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標籤

市場

逆社會觀察 經濟與生活

不只NBA 全世界對中國的綏靖主義已如吸鴉片

By
on
2019-10-10

(本文發表於上報)

日前,NBA火箭隊的教練在自己的推特上,寫下表達支持香港的言論,被中國發現後,引發強烈炮轟。

隨後,火箭隊知名球星出面道歉,發言者本人也對自己的言論進行緩頰。

然而,此一向中國道歉的言論,似乎激怒了某些美國議員和民意,NBA高層則站出來力挺教練的「言論自由」。中國央視則重炮反擊,決定不播火箭隊甚至是NBA的比賽。

整件事情,看起來並沒有落幕,還會繼續延燒,因為,中國方面打算以自家市場的經濟價值作為箝制美國人民在自家土地上的言論自由這件事情,已經牴觸了美國立國之根本。然而,歐美大企業似乎仍在觀望,膽敢對中國說不的不多,顯見中國在世界上的有中國特色的綏靖主義,頗有成效!

這些年,中國經常拿自家市場的廣大深厚當後盾,迫使外國企業屈服於各種中國的特殊要求,像是得跟中資合作才能進入中國市場,像是言論必須先行自我審查才能夠獲得留在中國市場的資格,像是中國的山寨企業反過來告贏原版的外國企業,像是修改內容符合中國情才能到中國市場販售等等。

歐美的企業當中有不少為了前進中國,紛紛屈服,跪好跪滿,綏靖主義大行其道。美國的民主黨,不也一堆樂於傾中的熊貓派在主事?

中國成功讓歐美企業退讓,更加深了中國人民相信,只要有人讓自己不開心、不高興,就搬出「市場大餅不給你吃」當理由,抨擊不聽話或讓中國看了不順心的事情,把這些人隔絕在中國市場之外。

這些習慣吃喝中國恩賜的企業,嚇得馬上道歉認錯,跪好跪滿,叩謝天恩責罰。

我想,中國人民真的是站起來了,且應該有一種吐了怨氣的暢快感吧?

能夠好好教訓這些不懂事的番邦夷狄,也幫祖先好好地報了仇!

想當年,小小的英吉利來使,竟然膽敢拒絕跪拜乾隆皇帝,不接受天朝主義下的朝貢經濟系統的規則,要求兩邊以平等關係通商貿易!

被乾隆皇以大批賞賜驅除之後,竟然膽敢化明為暗,為了賺回被天朝以瓷器絲綢賺走的大把白銀,偷偷輸入鴉片,荼害天朝子民,最後竟然還膽敢引爆中英戰爭,靠著船堅炮利迫使大清帝國開港、通商貿易,甚至割讓香港,從此讓天朝子民落入百年動盪的悲慘命運,因為西方列強紛紛來到大傾要求比照辦理。

要說源頭,都是那些西方來的番邦不肯跪下來接旨,不肯接受朝貢式的經濟制度。要知道,只要願意在名分上屈居於下,天朝統治者總是願意恩賜更多來者需求的東西,加倍賞賜,只要願意乖乖聽話。

今天的歐美企業乃至國家代理人,屈服於天朝廣博,知道天朝的富強多金,願意好好的跪下來接旨,乖乖聽話,領受天朝朝貢體系的賞賜了,天朝子民能夠不開心,不覺得揚眉吐氣嗎?

雖然偶有一些頑劣份子,好比說川普,還奢望能和天朝平起平坐,想以西伐利亞體系的各國間平等往來關係的姿態,以自由市場經濟的平等互惠姿態來天朝做生意,對天朝開口要求修改交易規則,甚至不惜開打貿易戰?真是自不量力,美利堅區區四億人口,哪裡敵得過天朝境內的十四億人?

若只是要求平等交易也就罷了,這些不願接受朝貢體系的頑劣份子,竟然還膽敢要求天朝遵守西洋來的人權自由平等等觀念,以此價值信念對天朝境內的香港西藏新疆事務指指點點?泱泱天朝怎能不展現經濟實力抵制頑劣份子,讓這些不懂事的番邦蠻族聽話?

