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標籤

挫折

職場煉金術 寫作有方法 心靈處方箋 教育與學習

只要是會走路與說話的人,不可能有學不會的事情

By
on
2020-01-21

這篇文章要說的事情很重要,特別是對於長大後的自己的課業學習成果感到挫折,想要放棄的人,請務必一定要看。

 

先說結論,基本上,生而為人,只要在幼兒時期有學會走路與說話,日後不可能有事情學不會。

 

如果有,那是因為長大後的我們,不再像自己孩童時期那麼專注且不怕挫折。我們應該試著讓自己回歸孩子的樣式,跟年幼正在學走路與說話的自己學習!

 

走路與說話?

 

或許你會覺得,這不是每一個人(撇開特殊生理因素者不談)都會的能力嗎?

 

學會走路與說話,有什麼了不起,哪裡有什麼特別之處?

 

我必須說,真的很了不起。

《走路的科學》第三章「如何走路:走路的機制」中,作者謝恩歐瑪洛提到,孩童時期的我們,是怎麼學習走路的:「每天走上好幾千步,跌上好多次跤,透過跌跤經驗來學習如何不跌倒。」

 

「平均來說,一名學步兒童每小時能走2368步,行走701公尺並跌倒17次」,一名人類兒童學會走路,約莫要三四百天的時間,也就是說在這段時間內,一名學步的兒童必須走上數十萬步(步伐不穩,搖搖晃晃,隨時可能跌倒),跌倒數千次,才能學會。

 

神奇的是,絕大多數人類孩童最後都學會走路,沒有因為跌倒數千次而放棄,沒有因為某一次走得搖搖晃晃就自暴自棄的認為自己不可能學會走路,孩童只是專心一志的不斷爬起來,重新再來!

 

沒有任何人不用透過跌倒數千次與數十萬次的反覆練習,就能學會走路,每一個會走路的人類都經歷過了大量跌倒與練習,大腦與身體從失敗中獲得經驗,逐漸修正並調整出一個不會跌倒的走路方式!

 

作者說,曾經有個嬰兒在一小時內跌倒了69次,但是,他沒有放棄,繼續嘗試的七十次站起來,並且,想必你已經猜到了,這一次他還是會跌倒,因為他得跌倒數千次經歷將近一整年的時間(這對孩童來說幾乎是一輩子的時間長度),才能學會走路!

也就是說,如果當一個什麼都還不懂的孩子,可以靠著反覆不斷練習,從失敗中獲得經驗,最後掌握一項能力,長大成人後,經歷過不少學習過程且開始累積學習成果的人,照理說不可能有學不會的事情,除非,(一般情況下)長大後的人類變得不再像孩童時代的自己那麼專心致力於學習?!

學習說話更是艱難而漫長的過程,從開始懂得發生到尚算能夠流暢說話,必須經歷長達十年的時間。《父母的語言》一書作者說,要讓孩童掌握熟練的說話能力,父母兩人加總起來對孩子說的字彙量最少要能達到三千萬字(如果不足一千萬字者,口語表達能力會相對較薄弱),可以想像人類為了學會講話,得輸入多少關於文字的資訊,在反覆試錯的過程中摸索前進,直到能夠順暢與人溝通!

 

長大後的我們,很少再能像孩童時代的自己,願意承受數千次的失敗,經歷不熟練而搖搖欲墜的狀態,堅持一整年的時間,反覆練習同一件事情直到學會,我們總是很快的放棄大部分試過幾次後覺得成果不如人意的事情,除非學不會會要命,或是我們真心喜歡,否則我們通常輕易的選用挫折失敗當作放過自己的理由,著實可惜!

 

如果了解腦科學與語言學和人體工學就會知道,其實沒有多少事情比學會走路和講話困難,要不然就不會只有人類能掌握這兩項能力。

 

更重要的是,人類日後之所以能夠學習,語言和走路能力是不可或缺的兩大必要條件,有了語言才能學習並理解人類以語言記錄下來的知識,而走路則是人類發展大腦各項認知能力的關鍵,某種程度上來說,人腦是因為懂得移動而發展出運作規則,如果人類不需要移動就能生存,歐馬洛說,這樣的生物不需要腦子!

