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標籤

政治

逆社會觀察

仔細檢驗言行的利益歸屬,不要只聽表面修辭

By
on
2019-09-12

(本文發表於上報)

據傳,自稱是泛綠陣營的喜樂島聯盟,也要推派自己的總統候選人。

然而,有人發現,該人選過去長期屬於泛藍陣營的身分,甚至曾經差點成為泛藍總統候選人的副手。

再深入檢視,最近一直緊咬蔡英文總統論文議題追打的教授學者,有人過去則是倒扁運動的核心份子。

另外,民進黨初選期間,則有打著自己曾經是學運籌畫者身分的意見領袖不斷呼喊著賴清德不上寧可投韓國瑜!

雖說人的政黨屬性可以改變,過去支持國民黨今天未必就不能支持民進黨,只不過,通常這樣的「改宗」行為應該伴隨著某種程度的自白或懺悔文字,透過某種宣言讓世人知道其為何改宗?

政治是有其理想信念成分存在的,雖說也有利益導向的務實主義者投身其間,但如果,宣稱自己是某陣營的群體,主事者竟然多為改宗份子,或其言行明顯是拆自家同盟的後台而非助長其擴散時,或許我們應該直接將之視為反間與臥底,不能輕率地相信其公開發言,而必須檢驗其所作之事的後果影響,利益歸屬於誰?

假設有一個群體對外宣稱自己是深綠台獨,但是做的卻多是拆毀台獨基礎的事情,那麼,即便這些人真心相信自己是最純正的台獨份子,也應該敬而遠之,不應隨之起舞。

法國哲學家布希亞曾經說過一句話,「如果他知道真理不存在,就可以玩弄所有與真理有關的符號。」這些操縱資訊者顯然不相信真理存在,因而可以大肆玩弄有關真理的符號,對於某些前人付出性命相搏的台獨,在某些玩弄符號修辭的人來看,不過是用來分化台獨勢力的有效工具,因此,輕蔑而任意的使用,且使用的力道跟頻率比那些真心推動台獨者還用力,唯有讓自己比真的台獨還獨,才能誘使人們上當。

難怪明居正老師說,最藍與最綠的地方,都有共產黨的布局。

之前我寫過一篇談資訊戰的文章就曾提到,資訊戰發起方是可能同時主動散布各種不同立場的意見,為的是盤點言論戰場上各種意見的聲量,並且透過滲透同溫層的方式進行分化。

喜樂島的行為無論是有心或無意,在效果上已經適得其反,已經造成同樣政治光譜的支持者彼此攻擊,在戰略上來看,泛綠群體是被人分化了,因此,應該格外小心。

古人有云,兵不厭詐,民主社會的戰爭毋寧就是選舉,戰爭過程會有各種合法與非法手段相繼出現,或許對老百姓來說違法是很大的事情,但對於有特定目的者來說,違法不過是需要承擔部分代價的手段,只要代價負擔得起,就算是違法手段也在所不惜。這也是為什麼過去台灣每逢選舉就有一堆抹黑消息大肆擴散,因為這些人知道就算被抹黑方提告,判決下來早已過了投票時間,且就算被判有罪也不過是繳一些罰款,相較於競選背後的利益,罰款根本小事,於是違法的代價被當成選舉的成本計算,因而各種抹黑造謠攻擊始終無法禁絕。

未來的選舉,會因為各陣營都逐漸嫻熟網路行銷工具與資訊戰的操作手法,而讓各種大亂鬥現象變得更加普遍。假新聞、後真相都會繼續上演。會有人在檯面上信誓旦旦的說自己是某派,但做的卻是拆毀該派勢力的事情。

話說回來,既然會有人自稱深綠卻幹著拆毀綠營團結的事情,會否其實也有人自稱深藍且大肆對中共宣達輸誠言論,卻幹著分化泛藍陣營的勾當?

選舉其實不是選聖人或好人,而是選能為群眾做事謀福利的人。會做事的人,也許長得討厭嘴巴壞,甚至私德有損,但是,只要能為人民謀福利,我覺得好過選出一個自以為聖潔或好人,但所作所為卻都在傷害社會的人好!

