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標籤

市場

生活有感想 職場煉金術 寫作有方法

關於寫作,有稿酬且能夠持續寫就很棒了!

By
on
2018-12-14

關於寫作,有稿酬且能夠持續寫就很棒了!

文/Zen大(歡迎來參加快速寫作課程,這是多年實戰寫作秘訣)

我寫過最低的稿費是一個字五角,一篇兩百或四百(比較多是兩百),在人間福報的民意論壇版,一寫寫了兩年多,是當年主編來電約我幫忙寫,每天一篇,一周五篇。

後來主編榮升,接手主編還是讓我寫,但就改為一般投稿,且對主題要求越來越多限制,我就慢慢淡出了!

 

我不知道其他寫作人接到這樣的邀約會怎麼想?

 

我猜大概就是以稿費太低為由,拒接!

 

當年我很缺錢,畢竟寫作維生不容易,沒得挑。

實務上來說,每個月七八千塊的稿費收入,對當時的我來說很寶貴,我很感恩有這樣的機運。

 

後來回頭看的好處是,那段時間密集的鍛鍊了實戰寫作評論文章的能力,讓我後來可以同時接七八個專欄寫,天天寫,也不會覺得累,因為練成十幾分鐘就能寫完一篇的能耐(好壞是其次,寫日常專欄,總有高低起伏)。

 

之前有人在我的快速寫作課程底下留言說,倪匡是特例,他是天才,因為我很愛講倪匡的例子。

 

但其實,能像倪匡那麼快的人,世界上還有很多,只是我懶得舉太多例子,就被不相信可以靠方法練成的人說成那是天才特例。艾西莫夫,史蒂芬金,村上春樹,蔡瀾等一票香港作家等,都是寫得多又好的人。

 

我很討厭天才論,社會學裡也有一個小領域研究天才這件事情,找到的答案跟後來的一萬小時理論差不多,就是當年那些人以當下其他人不知道的方法練就了某種傑出能力。

 

我會接低廉稿費的另外一個很重要的理由是,我始終覺得,能靠寫稿維生是很幸福且幸運的事情。

 

好比說,便利超商店員貨小吃店便當店那些媽媽阿姨們,站一整天,理貨一整天,面對奧客一整天,賺不過千來塊,抵不上一篇稿費的錢。

 

所以某些知識青年或知識份子說,因為知識有價阿枝累得所以認為稿費或知識勞動所得應該要達到某個位階以上才合理,我也覺得這個道理沒錯,但是,這個價碼的基本標準國家可以保障,高標卻是得自己創造,國家沒道理保障菁英的生活水準可以拉多高,國家只負責保障不讓人餓死。

 

擁有知識沒有比較了不起,知識勞動跟體力勞動對這個社會都很重要,從功能論來看,只是各司其職,當然市場訂出了價碼,而我認為知識勞動者應該感恩的是,至少有機會向上爬升。

 

稿費高的是很高的,只是未必每個寫作人都有機會領到,領不到高的就只能領基本門檻的,嫌低而放棄,在我看來是放棄下場實戰,放棄累積資歷,放棄了未來的可能性,以一句專業被踐踏之名。

 

我也認為專業有價,也認為有些人的確踐踏剝削專業,但我是這樣看得,整體市場上高低價格都有,那就合理,只有低價那就是踐踏,只有高價也會有白搭便車者佔便宜,所以高低價都有,某種程度上很合理,畢竟沒經驗者需要累積經驗,給低報酬者就買這些人的服務,自己承擔一些買到爛貨的風險,也賺到一些目前仍被低估的強者的好處。

 

但是,我覺得時時提醒自己,自己在社會上的位階並不弱勢,已經很幸運了,只要自己未來更努力一點,持續往上轉就好。

生活有感想 職場煉金術 心靈處方箋

盡量不求人幫忙  樂意幫人但不主動出手

By
on
2018-12-06

盡量不求人幫忙  樂意幫人但不主動出手

 

文/Zen大

 

近年在中國很紅,台灣也捲起一波旋風的心靈毒雞湯書中,關於找別人幫忙欠人情這件事情的看法是「能花錢解決的就不找人幫忙」、「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免費的最貴」…,大體上的意思就是,自己的困難盡量到市場上尋找專業服務來解決,不要求助於會欠人情的親朋好友,更不要接受白送上門的親朋好友的幫助。