 

所以,下次當我們在學習某件事情遭挫時,不妨找個正在學步的孩子看上一兩個小時,計算他跌倒重新再站起來的次數,觀察他走路的狀況,還有跌倒再站起來的過程與反應,也許,長大後的我們都太過放縱體貼自己,太輕易的選擇放棄,不再像孩童時代的自己那樣不知道失敗為何物的堅持學習到底!

 

共勉之!

生活有感想 職場煉金術 心靈處方箋

學會喜愛損失、擁抱風險,從失敗中學習

By
on
2019-11-16

正因為人有稟賦效應,直覺的容易厭惡損失/風險(如果曾經到手再丟失就更痛苦),所以,更要學習反直覺地去喜愛損失/風險。

能成功者往往懂得拿失敗經驗當養分,另外一些人就只是拿最初的失敗當繼續失敗到底的理由。

不要用失敗當藉口放棄自己的人生,失敗是必然的,失敗是提醒我們仍有思考與規劃執行未周全之處,是防範未然的一張網,網住我們落入不可逆的破滅終局。

擴大來說,不要厭惡低潮要喜歡低潮,不要厭惡水逆要喜歡水逆。因為低潮來臨,翻身也就不遠了;因為水逆之後,必有順行(逆行都是一種善意的提醒,提醒我們的不足與盲點,只是我們總是過分在意逆行之際的不好結果,忘了學習更重要的事情)。

世間萬物都是一體兩面,兩面合為一體,是萬物的本質,就看你是否能夠參透並且接受其並存,要能在其中自由穿行而不受影響(就像投資人要能在牛熊市中穿行而不被擊倒退場)。然後,主觀上讓其中某一面的效果發揮而另一面的影響降低。

我很喜歡聖經裡的一句話,萬事都互相效力,較愛神的人得益處。萬事,代表好事與壞事都羅列其中,好事與壞事交互作用、互相影響,但是,懂得順從傾聽天意的人,必然能從中獲得領受。

我們起初以為的不好,只是當下的自己的主觀判斷,甚至帶著盲視與偏見(好比說年輕時候的感情失敗),並非真的不好,而是提醒了我們更重要的事情。

風險議題與決策息息相關,決策與人生勝敗息息相關。也就是說,風險議題與人生息息相關。雖然談論風險的文章或書籍,多用投資做為案例進行討論,其實說的是人生。掌握判斷風險的決策工具,才是真正多了最有利的保險工具!

當然,這一切的關鍵,還是在於看見問題所在的我們,願意找對方法來修正,讓人生軌道重回可能抵達比較好結果的路上!

#練習讓自己喜歡上損失
#幫已造成的損失找優點

歡迎參加風險主題讀書會

生活有感想 職場煉金術 心靈處方箋

在受挫的高牆前,坦率的承認自己的不足

By
on
2019-11-01

(這篇文章,寫給進入第十五年Soho工作的中年期的我自己,進入人生中場與下半場,挑戰變得越來越險峻且不容易,體能也不如年輕時,能夠嘗試的選項和時間也不若過往,此時撞上的失敗挫折與年輕時的分量與感受大不同,常常不是硬撐一下就能跨過去,雖說體會面如人飲水,但就寫下自己對自己的提醒:承認不足,好好放空,切莫急躁,鍛鍊基礎,忍耐等候!)

做什麼都沒辦法改善現狀時,也許是碰上了成長的撞牆期。

有時候就是會這樣,不知道原因,甚至找不到原因,原本一直都進行得很好的事情,突然完全失靈,怎麼想辦法嘗試突圍,卻是無法,好像被卡住,動彈不得。越是掙扎,反而被收縮的越緊,越感窒息,無能為力。

我想,這就是碰上撞牆期了!

碰上撞牆期的時候,任憑成長心態仍在,鬥志高昂,每天很積極的找對策與方法來面對困難,卻是毫無所獲,半點進展也沒有,依然原地踏步,突破不了困境!

