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標籤

平台

人人當老闆 職場煉金術 逆社會觀察 經濟與生活

低薪的社會環境,新創企業不可能靠補貼留住消費者

By
on
2019-10-02

(本文作為一種概論,談的是社會現象的集體層次的社會成因觀察,個別案例肯定有例外,文中也略有提及但怕讀者有誤會,還是在此說明一下!)

企業對消費者進行補貼讓利現在很熱,優步化的外送平台祭出補貼、新崛起的網路電商也祭出補貼(免運與免上架費),幾乎任何想做大規模的企業出來就是撒錢補貼,希望透過補貼吸引消費者(與承攬業務的合作對象)來使用,繼而留下來成為忠實客戶。

至於錢,大多來自募資,也就是說,資本家集團買單這些補貼費用。

補貼之所以成為一種商業模式,可能是大家都看著當年亞馬遜靠長期讓利補貼消費者而成功的案例,然後肖想自己也能成為第二家亞馬遜。

(附帶一說,打折跟補貼都會需要讓利,不過,打折是針對當下購買之商品或服務給予折扣,補貼則是額外給予金錢或回饋,收下後可以購買任何東西。又,過去的打折或補貼大多只針對消費者,如今還會針對優步化平台上那些只能跟平台承攬業務或在平台上販售產品服務的合作廠商~)

姑且不說,要像亞馬遜這樣撐得住虧損並不容易,就說亞馬遜後來之所以獲利,很大一部分卻是來自新的商業模式貢獻的營收,百貨零售這塊還繼續給他補貼下去,只是大部分轉嫁給了製造商。

再者,亞馬遜也靠補貼擊垮了一堆同業,形同寡占市場,又將觸角伸到全世界且利用各國的稅賦漏洞套利(好比說,日本的亞馬遜也收消費稅但過去並不支付給日本政府,因為它們主張自己不是日本企業)。

補貼雖然有成功案例,但不代表補貼都能成功,且亞馬遜之所以成功才不是光靠補貼,還做了非常非常多的事情出來(例如:優化消費流程與體驗,就砸了很多錢在研發)。

扯遠了,我想說的是,現在一堆新崛起的優步化平台或電商零售也大玩補貼,卻只是模仿跟隨,前面已經有個寡占市場的老大哥不說,消費者看著不斷新增的補貼讓利,早已養成逐補貼而居的購物模式。

加上網路購物的交易成本極低,非常的務實功能取向,因此,消費者在轉換購買平台時所必須額外付出的成本代價很小(特別是現在網站都能使用臉書帳號直接登入),跳槽購買這件事情,消費者一點都沒有愧疚感。

至於優步化平台上的接案者,若一旦平台結束補貼,收入下跌甚至連成本支應都有困難,又有多少人會繼續留下來(我相信會有人留下來,只是數量規模與使用頻率相乘下所創造的收益狀況,將不足以能夠支撐企業運轉,企業只怕還是得繼續靠募資來補貼支撐運轉)?

再者,不少消費者也都知道補貼來自資本支出,資本支出來自資本家集團的資金,基於對資本家集團的妒恨與無法動搖的心情,基於自己身為生產者時所承受的痛楚和不快,這樣的一個人類轉換成消費者時,是不會替資本家或賣家想的!

當消費者不購物的時候,多數人可是薪資微薄的勞工(少部分人是資本家或自雇者/退休或尚未就業的不算),這些當中,若是被資本家剝削的勞工越多,那麼,就別奢望被剝削的勞工在購物時(切換到消費者身分的勞工),會培養出品牌忠誠度!

馬克思曾經嘲諷地指出一個矛盾,馬克思曾嘲諷的說,資本家是一群希望自己能拼命壓低支付給員工的薪資成本,卻又希望其他資本家可以盡可能多支付薪資給員工。因為其他資本家所聘僱的勞工在自己眼中是消費者,所以想從其他人那裏盡可能賺取。可是阿,資本家都只願意給低薪,結果受害的還是資本家,因為身為消費者身分時的勞工,可支配所得極為有限,無法大肆購買。

資本家一方面希望能夠盡可能壓低給自家勞工的薪資,一方面卻希望其他企業主能多給勞工薪資好讓他們有更多錢來買我們生產的產品(未免想得太美好)?

