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標籤

挫折攻擊

心靈處方箋 逆社會觀察 教育與學習

當體罰成為施虐者自我合理化的藉口時…

By
on
2019-08-08

日前新聞報導,有個小孩被阿姨罰跪在浴缸中,最後溺斃。

一開始阿姨還推說不知道為何會溺斃?只是讓他罰跪,後經警方調查才發現,被體罰的孩子還被綑綁手腳,大概是不幸跌倒溺斃,想來讓人悲憤。

最近一年,虐童事件頻頻躍上版面,案件狀況都讓人不捨與憤慨,許多人的直覺是,這些家長或父母為何如此狠心?

甚至於每次有虐童事件登上媒體版面,便有看不過去的網路鄉民跑去包圍肇事者,追打肇事者,將肇事者妖魔化。然而,眼下群眾的處理方案,卻無助於減少虐童案的發生!

以暴制暴,並不能喝止未來的暴力發生!

在我看來,撇開性虐待不談,不少虐童案多多少少都和過度體罰牽扯在一起,不少施虐者替自己辯護的理由都是「小孩不乖,教訓孩子」…過了頭,出意外。

這也許是為何歐美許多國家,後來都開始推動零體罰?

的確,沒有體罰不好管教孩子,畢竟不是每個父母或師長都有心力跟餘力對孩子使用愛的教育,大人的生活本身也很辛苦,忙了一天回到家早已筋疲力盡,無力再用於照顧小孩。另外,也的確有一些孩子真的太過頑劣,好好說不會聽,不打好像很難恫嚇或讓孩子聽話?!

父母或家中主要照顧者因為過勞或其他原因,無法花時間對未成年子女施以勸說或引導的教育風格時,打罵變成了快速方便而有效的管教方法,將體罰是為子女管教的必要之惡。

然而,如果認為體罰是必要之惡並允許其存在,就一定會發生過度體罰導致的身體創傷,乃至不可逆的悲劇意外的發生!?

常常我們人並沒有自己想的那麼理性,特別是體罰這件事情,下手是會越來越重的,隨著被體罰方也可能心生不滿,刻意以強度更激烈的手段違規或做錯事來對抗父母的體罰,在這種體罰與對抗的軍備競賽升級過程,遲早有一天不小心跨過臨界點時,就釀成了悲劇。

這裡撇開單純拿體罰當藉口,只是單純凌虐孩童的案例不談,我相信的,確有一些虐童案是從長輩的自以為在進行子女管教的過程,漸漸升級而未可知!?

遺憾的是,以眼下台灣社會的認知,一時半刻要讓體罰絕跡不太可能,即便法規明確不允許體罰,現實生活中卻是無法不體罰,因為有一些家長或師長甚至不知道怎麼愛的教育?畢竟,過去我的父母就是這樣打罵我把我長大等觀念仍然普遍存在大人心中時,體罰是很難禁絕的。加上體罰起來效果快速,對父母來說是好用的工具。

不過,有一點也許值得社會大眾思考思考?

如今的原生家庭早已不若過往,繼親、單親與隔代教養的不少,且若再加上經濟弱勢造成生活重壓的狀況,放任體罰子女的管教方式繼續發展下去,的確有可能變相淪為虐童,甚至讓體罰淪為大人發洩自己在社會生活上的挫折的藉口(假體罰之名行家暴之實)。

至少在這個基準點上,在保護孩子的生命安全的情況下,我認為,至少應該明訂某個年紀以下明確不能體罰(好比說十二歲),否則一律以傷害罪或沒收扶養權乃至教師資格的方式處理之。

家長拿體罰當藉口發洩挫折情緒這件事情,格外棘手,從系統論的角度看,家長會家暴或虐童,有相當一部分是因為社會生活受挫,特別是經濟的問題浮上檯面又不知如何解決?負面情緒無處發洩,最後只好回家打孩子或另一半出氣!

這些需要進行情緒管理的對象,很可能早就落入認知匱乏的窘境,長期情緒疲勞,就算學習了情緒管理的知識與方法,都未必有能力實踐。政府應該怎麼做,才可以以防堵經濟弱勢的成年人拿其他人的身體出氣,我想是個值得嚴肅對待的大問題?

唯有從系統的角度解決了根本的原因,才可能有效喝止經濟問題造成的家暴或虐童的問題。

所以我認為,政府除了給年輕家長公托或公幼還不夠,能否針對經濟弱勢或高風險家庭的父母或家中主要照護者給予必要的喘息服務或生活支援,令其有緩衝放鬆的機會,不要將過勞落生活挫折全然發洩到家人身上,也是很重要且應該被寫入社會福利政策中才對。

至於眼下的治標,則至少必須在法律方面更明確的畫出一條線來,保護孩子的身體自主權不被體罰的藉口侵犯,讓人們畏懼進而遵守不對孩子的身體施加任何體罰或傷害,以保護這些無辜孩子的未來。希望不要再有假體罰真施虐或是過度體罰一時失控造成的不幸悲劇發生了!