這時候,最好的方法,不是奮力突圍,不是加倍努力,更不要責怪自己努力不夠或是能力不足。

的確,我們是能力不足以跨越困境,但未必是努力不夠。人生就是會碰上盡力卻仍受挫的情況。

這時候很重要的一件事情是,把事實、情緒跟價值判斷分離開來,不要混為一談,更不要自我控訴。

事實的確是我們能力不夠,有所不足,與其援引一堆正向心理學的知識觀念否認現狀,還不如乾脆的承認自己的侷限,承認自己就是能力有限的人,現階段的自己就是無法突圍。

接受這個事實,不要對這個事實做不必要的道德判斷,也不要被因此產生的負面情緒牽著走。

承認現狀並不可恥,否定現狀,還妄想假裝現狀其實不是如此,就能騙過大腦,同時騙過世界,然後取得成功,這才是最危險的事情。

的確我們能夠欺騙大腦,人的世界也的確是主觀建構出來的,不過,那不代表客觀的世界不存在,騙得過自己大腦卻未必能騙得過別人的大腦,就算連別人的大腦也騙得過卻未必能夠騙得過客觀存在的自然世界。

好比說,自然世界就是有地心引力,你真的騙過大腦相信自己會飛而從高樓跳下去時,結果其實只有註定好的一條。

碰到無法突圍的挫折,人會有負面情緒是很自然的事情。稍微在情緒裡面待一陣子,感受一下悔恨與痛苦失敗,也沒有不好,這些體驗將來會對我們有幫助,但是,前提是當下不要否認或拒絕接受,而是要坦率的接受!

就像魯夫一行人,碰到巨大的阻礙出現時,身為船長的魯夫隨即做出決斷,船員們暫時解散分開去鍛鍊,兩年後再聚首。因為,當下的銅牆鐵壁是無論怎麼衝撞都無法突圍,只會賠上性命!

坦率地承認侷限,接受失敗,不強行突圍,不做拼命卻徒勞無功的努力,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

讓自己能夠自在如常的接受自己的失敗,不是放棄改變,而是能夠坦然的接受自己不足,所以失敗,暫時還沒辦法改變。不要對此一狀況感到焦躁不安,要能安住於此。能夠以平常心接下挫折與失敗的人,才是真正能夠笑看勝敗,即便哪天超越困境取得傑出成就時,也能夠同樣自在的接受這一切,不會開始跩起來(這部分是後話了)。

最可怕的是不願承認自己能力不足有侷限,而是錯信自己無所不能,無法接受有侷限的自己,只接受自己較為美好的那一面。

人沒有絕對完美無瑕的,也不可能全知全能,如果相信自己是,那反而是很嚴重的大問題!

碰到暫時無法超克的高牆時,必須停下來,什麼努力都不要再做了,就是單純讓自己放空。

放空一陣子,將腦中既有的想法與策略全都清空,放入一些不相干的事情,讓腦子重新跑一跑,把過去這段時間內的無效努力的痕跡清除掉。

接著,回歸基礎,重基礎重新鍛鍊起。從頭開始!

不要怕丟臉,也不要被沉默成本謬誤困住。

重新鍛鍊基礎,永遠是突破困境最好的方法。

湘北最後贏過山王那顆致勝球,不是華麗的灌籃,而是櫻木的定點投籃。

當畫面出現櫻木定點跳起投籃時,我們都知道,那一球會進,不是因為戲劇效果一定要進,而是因為,櫻木跟湘北在上一次撞牆期的時候,都重新做了基礎鍛鍊,櫻木投了兩萬個球,打了扎實的基礎。

嗯,湘北後來隔天輸給了其他球隊,因為太過疲累,這是另外一個當下無法超越的侷限,因為替補球員選手不足。

可是,有了打敗山王的戰績後,可以想像的是,如果還有續集,會有戰力加入湘北,成為下一次挑戰難關的新戰力!

人生有時候就是這樣,我們會碰到現階段再怎麼努力都無法突破的高牆,只能認輸,投降。但是,不是放棄,而是讓自己在失敗面前看清楚問題之所在,回到基本去找尋相關對策!

就說湘北,球隊組成的基本絕對不是只有一位替補選手,所以,基礎功夫不夠的球隊,能挑戰王者並且取勝已經很強,但是,要拿下新的王者寶座就太不合理,不是嗎?

