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標籤

學習

寫作有方法 心靈處方箋 教育與學習

為何上課都聽得懂,考試卻考不好?

By
on
2019-11-16

不知道你是否有過這樣的經驗:

上課時聽老師講都懂,考試卻考得很慘?

看線上課程或聽音頻聽得很爽,可是回頭一想,怎麼忘了大半,不怎麼想得起來?

如果有,請放心,不是頭腦笨或記憶力差。

聊原因與解法之前,先再想一個問題:

這兩年網路影音節目快速崛起,許多網紅拍的流量動則上百萬,影響力驚人。

相較於暴紅文章,影片的點擊數明顯高許多。

在閱讀人口規模相當大的中國,能夠有十萬點擊已經算是爆款文,但是影音型的內容,能達十萬點擊,似乎比文章多。

有想過為什麼影音節目的點擊人數,能夠大幅超越文字嗎?

不管你的答案為何,可能也都說明了一部分情況。不過,腦科學認為,那是因為人類的大腦更習慣(注意,是習慣而非擅長,雖然兩者貌似很像,但結果並不相同,本文後面會進行解釋)處理影像資訊而非文字。

人類使用眼睛接收並以大腦處理影像資訊,以耳朵接收並以大腦處理聲音資訊已經有數十萬年歷史。

也就是說,這些機制已經寫入人類的DNA中。

但凡寫入DNA的技能,就好像某種自動化技術,生下來稍微訓練就可以熟練自如的使用。

所以,我們很快就會說話與觀看(畫面圖像)。

然而,人類的書寫與文字辨識能力卻只有數千年歷史,若考慮到普及程度,則只有百來年歷史,百來年歷史還不足以在人體中建立DNA,沒有DNA管理相關區塊的東西,就得花費很大心力學。就像開車也很得花費心力學,因為那也是很新的一種生存技能。

現代人最大的麻煩,就是生活中需要的主要技能DNA都沒有,都得自己學,還好人類發展出教育與文化系統協助人類在短時間內掌握生存必須的現代技能。

只不過,這些方法卻也還很新穎,仍未普及。

邏輯、讀書方法、寫作技巧,都是需要特別去學且不斷練習才能掌握的現代技能,原始DNA裡沒有,許多人類尚未安裝過這套程式,所以,不會用或沒有是很正常。
也就是說,人沒邏輯或不會寫或讀不懂都很正常,特別是我們身處的社會,基礎教育不是沒教就是亂搞,所以,國人長大後未必真的懂讀寫與思考。

說這些,要談什麼?

談一開頭提出來的問題。

假設一個人在學習時,只透過影像和聲音資訊接受課程訊息(上課聽講或觀看線上課程),會有一種感覺自己好像都懂了的感覺,但是,真要用卻很難用出來。

我們上課容易因為聽老師講解而感覺已經懂了,是因為大腦熟練到近乎自然狀態的接收處理訊息過程,讓人誤會了,但其實並沒有,大腦只是接收並處理了訊息而已。

輸入儲存與分類,大腦可能已經完成了,但是,輸出使用,卻不代表能夠順利。因為提取資訊跟輸入資訊,是兩種不一樣的大腦運作方式(很多人誤以為是一樣,因為運作的速度很快)。

如果說,這些訊息的輸出只需要使用口語表達,那可能狀況還好一點,因為人通常還算會說話,拼拼湊湊可以把想說的事情表達出來,就算不順暢,別人已還是能聽懂(靠自己腦補)。但是,如果輸出需要以文字書寫來表達時,狀況可能就會比較差,甚至是差很多。

書寫程度要達到讓人一看就懂的水準,需要相當程度的反覆練習才能掌握,沒有人生下來就會寫。一如使用眼睛處理文字訊號也需要相當程度的學習才能熟練的辨識與解讀文字訊號。

在我們生活的社會裡,閱讀文字跟書寫文章這兩項技能的訓練狀況並不好,甚至不少人根本沒有接受過訓練,只是憑大腦既有的運作慣性進行資料的轉換處理,於是經常出現一種明明話到嘴邊,想法在腦中已經有雛型,卻找不到合適的言詞說出來,有種卡住說不出的情況。

我的建議是,如果是重要的知識學習/接收,最好以文字為主體的書籍為佳,因為輸出與輸入都使用同一套文字系統,吸收消化的轉化少了一道工序。

千萬別小看挑選合適的文字跟聲音搭配這件事情,如果不是文字使用很熟練的人,聽到一大串代表文字的聲音想要如實記錄下來,是有難度的,因為不熟練使用文字表達或思考的人,每一次在腦中進行文字挑選都會大量耗費能量,且挑選的文字並常常不精準。

