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標籤

家長

心靈處方箋 逆社會觀察 教育與學習

當體罰成為施虐者自我合理化的藉口時…

By
on
2019-08-08

日前新聞報導,有個小孩被阿姨罰跪在浴缸中,最後溺斃。

一開始阿姨還推說不知道為何會溺斃?只是讓他罰跪,後經警方調查才發現,被體罰的孩子還被綑綁手腳,大概是不幸跌倒溺斃,想來讓人悲憤。

最近一年,虐童事件頻頻躍上版面,案件狀況都讓人不捨與憤慨,許多人的直覺是,這些家長或父母為何如此狠心?

甚至於每次有虐童事件登上媒體版面,便有看不過去的網路鄉民跑去包圍肇事者,追打肇事者,將肇事者妖魔化。然而,眼下群眾的處理方案,卻無助於減少虐童案的發生!

以暴制暴,並不能喝止未來的暴力發生!

在我看來,撇開性虐待不談,不少虐童案多多少少都和過度體罰牽扯在一起,不少施虐者替自己辯護的理由都是「小孩不乖,教訓孩子」…過了頭,出意外。

這也許是為何歐美許多國家,後來都開始推動零體罰?

的確,沒有體罰不好管教孩子,畢竟不是每個父母或師長都有心力跟餘力對孩子使用愛的教育,大人的生活本身也很辛苦,忙了一天回到家早已筋疲力盡,無力再用於照顧小孩。另外,也的確有一些孩子真的太過頑劣,好好說不會聽,不打好像很難恫嚇或讓孩子聽話?!

父母或家中主要照顧者因為過勞或其他原因,無法花時間對未成年子女施以勸說或引導的教育風格時,打罵變成了快速方便而有效的管教方法,將體罰是為子女管教的必要之惡。

然而,如果認為體罰是必要之惡並允許其存在,就一定會發生過度體罰導致的身體創傷,乃至不可逆的悲劇意外的發生!?

常常我們人並沒有自己想的那麼理性,特別是體罰這件事情,下手是會越來越重的,隨著被體罰方也可能心生不滿,刻意以強度更激烈的手段違規或做錯事來對抗父母的體罰,在這種體罰與對抗的軍備競賽升級過程,遲早有一天不小心跨過臨界點時,就釀成了悲劇。

這裡撇開單純拿體罰當藉口,只是單純凌虐孩童的案例不談,我相信的,確有一些虐童案是從長輩的自以為在進行子女管教的過程,漸漸升級而未可知!?

遺憾的是,以眼下台灣社會的認知,一時半刻要讓體罰絕跡不太可能,即便法規明確不允許體罰,現實生活中卻是無法不體罰,因為有一些家長或師長甚至不知道怎麼愛的教育?畢竟,過去我的父母就是這樣打罵我把我長大等觀念仍然普遍存在大人心中時,體罰是很難禁絕的。加上體罰起來效果快速,對父母來說是好用的工具。

不過,有一點也許值得社會大眾思考思考?

如今的原生家庭早已不若過往,繼親、單親與隔代教養的不少,且若再加上經濟弱勢造成生活重壓的狀況,放任體罰子女的管教方式繼續發展下去,的確有可能變相淪為虐童,甚至讓體罰淪為大人發洩自己在社會生活上的挫折的藉口(假體罰之名行家暴之實)。

至少在這個基準點上,在保護孩子的生命安全的情況下,我認為,至少應該明訂某個年紀以下明確不能體罰(好比說十二歲),否則一律以傷害罪或沒收扶養權乃至教師資格的方式處理之。

家長拿體罰當藉口發洩挫折情緒這件事情,格外棘手,從系統論的角度看,家長會家暴或虐童,有相當一部分是因為社會生活受挫,特別是經濟的問題浮上檯面又不知如何解決?負面情緒無處發洩,最後只好回家打孩子或另一半出氣!

