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標籤

信仰主基督

無法糾正高層錯誤的教會

By
on
2018-07-17

無法糾正高層錯誤的教會

 

文/Zen大(本文發表於傳揚論壇)

 

前一陣子,香港教會爆出牧師性侵信徒的新聞,鬧得沸沸揚揚。

 

神職人員性侵信徒之事,不是第一次發生,多年來天主教會飽受爭議的一點,就是教廷一直對於神職人員性侵信徒一事保持過度寬容的態度,並不積極調查更別說協助讓國家法令定罪,甚至以教會的權勢跟影響力包庇犯罪的神職人員也有。

 

其實,我也說的也不光是性侵一事,而是在教會這樣的組織機構裡面擔任高層者出狀況時,往往難以有效糾正錯誤,甚至在追求一團虛假和諧的氣氛下假裝沒看見,默許錯誤繼續發生。

 

和許多人的刻板印象不同,性侵被害人大多並非衣著或行為不檢點,更不是因為容貌出眾引發覬覦。根據相關統計調查報告,性侵事件中有超過七成是熟人所為,且主要還可分為兩大項,分別是權勢性侵(利用與被害人之間的權力地位不平等要脅對方與自己發生性行為)與約會強暴。

 

神職人員性侵信徒一類案件,當屬權勢性侵,神職人員利用自己在教會中的高聲望與地位,一方面對平信徒下手,二方面以自己所掌握的組織全力壓制其他人的質疑。

 

實際上,從過往的幾個比較有名的案例也不難發現,當神職人員性侵事件曝光後,所屬教會組織的態度泰半是姑息,搬出聖經中關於愛與饒恕和罪人等段落來替犯罪者開脫,甚至試圖息事寧人,讓被害人住嘴。

 

這裡面有非常多的人的罪性在運作,像是刻意強調教會裡應該以愛包容犯錯的罪人,疏遠被害人使其在教會備感孤立最後離開(典型的消滅提出問題的人而非製造問題者),強調我們都不過是蒙恩的罪人應饒恕,甚至堅持說被指控的神職人員不可能犯此類的錯誤…。

 

總而言之,大概就是逃避面對的鴕鳥心態主導。或許是我們無法承受作為神的代理人,平日負責餵養領導教會的神職人員竟然會犯錯這樣的認知,認知失調的嚴重干擾下,為了平衡自己內在的認知失調,於是作出各種外人看起來相當荒謬可笑的否認與逃避面對的行為。

 

教會裡平日過度高舉神職人員的權威,讓神職人員主導教會運作,甚至讓部分神職人員貫徹自己的牧養絕對不會出錯的權威態度,都讓不幸悲劇發生後更難有效糾錯並且建立防堵錯誤繼續發生的機制。

 

若我們不能更有效的改革教會組織的運作與監管方式,若基督徒認為某些犯罪行為仍能用愛與信仰包容而不需要先送法律審判定罪之後再來談饒恕,就是繼續放任權勢性侵的惡在教會裡四處尋找可吞噬的靈魂,你我都是助長神職人員犯錯的幫兇。

更多 Zen大開設的活動可以到【活動與課程】查看哦!

信仰主基督

基督徒,可以進行人身攻擊嗎?

By
on
2018-06-04

基督徒,可以進行人身攻擊嗎?

 

文/Zen大(本文發表於傳揚論壇)

 

基督徒,可以進行人身攻擊嗎?

 

這個看似廢話,答案肯定是「不行」的問題,現狀卻非「不行」,而是看狀況。

 

這些年,反同婚或跟自己政治立場不一樣的基督徒中,頗有一些人經常口出惡言,對那些和自己立場見解不同的人進行惡意的人身攻擊。

 

例子就不舉了,網路上到處都是,只要願意誠實面對的話,用Google找一下隨便都有大把。

 

倒也不是想要譴責那些人身攻擊的事情,反正就算譴責了,犯錯的人也會拿基督徒本來就是蒙恩的罪人這些理由替自己辯解,再不然就說自己會禱告悔改認罪,總之,現狀是難以遏止的。不光在台灣如此,在一些歐美的老牌基督教國家也是,所以才三不五時傳出有同志被霸凌而後自殺的不幸事件。

 

我想講的是另外一個更可怕而幽微的潛在人性心理,那就是為什麼某些人會對跟自己意見立場不同者進行人身攻擊卻絲毫不覺得自己有愧?