非得聽音頻或看影音資料進行學習的話,記得邊進行的同時邊記筆記,且必須用自己的話(文字表達規則)重新整理所看到與聽到的訊息,養成記筆記的習慣,養成把訊息轉譯成文字的習慣,如此能夠訓練自己的大腦熟練文字的排列組合,能降低大腦處理文字訊息時的耗腦狀況。

腦科學研究發現,人的大腦一次能夠提取道意識層次的文字量極少,跟我們處理影像或聲音訊息量完全不能比,關鍵就在於大腦對於這些訊息的處理熟練度不同的緣故。

文字使用的規則需要大量訓練才能啟用,無論是輸入的閱讀與萃取重點,還是輸出的文字撰寫。

這也是為什麼越來越多人捨棄閱讀書本而改看線上課程,或是更喜歡閱讀圖像影音而不喜歡單純文字,因為多數人原本就不擅長處理文字訊息,加上如今的數位影像時代崛起,網路上一堆好看又吸睛的影片或音頻,直接服務人類的原始接受訊息的本能,自然容易吸引更多人,因為接收訊息的門檻降低且感受更好。

但是,門檻低感受好不代表吸收好,更不代表再產出的效果好。在學習上有一件反直覺得事情,那就是越順利的學習過程,往往學習效果越差(大腦騙自己,以為自己已經會了),反而是學習過程遭遇阻礙必須停下來思考與解決狀況,學習效果才好(大腦藉由解決困難而了解問題)。

不熟文字轉換與使用規則會造成大腦處理訊息時的耗能,因此,不擅長文字處理者,讀一下書就累了,寫作感覺上也常常無法專注,且一樣容易累,因為無論是將文字轉化成腦波的輸入還是腦波轉化成文字的輸出,都需要啟動能量,而越不熟啟動規則者耗能越兇,效果越差。

學習必須以終為始,要從輸出端的需求回頭找尋合適的輸入方法。如果輸出要求是文字表達,輸入時最好以文字訊息為主,或是將所接收的訊息整理成文字保存。

更多 Zen大開設的活動可以到【活動與課程】查看哦!

職場煉金術 心靈處方箋 教育與學習

變強的首要之務

By
on
2019-11-10

(照片是在京都的河合神社拍的,是後人仿方丈記的作者鴨長明的住處重建,方丈記是日本文學三大隨筆,就是在照片中看似簡陋的狹小居所中誕生。真正的強者!)

我有時候會想,世界上那些說著自己想要變強的人裡面,有多少%的人是認真的?

雖說到底有多少人是認真的這個問題,跟我也沒多大關係就是了!

只是我覺得,至少以下三種情況,大概很難讓自己變強:

1.光說不練的,就根本不可能!

2.到處拜師學藝,練了一堆五四三的旁門左道,不是選錯重點就是誤信錯誤觀念(好比說:相信光靠精神力量就可以的激勵派路線)。

3.雖然拜入名門正派,卻不肯花時間學習、鑽研、深化、鍛鍊,又不夠廣博寬闊(深跟廣都可以,只是都得達到某種程度的傑出),只是隨波逐流,市場流行什麼大師就跟著去學一點,沾染一些,但都不曾長久停留,沒有自己的主見,更沒有跟自己的人生命題結合,只是忙於學習與拜師。

成功是難的事情,變強也是,特別是啟動且開始跨過一個門檻之後,常常得花很多心力才能稍微再長進一點。

成功或許還能有客觀標準來檢驗,變強常常是只有自己知道,因為,有些事情反而是強者做起來舉重若輕,完全不費力到好像很簡單,於是被人誤以為根本沒什麼了不起!

甚至不外顯。

學習只是變強的其中一項作業,實戰與應用,甚至開始開始探索未知,也都是必須得涉足的!

變強這件事情,說起來跟外人無關,但是,宣稱要變強這件事情就不一樣了,非常的社會性,或者說社交性。

或許這是為什麼說要變強的人多,真正走在變強之路上的人卻沒有說的人多的原因吧?!

是否真的有在朝變強之路自我鍛鍊,騙得了別人騙不了自己,畢竟攤開自己的行事曆就一目了然。

要我說,變強的首要就是:不要當個只是說要變強的人,當個認真鍛鍊自己的人,共勉之!

更多 Zen大開設的活動可以到【活動與課程】查看哦!