有句話是這樣說的,「通往地獄的路是善意鋪成的」,在政治場域要格外小心那些滿口仁義道德的人,因為,要推動眾人之事得以順利運作,不可能不傷害到某些群體的利益,不可能不得罪人,不可能不遭受特定群體的攻擊抹黑傷害與逼迫,也不可能討所有人喜歡。但是,不管你如何討厭這個人,其施政結果卻是對公眾大利益好,那就是我們應該選擇的對象。

至於如果怕有能力的壞人圖利自己,那人民就要懂得設計能夠監控執政者使壞的制度,不是選出一個人來就把國家丟給他去管,而是在透明監管的情況下讓這個人的能力為社會國家所用,野心卻能被制約而不至於外溢傷害到國家。

遺憾的是,眼下台灣大多還是喜歡選一個能說討好我們的漂亮話的人出來代表我們治理國家,卻不願意去檢視其作為的結果與後續影響。

更多 Zen大開設的活動可以到【活動與課程】查看哦!

逆社會觀察

打臉對手的道理講得再多再正確,還不如好好動員提高投票率

By
on
2019-08-05

日前,國民黨總統大選的候選人也順利產生,應該說沒有太令人感到意外的,就是現任高雄市長韓國瑜出線,將於半年後與小英總統角逐總統大位。

韓國瑜出線的消息曝光後,同一時間,網路上出現不少嘲諷式批判的反對訊息,像是若韓國與選上政府還得花一億重辦高雄市長選舉;前高雄市長陳菊最後半年才到中央當官被砲轟,韓國瑜只當半年高雄市長跑去選總統卻可以。甚至連韓國瑜萬一當選總統的恐怖內閣名單都有了!

這些反對聲音的出發點或許很良善,也自認為自己的分析與批判很有道理,但如果能更多懂一點行為經濟學對人性思考的運作邏輯,就不會自以為聰明的發出一堆黑韓的訊息。

因為,那些來自反對方的批判,支持者未必會想正面回應,正面回應也可能又鬧出韓粉不理性的笑話,可是,這全部的事情,對韓粉來說,都是促成其更加團結一致,認真動員組織,到投票日當天要確實前往投票的動力。

選舉從來不是靠理性分析或講道理就能贏的事情,一如國族認同最原始的內在核心並非理性或道理而是國族神話的認同,認同這件事情是先有情感依附產生後才去找理由來解釋,也就是說,先確認情緒後再解釋這個情緒,也因此,在不認同此一選擇者的眼中,完全無法理解這些解釋為何能夠成立?就好像不信基督教的人不懂為何有一堆基督徒一直拿聖經的證據來反同一樣!

如果不能搞清楚,選舉最終到頭來是比選票的數量,因此,積極的動員且確保投票數能夠提高才是勝選的唯一可能性,只是不斷的在網路上發動輿論攻擊或嘲諷羞辱對手的言論,到了最關鍵緊要的投票日卻因為一些雞毛蒜皮的理由而不去投票,那麼,可以說,比較團結積極行動的那一邊,贏面較大!

講營道理卻輸了選舉的事情,過去已經發生很多次了,但是,好像還是有不少人無法從中醒悟,理解選舉從來不是智力測驗,而是情感認同的凝聚,誰能凝聚的多,誰就能拿下比較多選票,誰就能贏!

反韓方常常嘲笑韓粉不理性,綠營支持者常嘲諷藍營支持者是黨國威權主義下的餘孽,這些就道理來說也許都正確,但是,道理並不能因為正確就幫選票加權,道理再正確的人也只是一票,跟所謂的不理性的選民一樣,都只有一票。

反倒我覺得,那些愛講道理自認進步理性的選民,應該跟對手的支持者學一學。好比說國民黨,人家的支持者在初選結束後,就開始歸隊,沒有在外面拼命放話說非誰不投,不若綠營,裡面只是因為一些派系路線的小爭議,就有一些人不斷透過媒體或網路放話說不是自己支持的人出線就不投,一邊是初選後快速團結,一邊是初選後四分五裂,各擁其主且寧可支持對手都不願意支持黨內其他派系者,想一想,誰才是真的不理性?

我覺得,韓粉很理性。韋伯曾經說過,理性除了工具理性還有價值理性,這些韓粉有自己的價值信念,在其價值信念下,他們覺得自己的行為其實很理性。某種意義上來說,其實沒錯,他們最重要的目的就是讓支持的韓國瑜當選,只要他能當選支持者甚至願意承受罵名或與人起衝突(雖然這些作為未必能產生正面的影響),在旁人看到的是不理性的喧鬧,在我看是一種可怕的認同團結之凝聚。

團結力量大這件事情,並不會因為團結的前提是其他人不認同的就不能產生力量。更何況在國族認同或執政黨選擇的事情上,從系統論的角度來看,屬於更換系統目的與運作規則,也就是說,只要成功更換後,新的主事者會重寫整部規則與重新定義價值,甚至會回溯過往歷史並重新定義(贏家寫歷史,贏的就是正義,而非正義所以才贏)。

