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標籤

成本效益

人人當老闆 心靈處方箋 逆社會觀察

我討厭放颱風假

By
on
2019-09-30

看到有人在問明天會不會再放一天颱風假?

小時候不懂事,碰到颱風快來時,也會期盼颱風假。

真的放假了,也沒幹嘛,就看電視報導災情,混過放假日子。

開始工作之後,就不喜歡放颱風假,也許是自己也開始舉辦活動,開始會從成本額外支出的角度思考災情。雖然說,當了十幾年Soho早就沒在過世間的節日,就算真的因為颱風放假只要基礎電力等設備還能運作,該工作我還是工作,並不會真的都在放假!

我從很久以前就很不喜歡,那種宣布放颱風假後,發現風雨不大,就跑去逛百貨公司或唱歌看電影的休閒模式,然後一副賺到一天假期的僥倖心態,這天假期也沒有薪水,就一個無薪假,隔天還是得處理堆積的工作,是有什麼好開心?

更何況,颱風嚴重到需要放假時,往往會有災情,我沒辦法把自己的快樂建立在可能會有其他人得蒙受損害的基礎上,所以就算放假,看到災情報導,也開心不起來!

加上早年在外租屋居住,租的多半不是多好的房子,每次碰到颱風來,半夜就裹著棉被,窩在床上等風雨交加過去,那種恐懼不安,始終深深烙印在我心裡,雖然我知道颱風對於台灣算是必要之惡,卻仍然希望能夠盡可能減少災情,因此,能不放假就不放假,未達放假指標代表颱風對台灣的影響不大,不會帶來太大的災情!

我不是很愛講右派強者論拉,但是如果一個人的人生只剩下期待再多放一天颱風假,卻不願意去面對不想去上班這個真正的問題,就已經註定完蛋一大半!

颱風假代表著有人為了天災付出代價,造成損失,這個人可能是你的老闆,你的供應商,你的客戶,也可能是辛苦的農友(這幾年有機會跟農友上故事設計課,總讓他們講講關於颱風災情的故事,聽了不少,很是不捨),甚至是你認識的熟人或朋友…

當不幸正在上演,而你的小確幸卻只是想在舒適圈中在放一天無薪假嗎?!

多想想人生怎麼會走到只剩想多放一天颱風假的地步,可能還有一些轉圜餘地?

多說一句,政府可以給的資源頂多就是讓人民不至於餓死與創造比較有機會成功的打拼平台,但想成功還是得靠自己找對事業與方法然後認真打拼,不是想要搭順風車或國家養…

書籍品評介 人人當老闆 閱讀資訊饗 職場煉金術 經濟與生活

數字管理的指標中毒現象

By
on
2019-06-29

當出版社來信問我有沒有興趣讀一下《失控的數據》,我翻看了一下書籍簡介就答應了,而且在收到公關書後,很快就讀完了。

說真的,這本書雖然剖析的案例是歐美社會,但是,書中講的每一點都正在台灣發生,且情況不比歐美輕。

作者發現,這個世界有一種將一切衡量標準數字化的趨勢,好比說大學的各種評鑑標準數量化,醫療院所的評鑑標準數量化,警察的破案率乃至司法檢調機構的結案狀況也都數量化,商業界更是原本就將各種衡量績效指標數量化…。

的確,數量化貌似有一種客觀評估狀況的優點,因為數字沒有情緒。

不過,數字的構成,卻容易造假或說謊或扭曲。

好比說,警察為了提升破案率而放棄必須長期跟監投入大量資源的案件,轉而投入容易達成的小案件,以抓捕毒梟為例,大頭目難抓且數字指標不容易好看,那就抓小毒販,即便抓小毒販對於瓦解販毒系統一點幫助都沒有,因為小毒販被抓後立即有人可以遞補上來,但是,警察還是為了績效而抓小放大。

類似的情況,好比說在高等教育系統,學者為了拚論文數量而犧牲品質,大家追求更保守安全的獲得數據累積的工作,放棄有創造性能夠突破的艱難工作。

更糟糕的是在人命安全的部分,醫療院所為了達成各項評鑑指標,婉拒收下失敗率高的病患,只收容易治療或取得好數據的病人,結果某些病人就成了人球,甚至某些疾病因為成本效益不符而遲遲沒有藥廠願意投入藥物研發…

上述現象是否聽起來都很耳熟能響?