這些需要進行情緒管理的對象,很可能早就落入認知匱乏的窘境,長期情緒疲勞,就算學習了情緒管理的知識與方法,都未必有能力實踐。政府應該怎麼做,才可以以防堵經濟弱勢的成年人拿其他人的身體出氣,我想是個值得嚴肅對待的大問題?

唯有從系統的角度解決了根本的原因,才可能有效喝止經濟問題造成的家暴或虐童的問題。

所以我認為,政府除了給年輕家長公托或公幼還不夠,能否針對經濟弱勢或高風險家庭的父母或家中主要照護者給予必要的喘息服務或生活支援,令其有緩衝放鬆的機會,不要將過勞落生活挫折全然發洩到家人身上,也是很重要且應該被寫入社會福利政策中才對。

至於眼下的治標,則至少必須在法律方面更明確的畫出一條線來,保護孩子的身體自主權不被體罰的藉口侵犯,讓人們畏懼進而遵守不對孩子的身體施加任何體罰或傷害,以保護這些無辜孩子的未來。希望不要再有假體罰真施虐或是過度體罰一時失控造成的不幸悲劇發生了!

閱讀資訊饗 教育與學習

孩子照著(臉)書養,真的就能成材嗎?-關於教養,到底是誰在教養誰?

By
on
2019-07-14

(本文發表於生鮮食書)

子女教養問題,大概是台灣父母最焦慮的事情了吧?!

孩子到底要怎麼教,才能小時有個開心童年,長大又具備國際競爭力、不會輸在起跑點,相信是許多父母最想要找到的方法秘訣吧?!

也因此,坊間教養類的書籍,始終歷久不衰,臉書崛起後,各種與子女教養有關的專家的臉書粉絲頁,更是群聚無數家長,熱切的追讀與討論各種與子女未來有關的文章(然後,往往被激發出更多需要解決的焦慮不安)。

父母之所以會有教養焦慮,內在原因不外乎兩種:

第一種是自己過去的童年不開心,無法認同父母教育方式,並且自己長大後的人生不夠成功,所以希望孩子將來不要像自己一樣,希望給孩子一個好環境。

另一種則剛好相反,年幼生活很開心,長大後也過得很不錯,希望小孩未來也能過得好。

眼尖的你或許發現了,上述兩種分類,幾乎囊括了所有父母的心態。

而造成教養熱潮歷久不衰的外部原因,藍佩嘉教授在《拚教養》一書中從社會學的角度,點出關鍵很可能在台灣社會變遷。

少子化、台灣經濟進入發展停滯期,加上全球化競爭日趨激烈,讓許多父母都知道應該給子女更好的教育,讓孩子未來能夠活得比自己好(這個好可以有很多種定義,在此姑且不談),且因為少子化的緣故,父母可以將資源有效挹注在子女身上,不若過去家庭資源缺乏的時候,要不放牛吃草,要不只能將資源集中挹注在其中一個子女身上(通常是男生,即便女生看起來更有希望透過教育資源挹注而翻身)。

台灣的家長就在內外交相逼的壓力下,即便身處不同社會階級,能夠給孩子打造的安保策略也不同,想達至的理想目標可能也不同,卻都不約而同地選擇了走上積極教養子女這條路。拚教養,成了當代台灣家長不能不做的事!

然而,這麼拚,成果有比較好嗎?

如果有,為何被叫做草莓族、果凍族,沒有抗壓性的年輕人好像越來越多?

