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標籤

就業

人人當老闆 職場煉金術 經濟與生活

大兼差時代,不管要不要離開職場都應該懂的事情

By
on
2019-05-05

 

不管叫斜槓還是Soho也好,分享經濟或零工經濟也罷,這些概念說的其實都是同樣的事情,這時代隸屬於組織的正職好工作越來越少,分散在市場上的零碎工作日漸增加。不管你喜不喜歡或認不認可,大環境趨勢已經形成,未來世代有越來越多人無法單靠一份工作養家,必須同時兼差很多工作或是有一份主業之外還得兼差…,毋寧說,如今的時代,很難找到好的正式工作卻很容易就能找到兼差工作。

 

不管想不想完全離開職場,都可以利用自己的專長甚至出賣自己的體力,賺一些錢。

 

或是學一些扎實的投資方法,穩健創造一些額外收入。

 

補貼正職收入不足以養家,或是幫自己儲蓄老後生活資本。以台灣為例,長年以來,隸屬勞工階級的九百萬勞動人口,僅一成七的人月入超過五萬元,月入不到三萬者有數百萬,這其中有不少應該是從事排班或計時工作或派遣工作,也就是俗稱的非典型勞動,收入難以隨著年資成長,但生活中必須支出的開銷卻可能逐年增加。

 

如今可以做的兼差工作項目極多,一鍵獲利一書中甚至幫大家整理出了很多可以出賣自己專業或時間的平台系統,只要上去登錄,就可以有機會賣出自己的專長或時間,換取收入。Uber或是兼職外送或是幫忙排隊只是比較常聽見的兼職項目,實際上還有很多可以做的工作。

 

就說我自己,還沒開始正式職業寫作之前,上研究所之後,就開始寫作,接出版社的校稿工作,擔任叢書編輯,幫環工公司做問卷調查與跑統計分析,幫忙到展場推銷,當公司的行政小弟,當考試家教,翻譯圖書等等,做了所有我可以做的工作,甚至做了很多想都沒想過的工作。

 

大概從研究所開始一直到Soho工作穩定的十多年間,我每天都會上人力銀行找兼差或外包工作,找到合適的我就寄履歷過去應徵,反正寄履歷不用錢,有機會就談,能做就做,盡可能做。離開職場之後,為了讓自己活下去,我也不只寫作與投稿,還兼差做很多工作,就是為了想辦法活下來撐到可以靠寫作維生為止。掙扎過程再辛苦,都好過沒有盡力而失敗的懊悔,所以,當初我就是拼命找兼差做,能賺錢且跟本業有一點關聯就接,沒在管什麼形象的,卻也因此扎扎實實的做了很多很多類型的工作,豐富了自己的人生旅程。

 

扯得有點太遠了,如今的時代,甚至連認真好好寫部落格也有錢賺(有些網站可以接到最基礎的業配,雖然錢不多但可以累積資歷跟發表機會;另外就是網路廣告收入),或是做團購導購,總之,如今的時代,金流物流人流都可以自己想辦法建立起來,網路與社群崛起更是積極的去中介化,讓人未必要靠組織,自己就可以直接面對市場。關鍵是你準備怎麼使用你下班以後的時間創造額外收入?至於欠缺的能力或方法,網路上都找得到可以借鏡參考或學習仿效的對象!

 

未來的時代,很可能就是一份工作難以養活自己(所謂的非典型工作或是Macjob越來越多),或是不身處職場但是靠著打各種零工與兼差養活自己的時代,因而在兼差領域裡也出現了可以幫自己向上提升與增加收入的一些方法學,這是有志於獨立自主者或是下班後想接點兼差增加收入者必須要去思考跟鍛鍊的部分。

 

前幾年舉辦了Soho主題讀書會和我自己的廢文變黃金分享會,後來兩場活動各將其中一場拍成影片,有興趣的朋友可以參考此一網址,希望每個人都能從一些零工兼差裡累積到自己需要的額外資金,不管用來支援老後或是現在的夢想實踐,都好!