寫作有方法 教育與學習 文化創意考

為何西方國家不讓國民從小學拉丁文?

By
on
2019-11-02

我不時會想,如果西方人過去就像華人社會這樣,在體制教育階段就投入大量人力心力,讓孩子在學校時期就認真學習畢業後就不會用到的文言文(拉丁文)的話,應該就不會出現啟蒙運動與工業革命甚至是宗教革命吧?

教宗還可以牢牢控制世界吧?

說起來就怪馬丁路德以德文翻譯聖經還讓古騰堡印刷機將之廣傳,整個去中心化,瓦解教皇道統,視拉丁文為無物,讓各地方能夠自由發展語言,不被某個中央的道統控制約束,甚至殘害根本的語言規則之構成。

看看台灣,到今天繼續讓年幼孩子大量學用不到的文言文(甚至課外讀物還是弟子規之類的東西),讓人們誤以為自己使用的還是那套承繼自先秦的中文,多好控制人民思想啊。

啟蒙與追上西方,就看什麼時候我們國家的統治者能認清自己使用的中文早已經不是中文,願意告訴人民真相囉!

我們的文字選用跟句子的規則,早就不是那套中文了,而是各種外來語的彙整後以漢字表達而已。

西方有沒有人學古英文或拉丁文?

當然有,但不是這種全民都學的搞法!

(說到古英文,想到一件事情,在中文世界有一些人認為,中文比英文難很多,證明方式是,我們比較會翻譯英文作品也翻得好,英文世界翻譯中文作品翻得不好,而且常拿詩詞歌賦的翻譯來說,言下之意,就是說文言文比較難翻譯成外文。

嗯,這裡面就有好幾個推論的錯誤。

首先,如果要這樣比,應該是把英文翻譯成文言文而非白話文,而且是把古英文而非現代英文翻譯成文言文,我相信,應該沒多少人做得到。最常見的錯誤類比就是拿文言文比現代英文,然後說文言文比較難英文簡單。

其次,中文世界是舉世界之力學英文,英文翻譯能力好這是應該的吧?但英文世界學中文是鳳毛麟角的事情,翻譯人才的公分母就少了,翻譯不好也是可以理解。

第三,這背後代表的是英語才是世界與而非中文,不是嗎?但是,中文世界的人就是有辦法如此精神勝利法,佩服佩服!)

語言教育就被一群什麼搶救國文聯盟的強力杯葛下,持續在教許多人根本不需要在國民義務教育時代學的文言文,就算要教好了,教法也不是這種東讀一篇西湊一篇的,而是有系統的教一套作品掌握背後的精髓,這種選集式教學方法根本是在癱瘓國民的語言使用能力。

中國歷代的文學強項,每一種都有至少上百年的淬鍊才發展成熟,基礎教育就每種讀個幾篇是要學什麼拉?

還不如好好學白話文或明清的散文小說文體,比較實用!

有興趣的上大學的國文系去學就好了,實在不需要拉所有國民賠下去! 

大多數人將來都是讀西方科學知識系統的東西(看看大學教育裡有多少純中文世界的知識構成的科系?又有多少來自西方科學世界的知識所構成的科系?),被錯誤的語言結構耽誤只會影響未來學習理解的吸收!

甚至製造一堆錯誤理解的笑話(台灣的教會界就有一堆讀著漢文翻譯聖經胡亂解經的例子,典型的悲劇之一)。

教育固然要考慮國民素養養成也更該考慮實用性,特別是今天的社會環境,資本主義社會,得靠自己謀生的時代,國家讓人民學一堆無用之物推說是素養提升卻不管人民求生能力提升,是不是本末倒置?

更多 Zen大開設的活動可以到【活動與課程】查看哦!

閱讀資訊饗 教育與學習

學齡前的學習成效:當孩子進入密集發問期,父母的反應方式決定成敗

By
on
2019-10-31

不管有沒有生小孩,應該不難發現,三到五歲的小孩,往往變得很愛問問題,對什麼都充滿旺盛的好奇心,纏著身邊的大人問東問西,且往往得到答案還不滿意或只能安靜一下子,接著又繼續問,堪稱是執行連問5Why法的達人。

當孩子進入密集提問期,父母或身邊大人的回應方式,將會大幅影響孩子未來人生的思考與學習能力,是件不容小覷卻常被忽略的大事。

我先說一下,大人面對小孩頻繁發問常見的三種回應態度:

首先是直覺地給答案

自己知道的就說出答案,不知道的就看情況發出拒絕訊號。

第二種是一碰到問題找上門就直接拒絕

要小孩不要吵、不要煩、不要鬧。

或許有些人覺得第一種至少比第二種好,但其實,有些時候第二種反倒比第一種好,如果孩子後續自己處理拒絕訊號的方法剛好選對了的話。

第一種是多數大人的直覺反應,根據我們過去的主要學習方式(填鴨教育),自然的會去回答問題,給提問者一個答案。提問者也因為得到答案,問題好像(暫時)被解決而沒有接著問。

然而,問題其實並沒有被解決。

第三種則是最好的方法,卻可能是最少人採用的方法,那就是反向對孩子提問

(你覺得答案會是什麼?)