 

一開始讀到這些文章,我也覺得很有道理,我自己也是如此要求自己。好比說搬家,學生時代有不少人搬宿舍時,都會找一群朋友幫忙搬,你幫我我幫你的,搬完後事主請大家吃頓飯,互通有無,加上東西也不多,也就還好。

 

但是我仔細算了一下花費,請幫忙的朋友吃飯的錢,其實就足夠找專業搬家工人來處理。而且,請了吃飯就還了人情嗎?其實沒有,因為自己已經成為搬家互助會的一員,以後別人要搬家找你幫忙,你要是拒絕,難保會被說成什麼樣?

 

花同樣的錢,到市場上找個專業的人處理,省了人情債還不清外,還省了這一群人往後許許多多互相幫助必須付出的時間。

 

或許有些人會說,年輕時互通有無的幫忙是建立情誼的最好方式,或許是,但往往更多時候會因為未來的某一次忙沒幫好最後搞到漸行漸遠。

 

所以我很早開始就只找專門搬家公司來搬,自己不用累壞,朋友們也不用累壞,更不用彼此欠一堆人情。

 

所以,以前我也覺得中國那些毒雞湯書寫得很有道理,跟我奉行的觀念差不多。

 

但後來出社會稍微有點閱歷後,我發現這樣的邏輯需要微調修正,那就是,得看人,得看情況個別判斷,沒有統一的標準。

 

特別是,大老闆或資本家等級的人如果主動開口請你幫忙,那肯定要幫,要免費的幫,還要幫得很樂意,且當對方開口詢問如何回報你時,不要索取報酬(當然,違法的例外)。

 

為什麼這麼說?

 

很簡單,手上握有雄厚資本的人,什麼問題不能花錢到市場上找專業的解決,非要開口請你幫忙?

 

我認識不少頂尖業務,他們都對客戶沒事就開口要求他們幫個小忙這件事情甘之如飴,好比說我聽過不少業務都當過有錢人的跑腿,幫忙開車送客戶去機場或是陪客戶去爬山、打高爾夫(當然得順便接送)。

 

別人怎麼想我大概知道,不少人覺得這是客戶在拗業務。但是在超業們的心裡,那是客戶給自己向他們講講產品服務的機會,求都求不來的大好機會。

 

所以說,幫忙這件事情,應該加幾個但書,自己的事情盡力不求人幫助,能花錢找專業的解決就花錢解決,但如果是別人開口找我們幫忙,我們應該在合理的範圍內,竭盡所能的幫忙,特別是那些原本可以不用找我們卻還是找了我們幫忙得上位者,他們的情求幫忙很可能是一種對我們的能力或人品的考核,而不單單只是幫忙。

 

關於幫別人,還有幾件事情應該謹記在心。

 

第一,幫了就幫了,別把幫別人這件事情牢牢放在心上或四處去跟別人說嘴,更不要期盼著某天對方會回報。還是得抱持不求回報的樂意之心才好。所以一開始別人找上自己請求幫忙時,就得審慎評估,若決幫不起這個忙就婉拒,不要勉強接受了再懊惱後悔或是覺得別人把責任推卸到自己身上。

 

有時候是會碰到別人把問題的責任堆到幫忙解決者身上的時候,特別是職場上的工作,一些同事解決不了或搞砸的工作,找上你哀求請你幫忙時,若要接手,就要有責任轉移到自己身上的覺悟,如果沒有,還是一開始就拒絕比較好。如果在內心抱持我只是幫你的態度,就算有跟對方說清楚對方表面上也答應,最後還是會鬧得很不愉快。

 

第二,不是自己有能力幫忙,看到需要幫忙的人就自己靠上去說要幫。無論對晚輩平輩還是前輩,都是一樣的道理。別人沒有開口要求自己出手相助之前,千萬不要自己主動開口說要幫忙。這很可能讓對方覺得沒面子或是不被尊重,更透露出一種我看出你有問題的訊息,都應該避免。

 