如果,我們連找出之所以撞牆的原因都辦不到,那麼,想當然爾,我們找到的對策肯定也是無效的。如若萬一有效,那就只是僥倖,人生不能總是靠僥倖度過難關,一如戲劇也有守則,不可以使用天降機關神蹟來解決主人翁的問題!

說了那麼多,回歸基本,意旨什麼?

我想,就是維持日常行程能夠如常運行,該做什麼還繼續做什麼,只是不將自己的過度期望或突破難關的幻想,加諸於上,單純就是把日子跟身體過好先,透過反覆操練自己的身體,累積未來再次挑戰難關時所需的能量!

松浦彌太郎說,他43歲時發現自己的大腦卡住了,整個人跟工作都卡住了,為了擺脫,他開始跑步,爾後養成了跑步的習慣,且因為新的習慣帶來的新的變化,最後幫助自己突破了原本的困境。

讀書的時候,有時候有一些書無論如何想破頭都想不懂,然而,放下,人生繼續前進,繼續過日子,繼續與生活碰撞,過一陣子回頭再拿起那本書來讀,往往就能讀懂了!

在看似平淡無奇的日常生活裡,好好的過日子,所累積的體驗與能量,往往會帶來不可思議的質變。

回到原點,重新鍛鍊基本功,以基本功的反覆操練累積下來的能量與體悟,往往最後會成為突破困境的契機。

接受自己是有侷限的,接受受挫當下的自己無論怎麼努力想方法都是無法突破困境的,唯有承認自己的不足,才可能往後退兩三步,把整個局勢看清楚。反之,認為以當下的頭腦認真思考就能找出突圍對策,是對自己太過自信,也太小看這個世界的困難!

雖說上天不會給我們無法超越的難關,但卻沒有說一定可以讓我們當下就超越。

人是會碰到極限的,有些極限可以透過鍛鍊而突破,有些不會,那些無法突破的極限則是提醒我們,身而為人應該謙卑,不要過於自大驕傲,或是誤以為至今為止所有的成就都是自己的能力與努力使然。

當人願意謙卑,知所不足,內心空出來的一點點餘裕,就成了容納改變所需之能量的契機。

講到這裡,還有一點很重要,得稍微談一談。

有些人不是不知道當下的自己其實無力超越困難,只是沒有退路或沒有備餘可以支撐到累積出突圍的能量,畢竟累積能量與能力需要時間,而時間是高昂的成本,特別是如果自己還帶領一個組織,每天開門都需要花錢時,那的確會讓人犯愁!

所以,平日裡順風順水或是有所成就時,別忘了儲蓄日後碰上難關時所需要的糧草,而且,人越是年紀大或是所帶領的組織越龐大,這類的儲蓄就格外重要。

畢竟難關不知何時就會出現,隨時都可能降臨將我們打趴在地的情況下,最好盡可能提早準備,以免抱憾!

生活有感想 心靈處方箋

年紀越大,重新站起來的成本越高

By
on
2019-10-21

年紀大之後會趨於保守,是很自然的自保行為,因為承受跌倒/犯錯的耐受力變差了。

當承擔跌倒成本變高之下,對任何可能有風險的事情的評估與決策,自然容易趨於保守化!

畢竟,放眼世界能有億億聲資產做試錯後盾的人不多,且即便資產雄厚,然則該階層人士的犯錯跌倒成本支出也更加驚人。

年長之人的骨頭復原能力不若孩子,哪能像小孩跌倒後隨即爬起來,有點年紀的人要先乖乖坐好,觀察周圍局勢,找到確定可支撐身體重新站立的輔佐後,才能慢慢起身。

若跌倒後貿然站起,往往只會多次重覆跌倒,結果傷得更重(毋寧說,真正造成重創的都是跌倒後沒能認清狀況隨即想要起身所造成的二次跌倒)!

這不只是真實肉體的狀況,也是人生的確切處境。

特別是風險個人化的時代,每個人都得自己準備自己的試錯跌倒後的再站起成本,沒有多少人能幸運地獲得其他力量的支撐。

所以,要趁年輕就開始累積未來承擔跌倒犯錯後所需的成本,不要只是揮霍,要能未雨綢繆!不過,會寫出這樣的話的我,代表也已經老了,開始趨於保守吧?!