鼓勵孩子自己思考並且尋找答案,在孩子自己尋找答案的過程,給予必要的輔助,最後如果孩子真的找到答案,鼓勵他的認真與努力(但絕對不稱讚孩子聰明)。

第三種方法最好,而我之所以覺得第二種直接回絕未必不好,是因為被拒絕的孩子可能會自己試著找答案,意外撞見學習思考與自己找答案的方法。

並且,第二種更接近出社會後的真實狀況,沒有多少人會良善有耐心地給答案,給碰軟釘子的反而不少。

其實,小孩之所以進入密集發問期,是因為大腦發育過程到了腦中的資訊可以互相串連,設法講出一些什麼的時期,然而,想要講出一些什麼卻好像又欠缺部分資訊,於是就開始發問。

孩子發問,未必有預期從被問者那邊得到正確答案。

發問只是求助的一種方式,直接給答案看起來很合理,其實卻不是唯一且不是最好的方法,給予孩子必要的引導讓他自己找出答案,記得這整套找答案的過程,才是對孩子的將來最有幫助的事情,並且,是對大人想要省掉不斷回答孩子問題最好的方法。

孩子之所以一直對大人提問,是因為大人多數時候都能給出答案,既然有這麼方便的工具存在,孩子碰到不懂的事情自然就會對其提問。

我前面提到了,孩子一開始並沒有預期會得到什麼樣的解決問題方式,所以,如果不給答案而是給讓孩子自己找到答案的方法,孩子也可能接受並且採納,而學會自己找答案的孩子,以後可能不會再需要頻繁的麻煩大人,只有偶爾闖禍或是真的卡住才會來問。對於工作已經忙碌疲憊不堪的家長來說,反而是一勞永逸的方案。

也就是說,當孩子進入密集發問題,首先要教給孩子的是思考與解決問題的方法,而不是給答案。

直接給答案比直接拒絕發問期的孩子更糟的原因是,破壞孩子原本可以趁此機會養成的好奇心與觀察力,阻斷了孩子發展大腦的自由聯想能力,會嚴重影響孩子將來的學習意願與能力,且讓孩子過度仰賴大人給的正確答案。

引導孩子自己去解決問題,才是最好的解法。

孩子發問並不是想要得到答案,單純只是不懂與好奇,此時的孩子並沒有非要怎麼做不可的標準?

父母可以也應該教給孩子的,是將來他面對問題的解決方案。

想讓孩子成為一個會自己解決問題的人,還是老是依賴大人給答案的人?

不妨花點時間想一想?

引導孩子讀書的方法,影響孩子未來的思考能力!

說了這麼多,或許有人會問,那麼這個跟讀書有什麼關係?

關係可大了!

現在有不少父母家長都會安排孩子讀童書的時間,對吧?

讀童書的時候,孩子們如果碰到不懂的地方發問時,父母會怎麼做?

直接告訴孩子答案,還是鼓勵孩子發會想像力?

這裡面就藏著引導孩子心智往不同方向發展的關鍵。

我曾經聽說有一些父母把孩子念童書當成功課,每天時間到就叫孩子拿一本童書大聲念,念完就算了事。

這種把讀有趣的童書當成功課的態度,只怕孩子長大以後會痛恨書,因為他會痛恨當初讓自己每天都得念的書。為什麼不會痛恨大人?有可能也會痛恨大人喔!

就算只是唸同一本童書,後續的引導方式的差異,孩子的學習效果將會大不相同。懂得引導孩子說出書裡的寓意和啟發,甚至讓孩子藉由手上的書聯想出新故事的家庭,孩子未來的聯想與創造能力應該都會比只是單純唸完書就結束任務的孩子高。

不要只讓孩子讀繪本童書,還要給孩子讀大量的圖鑑!