我想,那是因為台灣也陷入了一切皆以數據量化作為評鑑指標的迷思中。

偏偏一件事情的評估,並不是全然可量化,還是有一些不可量化的事情存在,但如今的世界,似乎是徹底奉行了功利主義理論的成本效益評估,且轉換成了明確好懂得數據表圖,並且在組織中與績效考核和升遷與薪資福利等項目連動,讓人即便心有不滿卻很難反抗。

作者發現,各種組織在此情況下紛紛轉為追求短期目標,落入短期主義,忽略長期的效果就是短期的帳面數字雖然不錯,但長期來說整體社會光景卻有倒退的現象,好比說,廣開大學廣發大學文憑,表面上國家的學士數字提升了,好像競爭力或國家未來產值有望提升,但實際上,配套跟不上的結果就是大學貶值,進入大學的人非但沒能拿到日後人生保障反而變得更慘,若搭配上學費飆漲與學貸激增等其他數字來檢視的話。

對於整個世界的衡量指標數量化現象,作者在最後提出了他的一些看法,雖然說真實世界的適用度還有待檢驗,但是,我想,生活在以資本數量的多寡作為評判人生乃至組織成敗的高度資本主義社會型態中,短時間內大概很難脫離數量指標評鑑的干擾,我的看法是,應該以加權彈性的方法更有效率的使用數據,而不是落入統計中的平均人謬誤,將不同的情況全都使用同一套指標,並且接受例外狀況,以其他制度輔助的方式來審核指標不能顯示的例外狀況的判定。

以我自己為例,我雖然熱愛將工作成果數量化,且喜歡以數字故算建立假設進行問題思考,不過,不會只從數據的部分取得證據,還會留心質化或不可量化的特性,即便數量不多,但可能是不容忽視的極端值。量與質都兼顧,讓兩者互相滲透或互相評鑑,允許例外狀態的彈性,是克服以數字估算可能出現的偏誤的方法。

的確,在日常組織運作上,數字化管理的確有其好處,也很難突然回到數字化管理之前的時代,我想比較可行的務實作法,做的就是修正補強,不要讓唯數字化思惟勝出,必要的時候,國家應該介入數字化管理的有效性判定,不讓數字管理無限上綱。

職場煉金術 教育與學習 經濟與生活

人的價值估算能力…

By
on
2019-06-03

人的價值估算能力…

 

文/Zen大

 

出國旅遊之前,有不少人熱衷於規畫行程。

 

然而,往往計畫趕不上變化,不是走不完行程而放棄,就是為了把行程趕完而玩得不開心?

 

在行為經濟學中,稱上述行為規劃謬誤,指的是人容易高估自己的能力,造成行程規劃誤判。

 

類似的情況,在很多地方都會發生,好比說原本計畫的會議時間完全不夠用,預計完成專案的進度嚴重落後,遠比原先規劃的費時且預算高(電影界更常有這類規劃謬誤的災難,原本預估的拍攝時間與經費都大幅延長)。

 

讓學生自己預估報告或論文完成時間更是一場大災難,每年有無數學生延畢都是因為表定的論文進度生不出來。

 

人為什麼會出現規劃謬誤?

 

其中一個原因是因為過分樂觀的高估自己的能力和環境情況。

 

想一下,就你所從事的行業來說,如果想創業,一般來說成功的機率有多少?

 

如果是你自己創業,你覺得成功的機率有多少?

 

最常聽見的答案,第一題是50%,第二題是90%(甚至有人回答100%)

 

行為經濟學認為,人多半有一種素樸而不切實際的樂觀,相信自己的實力至少是中上水準,即便我們表面上經常表現出謙虛,但如果是私下預測自己的實力時,通常就還是會出現中上水準心態的過度不切實際的樂觀。

 

還有,你是不是覺得自己媽媽做的菜比外面的餐館(同樣菜色)做的好吃?

你是不是覺得自己的小孩/姪子比較可愛?