更重要的是,別人沒開口卻主動開口要幫忙,往好聽的方面說是體貼與細心,往難聽的方面說是雞婆與人我界線不分。

 

特別是面對上位者,不要在對方沒主動開口時就自己開口說要幫忙,一來人家可能完全沒需要你幫忙,二來人家可能早就有可以協助解決問題的人選只是當下還不想或不需要解決問題,第三則是容易被別人說成攀附。

 

在職場或商場上與上位者來往最棘手的問題是,容易被說成攀附,實際上這些人身邊也真的有不少人隨時在討好他們,想從他們身上撈好處,有些人表面上裝做不在意但內心裡都在細細打量。和上位者來往,若不是直接的上司下屬關係,而是私人性質的情誼,淡如水的平等以對,不過份討好或屈膝卑躬會是比較好的態度。

 

總而言之,幫忙這件事情沒有學生時代那麼單純而明快,幫或不幫的背後,往往有許多考量,在商場上打滾的人應該更審慎地看待,不要只是一股腦的熱血的到處幫人,很可能好心卻壞了事,反倒砸了自己的名聲。

私飲食劄記 逆社會觀察 文化創意考 經濟與生活

生產成本不只有原物料–飲食與社會評論系列5

By
on
2018-10-19

生產成本不只有原物料

–飲食與社會評論系列5

 

文/Zen大

 

每次只要一有蘋果新手機問世,相關報導肯定滿天飛,然後,其中有一則報導是每次都會出現的類型,那就是分析新款蘋果手機的原物料成本。分析結果往往是,手機各項零件成本僅佔末端售價比例極低,藉此暗示蘋果賺很大。

 

關於這類報導,蘋果執行長庫克過去已經站出來反駁過,指稱生產成本並不只原物料,還有倉儲、研發、行銷等等。然而,卻還是有不少台灣媒體很愛拿著原物料成本跟末端售價對比,指責廠商賺很大。

 

別說零售端售價跟製造商出貨成本根本是兩回事,以手機來說,製造商還得給零售商和系統商賺,況且生產成本不只是產品的原物料而已。

 

退一萬步來說,就算真的賺很大,只要人家不偷不搶不騙,消者心甘情願掏錢買,為什麼不能賺很大?

 

看看歐洲的精品時尚名牌,愛馬仕一個數十萬台幣的包包,原物料成本佔多少?毛利又是多少?為什麼愛馬仕賣那個貴還一對人捧著錢去排隊?

 

台灣近二十年來,不少人一方面對自己被凍薪感到憤慨,二方面卻又對企業賺很大這件事情感到不滿,彷彿高毛利就是惡質企業,著實是讓人覺得弔詭的事情。

 

幾年前曾經有一家連鎖滷肉飯餐廳,想要調漲產品價格,硬是被一篇談滷肉飯就應該要俗民化、要便宜的文章引起的社會輿論反彈給壓了下去,最後出來說「不漲價了」。

 

還記得鼎泰豐原本的醬油炒飯,因為媒體窮追猛打其所使用之醬油的原物料成本極低,不應該比其他炒飯貴五十元,覺得多收五十元是暴利,搞到最後鼎泰豐索性取消這道產品不賣的事情嗎?

 

每次只要有媒體報導哪一家企業的毛利很高,那家企業就得趕快出來澄清,並表示自己很辛苦,沒有外界想的好。但如果媒體一口咬定你就是賺很大,最後幾乎都得道歉,要不是降價,要不是就停售。

 

如果我們的社會連一家企業,以合法正當手段賺取高額毛利的事情都不允許,都會被媒體報導攻擊、指責,如果當我們認為產品的生產成本不能包括品牌行銷或人員的高薪,那麼社會又怎麼擺脫凍薪?

 

台灣的媒體也三番五次透過打擊市場上高毛利之產品的手法告訴閱聽人,產品的成本只需要計算原物料就好,其他無形的成本,特別是手藝或美學方面的成本都可以忽略不計(人力更是最常被媒體忽略或低估的成本),以錯誤的生產成本計算方式,指控企業賺很大,同時也是在告訴社會大眾,「人力」不需要得到相對應的薪資。

 

或許你會說,媒體不納入非原物料的成本之計算方式當然是錯誤的,我才不會上當。或許你不會上當,但是對於沒有學過成本計算方式的民眾,卻未必不會被誤導?否則當年滷肉飯為何最後放棄漲價?鼎泰豐為何得停售醬油炒飯?