既然講到讀童書,那就再加碼多講一點。

不少家長父母讓孩子從小就讀童書,自然有讓孩子透過有趣故事多學一些字彙與表達能力的想法在其中。畢竟,這也是多數人增加字彙與知識來源的方法,書籍是重要的社會化媒體。

不過,真正對孩子開發大腦有幫助的作品類型,除了童書之外,還有一種很重要,那就是圖鑑。

如果說,童書偏向(廣義的)文學或人文類知識涵養的學習與累積,是孩子初級社會化的重要工具;那麼,圖鑑就是偏向非文學類或科學類知識的培養與累積。要增加孩子的系統性知識與表達能力,認識世界並且能找到合適相對應的字詞表達自己的想法,圖鑑的幫助可能更大。

圖鑑書通常每一個跨頁是一個單元,在這個跨頁裡會有該單元主題的必要元素的字彙與圖像,還有簡單的定義解釋。有些圖鑑還會透過必要元素的排列組合方式,呈現出元素彼此之間的關聯性,讓讀圖鑑者可以一口氣掌握該主題的必要知識,這是擴充孩童(大人其實也是)知識系統的基礎字彙的有效方法。

所以,過去如若碰到關心孩子教育與學習的父母問我:該給孩子讀什麼書?

除了大多數家長都會給孩子讀的繪本,我通常還會加碼推薦圖鑑。

如果說,既有繪本啟發的是文學或抒情領域的大腦,那麼,這種繪本毋寧是啟發科學與思辯方面的,那就是圖鑑,或者可以DK稱呼之(DK是國外一家專門出版各種圖鑑型百科作品的出版社) …

買繪本給孩子讀的同時,不妨也挑幾本DK混雜其間,這類圖書同時有文字與圖像,甚至還能有聲音與影像(可能要借助數位科技的連結),且是在同一主題底下蒐羅所有必要核心資訊建立成架構性地圖的方式呈現,對於孩子的大腦發展,非常有幫助。

帶著孩子讀書,碰到孩子提問時引導孩子透過思考方法找答案,培養孩子盡早養成自己思考自己找答案的方法,且讓孩子累積一些自己成功解決問題的經驗,我相信,沒有意外的話,孩子將會成長為一個懂得自學方法、熱愛學習,且擅長解決問題的大人。

更多 Zen大開設的活動可以到【活動與課程】查看哦!

活動訊息區 人人當老闆 教育與學習 文化創意考

線上課程與既有工作串接的再思考

By
on
2019-10-25

執行細節暫且不談,還需要審慎構思,不過,日前跟某位老師談起這幾年坊間風風火火的開展著的線上課程的一些現象與細節,徒然讓我想起一件很早之前就一直在做,後來卻忘了的事情,也讓我想通了一些關於線上課程,之前一直想不通的卡關的點。

就是出書版稅不能當正常收入,要當額外獎勵,甚至是當成投入自我品牌建構行銷的經費。也就是說,版稅不是當經常性收入花用,必須投入工作的再開拓。

不管從那個版稅收到多少錢?

所以,我有些書的版稅專做公益捐贈,有些則是拿來買廣告,有些當成非例行性的花費的預算。

當然,一開始很辛苦的時候,是有拿來當收入使用,但是,正因為經歷過那一段,我才覺得不可以這樣,那風險太高。

回到線上課程,一開始有人來接觸時,我被這個新東西的高毛利給震驚了,後來看到一些大神級的作品賣了上千套甚至上千萬,被加總起來金額震驚了。

然後,即便不是大神,不少年輕人能收穫一筆不小款項,好多人都前仆後繼地投入了,讓我也真心覺得,(付費)線上課程這項新產品真的好厲害!

但是,那些都是我不自覺地跟書籍版稅對比所形成的,其他人也許各有自己對比的項目,但應該也都被一些高銷售數字震驚。

於是,我看到的現象就是,這幾年一堆人跟公司紛紛投入(話說早上我才看到自己的論文指導教授也推出了線上課程,真是後知後覺)。加上市場也形成這個習慣,早幾年是台灣很多商務人士買中國的聽書節目,接著是台灣自己的課程內容崛起,流量紅利來臨,不少人大賺一筆。

但其實,裡面也有做的普通甚至賠錢的,只是廠商不會說,且我們根本看不到,這就是網路演算法提供資訊最大的盲點,我們強化了確認偏誤。

這個暫且不談。

我想說的是,線上課程的收益,應該當成跟書的版稅一樣看待,也就是說,把線上課程當成書,過去在出書後能夠得到的延伸效益,現在有相當一部分轉移到線上課程。好比說,過去出書後有一波密集宣傳期,整個市場會看見新作品,即便不買的人都可能來談合作,如今則是線上課程,之前我聽李伯鋒老師提到他推出線上課程的宣傳期,就接到了一些出書跟企業內訓邀約。

