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標籤

成本

生活有感想 職場煉金術 心靈處方箋 教育與學習

令人怦然心動的人生選擇術

By
on
2019-01-10

令人怦然心動的人生選擇術

 

文/Zen大

 

近澤麻理惠已經成為世界級的整理大師,她所倡導的怦然心動整理術,影響遍及全球。

 

只留下仍會讓你怦然心動的物品,其他都捨棄,就是其整理術的核心價值。

 

許多人接受了大師教誨後確切執行,都因此而改變人生。

 

然而,我想,大師的教誨之所以能夠普及開來,應該是因為這套整理術可以整理的不光是我們身邊具體可見的物品,還有我們的人生。

 

想一想,如果用這套方法來選擇人生道路,你敢嗎?

 

選擇讓自己怦然心動的工作,而非家人或社會價值排序系統說好的工作?!

 

選擇讓自己怦然心動的戀情,而非別人說的條件好的對象?!

 

選擇讓自己感動到雞皮疙瘩都會掉滿地的生活方式,而非照別人安排的行事曆過活的日子?!

 

送禮的時候,挑選對方真心喜歡的物品送,而非不痛不癢的雞肋?!

 

花錢的時候,只買自己真心喜歡/需要的東西,並且花在真心對世界運轉好的商家或企業上?!

 

聽從內心真實的聲音,順從自己信奉的價值,不管社會或身邊的人怎麼評價,都能堅持到底,本身就是相當不容易的事情。

 

生而為人,我們總是渴望贏得認同與歸屬,而認同與歸屬大多來自他人或自己身處的社群。

 

於是,人生在做選擇時逐漸變得從眾,往往以獲得群體接納而非活出自己(而被排除在群體之外)為優先,忘了自己的喜好與世界真正的需求。

 

從眾的結果,如果單單只是平庸就算了。遺憾的是,透過屈服從眾,縱然被群體接納,換得一個位置,卻未必能夠產生真正的歸屬感,反而會有種自己是不得已才妥協,因而和群體出現莫名的隔閡,對群體有著莫名的不滿卻不敢發作,日子反而過得抑鬱寡歡,因為那不是自己真心想要的選擇,只是害怕被排擠的妥協結果。

 

以我自己為例,目前聚集在自己生活周遭的人事物,經過十多年的經營,大體上來說,除了原本就不能割捨的血緣關係之外,幾乎都是我一點一滴慢慢地思考並且做出判斷後保留下來的。

 

工作也幾乎都是做我喜歡且擅長做的事情,工作上的棘手或困擾事情的份量降到最低。

 

金錢花費,盡量花在自己關心或喜歡的人事物上。盡可能的孝敬父母,撐起家用花費支出,不讓家人為錢煩惱。捐款給自己認同的社福單位,買下我認為值得一讀的好書,挑選老闆用心用料實在的餐廳…。

 

人際往來也幾乎都是和得來的朋友或同業,麻煩棘手的人,縱然可以帶給自己商業利益,我也大多能婉拒就婉拒。

 

生活雖然簡單,但不工作的時候大多能夠讀書看戲逛書店,做我自己喜歡的事情,行有餘力還能捐款助人…,著實是令人滿意的。

 

堅持的過程中,自然不是沒有碰到讓人為難,很想屈服卻必須割捨的事情,但是,與其為了一時而逼迫自己退讓或承受不必要的委屈,還不如果決的捨棄(也因此我曾經好幾次婉拒了工作)。

 

實踐理想人生最大的一個迷思,就是到世界上找一個既存的貌似美好的群體要求被接納,真正的理想人生,是從自己的核心價值,自己的天命,自己的熱情與興趣喜好所在出發,建立自己的歸屬空間或認同自己的群體,即便再小都無妨,只要自己一點一滴打造起來的,那才是真正讓人安心的歸屬。

 

這個過程,不斷需要使用的就是怦然心動這個衡量標準,每一件事情都想一想,是否會讓自己怦然心動?自己究竟是真的喜歡,抑或只是妥協下的不得已?

