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標籤

排列組合

閱讀資訊饗 寫作有方法 教育與學習

逛書店-不只看書買書,更是在窺探人們的大腦知識庫

By
on
2019-11-24

網路普及的今天,什麼書都可以在網路上買到,且比實體書店更便宜。

然而,不但有買書讀書習慣的人還是持續會去逛實體書店(雖然未必會直接在實體書店買書,不少人都是確認了想買的書再上網訂購,但這裡沒有要談這件事情的倫理學議題),連不太買書或看書的人也變得很愛逛書店。

實體書店,似乎成了一種新興的都會文化地景。

我一直在想,為何不買書不讀書的人也會逛實體書店,甚至很愛去?

應該不只是書店呈現的美學風格或獨特氣氛吸引人,應該還有一些別的什麼?

後來我在某本書上讀到一個概念,一個人擁有的書架上的藏書之排列組合方式,是此人的大腦的具現化。

過去有句話說,給我看你的書架,我就能知道你在想什麼,是個什麼樣的人?

兩者意思差不多,也就是說,我們選擇用來陳列的書與讀過的書,共同構成了我們腦中對於這個世界的理解樣貌(認知繪圖)。

書架上陳列的書籍集合,某種程度上來說,是書架擁有者的大腦中的知識庫的架構。

從這個角度切入,或許可以理解為何今天有許多風格樣貌與陳列方式各異的小型獨立書店如雨後春筍般成立且都頗受人青睞,我們可以這樣聯想,當我們去逛書店時,是在逛店主腦中的世界之構成。

也就是說,我們對人的想法之羅列與呈現方式很感興趣,我們渴望能夠接觸不同的羅列呈現方式,並且對此有了各種感受。

我自己就很喜歡逛書店,不只在自己住的城市有經常造訪的書店(每一家書店的書籍陳列方法都不同),就連出國也會跑去逛書店,毋寧是想探看該地人的社會大腦的構成狀況。

雖然說,知識日漸網路化的今天,網路上的知識量也許早就超過實體書,不過,以實體書的陳列方式所構成的思想地圖,我認為網路空間上的知識陳列方式仍然無法取代,且最好不要取代比較好。

網路上的知識更像星雲式的網絡集合體,可以任意連結,現存的知識主題分類架構都是借用原本在實體世界發展出來的系統,若是未來有一天,實體世界的知識陳列方式完全消失,人類的知識只剩網路呈現方式,屆時,人類的社會大腦與個人大腦的構成,恐怕將與今天大不相同。

也許對未來人是好事,但是對於今天的我們則未必,被實體世界訓練出來的認知地圖,已經將知識的空間感牢牢綁在實體世界,很難完全轉換到網路,這也是為什麼常有一些人會覺得讀電子書總覺得記不住知識,實體書比較記得住的原因。

人類每發明一種文明,大腦就得花很長時間去適應,在適應之前都得找到合適的方法學習活用,否則就容易出現大腦與新知識彼此排斥的現象,而排斥知識對人絕非好事,是以,現階段我們仍然需要實體書店與實體圖書館協助人類將知識的架構確定下來。

我常說,如果想要養成自己的思考架構,不妨多逛書店跟圖書館,觀察其知識分類方式,從中可以找出適合自己的大腦知識庫建立規則,而建立了這套知識庫的分類規則後,對於知識的吸收萃取轉化與再應用,好處很多!

寫作有方法 教育與學習

思考,就是既有資訊的重新排列組合

By
on
2019-03-29

文/Zen大

思考,一言以蔽之,就是根據問題鉤子,不斷嘗試串連各種的概念,不斷的排列組合,直到得出某套令自己滿意的論述為止。

更精簡來說,思考就是進行概念間的自由串連。

腦科學說,傑出跟知識量未必有關,而是和串接知識的路線多寡有關。

好比說,職業棋士沒有比你懂更多下棋規則,但卻比你強,因為串接知識的網絡比我們多且密。

發展思維就好比蓋捷運網,一開始很辛苦地蓋出一堆車站(資訊組塊),才能串接成一條路線,但隨著車站越蓋越多,利用既有車站興建新路線的成本越來越低,也就是形成路網的成本越來越低,且涵蓋範圍與便利性越來越廣,使用起來也越來越方便。

