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標籤

弱勢

信仰主基督 心靈處方箋 逆社會觀察

社會安全網的破口,毋寧就是瘟疫的入口

By
on
2020-05-07

本文發表於長老會教會公報
瘟疫爆發,一轉眼也過了三個月。
雖然還不知道需要多久時間才能結束,至少到目前為止,因為政府防疫團隊與國人的團結努力(雖然還是有極少部分人扯後腿),台灣的疫情還沒不至於像其他國家那樣大爆發。
甚至因為超前部署防疫物資,最近還能有餘力捐贈海外的重災區。
有些人感嘆選對總統,有些人感謝防疫團隊與第一線的醫護的努力。
雖然這次台灣的防疫工作真的做的很棒,不過,卻也還是可以從零星的一些本土感染案例看到一些問題。
扣除境外移入的感染者傳染給家人或朋友的案例,其他本土感染案例大多是我們社會中的相對弱勢,從白牌車司機、醫院清潔工,到非法移工、酒店小姐等等。
於是我在想,瘟疫的入口,也許就是社會安全網的破口。
再看海外其他疫情爆發的國家,西班牙與義大利的醫療資源嚴重不足,與過去十年的撙節政策優先砍社福與醫療預算不無關係。
原本上半場守得不錯,近來疫情卻開始飆高的新加坡,爆出感染的本土案例大多來自外籍移工群聚的宿舍。
迅速成為重災區的美國,長年以來為人詬病的高昂醫療花費與脆弱的醫療系統,使得瘟疫如入無人之境,幾乎沒有抵抗的餘地,就連第一線醫護都沒有防充足的疫物資。
還有不少國家的監獄,都成了瘟疫迅速蔓延的地方。
忘了誰曾經說過,「支撐文明的,是奴隸」,古希臘羅馬時代有奴隸,西歐的殖民主義時代則是黑奴,當代社會其實也有奴隸,只是換了一些好聽的說法,或是將之隱藏在你我看不見的地方,不令其能夠隨意出現我們出沒的生活動線。
奴隸不被囊括在社會安全網之中,平日被我們以法律或各種其他方式剝削勞動力與人權,直到瘟疫入侵人類社會,我們赫然發現,平日被我們排除在社會安全網之外的窮人弱勢一旦染病,竟然可以快速蔓延到整個社會,無人能夠置身事外。
瘟疫或許是不可抗拒的天災,但是,瘟疫的蔓延卻可能是人禍,因為我們輕忽了最小的一個弟兄的生活需求與照顧,放任其被排除與剝削。
記得台灣的非法外籍移工爆出確診案例時,陳時中部長說,現在當務之急是防疫,希望警政單位不要在這時間點去強力緝捕非法外籍移工,怕的就是這些非法外籍移工萬一出現生病症狀不敢尋求協助,結果成為瘟疫擴散的破口。
或許瘟疫過後,我們應該認真思考修補社會安全網的事情,讓窮人弱勢也被納入社會安全網,沒有人被排除在社群之外的社會,才是最能抵擋瘟疫或天災侵襲的社會,我相信也是主所樂意見到的一種團契!
幫助弱勢強化社會安全網,本也是教會的事工,之前靈醫會的神父發起募款捐贈義大利,短短時間內就獲得上億捐款的回響,不正是因為多年來靈醫會深入基層與弱勢,以天主之愛幫助窮苦人的一切,台灣人都看在眼裡嗎?
在患難的時代,看見教會的責任,往普天之下的窮人去,做隨時的幫助,Church Can Help,願我們每一個弟兄姊妹都能成為強化社會安全網的幫助!

信仰主基督

想一想,「你與誰為伍?」

By
on
2018-04-17

想一想,「你與誰為伍?」

 

文/Zen大(本文發表於傳揚論壇)

 

耶穌在世傳道那三年,根據聖經紀載,多數時候他都在市場,和當時的上層階級人物所不喜歡的稅吏、窮人、瞎眼殘疾等社會邊緣人在一起,也屢次三番為了捍衛社會弱勢而槓上文士或法利賽人。

 

耶穌更因此被當時的統治集團貼上「麻煩人物」的標籤,最後成了被送上十字架的理由之一(神學有神學的理由,不代表世俗沒有其原因)。

 

耶穌明明是救世主,在世時至少也是個拉比,如果想要的話大可以和統治階級或上流社會站在一起,但他卻沒有,他「為了福音的緣故」和社會最底層的弱勢站在一起,也教導追隨者日後要好好的對待「最小的一個弟兄」,因為坐在他們身上就等於是做在耶穌身上。

 

讓我們來想一個問題:

 

今天大多數的中產階級教會跟基督徒,「與誰為伍?」

 

是更多和自己的同溫層在一起,還是像耶穌那樣?