書籍品評介 人人當老闆 職場煉金術 教育與學習 經濟與生活

40%的工作沒意義,狗屁工作有礙身心健康與社會運轉

By
on
2019-03-29

(本文發表於生鮮食書)

雖說低薪過勞與非法責任制在台灣幾乎是常態,員工一個人被當兩人用,感覺人手好像永遠不夠,老闆卻死不請人。

也許現在的你,正在做的工作,就被低薪過勞壓得喘不過氣。

不過,我敢說,只要你抬頭往公司其他部門多看幾眼,或是跳出公司到外面的世界轉轉繞繞看看,應該會發現,好像也有不少工作,成天在做的都是「根本不需要做的事情」。

好比說,那些豪宅外面站崗的保全警衛,或是飯店的門房,真的有必要存在嗎?就算沒有這些人,豪宅就會不安全,飯店就不能運作嗎?

再好比說,公司裡好像總會有那麼幾個閒人,通常會出現在資訊部門,掛上某某主任的職缺,或被安插進來或是老闆一時興起找了進來,但是,人在公司卻成天沒事可做,為了不讓人看起來太閒或太廢,還特地去生出了一些工作給這些人處理。

或是某些公關公司,專門承包政府部門的案子,但是,承接之後卻也不自己執行,而是再轉包出去。

更荒謬的是,接到分包的單位竟然也不是實際執行單位,還會再分包出去給外面的個體戶做。分層轉包,每個轉包商都抽一手,這中間的一堆人每天就在忙分層轉包的行政庶務。這類工作我就做過好幾次,每次開會時,給錢跟承包單位總會有一堆掛著厲害職缺的人出席,坐滿會議室,但實際上知道進度且負責執行的人只有我一位,但是,審核人員卻好幾層。

或是公部門裡面的某些閒缺,即便今天的公務員不若過去那麼爽,超時加班的情況也很常見,可是單位裡總是會有幾個職缺是異常的閒散與沒事,或是說那些工作就算砍掉了其實也完全不影響組織運轉,但不知怎麼地,職缺一直佔著,也一直有人在做,甚至薪水還不差,至少比忙得要死的自己高。

認真想想,應該還是想得到吧?

上述型態的工作,大衛格雷伯稱之為狗屁工作,還寫了厚厚一本書《40%的工作沒意義,為什麼還搶著做?》來談這件事情。

格雷伯之所以寫這本書,是因為他發現了幾個違背俗民常識的驚人現象,覺得有必要深入探討一下。

首先,這類狗屁工作的數量還不少,約莫有40%,影響範圍不小。

其次,和我們想的不一樣,我們可能以為這類閒缺大多出現在公家單位。格雷伯說,「不是」,反而私人單位比公家單位還多。

私人企業明明最應該將本求利,信奉新自由主義,拆除無謂的制度框架,但偏偏在新自由主義的重鎮,也就是(廣義)金融相關領域有不少狗屁工作的存在。

之所以會有如此現象,格雷伯發現,因為我們生活的資本主義社會並非許多大師宣稱的自由競爭的新自由主義,至少負責管理與流通資金的金融產業不是,那裡的構造其實是封建侍從主義的變形,不少金融業者並非靠在市場上投資獲利,而是靠圈養制度,透過制度優勢套利。

關鍵是,這類封建侍從主義很需要一堆狗屁工作來幫忙抬轎。格雷伯舉了一個例子,他說有門房的高級住宅看起來就比較高級,有一堆侍從的大老闆看起來也比較牛逼,即便這些人的工作就只是幫忙撐場面,沒有實際產值,但因為幫老闆裝牛逼可以讓老闆方便進行套利,所以,這類幫閒或打手工作顯然是必要的。