然後,我重新審視了知識工作者的商業模式及背後的產業鏈,我認為,推出線上課程必須要能夠協助自己擴大既有的工作規模與合作夥伴的層級,主要收益應該來自原本其他工作項目的增加或升級,而不是線上課程本身,無論線上課程帶來多大效益,若其他原本收益因此短少而沒能增加,長期來說,那是危險的事情。

也就是說,投入線上課程之前,應該思考,這個產品在市場上的推出,要如何幫助我拓展工作?你的客戶訂購了線上課程之後,要再提供什麼給他們,並且能夠延續出一條長長久久的路?而不是一次性購買就掰掰!以此為思考主軸,訂出一些自己的評估標準,並且日後開始逐步檢驗!

這沒有標準答案,端視每一種知識工作者自己的定位與專長而定,但是,知識工作者的工作都是組合性質,很少操持單一種工作項目,因此,在工作組合中的定位與串接方式,我認為就是投入製作開發與推廣線上課程的每一個知識工作者都應該認真思考的事情?!

也因此,線上課程的內容,絕對不可以是原本實體課程的複製或某種濃縮線上版,應該要是完全不一樣的東西,就好像不是把專欄集結成書就好,必須另外寫(當然在出版是流量高峰期的時代,光是集結就能出書,也能暢銷,現在的線上課程很像那個時期,但是,那終究不會是常態)。

過去我就一直覺得,線上課程不能只是實體課程的錄影跟數位化。嚴格來說,不是完全不行,有些講座是可以,所以講座型活動我也錄影且做了小規模推廣,但有些東西不行。

線上課程要做的應該是激發興趣,因此,打開率與完成率的數據絕對課程設計的優先指標,以此為依據反推去找出適合自己的課程設計方案,且要能跟自己手上既有課程系統做區隔,最好產生鏈結的效應。

就像圖書真正的利潤來源其實是團購(台灣圖書產值崩垮的其中一個原因是團購市場蒸發)而非零售,零售只是增加被團購的知名度與機會,線上課程某種程度應該也是如此定位,如果推出課程後無法獲得團購訂單(各種意義的),那麼,就個人商業模式發展與職涯開拓來說,無論該黨線上課程創造了多少收益,都不算成功。

還有一點,年輕老師可能會拿線上課程的短期收益的金額與自己年度收入對比,產生出某種線上課程很好賺的錯覺,於是太快把自己的壓箱寶拍成課程送上市場,這有時候是一口氣開過市場的好契機,有時候則不是,有時甚至會被其他同類型但比自己有資歷跟資源的競爭者拿去開拓新進老師無法接觸到的市場,反而成了他人的助益與自己的阻力。但上述諸多利弊得失,要能在流量紅利的風下冷靜判斷,並不容易。畢竟,成功案例不少且成果誘人!

舉個例子,對年薪上千萬的大神級老師來說,一支線上課程收益數十萬甚至上百萬,並不算多,但是對於年輕老師或一般人來說,會覺得很多,這個對於金額的判斷,會造成對於此一專案項目與自己的工作關聯性的判斷有不同的想法,雖沒有對錯,但是,對於手頭資金有限者來說,有可能因為金額對比而產生誤判(或者可以這樣想,千萬年薪講師認為一支線上課程的收益應該多少才算合理?我想這個數據跟年輕老師會很不一樣,背後的構成理由也會很不一樣,而這些就是資料引用與理解過程的差異)!

總結一下,總之,我認為不能推跟既有實體課程一樣或類似的產品當線上課程。
其次,不能把線上課程收益當常態收入(而是要當成自己的品牌行銷預算或特別支出)。

第三,要能協助自己的本業拓展出去,提高未來的接案規模與層級,當然,收入也是。

當然,什麼都不管,投下去實作,直接用實作鍛鍊自己也是很好,只是剛好我之前一直沒能下定決心投身期間,也時不時會想一下,所以有了算是一個暫時性的結論,就將一些想法整理整理,至於我自己的具體作法還沒有完整版本的構思,也許將來也會有其他的想法,但那就留待以後再說,寫下此篇權充思考過程的紀錄!

延伸閱讀:順利舉辦公開活動的秘訣

更多 Zen大開設的活動可以到【活動與課程】查看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