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標籤

推薦

人人當老闆 職場煉金術 心靈處方箋 經濟與生活

只介紹職務與服務,不拿他人的成果替自己背書

By
on
2020-06-27

羅列工作資歷這件事情,只紀錄自己做過哪些工作職務(寫過那些專欄、出過哪些書,開設什麼課程與活動這樣),不紀錄成果中比較突出的部分。
一來成果很少說個人創造,二來牽扯到其他人時,人家未必願意跟你併列比肩。
這是很早之前我自己立下的約束。
記得第一次開出版提案課後不久,有個夥伴回信說他已經順利簽下合約,很感謝。出書後也送了書。
但是,後來某次我在書店也看到過來上課的夥伴出了書,發現出書後並沒有任何提及上過課的訊息,也沒來信告知(當年有請得到合約時,告知一聲)。
當時我就想,是的,有些人並不希望被知道這些事情,再者,畢竟這是商業交易不是學校教育。
人家付錢買了服務,願意讓你拿去宣傳要感恩,不願意也很合理。總之,借他人之名為己宣傳之事,不能不告而取,要雙方你情我願。
人家來參加活動,有付錢。人家搞不好背書推薦收費比課程還高!
成人教育其實是商業買賣關係,參加者是客戶,人家尊稱老師是客氣懂事,不要太過當真。
所以,後來除非有人特別跟我說,可以讓我宣傳,否則我通常即便上課或私下聊天提到或寫進文章,都會隱去姓名與具體頭銜,只談一些跟活動有關的操作部分。不好貿然在未經同意下拿來背書。
所以,我的活動宣傳看不到什麼跟上課夥伴的大合照,看不到學員留言截圖。也沒有感謝一堆老師或老闆或醫生或社會賢達富二代,高階經理人某某某等等等來上課這些文字。
簡單說就是不要攀附,不要拿未經授權的別人名氣幫自己背書。不管是一開始來參加就很有名,還是後來人家在社會上成就斐然,都是他們自己的實力。
(一個例外就是受邀去企業、學校、NGO或政府單位開課或演講,之所以例外是因為業界常規是可以羅列邀請單位,所以就拿這個往自己臉上貼金了!畢竟還是需要宣傳,既然大家都默許就用!)
私底下社交,我也不會到處跟人家說我跟誰誰誰認識(稱兄道弟就更不會),只有幾個大家都知道有合作關係的,提起的時候會直接講到姓名,但其實也是能不提就不提,就說有個某某某發生了這樣那樣的事情,畢竟重要的事情而不是某某某。
再者,我們覺得人家是朋友,人家未必肯承認只是礙於人情世故不好當面駁斥!
這樣當然會比較辛苦,但也作為自我鞭策。
不能靠其他人在其專業領域的光環來成就自己。
當然,人家願意授權,合適的時候還是會說兩句。
不要僭越分寸,與其說是保護對方個資,不如說是尊重他人隱私,同時也避免無謂糾紛。
我自己每一次在出版品上掛名背書推薦,都是人家來信取得授權許可的,我也遵照這種商業規則自我規範。

在地想出版 經濟與生活

推薦書,要放CTA也要放商品連結,不要只放推薦文!

By
on
2020-06-23

上次我寫了一篇文(見連結),其中有一段說到,台灣的出版人自己在推書時也沒有很認真。
結果,我家老婆大人就認真的檢視了一下他有在追的出版人的臉書與粉絲頁後,得出一個結論,他說他發現真的有很多人推薦書時,都不附商品頁連結(補充,有時候甚至連作者自己打書的貼文都不貼商品頁連結)!
我不知道這些人是懶得去找,還是覺得大家自己會去找?
不過,我長年的經驗是,就連文章只貼一小段導言在臉書然後貼連結請大家點進去部落格看,轉換率都會掉,更別說還要讓讀者自己把書名反白框起來,貼上搜尋引擎,找到商品頁面,點進去,加入購物車(同時登錄會員)…執行這一連串動作了。
就是因為每多一個動作就會耗損轉換率,所以亞馬遜當年才發明了一鍵購買,許多廠商在推產品時都會附連結且在文末加上鼓勵成交的CTA(Call to Action)語言。
書這麼難以引發讀者購買興趣的產品,如果推薦方不能多做幾個動作,轉換率真的會很差!
另外再舉個例子,出版社提供書給網紅作抽獎,也要記得提醒網紅在活動推廣時,要放上商品連結阿,不然就真淪為贈書,刺激購買的力道會耗損很多啊!
總之,推薦書,要放CTA也要放商品連結,不要只放推薦文!
 
