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標籤

效率

人人當老闆 職場煉金術 寫作有方法 心靈處方箋 教育與學習

事前想像練習,成效事半功倍

By
on
2019-03-15

事前想像練習,成效事半功倍

 

文/Zen大(歡迎參加腦科學讀書會)

 

每天一早,開始工作之前,我都會花幾分鐘時間,把今天要做的工作項目全都寫在一張空白紙上。從主要的幾大項核心工作(寫稿,編寫講義,上課,演講,開會)到行政支援工作(跑郵局寄包裹,去影印行拿講義等等),想到什麼都寫下來。

 

寫完之後,我會根據工作的緊急與重要原則、所需的時間長度與最佳執行時間,開始在腦中排列進行的順序,再為工作編上執行順序的號碼。

 

接著再開始一天的工作,每完成一項,就從紙張上槓掉。有時候比較順暢,好比說不需外出上課或開會,還沒到中午就完成整天的預定進度,此時就可以休息或者再追加工作項目。如果一整天下來還有工作沒做完,就得檢討是否有不可抗拒的外力阻礙工作進行,還是自己貪多,排了太多工作?

 

久了之後,漸漸就會摸出一套工作節奏與各項工作的執行時間,能夠更精準的安排工作順序。

 

我是從出社會的第一份工作,就開始編寫每日工作進度表。

 

嚴格來說一開始我是撰寫工作日誌,當時的主管要求我每天下班前整理出一日所做的工作大小事項與執行狀況給他過目,因為當時的他正為公司大型專案忙碌,沒有太多時間指導身為新人菜鳥的我。

 

而我在整理工作日誌的過程中,無意間發想出了這套做法。

 

一開始我是下班時才回想整天的工作項目並加以記錄,後來覺得太花時間,改為做完一個工作項目後馬上紀錄,再後來大概是摸熟工作的大小項目,每天上班之後就開始羅列當天的表定工作進度,然後再開始工作。

 

開始預列工作項目後發現,不但工作出錯率下降了(當初主管就是為了瞭解我那些工作比較容易出狀況才讓我寫工作日誌),工作效率也提升了,在腦中想過一遍之後再做事,實際上執行工作時會變得比較流暢,因為,會自行把比較適合放在一起做的工作項目安排在一起,不但節省了零碎時間的產生,也透過安排不同類型的工作項目自然達到休息或轉換心情的功能。

 

多年後我在腦科學作品中看到了科學根據,腦科學研究發現,讓運動選手或音樂家在腦中預先演練過一遍接下來要執行的運動項目、演奏的樂譜,再實際練習時的出錯率,比不預先想過就執行來得低很多。體育界與音樂界早已積極導入想像力練習,透過讓選手冥想的方式,提升實戰能力。

 

日本知名的廚藝學院東京菓子學校在其出版的作品裡也一再提到,要開始製作甜點之前,請務必先將食譜中的製作流程全部讀過一遍,在腦中先想過一遍自己的執行順序,不要邊看食譜邊做,製作的流暢度會高很多。

 

想像練習,說穿了其實很簡單,就是讓大腦預演接下來我們即將使用身體完成的工作項目的進行順序。因為我們身體的每一個動作都會回報大腦,因此反過來說,讓大腦先想過一輪,等於是身體最好的預習,甚至比直接使用身體預演來得更有效。

 

當初腦科學家會發現在腦中預演的想像力練習,跟達賴喇嘛的一個小惡作劇有關。有一次達賴喇嘛應邀參觀一個腦科學研究中心,他好奇地跟正在接受測試的人聊了幾句,得知其所測試的項目之後,又偷偷在他耳邊給了一些建議。

 

原來,當時正在觀察人的大腦腦波與身體活動之間的關聯。受測者會移動手指,然後儀器就會出現腦波反應,藉此理解腦波與身體反應之間的關聯。沒想到達賴喇嘛竟然對受測者提議,下一次測試時,不要真的移動手指,只要在腦中想像那個畫面就好,而大腦腦波竟然也出現了同樣的波動,只是波動幅度比較輕微,沒有實際活動來得高。

 

