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標籤

推論

活動訊息區 職場煉金術 教育與學習 經濟與生活

一起來學估算與精算-(微型)主題讀書會

By
on
2019-01-25

一起來學估算與精算

-(微型)主題讀書會

文/Zen大(若想先簡單了解一下費米推定,可看這部影片)

去年底有提到,因為費米推定/估算這個主題比較冷門,所以不辦大型的主題讀書會,但今年找時間辦場半天的小型工作坊式的讀書會,除了介紹估算與假設的思維重點外,也實際讓與會夥伴演練。

估算是非常重要的能力,特別是沒有明確答案的新領域的開拓,需要估算能力。

估算的背後隱藏著懂得如何蒐集逼近可能答案的資訊,快速建立可驗證的大量假設,初步評估,並進行運算,以及日後好進一步進行驗證的推論與思考能力。

越來越多大企業在用人時,都會測試估算能力。

估算沒辦法背答案,必需見招拆招,必需懂得自擠解決問題。

這是場不太一樣的讀書會,需要用腦思考並計算結果但沒有標準答案的讀書會,掌握估算能力,可以讓你對未知的世界的評估與推斷更有把握,估算與假設是解決問題的重要能力,決策思考的好工具,也是創業或自己當老闆必備的能力,有興趣的夥伴可以報名~

 

雖然是小規模,但也得只能是工作坊,因為要讓大家實作練習(不用帶電腦,但最好帶計算機來)。

書單除了原本列的與估算有關的作品:

龐士東的作品,像是《如何移動富士山?》、《如何秤出你的頭有多重?》、《為什麼Google不夠用?》

以及介紹費米估算方式的作品《鍛鍊你的地頭力》、《費米推定筆記》、《費米解題推斷》

我另外加了一本精算師寫的書《你的未來值多少?》,題目修訂成來學估算與精算…

有興趣的伙伴,可以來信報名(來信請告知姓名人數與聯絡方式)。

 

 

生活有感想 寫作有方法 逆社會觀察 教育與學習 經濟與生活

偽理性討論的十大詭辯手法

By
on
2019-01-23

之前整理了十條我這些年來從事社會評論寫作觀察到的負面思考元素

這幾天再深入仔細思考了一下,再整理出十條,這次是關於這些負面思考元素在日常生活中具體與其他意見者進行攻防常用的偽理性詭辯術。

所謂的偽理性詭辯術的意思是,這些人假裝要跟你辯論,言詞假裝成理性討論,但實際上卻使用著各種詭辯修辭技巧,且並沒有打算討論,立場與結論都早已決定好,任意歪曲證據,好服務其結論。

要說明的是,這裡的用法並不全然以嚴謹的形式邏輯概念為依歸,比較是俗民世界生活用法的統整,所以我把一些常見的詭辯技巧做了歸納綜合,詭辯也不是取嚴謹學術定義,而是一種寬泛的不認真講道理的狀態:

1.標籤化,通常對不同立場意見者直接貼標籤,以某種負面刻板印象或概念直接打發。標籤化通常也連接著汙名化,最常見就是綠蛆或藍X或柯粉柯黑之類,直接將某種屬性的人汙名化。

2.資格論,變形有輩份論,簡單說就是討論某個議題得先審視資格,而非就事論事,像次每次談討公務員福利問題,就會被回嗆不然你也去考公務員或是說考不上才會批評之類。

3.道德應然論,訴諸某種政治正確,好比說殺人者死,酒駕或虐童唯一死刑之類的說詞,都是。訴諸道德應然,就沒有論辯餘地,因為跟我不同意見都是錯的。

4.從眾性,變形使用方式有沉默螺旋效應,好比說,當自己是多數時就說少數要服從多數,或是當自己在論證上辯不贏時就說自己是沉默螺旋的多數。

5.假中立,在香港則稱為和理非非(和平、理性、非暴力、非粗口),最常見的做法就是在某個議題上假裝中立沒有意見,用字遣詞客氣有禮貌,十足溫良恭儉讓,實際上是偏袒某一邊並非真的中立。好比說,藍綠一樣爛,所以我都不投票;常見的變形還有,其實我原本是我現在反對那一邊的,只是因為某某事件我換邊了,好比說,上次我也是投民進黨的。

6.去脈絡或遮蔽前因,不追究事情的最源頭,而是從對自己有利的點開始談起,好比說郝龍斌要求民進黨先道歉,因為民進黨是暴力政黨,以前也常打人,但卻避談更早之前的國民黨不只打人還殺人。遮蔽前因常常能產生顛倒因果的效用,而遮蔽前因要能成功,通常需要去脈絡化的配合,也就是討論事情不追究來龍去脈,只擷取某一個片段來進行。

7.偷換概念,或是俗稱的打稻草人,先射箭再畫靶心。簡單來說,就是把某句當事人沒說的話塞進那個人嘴裡,常見的起手式是:如果XXX說了OOO,但問題是人家根本沒有說,假設性的如果後面的一切根本不曾發生。