去年的夏至去跟幾位資深出版先進開了一個會,會後寫了一段話,當時沒發,在這裡順便紀錄一下。
當天開會之外,還聊到出版產業的觀察部分,無論是我或跟我談的人,都算是出版界很資深且不斷觀察市場發展變化的業界人士,還算有點參考價值。
說說我的整理。
首先,實體書還是會存在,只是會精品化高價化與工具化,面向大眾的娛樂性需求的作品會無限萎縮,如果有出版,是作者連結鐵粉用的,不再是過去擺在書店讓人隨機購買的。
也就是說,書籍銷售會進入社群分眾化,且除了工具類圖書就是黏粉類圖書,娛樂市場基本被網路世界提供的內容文本瓦解。
想出書者,要能自帶流量,而出版社的價值則是提供品牌背書與一些行銷通路管道,讓作品的名聲往外擴散。
第二點是接續第一點而來的,存活下來的圖書類型,能夠有效鑑別出讀者的社經地位,且未來仍然願意買書的人多半也是負擔得起的人,也就是說,若不是偏中高社經地位就是特別熱愛書籍的人。
第三,既有產業鏈的分工細碎,各自分潤比重太低,不是不能獲利,而是獲利模式必須改變,從過去大眾媒體時代的衝暢銷書,轉為穩定判斷印量與銷量,透過大量分眾出版且精準銷售的方式,累積利潤。
第四,除此之外,得將作者與產業鏈的獲利商業模式擴大化,出版人不能再只想著只做書,書的前端與後端(例如作者出書後的商業活動)的各種可能性都要思考並且重新建構新的產業鏈。
第五,書籍是一種不接受業配與廣告,以知識直接面對讀者進行銷售的媒介,這個特性有別於其他靠廣告收入維生的媒體,因此,只要有人希望不被廣告干擾,願意透過書籍獲得系統性資訊,書就會存在,即便不一定是以目前的實體書的方式存在。

人人當老闆 文化創意考 在地想出版 經濟與生活

配合時事議題與折扣活動檔期推薦書,不只是新書宣傳期才推廣

By
on
2020-06-03

寫書評書介超過二十年,推薦一本書最好的時機,未必是新書期,而是當書中內容可以回應社會上正在發生的某個議題的時候!
社會上只有少數人會定期追讀市場推出的各種新書,多數定期讀書的人則是閱讀自己工作或生活上出現問題的書,至於其他不定期讀書者,則是會因為社會開始談論或使用某一本書時而跟著讀~
理論上來說,每一本書都有機會暢銷,只是未必會在新書期,偏偏出版產業鏈只給作品新書期機會嘗試,若推出的期間與社會脈動無關,且無法有效透過行銷挖掘出社會的深層焦慮並餵給作品作為解答,通常就只會得到一小部分的銷量。
日後,就算有可以呼應該書的社會議題崛起,出版人自己甚至作者自己都未必會記得去挖出書來重新推廣,因為當時已經又在忙其他的事情。
而其他平常從事推薦書籍工作的人,也多半忙於推薦固定檔期出現的新作品,未必有時間或能想起某一本非新書期或非合作案中值得推薦的書,更別說找出來推薦給讀者了!
#當推薦成為產業鏈的一環時
首先,試試看,認真做。
看看業績有無增加先?!
很多時候,績效不好,只是根本沒有認真做。
好比說我,四月的時候,想說,好像應該多推薦好的六六折作品,之前太偷懶了,於是開始比較認真的每天看一下六六折書單,有合適就推薦一下。
會員日推薦書之外,平常讀了不錯的書也找書籍商品業推一下,不管老書新書。
兩個月下來,推了不少坑,不,是介紹了很多值得購買的好書啦,呵呵。
雖然大環境景氣不好,買書人變少,但是透過我的連結買書的人有增加(一倍)。
有趣的是,有些人是過了六六折當天,隔天才買。可見有些人買是因為需要,未必是折扣。
折扣固然是誘因,然而,誘因太多,必然導致動機的腐化。如果市場只靠誘因支持,最後結果就是對誘因的追求勝過原本的事情。排擠了動機。
動機並不等於誘因。
明明還是有單純因為動機而購買。
珍惜並深化連結這些因動機而非誘因而買的人,是很重要的出版銷售工作。
可惜的是,折扣戰這種軍備競賽短時間內很難告歇,最後就變成公地悲劇,大家貌似都有賺到一些營業額,卻是靠損失毛利造成。
當然我也是沒什麼資格說教,我自己就是折扣戰下的受惠者。每年省了很多買書錢。還靠折扣活動推廣閱讀與圖書購買。
總之,很希望大家介紹書時,不要只是講講內容,記得附上購買連結或加上鼓勵採購的文句(我有不定期的進行測試,沒放購買連結的推薦,按讚數再多都很難轉為銷售量,反之,未必很多讚卻一定會有量,或多或少而已)。
好書為何不能大方到鼓勵人們購買呢?