希特勒就是太急躁,才剛從英吉利的張伯倫那裏弄到和平協定,綏靖主義還沒滲入骨髓就急著發動軍事侵略,不久主戰的反抗勢力就抬頭了。

川普如今想反抗,除了加關稅甚至還想鼓吹享受慣甜頭的美國企業,將生產基地搬離中國境內?未免太天真了,曾經歷百年孱弱的天朝,可是花了比勾踐還長的時間臥薪嘗膽,以改革開放之名,不惜將境內的人民土地與各種資源白送給歐美企業,除了一方面積攢來自世界的資本,二來綁架整個國際社會的消費習慣,讓大家習慣低價便宜貨,將商人的貪婪慾望餵養得越來越大,而越大就越脫離不了天朝給的甜頭,想要繼續嘗到甜頭就得跪好跪滿,聽話乖巧。

如今中國只要一個不開心,一堆海外企業馬上認錯道歉,顯見綏靖主義早已深入骨髓,抵抗者一時半刻哪裡能找到取代的方案?

看看台灣的親中派與香港的建制派,只要願意跪好跪滿,維護天朝政策,天朝會虧待嗎?這些人在自己家的本土派吐口水、辱罵不休,照樣發言挺中國,市場大餅作為鴉片,比真的鴉片更能讓人上癮戒難以戒除!

更多 Zen大開設的活動可以到【活動與課程】查看哦!

寫作有方法 心靈處方箋 教育與學習

提升社會生活存活率的學習重點,與學術追求不同

By
on
2019-08-27

為了提升社會生活存活率的學習,跟學習學術成果的學習有一些側重面上的差異:

首先,總分不是一百分,沒有滿分,只有積分。

在有限時間內盡可能的拿出市場可以接受的成果,累積成果而非追求單一成果的接近完美。

其次,沒有最好,只有更好。

第三,沒有標準答案,只有最適合你的選項。

問題的解決不是單一解,而是無限多解,更重要的是,在無限多解中找出適合你使用的~

第四,刻意簡單,迎合市場,客戶需求導向,因為社會生活的生存良率與市場息息相關。

第五,實用主義,以能夠確實解決問題為最重要優先考量,學理或邏輯嚴謹居次。也就是追求有效的方法,而非有道理的方法。

第六,案例分散在市場中,必須自己歸納整理出一套適合自己的架構系統。

第七,不追求原創,如果能有原創當然好,但如果不行,那就學著模仿後微調修改成適合自己的版本。不被原創主義困住。

第八,不追求完美,堪用就好。

第九,在實戰中檢驗自己的學習成果,敢於挑戰或修正既有學理系統。

第十,持之以恆,沒有學成畢業的一天!

以寫作來說,不是文辭優美就是好,而是能賣掉文章或讓文章賣掉你所欲推薦的理念或產品才是好。

文辭粗鄙無妨,未必一定要優美或有創意,只要你的客戶買單就成立。

另外,為了解決社會生活問題的學習,絕少是高深專業新知的追求,而是既有知識的活用,因此,

當你學到一個程度,面對學習瓶頸時,請告訴自己,世界上已經有很多人都學會自己正在學的事情,不可能學不會~

需要的是針對問題找出刻意反覆練習的有效方案,不是斥責自己笨或待學會的事情太難~

想讀更多與學習有關的文章嗎?

歡迎點閱寫作有方法 教育與學習 活動與課程區的文章 謝謝

更多 Zen大開設的活動可以到【活動與課程】查看哦!

人人當老闆 職場煉金術 寫作有方法 教育與學習

捨棄不必要的完美主義,堪用就好也是一種經營方式

By
on
2019-06-07

應該不少人都有過類似的經驗:

 

那個產品文案寫那麼糟、網站做得那麼醜,功能那麼陽春…,怎麼可能會有人買?

 

結果,不但有,生意還蠻好,至少比自己好!

 

就像應該也有不少人覺得,我的文章寫得也不怎麼樣,真要認真寫也能輕鬆超越我(我個人認為超越我是不難),憑什麼我可以當職業作家,一寫很多年?

