬勞動力,會變成什麼樣?

我想,會出現欠缺的產能,絕對不是只有口罩而已~

假期剩兩天,初五/六開市後,希望大家都能好好挺住,目前只是爆開,還沒有達到高峰更別說善後了,至少是長達半年以上的耐力賽。

我完全無法想像連鎖反應有多大?

我是很怕

黑天鵝襲擊中國
台灣不可能全身而退
疫情只是導火線
後續的效應與衝擊
能夠看得清楚的人幾乎沒有
(不是譴責而是指出各變項連動的複雜性)

只能說
辨認出黑天鵝根本不是重點
而是黑天鵝之後會發生的事情
以及對你的衝擊與影響的確認與防範才是關鍵

要重新設定與思考的事情太多了…
今年年假其實已經結束
如果能夠約略看出問題的嚴重性的話
你會知道 之前設定的年度目標必須作廢重來
甚至接下來你習以為常的生活也會出現巨變
因為局勢已經截然不同…

時間就是金錢這件事情
從來沒有那麼真實而急迫過…
(少數人能從中獲得巨大利益,多數人則是還不知道該準備什麼就開始承受衝擊~)

今年年後,是否還要回天朝去上班或出差,不要遵從過往的行為慣性,請務必好好思考思考,這是風險決斷的關鍵轉折?

至於在天朝資產,嗯,看開點,保住小命優先!

這波撐過,難道不會有下波,如果共產黨繼續用眼下方式處理問題?

當錯判下檔風險會致命而不致命的上檔收益也很小時,塔雷伯勸我們不要做,我也勸大家別做。

丟工作總比丟小命好,共勉之!

多嘴一句,過去四十年,台灣人用天朝有廣大人口紅利這個概念,掩蓋我們其實是在賺取語言紅利與統戰紅利的事實。賺夠久了,該獲利了結落袋為安了,北京都封城自保了。

#估算能力對於風險評估很重要
#系統性風險
#系統升級或毀滅
#富貴險中求
#看得出趨勢才能站對位置

 

以前我也寫過,但只是作為提醒與自我勉勵的一件事情堅持下來一直在做的事情,今年或許會變成真實而非象徵意義的,那就是景氣不好的時候,不妨學習神話學家坎伯年輕時面對大蕭條的做法,多讀書,靠讀書累積充實自己撐過不景氣。

當年坎伯碰上1929大蕭條,沒什麼工作可做時間一大把,就鑽入書中,讀遍群書,後來讓他領悟出人類神話背後的故事模組,寫成了千面英雄,正好景氣蕭條結束,出版後受到熱烈追讀!

人生數十寒暑,不可能永遠身處上漲的牛市,通常是牛市與熊市穿插而來,所以巴菲特和塔雷伯等投資高手都說,不要去預測牛市或熊市何時會來,而是要做好無論身處哪一種環境都能讓自己得利的準備!

當社會開始走下檔區段,就沉潛學習,用上一波上檔期間累積的備餘支撐,直到市面上大家都不敢進場投資時,輪到你開始撿便宜,陸續進場,並將此段期間所學應用在下一波上檔,如此反覆!

人棄我取,下檔石就沉潛學習,所以,接下來一年,應該是很好的充電時刻,只要你的資金足以幫助你撐過這一段下檔風險,那麼,所需要做的事情就是好好累積自己下一波上檔來臨時所需要的實力!

歡迎來參加能夠累積反脆弱性的自學力系列課程與主題讀書會

更多 Zen大開設的活動可以到【活動與課程】查看哦!

職場煉金術 寫作有方法 心靈處方箋 教育與學習

只要是會走路與說話的人,不可能有學不會的事情

By
on
2020-01-21

這篇文章要說的事情很重要,特別是對於長大後的自己的課業學習成果感到挫折,想要放棄的人,請務必一定要看。

 

先說結論,基本上,生而為人,只要在幼兒時期有學會走路與說話,日後不可能有事情學不會。

 

如果有,那是因為長大後的我們,不再像自己孩童時期那麼專注且不怕挫折。我們應該試著讓自己回歸孩子的樣式,跟年幼正在學走路與說話的自己學習!

 

走路與說話?

 

或許你會覺得,這不是每一個人(撇開特殊生理因素者不談)都會的能力嗎?

 

學會走路與說話,有什麼了不起,哪裡有什麼特別之處?