基於此一前提,身為消費者身分時的勞工,是不會認真替自己所購買之產品的企業思考,甚至很樂意擺出客戶是上帝的姿態,因為在自己就業的企業內無法發洩的不滿情緒可以轉發洩到其他企業上,雖然直接承受的不過是其他勞工,但卻能造成資本家的一些損失,只要想到這裡,就很樂意當個奧客,絲毫不會有所虧欠,因為是資本家集團先聯合起來剝削勞工,讓勞工過上苦日子,因此,無論來自資本家的任何讓利或宣傳,只要一旦看透,身為消費者的勞工將會豪不吝於掠奪取用,且絕不交出自己的品牌忠誠!

補貼是無法養出消費者的忠誠心的,補貼是讓消費者理性分析自己所購買的產品或服務的價格與成本效益,走上理性務實思考!

況且,亞馬遜崛起的時代,用力撒錢補貼的企業少,如今到處都是,一家補貼不下去了會有另外一家取而代之,且消費者的跳槽(交易)成本超極低,跟以前不一樣了,下載個APP,用臉書登入就可以繼續購買,為何要忠誠?

甚至極端一點說,如果補貼讓利可以讓資本家的投資虧損,稍微減少一些資本家的資產,身為消費者的勞工為何不大搶特搶呢?沒有補貼之後,為何還要留下來讓企業主賺自己的辛苦錢呢?

我認為,支領低薪的勞工面對消費市場時,只會逐便宜而居,補貼讓利會被視為對其低薪的虧損之補貼(人們內心自有一個與世界平衡的帳本,就像原公會以怠工偷懶的方式應對不合理的低薪資問題),不會被視為留下來繼續購物的誘因。一旦補貼消失,人就走了!

從這個意義上看前幾年的免費派送產品之所以吸引一大堆人上門排隊,也是一種內在的心理帳本的補貼機制判斷下的結果,能從資本家那裏佔到便宜就是賺,即便佔到這個便宜會讓資本家拿去做行銷宣傳也沒關係(重點是自己有沒有佔到便宜而不是群體是否因此反而吃虧,普羅不思考群眾/集體,只在乎個人利害關係)。

擴大來說,如果一個社會的低薪是普遍現象,社會整體的受雇階級的薪資收入水準,或者說薪資水準在GDP中的占比偏低時,不利企業發展品牌忠誠度,這種社會環境的消費者更在乎實利(或CP值)勝過品牌意象。

或許你會說,在台灣還是有一些品牌做得不錯?!

的確,支領低薪的消費者可能還是有一兩樣很喜歡的產品類型願意花錢在提供好品質好服務的企業上,且將這些企業視為例外狀態。

其次,經營小眾市場或頂級客戶的企業,也就是不受低薪困擾的族群的企業,相對來說比較容易發展品牌忠誠度,然而,這些企業甚至根本不需要祭出補貼讓利政策就能讓消費者持續購買(好比說精品名牌)。

做大眾市場的品牌,要想只靠讓利補貼就留住消費者會有困難,這個市場的消費者有不少人可支配所得不多,必須精打細算,只看價格不看品牌~

有些企業把便宜跟會員制綁在一起,好像真的綁住消費者,然而,試想,如果這些企業拿掉便宜只剩下會員制,又有多少原本是看在便宜分上才加入會員的消費者會想繼續留下來?

當然,主打便宜是一種商業模式,也很可以經營,只是規模要夠大才有辦法創造利潤,且讓利要能轉嫁給供應商才有辦法持續讓利補貼政策。然而,這種讓合作廠商讓利的手段,早已為人所詬病,無論是大型店商通路還是如今的外送平台,都是將折扣的讓利丟給廠商承擔,許多廠商有苦難言。

然而,我要再說一次,消費者對於這些願意讓利的企業是不會有所同情共感的(個別一兩家或許會,但作為概念的企業是不會同情),原因一如前述,因為低薪的勞工覺得自己在勞動環境被企業主剝削,是以並不想同情其他企業主。

靠補貼讓利開發的客戶,有多少能在補貼消失後還能留下來呢?