 

邊沁的效益主義,放在個人人生選擇上,也不失為一種好的參考價值,盡可能的讓自己人生的選擇能夠產生效益極大化而成本極小化的結果,延長自己開心快樂的時間佔比,讓自己多笑,能笑看自己人生的處境,減少不必要的痛苦與忍耐(在不傷害別人或將成本外部化的前提下),不產生負面自我指控的痛苦。

 

試著多以能讓自己真心想選擇的標準,抉擇自己人生的大小事情。

 

我相信一切會慢慢變得順遂,您會過上自己真心想過的理想生活~

 

當聚集在自己身邊的人事物越多是真心喜歡的,日子自然也就過得開心自在滿足成功了,不是嗎?

 

 

私飲食劄記 逆社會觀察 文化創意考 經濟與生活

生產成本不只有原物料–飲食與社會評論系列5

By
on
2018-10-19

生產成本不只有原物料

–飲食與社會評論系列5

 

文/Zen大

 

每次只要一有蘋果新手機問世,相關報導肯定滿天飛,然後,其中有一則報導是每次都會出現的類型,那就是分析新款蘋果手機的原物料成本。分析結果往往是,手機各項零件成本僅佔末端售價比例極低,藉此暗示蘋果賺很大。

 

關於這類報導,蘋果執行長庫克過去已經站出來反駁過,指稱生產成本並不只原物料,還有倉儲、研發、行銷等等。然而,卻還是有不少台灣媒體很愛拿著原物料成本跟末端售價對比,指責廠商賺很大。

 

別說零售端售價跟製造商出貨成本根本是兩回事,以手機來說,製造商還得給零售商和系統商賺,況且生產成本不只是產品的原物料而已。

 

退一萬步來說,就算真的賺很大,只要人家不偷不搶不騙,消者心甘情願掏錢買,為什麼不能賺很大?

 

看看歐洲的精品時尚名牌,愛馬仕一個數十萬台幣的包包,原物料成本佔多少?毛利又是多少?為什麼愛馬仕賣那個貴還一對人捧著錢去排隊?

 

台灣近二十年來,不少人一方面對自己被凍薪感到憤慨,二方面卻又對企業賺很大這件事情感到不滿,彷彿高毛利就是惡質企業,著實是讓人覺得弔詭的事情。

 

幾年前曾經有一家連鎖滷肉飯餐廳,想要調漲產品價格,硬是被一篇談滷肉飯就應該要俗民化、要便宜的文章引起的社會輿論反彈給壓了下去,最後出來說「不漲價了」。

 

還記得鼎泰豐原本的醬油炒飯,因為媒體窮追猛打其所使用之醬油的原物料成本極低,不應該比其他炒飯貴五十元,覺得多收五十元是暴利,搞到最後鼎泰豐索性取消這道產品不賣的事情嗎?

 

每次只要有媒體報導哪一家企業的毛利很高,那家企業就得趕快出來澄清,並表示自己很辛苦,沒有外界想的好。但如果媒體一口咬定你就是賺很大,最後幾乎都得道歉,要不是降價,要不是就停售。

 

如果我們的社會連一家企業,以合法正當手段賺取高額毛利的事情都不允許,都會被媒體報導攻擊、指責,如果當我們認為產品的生產成本不能包括品牌行銷或人員的高薪,那麼社會又怎麼擺脫凍薪?

 

台灣的媒體也三番五次透過打擊市場上高毛利之產品的手法告訴閱聽人,產品的成本只需要計算原物料就好,其他無形的成本,特別是手藝或美學方面的成本都可以忽略不計(人力更是最常被媒體忽略或低估的成本),以錯誤的生產成本計算方式,指控企業賺很大,同時也是在告訴社會大眾,「人力」不需要得到相對應的薪資。

 

或許你會說,媒體不納入非原物料的成本之計算方式當然是錯誤的,我才不會上當。或許你不會上當,但是對於沒有學過成本計算方式的民眾,卻未必不會被誤導?否則當年滷肉飯為何最後放棄漲價?鼎泰豐為何得停售醬油炒飯?

 

縱使我們知道成本不只原物料,但是在媒體暗示閱聽人高毛利是不可取的經商行為時,無形中對市場上的產品定價有了一套定錨,才是最可怕的。恐怕有不少人就算加入了其他生產成本換算出真實成本之後,仍然覺得廠商「賺很大、不應該」。

 

再好比說,如果媒體告訴你一碗牛肉麵竟然要賣五百元,你會不會覺得賣太貴?

