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標籤

收入

人人當老闆 職場煉金術 心靈處方箋 經濟與生活

寧當魯蛇頭,不當溫拿尾

By
on
2019-08-09

想像一下,假設有兩份工作可以給你選,A是年收入三百萬,但是得跟一群年收入上千萬的人一起工作,B是年收入兩百萬,但身邊的人年收入約莫八十萬,先不考慮未來發展性與工作本身的困難度,單就上述薪資情況進行挑選,請問,你會選哪一個工作?又,你覺得選哪邊對自己的健康會比較好?

最近在讀談不平等的書(社會不平等+收入不平等),其實,這也不是新鮮的論點了,幾乎每一本談社會不平等的作品都會提到的一個論點,寧可當魯蛇中的贏家好過贏家中的魯蛇,因為前者對身體健康比較好,後者雖然可能資產多但貧窮感很強(相對剝奪感),生活壓力太大,長期來說,對身體健康並不好(然而有一點要提醒大家的是,若成為魯蛇尾對身體健康更加不利,因為魯蛇尾的人生,屈服於各種被動狀態,被動造成壓力造成健康受損)。

想想也是,好比說我身邊認識一堆年輕溫拿,資產沒有上億也有幾千萬,成就一個比一個高,學歷一個比一個好,公司一家一家開,股票增資拼命成長,工作接二連三來,房子買了又賣賣了又買,一直出國出國去…,活在這些人當中,讓人不免產生認知偏誤,以為整個世界全都是強者,自己則是超級魯蛇(笑)。

偶爾想要偷懶一下,看到人家那麼努力拼命,都會不自覺的萌生莫名愧疚感,覺得應該再堅持一下。

加上我們生活的環境鼓勵個人努力,鼓勵追求績效,以追求績效獲完成夢想之名反向自我剝削,長期的高效運轉,收入與資產或表面風光可能都有了,但身體卻承受了大量的壓力,埋下了不可逆的危機。

有很長一段時間我也覺得應該要拼命認真努力工作,只是要加上得體的方法讓效率能夠增加,而不只是低度勤奮。

然而,終究那還是過度的自我逼迫,長期來說,並不健康。

或許是這是為什麼選擇投資理財路線以鞏固自我生活品質的人,都會強調分散風險的資產配置方式以及建立能夠產生穩定現金流的被動收入系統的緣故吧?

不用過於拼命或操心就能穩健的創造收益,長期來說,對身體的壓力負擔會小一些。

不過,上述規劃只說對了一半,收入的多寡永遠是相對而言的,所以,最好還能夠遠離強者林立的環境,好比說搬去悠閒的鄉下定居,遠離過度競爭的商業環境。

或許你會說,可是我沒辦法搬走阿?

我也是,我的工作得在人多的地方,且離能夠自動產生被動收入以維持家庭生活運轉的安穩還有很長一段路…

所以,正因為如此,我認為在生活作息的規劃與安排上,要懂得留白,更要刻意練習放空發呆悠閒過日子,不要被過度努力過度勤奮的拚搏影響生理健康。

以我來說,扣除睡眠之外的醒著的時間,三分之一的時間工作,三分之一的時間進修學習,三分之一的時間休息與放空乃至娛樂,是最好的規劃。

社會心理學提醒我們,貧窮很少是絕對定義下的,大多是主觀認知,一個人認知上覺得自己貧窮,比客觀數據證明一個人是否落在隸屬貧窮的社會階級,更能讓一個人認為自己是否貧窮?

也就是說,有一種無解的貧窮是自己覺得自己很窮。

即便收入與存款都不差的人,只要覺得自己窮就是窮。

而如果主觀上認為自己窮又有能力的人,或是身邊一堆強者我朋友的人,很可能就會逼迫自己過度努力,過度追求成就,去填補內在的那個自我貧窮感,結果很可能是內在貧窮感無法拔除,身體也搞砸了,賠了夫人又折兵,得不償失!