基於上述前提,那些不希望韓國瑜選上總統的人要知道,未來半年只有一件事情可以做,那就是竭盡所能地幫你所支持且有可能勝選的候選人拉票,好好地對付自己同溫層中的亡國感與未投先放棄的失敗主義論者,好好勸說那些絕不頭小英的非藍營支持者回心轉意,並且確保自己無論如何,來年一定會準時抵達投開票所並投下自己那一票,否則,道理講再多,網路上得到的讚再多,都無法勝利。

只有確實的去投票,才能確保最後的勝利可能屬於自己。

當然,上述的論點,雙方陣營都適用,只是挺韓方已經很認真在落實,不斷在民間推進,而反韓方卻還是常常將焦點放在道理上論辯勝負而忽視了最後的選舉投票之動員作為的規劃,這是非常致命的思考盲點,請務必速速補強之。

更多 Zen大開設的活動可以到【活動與課程】查看哦!

逆社會觀察

鐵粉終究是少數,中間選民才是關鍵

By
on
2019-07-08

(本文發表於上報)

離來年總統大選只剩半年時間,目前雙強對決的局勢越來越明朗。

另外一個白色力量目前看來更像是為了博取媒體版面而用力放話的老頭子,已經被民意孤懸在外,加上沒有政黨機器的奧援,真的投入選戰的機會不大。

然而,以總統大選來說,除非是三強鼎立,回防鞏固基本盤以此分勝負的作法才有意義,如果是一對一對決,大抵上都是中間選民的意向決定結果。

台灣的選民結構非常特別,雖然基本盤是藍大於綠,但是,廣大中間選民沒有特別的政黨傾向,兩黨候選人都可能投過,選人不選黨或是端看當時的執政狀況與社會觀感而投票的情況很普遍。

台灣是個非常特別的民主國家,雖然絕大多數國民都認為能夠民主投票很棒,但卻不太加入政黨(除了早年威權時期強逼役男加入國民黨外),這種身分上的自由,讓選民可以在下次投票時,更換候選人的容易度大幅提升。

因為沒有對特定政黨忠誠的包袱,甚至有不少人根本是選人不選黨,好比說過去很多人投過陳水扁馬英九與蔡英文,但是下一次的選舉卻選了另外一個政黨的政治人物。再好比說這次民進黨黨內初選,網路上一堆人表態自己過去投過陳水扁跟馬英九,這次支持蔡英文但是不支持民進黨的其他候選人,且從網路的發言聲量來估算,此類聲音還不算少。

政治社會學的選舉研究屢屢發現,投票是非常受西瓜偎大邊效性引導的,社會學稱之為從眾效應,也就是說當主流社會形成某種既定印象時,就很難改變了。

另外,還有一個效應也不容小覷,那就是因愛生恨的鐘擺效應。當年的陳水扁與馬英九都是超級政治明星,但是結束任期後的下次選舉都給自己政黨帶來巨大挫敗,都是因為任期最後的社會觀感崩解,民心憤慨,急著想懲罰做不好的政黨。

從過去的結果來看,身為挑戰者,的確有一點優勢,特別是這個變動不居的時代,誰執政誰就得揹上執政不利,無法照顧多數普羅大眾需求的指責,員本里性上來說這類結構困局就不是短時間能夠解決,不僅台灣如此,世界各國皆然。

只不過,為了勝選而過多承諾自己做不到的事情,已經成為民主國家的競選常態,於是人民一次次期望又一次次失望,到最後發現自己只能在爛蘋果中挑稍微不爛的,認清了現實。

只不過有些人似乎沒搞清楚自己的身分,當已經順利從挑戰者轉換為執政者時,選民的檢視標準同時也立刻轉變了,不再是絕對力挺,而是檢視當初的承諾是否兌現?