8.人身攻擊,對人不對事,常跟標籤化或汙名化手法搭配使用。這招往往十分惡毒就不舉例。通常講不贏的時候用,或是搭配惱羞成怒甚至是私刑(自以為)正義一起使用。

9.陰謀論,或稱事後諸葛,就事情發生之後在以回溯法挑出一兩個變項,重新以這一兩個變項作為組織故事的關鍵成因。或是直接將某些事件的發生原因歸咎單一個人或組織,好比說羅斯柴爾德操縱西方金融與世界局勢進展之類的;台灣的各種問題都是中共在背後搞鬼。

10.過度推論,其他變形有孤例為證,滑坡謬誤,錯把相關當因果,以偏概全等等,簡單來說,就是所提供的證據不足以支持欲證明的論點。但凡舉證不足或蓋推結論過大都包含在其中。習慣用全稱命題來表達其斷言,最常見的說法有:現在的年輕人都是草莓族(但理由只是某天下午搭捷運時有個年輕人不肯讓位)。

當然,詭辯不只上述十種,但以上述十種在俗民生活中最常見。

延伸閱讀:俗民社會常見十大負面思考元素

若對論證有興趣,歡迎來參加邏輯思考與表達工作坊

教育與學習

找方法解問題比問別人答案更好

By
on
2018-04-05

找方法解問題比問別人答案更好

文/Zen大

問別人問題之前,先Google看看有沒有資料可以協助自己?

真的斗找不到,再開口。

養成自己縣設法解決問題的習慣,不要拿著問題就開始問。

因為,答案其實不重要,別人給了個正確答案你不相信不接受無法認同也沒用。反之,自己思考與尋找的過程,邁向答案的過程,那個推導建構答案的過程,會幫助自己更好的理解答案本身,內化成為身體的一部份。

訓練孩子解決問題也是一樣,給方法比給答案好。

逆社會觀察 教育與學習

小心分辨媒體公布的統計數字

By
on
2018-01-08

小心分辨媒體公布的統計數字

文/Zen大(本文發表於媒體人小圈圈)

大概因為大學跟研究所主修都是社會學,有基本的社會統計概念,所以一直以來對於媒體上發表的各種統計數字,都不會看了就接受,會回頭去檢驗統計數字的來源。

 

好比說,有一種媒體常用的製造統計數字的方法就要小心。有些記者會拿著問題去問專家學者,請專家學者給一個數據當作現狀描述,有時候學者專家為了滿足採訪需要就根據個人經驗或感受(而非嚴謹的抽樣調查)隨口說了一個數字,然後就被記者拿來寫在報導中。更慘的是,報導上網之後可能成為該議題的唯一一個統計數字,爾後其他人想寫該議題上網查時看到這則報導的數字就抄,以訛傳訛,積非成是。至於真實情況如何,也就沒人關心了?

 

最近有一個高中的新聞社針對該高中的三百多名同學發出一份問卷,調查該高中的高中生的社群網站使用情況,結果發現臉書僅有6%的人使用,而Youtube有66%(IG有24%),結果就有媒體引用並寫出臉書慘輸Youtube十倍的聳動標題來。

 

沒有基礎統計學訓練的閱聽人看了之後,不疑有他就相信的人肯定不少。然而,這樣的調查結果是可信的嗎?

 

假若今天的問卷是針對全台灣的高中生發放,且發放方式採隨機,問卷數量達到一千份,那麼得出的統計結果可能相對可信。但今天針對的是單一私立高中,單一高中本身的社經背景群聚性就很高,也就是說所抽樣的母體本身可能就有系統性的偏差,做出來的統計數字若不經過加權或整理是不可以直接使用的,因為無法通過信效度檢驗。

 

或許你會說,不過是個高中新聞社團的調查不用那麼講究?

 

但是,如果當該調查數據不但被社團指導老師背書肯定且還被國內的大媒體引用,且數據發表到一些專業的電商社團竟能引發共鳴與根據調查結果進行符合結果的解讀時,那就是讓人擔心的事情了。

 

學會解讀統計數字是非常重要的能力,辨認出無效或錯誤或刻意誤導的統計數字可以避免被特定利益團體誤導,可以避免自己被欺騙,學會正確解讀統計數字是提升閱讀理解素養以及分辨真偽的重要能力,特別是當主流媒體早已不肩負起辨識統計數據真偽的責任時,我們更要懂得分辨,才不會落入有心人的刻意製造統計來操弄輿論民意的圈套中。

在地想出版

網路時代利基型新書的發行模式

By
on
2013-12-27
網路時代利基型新書的發行模式 文/Zen大(本文發表於台灣出版資訊網) 前一陣子,有本批評中共政權的作品因為發行狀況不甚理想,沒想到卻巧妙地被作者和出版社當作宣傳行銷的話題,硬是在新聞媒體版面上鬧了一陣風波,替作品打開知名度還在網路書店上衝出不錯的銷售量。 內行的同業先進當然都知道是怎麼一回事? 此一事件要牽扯到通路懼怕中國(因為想西進開店),針對某些敏感行作品進行建檔不下單,是有點過於牽強(充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