人人當老闆 職場煉金術 文化創意考 經濟與生活

接多了無報酬工作只會讓自己被市場貼上免付費的標籤

By
on
2020-03-29

對於出版業,過去我個人不會很在意邀約的報價(其他領域就不一樣,價格我都問得很清楚,沒錢的工作是不可能接的,只有推薦書是例外)。
但是,其實我最近準備收斂這個例外的每月配額,因為沒收錢的工作做多了,市場就覺得你是個不用付錢就可以找來幫自己做事的人,就逐漸不報價了。
對於這種只得到一本書的推薦工作,除非很不喜歡的書我都會答應,就看讀完後寫多寫少,發在臉書或部落格的差別!
幫忙多賣幾本,是我能對出版業略盡棉薄之力的地方。
這麼多年來,這些送書給我看的邀約者,從沒人問過我的稿費價格區間,甚至可能覺得我這種三流部落客送一本書就能打發,或是能得到贈書應該要感恩!
感恩是很感恩,畢竟有人送書。
但其實不送書也完全沒問題,買書這點錢我還付得起。如果有些話我想說的話,我會自己買。
因為我逐漸老於世故,所以不太去說那些挑書毛病的話來累積自己的名聲之類,推薦書就盡量都挑想推的書。
我覺得做人是互相,然而,慢慢的我開始不覺得給我一本書讓我寫一堆文字幫忙推薦屬於互相的領域,特別是某些書上付費買來的推薦序讓我看了覺得根本不用心幫忙寫時,更會想反悔答應…
這個問題我最近常常認真思考,也許很快會有一點決定,我應該還是要貫徹不付費不接工作的原則才對,不能因為自己曾經混過幾年出版界就傻傻地做這些付出,如果說是報恩,應該也夠了,是該回到公事公辦的時候…

生活有感想 閱讀資訊饗 寫作有方法 教育與學習 在地想出版

關於挑書,請自己嘗試且容許自己犯錯

By
on
2019-01-19

關於挑書,請自己嘗試且容許自己犯錯

 

文/Zen大(歡迎來參加超快速讀書法)

 

大概是長年對外宣告自己熱愛閱讀,撰寫大量書評書介,也經常在部落格跟社群網站上推薦好書,更開辦主題讀書會與閱讀課程,因此,一直以來,經常會被問及的一個問題就是:「我對XX主題有興趣,可否推薦幾本書給我?」

 

雖然我會公開介紹一些書籍,但主要是因為我自己讀了喜歡覺得好或是工作上的需要,受眾是不特定大眾,寫下我覺得值得推薦的理由。

 

通常看到文章的人,未必會接受該理由並選讀該書,所以寫下這些推薦書的推薦文時,我不會太擔心對方是否會被我的推薦影響。那些文章更像是一個自我探索過程的紀錄,而不是給特定誰的建議!

 

不過,如果是個別的人,明確的詢問我,要我推薦具體書單時,我通常會拒絕。

 

因為,我不知道我認為合適的書,對於眼前這個人是否適合?

 

我不希望我覺得好的書,對方看了反而覺得挫折,畢竟雙方對於好的認知並不同。

 

因為就像書應該自己讀而不是找人幫自己讀一樣,挑書也應該自己來,不要太仰仗別人的推薦!

 

除非我對這個向我提問者有更多的了解,加上對方的需求十分明確,我才會考慮給予明確的書單。

 

取而代之的是,我會推薦一套自己挑書選書的方法給對方參考。

 

如果是面對完全陌生的領域,通常我會推薦對方,先去找一個藏書多的圖書館或書店,到該主題領域的書區,逛逛書架上的書,找該主題的歷史類或概論類的書。

 

舉例來說,如果對社會學有興趣的人問我,可以讀什麼書?