 

通常我們會回答是,至少在媽媽人在旁邊時會回答。

 

扣除人際禮貌,這其中有價值高估的成分影響判斷,我們總是高估自己或自己認同者的水準與程度。

 

父母也經常高估自己孩子的程度,誤以為自己孩子人見人愛且高人一等。

 

聰明的商人,會利用這種價值高估偏誤,好比說將販售的商品的後半段保留給消費者自行操作(像是IKEA的家具組裝,當然,你可能不喜歡組裝複雜的家具,但如果相對簡單…),因為當我們投身操作過程時,無形中會產生這是我做的所有感,進而覺得自己做的比較好,於是將產品視為比較好的產品。

 

想想看,你身邊有哪些產品的後半段是得由自己組裝的?難道廠商真的不能幫你完成組裝嗎?

 

這類自我高估的偏誤,還會延伸出某些相當讓人警醒的問題,例如,「非我族類…」,既然我容易高估自己,自然也容易在心裡產生我比其他人好的優越感,最有名的例子當屬納粹屠殺猶太人。

 

想想愛迪生與特斯拉,愛迪生終身詆毀特斯拉發現的交流電,認為這十分危險,甚至發起反對交流電運動。

 

比較沒那麼嚴重但常發生的現象則是,一個新的想法如果是由我提出就比較好,如果是其他人提出就覺得沒那麼好。

 

 

更值得警醒的是,當人過度高估自己的能力與運氣時,便可能會採取不合理的預防風險措施。

 

行為經濟學家建議,當人需要進行工作或外部情況的預估時,最好不要相信自己初步提出來的答案,最好再加上30~50%的時間,可能才會免接近實際狀況。

 

另外,規劃完成後,若要確保執行狀況能如期進行,會建議提出預估時間後,請實際寫下具體的執行步驟與具體的執行時間和花費成本(當然,寫完後別忘了再做適度延長),如此方有可能預估正確完成時間。

 

在台灣,樂觀高估自己還有一種頗為常見情況,那就是對好事抱持「你怎麼知道下一個中獎的人不會是我?」的心態,對於壞事降臨在自己身上則抱持「我才不可能那麼倒楣」。前者的過度樂觀造成不必要的花費支出(好比說買樂透彩),後者則是因為輕忽低估風險而造成生命財產損失(好比說交通意外事故,台灣的交通意外事故比例偏多且高)。

 

人生在世想要活得平安順遂,遠離風險一些,最好盡可能提醒自己要多留意負面因子,不要過度樂觀,將自己原本的預期或評估打折再打折,打到骨折就對了。

職場煉金術 教育與學習 經濟與生活

腦中隨時在打算盤—估算力,也及假設驗證力與數字力

By
on
2019-04-01

(有興趣也可以參考一下估算讀書會)

後來我才發現自己有這樣一種習慣動作,就是每次踏入一家新的餐館,無論是小吃店還是高級餐廳,就會開始算店內的座位數、滿座率、餐點的平均價格、平均客單價、周轉率,猜裝潢、人事、食材、水電瓦斯與店租成本,估算周轉率與成本利潤,推算該店的存活機率。

我之所以會養成這樣的習慣,可能是剛出社會時擔任連鎖通路採購,被迫學習看了一堆報表數據,且要能事先估算與事後驗證自己負責採買入貨的商品的銷售與毛利狀況的緣故。

我在公司任職時間雖不長,但當時正好碰上公司正大舉展店,我又被分配擔任新店特殊商品的採購與洽談業務,於是養成我每次都會估算新門市的營運成本與損益兩平的營收金額(算完之後,內心直覺不可思議,因為基本上公司是不可能靠賣書賺取維持店面營運的必要收入,難怪公司經營十多年仍虧損累累,而之所以仍然繼續堅持,是因為創辦人堅持的理念,還有一些人願意支持此一理念的緣故。多年後老東家順利轉型成功,已經擺脫虧損窘境,很替老東家開心)。

簡單來說,是職業病的一種,只是沒想到離開採購工作之後,這個估算的習慣還是保留了下來。

不得不說,這個量化估算成本與損益的習慣,幫了我很大的忙。

好比說,當年我準備離開職場,成為在家工作者,就認真地估算了一番自己的生活最低開銷,以及如果要賺到此一開銷,每個月必須獲得留用的稿件數量,以及為了獲得足夠的留用稿件,每個月得寫多少稿子?

