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標籤

從眾性

生活有感想 寫作有方法 逆社會觀察 教育與學習 經濟與生活

偽理性討論的十大詭辯手法

By
on
2019-01-23

之前整理了十條我這些年來從事社會評論寫作觀察到的負面思考元素

這幾天再深入仔細思考了一下,再整理出十條,這次是關於這些負面思考元素在日常生活中具體與其他意見者進行攻防常用的偽理性詭辯術。

所謂的偽理性詭辯術的意思是,這些人假裝要跟你辯論,言詞假裝成理性討論,但實際上卻使用著各種詭辯修辭技巧,且並沒有打算討論,立場與結論都早已決定好,任意歪曲證據,好服務其結論。

要說明的是,這裡的用法並不全然以嚴謹的形式邏輯概念為依歸,比較是俗民世界生活用法的統整,所以我把一些常見的詭辯技巧做了歸納綜合,詭辯也不是取嚴謹學術定義,而是一種寬泛的不認真講道理的狀態:

1.標籤化,通常對不同立場意見者直接貼標籤,以某種負面刻板印象或概念直接打發。標籤化通常也連接著汙名化,最常見就是綠蛆或藍X或柯粉柯黑之類,直接將某種屬性的人汙名化。

2.資格論,變形有輩份論,簡單說就是討論某個議題得先審視資格,而非就事論事,像次每次談討公務員福利問題,就會被回嗆不然你也去考公務員或是說考不上才會批評之類。

3.道德應然論,訴諸某種政治正確,好比說殺人者死,酒駕或虐童唯一死刑之類的說詞,都是。訴諸道德應然,就沒有論辯餘地,因為跟我不同意見都是錯的。

4.從眾性,變形使用方式有沉默螺旋效應,好比說,當自己是多數時就說少數要服從多數,或是當自己在論證上辯不贏時就說自己是沉默螺旋的多數。

5.假中立,在香港則稱為和理非非(和平、理性、非暴力、非粗口),最常見的做法就是在某個議題上假裝中立沒有意見,用字遣詞客氣有禮貌,十足溫良恭儉讓,實際上是偏袒某一邊並非真的中立。好比說,藍綠一樣爛,所以我都不投票;常見的變形還有,其實我原本是我現在反對那一邊的,只是因為某某事件我換邊了,好比說,上次我也是投民進黨的。

6.去脈絡或遮蔽前因,不追究事情的最源頭,而是從對自己有利的點開始談起,好比說郝龍斌要求民進黨先道歉,因為民進黨是暴力政黨,以前也常打人,但卻避談更早之前的國民黨不只打人還殺人。遮蔽前因常常能產生顛倒因果的效用,而遮蔽前因要能成功,通常需要去脈絡化的配合,也就是討論事情不追究來龍去脈,只擷取某一個片段來進行。

7.偷換概念,或是俗稱的打稻草人,先射箭再畫靶心。簡單來說,就是把某句當事人沒說的話塞進那個人嘴裡,常見的起手式是:如果XXX說了OOO,但問題是人家根本沒有說,假設性的如果後面的一切根本不曾發生。

8.人身攻擊,對人不對事,常跟標籤化或汙名化手法搭配使用。這招往往十分惡毒就不舉例。通常講不贏的時候用,或是搭配惱羞成怒甚至是私刑(自以為)正義一起使用。

9.陰謀論,或稱事後諸葛,就事情發生之後在以回溯法挑出一兩個變項,重新以這一兩個變項作為組織故事的關鍵成因。或是直接將某些事件的發生原因歸咎單一個人或組織,好比說羅斯柴爾德操縱西方金融與世界局勢進展之類的;台灣的各種問題都是中共在背後搞鬼。

10.過度推論,其他變形有孤例為證,滑坡謬誤,錯把相關當因果,以偏概全等等,簡單來說,就是所提供的證據不足以支持欲證明的論點。但凡舉證不足或蓋推結論過大都包含在其中。習慣用全稱命題來表達其斷言,最常見的說法有:現在的年輕人都是草莓族(但理由只是某天下午搭捷運時有個年輕人不肯讓位)。