腦科學家之所以發現大腦與身體活動彼此之間有關聯,是因為在被截肢者身上發現了「幻肢症」的現象。外科醫生發現,一個人因故被截肢之後,卻經常覺得已經被截肢的地方很痛,明明已經沒有的部分卻會感覺疼痛,追究其原因是因為腦中掌管該部分身體活動的波動仍然持續存在。除非當事人接受自己肢體已經不再的事實,此一連結反應才會逐漸變弱,否則幻肢症會持續相當一段時間。

 

某種程度上可以說,商業界很是流行的PDCA(Plan-Do-Check-Act/規劃-執行-查核-行動)也是一種想像力練習,事先的規劃後再執行,接著查核執行狀況,制定修正辦法,再接著繼續行動,就是腦中預想與具體執行的反覆操作與修正的循環系統。

 

在腦中預演的想像力練習,除了有助於提高工作效率與執行良率外,對於年長者預防認知症也很有幫助。不妨從今天開始羅列自己的工作行程,在腦中預演並找出最佳執行順序,按表操課看看!

 

 

想像力練習

早上起來之後,寫下當天所有待執行的大小工作生活項目,在腦中演練出最佳執行順序,根據所演練的順序執行,堅持一百天

 

延伸課程

五種筆記術

職場煉金術 心靈處方箋 逆社會觀察 教育與學習 文化創意考 在地想出版 經濟與生活

為什麼自我提升的書總是比改善社會環境的書好賣?

By
on
2019-02-01

為什麼自我提升的書總是比改善社會環境的書好賣?

 

文/Zen大

 

我有個假設可以用來解釋左右派的書籍銷量懸殊的現象。

 

改善社會環境的書通常是偏左派的作品,通常闡述系統問題,寫作的切入點是集體與宏觀面,論述多嚴謹且綿密,談的主題很重要但能讀得動的人,大多只有認為自己應該替弱勢發聲的代言人,這樣的群體規模有限,在台灣也就數千到萬人。至於真正需要被幫助的弱勢,也就是這些書談及的對象本身,是不讀書或者說讀不懂這類型的作品的書,這大概就是馬克思說的異化吧?

 

右派的書中雖然也有談制度與結構的,但更多是從具體個人的問題解決切入,談自我提升與成長的秘訣,文字通常簡單直接且訴諸效果,而作品訴求對象是所有想要提升自己與改變人生光景的人,作品直接賣給想變強的人而非代理人,因此,母數群體較大,在我推估,至少有兩百萬人上下(光是各領域的業務工作者中的中等以上人數,大概就有百來萬)。

生活有感想 職場煉金術 心靈處方箋 教育與學習

讓夢想叫自己起床太唬爛 用陽光與思考叫自己早起更有效

By
on
2018-12-04

讓夢想叫自己起床太唬爛 

用陽光與思考叫自己早起更有效

 

文/Zen大

 

曾經有一陣子,勵志類的雞湯型文章很愛談早起的好處與當個晨型人。

 

大前研一說,他約莫五點就起床,利用早晨時間寫作,寫完當日稿件之後再出門上班。後來我才發現,大前研一的辦公室就在他的住所樓下,上班只要從樓上下樓即可,難怪可以如此從容不迫。

 

並非不重要的題外話,縮短住家到工作場所的移動時間,是能否充分利用早晨時間的關鍵因素,如果還得花上一長段時間通勤,那早起往往只是被迫,是為了通勤而非自主安排行程。

 

早起的確好處不少,根據腦科學研究,人的大腦在早上最為清醒,認知餘裕最多,最適合用來處理較為複雜或需要深度思考的事情,也適合拿來學習或創作。

 

村上春樹早年也是五點就起床,這幾年年紀大了之後甚至兩三點就起床了。

 

不少宗教領袖在談到靈修的書時也都不約而同地提到,早上四點起床是最好的,那是夜晚與白日的交界,是富含靈氣的時刻。

 

無論工作還是學習,與其熬夜到半夜一兩點,還不如早早起床,利用早上時間處理工作或讀書,因為熬夜時的大腦認知已經耗盡,整個人昏沉欲睡,工作或學習效果都不好,只是浪費時間又徒增焦慮。

 

而我自己,非冬天時期,通常五點到五點半之間就起床了,起床後簡單梳洗吃早餐之後,就專心於寫稿工作。

 

通常到其他人到公司上班的時間時,我已經完成當天的稿件寫作進度。等於別人才準備上班,我已經完成當天的工作要下班了,或是,休息一下可以再展開另外一份工作。

 

早起讓我可以一天當兩天用,能夠承攬更多工作。

 

為什麼要強調非冬天時期?