 

如果台灣社會繼續堅持薄利多銷是美德,認為靠品牌行銷或其他合法手法,就會認定一碗牛肉麵賣五百元太貴,加個醬油炒飯多收五十元是暴利。

 

只要企業沒有威脅強迫你購買,私人企業的產品售價要怎麼定,是他的自由,不需要端著某種道德標準去譴責,甚至引來輿論公審,強迫其降價或抵制到對方倒閉。那不叫正義,那叫霸凌,更是摧毀台灣可能突破低薪、凍薪困境的一絲希望。企業沒有高毛利,要如何給員工一個好薪水和工作環境?

 

別再跟著媒體對某項產品的價格很貴,原物料跟末端售價差很大的報導起舞了,就算賺很大也不是罪惡,不應該被譴責,不用酸人家的產品沒有好到值那個價格,也不要一位追捧便宜就一定好,便宜也有可能是以糟糕的原物料來壓低成本。

 

東西真的不好市場會抵制、令其自然淘汰,不如大方承認自己買不起,接受人家有辦法賣高價,希望對方生意興隆之後願意好好善待員工、回饋社會就好了。

--飲食與社會評論系列--
1.讓客戶傻傻排隊的名店在想什麼?
2.為什麼一碗番茄蛋花湯不能賣220元?
3.稍貴但品質好v.s.便宜卻有點糟
4.台灣小吃,只能以便宜守住老故事和人民情感嗎?
6.你愛吃全是噴槍炙燒過的握壽司嗎?
7.輕賤無形專業的社會,終將自食惡果
8.台製抹茶食品,幾乎攏是假
9.名店、老店接二連三倒,真的都是高租金害的嗎?
10.為什麼美食在當代如此受歡迎?
11.我不去讓人覺得小器的名店

12.什麼才是高CP值的人生?
13.吃是一種美德,讓我們奪回飲食自主權

14.外食加熱產品的塑膠容器問題大
15.是嚴格訓練學徒還是過勞與剝削?

職場煉金術 逆社會觀察 經濟與生活

年輕人,花高租金住蛋黃區真的是浪費嗎?

By
on
2018-03-09

年輕人,花高租金住蛋黃區真的是浪費嗎?

 

文/Zen大(本文發表於雲論)

 

日前一則新聞引發網路鄉民熱烈討論,大意是一位剛找到月薪55K的年輕人,在公司附近的大安區找了一個25K的套房(不含水電等費用,還要另外繳交1K多的管理費),租屋的當事人以此為由,拒絕給父母孝親費,讓家住桃園的父母直呼孩子被騙了,房屋租金太貴(同樣租金在桃園可以租一層的房子)…

 

本文不擬討論租屋當事人因為租金太貴而不給父母孝親費的部分,想單就網友一面倒的認為房租太貴,應該搬到新北找個只有一半租金的房子租再通勤就好的觀點進行思考,我想探討的問題可以分為兩點:

 

假設租得起,年輕人不應該花高額房租落腳蛋黃區嗎?
第二、花時間通勤而省租金真的是省嗎?

 

在深入探討租金與地點議題之前,我想先說一下有錢人是怎麼處理這個議題的?

 

答案很簡單,那就是幫孩子在其工作或求學場所附近,直接買一套房子。不管是台北東京紐約還是倫敦,我都聽過有錢人直接幫孩子置產,令其方便居住的作法。甚至有個朋友跟我說,用買的最划算,因為住完之後就能脫手賣掉,往往不需要支付租金,甚至還能倒賺一筆。

 

這是富裕階層處理居住問題的手段,在其世界裡,直接購屋才是常態,租屋「未免太不划算」。

 

好了,我們看完真正有錢人的做法之後,回頭來看看租屋問題。

 

先說結論,以這個個案的簡單描述來說,我是認同這個年輕人以高租金租住大台北蛋黃區的。

 

理由是,首先,剛畢業的年輕人能找到月入55K且公司在大安區的工作,想必工作能力或個人條件不會太差。

 

當創造收益能力並不差時,時間跟健康狀態就成了重要的換取收入成本。假設這個年輕人因為花25K租屋,每天可以省下兩個小時的通勤時間跟通勤花費還有通勤往返的舟車勞頓,並將省下的時間用於自我投資或工作,將省下的通勤花費用做補貼房租。那麼,一來工作績效肯定會比花時間通勤的其他新進同仁高,且通勤成本少說一個月也要花上四五千元,等於其實質租金支付約沒落在20K。