當然,詭辯不只上述十種,但以上述十種在俗民生活中最常見。

延伸閱讀:俗民社會常見十大負面思考元素

若對論證有興趣,歡迎來參加邏輯思考與表達工作坊

私飲食劄記 逆社會觀察

讓客戶傻傻排隊的名店在想什麼?-飲食與社會評論系列1

By
on
2018-10-15

讓客戶傻傻排隊的名店在想什麼?
-飲食與社會評論系列1

 

文/Zen大

讓客戶用大排長龍來替自己的事業背書或推波助瀾,很常見,也不違法,但沒有倫理學方面的問題嗎?

 

在台灣,越來越多餐飲名店仿效日本,讓客人在外排隊苦候用餐。周末假日到百貨公司或名店門口看看,到處都有排隊人潮。

我指的不是不能排隊,而是好比說你可以發號碼牌給客人,讓客人在等待期間去做別的事情,差不多時間到再回來,而不是只能傻傻排一排在隊伍裡呆呆地等,畢竟生命所僅有的時間是很寶貴的,雖說排隊時可以聊天打電動上網,但如果可以自由移動,可以做更多事情,只是門口無法呈現大排長龍的熱鬧景象(更別說這往往會影響交通)。

現在的技術是做得到的,有些醫院就有線上系統可以讓病人查詢自己的預約號碼大概還要多久才會到,而不用掛了號之後,只能坐在候診室外面空等。做得到而不做,在排隊名店往往不是成本考量,而是別有居心。

所以,某些排隊名店我是完全跳過,那種試圖利用從眾的社會壓力造成流行風潮,讓大家都能看到我的店生意超好,讓一堆客人傻傻排對來替自己的生意滔滔背書的事情,早在大學時期讀了齊美爾的流行社會學和社會壓力和從眾性等概念之後,我就立志要翻轉內心原本的捷思偏誤,改設定成看到越多人排隊越感到厭惡(雖然這也是流行社會學裡的另外一種機制)。

 

只讓客人排隊卻不多體貼客人,這其實也是一種成本外部化與利潤私有化,特別是排隊區間會佔領到公共領域時。

 

賺錢名店明明能引進更多技術來協助客人購買,或緩解客人等待時的不舒服狀況卻什麼都不做,只打算把客人不購買時的排隊時間當成自己的活廣告,也許很多專家認為,就是要創造出這種風潮才能賺錢,但我卻覺得倫理上不是很能接受,當然,這是我個人觀感。

所以在這一點上,其實我很不喜歡日本的那些排隊名店,也盡量不想去排(有時候不是我能控制…,好比說其他同行有人想排在某種表決結果下就還是得去排),除了排隊很浪費生命之外,我相信有其他更替客人著想且食物也好吃的名店,更值得支持。

你想想,大熱天或大寒冬讓客人在露天環境下排上幾個小時的隊只為了買到一點點(往往還限量)食物,這是什麼樣的光景?

好像這東西好到非得讓許多人集體浪費生命來證明其價值,如果本身的價格並不特別高的話?

 

不久前發哥來台宣傳電影,大家都稱讚他好親切,搭捷運或是慢跑或是在路上碰到粉絲要求合照都來者不拒,且主動出手幫忙拍(發哥說自己拍會比較好看,其實發哥攝影技術學了很多年,平常就有在拍照的確會比一般人拍得好),之所以如此親切,發哥說是因為這些粉絲是自己的米飯班主,是買票進場看自己電影,讓自己有錢賺的人。

 

相同的情況,客人難道不是成就排隊名店生意滔滔的米飯班主嗎?並不是要求多麼特別對待,只是更善盡照顧客人與社會責任的安排,難道不應該嗎?