 

至少在台灣,春夏到初秋時間,太陽露臉的時間都算早,太陽一露臉,人的身體沐浴在自然陽光下,自然會甦醒。近年來腦科學已經證實了這一點,人只要曝曬在陽光下,身體自動被喚醒,就算想賴床也很難。

 

我自己在冬天時,是不會勉強自己非要跟其他季節一樣要早起。冬天是個大地休息的時節,以我們居住的台灣來說,太陽光照射的時間也比較短,配合自然作息其實未必不好。

 

不過,還是有非得早起的時候,像是一早就得到外地工作。這時候,就要用到另外一種叫喚自己早起的秘訣,不是鬧鐘,而是「想事情」。

 

喚醒人的身體最好的辦法,是讓大腦開始思考某件事情或解決某個問題。當大腦開始運轉,人就會甦醒過來,不想醒來也不行。

 

失眠的人應該最清楚,躺在床上睡不著的原因之一,就是腦子一直停不下來的在想事情。

 

從事寫作或創意工作的人,都有過半夜突然從床上跳起來,飛奔到書房或工作室記下腦中浮現之靈感畫面的經驗,那就是腦中出現了值得思考且不想停下來的事情的緣故。

 

雞湯類勵志書中那些成功人士所說的「讓夢想叫自己起床」,光聽這句話有些人可能會覺得太唬爛,但如若經過腦科學原理翻譯一下,應該就能夠合理的理解。這句話最有可能成立的實際情況應該是,這些成功商務人士每天都在思考關於工作或問題的解決,醒來之後腦子馬上開始運轉,開始思考,甚至已經找出可以執行的方案,所以人很快就醒了。

 

我們普通人就算沒辦法像成功人士那樣「讓夢想叫自己起床」,沒關係,我們可以利用腦科學原理,讓豐沛的陽光或大腦啟動思考的方式叫我們起床,從此擺脫非要鬧鐘叫卻仍然持續昏睡的痛苦,也可以享受並好好利用早晨時光,創造出專屬自己的美好!

 

好不好,明天一早就試試看新方法叫自己起床?

職場煉金術 寫作有方法 教育與學習

想要在工作上有點成就,不妨以系統觀點重新設計生活作息吧!?

By
on
2018-12-02

想要在工作上有點成就

不妨以系統觀點重新設計生活作息吧!?

 

文/Zen大

 

我在快速寫作課程中,介紹了一套職業作家的快速寫作模組,簡單說,這套模組的核心精神是「將生活跟寫作結合為一,讓生活成為支持寫作的系統」。好比說,讀書時讀到覺得可用的段落,就整理成筆記,無用者快速翻過;看新聞時,不斷判斷是否能用來當成寫作題材?可用者才留心細讀,不可用者翻過便是。

 

讀過不少職業作家談寫作的書,幾乎都會提及的一點,就是每日日常生活的運作極為規律,每天必定寫作數小時並讀書數小時,生活作息完全離不開寫作,要說發展成以寫作為核心的生活系統,村上春樹毋寧是最知名的例子,他每天必跑步鍛鍊身體,維持寫長篇小說所需的精神與肉體耐力,且在跑步運動後後工作,效率最高。村上早上跑步然後寫作,下午或翻譯或寫隨筆,晚上則是休息時間,盡可能不應酬或晚睡,為的就是維持生活系統能夠在維持高效寫作的節奏裡。

 

擴大來說,不只寫作,任何創作,乃至想要在當前數位資本主義時代有一點點成就,都得試著將自己的生活跟所從事的領域結合,創造出一套系統,在生活中良序運作。

 

我另外舉一個我自己的工作領域的例子,關於我的上課與備課部份的工作如何以系統觀來安排作息。平日裡會挪出一定的閱讀額度持續閱讀跟課程有關的書,移動通勤或搭車時就用來回覆報名信件,聽到任何故事或讀到有趣文章時都會想一遍自己的課程,若發現能用得上就將之整理下來,拼組到該課程的具體位置上。

 

再好比說巴菲特,持續每日閱讀七八小時的資料,從中找出有無能夠用於投資的訊號,生活作為一個系統,也以投資作為核心來打造。

 

這就是不少創作人或知識工作者平日裡所說的「公私不分」,生活無法再切分成上班或下班,工作或休息,生產或消費的原因,因為我們的生活早已發展成一套讓專業能夠高速運轉的系統。

 

系統就像堆積木,把生活中每一個工作或時間碎片視為一片積木,不斷思考並且找出最佳拼法,將生活作息拼組成一個適合運作寫作或課程的積木模組。

 

想要減肥、瘦身而不復胖嗎?

