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標籤

安全

逆社會觀察

防疫超英趕美 請對台灣多一點自信

By
on
2020-03-30

(本文發表於上報)
這次瘟疫爆發後,絕大多數台灣人都跟政府一起認真防疫,不過,有一小部分人,卻拼命唱衰台灣的防疫政策,從禁止口罩出口,到堅持疫調、不普篩,不風城,都有意見。
任憑官方怎麼解釋,他們就是不聽。尤有甚者,抓住官方解釋的語句,製作稻草人,寫出「如果封城…」的報導。
與政府不同調的異議者,我發現大致上有以下的類型:
第一、認為能提出跟不一樣的意見,就是監督政府。
第二、不同專家的防疫對策的流派之爭,專業人士的理論對策的流派之爭。
第三、統戰勢力在扯防疫後腿,怕台灣的防疫成功會讓更多人發現中國與台灣的不一樣。
第四、雖然也愛台灣但是更真心相信中國強大,害怕得罪中國會讓中國對台灣不利,相信臣服跪拜,不惹怒中國,討好中國,跟隨中國腳步走,才是台灣活下去的唯一方法。
或許是過去黨國教育中的華夏道統論述作祟,或許是親眼看過高速成長期的中國的表面富麗堂皇,意志被懾服,真心相信台灣不能抗衡中國(白色力量與知識藍支持者中有不少)。
第五、還有打從心裡不相信台灣,認為國外的做法比較好的人。認為,外國的月亮比較圓。國外都在做的事情,台灣應該跟著做(從眾姓)。
說實話,外國的月亮比較圓,更是台灣社會普遍存在的心病。
若不是此次瘟疫爆發後各國防疫的荒腔走板,我自己過去也經常落入外國的月亮比較圓的迷思。日本比較嚴謹,歐洲有豐富歷史文化,美國科技文明昌明…。
從殖民地時代不被允許發展主體性,到威權時代未經同意而逕自強加在我們身上的主體性,長年被壓迫,導致習慣性的自我否定。
當年台客文化崛起時,不少人都認為很粗俗,無甚可觀之處,直接援引歐美日的精緻文化與之對比,輕易地就否定了我們自己土地好不容易發展出來的文化幼苗。
或許是台灣當慣了殖民地,我們很習慣以負面否定貶抑的心態,看待自己社會長出來的東西,不若歐美日等國家,會從肯定自家土地經驗的角度出發,將之發展建構成系統性論述,甚至擴散到全世界去。
我是受西方社會科學訓練的人,十分推崇西方科學實證主義精神。這次瘟疫卻讓我跌破眼鏡,素來追求精確性與重視實證資料的歐美社會,卻被WHO與中國的假資料耍得團團轉,輕信WHO與中國,甚至根本逃避面對防疫,跟我過去在書中所學大不相同。
要說大外宣修辭,已經癱瘓了過去西方社會素來自豪的邏輯思辯與科學實證主義精神也行,跪拜人民幣而對中國擺出綏靖主義政策,不敢得罪中國也可以,甚至將少數還敢說真話的科學家硬是打壓下去,拆了西方現代性的根本,著實可悲。
撇開瘟疫是否是人為病毒,是否是中國刻意往外擴散不談,這次瘟疫讓我意識到,西方社會過去所宣揚的那些特質,至少在國家層級根本施展不出來,而企業組織就算有此能力,若沒了國家守住邊界,企業再強也無濟於事。
國家的主權並不如過去新自由主義派全球化論者說的,可以丟掉了。反而我認為,未來國家的主權會再度揚升,會開始設立一些邊界阻擋過濾外來訊息,太過無邊界的自由流通,並不是全然有利無弊的事情,這個下檔風險遠超過往太平時期所創造的利潤之總和。賺十年的榮景,經不起兩個月的摧殘而倒下者大有人在。
而如果說,國族認同發展有所謂的歷史關鍵時刻,此次抗疫之於台灣,很可能就是了!如果最後台灣守住了,國民全體的自我認同感將會大幅上升,對自己是台灣人的自豪與榮譽感應該會來到史無前例的高。此後,認同自己是台灣人的會不斷攀升。
能夠有此成就,當然是很多人的共同努力。只要團結且隨時警醒,抱持憂患意識,可以挺過風浪。
不過,我認為台灣還有一件事情很急需去推廣與改變,那就放下殖民主義心態,好好正視自己的主體性的發展與建構,不要輕易地以其他社會的論述否定自己社會正在發生的事情,逐步捨棄外國月亮比較圓的想法,放下拿來主義,發展自己的論述,我們應該對自己更有信心一些,台灣會逐漸走出自己的路!
聖經中,年少大衛打敗了巨人歌利亞,大不等於強,小不等於弱,我們不要妄自菲薄,我們是小國小民卻是好國好民,且能對世界人類做出屬於我們的貢獻,想讓世界接納我們,我們得先肯定自己的存在有其不可取代的獨特性,不是嗎?我相信瘟疫過後,台灣會有很長一波的上升榮景等著大家!