上述是理想,我自己腦中的理想,現實生活中,我發現有一些人年紀漸長後,卻依然無視風險與身體承受能力,把自己丟到高風險的環境中。

好比說走路騎車搭乘大眾運輸系統,應該多守規矩,不要任性妄為,不要一副別人撞到自己算他倒楣的姿態,在馬路上大辣辣的逆向違規轉彎闖紅燈,或是上捷運就找年輕人嗆聲要求讓座。

這些年看新聞或自己在馬路上看到很多瘋狂地爆走老人,無視世間規矩,愛幹嘛就幹嘛,真心覺得應該要多懂得愛惜自己一點,真的要是起什麼衝突,肉體承受衝撞的能力,年長者的確是比較弱的!自己的身體其實承受不起就算了,也不要連累家人,日常生活實在沒必要幫自己徒增無謂風險。

人人當老闆 職場煉金術 心靈處方箋 逆社會觀察

強者是選擇承擔責任、挺身面對,堅持留在場上直到最後的人…

By
on
2019-10-07

對我來說,真正的強者未必是世俗意義的人生勝利組或成功人士,而是碰到問題時願意承擔責任、挺身而出,面對解決,堅持留在場上直到最後一刻的人…

 

人生在世,誰沒受過一點委屈或碰過不得已的情況?

誰沒有能夠拿來說嘴的一些身不由己的麻煩事或軟弱不足之處?

只不過,如果因為這樣就認為自己的人生無望了,只能放棄了,那我只能說,人啊,想要放棄的理由,隨便抓都一大把,但是堅持下去的理由,只要一個就夠了!

關鍵往往不是人生中所遭遇到的事件(的確有一些人格外慘),而是遭遇事件後面對的態度與方式。

想像一下,如果是你,一個高職畢業,二十出頭的年輕人,家裡出了需要長期用錢且花費不小的狀況,媽媽已經早晚各打一份工,從早忙到晚,一刻不得閒。老家已經賣掉抵債還遠遠不夠,你又是長子時,會是什麼反應方式?

我認識的一位強者老師,他原本打算高職畢業先去當兵,回來後再考大學,可以加分,可以上更好的學校。反正,男生都是要當兵的!

沒想到,當兵沒多久,家裡就出事了,父親跌倒撞傷,治療得花一大筆錢外,之後還必須入住療養院長期接受看護。

一個變故,打亂他原本的布局。

然而,他沒有退縮。退伍後,找了個以他的有限學經歷最有機會賺錢的工作,擔任保險銷售人員,開始賣起保險。

從事業務工作過程的諸多甘苦就暫且不說。總之,這份工作讓賺到足以照顧好家人的收入,還鍛鍊他日後開展新事業的能力。

或許他運氣好,或許不只是運氣好。但無論如何,他從面對困難的當下,就沒有退縮,就開始想辦法!

就說我自己,雖然碰到的情況沒有上述的老師嚴峻,但是也碰到過類似的狀況,知道自己遲早得承擔起照顧的責任,因為沒有其他人能承擔這個責任!

逃避耍賴或埋怨上天不公平,當然也可以,畢竟不犯法,不過,願意迎上前去承擔起責任,接受試煉,也是一種選擇。

為何許多日後成功的人都會感嘆的說,苦難是偽裝的祝福、感謝那些當初刁難自己的小人…。

或許是後來成功後回頭檢視,發現一路上僥倖的事情太多,哪裡走錯一步就可能努力付之東流。比起努力的累積,外力的干預力量更強大,而這些力量竟然沒有伴隨著苦難繼續干預我們,竟然讓我們的努力能夠一點一滴累積起來,最後竟然順利突破困境還額外累積了一些成功,太不可思議的轉變,只好感謝上天,或是那些啟動一連串機運的源頭:苦難與挫折。

其實我更想和這些強者說,您們真是太謙虛了,真正應該感謝的,是碰到困境決定迎面而上,承擔起責任的你!