 

然而,大家越來越把花時間排隊當成獨特消費體驗的一環,為的是可以打卡上傳或日後跟人說自己曾經歷過的排隊經驗。

這也是為什麼有一些新開的店願意花錢找人來排隊,因為隊伍排很長看起來好像很厲害的制約反應已經在不少人心中留下。

另外一些期間限定的展覽或是熱門新品開賣也都會引爆排隊熱潮,這裡面有些店家會善待排隊者有些就只是冷眼旁觀,我這裡想要說的是那些不善待排隊者的店家,不是完全否定排隊這件事情,排隊本身是因為商品稀缺性高因此人們渴望擁有下,必須前來排隊等候。

 

喔,附帶一說,如果是那種給超低價造成的排隊,那我覺得有回饋消費者,那個擺明了就是用價格補貼要製造排隊熱潮以賺取眼球,我這裡說的是正常購買情況下的排隊問題。

 

擴大來看,那些大剌剌的佔用公共空間做自己生意且生意滔滔的名店,我都盡量跳過不消費,這種不公平競爭優勢如果被鈔票肯定,那對於認真實在做生意的商家真的是另一種打擊,甚至搞不好還會有人稱讚因佔外部成本便宜而能壓低價格的店家有良心,而覺得把所有成本都如實附上結果售價比較高的店家沒良心。

—-飲食與社會評論系列—
2.為什麼一碗番茄蛋花湯不能賣220元?
3.稍貴但品質好v.s.便宜卻有點糟
4.台灣小吃,只能以便宜守住老故事和人民情感嗎?
5.生產成本不只有原物料
6.你愛吃全是噴槍炙燒過的握壽司嗎?
7.輕賤無形專業的社會,終將自食惡果
8.台製抹茶食品,幾乎攏是假
9.名店、老店接二連三倒,真的都是高租金害的嗎?
10.為什麼美食在當代如此受歡迎?
11.我不去讓人覺得小器的名店

12.什麼才是高CP值的人生?
13.吃是一種美德,讓我們奪回飲食自主權

14.外食加熱產品的塑膠容器問題大

15.是嚴格訓練學徒還是過勞與剝削?

信仰主基督

流行是屬撒旦的敵基督引起的嗎?

By
on
2016-08-21
流行是屬撒旦的敵基督引起的嗎? 文/Zen大(本文發表於長老會教會公報) 沒有意外的,當寶可夢在台灣上架後,迅速傳播開來,造成一股大流行。然後,沒有意外的,又有教會跳出來奉勸大家不要玩,因為這款遊戲裡面的東西屬於魔鬼撒旦。 哈利波特剛造成大流行的時候,也有人說那裏面充滿巫術,勸基督徒不要讀。更早一點,網路開始普及的時候,也有好多牧長要大家別上網,把網路說成是牛鬼蛇神。 為什麼,每當社會上出現一種流...
少年社會學

偏差行為不一定是壞,只是從眾心理、同儕起鬨

By
on
2016-07-30
偏差行為不一定是壞,只是從眾心理、同儕起鬨 文/Zen大(本文發表於2016.6.17國語日報少年社會學專欄) 記得剛升上國小五年級時,某一天下課後,有個跟我同年的鄰居,很神祕地拿出一包香菸,問大家要不要抽? 原來我那個多年鄰居,已經偷偷學會抽菸,還想跟好朋友分享這個「好東西」 大家圍成一圈,有個人率先舉手,接過菸,抽了一口,卻被嗆到,咳嗽了幾聲,然後就傳給下一個人。幾乎每個人都抽了,但我因為從小...
大員的通訊

博愛座不敢坐手扶梯左側不敢站的積非成是

By
on
2015-10-23
博愛座不敢坐手扶梯左側不敢站的積非成是 文/Zen大(本文發表於2015/10/23東方日報大員通訊)雖然換柱新聞很夯,朱立倫的愚蠢讓人想罵,喝鉛水事件讓人憤怒,不過這些都很多人談了,而我今天在東網的新聞想藉兩件小事,談一談台灣社會之所以在重大改革上始終無力推動的可能性. 哪兩件事情? 博愛座不敢坐與捷運電扶梯不敢站左邊. 不知道有多少人知道,博愛座根本沒有法律效力,是大眾運輸系統自行設計的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