只怕這個比例與就業市場的薪資狀況與國人的可支配所得分配狀況息息相關!

勞工僅記得自己之所以支領低薪的原因,來自資本家集團的剝削!而自己正在消費的產品或服務的勞工是否正在承受低薪與剝削,消費者都知道!固然因為無法抵抗便宜的誘惑(低薪的人只能追逐便宜貨而買),但是絕對不會打從心裡認同這種行為,只是行為上將能佔的便宜佔光而已(算是一種精神勝利法)!

市場上消費者不消費的時候,(除開退休或尚未就業者),大多數是勞工(少部分是自雇或資本家),還是會想起資本家對自己的態度與嘴臉,然後報復在其他的資本家身上。

長此以往,最後是兩敗俱傷,全盤皆輸。

坊間很多書跟演講會談及企業品牌的建構與行銷,貌似有很多原理與心法。

然而,實際上台灣並不算是一個相當有品牌意識的社會,能夠站得上世界舞台的知名品牌更是少得可憐。

有些人從台灣欠缺美感設計著手談品牌發展困境,有些人從代工經濟模型談,然而,我認為,發展品牌這件事情,有一個本質核心的問題若沒有解決,恐怕很難真的開展出能夠充滿黏著性的品牌。

那就是社會整體的受雇階級的薪資收入水準,或者說薪資水準在GDP中的占比偏低時,不利發展品牌。因為作為消費者的勞工,打從心裡並不認同也不相信企業所打出的品牌形象!

反正就算認同,自己也消費不起!

錢這東西還是要靠夠多的普通人在市場上大量流通周轉才能孳生,光是少數人累積一大堆卻不花,是無法促進世界和平的!

資本家真心想多賺錢,首先是要聯合起來給自己的員工加薪,將利潤盈餘的一部分提撥出來分給勞工,讓大家都有錢到市場上花,讓市場的消費者不用窮到逐讓利而居,只想多從資本家身上卡油而不想讓資本家賺!

逆社會觀察

資訊戰,小心網路上針對情緒與人格進行攻擊的言論

By
on
2019-08-15

(本文發表於上報)

日前,某手搖杯飲料廠商在網路上宣示捍衛一國兩制後,隨即引發網路一波抵制。沒多久,網路上出現新一波爆料名單,將一堆廠商全都拖下水,於是,引發更大一波的抵制聲浪。

然而,再過一小段時間,被宣稱也跪下的廠商當中有一些人出面澄清,指稱那些發言是山寨廠商的行為,於是,網路上又是一波澄清。

就這樣來來回回,也許菁英們覺得很過癮,事情有峰迴路轉,但我相信不少只接收第一波資訊且形成某種情緒印象的人,並不會去管後續的細節訂正與澄清,只記得一個模糊感受,並以此作為日後的行動決策根據。

上述正在發生的事件,統稱為資訊戰。

資訊戰一詞,或許有一些人已經聽過了。聽說美國總統川普上次選總統時就是有俄羅斯網軍來相助。聽說北馬其頓有一些年輕人架了一堆假新聞網站成天發假新聞給美國人看(起初只是為了賺取流量廣告),影響了美國大選結果。聽說俄羅斯正對烏克蘭發起大規模資訊戰,且手法日後被許多國家效法學習。

不是聽說而是我們正在經歷的,中國網軍成天對台灣進行攻擊,台灣的網路平台上隨時可見五毛網軍的出沒,長輩的Line群組中不斷出現大量假新聞與抹黑訊息。

我們或多或少知道資訊戰正在發生,卻不是太多人清楚資訊戰的打法與真正的影響。

好比說,針對Line群組上的假訊息氾濫以及未經查證就到處轉發,台灣社會的做法是出現事實資訊澄清網站,讓正確資訊能夠盡速修改錯誤資訊。針對轉發不實資訊者,則紛紛有人提告。

上述處理方法,不少知識菁英與中產階級拍手叫好。

然而,真的能夠有效杜絕假消息竄流嗎?真正能遏止資訊戰的擴散嗎?