 

假設租住新北市的房租只要一萬元,那麼等於他以一萬元的購買了自己一個月的通勤時間。假設一個月上班22天,通勤時間44小時,換算下來等於他花了一萬元買回自己的44小時,換算成時薪約227元。若他能利用這44小時時間創造出超過一萬元的收益,其實租住蛋黃區的實際成本並不會比租住住宅郊區來得高。

 

其次,不容否認的是,蛋黃區的機會效益較高,各種商業社交或藝文活動在蛋黃區出現的機率遠高於住宅郊區,若是對自己前途發展有企圖心的年輕人,年輕時選擇租住蛋黃區,是幫自己創造遇見貴人的契機。

 

為什麼台灣有越來越多年輕人要出國打工或到東京紐約倫敦上海找機會?這些地方的居住生活成本難道不比台北的蛋黃區更高嗎?

 

說穿了就是機會比台北大。

 

同樣的道理,我們稱許那些到海外都會區尋夢的年輕人,卻斥責在台北的都會區找尋機會的年輕人,不覺得哪裡怪怪的嗎?

 

大都會是資本社會的資本和人才群聚處,也是機會群聚發生的地方(聚落效應),今天難得有年輕人敢於破除既定的社會框架,幫自己的起跑點找尋一個較好的落腳處,非但沒有獲得稱讚反而被許多人指責跟檢討。姑且不說這個年輕人花自己的錢租房子要住甚麼房子是他自己的事情別人根本管不著,真心要討論居住地點選擇時,許多人只會從既有的框架出發去思考,只會從花時間省錢的角度判斷,不能從更多角度綜合考量判斷,想想也蠻可惜的。

 

說真的,在支付得起的前提下,盡量減少通勤時間,用金錢換取時間是比較有長期效益的事情。一邊是每天好整以暇走路五分鐘就可以到公司,還可以提早一個小時到,另一邊是每天花一兩小時通勤,要不人擠人、要不塞在車陣中每天灰頭塗臉到公司,偶爾還可能趕著打卡怕遲到,老闆或客戶會比較喜歡哪一邊?在尋找居住地點時,不妨也納入考量?

 

節省金錢卻拿時間去補貼真的就是省嗎?用金錢換取時間真的就是浪費嗎?這些思維慣性的背後又反映了什樣的世界觀與生活模式?我覺得都是值得透過這個個案值再多多深入思考的?

 

當然,最好的解決辦法其實是這樣的,由政府提供公共住宅或租屋津貼給年輕人,讓年輕人能夠有能力支付居住在蛋黃都心區的花費,節省不必要的通勤時間跟通勤外部成本支出(以台灣的交通來說,自己開車或騎車上下班算是某種高風險行為,容易出意外不說對身體健康也不是好事),讓心力可以專注在工作或自我成長上,才是真正對年輕人有幫助的事情。

 

 

 

逆社會觀察

用銷售狀況評估部落客廣告文的行銷效益,合理嗎?

By
on
2017-08-11
用銷售狀況評估部落客廣告文的行銷效益,合理嗎? 文/Zen大(本文發表於媒體人小圈圈) 最近有位網路大神接連寫了兩篇文章討論部落客的廣告效益,在網路上頗引發了一陣討論。 部落客的廣告效益到底要怎麼算?想必很多人都很關心。 說老實話,沒有一個固定的公式或演算法可以跑出一套放諸四海皆準的答案。只能靠廠商不斷的自做假設,到市場上找尋合作的部落客嘗試,逐步收集整理出自己專屬的資料。 在正式合作過之前,雖然...
經濟與生活

別再追逐高CP值與吃到飽

By
on
2017-02-25
別再追逐高CP值與吃到飽 文/Zen大(本文發表於上報) 任人吃到飽的自助取餐,應該是最受台灣消費者歡迎的餐廳型態,即便已經高度市場飽和,還是一家接著一家開,一家比一家大,且生意大多好得不得了。 原因無他,不少人覺得吃到飽的菜色選擇多,且不乏到其他餐廳或自己上菜市場買得花高價的產品,加上吃到飽本身的無限任吃暢飲,都讓人有超值、划算、高CP值的感受,能夠徹底滿足人性的貪小便宜心態,更別說對於長年凍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