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標籤

對話

主題讀書會 活動訊息區 職場煉金術

論辯與說服-(線上)主題讀書會

By
on
2019-04-03

本次的論辯與說服主題讀書會,將使用快速讀書法中的主題讀書法,還有五種筆記術中的主題筆記術技巧進行書籍重點整理與彙整,活動中除了介紹各書重點也會講解主題讀書法與主題筆記術的實作方法。

說服是商務往來不可或缺的關鍵能力,在談判已先,在簡報甚至聊天之際,就得先展開說服,說服不是論辯卻又離不開論辯,如何動之以情且說之以理,讓人接受自己的主張,事關工作推廣與企業發展的成敗…

好比說以前我也跟不少所謂的讀書人理性派的想法一樣,覺得競選時候選人就談政見就好啦,幹嘛互相攻擊抹黑傷害潑糞?

讀了亞里斯多德的修辭學(當然我讀的是現代簡易版)與學了一些修辭學與說服術之後才搞懂,因為說服的基礎是人格,而說理是最後,且讓人接受道理的是情感認同。
也就是說,論辯政策聽起來很有道理但卻不是人心決策的主要判斷根據,包括某些認為應該要好好提升所謂公民意識的人都想錯了的是,人性就是不理性不客觀,只有極少數人能真正做到理性而民主是讓全民投票決勝負的機制。

因此,與其談政見不如先摧毀人格,只要人格被摧毀,甚麼政見說理,都聽不進去。
說服從來不是靠講道理或事實證據,雖然我個人主張並且倡導理性邏輯思考與表達的重要性。不過,不容否認,在這個世界上,說服力的重點從來就不是理性論述而是人格、情感的操弄、影響與掌控。

如今絕大多數人都接受,傳統經濟學的理性人預設需要修正,人是充滿系統性的不理性的決策者。

然而,此一修正顯然還沒有進入公共事務辯論領域,因為多數人至今都仍誤以為,世界上存在一種客觀現實,人類可以透過嚴謹的運用事實和理性來理解現實。並且相信,自己很有見識,而要讓那些不同意我們的人接受我們的主張,只需要提供更多讓人信服的事實證據,或將人們的大腦知識水準提升即可。

遺憾的是,這個假設跟傳統經濟學的理性人假設一樣,貌似有理,實則不存在。

人不理性,在公共論辯時同樣不理性,比起支持客觀事實,更樂意支持自己跟自己價值觀或確認偏誤相符的東西。
因此,我想舉辦這次的主題讀書會,介紹一些影響力、說服與論辯類的經典,從修辭與演說技巧,乃至情緒操弄與掌握等面向切入,談一談說服術這門能夠操弄人心的學問。這是我們每天都會碰到的事情,無論是說服別人接受我們的觀點,或是回應別人的說服。

擅長說服者,不一定要靠說理,就能能夠凝聚人民情緒與共識與認同,川普正是擅長此道的高高手。

歡迎想要了解說服與論辯技巧,或是工作與生活中需要使用說服與論辯技巧的夥伴來參加,更歡迎不想被操弄情緒而被說服的夥伴來參加~

本次讀書會將會統整介紹

如何說服一隻貓、說理、鋪梗力、影響力、超越邏輯的情緒說服、贏在說服力等論辯與說服技巧彙整的作品(書單大致如照片),整理出一套說服流程與技巧跟大家分享。

每人八百元  意者請來信告知姓名與聯絡方式和人數,會再回傳繳費方式與加入線上讀書會的辦法,謝謝~

——–歡迎參加其他主題讀書會———–

風險:預估、防範與套利主題讀書會

讓人得自由的NLP主題讀書會

腦科學主題讀書會

過目不忘的記憶術主題讀書會

尋找天賦與熱情主題讀書會

系統論思維的認識與應用主題讀書會

誰說人是理性的?-認識捷思偏誤與行為經濟學

 

———–線上主題讀書會—————

論辯與說服主題讀書會(線上讀書會)

全球化時代下的自由人主題讀書會(線上讀書會)

五本社會學入門導讀主題讀書會(線上讀書會)

設立你的心理界線主題讀書會(線上讀書會)

助你成功的習慣學主題讀書會(線上讀書會)

有錢人到底在想/搞什麼鬼?(線上主題讀書會公益場)

——-線上課程與活動———-

國考讀書法與作答技巧

廢文變黃金的秘訣~我的知識變現之路,從文字soho到讀思寫文字表達力講師(線上版)

 

 

 

 

逆社會觀察

妖魔化或愚昧化的理解對手 並不會讓對手及其追隨者改變意見反而會讓他們更團結

By
on
2018-12-28

妖魔化或愚昧化的理解對手 

並不會讓對手及其追隨者改變意見反而會讓他們更團結

文/Zen大

 