 

我必須說,真的很了不起。

《走路的科學》第三章「如何走路:走路的機制」中,作者謝恩歐瑪洛提到,孩童時期的我們,是怎麼學習走路的:「每天走上好幾千步,跌上好多次跤,透過跌跤經驗來學習如何不跌倒。」

 

「平均來說,一名學步兒童每小時能走2368步,行走701公尺並跌倒17次」,一名人類兒童學會走路,約莫要三四百天的時間,也就是說在這段時間內,一名學步的兒童必須走上數十萬步(步伐不穩,搖搖晃晃,隨時可能跌倒),跌倒數千次,才能學會。

 

神奇的是,絕大多數人類孩童最後都學會走路,沒有因為跌倒數千次而放棄,沒有因為某一次走得搖搖晃晃就自暴自棄的認為自己不可能學會走路,孩童只是專心一志的不斷爬起來,重新再來!

 

沒有任何人不用透過跌倒數千次與數十萬次的反覆練習,就能學會走路,每一個會走路的人類都經歷過了大量跌倒與練習,大腦與身體從失敗中獲得經驗,逐漸修正並調整出一個不會跌倒的走路方式!

 

作者說,曾經有個嬰兒在一小時內跌倒了69次,但是,他沒有放棄,繼續嘗試的七十次站起來,並且,想必你已經猜到了,這一次他還是會跌倒,因為他得跌倒數千次經歷將近一整年的時間(這對孩童來說幾乎是一輩子的時間長度),才能學會走路!

也就是說,如果當一個什麼都還不懂的孩子,可以靠著反覆不斷練習,從失敗中獲得經驗,最後掌握一項能力,長大成人後,經歷過不少學習過程且開始累積學習成果的人,照理說不可能有學不會的事情,除非,(一般情況下)長大後的人類變得不再像孩童時代的自己那麼專心致力於學習?!

學習說話更是艱難而漫長的過程,從開始懂得發生到尚算能夠流暢說話,必須經歷長達十年的時間。《父母的語言》一書作者說,要讓孩童掌握熟練的說話能力,父母兩人加總起來對孩子說的字彙量最少要能達到三千萬字(如果不足一千萬字者,口語表達能力會相對較薄弱),可以想像人類為了學會講話,得輸入多少關於文字的資訊,在反覆試錯的過程中摸索前進,直到能夠順暢與人溝通!

 

長大後的我們,很少再能像孩童時代的自己,願意承受數千次的失敗,經歷不熟練而搖搖欲墜的狀態,堅持一整年的時間,反覆練習同一件事情直到學會,我們總是很快的放棄大部分試過幾次後覺得成果不如人意的事情,除非學不會會要命,或是我們真心喜歡,否則我們通常輕易的選用挫折失敗當作放過自己的理由,著實可惜!

 

如果了解腦科學與語言學和人體工學就會知道,其實沒有多少事情比學會走路和講話困難,要不然就不會只有人類能掌握這兩項能力。

 

更重要的是,人類日後之所以能夠學習,語言和走路能力是不可或缺的兩大必要條件,有了語言才能學習並理解人類以語言記錄下來的知識,而走路則是人類發展大腦各項認知能力的關鍵,某種程度上來說,人腦是因為懂得移動而發展出運作規則,如果人類不需要移動就能生存,歐馬洛說,這樣的生物不需要腦子!

 

所以,下次當我們在學習某件事情遭挫時,不妨找個正在學步的孩子看上一兩個小時,計算他跌倒重新再站起來的次數,觀察他走路的狀況,還有跌倒再站起來的過程與反應,也許,長大後的我們都太過放縱體貼自己,太輕易的選擇放棄,不再像孩童時代的自己那樣不知道失敗為何物的堅持學習到底!

 

共勉之!

更多 Zen大開設的活動可以到【活動與課程】查看哦!

教育與學習 文化創意考 經濟與生活

聊聊課程/體驗經濟II-產值有多少,也及老師們怎麼算鐘點?

By
on
2019-12-17

昨天看到網路上一則貼文裡的一個新聞報導,報導裡的受訪者說,台灣教育訓練產值有三十億,講師約五六百人。

我覺得是低估拉!

光是我知道的老師就一兩百人,而且,從這些老師掌握的市場與專業推估,應該還有不只三四倍的人存在。

更別說,兼職性質(如我)的數量該怎麼評估也是一個問題?

產值我覺得更是低估,因為出版業如此不濟,一年都還有一百七十億了…

最重要的是,一刀切是否進入企業訓練擔任講師沒什麼意思,廣義的成人學習市場上的客戶與講師都是跨界的,應該合起來評估,企業教育訓練只是其中一個子領域。

估值我沒有模型沒辦法說。

主要是想提一下統計黑數的概念,那些數字的問世,並不是真的經過調查,只是媒體找專家詢問,被詢問的專家不知道經過什麼思考過程,最後決定丟出以某種估算結果的數據當成回覆的一部分。

後來被人不斷引用,當成真實,其實都是黑數,基本上也都不該採信,因為沒有客觀證據支持。

專家應該在這類發言上謹慎。光是說個數字不等於可信,要能驗證,至少知道引用出處可信才行。

畢竟,如果只要三十億,那真的不是太樂觀的數字。而我知道稍具規模的管顧,一家的營收至少一兩億。難道市場只有二十家左右稍具規模的管顧而已嗎?