 

縱使我們知道成本不只原物料,但是在媒體暗示閱聽人高毛利是不可取的經商行為時,無形中對市場上的產品定價有了一套定錨,才是最可怕的。恐怕有不少人就算加入了其他生產成本換算出真實成本之後,仍然覺得廠商「賺很大、不應該」。

 

再好比說,如果媒體告訴你一碗牛肉麵竟然要賣五百元,你會不會覺得賣太貴?

 

如果台灣社會繼續堅持薄利多銷是美德,認為靠品牌行銷或其他合法手法,就會認定一碗牛肉麵賣五百元太貴,加個醬油炒飯多收五十元是暴利。

 

只要企業沒有威脅強迫你購買,私人企業的產品售價要怎麼定,是他的自由,不需要端著某種道德標準去譴責,甚至引來輿論公審,強迫其降價或抵制到對方倒閉。那不叫正義,那叫霸凌,更是摧毀台灣可能突破低薪、凍薪困境的一絲希望。企業沒有高毛利,要如何給員工一個好薪水和工作環境?

 

別再跟著媒體對某項產品的價格很貴,原物料跟末端售價差很大的報導起舞了,就算賺很大也不是罪惡,不應該被譴責,不用酸人家的產品沒有好到值那個價格,也不要一位追捧便宜就一定好,便宜也有可能是以糟糕的原物料來壓低成本。

 

東西真的不好市場會抵制、令其自然淘汰,不如大方承認自己買不起,接受人家有辦法賣高價,希望對方生意興隆之後願意好好善待員工、回饋社會就好了。

--飲食與社會評論系列--
1.讓客戶傻傻排隊的名店在想什麼?
2.為什麼一碗番茄蛋花湯不能賣220元?
3.稍貴但品質好v.s.便宜卻有點糟
4.台灣小吃,只能以便宜守住老故事和人民情感嗎?
6.你愛吃全是噴槍炙燒過的握壽司嗎?
7.輕賤無形專業的社會,終將自食惡果
8.台製抹茶食品,幾乎攏是假
9.名店、老店接二連三倒,真的都是高租金害的嗎?
10.為什麼美食在當代如此受歡迎?
11.我不去讓人覺得小器的名店

12.什麼才是高CP值的人生?
13.吃是一種美德,讓我們奪回飲食自主權

14.外食加熱產品的塑膠容器問題大
15.是嚴格訓練學徒還是過勞與剝削?

職場煉金術

市場並不一定都以原創論成敗

By
on
2018-07-13

市場並不一定都以原創論成敗

 

文/Zen大

 

看到網路上有個年輕人在抱怨自己推的課程文案被抄襲,還認真截圖給大家看。

 

我看了之後,覺得其實還好,因為是同質性產品,訴求與痛點雷同很正常,表達上的關鍵訴求肯定會重疊,如果這樣就算抄襲,這世界上很多商品都不用賣了~

 

其實,比自己晚出現的同質性產品,難免會有相同客層或痛點訴求,要辨認是否抄襲,是滿困難的事情。

 

況且,市場餅做大,對大家都有好處。

 

有錢大家賺囉~

 

有些產業的產品,甚至就是大家一起複製抄襲(如餐飲業的餐點)。

 

再好比說我的出書課,後來也很多人開,除了某個比較需要留意的單位我會提醒外,其他的難道就要說人家都是抄嗎?

 

我就算是第一個弄成課程,卻也絕不會是第一個開始分享這個主題的人。

 

然後,我弄得其他課程,在我之前也都有同質性產品了,難道就是我抄襲這些人嗎?