 

在台灣,不少菁英在面對跟自己不一樣主張者時的態度常常是,把對方妖魔化或愚昧化,貼上標籤,然後就排除探討背後的原因,開始批判對方主張的理由。

 

如果只是學理論證,這樣做可以省去對社會脈絡的探討,也可以得到部分解釋力,通常也就夠了,如果只是要透過打臉別人來證明自己很強。

 

但若事情牽涉到實際社會行動,且是聯合的集體行動時,這類打臉文最後在生活中就成了反挫的根源,對方講不過你但還是可以用行動制衡你,只要對方直接接受你所謂的妖魔論或愚昧論,自認是如此,你的解釋力就被排除了。

從社會衝突的功能論來看,當你妖魔化或愚昧化對方時,對方的群體反而會因為來自外部的攻擊而變得更團結與緊密,所以,貼二分法標籤絕對不是瓦解對手的好方法,反而會讓自己失去優勢。

好比說,2018年的地方選舉與公投,進步派或獨派在選前不斷寫文章妖魔化或愚昧化的選民,最後反過來被這些人狠狠教訓了~

 

面對真實生活時,必須以善意理解原則思考歧異意見者之所以願意接受並使用如此想法的內在或深層原因,以對方明明不是笨蛋或壞蛋卻要這樣,肯定有其他我還沒看見的理由出發,必須找出這個理由,瓦解這個理由,甚至讓對方知道這個理由不成立,才可能改變。

 

但通常,問題解決並不是瓦解對方之所以明知仍要的原因,而是針對此原因另覓對策來防堵其繼續發生,長遠來說才能一勞永逸的解決問題。

逆社會觀察 教育與學習 文化創意考 在地想出版

眾聲喧嘩,只是不再對話的世代

By
on
2018-10-25

眾聲喧嘩,只是不再對話的世代

 

文/Zen大(本文發表於生鮮食書)

 

每天早上起床之後,相信不少人做的第一件事情是打開手機上網或確認有無簡訊待讀吧?

 

在這個社群網站高度發達的時代,只要有心,可以跟世界上任何一個人聯繫,地球彷彿真的成了一個聚落,每個人都能串連結交往來。

 

曾經就有人重做「六度分離」的實驗,發現要與世界上任何一個人聯繫不再需要透過六個人,如今約莫透過三個人就行了,關鍵就是社群網站的崛起。

 

如此便利連結的通訊科技,讓每一個可以上網的人可以隨時和世界上任何一個人說話。傳遞訊息、表達意見的成本大幅下降,然而,如此便利溝通的網路空間,實踐了德國社會學家哈柏瑪斯所說的「理想言說情境」了嗎?每一個人都能透過網路平台充分對話與溝通意見嗎?

 

很遺憾的,情況與當初網路出現時的預想背道而馳。雪莉特克在《重新與人對話》一書中,深入檢視個人、人際與社會三大層面的溝通互動情況,發現人們雖然能夠透過網路對世界上任何一個人說話,而且也的確發出了大量的訊息,但是人們的對話溝通能力卻是不斷下降,甚至可以用崩解來形容。

 

如今每一個人都可以透過網路對世界說話,對遠方的人發布訊息,但卻不再「對話」,只是自說自話、各說各話,眾聲喧嘩卻沒有交集,彷彿各自平行的聲音線,往不知名的遠方傳布。

 

仔細回想一下,每天我們在網路社交平台上看到的大量訊息,特別是針對同一重大新聞事件發表的意見,最多的是各自留言表述意見,即便有不同意見者針對彼此的意見進行論辨惑攻防,常常也只是不了了之,甚至是更加頑固的堅持己見,無法包容或說傾聽不同意見者的說法的情況越來越普遍。

網路科技讓人可以更方便的說更多的時候,卻讓人懶得聽別人說,甚至根本不想聽別人說。雪莉在前一本書《在一起孤獨》也談過類似的現象,網路讓我們每一個人可以永不與朋友斷線的待在一起,但卻沒有讓我們變得更加親密,反而更加疏離與孤單,因為我們的心更多時候投往不知名的遠方而非眼前正和我們說話或待在一起的人。

 

網路創造了讓人得以輕鬆地同時進行多工的假象,我們好像可以一方面開會/上課/讀文章,另外一方面開啟其他頻道處理其他事情。短時間內貌似我們高校利用了時間,同時處理的遠方與眼前的事情,實際上,我們的大腦因著不斷切換且不斷渴求正向回饋的報酬而被網路科技制約,我們變得無法長時間專注在同一件事情上,非得在某幾個不同的介面間來回切換,以賺取讓大腦覺得興奮刺激的腦內啡的釋放。