 

關鍵在於,這些人把個人的意見或對事物的看法跟此人存在的本質混為一談。認為持有跟我不同意見者必然是壞人,是必須被消滅的惡者。

 

甚至更嚴重的,是將這些人視為「非人」。當眼前這些跟我不一樣意見的人不用當成人看待時,就不需要遵守聖經或關於人的道德律法,就可以任意的攻擊並且消滅。

 

和古代中國人說「非我族類、其心必異」,人以群分是一樣的道理。

 

這是人性,雖然不符合基督信仰的教導,卻是人根深蒂固的本性,想消滅跟自己不同意見者,將不同意見者視為邪惡。

 

遺憾的是,聖經的教導並不是消滅異類,而是「恨惡罪而愛罪人」,而既然我們都是罪人基督徒只是蒙恩的罪人,那麼也就是說不管眼前之人跟我們在某些事情的意見或立場一不一致,都是基督徒應該去愛的人,至少都是耶穌基督要愛的人。

 

耶穌是先上十字架替所有罪人贖罪,並不是先問了一批人要不要祂贖罪再上十字架。也就是說,耶穌替所有未來會信與不信者都獻上了祂的生命,再將選擇權交給每一個人。

 

既然耶穌都如此,我們又怎麼可以打破耶穌的教導和實踐?

 

基督徒非但不能人身攻擊,甚至要像德蕾莎修女說的,「愛,直到成傷」,即便自己受傷也仍然要愛,因為耶穌基督也是如此。

 

耶穌的榜樣是寧願自己上十字架都要愛人,我們身為跟隨者怎麼會將耶穌教導逆轉成以人身攻擊去傷害其他人,更別說其中有一些人和我們同信一主,都是主內肢體只是在某些事情上有不同見解?

更多 Zen大開設的活動可以到【活動與課程】查看哦!

信仰主基督

想一想,「你與誰為伍?」

By
on
2018-04-17

想一想,「你與誰為伍?」

 

文/Zen大(本文發表於傳揚論壇)

 

耶穌在世傳道那三年,根據聖經紀載,多數時候他都在市場,和當時的上層階級人物所不喜歡的稅吏、窮人、瞎眼殘疾等社會邊緣人在一起,也屢次三番為了捍衛社會弱勢而槓上文士或法利賽人。

 

耶穌更因此被當時的統治集團貼上「麻煩人物」的標籤,最後成了被送上十字架的理由之一(神學有神學的理由,不代表世俗沒有其原因)。

 

耶穌明明是救世主,在世時至少也是個拉比,如果想要的話大可以和統治階級或上流社會站在一起,但他卻沒有,他「為了福音的緣故」和社會最底層的弱勢站在一起,也教導追隨者日後要好好的對待「最小的一個弟兄」,因為坐在他們身上就等於是做在耶穌身上。

 

讓我們來想一個問題:

 

今天大多數的中產階級教會跟基督徒,「與誰為伍?」

 

是更多和自己的同溫層在一起,還是像耶穌那樣?

 

如果耶穌是我們的生命榜樣,如果追隨耶穌就是要效法基督耶穌的生命樣式,我們必須認真的思考,「我們與誰為伍?」站在那些人的身邊?替那些人發聲?致力於捍衛那些人的權利?

 

如果你覺得自己跟耶穌為伍,那麼就要再多往深一層想,耶穌都是和誰為伍?而你的身邊是否真的都是這樣的人圍繞?