在《拚教養》一書中,藍佩嘉教授及其研究團隊,針對挑選了四種學校類型進行參與觀察,並且根據四種學校類型的家長階級屬性,挑選田野調查對象,再比對近年來台灣的教養類暢銷書名單,最後彙整出了一份可以稱之為台灣家長拚教養的理念型藍圖,將不同社會階級的家長根據其意願與資源,分出了四種教養類型。

藍佩嘉教授的研究發現,並不一定是資本總量高的家長,就一定會走虎媽式的高壓教育,讓孩子非得成為具有國際競爭力的人生勝利組,也有一些家長認為只要孩子過得開心就好,願意令其適性發展。

另外一方面,有一些家長的資本總量較低,積極希望透過教育讓子女的未來能夠翻身,不要再像自己一樣,所以再苦也不能苦孩子,盡力給孩子最好的教育資源,甚至嚴格要求子女的作息規劃。

上述三種,相對來說都還算好,最讓人唏噓的是,父母資本總量低,生存都有困難,也就是所謂的《不穩定的無產階級》,在台灣可能是打零工的藍領階級,經濟的窘迫使其就算想讓子女透過教育翻身都有困難,只好被迫選擇讓孩子順其自然的發展。

也就是說,如果可以,父母其實不希望子女只能順其自然的成長,而是可以得到更多的外力介入與幫助,令其透過教育資源的挹注而擺脫眼下的生活困局,只是因為得不到外力援助,只好自暴自棄的合理化自己剩下的選擇,讓孩子自然成長。

就算貌似讓孩子適性成長,也是有父母的資本作為後盾支撐,其實也是一種刻意介入的結果,好比說舉家搬遷到不強調競爭的非主流學校就讀,表面上讓孩子能夠有快樂童年,但其實是父母有自信能靠自己的能力補強學校所不能給的教學需求。

雖然《拚教養》只研究了一些國小學生及其家長的教養方式,欠缺長期追蹤,無法了解這些教養策略未來的成果是否一如父母當初的期望?

但如果我們參考其他關於教育社會學的研究,或許可以猜出一些端倪?

其實對於教養熱,長年以來我一直有一個疑惑,照豬養真的不如照(臉)書養嗎?

撇開生理上的照顧不談(餵食方式與食物內容),我說的是關於教育資源的挹注,也就是學才藝或擠身名校這些事情。

好比說過往台灣有不少人,學歷雖然不高(甚至是放牛班的孩子),卻白手起家,完成階級翻轉。現在許多人讀到碩博士,出社會卻連找份好工作都有困難!

羅伯特普特南的《階級世代》一書,明白指出,能夠透過教育翻轉階級的只有作者生長的1950年代,近年來的教育資源已經成為階級固化的幫兇,教育制度並不幫助代際流動,有錢人能夠透過各種方法讓子女繼續留在原本的階級,即便不將子女訓練成成為具有國際競爭力的人才,也能憑藉本身的雄厚資本與人脈繼續令其活在自己的階級,而貧困階層的孩子,分到的教育資源微不足道不說,就算很拼命,也未必能夠翻身,因為起跑點已經遠輸給其他優勢階級。

 

再加上國家允許高學費的《低等教育》對弱勢族群的就學者進行合法掠奪(畢業後揹了滿身學貸,成為百萬負翁),出社會後就算僥倖找到一份收入還可以的工作,也只是淪為《被壓榨的一代》,收入在繳完稅,付完貸款和過高而不合理的生活成本後,所剩無幾,根本無法進行資本積累更別說階級翻轉。

 

那麼,是否真的都沒有透過教育翻身的希望?

倒也未必,只是比以往前困許多,而這一點更凸顯了一件許多認真投注資源教養子女的父母未必想面對的殘酷真相,那就是,資源挹注在教育上要達到能夠讓子女階級翻身的地步,除了量夠多之外,其實還需要運氣。或許你會發現,子女是否能夠成才,與其所身處的時代、環境跟際遇(選擇的產業、結交的朋友或另一半)可能更有關係,教養並非子女成材的必要條件。更直白的說,許多人可能誇大了教養對子女未來人生發展的重要性。

因此我覺得,拚教養這件事情,真正受益的未必是子女,而是家長。家長之所以拼命拚教養,為何有那麼多不同階級出身的家長都共同對教養一事感到看重並且不惜丟入龐大資源來促成?