結果就是我們雖然擁有史上最強的《連結力》,可以透過網際網路將全世界串聯起來,充分滿足人類的《社交天性》,實際上我們卻失去了專注力,這是為什麼《深度工作力》一書出版後引爆狂熱討論與分享,許多人赫然發現自己也一樣是網路成癮且難以專心,迷失在假性的多工效率中,實際上我們能做好的重要工作變少了,甚至我們連好好花幾個小時的時間讀完一本厚一點的書的能耐都失去了。

 

這也是為什麼越來越多人開始推廣「網路安息日」的概念,現代人需要學習適度和《手機分手的智慧》,謹記《老科技全球史》的提醒,科技並非越嶄新就越好,人們不應該執迷於嶄新科技的追逐,好東西不一定是新的,老東西也許對我們更好。

 

好比說,使用肉身跟朋友面對面接觸,不要總是透過手機或網路平台;線上課程看似能讓更多人接受教育,實際上更好的教學效果是來自面對面學習;筆記用手寫的學習與記憶效果勝過用電腦或平板…,因為我們的大腦是類比腦而非數位腦,而今的數位科技過度使用時將會讓我們罹患《數位癡呆症》而不自知,因為我們把本該由大腦自己處理的事情全都外包給電腦的同時卻讓我們的腦子變得更不靈光,而不活用腦子未來罹患阿茲海默症的機率可能會增加不少。

 

總之,是該坐下來好好檢視自己每日的數位科技使用情況的時候了?

 

記錄每天的使用時數與使用方式,有沒有頻繁的來回在不同數位媒介間切換卻其實根本沒有任何值得立即回覆的重要訊息?在與朋友或家人面對面接觸時會否不斷拿起手機來查看資訊但卻根本沒有新訊息進來?每天在網路上閱讀大量資訊卻根本不記得自己讀了什麼?對於跟自己不同意見的人是否越來愈沒耐性想聽完他們說的話?是否只在乎自己發出的訊息能夠得到多少讚與分享而非深度的討論與異見的交流?

 

如果上述問題有一項的答案是Yes,或許是該好好想一想如何找回與真實的人在真實的空間開展深度對話的能力,不要繼續在貌似無限寬廣的網路星雲中遨遊卻迷失了深度連結自己與好友至親的生命的能力?

 

 

 

 

主題書單

重新與人對話

在一起孤獨

深度工作力

連結力

後人類時代

社交天性

老科技的全球史

和手機分手的智慧

數位癡呆症

信仰主基督

原住民祭不祭祖靈,教會管得著嗎?

By
on
2018-08-01

原住民祭不祭祖靈,教會管得著嗎?

 

文/Zen大(本文發表於傳揚論壇)

 

日前聽說,馬太鞍長老會正式發文反對花蓮原住民恢復祭祖靈。

 

從聖經信仰的角度,不贊成祭祖靈是完全可以理解的,因為違背聖經教導。

 

因此,某種程度上,教會發文要求已經受洗的原住民基督徒不可以參加祭祖靈,似乎是成立的。

 

不過,宗教信仰並沒有法律的強制力,若已經信主的原住民基督徒仍然執意參加祭祖靈,難道教會能將之「判逐出教門」嗎?

 

其次,要說基督徒就該遵守聖經教導,那麼我等其實都只是「神學自助餐」的受益者,多數人都不是完全遵守聖經中的教導,而是挑選自己覺得可以遵守的來守。

 

好比說教會也主張不可離婚,十誡要人不可說謊,難道全部人都做到了嗎?

 

美國曾經有個作家試著一年生活全都按照聖經教導來過,結果發生了許多荒唐有趣的事情。

 

聖經的教導有其時代與環境的特殊性,要橫向移植運用,需要深刻地進行神學檢驗。

 

第三,原住民不可祭祖靈的話,為何平地人基督徒可以清明祭祖?