逆社會觀察

時間滯後原則造成口罩缺貨,是系統論的致命難題

By
on
2020-02-02

政府每天釋出兩百萬片口罩,每人最多買三片的情況,只能服務68萬人次。

只要社會上有超過68萬人能掌握超商配貨時間,在第一時間抵達超商買走,那就會造成缺貨(更何況一個人還可以跑好幾家一直買)。

68萬人次並不多,卻能讓系統的順利配送完成與資源擴散遭到嚴重時間滯後。

政府應該去瞭解裡面有沒有緊急需求的?

例如慢性病,基層診所,小型服務業。搞不好這些人的需求就已經壓過一天兩百萬片。

問題是,只有買到三片的人隔天會再去買,連買好幾天才可能稍微安心,但也可能就持續買。口罩很可能就一直是這些人買走,其他人依舊買不到(光是台灣島上可以動員鬧事的統派就不知道多少人?)!

這種失去信心的擠兌現象,市場不斷缺貨會讓一有貨就被先搶下,即便沒有急迫性,這真的需要一點時間才能讓整個社會(系統論)都拿到足夠安心的口罩(且最後必然會出現一堆剩餘)。這是系統的時間滯後原則,很難對付(加上過年停工,開學需求都讓情況變嚴峻)。附帶一說,彼得聖吉在第五項修練 一書中以訂購啤酒遊戲解說了這整個現象,有興趣的人可以找書來看!

想想之前的衛生紙事件,沒缺貨都能炒到缺貨排隊,何況代表安全的口罩?

還好目前台灣沒有社區感染,還有時間可以撐一陣子。

其實政府已經做的不錯了,系統的時間滯後原則是沒有任何身處系統的節點能夠打敗的。如果有,這個節點已經具備摧毀系統的能力,因為已經大於系統。

這是人類需要學習都承受感知焦慮的狀態,通常是感到危險而非真的危險。

醫生共同呼籲推薦比口罩更有效的預防方法,也是分散壓力的一種。

我認為政府投資擴大生產線,一來安民心二來對未來風險做出預防,是好事,畢竟生化戰問題以後可能會再發生。

總之,整個社會都要搶物資時,不可能可以補齊。政府不可能去教導整個社會的人民都能從系統論進行思考(如果做得到,台灣就是世界第一的強國了~),國民都只是系統中的節點,絕大多數人都只能從自己身處的位置與相關資訊甚至內在本能進行判斷。

降價則讓不需要但想囤貨的人的成本降低,我覺得沒能頂住壓力而降價有點遺憾,但是台灣的民粹對價格很敏感,還有刻意鬧事想摧毀台灣的敵軍,也是無解。

逆社會觀察 教育與學習

口罩之所以重要,是它成了安全與保護的象徵

By
on
2020-01-30

 

武漢肺炎爆發後,因為蘇貞昌院長說了暫停出口一個月,被某些人拿來大做文章,批評政府不願幫助中國人(即便後來澄清,台灣從中國進口的口罩數量遠多於出口,且我們過去主要出口國是日本而非中國)。

為何口罩成為本次防疫的交戰重點,且能引起社會廣大回響?

從符號學角度解讀,瘟疫蔓延後,口罩的符號意涵勝過實質功能。

至少目前的台灣,並不是隨時都需要戴口罩。

口罩的符號意涵是保障安全、隔離危險。

戴口罩代表我很安全、不要怕我,又可以將危險與自己隔離。

 

從群體面來看,政府宣布口罩暫不出口,供應無虞,是象徵政府照顧國民。

因為市場買不到口罩,代表買不到安全,國民不安全感加深,會造成社會治訊動亂,事關重大,不可不慎重處理。

 

那些想捐或送口罩給他國人民的,不管是人權還是自己市場考慮,在多數人心裡的解讀是,這些人更在乎他國人的安全勝過我們國民的。

這是為何最近大家繞著口罩出不出口,戴不戴吵個沒完的真正原因。

最近在網路上看到一堆醫學專家,試圖用機率與論理說服大眾不要恐慌,不需要戴口罩,真心覺得累。

(政治專家知道安民心避免擠兌更勝於說理解釋,所以政府的作為全都往安民心的實際行動設計著手而非只有倡導說理,這是正確的~)

這個某種程度上跟政治上的進步派嫌大眾智力不足一樣,都無法有效解決問題。

行為經濟學與認知科學的大量研究都指出,人就是非理性的動物,靠自己的主觀感知與偏見解讀世界,只有極少數經過訓練的人才能稍微使用理性分析進行判斷,其他都還是訴諸大腦杏仁核的戰或逃機制。