一個人的身邊充斥比自己有錢的人,相對剝奪感的影響會很大,即便有自己明確的目標與理想,也知道不應該跟人比較,但人的身體乃至無意識就會自動啟動比較機制,且告訴自己輸慘了。

一個人無論如何提升收入與資產,只要貧窮感還在,就仍然覺得自己窮。

其實,日子過得去就好了,真的不用過多擴張都高速運轉。如果發現自己是被迫高速運轉,好比說事業與行程一直湧過來,那麼,或許應該找人分攤,或許應該將工作轉介紹給其他夥伴,不要一個人死嗑,身體是不能死嗑的,遲早會出事。

想想,許多傑出人士的快速擴張與升級發展,創造累積過多用不到都備餘卻砸掉了身體的備餘造成不可逆的悲劇,真的有這種必要嗎?賺得了財富卻賠上生命,有什麼財富是可以買回寶貴生命的嗎?

想想,也許只要能夠確保自己不會落入絕對貧窮的光景,也就夠了,向上努力固然好,但也要懂得適可而止,不要不自覺的落入某種想贏過別人(其實是想勝過內心的相對剝奪感)而對世界強者發起注定贏不了的軍備競賽而不自知(這世界上有一種絕對強者,是真正的溫拿頭,大概動一根手指就能捏碎我們畢生努力那種強度),最後卻傷了自己的身體~

當然,如果你說我就是要變強要贏,賠上性命也不在乎,那就去吧,畢竟人生是自己的,但我是覺得,能夠優游於溫拿與魯蛇之間,不被世界的規則或內心的競爭框限住的人生會更自在一點,雖然這很需要大量刻意練習來克制內心的與人競爭與比較的自動機制~

更多 Zen大開設的活動可以到【活動與課程】查看哦!

人人當老闆 職場煉金術 心靈處方箋 逆社會觀察 文化創意考 經濟與生活

如果是以賺錢為目的,選對工作比拚死努力更重要

By
on
2019-05-01

如果是以賺錢為目的,選對工作比拚死努力更重要

 

文/Zen大

 

關鍵字 選擇 努力 成果導向 方法論

 

如今回想起來,只能說還好我很早就有覺悟從出版業跳車,利用當年在出版業中所學之能力,轉移到其他領域找到新出路,要不然,可能人生後來的許多家庭問題都沒辦法解決。

 

當碰上自己很想投入的工作,該產業卻已經開始沒落且很難有望再翻身時,到底該發揮熱情熱血,堅持投身,抑或是務實一點,另覓出路比較好,是一個年輕時也許可以大方選前者,中年之後卻得要更多周全考量的大問題?

 

當年考上研究所之後,因故我開始打工,因為愛讀書愛買書,於是選擇投身出版業,書店店員或出版社外包編輯都做過,也開始寫作,退伍後更是先後進入圖書通路產業與出版社工作,等於是出版業的上中下游都做過了。

 

喔,對了,我的研究所論文還是研究台灣社會學出版,且從研究所開始寫了十幾年的台灣出版產業觀察。

 

長期處在第一線,看了很多報表與資料,好比說出版產值,從1990年代末期的近六百億,一路衰退跌到僅剩不到兩百億,蒸發了三分之二不說,圖書出版量卻只有減少數千種(從四萬多跌到三萬多)。

 

我當然是很喜歡書,不管是讀書還是買書抑或是寫書,也非常認真地推廣閱讀,教人掌握讀書秘訣好提升對閱讀的興趣,做了很多可以被稱為振興閱讀相關的工作。不過,環境的變遷有時候不是人能夠抵擋的,實在是太多出版領域的閱讀需求,已然被網路崛起的新興內容所取代,產值蒸發乃是必然。

 

雖說市場上仍然會有好書也會有暢銷書,也還是有不少人會讀書買書,但有更多閱讀需求已經一去不復返時,作為年紀漸長有家得要顧的平凡普通人,不得不認真思考職涯發展的可能性?