所以,一開始是大量輸入資訊組塊,但接下來要鍛鍊的是串接資訊組塊的線路連結的可能性,也就是聯想,也就是關聯的尋找,資訊組塊的排列組合,這是大腦認具備知虛構能力才能創造的能力,是人類有別於其他物種的關鍵存在。

有些人看不起排列組合,覺得這沒什麼了不起,這些人註定就是成就受限,因為不知道打破框架的關鍵就在重新排列。

邏輯思考與表達

人人當老闆 職場煉金術 寫作有方法 心靈處方箋 教育與學習

事前想像練習,成效事半功倍

By
on
2019-03-15

事前想像練習,成效事半功倍

 

文/Zen大(歡迎參加腦科學讀書會)

 

每天一早,開始工作之前,我都會花幾分鐘時間,把今天要做的工作項目全都寫在一張空白紙上。從主要的幾大項核心工作(寫稿,編寫講義,上課,演講,開會)到行政支援工作(跑郵局寄包裹,去影印行拿講義等等),想到什麼都寫下來。

 

寫完之後,我會根據工作的緊急與重要原則、所需的時間長度與最佳執行時間,開始在腦中排列進行的順序,再為工作編上執行順序的號碼。

 

接著再開始一天的工作,每完成一項,就從紙張上槓掉。有時候比較順暢,好比說不需外出上課或開會,還沒到中午就完成整天的預定進度,此時就可以休息或者再追加工作項目。如果一整天下來還有工作沒做完,就得檢討是否有不可抗拒的外力阻礙工作進行,還是自己貪多,排了太多工作?

 

久了之後,漸漸就會摸出一套工作節奏與各項工作的執行時間,能夠更精準的安排工作順序。

 

我是從出社會的第一份工作,就開始編寫每日工作進度表。

 

嚴格來說一開始我是撰寫工作日誌,當時的主管要求我每天下班前整理出一日所做的工作大小事項與執行狀況給他過目,因為當時的他正為公司大型專案忙碌,沒有太多時間指導身為新人菜鳥的我。

 

而我在整理工作日誌的過程中,無意間發想出了這套做法。

 

一開始我是下班時才回想整天的工作項目並加以記錄,後來覺得太花時間,改為做完一個工作項目後馬上紀錄,再後來大概是摸熟工作的大小項目,每天上班之後就開始羅列當天的表定工作進度,然後再開始工作。

 

開始預列工作項目後發現,不但工作出錯率下降了(當初主管就是為了瞭解我那些工作比較容易出狀況才讓我寫工作日誌),工作效率也提升了,在腦中想過一遍之後再做事,實際上執行工作時會變得比較流暢,因為,會自行把比較適合放在一起做的工作項目安排在一起,不但節省了零碎時間的產生,也透過安排不同類型的工作項目自然達到休息或轉換心情的功能。

 

多年後我在腦科學作品中看到了科學根據,腦科學研究發現,讓運動選手或音樂家在腦中預先演練過一遍接下來要執行的運動項目、演奏的樂譜,再實際練習時的出錯率,比不預先想過就執行來得低很多。體育界與音樂界早已積極導入想像力練習,透過讓選手冥想的方式,提升實戰能力。

 

日本知名的廚藝學院東京菓子學校在其出版的作品裡也一再提到,要開始製作甜點之前,請務必先將食譜中的製作流程全部讀過一遍,在腦中先想過一遍自己的執行順序,不要邊看食譜邊做,製作的流暢度會高很多。

 

想像練習,說穿了其實很簡單,就是讓大腦預演接下來我們即將使用身體完成的工作項目的進行順序。因為我們身體的每一個動作都會回報大腦,因此反過來說,讓大腦先想過一輪,等於是身體最好的預習,甚至比直接使用身體預演來得更有效。

 