生活有感想 心靈處方箋 逆社會觀察 經濟與生活

造成弱弱相殘的十大成因

By
on
2019-01-24

造成弱弱相殘的十大成因

 

文/Zen大

 

接連寫了俗民社會常見的十大負面思考元素與偽理性討論的十大詭辯手法後,想到還有一個主題,值得且應該好好寫一寫。

 

從事評論寫作多年,慢慢發現一件頗值得深入探討的社會現象,我統稱為弱弱相殘,就是原本已經屈居社會底層或中下階層的人們,非但不團結合作,互相幫助,反而在關鍵時刻會彼此傷害。

 

彷彿能傷害同為弱者時,就能凸顯自己的相對強大。

 

歸結起來,我認為造成弱弱相殘,有以下十大因素(以下所談都是個人成因,不談結構面,也就是造成弱勢的社會成因不處理):

 

1.補償自卑,簡單來說,就是對自己身處弱勢的身分感到自卑,自卑情結作祟下,卻發展出自我補償的心態,且過度補償。

 

好比說,有些人去逛精品名牌店,就覺得店員都不懷好意地看著自己。

 

補償自卑的人容易覺得別人都看自己不順眼,都在準備找自己麻煩,因而乾脆先發制人。這些人之所以失控爆走,是心裡上演了無數被人瞧不起的小劇場的虛構被虐的自卑情結作祟。

 

也是某種一朝被蛇咬的心情,曾經因為自己窮或若是被欺負過,就覺得這個世界上的人都準備欺負我們的以偏概全或過度推論的發酵。

2.認知匱乏造成隧道視野,幾年前我在讀關於窮人研究的書上發現,人之所以窮不是因為沒錢,而是認知匱乏造成的隧道視野,讓人看不清楚現狀與未來,因而屢屢做出錯誤判斷。

 

好比說,窮人得到一筆意外之財,會拿去犒賞自己,胡亂揮霍,不會也沒有能力好好規劃這筆意外之財的使用方式,更別說用之投資於自己的未來成長。

 

之所以會造成認知饋法的隧道視野,是因為情緒疲勞造成的認知閉鎖。

3.情緒或身體疲勞造成認知閉鎖,簡單說就是過勞,窮人的日常生活充斥無止境的過勞,工作時間長且體力負荷大,下了班只想放空休息睡覺吃喝,無力再進行複雜的思考,甚至連簡單的判斷力都欠缺。

 

為何近年來越多照護者失手殺了被照護者,就是因為無法喘息的過勞導致認知閉鎖,出現錯誤決策。

 

所以,要幫助弱勢窮人避免錯誤決策最好的方法,是給予喘息服務,令其能夠暫時從過勞生活中脫離,恢復一些認知餘裕,好用來做未來規劃的思考與判斷。

 

台灣目前過勞情況太過嚴峻,除了工作環境還有家庭欠缺人手,喘息服務不足,因而可以預見的是,因過勞導致的認知閉鎖與錯誤決策還會繼續發生。

4.團體思考,團體思考是一種僵化思考,基於人的從眾性。

人身處封閉團體時,為了尋求依附與認同,往往會附和團體同儕的決策,就算有異議也不敢表達,於是,當團體內做出錯誤決策時,整個團體會一起走上錯誤決策的結果。

 

弱勢窮人的問題在於自己所身處的團體通常也都是弱勢窮人,都有自卑補償與過勞和認知匱乏等問題,一群認知匱乏的臭皮匠聚在一起做出的決策並不會勝過諸葛亮,只會帶著群體一起走上滅亡。

 

打群架事件為何經常可見於社會底層,好比說去唱歌看到別人好像瞪了自己一眼就找人去揍對方,往往就是團體思考+自卑補償下的結果。

 

若自己身處的諸群體中有認知餘裕主導的群體,或許就能夠成為緩衝的煞車機制,若全都身處同質性或認知匱乏主導的群體,弱弱相殘幾乎是種日常。

 

5.未審先判,有罪推定,窮人弱勢因為認知匱乏,無力進行理性分析,無力蒐集資料,看事情也容易形成單側偏誤(只抓取對自己的結論有利的論證,不考慮另外一面的可能性),在判斷事情時多憑個人過去的主觀經驗(援引前例),且容易讓情緒引導決策(過勞導致認知耗損時,無力理性思考者經常以情緒做為決策依據),不看證據指聽從感受,在判斷對錯時容易採取有罪推定原則,好比說,那個人一定也有問題才會…,無風不起浪等等。