更重要的其實是能努力將苦難化為祝福的你,這個轉化的功夫背後所付出的辛勞,很難為外人所知悉!而苦難之所以沒有繼續擴大或滲透,或許正是開始決定努力之後散發的力量,吸引了更多幫助靠近,將苦難隔離在外甚至會後完全驅除!

另外有一些人面對同樣困難,並沒能讓苦難化為祝福,苦難之於他們就仍是苦難,放任苦難在身體發酵,甚至還外溢到身邊的人,造成其他的負面連鎖反應。

想稍微岔題談一下國家/政府應該照顧人民這件事情(不想看討論這部分的可以直接跳過全部標棕色的部分的文字)。因為這件事情,我覺得在台灣不少人只從當下台灣的成果來看,似乎產生某些誤會,應該稍微說一說(即便今天是國民黨執政,這個解釋也依然成立)。

或許是生活在科學昌明,社會上的強者將生活環境設計的越來越舒適,福利制度什麼越來越健全,越來越不容易有人殞命的緣故,讓許多人不知不覺間墊高了對於生存滿意度的標準,拉高了強者或國家應該照顧一般人的基準,甚至降低了某些人的感恩之心(民主國家的說詞無外乎就是人民是國家的頭家,這明顯是統治階級用來安撫民心的話術卻有很多人真心相信,但這點岔題太遠就暫時擱下不多說),才會誤以為,國家或社會上的強者有義務讓每一個國民都活得好,是本來就應該做的事情。

不用回想太遠,就三百年前好了,當時的人類的科技或醫學或衛生環境,乃至政治制度人權意識等等,跟今天相比如何?當年的平均餘命與存活率,或國民平均富裕狀況如何?當時的人對幸福或過上好日子的標準又如何?

再拉遠一點,一萬年前,國家還沒出現,還只是部落或部落聯盟的史前時代,醫學什麼的都還在不久的將來之後,人類命若危卵,隨時可能被自然或環境的不確定力量消滅時,當時的人們的幸福標準又是如何?

就說回現在好了,當下的國際上會上將近兩百國家中,能夠有餘力提供人民完整社會福利的國家又有多少個?就說能媲美台灣的健保的國家又有多少個?

當然,我不是不贊成應該監督國家/政府與社會上的強者,且我也贊成鼓勵或催逼強者或國家代理人們將社會大環境打造的更好(也該避免有權有錢著聯手壟斷國家資源,造成一般大眾努力奮鬥爭取向上能夠賺取的收益被攔胡),畢竟如此做才能幫社會國家培育出更多強者,讓整體環境會共同向上提升,大家可以在這樣的環境內過得更好,是於人於己都有利的好事。

只是有一件事情大家誤解了,那就是成功並沒有想像中的那麼容易,國家/政府或社會上的強者也不是從來都很善良或願意幫助人民。更別說,就算願意承擔責任迎接挑戰,不等於就能度過挑戰、獲得成功,歷史上有更多的人或組織或國家/政府也曾試圖承擔責任,面對挑戰,但卻失敗了!

也就是說,克服困難獲得成就是難上加難的事情。

台灣在戰後取得的成就,無論是經濟還是政治乃至文化,放眼古今中外,都很了不起的成就,是少數中的少數。其中有幸運、有努力,也有僥倖(地緣政治之類),但就不是理所當然。

一個落後國家要能在強敵環繞下突圍突破取得成就甚至開始超車原本前段班,是非常困難的事情,曾經很努力嘗試但失敗的國家與政府不知道有多少?

在個人層次上,我們都知道要成為成功人士或有錢人不容易,大概只有0.3%的人勉強撐得上財富自由,得到客觀意義上的成功。很多人就算想盡辦法學習與努力,還是可能失敗。

但是,為什麼這件事情一旦上升到集體層次或國家層級時,卻突然有很多人,特別是自己的人生都沒有辦法處理好的人,認為國家/政府一定要能帶領大家闖出一番成就,得讓所有人都過好日子這件事情沒有失敗的餘地和可能性?如果失敗一定不是外在環境的錯而是國家代理人不夠盡力,應該被教訓(做不好有盡力但還是做不好與擺爛做不好兩種,若只從結果論來選擇政府,人民遲早會後悔)?這樣的想法背後有一種成功是必然的,失敗是政府或強者不努力的錯的意識在作祟?