還想起一件事情,那就是講師收入,這個主題應該常有人談。時薪收入區間我就不多說了,企業的話,一個小時四千到兩萬都有,看老師的品牌與教學口碑和公司的議價能力。

我想說的是,這個工作沒那麼簡單。

不是一天兩萬,一個月接個六天就能月破十萬的事情。

首先,一天兩萬,除非你沒有管顧公司幫你接案,如果透過管顧,一天兩萬的意思是一天實際收費四萬,管顧要跟老師對拆。如果公司實收兩萬,老師實收可能只有一萬。

而且,那還是整天課,如果只買半天或三小時,那就更少了,但是,就算買半天課程,實際上付出的時間還是一整天,因為剩下半天很難再卡行程,雖然有些大牌老師會硬卡,但那是大牌老師,大牌老師做什麼都可以!

其次,上課前後,老師都有工作要做,不是只有去上課就好,也不是一套課程搬到每一家公司都可以講一樣的。課前得跟公司提案、開會討論調整需求,課後回饋報告如果自己接案可能得協力,管顧接案則由管顧處理。

一周接兩天課可其他天可能要處理很多行政與開會的事情,製作講義與調整課程。

還有,去洽談但沒談下來的時間花費與成本,也都必須從賺到的收入中攤提。

另外,約莫十一月底到過完農曆年是淡季,如果沒有其他工作,那很可能就完全沒工作,等於是其他九到十個月的收入要攤提為整年度的收入。

這是為什麼除了多接課之外,也會想開公開班或是出書做線上課程,乃至非企業部份的課程也會接。

單純只有企業內訓收入要到穩定或夠高,需要一段時間,而且,上課其實是很操勞的,今天可能在高雄明天在花蓮下周在山上一周,再下周在馬來西亞之類的,奔波起來,疲勞的累積也很可觀。

一個老師的密集上課時間最多就十多年,然後身體就會出現各種狀況,接案量必須往下修正。

總之,是個看起來很高薪,實際上很賣命的工作。

更多 Zen大開設的活動可以到【活動與課程】查看哦!

寫作有方法 心靈處方箋 教育與學習

為何上課都聽得懂,考試卻考不好?

By
on
2019-11-16

不知道你是否有過這樣的經驗:

上課時聽老師講都懂,考試卻考得很慘?

看線上課程或聽音頻聽得很爽,可是回頭一想,怎麼忘了大半,不怎麼想得起來?

如果有,請放心,不是頭腦笨或記憶力差。

聊原因與解法之前,先再想一個問題:

這兩年網路影音節目快速崛起,許多網紅拍的流量動則上百萬,影響力驚人。

相較於暴紅文章,影片的點擊數明顯高許多。

在閱讀人口規模相當大的中國,能夠有十萬點擊已經算是爆款文,但是影音型的內容,能達十萬點擊,似乎比文章多。

有想過為什麼影音節目的點擊人數,能夠大幅超越文字嗎?

不管你的答案為何,可能也都說明了一部分情況。不過,腦科學認為,那是因為人類的大腦更習慣(注意,是習慣而非擅長,雖然兩者貌似很像,但結果並不相同,本文後面會進行解釋)處理影像資訊而非文字。

人類使用眼睛接收並以大腦處理影像資訊,以耳朵接收並以大腦處理聲音資訊已經有數十萬年歷史。

也就是說,這些機制已經寫入人類的DNA中。

但凡寫入DNA的技能,就好像某種自動化技術,生下來稍微訓練就可以熟練自如的使用。

所以,我們很快就會說話與觀看(畫面圖像)。

然而,人類的書寫與文字辨識能力卻只有數千年歷史,若考慮到普及程度,則只有百來年歷史,百來年歷史還不足以在人體中建立DNA,沒有DNA管理相關區塊的東西,就得花費很大心力學。就像開車也很得花費心力學,因為那也是很新的一種生存技能。

現代人最大的麻煩,就是生活中需要的主要技能DNA都沒有,都得自己學,還好人類發展出教育與文化系統協助人類在短時間內掌握生存必須的現代技能。

只不過,這些方法卻也還很新穎,仍未普及。

邏輯、讀書方法、寫作技巧,都是需要特別去學且不斷練習才能掌握的現代技能,原始DNA裡沒有,許多人類尚未安裝過這套程式,所以,不會用或沒有是很正常。
也就是說,人沒邏輯或不會寫或讀不懂都很正常,特別是我們身處的社會,基礎教育不是沒教就是亂搞,所以,國人長大後未必真的懂讀寫與思考。

說這些,要談什麼?

