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標籤

政府

逆社會觀察

不懂抽樣 才會說普篩最好

By
on
2020-04-05

政府如果真的如某些名嘴說的是隱匿疫情,醫護跟統派會放過政府嗎?
早就被踢爆了!
這麼簡單的事情,一堆人寧可就是相信沒有實際證據的造謠指控!
看看也是,就統派鬧事,還有不被採納建議的專家一直吵。
一堆人佩服韓國新加坡德國,笑台灣只會講口罩。
可是,口罩有效的話,為何要浪費資源?
科技不是先進就好,而是有效才重要,好嗎?
別再鬧好嗎?病毒不會挑人!
反對者不能一方面尊重外國的數字卻不尊重台灣的數字。如果否定,請拿出數據證據而非空講理論模型,理論模型是可修正的好嗎?
台灣防疫若有破口也是人民不配合防疫,政府已經很拼了,沒有任何防疫措施是百分百完美的!
如果是醫療專家卻用零容忍檢視政府的防疫政策,不覺得自己的心態很可悲嗎?醫護不都知道,社區感染是遲早的問題,台灣能守到今天已經很強了好嗎?不要把不可能操作的情況當成標準反向苛責現在的防疫好嗎?
還有,誰應該被納入疫調,牽扯到統計抽樣的思考模型。
抽樣做得好,不用抽很多不用普篩也能抓得準。
沒有正確抽樣能力的話,就算抽很多就算普篩,也不準。對沒學過統計抽樣的人很難懂,但是身為專家卻在鬧事要求現在的台灣普篩,會不會太丟臉?!
母體不可知,普查也不會知道母體的狀況好嗎?最多只是採檢當下的狀況。普篩會造成需要多篩幾次的人失去篩選機會,卻讓一堆不用篩的人浪費掉了!
這些日子看一堆網路鄉民,談國家治理談,談國際關係,談防疫公衛,談民生物價,真心覺得,民主國家就是保障外行人瞎扯裝內行的言論自由!而對政治議題的表態,正好是讓非政治領域的其他領域專家現形的最好檢測儀。

信仰主基督 心靈處方箋 逆社會觀察

當世界放緩運轉,不如當成安息年好好休息

By
on
2020-03-21

除非政府宣布進入社區傳染階段,公開明確呼籲公民不要出門待在家裡,否則我認為現階段的台灣,並不需要完全不出門(寧可相信對岸政權的網軍與臥底對台灣社會秩序的攻擊式發言也不相信自家政府的話,那我建議就趕快買機票飛過去,那邊現在都零確診喔!)。
做好個人衛生,避免尖峰時間出沒人潮擁擠處(還是需要通勤上班的,我建議提早出門或延後出門,公司也最好施行彈性工時,並且將員工分區辦公),暫時不要跟國外回來的人見面(國外回來的請嚴守居家隔離規定)即可!
人還是需要一些實體活動,如果不像我這種當慣Soho可以動則在家關上一兩周的人,太長時間待在家裡會悶壞!
(就學的年輕人比較會把危機當玩笑來開,在大人沒看到的時候不把防疫當回事,其實反而是讓自己陷入危險,我家旁邊就兩所學校,所以略可見一二,就是比較辛苦老師跟教官了~)
除了醫院等特殊區域外,現在社會上比較多情況是受謠言煽動而窮緊張,但是,抗疫之路還好幾個月,太早把自己繃太緊,後面不小心放鬆反而危險。
維持社會秩序如常運轉,不要被恐慌打倒,才是能夠堅持抗疫的最好作法。
雖然我們沒辦法阻止極少數刻意擾亂社會秩序的人,但我們可以規避並且向政府單位檢舉之!
倒是這段時間,不宜過勞,過勞容易注意力渙散,免疫力下滑,造成錯判或染上風寒(現在生病上醫院都很麻煩,盡可能維持個人身體健康就是幫忙防疫)!
撐過這兩周,再看之後會如何?
今年對很多人來說不好過,因為多數人腦中的世界模型是數十年不變,或者數年才更換一次,如今是一兩周就大幅更換一次,只有不斷的改換做法,沒有標準SOP,這種快速變遷的衝擊對很多人來說難以適應。
然而,正如梅克爾總理的公開演說,其實我們應該感謝那些仍然堅持在第一線為大家服務的人。想想有多少超商超市百貨買場的店員,清潔人員,各類交通運輸產業的司機物流人員,學校老師,軍人守護疆土,還有最辛勞的藥師醫護人員等等,都還堅守岡位,維持社會運轉順暢,我們沒有道理被莫名的恐懼打垮。
一個社會的運作,需要許多人的付出,當我們能夠安心躲在家裡防疫,是因為社會上仍有許多人在努力工作,堅守岡位,幫我們擋住風浪!
所以才會有許多人紛紛呼籲,不要心存僥倖,不要出國(台灣是最安全的地方了),不要給大家添麻煩。
最近常常跳出太陽花時期的回顧。
轉眼六年。
當時為了推行運動而出現的各種新工具與背後的推動人,很多在這次防疫工作上也表現亮眼。
當年我就說了,太陽花幫台灣孕育了一個有能力且願意橫向連結幫助弱勢的新世代。
六年,很多人都長大成熟,事業有成,卻還是很樂意回饋社會,幫助人。
台灣的迅速應對,不只官方指揮調度得體,還有民間力量跟得上,自動自發,超前發想並且試作推出,不計報酬。
自動自發凝聚的國家隊,官民一體,才是最強的。
2020的日子不好過,但還是要過,只是更加謹慎一點,趁這波也把個人衛生習慣建立起來,也是不錯的!
多頭時期的紀律不是紀律,是順風而行的意氣風發。
熊市還能堅持紀律才叫紀律。
能過這關,也就是至少一整個景氣週期,才可能真正活下來。
比技術更難的是練情緒穩定,平常心。推薦觀呼吸與冥想法,給所有追求透過金融工具達成財富自由或是希望度過這波混亂熊市的朋友。
雖然最近的世道很糟,各種數據都差,人心也恐慌不安,滿多人碰上了人生的關鍵時刻…
不過,我覺得現在此刻的生活運行速度正好(之前都偏快了,整個世界一直很趕著去得到什麼似的拼命衝)。
正是現在,讓我們把很多不重要的事情都放下來了,消費減少了,工作緩下來了,很多事情不能做,甚至有可能哪裡都不能去。
可是這個時候,正是使用自己的知識與經驗,好好檢視自己人生與身處環境的好機會。
模型正在修正,你能跟上修正後的未來世界嗎?
天下大亂的同時,有些人黯然退場,有些人會趁勢崛起。
您想崛起還是退場,不取決外在時勢而是內在認知。這是個格外適合沉澱的時刻,因為世界越快則心慢。
平常心,好好盤點,就是不要再按照慣性,自動化運行了!能夠真誠的反省,才可能不被未來甩拋在外。恢復後就繼續如常生活,下次災來黑天鵝時,就未必能夠如此幸運了!
當作安息年也不錯。