 

與其將減掉多少公斤當成一個目標來制定(短期)計畫,不如重新建構一套不會讓自己再變胖且能塑身成功的生活作息(系統)。

 

想要考上好大學嗎?

 

與其將某個學校科系設定為目標,不如以學習與應考所需的學習為核心,發展出一套生活系統,即便是吃飯睡覺通勤等每天必須做的維持生命運作的事情當中,也得設法塞入幫助學習的元素。

 

或許你會說,人幹嘛要活得那麼辛苦呢?

 

上班時好好上班,不摸魚偷懶,對得起自己的薪水就好了,下班時不能就好好的放鬆休息,過自己想過的生活嗎?

 

如果是生活在戰後到1980年代的高度經濟成長社會中的白領菁英或許可以如此,而今是再也沒有任何企業或國家會給予充分的社會安全網保障的新自由主義時代。加上網路崛起,贏者全拿的馬太效應正四處肆虐,只要稍微落後一些就可能全盤皆輸的時代,每一家企業都是用盡全力奔跑才勉強維持在看起來沒有落後的狀態。

 

如此嚴峻的時代,只想要當好大組織的螺絲釘都還會被嫌棄規格老舊過時,如今是得想辦法讓自己不斷換代升級才能勉強留在組織中。

 

如今的世代,即便是在職場當個上班族,都得想辦法善加利用下班後的時間自我進修,才不至於會被無情的職場淘汰。想要樂在進修學習,關鍵就是將上班與下班的界線取消,將下班當成上班的延伸或支援,以系統的概念重新設計生活作息,才能打造出最強上班族的生活作息,才能免於被淘汰。

 

不想被社會無情淘汰,不想壯年才被公司找莫名其妙的理由裁員,或是一大早到公司上班發現大門沒開看新聞才知道公司已經倒閉,求助無門,不知如何是好的話,盡早建立一套以個人專業能力為核心的生活系統,在日常生活中充分操練、反覆刻意練習,消極一點可以不用擔心組織崩壞後自己找不到工作,積極一點可以跳出組織自己面對市場自己接案。

 

最後聊幾句時間管理,時間管理的關鍵在將生活作息按照某個核心主軸,發展成一套環環相扣的良序運轉系統,已系統論的方式重建生活作息。

 

過去許多人說的創作人大多生活與工作分不開卻很能自得其樂,關鍵就在於生活作息以創作為核心的系統化,模組化,結構化。

 

系統化的時間管理才是兼顧績效與熱情,不會耗損,反而能夠成為高速運轉的飛輪。

 

以系統觀重建日常生活作息反而才是最省力且高效率的,形成系統養成習慣之後,日常作息可以高效良序運轉而且並不費力,反而能夠更多的從事自己想從事的休閒娛樂活動,因為一天24小時可以全部由自己根據需求安排,零碎時間可以充分利用,一個時間碎片串接另一個時間碎片都是在系統中高效整合,不會因為現在是下班了所以不做某件事情(即便只需要在車上花一分鐘簡單處理也要放到隔天上班才處理),非要將工作與生活一刀切的做法,才是無效率且給自己徒增不必要的困擾。

逆社會觀察

一人只能投一票的多數決選舉,是最好的選舉方式嗎?

By
on
2018-11-12

一人只能投一票的多數決選舉,是最好的選舉方式嗎?

 

文/Zen大(本文發表於生鮮時書)

 

相信沒有人不覺得,我們所身處的社會是民主國家吧?

 

畢竟民主國家是透過人民直接投票選出代替國民執行國家機器的代理人,已經是人人都認可的常識。

 

而投票結果,少數應該服從多數,接受多數選出來的人選,也是國民公認的價值。

 

不過,關於投票,是否每個人只能投一票呢?一人一票的多數決選出來的人選真的就是最好的結果嗎?一人只能投一票這件事情,雖然合法,但是合理嗎?