6.挫折攻擊,碰到或出現自己想像的來自外界的攻擊時,會以消滅挫折源頭的方式處理自己的挫折,無法內化或自行消化挫折。好比說,被告白對象拒絕時不會檢討自己是否有問題,雙方是否不適合,會責怪對方為何竟然拒絕自己?在無法接受被拒絕的情況下,無法消化挫折心情時,出手傷人。

 

類似的情況還有,當對方的表達方式不如自己預期時,就覺得對方是在攻擊自己(加上了自卑補償原則),感到挫折後便決定消滅對方,不少消費糾分中的奧客都有此一趨向。

7.相對剝奪,比上不足心態造成自己覺得自己很貧窮很可憐很弱勢需要被幫助,看這個世界上比自己高位者時,心生不滿,覺得自己只是運氣不好對方只是運氣好,不斷被其他過得更好的人的閃光弄得很不愉快。

 

好比說,平常並不覺得自己單身有甚麼不好,但碰上情人節時就會想詛咒路上的戀人,因為情人節讓自己的相對剝奪感加重,覺得沒有情人單身的自己很可憐。

8.合成謬誤,合成謬誤指的是將個人層級的原因蓋推到社會層級,好比說,一個人失業可能是因為懶惰,但不代表所有失業的人都是懶惰,社會層級還有其他社會成因(例如產業轉型失敗,大環境景氣不佳)。

 

合成謬誤指出的是事件的個人與集體層次的成因不同。

 

經濟學中有個儲蓄悖論也某種程度可以解釋社會與個人層次的不同。

 

儲蓄對個別的人是有幫助的,儲蓄可以讓自己資產增加,但從社會層次來看,如果整個社會的人都在儲蓄不消費,社會的景氣會陷入萎縮與困境。

 

合成謬誤的問題是,人們會把問題成因都歸結到個人,也因此認為改善情況的方法都靠個人努力,忽視制度與社會結構成因的改革,導致錯誤或無效努力,造成拼命努力卻仍然身處失敗,加深失敗主義情節,從而對社會產生厭世或敵視心情。

 

9.反社會人格,這社會上有4%的人毫無良知,學界稱之為反社會人格,這些人在傷害人不會被懲罰時故意傷害人,以傷人為樂,好比說網路上一些人的流言就是刻意要激怒或讓人挫折。

 

反社會人格者熱愛欺負弱勢,這些人以此為樂。國外的快樂殺人,就是類似情況。

 

之所以有反社會人格,有一說是過去人類身上的戰士基因的遺傳,戰士為了能夠打仗發展出低道德感的存在方式,但戰士在文明社會派不上用場,於是變成反社會人格。

10.病理學成因,身心症,精神疾病,無法自主控制自己的思想與行為,對自己或對他人造成傷害。

 

延伸閱讀

俗民社會常見的十大負面思考元素

偽理性討論的十大詭辯手法

逆社會觀察

為何越來越多人的理智總是在日常消費糾紛上斷線?

By
on
2018-07-12

為何越來越多人的理智總是在日常消費糾紛上斷線?

 

文/Zen大(本文發表於上報)

 

電視新聞不時會報導一些讓人看了覺得荒謬可笑的「日常消費糾紛」。例如,不久前的一則報導,某個帶孩子的媽媽因為比客運表定發車時間晚了三分鐘才上車,卻發現自己預定的座位已經被客運讓給其他候補乘客,於是在車上對乘務人員發飆,最後是其他乘客看不下去出言制止,這個失控的媽媽才悻悻然下車。

 

這類的消費糾紛事件,在日常生活中層出不窮,且似乎有越演越烈的情況。

 

好比說接下來這個例子,同樣是不久前才被媒體報導。某上班族認為自己之所以被公司遲退是因為在摩斯漢堡買早餐,被摩斯漢堡的門市延誤所導致,甚至還將摩斯告上法院求償十萬元,最後法院判決摩斯免賠。

 

網路輿論,通常一面倒的批判因為細故而失控發飆的那一方,維護無辜受非難的另一方。如果雙方都失控發飆,就雙方都各打五十大板。

 

我認為,在消費端因細故卻爆發重大情失控的案例之所以層出不窮,關鍵在於社會生活的壓力之大,讓人難以承受卻無處宣洩的情況越來越嚴重。平常的社會關係全都不能得罪,卻又讓人不盡滿意,只能拼命忍耐,直到哪天真的忍無可忍又被其逮到一個可以發洩的正當理由(通常出現在提供服務的賣方不小心在服務或產品中出現並不是太嚴重且可以更換的小瑕疵情況),變一股腦將生活中的壓力不滿情緒全都爆發了出來。

