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標籤

情緒管理

心靈處方箋 逆社會觀察 教育與學習

當體罰成為施虐者自我合理化的藉口時…

By
on
2019-08-08

日前新聞報導,有個小孩被阿姨罰跪在浴缸中,最後溺斃。

一開始阿姨還推說不知道為何會溺斃?只是讓他罰跪,後經警方調查才發現,被體罰的孩子還被綑綁手腳,大概是不幸跌倒溺斃,想來讓人悲憤。

最近一年,虐童事件頻頻躍上版面,案件狀況都讓人不捨與憤慨,許多人的直覺是,這些家長或父母為何如此狠心?

甚至於每次有虐童事件登上媒體版面,便有看不過去的網路鄉民跑去包圍肇事者,追打肇事者,將肇事者妖魔化。然而,眼下群眾的處理方案,卻無助於減少虐童案的發生!

以暴制暴,並不能喝止未來的暴力發生!

在我看來,撇開性虐待不談,不少虐童案多多少少都和過度體罰牽扯在一起,不少施虐者替自己辯護的理由都是「小孩不乖,教訓孩子」…過了頭,出意外。

這也許是為何歐美許多國家,後來都開始推動零體罰?

的確,沒有體罰不好管教孩子,畢竟不是每個父母或師長都有心力跟餘力對孩子使用愛的教育,大人的生活本身也很辛苦,忙了一天回到家早已筋疲力盡,無力再用於照顧小孩。另外,也的確有一些孩子真的太過頑劣,好好說不會聽,不打好像很難恫嚇或讓孩子聽話?!

父母或家中主要照顧者因為過勞或其他原因,無法花時間對未成年子女施以勸說或引導的教育風格時,打罵變成了快速方便而有效的管教方法,將體罰是為子女管教的必要之惡。

然而,如果認為體罰是必要之惡並允許其存在,就一定會發生過度體罰導致的身體創傷,乃至不可逆的悲劇意外的發生!?

常常我們人並沒有自己想的那麼理性,特別是體罰這件事情,下手是會越來越重的,隨著被體罰方也可能心生不滿,刻意以強度更激烈的手段違規或做錯事來對抗父母的體罰,在這種體罰與對抗的軍備競賽升級過程,遲早有一天不小心跨過臨界點時,就釀成了悲劇。

這裡撇開單純拿體罰當藉口,只是單純凌虐孩童的案例不談,我相信的,確有一些虐童案是從長輩的自以為在進行子女管教的過程,漸漸升級而未可知!?

遺憾的是,以眼下台灣社會的認知,一時半刻要讓體罰絕跡不太可能,即便法規明確不允許體罰,現實生活中卻是無法不體罰,因為有一些家長或師長甚至不知道怎麼愛的教育?畢竟,過去我的父母就是這樣打罵我把我長大等觀念仍然普遍存在大人心中時,體罰是很難禁絕的。加上體罰起來效果快速,對父母來說是好用的工具。

不過,有一點也許值得社會大眾思考思考?

如今的原生家庭早已不若過往,繼親、單親與隔代教養的不少,且若再加上經濟弱勢造成生活重壓的狀況,放任體罰子女的管教方式繼續發展下去,的確有可能變相淪為虐童,甚至讓體罰淪為大人發洩自己在社會生活上的挫折的藉口(假體罰之名行家暴之實)。

至少在這個基準點上,在保護孩子的生命安全的情況下,我認為,至少應該明訂某個年紀以下明確不能體罰(好比說十二歲),否則一律以傷害罪或沒收扶養權乃至教師資格的方式處理之。

家長拿體罰當藉口發洩挫折情緒這件事情,格外棘手,從系統論的角度看,家長會家暴或虐童,有相當一部分是因為社會生活受挫,特別是經濟的問題浮上檯面又不知如何解決?負面情緒無處發洩,最後只好回家打孩子或另一半出氣!

這些需要進行情緒管理的對象,很可能早就落入認知匱乏的窘境,長期情緒疲勞,就算學習了情緒管理的知識與方法,都未必有能力實踐。政府應該怎麼做,才可以以防堵經濟弱勢的成年人拿其他人的身體出氣,我想是個值得嚴肅對待的大問題?

唯有從系統的角度解決了根本的原因,才可能有效喝止經濟問題造成的家暴或虐童的問題。

所以我認為,政府除了給年輕家長公托或公幼還不夠,能否針對經濟弱勢或高風險家庭的父母或家中主要照護者給予必要的喘息服務或生活支援,令其有緩衝放鬆的機會,不要將過勞落生活挫折全然發洩到家人身上,也是很重要且應該被寫入社會福利政策中才對。

至於眼下的治標,則至少必須在法律方面更明確的畫出一條線來,保護孩子的身體自主權不被體罰的藉口侵犯,讓人們畏懼進而遵守不對孩子的身體施加任何體罰或傷害,以保護這些無辜孩子的未來。希望不要再有假體罰真施虐或是過度體罰一時失控造成的不幸悲劇發生了!

生活有感想

被道德騷擾情緒勒索者討厭的勇氣

By
on
2018-01-29

話說前幾天心理界限讀書會講義編完後,更能體會被討厭的勇氣這句話的真意。

台灣幾年前開始流行被討厭的勇氣,後來出現對道德騷擾和情緒勒索的討論,最近則開始談心理界限的設定,相當難得的將一個議題從現象到成因再到解法都推出了專書,做了專門論述,且都能引起社會輿論討論。

我的感觸是,若能順著這個脈絡讀下來,再回頭去讀被討厭的勇氣,應該會更正確的理解這句話的真義,這句話不是告訴我們可以去做任何想做的事情,只要有被討厭的勇氣即可,而是告訴我們要堅持活出自己的心理界限,即便被那些試圖以道德騷擾或情緒勒索控制我們的人討厭,也不要害怕。

因為要敢於活出有界限的人生,就要有抱持被那些對我們進行情緒勒索道德騷擾的人討厭的勇氣。

是這個意義下,我們要有被討厭的勇氣,建立心理界限在阿德勒叫分離課題。

活動訊息區

1/7教育廣播電台花young星空下:聊聊明星高中學生扔菜單事件

By
on
2014-01-07
1/7教育廣播電台花young星空下:聊聊明星高中學生扔菜單事件 文/Zen大 2014年 Zen大將繼續擔任花young星空下節目,每隔周二節目的固定來賓 每個月第一與第三周的禮拜二(如果有第五周,則第五周也會有) Zen大將和主持人璘璘姊一起聊聊兩性問題還有熱門時事議題 暫定會以一次兩性議題一次時事議題的頻率進行 若有緊急狀況再行更動 今年第一次的節目播出 是1/7晚上十一點 要談的主題是之前...
大員的通訊

都念到南一中了…服務不好就可以丟菜單、扣碗抗議嗎?

By
on
2013-12-30
都念到南一中了…服務不好就可以丟菜單、扣碗抗議嗎? 文/Zen大(本文發表於2013/12/30東方日報線上版大員通訊專欄,請多多上網按推薦或分享,十分感謝~) 日前南一中學生到學校附近的自助餐店吃飯,因為著便服又沒有出示學生證,要求加飯時被商家拒絕,補出示了學生證後才取得加飯。 後來,學生疑似要求商家清理桌面,商家沒能妥善回應,學生吃完自助餐離開後,又跑回店裡把菜單丟進湯碗,還把菜盤倒扣在桌上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