機率只在人類社會存在幾百年,普及使用不過百來年歷史,是一種非常嶄新的東西,人需要透過學習與反覆練習才能使用,而且還常常誤用(專家試圖用解釋群體的機率來安撫個別的人就是一種典型的誤用,因為群體的成因不能套讀到個體,反之亦然)。然而,大腦杏仁核中的戰或逃機制已經數十萬年,早寫入DNA了,人類碰到危險時會訴諸戰逃機制而非停下來評估機率。

風險社會學說,很多現代社會的風險問題,就是雙方的風險感知與詮釋方法的差異造成彼此不信任。俗民就是相信主觀經驗,一旦自己碰到或聽到過朋友發生的一例,在腦中的加權後就是遠勝過專家說的機率很低。

再者,人們評估一件事情的嚴重性不光只看機率,還看後果,機率雖低但後果很嚴重的事情,人們還是會害怕後果而不會去看機率。

好比說,從機率來看,醫療糾紛高嗎?為何一堆醫生都很恐懼,不用機率說服自己不用擔心?因為,機率再低,碰上一次就完蛋了,所以會怕,俗民大眾更是。

再不然,買樂透中頭彩的機率那麼低,比被雷打中還低,為何全世界都每天都有那麼多人去買?

嗯,真希望更多專家能夠學習認知科學與行為經濟學中的人性預設修正,多瞭解苦民的認知運作規則,找到能夠令其接納的表達方式。如此,與俗民溝通上可以更有效,否則,說了等於白說,還徒增自己的挫折感,甚至替自己招喚職業風險。

如果連專家都不願透過學習新知識來修正認知,又怎麼可能說服非專家的俗民大眾?

附帶一說,天朝本地對口罩的處理方式,也看得出當地社會的安全排序,好比說,海關與官員會扣住人民購買或捐贈給武漢的口罩,不肖商人靠口罩發大財,這些都代表瘟疫造成天朝當地的官民或人與人之間的信任不再,安全欠缺,大家都在搶購或囤積安全感,都想要比別人更安全,卻沒想過,當有人落入不安全的狀況才是造成國家總體不安全的根源~

#符號學

生活有感想

大樓電梯火災後的一點自我省思

By
on
2018-10-03

大樓電梯火災後的一點自我省思

文/Zen大

昨天半夜一場火警(我住的那棟大樓其中一部電梯起火燃燒,疑似電梯老舊電線走火造成),雖說沒有引發更大災情卻也讓人看出不少問題。

 

首先,不知為何,明明警衛室有全棟廣播卻始終不使用,使得我一直到濃煙飄入才得知火災,且當天也不知道為什麼火災警報的聲音變得比平常小?

 

第二,聽說社區裡的消防設備有一些狀況,沒聽到細節,但大意是說我們明明也有水栓為何還需要消防員從外面拉水進來?

 

第三,各樓層住戶在門口乃至通道堆滿東西,平常管委會就不斷警告提醒卻始終被當成沒聽見,不知道中間樓層昨天鄰居們在逃跑時是否感受到雜物的威力?

 

第四,大樓的排煙管道的位置設計不良,正好都在我家這一排的大門口,也就是說,煙可以直接從門口灌入住家~

 

第五,有一些鄰居先行離開後,竟然順手把樓梯的大門給關上,如果火勢變得更加嚴重,導致大門變形,不就增加後面的人離開的困難度?

 

第六,大樓住戶都到一樓後,無論保全還是管委會都有點狀況外,警方要求保全給住戶名冊卻拖很久,搞得警方在一樓盤點人數時也無法確知這是否就是平常入住人口?

 

第七,電梯起火,剛好是更換新電梯的時機點,而當初新電梯的標案頗多內情,投票時有種被強行帶往投下某一家的明示機制,當初就有一些人很不爽,但還是被強行通過,如果最後調查出來火災的確跟新電梯更換有關,這責任該如何追究?

 

第八,剛好本棟住宅兩部電梯一部正在更新一部燒掉,兩部電梯都不能使用,其他大樓除了某棟已經全部更新完畢,其他也都還在更新,會否出現類似情況,沒人能說明?

 

第九,社區應該要有自己的消防或地震安全演習,社區裡不必要的障礙物太多,個人自私造成意外發生時的風險飆升問題,不知道何時才能學乖?

 

權充紀錄也跟其他住集合住宅的朋友分享,這跟住高中低樓層無關,單純跟起火在哪邊以及如何後撤與防範有關~

 

大員的通訊

勞動法規無力重罰 助長惡質雇主剝削勞工

By
on
2016-06-17
勞動法規無力重罰 助長惡質雇主剝削勞工 文/Zen大(本文發表於2016/6/17東方日報大員通訊) 最近一陣子,有兩條和勞工有關的新聞偶爾能夠登上媒體版面,但卻沒能獲得更大迴響與重視,企業界則是相當用力在壓制,那就是華航員工罷工和勞基法的七天休假到底怎麼認定? 說道華航罷工,真的是很慘烈,雇主毫不猶豫就把帶頭的人砍了.為什麼華航不怕?因為反正違法砍人也罰不了多少錢. 說實話,勞動權益被剝削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