 

的確有一些基督徒(但我們必須老實承認並不是多數)和弱者窮人站在一起,全人全心的奉獻,另外有一些基督徒(好像也不是太多)願意委身在社會貧窮與疾病的根治,這些人都是致力於活出基督耶穌的見證,讓人佩服。

 

可是很遺憾的,回過歷史,我們發現基督徒在被羅馬帝國的皇帝保護並上升為國教之後,在擺脫了被壓迫而成為權勢集團的一份子之後,一直都有人站在統治階級那邊,甚至成了協助壓迫弱勢的幫兇。

 

遠的歷史姑且不說,就說我們台灣自己,其實也有類似的情況。戒嚴時期的教會與統治階級的關係,並非都是對抗不公義政權的,有更多是屈服於權勢且以此換取好處的。

 

如果當我們讀納粹時代的德國教會或是種族隔離時代的美國南方教會的歷史感到不可思議時,也許我們更應該讀一讀台灣的戒嚴時期的教會的歷史,並且想一想,關於這些該被清理的「轉型正義」,基督教會內部自己又做了多少?

 

認罪悔改的有多少?假裝沒發生過的又有多少?死鴨子嘴硬認為當初沒錯反而回過頭來攻擊那些當初和威權政府對抗的教會的又有多少?

 

不用說複雜的大道理,就看看自己的教會和弟兄姊妹過去乃至今天和誰在站一起?致力於捍衛誰的權利?這樣的選擇和作為和耶穌基督在世傳道時的價值是否一致?

 

我們如果都假裝不面對,遲早這些被掩蓋的膿包,會從內部潰敗而傷害教會肢體。

 

多想想,我們在各種社會議題和生活選擇上,「你與誰為伍?」

 

更多 Zen大開設的活動可以到【活動與課程】查看哦!

信仰主基督

人不能向上帝發怒媽?

By
on
2018-03-31

人不能向上帝發怒媽?

 

文/Zen大(本文發表於長老會教會公報)

 

最近一位基督徒母親在其臉書發表的管教孩子發言,引爆鄉民網友不滿,紛紛到其臉書上留言。

 

事情的起因是這樣的,這對父母為了讓朋友參觀房子格局,事先有跟孩子說好需要讓別人到家裡來,但似乎在執行過程中,來訪家庭的孩子做了某些讓自己孩子覺得個人空間和隱私被冒犯的事情,於是對父母發脾氣。

 

父母一開始是耐心的道歉並解釋,但小孩似乎仍在情緒中完全不聽解釋,最後母親放大絕對孩子說:「有法律規定小孩必須擁有自己的房間嗎?或是父母必須給小孩隱私?私有空間和隱私不是小孩的權利,是福利,是恩典。是因為爸爸愛你,所以樂意主動給你,你們不可以反過來拿這個對爸爸發脾氣…」

 

接著還繼續說,「就像這世界是上帝造的,祂愛我們,所以讓我們享受一切。我們應該很感激很高興,不是生氣祂為什麼這樣做那樣做。我們只有感激的義務,没有生氣的權利。」

 

姑且不去談隱私權法律有沒有保障?以及法律沒有保障難道就不能存在這些複雜的論述(台灣的法律現在要保障同志的婚姻權,一堆基督徒還不是很生氣要推翻或不打算遵守)。扯法律就太遠了,而且人類也的確不是一直有隱私權的概念,所以就不談第一段論證的私有空間這件事情的是非對錯。

 

隱私權不是法律保障就是否可以跳到是福利跟恩典也有很多可以討論,篇幅有限就暫且不論。我猜想應該有不少基督徒看到第二段時覺得很認可,連帶也接受第一段的論述。然而,第二段的論述真的沒錯嗎?

 

從聖經歷史中我們不難發現,上帝愛的並不是乖巧聽話順服不犯錯的人類,而是不斷犯錯且始終學不會教訓的人類。人即便忤逆上帝,對上帝發怨言或生氣,上帝也依然愛。不然耶穌就不會為我們上十字架捨命?