 

這世界上所有對創新都會有前人的影子,創新之後也一定會有同質性產品出現。

 

很可能只是剛好大家都有同樣的理解與看見而已。

 

抄襲的認定有其嚴格的標準,除非有確切證據,否則還是不要隨便說別人抄襲自己比較好~

 

而且,除非登記專利或取得法律壟斷地位,不然市場上向來是以成敗論英雄,並非以原創論成敗。

閱讀資訊饗 在地想出版

產值衰退下的奮力掙扎~2017年台灣出版產業回顧

By
on
2018-04-23

 

產值衰退下的奮力掙扎~2017年台灣出版產業回顧

 

文/Zen大(本文發表於臺灣出版與閱讀 107年度No.1/原全國新書月刊)

 

年度暢銷圖書

 

2017年,《被討厭的勇氣》、《解憂雜貨鋪》持續盤旋暢銷排行榜,持續長銷中。《解憂雜貨鋪》還有電影上市推波助瀾,銷售成績更上一層樓。《被討厭的勇氣》則在今年出現了相關主題的暢銷作品,像是年初台灣本土出版的周慕姿的《情緒勒索》(寶瓶)、楊嘉玲《心理界限》(采實)等作品,帶動一系列拒絕被勒索與設立心理界限的出版風潮,甚至讓絕版多年的原版《情緒勒索》都獲得重新在台出版的機會生(舊版是智庫文化出版,新版歸入圓神集團)。

 

工作與學習方法書崛起

 

《恆毅力》、《刻意練習》、《深度工作力》在2017年成為自我進修成長類的熱門讀物,不但銷售成績長紅,還有不少商業界的讀書會都熱烈追讀,在市場上引爆一波學習熱潮,威力仍然持續延燒中。

 

磚頭人文書竟有不少人看

 

說到人文社科,向來是冷門小眾,然而《人類大歷史》、《人類大命運》的熱銷,似乎隱隱約約地改變了消費市場的閱讀習慣,越來越多磚頭書能夠開出不錯成績,也越來越多出版社肯投注心力出版厚重型作品,像是劉仲敬的《遠東的線索》、馬克思的《資本論》(經典重出)等等,是個厚重作品不斷推出的年份。

 

本土話題暢銷書

 

要說2017年台灣最有話題性的暢銷書,除了《情緒勒索》之外,就是已故的林奕含的作品《房思琪的初戀樂園》和林立青的《做工的人》。前者因為作者自殺後爆出的消息引發社會關切,許多女性讀者讀書之後紛紛說出自己的經驗,對社會投下一顆震撼彈,讓許多人了解性侵與性騷擾在台灣的普遍性與許多至今仍然無解的難題。《做工的人》則是第一本由台灣本地的工人著手撰寫的作品,書尚未出版其文章就已經在網路上引發瘋狂轉載,出版後更是銳不可擋,此書最大的貢獻毋寧是讓更多台灣人看見做工的人的真實生活樣貌,看見那我們都知道存在卻說不出來的辛苦人的樣貌。

 

從《情緒勒索》到《做工的人》再到《房思琪的初戀樂園》,說明了圖書出版在這個年代要能暢銷,必須能說出自己土地上長久以來應該被關切卻沒能被好好關切的議題。

 

新體裁講老中文

這些年以白話文重新解讀老中國文化的作品不少,2017年陸續出版陳茻的《地表最強國文課本》、祁立峰《讀古文撞到鄉民》與謝金魚的《崩壞國文》,都令人耳目為之一新,自然也吸引了不少目光,銷售成績也不算太差。

 

中文學習的議題在台灣持續爭論中,課外補充類的作品只要認真經營,都仍大有可為。誰多中文學習一定要正經八百呢?

 

中國來的書暢銷

 

2017年有不少中國非文學類作家的作品開始在台灣暢銷,像是《你的善良要有點鋒芒》、《斜槓青年》、《通往財富自由之路》、《精進的力量》等等,代表中國作家的論述已經逐漸為台灣市場所接受,而反觀台灣作家在中國的心佔率卻是一年不如一年,此消彼漲之下,未來台灣的閱讀文化勢必會繼續受到來自中國的新觀念影響,是好是壞還很難定論?

