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標籤

左派

逆社會觀察

明明左派的社會圖像比較美好,為何選右派的人比較多?

By
on
2019-05-11

明明左派的社會圖像比較美好,為何選右派的人比較多?

文/Zen大

多年來,身為社科院出身的我,一直在思考這個問題,明明左派承諾的社會平等與制度保障人民生存的社會圖像能夠落實真的比較好,北歐國家的案例更是明證,但為何,有許多社會裡的人卻毅然決然地選擇的右派論?相信個人努力更勝過改善制度?

後來我想通了,跟左派講述的道理無關,跟人的生存時間感受有關。

人生關鍵選擇,好多年才出現一次,以我自己來說,每七八年才出現一次職涯關鍵選擇,每一次的選擇也要七八年到十幾年時間才能讓結果浮現,要等到成果浮現與穩固又要好多年。

左派在講翻轉結構跟體制改革,通往理想世界的進程時,常常讀的時候會讓你誤以為明天就會發生,後天就能穩固。

真實情況是,結構變遷的速率更加緩慢(而且,未必只會往好的一面推進),如果不讓人產生誤解,恐怕願意投身者將會更少,因為一個結構變革的成功至少要三十年,甚至更久,而結構變化完成美好變化,往往只能在次世代身上才會發生,也就是說,你跟同世代人拼命努力,卻是後面那些不用努力者坐享其成,而且他們還會覺得,世界本該如此,完全不懂(為什麼要)感念前人的努力?!

某種程度上來說,這也是推崇個人努力論的右派討厭推動結構與制度改革的原因之一。因為我自己努力自己拚自己享受成果自己承受失敗,無論如何都是我的人生的體驗,在這一點上,右派思想更符合故事法則的個人實踐,左派卻得靠相當高的抽象化理解程度去鞏固相信者堅持下去。

畢竟努力的結果自己很可能爽不到卻會很累,真的要有熱忱或是道德高尚,或是被逼到沒退路的人,才會願意投身。

職場煉金術 心靈處方箋 逆社會觀察 教育與學習 文化創意考 在地想出版 經濟與生活

為什麼自我提升的書總是比改善社會環境的書好賣?

By
on
2019-02-01

為什麼自我提升的書總是比改善社會環境的書好賣?

 

文/Zen大

 

我有個假設可以用來解釋左右派的書籍銷量懸殊的現象。

 

改善社會環境的書通常是偏左派的作品,通常闡述系統問題,寫作的切入點是集體與宏觀面,論述多嚴謹且綿密,談的主題很重要但能讀得動的人,大多只有認為自己應該替弱勢發聲的代言人,這樣的群體規模有限,在台灣也就數千到萬人。至於真正需要被幫助的弱勢,也就是這些書談及的對象本身,是不讀書或者說讀不懂這類型的作品的書,這大概就是馬克思說的異化吧?

 

右派的書中雖然也有談制度與結構的,但更多是從具體個人的問題解決切入,談自我提升與成長的秘訣,文字通常簡單直接且訴諸效果,而作品訴求對象是所有想要提升自己與改變人生光景的人,作品直接賣給想變強的人而非代理人,因此,母數群體較大,在我推估,至少有兩百萬人上下(光是各領域的業務工作者中的中等以上人數,大概就有百來萬)。

文化創意考

通俗作品不必揹負文化精英的焦慮

By
on
2017-04-24
通俗作品不必揹負文化精英的焦慮 文/Zen大(本文發表於上報評論網) 最近有兩部通俗藝文作品(《做工的人》(左圖/取自林立青臉書、《通靈少女》)大為暢銷,不約而同的招致某些文化菁英撰文批判。 批判的論點無奇不有,從作品構成的方式,到創作者的主題設定太過淺薄,乃至指出創作者沒有處理的主題,以及指正創作者處理的方式,甚至連創作作品的語言使用方式都提出了糾正。 上述各種指正的背後,隱藏著一句沒有直說但所...
生活有感想

到頭來,你會發現能靠的人只有自己時...

By
on
2017-03-20
到頭來,你會發現能靠的人只有自己時...文/Zen大 最後你會發現,有能力堅持百分百悲天憫人的極左派份子,往往有個相對優渥的家庭出身,作為支持其開展理念的社會資本。 這沒有不好,出身富裕階層卻利用資本累積後的優勢來批判或修正資本主義的錯誤。終究獲益最多的還是這個階層的人。而且,他們也隨時可以回歸人生勝利組的世界。 反倒是有一些人,沒有社會積蓄,被虛假意識制約,甚至得承擔原生家庭的債務和各種創傷,起...
教育與學習

實戰社會學之社會學超好用

By
on
2015-12-14
實戰社會學之社會學超好用 文/Zen大 從上研究所後確定不走學術路之後,我一直在思考,如何能夠學以致用,走一個街頭實戰社會學之路? 當時想到的一個方法就是寫作,透過寫作將社會學思考方法和大量實證研究傳散出去,後來看到Bourdieu在某本書中意有所指的表示,古代畫師原本被宮廷認可才能擔任,後來可以在市場上自己贏得此一身分,我想未必需要進入學院才能實踐社會學這條路是大師也贊同的才對! 實際上,社會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