 

我會請他去社會學領域的書區,找一找社會學概論或社會學思想史之類的書。

 

找到之後,自己翻讀幾頁看看,如果覺得看得懂或有興趣繼續往下看,那就是適合當時的自己的書。

 

不要管別人對這本書的評價如何,只要當下的自己有收穫且能往下讀,甚至讀完後還能透過這本書找到其他的延伸書單繼續往下讀,那就夠了。

 

或許有人會質疑,那讀錯書怎麼辦?

 

說實話,這是另外一個常見的閱讀迷思,怕自己浪費時間讀到不好的爛書。

 

電影春嬌與志明裡講過一句很有道理的話可以借用在此,人的一輩子很長,難免愛過幾個爛人。

 

人的一生,讀個幾本爛書,說真的並不會怎麼樣,最多就是浪費幾個幾百塊或是幾個晚上的時間。

 

對於爛書,其實我有更正面的看待方法。

 

首先,某些人覺得爛的書,對你來說未必是爛書,那是因為他跟你的知識水準不同,對於覺得爛的人來講,指的是那些書的內容他都已經知道或覺得太簡單,所以覺得不足以推薦。

 

這個情況時,那本書並非爛,只是那個說爛的人不是其目標讀者。

 

每一本書都有自己設定的目標讀者和守備範圍,如果不是原本設定的對象來讀可能會出現並不正面的評價。

 

其次,是真的很糟糕的爛。

 

在我看來,能讀到這種書更是值得開心的事情。一個人要表現得自己的閱讀素養或思辨能力,就從能否挑出書中的錯誤並且明確批判或駁斥。

 

也就是說,能夠分辨爛書且說出理由時,代表一個人的分辨資訊真偽能力達到某種水準,擁有這種知識水準的人,未來人生肯定不用害怕碰到糟糕的資訊荼毒,畢竟這個是界上糟糕的資訊,藏在書裡的反而少,藏在日常生活裡的反而多。

 

至於看不出書籍資訊哪裡糟糕因此希望比自己厲害的人推薦書單的心情,我能理解,但是,這樣會產生一種依賴狀態,不自己去鍛鍊分辨資訊的能力,只希望別人幫自己找好作品,那麼,是否沒有別人推薦自己就不讀書了?

 

要知道,那些可以有資格推薦書或被信任的人,過去的人生可能就是自己不斷閱讀,不斷試錯之後,才培養出一套判斷書籍內容優劣的方法?

 

好比說我自己,每年還是會買入並讀過一些覺得並不值得買或讀的書,但我認為,這些試錯的過程有其必要,也可以回頭想想,當初是什麼東西吸引我選了讀完之後覺得不值得讀或買的書?又是哪些地方讓我覺得不值得?

 

這裡面,其實也有很多值得探討與書寫的部分。

 

不覺得讀書這條路上,能自己練出這套能力是很屌的事情嗎?

 

如果還是害怕接觸糟糕的書,其實有幾個簡單的輔助檢驗標準,提供給大家參考。

 

當你從書店或圖書館挑到自己覺得有興趣有感應的書之後,可以上網查一查這些書的評價?

 

如果是你很相信的人物都推薦,那大概就沒什麼問題。如果都不推薦,那你就考慮換一下。如果有褒有讚那就更好了,代表書裡的討論能引發更多看法,好的作品通常沒有定論,而是刺激思考並讓讀者自己聯想出更多可能性。

 

除此之外,你可以看看這本書的版權頁,如果是信得過的出版社出版的書,或是該書作者的學經歷與出版資歷都不錯(出過很多書是一個不錯的指標,代表經得起市場檢驗),以及版權頁的銷售版次,如果賣得不錯的書,通常也許內容是簡單的一點,但必定有可觀之處。

 

不要太相信大神或知識菁英的評論,這些人的知識水準通常比較高,對於書的好壞的評價標準也比較高,如果您是新領域的初入門者,最高等級的神人的推薦或不推薦的參考價值不大,還不如勇敢一點相信自己的直覺,以自己看得懂得為優先,給自己一些犯錯的空間,不要怕選錯書或讀到不好的書,只要願意持續讀下去,有一天您一定能夠培養出自己分辨資訊真偽與批判劣質作品的能力。我認為這反而是最重要的閱讀理解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