 

畢竟我不若身處出版產業鏈中的一些先進,家裡有經濟後盾,可以支持他們投身文化出版,奉獻個人能力給文化出版事業,領少少薪水還能過得很優雅愜意(隱去階級出身不談只談文化大使命,是這些人的共通點)。

 

我自己就是家裡主要甚至可以說是唯一經濟支柱,父母年紀漸長,出入過幾次醫院後,更讓我決心,必須更積極的尋找替代出路,縱然我個人很喜歡書且想留在出版業,也沒辦法以全職的方式待著。

 

這也是我三十歲時決定從出版產業出走,選擇成為職業寫手的其中一個緣故。

 

早年提到作家,跟出版界(還有媒體)的關聯十分緊密,作家可以說是出版產業的上游,提供稿件給出版社出書,讓書店販售。

 

然而,如今寫作人不只可以提供稿件給出版社出書,也可以提供作品給線上課程,或是幫企業寫業配或導購,甚至投身文案寫作,擔任社群小編,經營個人社群網站或部落格…,文字撰寫的出路極大,不光只是出書或給媒體寫稿兩條路。

 

上述原因也是我離開職場後,選擇以寫作作為自雇工作核心職能的關鍵,我觀察到當年正在崛起的網路社會,基本上是由文字所組成的社會(如今影音節目崛起,看似削弱了文字的影響力,但其實好的影音節目全都有優質劇本作為基礎,其實也是奠定在文字),文字在未來的使用和發展上,會遠超過僅只有實體時代和紙本媒體時代,因此是(對我來說)大有可為的一個選擇。

 

所以我大膽選擇了文字這個職能,一來當時可以繼續和仍然不弱的出版或紙本媒體產業合作,二來可以積極參與逐步發展中的網路社會。

 

多年後回頭看,我算是選(賭)對了,且既沒有放棄出版產業,又能以文字撰寫打開更大的世界。

 

收入與學歷未必是正相關

 

出社會工作久了之後,不得不面對一個過去的思考盲點。

 

在學校的時候,總誤以為讀書與收入有正相關。

 

後來才發現,讀書雖然與收入會有某種相關,但得加入其他變項,才能讓讀書跟收入產生正相關。

 

也就是說,所讀的書,要能在社會中找對領域投身其中實踐,才可能讓讀書與收入產生正相關。

 

要不然,光是很會讀書或是書讀得很好,學問很高,未必能夠提升收入。

 

當然我不是說人生只有提升收入最重要,或是提升收入的人生就一定幸福,我只是單純想到,如果要靠讀書提升收入,畢業後選擇的工作領域很重要。

 

但我說的讀書並不是大學選科系,雖然選科系也是有一些影響,不過在台灣,多的是從事跟大學主修科系無關的工作的人。

 

想選高薪工作者的一些參考指標

 

所以更重要的是,怎麼選對工作?

 

多年下來,我揣摩出幾個選工作的原則,那就是,當下人多且未來預計也會人多的產業不要去,不管再怎麼熱門,除非你有辦法一入行就超越很多人抵達領先地位。

 

其次,所選的工作必須越靠近主導分配資本這件事情越好。例如金融業,創投,就是典型的靠近資本分配。

 

第三,產業所經手或販售之產品的產值與毛利皆高最好。例如高檔休閒娛樂或紓壓產業。

 

第四,產業所服務的消費者人數未必要很多,但可支配所得高的人的比例一定要高,又是這群人不可或缺的產品或服務,且因此回購率高,例如精品名牌產業、藝術拍賣,遊艇,航空等產業。

 

第五,若不是少數高社經階層集中,那就是所有人都必須用上的民生必需產品或服務,且人口仍然持續成長而非萎縮。好比說,零售百貨業,教育產業,餐飲業。

 

然後,是這樣的,上述產業,有些是從業人員平均收入皆高,有些卻是少數高階人員或企業主才有高收入,基層員工收入並不高,所以,最好是擁有直接能夠進入相當層級以上的專業,要不然就得善用跳槽原則,且能吃得了苦,在基層待上幾年後轉職或創業。