恐怕並不樂觀。

資訊戰和過往最大的不同,在於議題的討論範圍,正反觀點的設定,全都在資訊發起方的考量之中。也就是說,過去人們執著的議題論點正確與否的論辯,在資訊戰根本不在乎。正確觀點勝出,事實得以澄清,在過去的言論戰爭中,好像就代表了勝利,但是在資訊戰中,很可能代表一敗塗地。

特別是如果在論點爭辯的過程中,不同意見的支持者彼此攻訐、霸凌、羞辱、傷害,結束論辯後彼此不再信任,甚至反目成仇,將不同意見者視為排除而後快的異己/妖魔,那麼,就算正確論點勝出,在資訊戰的眼中,這些取得勝利者其實是輸了,反而是製造整場份亂的一方贏了。

因為資訊戰,重要的不是論點勝負,而是社會中不同意見立場的群體有無分裂與彼此攻擊,不再團結。

回到前面一開始的手搖杯事件,聽說後來有幾個網紅被網路鄉民圍攻批判,只因為他們沒有即時表態抵制手搖杯飲料廠商。

這不是很荒謬的事情嗎?

合理懷疑,是有人假裝成主持正義的一方,煽動群眾去攻擊不表態網紅,並將之抹黑,透過製造分裂瓦解團結。

民主社會裡,針對不同議題有不同意見立場,或是立場雖然大致相同但有細微差異(所謂路線之爭)是很常見的事情。

資訊戰發起方利用這個現狀,誘發某些認為事件議題只能按照我認同的觀點發展的意見領袖(也就是我稱之為百分百道德純潔論者)去攻擊或批判只是路線跟自己有微小差異但實際上是相同立場者,製造各種路線間的情緒對決。

看看最近台灣發生的許多事件,幾乎都是同室操戈,明明應該是有共同目標的不同團體之間卻相互傷害或彼此不信任。之前民進黨初選時,竟然還有獨派的意見領袖跳出來說如果是小英出現寧可投國民黨的候選人!這樣的選擇,正式資訊戰發起者所樂意見到的!

說實話,個別人對資訊戰是無法防堵的,因為資訊戰發起方通常是國家層級的單位,動員大量人力與物資,長期而持續的進行。此外,也別寄望網路平台商真的會掃除發動資訊戰的假帳號或機器人,基於在商言商原則,加上台灣並非這些廠商的母國,他們並不是太在乎假帳號發動的言論戰爭對台灣社會的破壞。

遏止資訊戰,需要國家層級的力量介入,而且是非法律層面的介入,而是實質的從網路系統與資訊流串的角度去設計防賭機制。這部分目前台灣公部門做的還太少,需要找來更多資訊相關專家請益並盡快制訂對策,否則即將到來的選戰,只怕會讓台灣網路空間上出現更多情緒失控甚至導致實質人身安全傷害的事件發生(之前有反韓女高中生被嚴重霸凌羞辱就是一例了)。

至於個人層面,我能提供的建議只有一個,那就是不要被刻意挑釁情緒失控的言論所干擾或影響,如果發現自己的網站有這類的假帳號或訊息上門鬧事,忽視並刪除封鎖,不要隨之起舞。

並以同樣的原則檢視網路公共平台上的發言與留言,不要被有心破壞社會信任或攻擊他人情緒人格的言論影響,要懂得認真審視並分離訊息中的情緒攻擊與事實資訊,不要隨之起舞,寧可不要看。然後,雖然個別人做事杯水車薪但如果大家都一起投入也許還有一點機會的就是,看到認為是假帳號就隨手檢舉吧!?

資訊戰是很新的戰爭型態,願我們最後都能安然度過資訊戰,不被傷害人格與操弄情緒的活下來!

想看更多關於社會時事議題的評論嗎? 請點選逆社會觀察區的文章,謝謝

文化創意考 在地想出版

線上課程跟書籍出版其實很像

By
on
2018-03-28

 

在我看來,目前線上課程已經逐漸脫離早期只有銷售平台與課程主講人合作的階段,未來將是更多跨界整合,形成具體產業鏈的時期,像是:

 

簡報找專業團隊協力

課程提綱導讀報稿找專業主持人

行銷找專業網路公司

上架平台找公信力與推廣力最強的

最後才是課程主講人自己

 

某種程度上

跟出版一模一樣

 

作者其實只是其中一個小環節

還需要編輯美編印刷通路行銷媒體來協力

 

目前的線上課程的產業鏈還在發展中且還有很多流量紅利

 

而出版社甚麼時候知道自己應該要有自己的線上課程部門(不管是協助作者跟平台合作或是乾脆自己來),甚麼時候就摻透了電子書的新一代型態~

人人當老闆 逆社會觀察 在地想出版 經濟與生活

享用臉書好處,卻不想付費的商家?