 

神從沒說人不能忤逆、不能犯錯,只能順服,這是曲解聖經。詩篇裡也有很多埋怨上帝的話,或是向上帝埋怨的話,傳說中詩篇的創作者大衛王更是犯過不少低級錯誤,但他仍然是上帝所愛的。

 

這對父母應該讓孩子知道的是,即便我們在這件事情上有情緒,彼此都不能認同對方的看法,但無論如何我們還是家人,我們還是彼此相愛,而不是甚麼這是我給你的恩典,你不能當成理所當然。言下之意是想要住下來就得乖乖聽話,不然就把你給趕出去!小孩當然聽得懂大人話裡的威脅,當然會乖乖聽話,因為年幼的孩子還沒有自己賺錢養活自己的能力。

 

上帝並不會在人類犯錯的當下馬上就審判,而是耐心給人類時間跟機會,直到末日來時才審判,跟這位母親當下屢說不聽就放大絕根本是兩回事。上帝比較像是「即便我們彼此之間在這件事情上有不同意見,也不會馬上就告誡你這世界是我創造的你們是我創造的,不聽話就把你趕出去。」上帝非但不會把不聽話的趕出去,「因為神降雨給義人,也降雨給不義的人」,且萬一人要是真心悔改就會像接納浪子回頭的父親一樣開心不已。

 

這整段話最大的問題其實是拿自己比上帝,人無論如何是不能妄稱上帝更別說跟上帝比,而且還是要命的透過錯誤類比,以上帝的權威替自己的行為背書,雖然這類事情三不五時會在教會生活中出現,但我們都應該更警醒提醒自己不要犯了讓上帝替我們的言行背書的錯誤。

 

 

更多 Zen大開設的活動可以到【活動與課程】查看哦!

信仰主基督

面對我們不認同的人,迫害行為就能自動合理化嗎?

By
on
2018-03-28

面對我們不認同的人,迫害行為就能自動合理化嗎?

 

文/Zen大(本文發表於傳揚論壇)

 

人非聖賢,基督徒也只是蒙恩得救的罪人,教會則是蒙恩罪人的集合體。因此,不可能無過。重要的是知錯能改,而不是拿著聖經或上帝替自己的錯誤背書。

 

這樣的道理,說起來不難,做起來卻不容易,然而,不時還是能聽聞。例如,日前得知,加拿大的長老教會為過去迫害同志之行為做出道歉。

 

向同志道歉這件事情可以分成兩段來看,道歉的教會或基督徒未必認同同志,但是,更重要的是,即便不認同同志,不代表就取得了迫害對方的資格。

 

有一些人往往將兩件事搞混為一件事情,鑄下大錯還沾沾自喜,以為自己在替上帝執行正義(正義上帝自己會執行,而且執行的方式絕對和我們有限的人想的不一樣,不然耶穌就不會來到地上承擔人類的罪)。

 

沙特說,「通往地獄的道路是由善意鋪成的」。曾經有個記者採訪專演壞人的知名演員,為他為什麼能將壞人演繹得如此淋漓盡致?這位演員說,「我從來不覺得自己在扮演壞人,我都當自己是好人。」

 

有趣的是,被許多人推崇的孫越叔叔,在自己的傳記裡則說自己是個想做好人的壞人。

 

知道自己的不足,跟自以為義,正好是虛己跟驕傲的兩種展現方式。

 

基督徒在面對自己並不認同的行為時,往往太快的就能從聖經中找到替自己背書的理由,這無妨,本來進行理性論辯就需要提出根據。但問題是,面對不同價值信念的人最多只能進行理性論辯(而且是基於愛的前提),不能動手動口傷人,更別說動用地上的權勢迫害人,或將迫害寫入法律規則中,試圖形塑制度化歧視。

 

在歐美不時會傳來基督徒父母逼死同志子女的不幸消息,也有一些異性戀假扮同志進入同志社群去理解同志在世生活所遭受的迫害跟歧視與打壓和傷害,更要命的是,促成這些使人分裂或彼此仇恨的行為當中,有不少出自宣稱自己是和平使者的基督徒。

 

基督徒群體在過去曾經不只一次遭受過大迫害,這不是讓我們學會一旦擁有權力就能反過頭來迫害當下的少數群體,而是讓我們學習「與哀哭的人同哀哭」的體恤與寬容之情才是,即便面對的是我們不能理解也無法接受的另外一套價值信念的信奉者,也沒有權利以正義或愛之名行迫害之實。

 

迫害他人的惡,不會因為被迫害者是我們不認同的對象/群體就自動合理化或上升為聖潔良善的義舉。

 

 

更多 Zen大開設的活動可以到【活動與課程】查看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