 

我也知道,有人就看不慣我經營的這個路線。

 

嗯,其實我很能了解,無論真心相信各方面品質都好才是經營王道,還是以美學鄙視別人進而高抬自己的優越感與快感,生活中私底下內心裡偶爾也會碰到真心想翻白眼的東西,不過,我會很快轉念,提醒自己,世界很遼闊,自己不喜歡的東西未必大家都不喜歡。

 

所謂的品質好也許有客觀標準,但是好品質的東西卻不是每一個人都買得起或想付,有可能好品質就得付出高價格,有些人是買不起,另外一些人則是認為這類型商品自己不想花這麼多預算?也就是說,每個人選擇產品或服務的判斷標準都不同,有些人遷就於價格只能選陽春但便宜的,有些人則非精緻細膩且高價不可,有些人視情況而定,有些人都可就看東西有沒有實用性…

 

挑選標準如此多元殊異的情況下,生產方順著客戶的需求刻意推出能放入這些人評比範圍的產品或服務規格,會是讓人太意外的事情嗎?

 

只能做得陽春簡陋且賣便宜的產品的商家,真的做不出高級精緻品嗎?或許是,或許未必。台灣有些小吃店明明生意很好卻硬是裝潢簡陋陽春沒冷氣,如果有客人問起,就回說賣這麼便宜了還要求那麼多,甚至回說想吹冷氣去找有冷氣的店,毋寧說老闆就是想抓住這個市場區間,以貌似簡陋好將價格優惠回饋給客人的感受傳遞出去,作為經營模式!

 

有些人考量的是市場需求而非個人能力與想法的充分展現,這無關對錯,這涉及市場定位與建構商業模式的想法。我記得有本書就談到,生意好的街邊小吃店的收入,其實比高級西餐廳好,因為週轉快,客人流多,成本低。

 

以我來說,認真花兩三倍時間下去寫和改文章,不是不能提升到更上一層樓,但是,我是評估過市場跟自己所經營的文類還有個性之後,折衷出一個範圍區間,作為寫作主力。

 

專攻可以快速完稿且對文字細膩度的要求不是太高(但觀點需求比較大)的市場,好讓我在有限時間內能夠創造出較高的稿費,拉高在市場存活的機率。

 

我無意批評,但的確存在的現象是,自我要求嚴格的創作者當中有一些人因為耗費太多時間在作品的醞釀與修改上,但市場並沒有欣賞或掏錢買單這樣的苦心經營,結果就是收入不足以應付支出而退出,或是得想方設法找補貼案來協助自己堅持下去,或是從事其他行業,把寫作當兼職。

 

但我的目標是寫作維生,寫什麼都可以,不一定要高雅創作部一定要流傳後世只要錢夠養家活口即可,所以我投入寫完看完多數人過兩天就會忘記的文類,且捨棄完美主義與文以載道,就把自己當成完成商業需求的寫手,寫出市場覺得可以的程度即可的文字。

 

社會生存比的不是單一作品誰接近滿分而是全體作品的總分,因此,我早早捨棄了完美主義,擁抱了堪用就好的做法,反正不是創作也無意流傳後世,少了一些包袱,就能多一分自在,還有繳完帳單能夠勝一點餘裕,不用過得太過拮据。

 

我常常說,好書賣不好很正常,我最常讀的社會人文科學作品都很棒,常常賣不了一千本。所以,不要覺得自己東西賣不掉是因為水準太高程度太好或市場不懂欣賞,銷售跟品質有時候有關係有時候無關,得視情況而定,很難一概而論。應該事先觀察了解市場,找出自己的對策,如果選擇苦心經營者,那就不要怨懟市場不買單,曲高和寡是市場特性,數千年來皆如此,難以撼動。

 

當別人一天能寫六百一千字,我能寫一萬字,而這個市場上的多數人又分不出兩者之間的差異,最後往往是寫得少的人離開。我相信好作品是能留下來的,問題是寫好作品的人的生存資金耗盡時就得停止創作,離開市場,後續未完成作品自然無法繼續問世,人往往也離開了市場。

 

市場是無法教育的,只能因勢利導,配合市場的程度,適度妥協,緩步加碼,等到市場接受了或給了較大的餘裕空間後,再慢慢和大家一起往上走。

更多 Zen大開設的活動可以到【活動與課程】查看哦!

人人當老闆 職場煉金術 逆社會觀察 教育與學習 經濟與生活

不說人生計的是非,不擋人財路

By
on
2019-05-31

不說人生計的是非,不擋人財路

文/Zen大

 

上了幾年課,自然會碰到類似主題上過多個老師的人來參加。

 

有些人上完之後,會特地跟我說,某某老師上的也很棒,或是某某老師如何如何。

 

很棒的當然就附和跟著誇獎,雖然我都沒上過,至於如果是比較有斟酌的評論,我通常會說,市場需求各有不同,我也沒上過,很難說什麼!