 

好比說餐飲業,有一些人從學徒出身,學到一身技藝與經營管理方法後就跳槽或是乾脆自己跳出來開,後來都混得很不錯。

 

 

 

從國家社會的角度,當然每一種工作都需要有人做;從價值信念的角度,當然職業無貴賤,每一種正當工作都很值得尊敬,可是從資本分配與流動的角度,卻不是每一種有人做且被尊敬的工作都能賺取夠好的收入,且受到國家法規的保護,有些工作的收入就是極為微薄且辛苦,國家還不太保護。

 

因此,從個人面的角度來說,我會建議,如果可以,選擇收入相對較優渥且不會傷害身體的工作,非不得已,不要投身那些低薪且會傷害自己的工作。或是你明知道會被時代淘汰的產業,固然那些工作很棒,或是很有文化歷史意義,但如果不是經濟無虞,也許這些工作還是交給其他更有能力且有社會資本的人來做。

 

我會變得如此務實,是因為即將中年之時,家中長輩接連生病住院,讓我想起未來長輩的養老,還有我自己老後生活所需,很現實的問題馬上浮上腦海,如果長輩需要大筆的醫療支出,從事低薪且看不到加薪成長未來的產業,我能把照顧好家裡嗎?

 

雖然很不甘心,但我知道答案是NO,我沒有其他社會積蓄當後盾,我本身已經得是家人的後盾時,我開始尋找可以讓我兼顧理想的妥協辦法,慶幸的是算是被我找到了。

 

後來我還是有在做一些跟出版相關的工作,例如協助更多專家或企業主出版自己的作品,協助銷售圖書,協助推廣閱讀,略盡棉薄之力。至於產業本身的發展趨勢,不是我個人或少數有志之時能夠撼動,正所謂地心引力的問題沒辦法正面對抗,只能迴避或是以其他方法緩解。

 

找工作,人到中年的我會建議,除非家裡能夠給予充分的經濟支持,不用擔心家計(像我有認識個熟人,家裡經濟狀況很不錯,給他在永康街買房子,能讓他安心的從事出版工作,寫想要寫的書,不用擔心經濟),最好不要讓自己投入必須面對地心引力型問題的產業,選擇能讓自己更靠近資本與人流的產業,能讓自己更多聚集資本與人氣的產業,因為多年後你會發現,選對工作所能創造的社會影響力跟實質收益,所能照顧到的人,會比拚死在一個已經反轉向下且翻身無望的產業裡努力,來得有機會的多。

 

選對行,努力是事倍功半;選錯的話,拚死努力換來的滿是挫折。

 

這一題沒有標準答案,得看每個人擁有的資源和願景,但是,結果幾乎是已經預先註定好的,幾乎不可能有撼動的機會!

 

 

檢視自己身處產業與公司的未來前景

上網找到自己身處產業過去十年的年產值金額,計算出消長情形
找出你所隸屬產業過去十年的公司數量,計算出消長情形
找出公司過去五年業績,計算出消長
找出你所隸屬之產業過去十年的就業人口數字,計算消長
找出你隸屬之產業過去十年的薪資平均水準,計算消長
找出所隸屬之產業過去十年的就業人口性別,年齡,平均就業年限,流動率等數字
根據上述數字,推估出未來十年的產業與公司發展狀況,判斷自己是否要繼續留下來,還是該換公司或轉職?

 

 

更多 Zen大開設的活動可以到【活動與課程】查看哦!