逆社會觀察

與惡的距離,決定權握在您手上的選票

By
on
2019-06-16

與惡的距離,決定權握在您手上的選票

文/Zen大(本文發表於上報)

終於,紛擾多時的民進黨初選,有了結果。

五家民調公司,合計一萬六千份問卷,結果顯示,仍由現任總統蔡英文女士代表民進黨角逐來年總統一職。敗選的賴清德也坦然接受此一結果,這就是民主競選的機制,在尊重程序正義的原則下,由勝出者擔綱領導人,如果不服,下次再來,人人都有機會競逐領導人的位置(雖然只有一個人能選上)。

另外一個主要政黨的候選人仍未確定,但我衷心期盼,這樣一個人選也會是在符合政黨政治倫理規範的前提下出線,以代表政黨角逐總統職位的候選人!

對比同時間在香港發生的反送中抗議事件,港府強力驅趕抗議示威民眾造成的各種劇烈動盪與不幸傷害,相信不少人心裡備感唏噓之餘,真心慶幸還好台灣還能夠自由的投票選舉領導人,而不是只能從一群被指派的對象中挑一個(早幾年香港社會爭取真普選失敗的結果)。

曾經有一段時間,社會上流行獨裁威權的行政效率比民主社會好的說法,就連川普都曾調侃式的說過類似的言論。

的確,如果碰上英明領袖主導的開明專制,也許獨裁威權制度推動各項政策與建設會比較迅速且確實,然而,綜觀歷史,真正能做到開明專制的領袖不多,多數時候都只有獨裁與專制,沒有開明,行政效率也未必真的好,貪污與豆腐渣工程一堆,人民也無能為力。

然而,我相信如果香港人今天可以選擇,他們肯定希望能夠落實真普選,可以自己投票選出自己的領導人,除此之外,更希望可以投票換掉做不好的領導人,且這背後沒有其他勢力下指導棋。

雖然這樣的對比太殘忍,但我還是必須要說,台灣社會應該珍惜這得來不易的自由民主,珍惜人民能夠自主投票選出領導人的自由,即便選出來的領導人的執政結果未必都能讓人滿意。