 

電子書崛起,電子書銷量聽說有成長

 

根據博客來的2017年出版年度報告指出,電子書的銷量在去年有實質的成長,特別是市場千呼萬喚始出來的博客來電子書服務,雖然目前的平台介面差強人意,但畢竟挾會員人數優勢,加上數位原生族時代開始邁入三十歲,也成為圖書市場的重要購書族群,電子書對新世代並不那麼感到抗拒,加上的確有價格優勢(紙本書定價的五到七折),未來銷售成績應該還能持續看漲。

 

只不過,在圖書出版總體銷售數字不斷下滑的今天,電子書遲到的成長率能否彌補低迷的出版市場產值下滑所造成的缺口,還值得持續觀察,因為還沒有通路或出版社站出來公布實際的銷售數字,大多只是銷售數字的統計百分比的樂觀解讀。

 

行銷:線上社群崛起,線上線下開始整合

 

今年在圖書行銷面最值得一提的現象,首推說書型知識型網紅(如冏星人、超級歪)崛起,說書型知識型網紅推介的作品,即便不是當期新書,卻能在影片推出後推動一波圖書銷售熱潮,甚至還有長銷化的趨勢(如冏星人推薦《斜槓青年》後持續熱銷)。

 

出版界再也不能忽視的說書人,導購力與市場影響力與日俱增。只不過,此一現象未必全都是正面,畢竟說書人知識型網紅的推薦能量固然驚人,但合作邀約乃至合作價碼恐怕也不會太便宜,對於行銷預算捉襟見肘的眾多小型出版社來說是否能夠因此波熱潮而受惠,還值得持續觀察。

 

另外一個值得觀察的熱潮,是讀書會的大量崛起與橫向串聯。去年市場上出現了一個「書粉聯盟」,積極串聯各讀書會的主事者,共同舉辦活動,推廣閱讀。

 

未來,聯盟登高一呼一起推動某一本書的閱讀,是指日可待的事情。而全國讀書會大串聯共讀一本書能否帶動閱讀乃至圖書銷售熱潮,我想許多人都引頸期盼這一天的到來。

 

從電子書和說書型知識型網紅崛起,乃至讀書會透過社群串聯結盟,說明了一件事情,未來圖書銷售的推廣行銷必然是線上與線下得充分整合,不管是要推實體書還是電子書,都需要線上與線下的愛書人與賣書人一起努力,已經無法各自為政或自顧自的經營自己一方小天地的時代,這是個得千方百計向各種社群訴說自家作品好的時代。

 

書店的進化

 

2017年,台灣出版通路界也有一些有趣的新發展,獨立書店持續發光發熱,且開始出書訴說自己的身世跟近況。獨立書店在出版界的發聲權與影響力不容小覷。

 

此外,不以賣書而以生活提案為主的書店,除了老字號的誠品之外,日系的大型連鎖集團無印良品推出無印書店,蔦屋書店更是積極拓展門市,有意在台灣這個圖書出版極度不景氣的社會奮力一搏。

 

然則,我個人認為生活提案型的書店,對圖書銷售的業績貢獻不大。這類型書店不過是看準現代人喜愛群書圍繞的氛圍,以書作為風格訴求建立起一個獨特的文化品味空間,招攬讀者前來消費空間。好比說蔦屋書店實質獲利與其說是圖書不如說是餐飲,而無印良品更是無需在乎圖書部分是否能夠實際產生利潤,只要能夠強化集團品牌形象即可。

 

出版人應該留心的是,當代消費者「更喜歡群書環繞的空間而非書籍或閱讀本身的趨勢」對出版業的影響,因為未來可能有越來越多類似蔦屋書店或無印書店的空間出現,需要很多來自出版業的作品填充空間,銷售成績卻難見利潤而出版人卻得付出極大心力去經營這些供應商…。

 

產值衰退下的奮力掙扎

 

總的來說,2017年的台灣圖書出版業在行銷上,是一個線上與線下開始整合的一年,博客來投身電子書服務與說書型知識型網紅的崛起,讓圖書的線上線下整合逐漸成形。

 

至於圖書銷售方面,關心個人情緒的解套不受旁人壓力與侵擾的趨勢仍在繼續中,短期內大概仍不會退燒。

 

通路方面則是生活提案型書店崛起,實體書店的圖書銷售功能持續衰退(但展示與品味氛圍建構功能日漸明顯)。

 

出版人如何因應上述趨勢的變化,在2018年乃至爾後數年好好布局,將是能否扭轉持續下滑業績之頹勢的關鍵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