生活有感想 職場煉金術 經濟與生活

年輕人選能做得長久的白領工作,是理性考量的結果

By
on
2019-01-04

年輕人選能做得長久的白領工作,是理性考量的結果

文/Zen大

大學時代,念的是社會學,自然接觸不少社會系統方面的知識,其中關於進入服務業或資訊或知識社會的探討,文獻資料不少,也看了不少。

 

但後來我發現一點,普遍來說製造業的平均收入較高,服務業較低。且有學者推論,國家不能沒有製造業,單純只有服務業會造成高就業低薪資的現象,公元兩千年後的台灣的確如此,好比說餐飲零售百貨與觀光,都是低薪服務業,傳統製造業即便是工廠作業員,收入都相對比較好(當然是加計加班)。

 

有些人說,那是因為年輕人不肯做藍領,都只想挑辦公室或光鮮亮麗工作。

 

但我不覺得那有錯,畢竟誰不想改善生活環境,如果國家經濟努力了幾十年還是需要吃苦耐勞維持溫飽,也是一種不進反退。

 

多年後,我有新的感受,低階藍白領固然起薪都不高,但是,相對來說,白領的工作年限較長(複利效應通常需要夠長的時間來發酵,個人財富累積也多半在壯年期之後才開始高速滾動,因此壯年期之後還能工作多久,成了累積財富的關鍵),且同樣從事業務範圍內的勞動時,白領的身體相對來說比藍領來得容易維持健康,職災風險想對較低。

也就是說,整體面來講(個別當然有例外),選擇白領工作能夠在職場上工作的年限較長,且必須付出的身體成本較低,因此,就算起薪比藍領低,選擇白領還是合理的考量,不單純只是不肯吃苦耐勞。

 

還有一點很重要,白領工作即便從低階做起,畢竟進入企業組織,上有許多中高階白領乃至企業主,有些人可以跟著這些高級白領學習,學到更多自我賦能與認知升級的方法,再用來改善自己的白領之道。

 

也就是說,單純就職涯道路來說,白領之路相對於藍領的向上提升之路較寬廣,能投入工作的總體時間較長,且貼近當代社會型態的主流趨勢,綜合以上幾點,年輕人賄選起薪較低的低階白領也是很可以理解的事情。

 

這不是歧視哪一種工作,單純就幾個客觀變項進行評估。

更多 Zen大開設的活動可以到【活動與課程】查看哦!

生活有感想 職場煉金術 私飲食劄記

九千塊的晚餐:當餐費超出原本預期時…

By
on
2018-11-30

九千塊的晚餐:當餐費超出原本預期時…

 

文/Zen大(圖文不符之照片是京都南禪寺附近的湯豆腐)

 

今年某天晚上,一時興起,跟老婆大人一起去吃了某家無菜單的日本料理。

 

在網路上看好了晚餐價格,進店之後,坐下,就開始和老闆寒暄哈拉(以前來過幾次,只是都中午來),忘了特別跟老闆囑咐價格就開吃,結帳時嚇了一跳,比原本預計的多出一千,兩人份套餐再加上服務費,吃了近九千。

 

吃就吃了,也的確很好吃,就付錢走人。

 

我心想,以後有機會再來吃,然後想,自己也終於吃過一頓近萬元的人了。

 

我這樣吃不是奢豪,也不是拜金,是意料之外,但也並非負擔不起,而且,我們是真的蠻喜歡這家店,只是以前一直都是來吃午餐,當時覺得晚餐的價格還超出我們可以接受的預算範圍,所以遲遲沒有造訪。

 

有些人也許覺得不值得花這樣的錢吃,但我自己覺得值,的確是好吃。

 

遙想上高中開始,我就離家一人在外租屋居住,當時家裡的生活費是固定的,而且我對自己也很是要求,早餐就吃嘉中福利社的十五元炒麵(現在不知道還有沒有?),中午就吃學校便當,晚餐常常就是吃自助餐或是小吃店的雞肉飯便當,一天花在吃上面盡量約束在一百元以下。記得當年我很常跑去一家小吃店外帶雞肉飯便當,一份便當才二十元。

 

上大學後還是如此,幾乎三餐都在學校吃,偶爾家聚才會在外面吃,幸好當年輔大有不少學生餐廳且都不錯吃又便宜,也是盡量約束自己一天不要花超過一百二十元。

 

上研究所之後,雖然開始打工,也算稍微有賺一點錢,但除非跟其他人一起吃飯,若是我自己一個人吃,往往還是習慣點店裡最便宜且最能飽腹的客飯,即便只差五元,我總是點比較便宜的那款餐點,覺得能省則省。

