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標籤

意見

信仰主基督 心靈處方箋 逆社會觀察

政治立場不同也不該使用羞辱言語攻擊人

By
on
2020-02-07

(本文發表於長老會教會公報)
日前總統與立委選舉結果出爐,勝敗雙方幾家歡樂幾家愁,各有一些情緒很是自然。
不過,我卻在臉書上看到一位認識的弟兄的基督徒朋友,留言中使用了相當不堪的羞辱性字眼指稱與其不同立場的政黨與政治人物。
原本想,可能是一時無法接受選舉結果,不料稍微觀察了該人的個人社群網站,政治文章相當多之外,指涉與自己不同政黨與政治人物時,一律都採用網路上的酸民們發明的仇恨貶抑式字眼,覺得非常讓人難過。
此人在個人社群網站上並不諱言自己的基督徒身分,甚至標註清楚自己是哪一個教會,但卻在談論政治時,跳出了聖經教導的範疇,使用世間的仇恨語言來對自己不認同不支持者貼標籤甚至抹黑,我在想,這樣的身教,不是基督徒該有的行為?
可是,我又深入轉念一想,似乎也不難理解這種語言使用的人格斷裂,因為這樣的情況並不罕見。這位出口成髒的弟兄不過只是其中一位「受害者」!
最近幾年,台灣的國語教派的基督徒,不但籌組政黨,直接參與公共事務與政治選舉,在媒體與社群網路上與其他意見者進行政治或論題攻防時(好比說反同婚),早就已經毫無基督徒形象可言,惡言相向根本只是小兒科,抹黑造假說假見證的情況比比皆是。
我過去幾年常在想,為何這些基督徒,平日在教會裡也是熱心愛主,積極服事,傳福音不落人後,為何在公共事務上碰到其他意見的人,就會失控爆走,仇恨語言上身,對不同意見者大發謬論與傷人言論?
為什麼憑愛心說誠實話之類的教導,身為基督徒的品格與修養,突然都做不到,都蒸發了?
不免想,也許跟某些教會太容易走齡恩路線解釋社會世界發生的事情有關?
靈恩式的思考大概是這樣的,社會上那些跟我不同意見主張立場的人,都是魔鬼撒旦的同路人(早年基督徒對非基督徒的態度也很類似,那些信奉民間信仰的都是拜偶像,都是拜撒旦…)。既然是魔鬼同路人,那就是神的敵人,既然是神的敵人,那就不是人(將人非人化與妖魔化),既然不是人,那麼,就不用以人的禮貌或聖經中教導對鄰人的態度對待之!
香港反送中事件的抗議運動過程中,許多披著警察制服的人可以對市民大開殺戒,也頗讓一些人不解?其實,是類似的邏輯在作祟,那些披著警察制服的人平日不斷灌輸上街抗議的香港人都是蟑螂,是社會的害蟲…。這些執法者覺得自己是在消滅社會害蟲與亂源,並不覺得自己在殺人!
或許你會說,兩者怎能類比?其實,言語對人格的抹殺,並不亞於對人的肉體直接進行傷害,這些同樣都是暴力,也同樣都是主張非暴力的耶穌所反對的行為!
不少台灣人常笑基督徒是神學自助餐,也就是雙重標準,不得不說,這個評論某種程度上相當精準,我們總是律己寬而帶人嚴,對待跟我們自己不同立場的人原本應該更有愛與包容,然而,這些人執行愛與包容的方法卻是不斷使用羞辱與傷害人格的語言攻擊不同立場者,真的是把整部聖經跟耶穌都拋腦腦後,只遵循老我的情緒衝動在做事,到底是誰被魔鬼撒旦入了心呢?

逆社會觀察

逼退中產中間選民,就是民粹操弄者獲勝的契機

By
on
2019-12-30

 

撇開政策能否兌現不談,應該不少理性務實中立(諷刺意義也算)的經濟選民發現,這次選舉政策聲音能見度極小,都在比網路聲量吧?!

其實,執政者有推政策政績,但是,擴散不出去,新聞炒不起來。只有跟網紅合作拍片時,對抗民粹的反諷時,才有流量。

有些人就不開心,覺得選成這樣,是另外一種兩黨一樣爛。

我的回應是,這次未必是最後一次,只要大家還找不到勝過操弄民粹者的手段,他們會食髓知味,繼續操弄。

別以為小英找網紅炒高聲量穩贏,韓導那邊靠民粹已經牢牢抓著基層,而台灣還多一個軍公教可以綁架,比過外操弄民粹的政客還多一群可以綁架。

更別說人家國外操弄民粹的通常是本國國族主義者,台灣卻是外來侵略勢力的天朝主義者。

我想,連美國都想看小英這套大舉跟網紅合作的懷柔手法加上唐鳳將國家機器訓練成可以擴散迷因的操作模式能否成功反制民粹。

如果可以,相信我,這會是台灣在自由國家的一次重大勝利。

我們社會的菁英比較不擅長用肯定式建構理論的態度看待正在發生的事情,只要跟海外理論比較不到的新現象就斥責。

這很可惜。

然而,小英這套能贏嗎?