談一開頭提出來的問題。

假設一個人在學習時,只透過影像和聲音資訊接受課程訊息(上課聽講或觀看線上課程),會有一種感覺自己好像都懂了的感覺,但是,真要用卻很難用出來。

我們上課容易因為聽老師講解而感覺已經懂了,是因為大腦熟練到近乎自然狀態的接收處理訊息過程,讓人誤會了,但其實並沒有,大腦只是接收並處理了訊息而已。

輸入儲存與分類,大腦可能已經完成了,但是,輸出使用,卻不代表能夠順利。因為提取資訊跟輸入資訊,是兩種不一樣的大腦運作方式(很多人誤以為是一樣,因為運作的速度很快)。

如果說,這些訊息的輸出只需要使用口語表達,那可能狀況還好一點,因為人通常還算會說話,拼拼湊湊可以把想說的事情表達出來,就算不順暢,別人已還是能聽懂(靠自己腦補)。但是,如果輸出需要以文字書寫來表達時,狀況可能就會比較差,甚至是差很多。

書寫程度要達到讓人一看就懂的水準,需要相當程度的反覆練習才能掌握,沒有人生下來就會寫。一如使用眼睛處理文字訊號也需要相當程度的學習才能熟練的辨識與解讀文字訊號。

在我們生活的社會裡,閱讀文字跟書寫文章這兩項技能的訓練狀況並不好,甚至不少人根本沒有接受過訓練,只是憑大腦既有的運作慣性進行資料的轉換處理,於是經常出現一種明明話到嘴邊,想法在腦中已經有雛型,卻找不到合適的言詞說出來,有種卡住說不出的情況。

我的建議是,如果是重要的知識學習/接收,最好以文字為主體的書籍為佳,因為輸出與輸入都使用同一套文字系統,吸收消化的轉化少了一道工序。

千萬別小看挑選合適的文字跟聲音搭配這件事情,如果不是文字使用很熟練的人,聽到一大串代表文字的聲音想要如實記錄下來,是有難度的,因為不熟練使用文字表達或思考的人,每一次在腦中進行文字挑選都會大量耗費能量,且挑選的文字並常常不精準。

非得聽音頻或看影音資料進行學習的話,記得邊進行的同時邊記筆記,且必須用自己的話(文字表達規則)重新整理所看到與聽到的訊息,養成記筆記的習慣,養成把訊息轉譯成文字的習慣,如此能夠訓練自己的大腦熟練文字的排列組合,能降低大腦處理文字訊息時的耗腦狀況。

腦科學研究發現,人的大腦一次能夠提取道意識層次的文字量極少,跟我們處理影像或聲音訊息量完全不能比,關鍵就在於大腦對於這些訊息的處理熟練度不同的緣故。

文字使用的規則需要大量訓練才能啟用,無論是輸入的閱讀與萃取重點,還是輸出的文字撰寫。

這也是為什麼越來越多人捨棄閱讀書本而改看線上課程,或是更喜歡閱讀圖像影音而不喜歡單純文字,因為多數人原本就不擅長處理文字訊息,加上如今的數位影像時代崛起,網路上一堆好看又吸睛的影片或音頻,直接服務人類的原始接受訊息的本能,自然容易吸引更多人,因為接收訊息的門檻降低且感受更好。

但是,門檻低感受好不代表吸收好,更不代表再產出的效果好。在學習上有一件反直覺得事情,那就是越順利的學習過程,往往學習效果越差(大腦騙自己,以為自己已經會了),反而是學習過程遭遇阻礙必須停下來思考與解決狀況,學習效果才好(大腦藉由解決困難而了解問題)。

不熟文字轉換與使用規則會造成大腦處理訊息時的耗能,因此,不擅長文字處理者,讀一下書就累了,寫作感覺上也常常無法專注,且一樣容易累,因為無論是將文字轉化成腦波的輸入還是腦波轉化成文字的輸出,都需要啟動能量,而越不熟啟動規則者耗能越兇,效果越差。

學習必須以終為始,要從輸出端的需求回頭找尋合適的輸入方法。如果輸出要求是文字表達,輸入時最好以文字訊息為主,或是將所接收的訊息整理成文字保存。

更多 Zen大開設的活動可以到【活動與課程】查看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