 

過去的教會似乎也很反對祭祖,後來教會跟平地人之間發展出一套彼此都能接受的祭祖方式。

 

也就是說,祭祖這件事情本身沒有錯,教會反對的是祭祖的方式。

 

如果只是反對方式而不反對祭祖本身,解套就不難了。只要發展出雙方都能接受的新儀式就可以了。從社會學的角度來看,儀式或傳統都是人為建構的,都不是絕對不可改變或調整的。

 

然而,即便可以調整或發展新的祭祖靈儀式,其有效的約束性最多也僅止於對主內的原住民基督徒,對於不信主的原住民,教會無論發什麼聲明,都是沒有用的,因為不信者並不接受此套信仰的權威或律令。

 

雖然基督教會是可以對世界上的各種事情發出自己的神學意見,但卻只僅止於神學意義上的解讀,無法將此意見變成法律或約束不信之人的律令。偏偏這些年在台灣,頗有一些教會覺得自己所發的意見就是真理,信與不信者都應該聽並且遵守,甚至有一些還強行想要通過法律或者違反現行法律,造成社會與教會之間的衝突與緊張關係。

 

教會正式反對祭祖靈,受影響的並不是不信的原住民或社會,而是已經信主的原住民基督徒,既是基督徒又是原住民,夾在兩邊的中間,想必有些人很是為難。

 

生活方式有其來自族群的傳統,其中有一些必然會與「外來」的基督教會的原本方式有所出入。然而,今天已經不是我直接拿著聖經權威跟你說這個不可以那個不可以的時代了,更不是不源自西歐基督教會的傳統都是錯的時代(附帶一說,西歐基督教會的傳統儀式也未必就是原始聖經中的傳統儀式,也未必沒有當初基督教剛到歐洲時和當地的風俗文化慣習融而的部分),與其用一種我對你錯的方式看待在地「原住民」的風俗習慣,不如多尋求雙邊的整合與理解,發展出我中有你你中有我,不違背聖經教導也能保留傳統精神的新方案。

 

即便需要漫長的過程和不斷的討論對話與協商,但總好過直接以教會的權威發命令要求遵守來得要能夠造就人不使人跌倒,也符合聖經愛鄰人愛人如己的教導,不是嗎?

逆社會觀察

發文留言就是要激怒你,不然要幹嘛?

By
on
2018-07-18

發文留言就是要激怒你,不然要幹嘛?

 

文/Zen大(本文發表於媒體人小圈圈)

 

前一陣子我在臉書上看到某個朋友轉貼一則發文,還點評了這則發文「愚蠢」。該文原Po貌似還是個青少年,發文大意是馬雲有三百六十億元資產,如果地球上每個人都給一億元,他還剩三百億,不知道為什麼馬雲不願意這樣做?

 

我看到該則發文時,有兩千多個讚和數百個轉發,底下留言清一色是教訓或指教該則貼文的數學有問題。我稍微看了一下留言,沒發現原Po有回覆。

 

後來我再仔細研究了一下原Po文者的臉書,赫然發現,此人有一萬多人追蹤,多數發文都只是單純的轉貼且按讚數不多,偶爾按數飆高的發文都是頗有爭議或容易引發斥責的貼文,並且其所追蹤和轉發的貼文中也有一些類似路數的文字。

 

這讓我想起我自己的粉絲團上,某個粉絲留言提及的話。大意是,在臉書上留言發文,就是要激怒人啊,不然還能幹嘛?

 

想想雖然悲哀,卻不無道理。

 

社群媒體上的留言多半難以鉅細靡遺地訴說某一件事情的道理或想法,只能很簡扼的說明自己的主張。單憑如此隨片的訊息,哪有可能讓不同意見的人接受並且改變想法?

 

既然改變對方想法不可能,那不如就改成激怒對方,讓對方出糗好了?!只要在言語使用上不逾越可能被告的界線就好。

 

某種程度上來說,這類型的文字慢慢有普及的趨勢,且從發文底下的留言開始轉進貼文本身。

 

當長篇大論,認真將一件事情說好說滿所能獲得的讚與分享數,還不及惡意的嘲諷、搞笑、裝笨更能引來讚與分享時,自然就會有人投入此一路線的文章經營。在這個時代,惡名更慘的是默默無名,有人罵比沒人理的社群排序還要高,這種殺頭但有可能有錢賺的生意就會有人做。

 

或許你會說,靠著惡搞鬧事出名,又無法拿到業配也不可能有粉絲願意花錢買單其所推薦的產品,要怎麼賺錢?

 

在國外,有一些網紅走的路線是非好感鬧事路線,聽說國際品牌大廠會刻意付錢請他們「不要」使用他們的產品,以免品牌形象被汙染而業績受影響。

 

也就是說,能把事情鬧大的人,自然也有其獲利模式,雖然是一般人所不齒或不屑的方式,但卻也是真金白銀的收入。

 

回到開頭提及的事情,我想說的是,未來的數位生活必須小心留意那些刻意想要激怒或挑撥你的情緒的文字,當你發現情緒正被某一則留言所挑起時,務必試著中斷反應,多想想對方是否能夠因為我們的回應而獲得什麼好處?小心自己的憤怒和自以為在主持正義的行為,淪為有心人利用的獲利幫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