民主原本就不是選無暇聖人,也不是選出一定能夠讓人民發大財的強人,毋寧說,是讓社會上不同意見者都能充分表達想法後,開放讓所有人自行選擇,在不流血革命的情況下,就和平轉移執政權力,能順利選出國家領導人的機制。輸的人或政黨必須尊重遊戲規則而不能耍賴甚至沒收選舉。這在人類歷史上是很了不起的成就,只是生下來就享受民主制度好處的人,往往視為理所當然且輕忽其價值之貴重,甚至有些人羨慕起其他制度暫時的良好表現,願意拿這個價值信念去換他們以為更重要的東西(好比說個人財富或權勢地位),卻沒認真分析其中所必須付出的成本。

民主最弔詭也最讓人唏噓的地方是,人民竟然能夠以合法投票的方式,選出毀棄民主制度的獨裁者,當初希特勒就是人民投票選出來的國壓領袖,只是這樣一個民選領袖後來大膽的修法,結合國家機器的合法暴力,將整個社會推向獨裁法西斯路線,造成了後來的許多悲劇。

在民主國家,有一事情比人民發大財還重要,那就是國民全體與各類型組織都必須遵守的程序正義、法規制度(以憲法為核心所衍伸出來的各種由法律背書的權利義務關係),不被任何人修改或破壞,即便是我們授權擔任國家領導人的都不可以。

在民主國家,投票是決定我們與各種價值的遠近關係的方式。選得好,將能帶領我們遠離惡事與傷害;反之,別說發大財,連小命都未必能保得住。

當年台灣青年站出來反服貿,為何能擋下?不就是因為還有一個民主選舉機制制衡著當時的執政者,令其有所忌憚。

香港此次反送中的抗爭為何如此慘烈,且目前看來除了有強力外援協助斡旋,擋下的機會不大?說穿了不就是因為沒辦法透過選舉換掉賣港特首,只好站出來拼命!

當我們慶幸自己還能夠自主選擇時,更要珍惜這個其實並不理所當然而是很多人的鮮血換來的寶貴權利。盼望手上擁有選票的國民,從現在開始,可以認真思考手上神聖的一票,要投給誰?想一想,誰是真正誓言並落實保護台灣全體人民之利益福祉的人?因為您們手上的選票,能夠決定未來台灣社會與惡的距離?!

還想讀讀Zen大其他的社會評論文章者,請見此

 

逆社會觀察

假公民監督之名鬧事的奧客

By
on
2018-09-22

假公民監督之名鬧事的奧客

 

文/Zen大(本文發表於上報)

 

最近幾年,媒體上幾乎每天都可以看到奧客鬧事的報導。

 

有時候會拿來自省,會不會自己在某些店家眼中也算奧客?因為有時候店家出狀況時,自己也會投訴?

 

後來我再仔細想想,看到問題提出建議的客人和單純鬧事的奧客,是兩種人也是兩回事。

 

給建議的客人,必然是看到問題之所在,希望店家改進,並且不必然會向店家索討優惠,只是單純希望店家改善之後生意可以變得更好。簡單來說,是利他而非利己。並且,通常不會刻意把事情鬧大,只是私底下告知店家問題所在與解決建議。

 

奧客則不一樣,不管是不是店家真的有錯在先,總之,緊咬著店家有錯(就算沒錯也可以賴說店家態度不好)這一點不放,先是要求道歉,接著要求賠償或給優惠,並且要脅,不照做就要上媒體爆料,把事情鬧大。

 

當然,不排除有店大欺客或傲慢店家的情況,但是這部分就暫且擱置不談,單純談客人對店家的反應。

 

某種程度上來說,這套客訴邏輯也可以套用到監督公共事務上。

 

公民批判政府的施政錯誤,是為了修正錯誤,為了讓國家與政府效能變得更好,因此提出批判者並不能也不會試圖從中換取個人私利,而通常批判者也會提出可修正錯誤的建議。

 

假公民監督之名鬧事的奧客,單純只是鬧事,只是要對方認錯道歉臣服在自己的權力之下即可,並不在乎政府會否修正錯誤,或者說,不管怎麼修正奧客都不會滿意,因為奧客的心態就是鬧到爽的自我滿足感,滿足我是老闆頭家你是下人管家的心態,不是為了改善問題。

 

公民的監督政府施政錯誤並提出批判,廣義來說也是屬於修復正義的一環,希望透過監督,將因為錯誤而分裂的雙方重新縫合,重新連為一體,一個具有共同價值信念的想像共同體。

 

奧客一來只想分出尊卑,我尊而你卑,我對而你該死。二來,這些奧客的想像共同體有可能和被鬧方根本不一樣。

 

我們都知道,在不算大的台灣島上,至少有兩個截然不同的想像的共同體並存,這兩個共同體某種程度仍然是敵對交戰狀態。

 

 