By
on
2018-03-03

享用臉書好處,卻不想付費的商家?

文/Zen大(本文發表於媒體人小圈圈)

前一段時間,臉書不斷修改演算法,從打擊內容農場與假新聞,到希望讓使用者優先看到親朋好友而非商業粉絲團貼文。

 

每一次臉書公布修改演算法的消息,網路上的商家就一陣哀號與痛罵,抱怨主軸無外乎臉書不斷修改演算法,不外乎是想要多賺廣告費。反正不管臉書做了什麼發文訊息排序的更動,在這些人眼中都只是為了要多賺廣告費的商業手法。

 

但其實我完全不知道這為什麼應該被撻伐?

 

好比說這幾年在台灣創業圈很紅的一本書《從0到1》,在提倡的概念就是想辦法佔有能夠壟斷市場的商業模式,而臉書毋寧是現階段最能夠壟斷社群網路經營的平台,即便可以預見的未來會有其他平台取代之,但不也正因為如此,才更應該在自己還能獨霸的時代多賺一點嗎?

 

那些使用臉書平台做生意,卻始終著迷於不花錢下臉書廣告就能提高轉換率與銷售效益的思維,在我看來才是非常不可思議的事情。

 

臉書並非公部門提供的服務,而是私人企業,私人企業就是要賺錢,私人企業提供的免費服務從來不是真免費,而是為了換取其他有商業價值的訊息或影響力而釋出的一種服務。這在商業界已經算是常識,而我們社會卻仍然有許多人以道德控訴的方式去抨擊這些私人企業的獲利手法,想想也是蠻有趣的現象,某種程度和台灣過去的企業習慣將外部成本轉嫁給社會而不承擔的思維有異曲同工之妙。

 

臉書並沒有強制任何人使用,如果覺得廣告費很貴,作法無外乎放棄不使用另覓其他還有流量紅利的平台(例如最近很多人往line搬),更積極學習不用下廣告就能換到流量與轉換率的發文手法,更多布局其他非社群網路媒體…,但就是這個道德應然論的埋怨很不可思議(卻意外地常見)。

 

任何產業或產品銷售都有尚未達到市場飽和之前的高成長紅利期,例如過去十年的智慧型手機或是社群網站,但是一旦到達飽和,往往就是血流成河的捉對廝殺。某種程度這也是為何西方社會會迷戀研發與藍海策略?

 

臉書調整演算法就是要調漲廣告費的聲音,跟不少商家抱怨大型數位賣場不斷拉高折扣與壓低進貨成本的本質是一樣的,當我們的行銷或銷售通路就是受制於人而非由自己主控,就只能讓人予取予求,不然就是遊走在平台之間,賺取平台彼此之間為了競爭市占率而對商家所釋放的優惠。

 

但如果事業做到毛利只剩優惠折讓的退%才能勉強有利潤,恐怕該檢討的不只是平台的坐地漲價,還有自己的商業模式跟成本利潤結構。

 

自學力課程 活動訊息區 人人當老闆 寫作有方法 教育與學習

知識型文案~寫出影響力、優化社群變現力的寫作秘訣

By
on
2017-07-12
寫出百萬影響力 --打造爆紅自媒體的寫作方法論(11.18台北僅剩14個名額 確定開課) 文/Zen大(本課程可接受私人或機構包班,十五人以上成團,費用與上課細節請來信洽談) 在台灣,臉書跟line的用戶數超過一千五百萬,幾乎人人都有臉書跟line帳號。台灣人每天平均掛在臉書上的時間超過一百分鐘,每日至少觀看三百則文章,臉書已經是我們取得資訊來源最重要的管道,遠勝過傳統媒體。 今天的我們每一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