當時我估算的結果,換算成工作量是每天至少得寫出三篇稿件,才可能創造出得以賺得足夠維持基本溫飽的稿費收入的留用稿量,此後我就以此做為每日工作進度,要求自己得想辦法寫出三篇稿子,就算沒得投稿沒有靈感也得寫。

這是客觀估算自己勞動收益下的結果,我得尊重這個估算數字,而不是癡心妄想著自己可以因為某一篇稿件而爆紅,或某一本書大賣暢銷從此可以靠版稅過活。

估算,一點都不浪漫,非常務實理性,甚至接近冷酷無情,但是,估算結果提供的數據卻是一個比較有效於避免失敗的參考值。

數字不若人類,數字沒有情緒,客觀而準確的反映真實,即便人並不想接受。好比說,自己覺得照鏡子看起來並不胖,但實際的體重跟個種健康檢查指數卻會告訴我們身體的真實狀況。

再好比說,我可能會騙自己有很努力工作,但收入數字會告訴我,自己的努力到底有沒有成果?

尊重數字的人,會根據數字作出調整,忽視數字的人,會自欺欺人,逃避現實。

從事寫作與出版工作多年,不得不說,的確有一些遠比我有才華有能力的先進,卻因為更相信直覺或熱血而非估算,結果在開源上無法精準預估,金流支出上又不加節制,結果經常得為現金流提心吊膽,甚至最後放棄自己最喜歡的創作工作,回頭投身職場。這就是不願面對數字告訴自己的真相的結果!

以數字估算成本效益雖然比較市儈一些,好像以商業考量為優先,但在稿費偏低且留稿不易的台灣社會,想靠寫稿維生,不能假裝現實的嚴峻不存在,只靠熱血熱情與才情就想撐過一切難關。雖說不是不可能,但我有自知之明。

懂得估算還有很多好處,好比說,在台灣橫行的詐騙集團,往往都是提出讓人不敢置信的高額投資報酬率來誘騙人上當,因為只聽對方的話術,卻不自己進行估算,就容易中了漂亮話術的圈套,最後淪為冤大頭。

懂得估算,好處還有很多,好比說可以判斷一家公司或一個產業的興衰是一時或是不可逆轉的趨勢,從而幫助自己做出正確選擇。

估算是將眼前所見之光景,換算成客觀的數據後,進行加減乘除,再以最後結果作為判斷自己是否投入某項領域或做出某種決斷的判斷標準。

懂得估算,就好像七龍珠裡的戰鬥力測量器,或是海賊王裡的海賊賞金,是透過一套可信的客觀量化評估指標來理解世界,以數字模型建構出擬仿的真實世界,方便我們在最低成本的情況下,預測真實世界的樣貌,避免做出賠錢的錯誤判斷。

後來我發現,不少企業主或財會出身的人,也都很熱衷在腦中進行各種估算。

不僅如此,世界級的大企業在招募人才時的考試,也越來越喜歡考沒有正確答案的估算題型。舉幾個例子,「全台灣有多少鋼琴調音師?」「如何移動富士山?」「二十年後非洲的鞋業產值?」「眼下東京都內有多少瓶裝寶特瓶?」

估算力的背後,跟數學沒有太大關係,基本上只要懂得加減乘除就能進行估算,估算需要的是能夠根據問題或資料建立可驗證的假設的能力,反而要能精準抓出用來建立模型/假設的變項,並賦予具有意義的數字,卻是需要強大的觀察力好奇心與資料蒐集與轉換能力。

白話文來說,估算力就是隨時在腦中撥打算盤,且能精準的模擬出實際經營者腦中那盤生意的各項數據,以誤差最小方式推估出結果。

不管你喜不喜歡,生活在以量化資金表現強弱的資本主義社會,估算力是非常重要但卻仍然普遍被低估的一種思維特質,估算力的鍛鍊遠沒有統計、會計、金融、財稅等數字的解讀與分析來得困難,但需要有樂於將一切量化評估的思維邏輯輔助。

就舉一個最簡單的例子,關於薪水與工作之間的關係,您知道您的雇主是以時薪來估算還是以自己在公司的成果貢獻來估算?