 

直到出社會工作幾年之後,平日吃飯才敢在客飯之外,加點一兩樣小菜或是湯,因為我過去總覺得加了小菜跟湯之後的價錢,已經又是一份客飯的錢,實在太浪費。

 

以前總是盡力節省,連吃飯都要省,省下的錢,就買書,我從大三之後就開始每周跑公館逛書店,開始了至今仍未停手,已經超過二十年的買書生涯,上研究所之後至今,買書的花費永遠是我每個月支出項目中最高的,為了買書,其他支出都可以節省或壓制,和女朋友約會除外就是。

 

總之,日子就這樣一點一滴的過了,家裡的書慢慢的增加,我也一點一滴地將這些書輸入腦子裡,再轉化成文字輸出,轉換成金錢報酬用來繳納各式開銷與帳單,偶爾滿足一下生活上的奢侈。

 

這幾年回頭看自己的記帳資料(我從上高中就開始記帳),發現有許多支出都成長了,像是給父母的孝親費,工作治裝費,買書的花費,家裡的庶務雜支…,而若是想出國玩也是能夠負擔的起,還能攢下一點盈餘,也因此當我跟老婆大人一頓晚餐吃了近九千塊時,想想是能付得起的,不會因為超出原本預算一千元而感到痛苦懊悔甚至將整個晚上的用餐經驗逆轉為不愉快。

 

我知道有一些時候會這樣,只是因為比原本預期的花費多出一些,結果,原本應該開心的狀態全盤逆轉,鬧得不歡而散。

 

學術上這叫做認知餘裕,白話文說就是看待事情有餘裕,不會有壓力,即便碰上了一些不合理的意外狀況,也能從容自如的應付,不會因此產生情緒波動。

 

認知餘裕是非常重要的一個概念,一個人的富有或貧窮,與其說是用收入或資產的多寡來界定,不如說是以認知餘裕或認知匱乏來界定更為精準。

 

不少窮人之所以做出錯誤決斷,是因為窮忙生活壓迫,身體與大腦早就氣力耗盡,陷入一種認知匱乏狀態,因此若是尋常生活的運作突然有什麼地方超出常軌,很可能就失控爆走。偶爾我們在社會新聞中看到的消費糾紛,餐點或服務不如客人意時,明明是好好說就能解決的事情,卻有一些人會崩潰爆走失控的大聲罵人甚至打人,關鍵可能在於這樣的人早就陷入認知匱乏的窘迫之境。

 

累積認知餘裕的方法有很多,增加收入或資產,多讀書多學習,擺脫窮忙過勞的生活結構,避免氣力耗盡的時候還要做決策等等。

 

我覺得,自己從過去只能盡可能節省的點最便宜的餐點,到如今能夠奢華一下吃一頓近九千塊的晚餐,平日裡吃飯也不用再為了是否多點一個小菜而糾結,買書的時候,也不用難以取捨,想要的就能買下,這一路走來的過程,是自己多年來的認真工作努力生活累積下來的成果。當一個人不偷不搶且負擔得起時,這不該被稱之為奢華拜金或揮霍(雖說不能日日如此,但也不該日日如此,不然身體會壞掉)。

 

這幾年網路崛起後有一個蠻有趣的現象,某些名人或家中較為富裕的人在社群網站上分享了自己的生活時,便有一些人看了之後認定是揮霍或是炫耀。

 

是揮霍炫耀還是日常,常常取決於觀看者自己內心的標準,而這個標準與其說來自於收入或資產,不如說是看待這些事情的認知是否存有餘裕?

