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標籤

手段

生活有感想 心靈處方箋 教育與學習

莫把手段當目標 財務自由是為了理想生活

By
on
2020-03-24

讀書時代碰過一種人,書唸的超好,什麼知識都懂且能精確引用並且指正他人的錯誤。
然而,卻往往沒能有更大的成就,就只是經常指正錯誤或提供資訊,自己卻做不出成果。知識無法實用,甚至不屑實用。
出社會後也看過類似狀況,組織追求達成各種績效指標,強迫成員學習成長,塞了很多訊息…,其實都是錯把手段當目的,最後工具鍛鍊的很強大卻不會用。
搞清楚目的跟達成目的的手段的差別。
當然,目標還有分自己的目標或社會給的目標,理想上追求自己的目標比較好!
學會談判、溝通、寫作、說故事、簡報技巧…是為了成就什麼?
絕對不只是為了讓人覺得你很厲害,好棒棒,而是使用這些工具去創造出成果,達到能原本設定的目標。
好比說賺錢或追求財務自由,是為了實踐人生的理想活過自己理想的人生,不是為了賺更多錢。
沒有目標的學霸,其實就只是知道很多知識資訊的人,人生不一定能過的好(雖然不多,但的確看過很會讀書考試,卻過不好人生的所謂學霸)。
不要把手段變成目的。
否則會落入十分嚴重的異化狀態。

逆社會觀察

當國家(政府)壟斷暴力使用時…

By
on
2018-09-01

當國家(政府)壟斷暴力使用時…

 

文/Zen大

 

學社會學的,都會在學時學到一個來自韋伯的定義,國家(政府)是合法使用暴力(武力)的機構。

 

暴力這項工具,即便是國家來使用,也只能被用在維護社會秩序上,不能用在破壞秩序或使社會混亂上。

 

這也是為什麼會出現警察既抓小偷也壓制某些社會運動,當後者讓執政者覺得可能動搖其原本所建構或維持的社會秩序時。

 

使用暴力維持的社會秩序,通常會被冠上道德或正義的論述,以正當化其存在的地位,掩蓋暴力本身的殘忍本質。

 

因為國家(政府)是唯一能夠合法使用暴力的機構,所以國家取締其他想要使用暴力的機構或個人,無論這些人是否有正當理由(台灣社會偶爾會看到犯罪人被平民教訓,結果教訓犯罪人的平民也被抓,就是這個道理)。

 

但又因為國家(政府)是唯一能夠使用暴力的機構,所以啟動暴力的時機和原因以及暴力使用的手段,都應該被嚴格規範,不能濫權或無視規範監督。

 

舉個例子,好比說我很詬病教育現場的體罰,不是我完全不贊成體罰,而是台灣教育現場多年來的體罰,沒有形成制度,放任老師自由心證,個人裁量,結果造就許多冤枉和不幸,乃至體罰過當。

 

如果執行暴力的機構不能有規範約束,那下場就跟沒有規範約束老師啟動體罰的情況很像,不,更嚴重,因為國家(政府)是可以殺人卻不用償命,甚至可以挽救民調的~

逆社會觀察

寧投丁守中、不要柯文哲的深綠選民,到底在想什麼?

By
on
2018-05-10

(本文發表於上報)

近來聽說深綠支持者中出現一種聲音,若是民進黨不自己推候選人出馬角逐台北市長,寧可票投丁守中,也不要投柯文哲。

追究這些表態說要投丁守中的深綠支持者的理由,大抵是不滿柯文哲兩岸一家親的言論,又對五大弊案的處理進度感到不滿,認為柯文哲已經轉紅,成為共產黨同路人,且被財團收買才會查察弊案不力,所以寧可投丁守中也不要柯文哲。

五大弊案明明都是在國民黨籍台北市長任內出現的,且國民黨和共產黨的一家親程度並不輸給柯文哲,為什麼這些深綠支持者會說寧可投丁守中而不要柯文哲?

畢竟這只是一個地方首長選舉,並不是選總統,柯文哲就算繼續當台北市長也不可能宣布台北市跟中國統一,但是國民黨過去執政八年來卻是扎扎實實的讓台灣更加傾中,不是嗎?

這樣奇妙的現象,其實有一個類似的情況可以比擬。

基督教圈子裡也有對還未得救的非基督徒比已經受洗歸入耶穌但最後卻叛教離開的人更好的情況。

明明就親疏遠近光譜來說,曾經是基督徒的人比不曾是基督徒的人更靠近上帝才對,但有一些人在情感上更厭惡離開教會的前基督徒勝過從未近過教會的基督徒。

主要原因在於,非基督徒仍有機會感化,而已經來過又走掉的人很難再令其回頭,於是出現對曾經是自己人比對外面的人更壞的情況。

關鍵原因在於「被背叛的感覺」無法原諒與化解。

柯文哲某種意義上就是如此,上次競選台北市長時,主打自己被國民黨迫害,且家族長輩多是挺綠自己也是墨綠,等於是向綠陣營靠攏,以此換來民進黨禮讓,進而有機會當選。

沒想到當選之後的柯文哲,越來越多靠向另外一個陣營,屢屢做出吃裡扒外的行為,讓深綠支持者看不下去,抱持著寧可丟掉台北市政權也要教訓柯文哲的心態支持起國民黨的候選人。

然而,還留在信仰中的人很少去思考,自己這一方面出了甚麼問題,為何曾經來了且留下又受洗的人最後卻選擇離開?甚至還投效敵對陣營?