這些更認同另外一個想像的共同體的人們,多年來,一心向著天朝,透過各種管道不斷散布「凡天朝都是好的,凡台灣都是糟糕」。

 

其實,一心向著天朝,有其他認同無妨,不想搬去更認同的地方無妨,想留下來推廣另一個認同也無妨,那是民主國家允許的言論與集會結社自由。

 

但是,凡事都有底線,公共面向事情就應該僅止於公共面向,不該人身攻擊,不該侵擾不同立場的私領域,不該造成不同立場者私人領域的困擾與麻煩,甚至牽連無辜。

 

人是多面向的存有,生活於公共領域,在公共領域扮演一個社會角色的人,有其價值信念,但同時在私人領域,也扮演自己的社會角色。

 

若我們不能同理對方和我們一樣也是人,以公共領域之事逼迫壓縮甚至毀壞其私人領域,那不是言論自由所保障的部分,而是法律所應該嚴加防堵的地方。

 

為什麼之前楊偉中先生謝世,有些不同陣營的人也表哀悼,不就是因為彼此之間除了公共領域的交手也還有私人領域的情誼嗎?

 

不管兩造雙方的國族認同是否一致,只要還共同生活在這個島上,就必然應該遵守某種程度的默契與規約。因為不分政治立場的每一個人都可能會面臨需要別人施援手的時候,難道你希望將來自己需要幫忙時,好比說碰上交通意外事故(在台灣,誰都可能碰上交通意外事故,因為問題很嚴重),對方先問你「認同哪一個國族嗎?」難道你希望自己上醫院看病時,醫院或醫生先問你「認同哪一個國族嗎?」

 

如果你也同意,不能在日常生活中的方方面面先詢問國族認同再做決定,那是不是應該也能同意,國族認同的論戰不應該涉及個人私領域的無差別攻擊?

 

我知道,我這樣想太理想主義,因為就是會有一些人只想佔民主國家的規矩的便宜卻不想盡義務,這些人就吃定言論自由的慷慨,大搞惡意抹黑栽贓言論殺人。

 

不過,謹守言論自由一方只能眼巴巴的看著不守規矩的人鬧事嗎?

 

遏止奧客鬧事的辦法只有一個,那就是其他客人必須聯合起來為沒做錯事卻被要求道歉的店主主持正義。唯有其他客人聯合起來,伸張自己身為客人的合法權利,才能壓制惡意鬧事的奧客的氣焰。甚至必要時,聯手驅除奧客。

 

如果其他客人都默許奧客鬧事,冷眼旁觀沒有犯錯的店主被奧客欺凌,甚至想從中分得一些連帶好處,那麼遲早這家店會被奧客鬧到經營不下去。雖說有些奧客的居心就是如此,因為他們可能想趁店主經營不下去時,自己接手做,可若你是熱愛這家店的客人,難道能夠眼睜睜看著劣質奧客透過鬧事奪走好嗎?

 

國家主權或文官尊嚴的維護,不讓鬧事刁民假裝公民監督的名義鬧事,不也是一樣的道理嗎?

 

逆社會觀察

當國家(政府)壟斷暴力使用時…

By
on
2018-09-01

當國家(政府)壟斷暴力使用時…

 

文/Zen大

 

學社會學的,都會在學時學到一個來自韋伯的定義,國家(政府)是合法使用暴力(武力)的機構。

 

暴力這項工具,即便是國家來使用,也只能被用在維護社會秩序上,不能用在破壞秩序或使社會混亂上。

 

這也是為什麼會出現警察既抓小偷也壓制某些社會運動,當後者讓執政者覺得可能動搖其原本所建構或維持的社會秩序時。

 

使用暴力維持的社會秩序,通常會被冠上道德或正義的論述,以正當化其存在的地位,掩蓋暴力本身的殘忍本質。

 

因為國家(政府)是唯一能夠合法使用暴力的機構,所以國家取締其他想要使用暴力的機構或個人,無論這些人是否有正當理由(台灣社會偶爾會看到犯罪人被平民教訓,結果教訓犯罪人的平民也被抓,就是這個道理)。

 

但又因為國家(政府)是唯一能夠使用暴力的機構,所以啟動暴力的時機和原因以及暴力使用的手段,都應該被嚴格規範,不能濫權或無視規範監督。

 

舉個例子,好比說我很詬病教育現場的體罰,不是我完全不贊成體罰,而是台灣教育現場多年來的體罰,沒有形成制度,放任老師自由心證,個人裁量,結果造就許多冤枉和不幸,乃至體罰過當。

 

如果執行暴力的機構不能有規範約束,那下場就跟沒有規範約束老師啟動體罰的情況很像,不,更嚴重,因為國家(政府)是可以殺人卻不用償命,甚至可以挽救民調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