 

真正影響我們衡量事物價格或價值的,其實是我們腦中的認知,有餘裕的人即便碰上不合理被誆騙的狀態,都能游刃有餘的處理,最差就當成買個教訓,記住這個錯誤決策的起因跟結果,教自己以後務必不要再犯,會在此中自我檢討與思考,若是認知匱乏,則可能會將全部原因歸咎於外力干擾,甚至出現消滅造成挫折的外力的衝動事件,進一步讓損害擴大。

 

願我們每一個人都能在生活中不斷創造並累積屬於自己的認知餘裕,避免落入認知匱乏的狀態,避免被生活中的突發狀況逼迫使至做錯了選擇,傷害了自己或身邊親愛的人。

更多 Zen大開設的活動可以到【活動與課程】查看哦!

教育與學習 經濟與生活

大學教授的收入該怎麼計算與支付才合理?

By
on
2018-04-17

大學教授的收入該怎麼計算與支付才合理?

 

文/Zen大(本文發表於全民論壇)

 

每隔一陣子,台灣就會討論大學教授的薪資偏低問題。

 

支持加薪者主張,若不加薪,留不住頂尖人才。

 

反對者認為,相對於台灣其他產業,以及考慮到台灣的少子化及將導致高教崩盤等現象,台灣的大學教授的薪資並不算太差。

 

對於台灣的教授薪資是高還是低,我想見仁見智。本文想談的一點是,大學教授是否還適用上班族式的薪資計算方式來衡量其薪資多寡?

 

稍微對高等教育有一些了解的人都知道,大學教授的本分包括教學、研究或主持計畫,帶碩博士生(指導論文)、發表論文、出書、翻譯、擔任企業或基金會或政府部門的顧問、國考出題與閱卷、演講、帶工作坊、企業培訓、各種專業審查…等領域,這每一種工作,都有相應的報酬,且有許多執業項目的收入,並不掛在聘用教授的學校單位的薪資上。

 

也就是說,大學教授的薪資並不等於收入。大學教授的薪資,只是收入的一部分而非全部。某種程度上來說,大學教授更像一個獨立的工作室,教授本人是工作室主持人,在工作室底下涵蓋的營業項目,各自向不同的合作單位收費。大學只是教授相對比較長期且穩定的一項收入來源,並非全部。

 

上述各項工作的收入總和之後,一個大學教授的收入多不多,也許仍然是見仁見智。我想說的是,這些年大學教授在向政府或社會談及薪資偏低問題時,都有刻意忽略大學所給之薪資以外的其他收入來源不談的現象。

 

當然,大學所給之薪資以外的收入,教授們得付出其他勞動才能換取,而薪資本身可能的確偏低(相較於培養一個大學教授所必須花費的成本來說),但不容諱言的是,教授們的收入也不等於薪資,有能力有辦法承接各種案件計畫的教授,總收入並不會太差。

 

美國一些能夠拿超高收入的大學教授,靠的也不單純是學校給付的薪資,而是教授本人的研究能力能向企業或政府募集到多少研究經費給學校?學校再根據這些收益和教授們簽訂不同的薪資條件。雖說美國單純負責教學的大學教授們的薪水還是比台灣高不少,但考慮稅賦、物價等其他條件之下,美國單純只教書的大學教授的收入也不算高。

 

我想說的是,未來想在大學當教授的人必須捨棄上班族式薪資估算方式,必須改以工作室模式,或是科學界較為熟悉的巴斯德實驗室模式來評估與計算自己的收入情況。因為未來很少有可以和社會隔絕,只要教好書其他研究或計劃都不用承接就可以在大學活得好的教授職缺(給年輕的學者)。

 

我認同社會應該給有能力的大學教授高薪。另外,有一點我很贊成應該進行改革,那就是大學教授與商業合作之間的法律規範應該放鬆。許多學者教授的研究專利成果,政府應該協助其自行商業化並且取得合理的商業報酬,不要用公務人員不得兼職或其他法規卡死了教授們將研究成果商業化並取得商業報酬的機會,這是教授們付出勞力與智力所換來的成果,國家應該合理保障且協助擴大。一個國家的專業研究變現能力,決定一個國家的強大與否。大學教授是此一領域的命脈,我們應該要傾國家之力給予協助和支持。

 

 

更多 Zen大開設的活動可以到【活動與課程】查看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