格雷伯透過分析狗屁工作的構成與規模,拆穿了某些產業在當代社會中的獲利秘密,讓我們看見人們對外說的跟實際做的是兩回事。

第三也是我認為很重要的一點,和一般人以為的不同,人們並不真心追求錢多事少的工作。格雷伯發現,多數人其實不喜歡這種沒事幹、得裝忙的爽缺。大概只有4%的人可以欣然接受自己每天到公司鬼混裝忙卻能領高薪而不覺得有壓力或困擾(格雷伯提醒,狗屁工作數量佔了40%),人們其實是渴望透過工作實踐自我價值或利他願景,縱然是圖溫飽也必須有尊嚴的工作(格雷伯拿來做為對比的是一些錢少又累的屎缺,屎缺雖然錢少且勞累,但投身者多半能夠產生一種我真的對社會有貢獻的榮譽感,不以為恥)。

而且,當狗屁工作的薪水越高人卻越閒時,認知不協調造成的痛苦與焦慮越大,若是為了養家餬口而必須待下來時,人得自己想出一套說詞和做事方法來說服自己,自己的工作其實還是有價值與意義在。

格雷伯認為,雖然西方人對於勞動與工作的觀念都是負面的,但是以工作換取報酬的觀念卻也是根深蒂固,狗屁工作卻打破了這樣的約定俗成,找人來裝忙或佔住沒有實際工作需求的職缺,這段單純出賣時間(也就是部分的生命)換取報酬只為了養活自己,會讓人很不舒服,大概是存在的本質被冒犯了。

我的看法,狗屁工作是一種浮誇與造假,還得經常搭配對外說謊,對於相信自己是誠實好人只是偶爾可以偷懶或小違規的人類,狗屁工作有時候會讓人明顯感受到自己並不是好人,內心產生的道德愧疚感,必須不斷找理由自我合理化卻不能總是如願,有些人就會因此承受不了良心苛責而感到自我厭惡,因而想要離去。

不過,如果是暫時如此或本人在工作之外有遠大目標時,狗屁工作是可以忍受的(可忍受並不包含在4%的欣然接受中)。

本書毋寧是格雷伯在之前的著作《規則的烏托邦》中所談及的官僚科層化現象的擴大應用,原來會自己滋生出不必要的科層的現象不只官僚組織中有,民間企業中也有,原來並沒有那麼多人真心想待在一個只要領薪水卻不需要做有實際價值的工作職缺。

想想也是,那些順利考入公職佔了爽缺的人,其實在生活中都必須以某些言談方式發洩或處理掉爽缺的不事生產特質,才能說服自己繼續待在爽缺上,看著別人忙得要死自己卻不需要忙。

能夠大無畏的表現出心安理得且不用裝忙,其實是非常稀罕的狀態。

軍旅生活的無異議狗屁工作之所以能夠容忍,大概是有期間限定,過往的義務役忍過兩年也就退役,要找理由說服自己相對容易。

格雷伯認為,狗屁工作對人類的身心健康造成嚴重衝擊,必須好好處理,不能繼續放任,雖然說,整個世界上至領導階級下至普羅百姓都各有盤算(對統治者來說,讓就業率盡可能接近充分就業是很重要的執政成績,即便只是政府砸錢設計一堆爽缺讓人民做白工然後領錢都好過沒工作造成的失業率問題;普羅百姓則多半誤以為自己渴望一份爽缺直到自己真的得到一份狗屁工作才知道每天必須面對的內在痛苦有多嚴重)而不想戳破這個現象的嚴重性。

格雷伯說,其實有個辦法可以解決狗屁工作的肆虐,那就是全民無條件基本收入。每個人都一視同仁地給一筆基本薪水,讓想工作的人去工作就好。格雷伯的說法是,全民無條件基本收入將能消滅無意義的狗屁工作,光是這部分省下來的金錢就足以作為全民基本收入的預算。與把人找來綁在職缺上成天做一堆毫無意義的狗屁工作再領一筆錢回去,不如直接把錢給發了。