 

韓劇《漢摩拉比小姐》第二集中,一對母子前去烤肉店吃飯,幫忙更換烤架的服務生貌似不小心將烤架擦傷了孩子。母親見狀要求店家道歉,店家看了看孩子發現沒有明顯受傷情況,覺得是母親故意鬧事於是拉高分貝與之對峙,最後雙方引爆劇烈衝突還將彼此告上法院。

 

後來在法庭上,透過主審法官的引導,才讓我們了解了為何一個並沒有構成實際傷害的不小心,竟然引爆雙方的激烈衝突。那個獨自帶孩子去烤肉店吃飯的母親,是一個人自己照顧長期在學校被霸凌因而退化內縮有人際交往障礙的孩子,早已身心俱疲。烤肉店的服務生是來自中國的朝鮮族,家境貧困年幼就被送出來打工卻碰到只願意給低薪的老闆,還經常得加班,早已身心疲累不堪。烤肉店老闆則是拿出畢生積蓄孤注一擲於烤肉店經營但是生意卻不好做,也是生活的並不順利的人。

 

三個各自有苦楚的可憐人,因為一個細故,各自想起了自己的委屈,將不滿投射到其他兩方身上(好比說服務生誤以為能夠自己帶著孩子來吃飯的母親是家境優渥沒吃過苦的大小姐),引爆了此一事件。

 

這個故事也許是虛構的,但背後的情況卻應該是真實存在的。早已被生活折磨得不成人形,平日難以有所喘息的人,找到了一個可以明顯指責對方錯而自己受委屈的對象/事件時,比例失當的將自己過去的人生挫折全都發現在這個事件上,希望以此修補自己的痛苦。

 

這種為了讓自己好過一點的故意/過度外在歸因,當事人未必不知道自己是錯的,但因為再沒有一個可以宣洩苦悶的對象自己就要被壓垮了,只好找個方便的對象發洩了。

 

我不免想,文章開頭提到那個向乘務人員發飆的媽媽,之所以遲到也許是女兒不聽話或是家裡有其他事情,費盡千辛萬苦趕到卻還是遲到,明知道自己理虧卻還是發飆了,因為當下她需要發洩情緒。

 

附帶一說,我認為蠻多醫療現場的衝突,也是類似的原因。病患家屬不知如何處理內在挫折,於是發洩在第一線醫療人員身上。

 

有人說,貧窮不是沒錢而是認知匱乏,因為處理眼前事情的認知餘裕不足,無法做出正確判斷,長期的錯誤判斷導致讓自己身處無力翻身的困境。

 

認知餘裕卻是現代普羅大眾最為欠缺的資源,每天趕行程早已疲累不堪,於是在某些覺得關係破裂也沒關係的地方(通常就是消費場所)放縱自己發飆一下也無妨時,就允許自讓最後一根稻草壓了下來,允許自己理智斷線的失控發飆。

 

除非能夠強化社會安全網,讓更多人被自己所處的社群保護而非拋棄(社會的原子化與個人主義化是對強者變強有力卻對弱者的苟活不利),能夠更多與社會整合而非脫序,能讓多數人都能游刃有餘的生活而非為了苟活就得用盡力氣,能夠有恰當的表達挫折與發洩負面情緒的管道,否則類似的弱弱相殘情況還會繼續發生。

教育與學習

沒有青少年不偏差的,只是怎麼會越來越嚴重?

By
on
2011-01-03
沒有青少年不偏差的,只是怎麼會越來越嚴重? 文/zen(本文寫於2010/12/29) 某種程度上來說,青少年沒有不發生偏差行為的,從作弊、罵髒話、說謊、抽菸、喝酒、翹課到飆車、打架吸毒,一定程度的偏差行為,可以讓青少年產生「當家作主」的感覺,還能對抗成人/社會,贏得同儕的認同。 因此,青少年偏差行為素來是存在的,從各種學術研究報告中也能發現青少年偏差行為的普遍性。 雖然說,成人們總是企圖管理、壓...
信仰主基督

教會與防範家暴

By
on
2010-05-02
教會與防範家暴 文/zen(本文寫於2009/12) 最近的新聞報導,多了不少家庭暴力與暴力情人(例如情殺)的事件。根據內政部統計資料,2009年一到九月的家庭暴力通報案件達4445件,比2008年同期的4141件增加了7.3%,家暴儼然成為不景氣台灣下快速增長的社會問題。 台灣社會短時間內家暴通報案件的增加,極有可能是外在經濟環境惡化的影響。根據心理學家的研究,挫折忍受度較低的人,碰到來自外在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