如果是前者,用來對比數字合理性的,可能是最低時薪或其他勞動者的平均薪;但如果是後者,也許就能算出自己究竟是佔缺卻無法幫公司賺錢的薪水小偷,還是薪資被低估應該跟公司要求加薪的被剝削員工?

如果想要順利跟公司要求加薪,能否正確估算出自己的具體產值,證明公司給的薪資太低,更是關鍵中的關鍵。

你能說,估算力不重要嗎?

有興趣強化估算力的夥伴,可以參考龐士東的作品,像是《如何移動富士山?》、《如何秤出你的頭有多重?》、《洞悉價格背後的心理戰》、《為什麼Google不夠用?》,或是介紹費米估算方式的作品《鍛鍊你的地頭力》、《費米推定筆記》、《費米解題推斷》等書,相信您的數字估算能力將會大幅提升,而決策判斷能力也將大幅躍升。

鍛鍊估算力,你可以這樣練習:

自建假設,推估你常去用餐的小吃店的營業額與利潤

估算自己今年的年收(營業額)與利潤(營收減成本)

寫下自己的身體各項數值,與同年齡者相比,每月定期檢視數字並修正

寫下你的資產負債清單,與同年齡者相比,每月定期檢視並修正

人人當老闆 職場煉金術 心靈處方箋 教育與學習 經濟與生活

記帳,是在記錄你人生的金錢選擇

By
on
2019-03-04

記帳何止是紀錄金錢流向,更是記錄你人生中每一筆金錢選擇,這寫選擇的總和,創造了你的經濟狀況,打造了你人生相當重要的面向,甚至可以說,金錢選擇實質上形塑了你這個人的樣貌。
因為你的每一筆花費,無論是生活必須還是想望,都在建構你這個人是誰,人生目標,生活理想…
有人說,告訴我你吃甚麼我就可以告訴你你是甚麼樣的人?
有人說,告訴我你讀甚麼我就可以知道你是甚麼樣的人?
但其實,告訴我你的花費,更可以知道你是怎麼樣的人
沒人會跟錢過不去,如果會,代表這個人正在跟自己過不去,或是人生正面臨過不去的難關。
如果可以,沒人不想把錢花在真正想花的地方,不用管別人怎麼想?
因此,記帳吧,記錄你生活中的每一筆金錢流向,記下你生活中每一筆金錢選擇,然後,試著看看藏在這些選擇背後的真正的自己,是不是你以為的自己?
另外,往後每一筆支出要付出去之前,都應該思考一下機會成本與複利效應,簡單說,就是這筆錢花在這個東西上之後就不能花在其他東西上了,因而當我決定花在這個東西上時,買入的這個東西經過時間複利,會讓我變得更好還是更糟?會幫我創造更多還是會拿走更多?
好比說,以理財界談的拿鐵因子為例,今天你花一百元買一杯咖啡,花的不只是一百元,而是這一百元往後數十年的所有可能性也都在今天現在使用掉了,因此你必須思考,這一百元在現在花在這杯咖啡上值得嗎?如果值得,為什麼?
如果不花在咖啡上,花在其他地方,好比說投資,這一百元經過複利效應,二十年後,可以滾出多大資產?
如果不只是這一百元,而是每一天都存下一百元,那麼,二十年後又可以透過複利效應滾出多少資產?
這就是你當下或每一天都花一百元喝咖啡所支付的實際成本。
所以,思考過後,也許你會想,嗯,我還是很想喝咖啡,可是我應該改喝五十元一杯的咖啡,或是自己買咖啡豆,自己烹煮,以降低花費的方式完成同樣的需求,並且把省下的錢挪往其他地方使用!
這就是去思考每一筆金錢花費的真正意思,也是記帳真正的意涵,經常檢討自己的開銷結構,試著找出更節省金錢支出卻能同樣達到滿足的方法,並將省下來的金錢挪往更有再生產價值或幫自己的未來創造更高收益的活動上。
記帳,是在記錄你人生的金錢選擇,某種程度上來說,這相當程度會決定你人生的成敗,透過了解自己的花費結構後,重新調整出一套更能正向累積產出的花費方案。
歡迎來參加有錢人讀書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