為什麼個人不想努力可以找一堆理由開脫,國家或政府乃至企業努力了卻失敗卻得被慘罵(當然如果沒有努力甚至透過權力在搞私人利益是該被監督與痛罵)!?

如果一個人想成功都很難,一家公司想活下來都很不容易(可以看看三十年期的公司平均存活率!),為什麼一個國家要邁向成功會,突然變成為政者應該且只能能做到必然之事?

是不是因為國家出錯的情況通常可以事後諸葛的給出一堆檢討理由,且有不少理由從個人層次上來看很荒謬不可思議?

然而,國家的努力狀況不應該跟個人比,而應該跟其他國家比,才算公允。也許有些事情在個人不難突破但一群人聚在一起時就成了天大難題!

如果是當代的國家跟國家比情況,放眼全世界,戰後能夠連續五十年經濟成長的國家只有兩個,一個是南韓,另外一個是台灣。全世界一堆國家想從戰後蕭條中重新站起甚至擠身前段班,但是,只有台灣跟韓國是連續成功五十年!

如果讀過社會學中的發展理論就知道,一個國家要突破貧窮進入發展中狀態,甚至從發展中狀態進入前段班,每一個階段都是異常困難且失敗多過於成功。

當年台灣的成就引發國際學者關切,就是因為有許多先天或後天條件比台灣好的同質性國家都沒能突破的困境,台灣都突破了,而別忘了,一九七零年代之後的台灣在國際地位上的辛苦,放眼全世界沒有幾個國家能比擬!

我們把擁有了不起成就的成功當成理所當然,把檢視國家的標準訂得超級高,再來嫌棄政府做不好,這一方面可能是對於成功與失敗的理解不足,二方面是別有居心!

說的有點遠了,我只是想先繞出去稍微處理一下更高層次的問題,也就是有一些人常會推拖的,自己無法成功或好好努力是因為政府沒把大環境打造好這個說詞。我想說的是,個人不能把自己的失敗或不幸福,完全歸咎於國家失能(這個說詞某種程度上跟反廢死派嘲諷的說人權派把殺人者的原因全部推給社會,而殺人者自己都不用承擔責任因此也不應該被判刑有異曲同工之妙;當然這些都是錯誤的過度推論,認清結構成因不代表個人就沒有應該承擔的責任,殺人的還是得為自己的殺人負責,就好像人生過得不盡如意的人也許大環境是有影響但自己也不能說完全沒責任)。

某種程度上來說,國家多多少少都是失能的,很少有國家是健全且能好好照顧人民的。

不管你喜不喜歡這個現實,現實就是如此。

而在這個意義上,台灣的政府已經算是及格的。

當然,有缺陷就需要改進,我們也希望國家能夠繼續變好。

只不過,國家再強大,在照顧人民上,大多也只能做到防止因為貧窮而活不下去,把社會生活用得到的支援系統盡可能的打造好,無法讓每一個人都獲得積極正面意義的幸福獲成功,後者得靠自己的努力,國家充其量只能提供一些基本的支持(例如就學系統的強化,就業環境的整頓)。

有時候我覺得,人們把自己的人生失敗歸咎於國家沒做好,是在逃避自己應負的責任(的確另外有一些時候是國家的錯,例如前一陣子的大橋斷裂,事後追究是檢修等諸多制度問題,這是台灣長年的漏洞弊病卻始終無法好好整頓,造成的人命損傷的確是國家政府應該承擔的責任)。

試想,有一些國家的狀況真的很多,基礎建設破敗,貪污腐化嚴重,犯罪橫行。好比說某些中南美洲國家的毒梟氾濫,連警政官員民代都可以想殺就殺,根本照顧不了人民。

如果你今天不是生在台灣而是那些國家,難道就只抱著絕望放棄自己的人生嗎?

回來說我們個人自己該承擔的部分。的確,拼命努力克服環境造成的困難,不一定能成功,很殘酷的是,也許失敗的案例還多一些(這些人未必有機會對是人說自己的努力而後失敗的故事),只不過,從一開始就放棄的人,只想把理由轉嫁出去的人,人生還沒開始拚搏努力之前,就已經結束了!