當初腦科學家會發現在腦中預演的想像力練習,跟達賴喇嘛的一個小惡作劇有關。有一次達賴喇嘛應邀參觀一個腦科學研究中心,他好奇地跟正在接受測試的人聊了幾句,得知其所測試的項目之後,又偷偷在他耳邊給了一些建議。

 

原來,當時正在觀察人的大腦腦波與身體活動之間的關聯。受測者會移動手指,然後儀器就會出現腦波反應,藉此理解腦波與身體反應之間的關聯。沒想到達賴喇嘛竟然對受測者提議,下一次測試時,不要真的移動手指,只要在腦中想像那個畫面就好,而大腦腦波竟然也出現了同樣的波動,只是波動幅度比較輕微,沒有實際活動來得高。

 

腦科學家之所以發現大腦與身體活動彼此之間有關聯,是因為在被截肢者身上發現了「幻肢症」的現象。外科醫生發現,一個人因故被截肢之後,卻經常覺得已經被截肢的地方很痛,明明已經沒有的部分卻會感覺疼痛,追究其原因是因為腦中掌管該部分身體活動的波動仍然持續存在。除非當事人接受自己肢體已經不再的事實,此一連結反應才會逐漸變弱,否則幻肢症會持續相當一段時間。

 

某種程度上可以說,商業界很是流行的PDCA(Plan-Do-Check-Act/規劃-執行-查核-行動)也是一種想像力練習,事先的規劃後再執行,接著查核執行狀況,制定修正辦法,再接著繼續行動,就是腦中預想與具體執行的反覆操作與修正的循環系統。

 

在腦中預演的想像力練習,除了有助於提高工作效率與執行良率外,對於年長者預防認知症也很有幫助。不妨從今天開始羅列自己的工作行程,在腦中預演並找出最佳執行順序,按表操課看看!

 

 

想像力練習

早上起來之後,寫下當天所有待執行的大小工作生活項目,在腦中演練出最佳執行順序,根據所演練的順序執行,堅持一百天

 

延伸課程

五種筆記術

生活有感想 心靈處方箋 教育與學習

想像練習–做之前先想過一遍,執行效率與成功率都會大幅提升

By
on
2018-12-12

想像練習

–做之前先想過一遍,執行效率與成功率都會大幅提升

 

文/Zen大

 

每天一早,開始工作之前,我都會花幾分鐘時間,把今天要做的工作項目全都寫在一張空白紙上。從主要的幾大項核心工作(寫稿,編寫講義,上課,演講,開會)到行政支援工作(跑郵局寄包裹,去影印行拿講義等等),想到什麼都寫下來。

 

寫完之後,我會根據工作的緊急與重要原則、所需的時間長度與最佳執行時間,開始在腦中排列進行的順序,再為工作編上執行順序的號碼。

 

接著再開始一天的工作,每完成一項,就從紙張上槓掉。有時候比較順暢,好比說不需外出上課或開會,還沒到中午就完成整天的預定進度,此時就可以休息或者再追加工作項目。如果一整天下來還有工作沒做完,就得檢討是否有不可抗拒的外力阻礙工作進行,還是自己貪多,排了太多工作?

 

久了之後,漸漸就會摸出一套工作節奏與各項工作的執行時間,能夠更精準的安排工作順序。

 

我是從出社會的第一份工作,就開始編寫每日工作進度表。

 

嚴格來說一開始我是撰寫工作日誌,當時的主管要求我每天下班前整理出一日所做的工作大小事項與執行狀況給他過目,因為當時的他正為公司大型專案忙碌,沒有太多時間指導身為新人菜鳥的我。

 

而我在整理工作日誌的過程中,無意間發想出了這套做法。

 

一開始我是下班時才回想整天的工作項目並加以記錄,後來覺得太花時間,改為做完一個工作項目後馬上紀錄,再後來大概是摸熟工作的大小項目,每天上班之後就開始羅列當天的表定工作進度,然後再開始工作。

 

開始預列工作項目後發現,不但工作出錯率下降了(當初主管就是為了瞭解我那些工作比較容易出狀況才讓我寫工作日誌),工作效率也提升了,在腦中想過一遍之後再做事,實際上執行工作時會變得比較流暢,因為,會自行把比較適合放在一起做的工作項目安排在一起,不但節省了零碎時間的產生,也透過安排不同類型的工作項目自然達到休息或轉換心情的功能。