對台灣人來說,沒做滿任期這件事情是最不能原諒,從朱立倫到威廉賴再到花媽,都被強力譴責過,因為許多人認為這是最基本的政治誠信問題。這些人都還至少當滿一任,尚且如此,有些人連一任的行政成績都還拿不出來,放任底下官員鬧事,放著市政不管到處參加造勢活動,接連被未來主人翁當面嗆聲卻依然故我,妄想直接挑戰大位。往好處說是打破既有框架,富有挑戰勇氣,往另外一面想,這乃是勝利後的過份驕傲乃自開始自欺欺人的徵兆。

民主社會有個很大的弱點,那就是長期執政會淪為絕對劣勢,因為民心會容易思辨,即便長期執政的政績不算太差,但也很難沒有缺點,累積的民怨很可能在一次的強力衝撞下被突破。好比說,台中人也是厭倦了胡志強才換上林佳龍,有換過就好,下次就再換回原本當地的政黨色彩支持的候選人。

況且,如果改變之後是更糟而不是更好,我想實際生活在當地的人們都能感受得到,口語傳播的擴散效應也不小,更別說可以透過網路社群發酵,決不是少數媒體的強力歌功頌德可以顛倒是非。

林肯曾經說過,你可能可以在一段時間內欺騙所有人,也可能可以永遠欺騙一些人,但不會所有人永遠都被騙。

鐵粉終究是少數,地方派系或任何特定勢力在民代這類的多數競選時能夠起的影響力不小,但在一對一對決時只怕未必,任何特定群體放到社會來說都是相對少數(那些急獨派朋友每次開票前的信誓旦旦,對照開票之後的結果,真的也很讓人唏噓),只是同溫層太厚加上贏過,更讓判斷現實情況的能力徹底失真。

雖說可能在某個時刻成為關鍵少數決定勝負,但那也得是五五波的時候,有些時候,民意早已生變且恨不得明天就投票洗掉當初的錯誤。國民兩黨各自最強的政治明星,最後都不約而同地落入連自己人都不支持的窘態,其他等而次之的後起之秀竟然覺得自己可以是例外,未免也太有自信了一些!

 

想看更多社會觀察文章請到逆社會觀察區,謝謝~

更多 Zen大開設的活動可以到【活動與課程】查看哦!

逆社會觀察

打臉文或大道理,不能贏得的民心

By
on
2019-04-14

(本文發表於上報)

最近幾天,聽說蠻多人的粉絲團都被詢問是否願意出售經營權?

開價或高或低,有些人將對話截圖後貼出,表示絕對不會賣,但是,聽說也有一些粉絲團已經悄悄易主。且多半是一些與政治無關的粉絲團。

再後來,又有人爆料,台灣有年輕的網美,主動擔任掮客工作,協助有意願當網美或網紅的人與對岸的培訓機構接洽,而聽說,培訓期間就有錢可以領。

又有聽說,詢價的是對岸來的,目的是為了擾亂接下來的總統大選。

一時之間,輿論爆炸開來,大肆抨擊對岸入侵台灣網路與輿論。

仔細觀察了幾天之後,我發現,不願意賣粉絲團的版主很為自己的行為感到自豪,其追隨者也很自豪。

然則,我對這種因外部攻擊而更加凝聚的自豪感,卻很是擔心。

社會學家很早就發現,外部攻擊有助於內團體的凝聚士氣(這也是為什麼當國家內政不穩時,常常要發明外部敵人來穩住內部),但是,這同時也會激化內外的對立與對決強度。

無論哪個社會,有大把時間跟精力全心投放在政治認同的爭取上的,都是極少數,某種程度上都是社會菁英、人生勝利組(雖說也有極少數是自己選擇日子過得辛苦卻仍然為了理念堅持的人)。

但是,多數國民並沒有那麼幸運。多數人的生活,是每天趕早起,忙工作,隨便吃,下班晚,有夠累,睡不夠,情緒差,賺不夠,沒前途,很厭世。這樣的生活節奏,令其沒有多餘的心力跟體力去關心太複雜的事情,多半習慣以個人的主觀或情緒好惡作為判斷決策的依歸(我先說,這樣的思考決策模式未必正確,但卻是不少人的日常)。

不管喜不喜歡,這就是所謂的主流民意,就是所謂的沉默螺旋,就是擁有堅定價值信念者必須爭取的對象(選票)。這些人並不完美,自覺貧苦,只想讓日子稍微好過一點,光是解決眼前生活的難題就已經精疲力盡,沒辦法想太長遠的事情。

想贏,就得爭取這些人的認同與支持,就得說出讓這些人有感的話術或故事。

為什麼有些人願意為了一點「小錢」就出賣自己的國家前途?

對菁英是小錢,很可能對這些人來說,這並不是一點小錢,而是救命錢。就說粉絲團買賣,某些粉絲團就是轉發與剪輯型,都是娛樂性或消費性資訊,人數雖多,經營者卻不知如何利用粉絲團變現甚或無法變現,只是埋頭持續做下去,今天突然有人捧著一筆錢來說要跟自己買,為何不賣?