我認為格雷伯的作法某種程度是希望透過社會制度的改革消彌不必要的科層官僚化的人員浮濫膨脹,但其實,恰當的外包化或工作的Soho化或者說斜槓化也有類似的功能。作為過渡或者說服世人接受無條件基本收入的普及與落實之前,可以好好地推動《就業的終結》、《零工經濟》與斜槓等概念,簡單說就是減少必須依附組織的職缺,讓工作脫離組織後還能獨立存在,讓人類可以擺脫公業革命之後的企業組織型社會,進入更機動靈活的分散網絡化的發展形勢,如今的支援商業運作科技比過往更成熟,讓更多勞動力從固定時間與地點的上班模式解放,讓人可以更自由且靈活的在社會中的任何角落從事自己想從事的工作(格雷伯自己也說,未來廣義的照護型工作會越來越多,這類工作就是彼此服務,以體驗為主),透過科技削弱組織渴望群聚人力以彰顯其封建領主特質的力量,應該也可以相當程度的消滅狗屁工作,讓工作單純只是工作。

想了解更多工作主題相關的文章,請見職場煉金術區

職場煉金術 逆社會觀察

很遺憾,這一次的新科技並不能再創高度完全就業型態社會

By
on
2018-11-14

很遺憾,這一次的新科技並不能再創高度完全就業型態社會

 

文/Zen大

 

每一次的科技進展都會消滅一些舊工作並創造一些新工作固然沒錯但科技樂觀論者很愛拿農業轉進工業時,鄉村農夫大多順利轉型為都市勞工的例子說明,科技進步以後的勞就業狀況肯定沒問題。

 

這些人如果稍微看一下人口統計數字跟工業革命當時的發展狀況(西歐先走一直到全球普及花掉的時間),跟現在的人口狀況與普及方式,以及網路新科技跟工業社會新科技中間的巨大差別(人力需求量銳減),從實證資料是否還能說出這些樂觀論,我自己是很懷疑?

 

再者,農夫轉為無產工人,需要學的只是流水作業線的作業方式和身體接受時間管理的方式,現在的傳統工人要轉為數位知識工作者要補多少東西才可能?不是不可能轉型,但絕不是大多數人都可以順利轉職銜接,否則過去十多年台灣不會出現那麼多攤販或加盟連鎖型的微型創業剛好老闆大多都是藍領中年勞工轉業…

 

未來世界更嚴峻的情況是,企業主和股東不斷併購與重整所持有的企業,中壯年受雇人口的就業保障基本上可以當成不存在,因為公司可能明明運作良好卻被併購,而被併購方的升遷乃至基本就業保障就等於結束,還是得被迫離開現已工作多年的職場。

 

這是一個受雇方得有覺悟好好審視未來社會發展趨勢,根據社會發展趨勢盡早做好再就業的技能準備的時代,很殘酷的就是,和不少人的素樸直覺相違背的是,就業受聘不再是安穩有保障的代名詞,反而是交出主控權任人決定自己未來人生命運的開始,如果安逸於自己的受雇狀態,你很可能拼命跑卻還是不斷掉隊,完全追趕不上新科技與新產業型態的變遷速度。

 

四十五歲後半開始會出現極為嚴重的掉隊危機與職涯風險。

職場煉金術 逆社會觀察

為何沒看過外商對媒體放話高薪還找不到人,只有大誇台灣人才便宜又大碗?

By
on
2018-04-27

為何沒看過外商對媒體放話高薪還找不到人,只有大誇台灣人才便宜又大碗?

 

文/Zen大(本文發表於全民論壇)

 

人力銀行1111有則調查報告發現,近來外商釋出的職缺經常迅速秒殺,且有五成三的上班族曾經向外商公司投遞過履歷。再根據相關回覆深入調查後發現,任職外商的平均薪資高達五萬七,本土企業則只有三萬八,兩者相差將近兩萬元,應是兩者的薪資差距是外商公司職缺迅速秒殺。

 

這則報導,乍看之下毫無問題,畢竟人往高處爬,假如同樣的工作,選高薪的那一份應該是許多人的不二選擇。

 

不過,我仔細深思,卻找到有趣的地方。台灣不時會出現一些台灣企業向媒體抱怨出高薪卻找不到人的報導。

 

同樣是高薪,為什麼外商那邊是職缺秒殺,而且還經常說台灣的人才是便宜又大碗,越來越多國際級大企業選擇來台駐點,而台灣企業卻抱怨聘不到人?