 

多年後我在腦科學作品中看到了科學根據,腦科學研究發現,讓運動選手或音樂家在腦中預先演練過一遍接下來要執行的運動項目、演奏的樂譜,再實際練習時的出錯率,比不預先想過就執行來得低很多。體育界與音樂界早已積極導入想像力練習,透過讓選手冥想的方式,提升實戰能力。

 

日本知名的廚藝學院東京菓子學校在其出版的作品裡也一再提到,要開始製作甜點之前,請務必先將食譜中的製作流程全部讀過一遍,在腦中先想過一遍自己的執行順序,不要邊看食譜邊做,製作的流暢度會高很多。

 

想像練習,說穿了其實很簡單,就是讓大腦預演接下來我們即將使用身體完成的工作項目的進行順序。因為我們身體的每一個動作都會回報大腦,因此反過來說,讓大腦先想過一輪,等於是身體最好的預習,甚至比直接使用身體預演來得更有效。

 

當初腦科學家會發現在腦中預演的想像力練習,跟達賴喇嘛的一個小惡作劇有關。有一次達賴喇嘛應邀參觀一個腦科學研究中心,他好奇地跟正在接受測試的人聊了幾句,得知其所測試的項目之後,又偷偷在他耳邊給了一些建議。

 

原來,當時正在觀察人的大腦腦波與身體活動之間的關聯。受測者會移動手指,然後儀器就會出現腦波反應,藉此理解腦波與身體反應之間的關聯。沒想到達賴喇嘛竟然對受測者提議,下一次測試時,不要真的移動手指,只要在腦中想像那個畫面就好,而大腦腦波竟然也出現了同樣的波動,只是波動幅度比較輕微,沒有實際活動來得高。

 

腦科學家之所以發現大腦與身體活動彼此之間有關聯,是因為在被截肢者身上發現了「幻肢症」的現象。外科醫生發現,一個人因故被截肢之後,卻經常覺得已經被截肢的地方很痛,明明已經沒有的部分卻會感覺疼痛,追究其原因是因為腦中掌管該部分身體活動的波動仍然持續存在。除非當事人接受自己肢體已經不再的事實,此一連結反應才會逐漸變弱,否則幻肢症會持續相當一段時間。

 

某種程度上可以說,商業界很是流行的PDCA(Plan-Do-Check-Act/規劃-執行-查核-行動)也是一種想像力練習,事先的規劃後再執行,接著查核執行狀況,制定修正辦法,再接著繼續行動,就是腦中預想與具體執行的反覆操作與修正的循環系統。

 

在腦中預演的想像力練習,除了有助於提高工作效率與執行良率外,對於年長者預防認知症也很有幫助。不妨從今天開始羅列自己的工作行程,在腦中預演並找出最佳執行順序,按表操課看看!

 

 

人人當老闆 職場煉金術 教育與學習 文化創意考 在地想出版

建立不可取代性三~工作組合是自己打造的

By
on
2018-01-03

建立不可取代性三~工作組合是自己打造的

 

文/Zen大

 

不少人的工作是公司或客戶被交辦的,是被動被決定的。在這種情況下,要建立自己在組織或社會上的不可取代性,相對困難。

 

比較好的作法,是一點一點累積出專屬自己的工作組合。也許個別工作項目有跟其他人重疊,但是組合起來的套裝模組卻是專屬你獨創。

 

此外,這些工作大多是你自己主動開發,挖掘出來的。

 

以我來說,雖然寫作的人很多,但是組合出這套寫作系列的只有我。寫作教學也是。把寫作跟教學結合之後,再加上出版諮詢,逐漸發展出一個只有我自己的工作組合,而且有某種系列性,那麼,有需要的人,就會來找,因為可以一條龍服務,免去分開找人合作的交易成本支出,於是就能發展出某種程度的不可缺的性,或者如前面系列文章提及的進入障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