那些奮力拼命過而失敗的人,我認為至少在人生的最後可以無憾地說自己努力過了(過程論,努力過程比結果重要)!

於我來說,寧可努力過後承受失敗,也不願意什麼都沒做只是空埋怨。前者成功的機率也許有0.1%,後者卻是0,而兩者之間貌似只差0.1%,其實距離是無限遠!因為有一方是永遠不會開始,也已經知道結果是百分百的失敗。

國家、政府、社會環境,公司、產業乃至原生家庭,想要放棄的理由要多少有多少,但是,那些抓的再多都不能讓你的人生變得更好一些,只有把那些全部放掉,改抓住一個願意努力下去的理由,一個就好,那怕是我希望自己以後「上餐廳可以不用看價錢」,像要「搭計程車就搭不用在乎跳表」這麼簡單的小理由都無妨,找到之後,用力抓住,死都不放。

舊約聖經中有個叫雅各的傢伙,本來上帝都沒打算幫他,但是他有機會碰到上帝(的使者)時,狠狠抓住不放他走,雅各說不給我祝福就不讓你走,最後上帝(的使者)甩不掉這個非要祝福不可的雅各,只好給他祝福,然後順便在他大腿抓了一把讓他變瘸,作為記號。

只要你真心想要改變,想要面對環境的艱難,想要解決人生的問題,上帝就算不想幫你都不行,更別說其他得知你的努力之後,而願意挺身而出的人了(相信這世界上有願意幫肯努力的貴人存在這件事情也很重要)!

人們通常的問題是,沒有死命努力到根本動不了為止,稍微試一下碰到挫折就退縮,太輕率的就放棄,然後,隨便抓一堆漂亮而冠冕堂皇的理由安慰自己,並且轉嫁責任倒是很會。

文章一開始提及的強者講師,並不是一投身保險業務員就順風順水,他每天從早到晚醒著就在開發拜訪跑客戶,沒有一刻鬆懈,窮到只能跑去菜市場買最便宜的大餅放在機車上,有空的時候吃兩口。住的是最破落的社區的地下室分租。但是,前面有好幾個月業績掛蛋,其他比他不努力的都有業績他卻始終沒有,但是,他苦撐下去,最後在第四個月才終於拿到第一個客戶。

如果是你,一件事情,願意盡力拚多久?

我自己剛開始投身全職寫作之前,已經有八年的投稿與寫作經驗(兼職做),即便如此,開始全職之後,每天寫三篇稿子投稿的日子過了一整年,第一年的收入還是只有上班時期的五分之一,完全不夠養活自己。但是,我沒有放棄(事前也有做一些預防性的規劃),找更多方法嘗試,第二第三年後才慢慢穩定下來,後來開始可以給家裡更多的支持,減輕其他人的經濟負擔,甚至還能有餘力過一點自己想過的生活。

中年以後,漸漸能理解NLP為什麼說「沒有失敗」這句話?

失敗是一種自主選擇放棄繼續在自己選擇的道路上努力下去的結果,只要不選擇離開這條道路,繼續留在場上,或許會繼續發生許多未能達到我們預期的目標的狀態,但並不是失敗,只是還沒成功,只是還沒抵達目的地。只要繼續往前走,沒有放棄,就不會失敗(雖然也可能不會達到客觀意義的成功)。

我常在想,努力拚搏這件事情,最後的收穫與甘苦都是自己的,即便起心動念的原因可能是不得已或外界的逼迫…

我並不只從結果論來看人,我認為真正的強者不只是最後取得客觀意義上的成功,而是到人生的最後都堅持走在自己的道路上,承擔責任,正面迎接挑戰,堅持努力下去,即便外界看起來只是徒勞無功,但是他目標堅定。

因為真正的強者一開始就只有選擇面對這一條路,即便最後無法突圍也不後悔。至於弱者,也不一定是客觀意義上的貧窮或人生失敗組,而是一開始就放棄承擔自己身而為人的責任,只將聰明才智用在如何推卸責任找尋藉口不用自己拚搏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