 

如果耶穌是我們的生命榜樣,如果追隨耶穌就是要效法基督耶穌的生命樣式,我們必須認真的思考,「我們與誰為伍?」站在那些人的身邊?替那些人發聲?致力於捍衛那些人的權利?

 

如果你覺得自己跟耶穌為伍,那麼就要再多往深一層想,耶穌都是和誰為伍?而你的身邊是否真的都是這樣的人圍繞?

 

的確有一些基督徒(但我們必須老實承認並不是多數)和弱者窮人站在一起,全人全心的奉獻,另外有一些基督徒(好像也不是太多)願意委身在社會貧窮與疾病的根治,這些人都是致力於活出基督耶穌的見證,讓人佩服。

 

可是很遺憾的,回過歷史,我們發現基督徒在被羅馬帝國的皇帝保護並上升為國教之後,在擺脫了被壓迫而成為權勢集團的一份子之後,一直都有人站在統治階級那邊,甚至成了協助壓迫弱勢的幫兇。

 

遠的歷史姑且不說,就說我們台灣自己,其實也有類似的情況。戒嚴時期的教會與統治階級的關係,並非都是對抗不公義政權的,有更多是屈服於權勢且以此換取好處的。

 

如果當我們讀納粹時代的德國教會或是種族隔離時代的美國南方教會的歷史感到不可思議時,也許我們更應該讀一讀台灣的戒嚴時期的教會的歷史,並且想一想,關於這些該被清理的「轉型正義」,基督教會內部自己又做了多少?

 

認罪悔改的有多少?假裝沒發生過的又有多少?死鴨子嘴硬認為當初沒錯反而回過頭來攻擊那些當初和威權政府對抗的教會的又有多少?

 

不用說複雜的大道理,就看看自己的教會和弟兄姊妹過去乃至今天和誰在站一起?致力於捍衛誰的權利?這樣的選擇和作為和耶穌基督在世傳道時的價值是否一致?

 

我們如果都假裝不面對,遲早這些被掩蓋的膿包,會從內部潰敗而傷害教會肢體。

 

多想想,我們在各種社會議題和生活選擇上,「你與誰為伍?」

 

逆社會觀察

弱勢、基層與青年上班給無良老闆剝削,下班給黑心房東壓榨

By
on
2017-11-26
弱勢、基層與青年上班給無良老闆剝削,下班給黑心房東壓榨 文/Zen大(本文發表於上報評論網) 日前中和興南路深夜發生大火,造成九死二重傷。 雖然很快被發現是有人刻意縱火,但造就火勢迅速猛烈延燒,逃躲不及而傷亡慘重的主因卻是老舊公寓中的木板隔間。原來主要火場的四樓和頂樓加蓋的五樓總共被隔成二十五間出租套房,有些隔間甚至沒有對外窗,逃生通道等全都被拆除,格設為房間,更別說逃生設備,根本付之闕如。 什麼...
逆社會觀察

違章違建是台灣另外一個沒人敢碰的集體共業

By
on
2017-11-23
違章違建是台灣另外一個沒人敢碰的集體共業文/Zen大(11.18深夜興南大火有感/白天才去那附近看醫生...) 弱勢勞工上班給無良老闆剝削,下班給黑心房東剝削,還要被某些賢達視為偷懶不認真努力所以只能待在弱勢失敗組。 真心覺得弱勢在台灣任人宰割,強者則是悠遊自在,無人可奈何。 如果下班超累就昏睡,就這麼昏睡中就被活活燒死,是嗎? 以前唸輔大時,學校附近也一堆這種出租雅房,一層樓隔超多房間,連對外窗...
大員的通訊

寒門上頂大 除了勵志感人之外

By
on
2017-07-06
寒門上頂大 除了勵志感人之外 文/Zen大(本文發表於2017/7/6東方日報大員通訊) 日前媒體報道一位高雄的清寒高中生,畢業時獲得市長獎表揚,且早靠著「拾穗計畫」順利錄取清大,卻仍每天幫忙賣蓮藕茶。接受採訪的學生說,高中三年的學費都是靠獎學金支出,未來上清大後也會努力讀書爭取獎學金,將來畢業想當特教老師,幫助弱勢家庭的孩子,且讓母親不用再操勞。 每年到了大學放榜或畢業季,總會有清寒學生努力讀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