 

而台灣企業所謂的高薪,常常不是指本薪,而是加計了加班費與各種職務津貼後的總收入,如果單計本薪或平均時薪,未必高;但外商的高薪,單純只是本薪,還沒提及員工福利和獎金。

 

有意思的是,明明薪水並不高,為什麼這些台灣企業的老闆敢大聲說自己給的是高薪?

 

有沒有一種可能是,這些所謂給高薪的公司在其產業領域的既有遊戲規則中,真的算是很不錯的待遇了。也就是說,這些宣稱給高薪的企業主是真心相信自己給的是高薪,因為已經比其他同業好了。

 

類似的情況我也聽過自己身邊經營製造業的朋友說過,他說自己做的是小本生意,營收與利潤不高,但已經盡力給自己的員工相對優渥於其他同質性產業的公司較高的薪資,為的就是希望留住這些有技術的老師傅。但是,他也坦承,這樣的薪資和勞動條件吸引不了年輕人,他也只好考慮將工廠外移到其他生產成本更低的地方。

 

這中間最大的差異,在產業別所造成的人才使用型態差異。外商在台灣多半是高毛利高營收的產業,因此可以給員工相對較高且不那麼辛苦骯髒的工作環境,台灣本土企業卻仍以製造業為主,要拿高薪就得靠勞力加班來換取。

 

隨著台灣少子化的嚴峻化、青年高學歷化與國際移動門檻下降等因素影響,有能力的青年世代越來越不願意選擇進入高勞動張力且得靠加班才能換取相對高薪的製造業,因此,若不是想方設法擠進外商窄門就是出國,無論如何就是不願意選擇勞動環境不如預期的製造業。

 

這是無法逆轉的就業趨勢,任憑企業透過媒體放再多話,都很難再讓大批的優秀青年人才進入高工時的製造業。

 

產業升級轉型的確不容易,且製造業也的確有存在的必要,而製造業的經營方式很難給出令現在的台灣青年世代滿意的高薪或工作環境也是事實。也許還願意留在台灣的製造業企業主們應該認真思考替代方案?好比說要求政府放寬製造業海外人才移入的限制,讓海外願意從事製造業的優質人才能夠在台灣換得除了薪資以外的其他福利(例如永久定居權或稅賦優惠),幫台灣留住真正可以穩住製造業的優質海外人才,如此也好讓台灣的青年人才可以專心去發展更高階的產業,追求更好的未來,而不是拿過去的主要產業型態要求青年世代拿低薪以共體時艱去支撐企業主的存活。

 

 

人人當老闆 職場煉金術

首先,你得找對模仿對象

By
on
2018-02-09

首先,你得找對模仿對象

 

文/Zen大

 

台灣約莫99%的公司是中小企業,但市面上99%的商管書寫的卻都是世界級大企業的案例。

 

學習仿效對象挑選錯誤,也許是無法有效學習或學以致用的關鍵所在。

 

你說你讓你的員工學Google或臉書員工的工作術,有多少人學得來?就算學得來,又能派上用場嗎?更別說我們絕大多數企業根本聘不到這些世界級水準的員工?

 

當年我想當作家,不是去模仿那些萬中選一的暢銷作家,也不是追隨那些得獎像吃蛋糕一樣的厲害獎棍,而是從書比台灣還難賣生活費比台灣還高的香港作家身上找出了活下來的方法,接著就是模仿,也就是大量寫作,因為那些人每天至少要發表一到兩篇文章,倪匡最高產能時期更是一天寫兩萬五千字。

 

不管想創業還是就業,找對模仿對象是讓自己不至於太快失敗的關鍵第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