這些人拿了錢,可以再開另外一個同性質的粉絲團,繼續再做同樣的事情。

人若自覺貧苦已極,是願意出所有以換取利益的。甚至很可能,這些人並不覺得在「出賣」,因為每個人看重的價值本不相同,民主社會就是要尊重這些差異,在任何議題上都一樣,你若覺得自己堅持的信念非常重要,就得想辦法說服其他人接受你的主張,而不是搬出「本來就應該如何」這種說法,強迫別人買單。

對於自覺屈居底層且無力翻身的市井小民來說,真心覺得溫飽比國族選邊站重要的,想必不少。

不管喜不喜歡,那些願意賣粉絲團或出賣自己的人,也是島上的居民,這些人也有投票權,除非殺了這些人,否則,他們也有決定台灣前途的權利。

有些人好像搞錯了一點,民主國家的國族歸屬是民族自決,是由具備身分資格的國民一起決定,只要能被列入選項都可以選,而不是某個群體的意見說了算。好一點的情況,就是不同意見的群體不斷爭辯與討論出一個共識,糟糕一點就是訴諸表決,表決就直接數人頭,而數人頭的時候,會贏的往往是最懂得召喚多數人的一方,而非信念或價值比較高尚或正確的一方。

人類的歷史,並不是道理說的正確的一方贏,而是懂得手段且擁有實力的贏,否則國共內戰就不是使人海戰術且裝備較差的共產黨贏了(共產黨的打法是慘無人道,犧牲大量的性命換來的勝利)。

拉到最高層級來看,國族認同或歸屬也只是人類大腦發明出來的虛構敘事(想像的共同體),不同的人因為不同的生命經驗或文化傳承,而有不同的選擇。

在上述情況下,最讓人擔心的是,自以為絕對正確的一方,往往做出最後會讓多數沒那麼堅持非得如何不可的人,選擇往光譜的另外一端靠的行為。所謂的好心做壞事,或是通往地獄的道路是由善意鋪成的。

如果我是普羅,看著菁英每天在網路上寫文章打臉我,我心生不滿又無法反駁(文筆不如人),最後就故意投賭爛票,教訓那些成天寫文章打臉我的人。

民心不是用道理去贏得的,而是靠情緒說服,是靠同理他人之苦。

這些年民粹崛起,被傳統政黨菁英遺棄的底層人民,抱持著要給傳統政治菁英一個教訓的態度,選擇了讓世人跌破眼鏡的結果。

台灣也是如此,且有越演越烈的情況。自以為擁有正確價值的意見領袖,不斷的發文羞辱或打臉他們以為錯的一方及其支持者,完全不評估彼此雙方的選票實力與選民結構,只是一股腦地堅持百分百純潔的「正義」。

網路上貌似眾聲喧嘩,誰都能表達意見,卻是誰都不服誰,也是某種所有人對抗所有人的趨勢,甚至同黨同志都可以因為路線之爭而對決…,如果有外來勢力打算擾亂台灣選舉結果,我想,這種到處都是對立跟對決跟互不體諒的蔓延,應該是其所樂見的。

更多 Zen大開設的活動可以到【活動與課程】查看哦!

逆社會觀察

去你的還好你沒有…論

By
on
2019-03-25

文/Zen大

當社會發生事情時,永遠有人會說,還好我沒有碰到…

當頂新假油出事,有人說,還好我沒買那家的…

當媒體越來越糟糕,有人說,還好我早就不看台灣媒體了…

當有人說,韓國瑜竟然贏了那麼多,有人說,還好我沒有投我智力測驗有過…

當長輩圖LINE瘋傳抹黑攻擊綠營,有人說,還好我家長輩深綠…

反正,社會上只要報出某個問題狀況,就一定一堆人說著還好我沒碰上~

真心不知道到底哪裡還好了?

這種奇怪的僥倖心裡是哪裡生出來的自我優越感?

有人正在受苦,正因為碰上問題而困擾,卻在一旁說著還好我沒有喔!

這嘴臉超級討厭的~

我真心討厭厭惡這種切割法,一副社會墮落別人被錯誤傷害是別人笨,還好我很聰明沒被影響的高姿態。

沒有人不會被影響,只是你未必能看見或還沒爆出了。

就算您好棒棒真的都沒碰上,當整個社會都出狀況,你還能還好到何時?

還是這時候你要說,還好我其實有綠卡可以不當台灣人?!

更多 Zen大開設的活動可以到【活動與課程】查看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