老實說,不知道,得看當天有多少人願意站出來投票?

而且,勝負論英雄,輸了就是輸了。

唯一的勝算是韓國瑜跑太快政績太爛,不是民粹很好破解,只要社會上少數菁英才能自外民粹語言,但能在網路上自主發言的大多已經不是真正庶民(沒錢或許是,但未必沒腦),所以光看網路言論會出現系統性偏差,以為穩贏。

老實說,民粹很難打,特別是民粹能逼迫民主價值的根基中產階級逼離投票場所,拒絕投票,拉低理性選民投票率,讓這些人厭惡政治,讓雙邊對決的態勢對掌握多數庶民的民粹方有利。

東亞理性選民或富裕選民還有個機制,他們可以出國求生,因此,對於共患難或以犧牲個人意願拯救社會弱勢免於被逼迫的貴族情操比較欠缺,這些都是讓他們不願意特地投票給另一個不怎麼支持的政黨而去投票的潛在理由。

問題很棘手,多元化社會下的社群太多,共同體的構成太複雜,每個人都有自己的要求與不滿,當好學生的很難顧到多數人,當壞學生的很好牟利,扯後腿即可。

還是希望能多出來投票,不為了自己也為後代,香港的事情不是不可能發生在台灣而是已經發生過了,七十年前就發生過了。

不是今天香港明日台灣,是昨天台灣今日香港。差別在,明天的台灣我們能夠自己決定,香港已經不行,因為這兩個殖民地當初的交還方式不同(英國收了中共還的外債給了中共,美國將台灣丟給蔣家託管),決定了最後的分歧,如果台灣最後又交還天朝,那麼,七十年前事件絕對重演。

主題讀書會 活動訊息區 職場煉金術

論辯與說服-(線上)主題讀書會

By
on
2019-04-03

本次的論辯與說服主題讀書會,將使用快速讀書法中的主題讀書法,還有五種筆記術中的主題筆記術技巧進行書籍重點整理與彙整,活動中除了介紹各書重點也會講解主題讀書法與主題筆記術的實作方法。

說服是商務往來不可或缺的關鍵能力,在談判已先,在簡報甚至聊天之際,就得先展開說服,說服不是論辯卻又離不開論辯,如何動之以情且說之以理,讓人接受自己的主張,事關工作推廣與企業發展的成敗…

好比說以前我也跟不少所謂的讀書人理性派的想法一樣,覺得競選時候選人就談政見就好啦,幹嘛互相攻擊抹黑傷害潑糞?

讀了亞里斯多德的修辭學(當然我讀的是現代簡易版)與學了一些修辭學與說服術之後才搞懂,因為說服的基礎是人格,而說理是最後,且讓人接受道理的是情感認同。
也就是說,論辯政策聽起來很有道理但卻不是人心決策的主要判斷根據,包括某些認為應該要好好提升所謂公民意識的人都想錯了的是,人性就是不理性不客觀,只有極少數人能真正做到理性而民主是讓全民投票決勝負的機制。

因此,與其談政見不如先摧毀人格,只要人格被摧毀,甚麼政見說理,都聽不進去。
說服從來不是靠講道理或事實證據,雖然我個人主張並且倡導理性邏輯思考與表達的重要性。不過,不容否認,在這個世界上,說服力的重點從來就不是理性論述而是人格、情感的操弄、影響與掌控。

如今絕大多數人都接受,傳統經濟學的理性人預設需要修正,人是充滿系統性的不理性的決策者。

然而,此一修正顯然還沒有進入公共事務辯論領域,因為多數人至今都仍誤以為,世界上存在一種客觀現實,人類可以透過嚴謹的運用事實和理性來理解現實。並且相信,自己很有見識,而要讓那些不同意我們的人接受我們的主張,只需要提供更多讓人信服的事實證據,或將人們的大腦知識水準提升即可。

遺憾的是,這個假設跟傳統經濟學的理性人假設一樣,貌似有理,實則不存在。

人不理性,在公共論辯時同樣不理性,比起支持客觀事實,更樂意支持自己跟自己價值觀或確認偏誤相符的東西。
因此,我想舉辦這次的主題讀書會,介紹一些影響力、說服與論辯類的經典,從修辭與演說技巧,乃至情緒操弄與掌握等面向切入,談一談說服術這門能夠操弄人心的學問。這是我們每天都會碰到的事情,無論是說服別人接受我們的觀點,或是回應別人的說服。