很可能是家長們透過拚教養緩解對子女未來發展的焦慮外,還有個人親職身分認同的鞏固。不管出身什麼階級的父母都希望把子女養好,是因為社會對於父母應該善盡子女之教育有相當程度的期許,這故社會壓力讓父母喘不過氣,非得做點什麼不可,好向世人證明自己是個好爸爸好媽媽。

畢竟人類並非一直以來都是積極扮演好爸爸好媽媽角色的存在,早年高死亡率且將子女當成勞動力看待的時代,生養子女是為了勞動力與家族延續,未必看重子女未來的發展,甚至某些出生只能繼承家中工作的時代根本沒有未來發展可言。在過去,親職未必只能以積極養育子女成材的方式來呈現,也有一些父母根本就拋棄子女不管,或放任子女自生自滅,但是,子女也未必不成材。然而,如果當今有為人父母者敢讓孩子成為勞動力,別說身邊的人會批判,國家都會介入監管。

總之,時代與制度讓父母成了必須好好照顧子女的社會角色,無論有沒有餘力或心意,至少表面上得做出樣子來。

雖然,藍佩嘉教授在《拚教養》一書最後從制度結構面的改善提出了不少良好的建言,像是改從照護而非教養的角度看待子女教育,整個社會的人都應該協力支援子女照護,甚至推動更多制度變革。

長遠來說或許有機會達成理想,但是由於個別父母的子女教養的時間不長,最多也就是到上大學,很多家長只怕早已被焦慮所困,且無力等待理想環境的到來,只能走一步算一步,繼續以既有的社會資源與階級身分去替自己的孩子尋找最好的保安策略,走新自由主義式的個人培力賦能路線教養子女,即便從宏觀面來說會落入某種教養軍備競賽,孩子被迫得受過多於所需的栽培,好讓父母對子女的未來不那麼焦慮。

再者,教養熱所創造出龐大的產值,也許也是讓教養熱將會繼續被積極擴散的原因,因為業者不可能自行將到嘴邊的肥肉給丟棄…

大員的通訊

學生想學,學校不教怎麼辦?

By
on
2015-03-30
學生想學,學校不教怎麼辦? 文/Zen大(本文發表於2015/3/30東方日報大員通訊) 由一群大學哲學系教授與高中老師共同組成的「台灣高中哲學教育推廣協會」,試圖將哲學思辨訓練帶入高中教育,今年在北中南擴大舉辦哲學夏令營與哲學座談,依舊場場爆滿,大獲好評。 每年法國高考過後,台灣社會總會討論起當年度法國高考的哲學考題,讚嘆法國的哲學思辨訓練之扎實,感嘆台灣對於哲活或思辨教育之缺乏。 至今台灣的中...
大員的通訊

家長的期望,孩子的夢靨

By
on
2014-06-25
家長的期望,孩子的夢靨 文/Zen大 (本文發表於2014/6/25東方日報線上版大員通訊專欄,礙於刊物版面規定,作者無法全文分享,煩請點選網址進入閱讀,另外,如果希望Zen大繼續在此版面繼續撰文或喜歡此文的話,請幫忙點選網頁內的讚或透過臉書跟朋友分享,將可支持我繼續在此版撰稿,十分感謝) 高中會考放榜之後,發生令人遺憾的不幸悲劇。新竹縣一名婦女,疑似不滿女兒沒有考上第一志願,加上本身擁有憂鬱症,...
大員的通訊

大員通訊–以霸制霸,悲劇循環

By
on
2013-12-10
大員通訊--以霸制霸,悲劇循環 文/Zen大(本文發表於2103/12/10東方日報線上版大員通訊專欄,還請多多上網閱讀並按讚或分享,非常感謝) 日前有位國中生家長,在台灣的報紙頭版刊登大篇幅的廣告,向台北市長郝龍斌告御狀,指控女兒在校長期受到同學霸凌,向學校反映後卻未能獲得處理,懷疑校方護短,想息事寧人。 該則廣告刊出之後,引起社會輿論譁然。然而,矛頭卻是指向刊登廣告的媒體與家長。因為該則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