 

有些是因為我在其他地方看過上過課的人覺得很棒,更重要是因為我想課程之於學習者的適用性,常常取決於很多因素,好比說對某人來說已經太簡單對其他人來說受用無窮,程度上的差別。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喜好,很可能你覺得我講得不錯,但默默走掉什麼都沒說的人可能覺得不好啊。就像有人上完課跟我說,這些東西不是本來就這樣嗎?也有人說老師講得太難了,聽不懂?各種意見都有,都往心裡去就別出來上課了,評價這種事情有時候像父子騎驢,什麼意見都有人說。毋寧說,什麼意見都有反而比都是好評或負評好。

 

想起在媒體寫書評時代,我的收稿費欄位盡量非不得已不去寫那些讀完以後覺得需要開炮批評的書,因為那些多半是圖書推廣類的平台,不是學術性的書評平台,沒必要讓辛苦出了書的出版社為難,雖然我知道有些人喜歡以挑出並放大書裡的錯誤或不足作為寫作切點,如此感覺好像可以提醒讀者,順便也讓人看出自己好像水準挺高。但我的想法是,多挑好書推薦就好,實在不需要花時間談那些自己覺得不好(但其實未必不好)的書。

直白一點來說,不要擋人財路給人留活路,婉轉一點說就是市場分眾,各有巧妙不同,人家能夠在市場上有一片天自然有自己的獨到之處,只是無法讓所有人滿意,這種關於課程或作品的評價是付費者可以去說,只要有所本的舉證說清楚就好,至於我沒參加過,當然沒資格多說,就像讀書界常有一些評論的起手式我覺得不好盡力克制自己不要犯這樣的錯:我雖然沒讀過這個人的書,但是我覺得…然後以下講了幾千字不好聽的評論,這不是矛盾嗎?

其實,市場很大,受眾族群很多元,每人一片天,經營好自己的族群,那就好了,實在不用管到人那邊去,也不用有著拯救天下蒼生免於上錯課讀錯書為己任的情懷,真的不必!再者,自己挑選然後買錯讀錯都是學習,都有益處!

更多 Zen大開設的活動可以到【活動與課程】查看哦!

逆社會觀察 經濟與生活

募資補貼型創業能走多遠?

By
on
2019-05-07

募資補貼型創業能走多遠?

文/Zen大

一早看到交友神器退出台灣的新聞,剛好有看到一連串物流業倒閉的新聞,讓我想起,這些年的創業熱潮的一種模式,那就是先靠補貼或免費衝高流量然後不斷擴大募資,用新一輪募資的錢支撐組織運轉,理論上的說法是撐到可以足夠支撐營運的營收出來為止。

然而,我不知道是創投界有意為之還是本來就有打算一些投資會放水流,有些募資案就連外行如我看起來也知道這種組織模式終究是不可能轉出足夠的現金流來維持公司營運,卻可以不斷有創投加入,募資總額越來越大。

這些人的盤算應該是募資金額衝高營收好將股票上市上櫃,再到市場上去募集資金,繼續玩補貼型資本遊戲。

另一方面,各企業為了擴大自己的市占和會員數,補貼工具也是玩到讓人不可思議的眼花撩亂。

如果說創業熱潮要有泡沫化的話,指標應該就是這些拿錢補貼消費者以衝高市佔率或會員數的企業的倒閉潮吧?

補貼熱與資金氾濫熱大概和金融海嘯後的浮濫量化寬鬆造成的熱錢流竄有點關係。

在我看,其中有一些根本就是龐氏騙局。

亞馬遜是靠長期補貼成功沒錯,但世界上已經有了亞馬遜,且有多少企業能做到像亞馬遜的規模?

很難想像只在某些區域裡搞補貼以換得市占或會員數的企業最後也能成功獲利?

補貼必然是一時的,不可能長久補貼下去。在我老派人來看,創業的根本之道是早點能夠賺進足夠運轉組織的現金流(營收),而不是拿別人的錢來補貼自己的公司發展,自己卻無力創造足夠維持組織運轉的現金流,更別說拿別人的錢來擴充自己的門面跟收入。

更多 Zen大開設的活動可以到【活動與課程】查看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