通常我們在情感上無法接受被背叛,因而無法冷靜思考,更別說透過出走事件看出自己內部問題進行改善,只是一味的批判出走者的背叛。

過去我就曾經寫過,柯文哲在我看來是為達目的不擇手段的馬基亞維利主義者,他的兩岸一家親言論是為了取代國民黨卡住兩岸買辦的地位,是為了削弱國民黨重新奪權的機會。他為了牽制國民黨寧可和共產黨合作,因為在台北市無法靠綠色陣營贏得選票,而想說服泛藍選民又不能認同國民黨的情況下就只能比國民黨更國民黨,選擇認同共產黨來削弱國民黨與共產黨的關係。

檢驗上述這套論述的方法是讓柯文哲連任,在他沒有再競選壓力的情況下,若開始回歸墨綠基本盤代表得證,若繼續深化甚至開始改口表態要選總統(雖然我覺得不可能且也選不上,因為沒有足夠支撐其競選與日後執政的團隊與人才),則我的假設會被否證。

但即便假設被否證也沒關係,只要不讓柯文哲更上一層樓就好,而我想民進黨可以禮讓反正自己橫豎選不上的台北市卻不可能禮讓總統大選,因此,就一個台北市長他要表態支持兩岸一家親就讓他去表態,反正他的職權裡沒有能夠讓兩岸實質獨立的權力。

退一步來說,就算柯文哲真的是紅的,至少他擔任台北市長時的施政能力比藍色陣營的主事者來得強。

不過,說真的我認為柯文哲更多的其實是「草根的」而非菁英的,要從民粹主義的角度看其崛起與日後的執政言行,他想做的是打倒或壓制傳統的政治階層菁英,他更關心的是庶民而非統獨或藍綠,只要能讓他的民粹力量施展出來,要他是藍是綠是紅都可以,因為這幾個陣營裡都有不得志且需要被照顧的草根庶民階級,而這才是他真正看重且爭取的票源。

至於深綠菁英的人數有多少?真的最後會改投丁守中的深綠支持者又有多少?真的能夠顛覆選舉大局嗎?我想懂得真正的選舉民調統計分析的人,應該都會覺得這群人太過自我感覺良好了,把自己的影響力和實質有效票數放得太大了。

人人當老闆

你儘管過得精彩,結果上天自有安排

By
on
2018-04-12

你儘管過得精彩,結果上天自有安排

 

文/Zen大

 

設定一個具體可達成的目標,只是作為檢驗我們一路往前走的假設與驗證設定是否有效的判別方法,目標並不是最重要的事情,重要的反而是一路往前走的過程,是否精彩?是否是自己想要走的人生路?

 

社會學家莫頓認為,目標正確手段偏差也是偏差行為,我想關鍵就在於,目標很重要但並非絕對重要的事情。

 

好比說我,當初投身寫作工作設定的目標是三年能夠損益兩平的養活自己,實際上是勉強達到了,但如果稍微不如預期,但整個過程都是在做我自己想做的事情,我不覺得那是失敗,但如果用結果論來看就會覺得是失敗,而為了克服認知失調就會去改動手段,甚至出現偏差手段的情況,我覺得那反而是本末倒置。

 

成為Soho十三年多來,老實說真的能夠如己意的達成目標的情況不多,大多數時候都是勉強甚至不如預期,但是,這十三年多來我過得很充實很開心,因為都是走在我自己建立的假設,用自己設定的方法去驗證的人生道路上。目標的達成率只是讓我自己了解整個過程的執行狀況,為了下一次設定新的目標驗證新假設參考用。實際上,雖然達成的少而沒達成的多,但在不斷反覆修正爾後往前走的過程中,其實我也早就超越了最一開始設定的目標。

 

 

我覺得手段與目標的態度應該是這樣:

 

你儘管過得精彩,結果上天自有安排。

 

人生最重要最精彩的是奮鬥的過程,真的達到目標,也只是開心一下子,就會再設定新的目標,因為要繼續檢驗自己的方法有沒有效,不讓自己安於現狀。

 

 

職場煉金術

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By
on
2017-09-23
做自己想做的事情文/Zen大 做自己想做的事情,雖然行程很緊湊,在旁人看來已經攬了很多事情,自己卻還在想更多事情,倒不是一定非要把行程填滿,而是腦中有很多想法想要嘗試想要實踐。 做別人想要你做的事情,就容易覺得忙跟累了,因為那些成就主要是別人的,而你只是執行工具! 康德說,人本身就是目的不要淪為工具,這或許是現代社會當中許多人之所以疲累而無解的關鍵吧? 我們大多數人都淪為其他人完成目的的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