擅長說服者,不一定要靠說理,就能能夠凝聚人民情緒與共識與認同,川普正是擅長此道的高高手。

歡迎想要了解說服與論辯技巧,或是工作與生活中需要使用說服與論辯技巧的夥伴來參加,更歡迎不想被操弄情緒而被說服的夥伴來參加~

本次讀書會將會統整介紹

如何說服一隻貓、說理、鋪梗力、影響力、超越邏輯的情緒說服、贏在說服力等論辯與說服技巧彙整的作品(書單大致如照片),整理出一套說服流程與技巧跟大家分享。

每人八百元  意者請來信告知姓名與聯絡方式和人數,會再回傳繳費方式與加入線上讀書會的辦法,謝謝~

——–歡迎參加其他主題讀書會———–

風險:預估、防範與套利主題讀書會

讓人得自由的NLP主題讀書會

腦科學主題讀書會

過目不忘的記憶術主題讀書會

尋找天賦與熱情主題讀書會

系統論思維的認識與應用主題讀書會

誰說人是理性的?-認識捷思偏誤與行為經濟學

 

———–線上主題讀書會—————

論辯與說服主題讀書會(線上讀書會)

全球化時代下的自由人主題讀書會(線上讀書會)

五本社會學入門導讀主題讀書會(線上讀書會)

設立你的心理界線主題讀書會(線上讀書會)

助你成功的習慣學主題讀書會(線上讀書會)

有錢人到底在想/搞什麼鬼?(線上主題讀書會公益場)

——-線上課程與活動———-

國考讀書法與作答技巧

廢文變黃金的秘訣~我的知識變現之路,從文字soho到讀思寫文字表達力講師(線上版)

 

 

 

 

心靈處方箋 逆社會觀察 教育與學習

批判思考,有建設性的唱反調與質疑現狀

By
on
2018-12-29

批判思考,有建設性的唱反調與質疑現狀

文/Zen大

俗民生活語言中,常混淆批判與批評兩個詞彙的概念。因而不自覺也將批判汙名化,認為是不可取,其實兩者之間有微妙的差異。

所謂的批判思考,如果簡單說,就是質疑現狀,從反面提出不同意見,根據客觀資料,試圖揭開現狀中的問題(扭曲或不合理處),並給予修正建議,使其恢復或進入較好的狀態。

也就是說,有建設性的唱反調或質疑現狀。

舉個例子、當大家都說共享經濟好,輕軌好棒棒,保育很重要,就有人指出其中的問題,加入改善方案,那就是批判。

批判是不斷進行中,沒有停止的一天。

即便被批判者站在正確立場,也還是可以對其所提出的觀點或論證進行批判。

批判思考也可以說是黑格爾的辯證法的一種應用方式,從雙方觀點中的優點,提煉出更好的一個命題。

不過,如果沒有有建設性的修正建議,那只是批評,或是唱反調而已。

 

 

生活有感想 逆社會觀察

人身安全是第一要務…

By
on
2018-10-11

人身安全是第一要務…

文/Zen大

人的意見大多是既定的,且是在系統性的資訊接收模組下沉澱而成的,故而不是一個外人的一席談話就能輕易扭轉,外人能做的頂多是播下動搖的種子,而非想說服對方改宗。

 

如此感嘆是起因於今天早上看到某篇文章,說一個學者去按摩時碰到師父跟他說了一番中國強的論述,她忍不住學者性格跟對方說了一些,後來自己忍不住決定暫停服務,還給了對方一堆小費卻被指是南部來的台獨份子。

 

雖說故事中後來又出現一個樂天知命的計程車司機緩解了學者的焦慮,但我想說的是,學者可能需要多學接地氣的庶民溝通方式,以及人與人之間的日常閒聊對話術,如果真的有心改變這些所謂的庶民的話?

 

好比說,有人就有提到,應該提醒對岸造假氾濫已經嚴重威脅同為俗民百姓的普通人的生活,作為提醒中國沒有一定那麼好,應該更有帶入感,而不是直接談那些概念或國族等大議題的另外一種觀點,對學者來說很普通的抽象思考,對俗民大眾來說是欠缺此類資料庫的。

 

其次,今天我們花錢買服務,閒聊不是不行,但也可以不要聊,如果今天是一次性的服務,未來根本不會跟對方有來往,那就請對方安靜閉嘴就好,因為對方可能有其生活脈絡與背景,不太可能在短短一席話中完成思想改造。

 

跟俗民大眾溝通是漫長而痛苦的事情,語言要調整不說,還得見機行事,不是貿然聽到對方說了一個跟自己不同意見就改變了,要看脈絡。

 

學者是好心,也很急,但這種大結構的事情,真的不用太操切,放下那些焦慮會好一些。

 

我這人在日常生活中碰到泛藍或深藍的勞力工作者試圖跟我說明他們的觀點立場時,我都笑而不語,通常對方也會有分寸的安靜,否則要是你碰到更紅的民眾怎麼辦?好比說我搭計程車就碰過兩次在看央視節目且擺明自己很紅且認真宣傳中國強的人,難道真的要跟對方辨論嗎?

 

人身安全是第一要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