 

雖然在台灣,一種選舉一個國民只能投一票,否則將成為無效廢票。

《理性選民的神話》一書則告訴我們,多數選民並不理性也不客觀,因為早有諸多行為經濟學研究成果早就告訴我們,人的思考有著系統性的偏誤,常常因為捷徑思考的偏誤而做錯選擇。這樣個別不理性且不客觀的選民集合起來做出的選擇,真的對國家是最好的嗎?作者更直指許多擁有投票權的國民根本沒有基本的政治或人文素養,對複雜的國際乃至政府財政問題也毫無清楚認識,選舉時又容易受到廣告文宣乃至個人價值偏好干擾,毋寧認為讓公民普選不是最好的選舉投票方式。

《反民主》一書的作者認為,如果我們生了病不敢隨便找沒有證照的外行人看病,蓋房子會希望找擁有合格建築師執照的人處理,那麼政治也應該交給專業政治精英而不該讓不懂政治複雜專業的普通人民來決定。讓專業政治菁英接手團隊,好過聽任對政治外行的人民的投票結果。

 

在《專業之死》一書中,作者就認為,正是當前民主國家的一人一票且票票等值的觀念深植人心,讓不少外行人覺得自己的意見跟專家一樣重要,造成專業被輕看,專家被忽視。

《民主是最好的制度嗎?》醫書作者更直接提出質疑跟挑戰,認為今天諸多民主國家的問題,不都是被選出來執政的政黨非但無力解決原本的問題甚至製造了更多問題嗎?

 

這些年世界上各民主國家盛行民粹主義,說穿了不就是因為長期以來,國家的主要政黨無論誰當選都,不能解決普羅大眾的經濟與生活困境,導致某些覺得自己被國家拋棄的人生失敗組開始群聚,來自草根且不講理性的基層民眾不再支持那些穿西裝打領帶而看起來道貌岸然的政治菁英,轉為熱烈支持很會講幹話卻未必有實際政見或成績的候選人,美國總統川普的當選更是敲響了一記巨大警鐘,讓許多人意識到當前民主國家的問題之嚴重。

 

雖然有不少人從執政結果論對民主制度的續存提出質疑與挑戰,甚至羨慕起某些經濟高度成長時期的獨裁國家的執政效率,但是如果知道民主制度的存在意義原本就不是為了追逐經濟效益的極大化而是國家中的不同價值信念的共同體的性命可以最大程度的保全,不用因為每次更換執政者就大量流血,相信不少人仍會肯定這個經濟執行效率雖差但人命保全效果比較好的政治體制。

 

至於目前的一人一票多數決投票方式,造成的國家每到選舉就自動分裂成兩大陣營(統/獨;左/右;菁英/大眾;脫歐/留歐…),每次選舉完都沒有辦法修復敵對關係反而更深化的問題,幸好在《多數決玩弄了真正的民意》一書中倒是提出了一些建議做為可能的解方。

作者認為,沒有人規定民主國家的投票制度必然只能是現在的一人只能投一票。當然也不是要回到過去那種只有達到某種資產水準的情況才允許投票,或是某些人種直接被排除在投票資格之外的時代,而是說投票不必然只能是一人只能投一票,因為這是一種非此即彼的零合邏輯。長期一人一票的選舉會造成國民在特定情境下就出現對立分裂,因為人只有一張票因此只能選其中一方支持(或是乾脆不投票然後宣布都不支持)。

 

如果改為加權或比例制的投票方式,結果就會很不一樣。書中舉了很多實際上存在的一人多票制的投票制度來說明此一投票方式的好處,好比說假設總統大選有五個候選人,那麼每一個選民可以給每一個候選人一個分數比重做為投票,甚至是每一個候選人都必須獲得分數才能算是有效票。如此一來,國民就必須認真思考每一個候選人的政見與彼此之間的差異,也不能只是因為討厭某個政黨而不投票給該政黨的候選人。

 

想來這會是一種更符合民主國家的對話與妥協折衝精神的投票制度,不能只是二選一而是每一個人都應該給一個評比,都能獲得國民的一個分數,總分最高者勝出(當然實際執行細則可以再有很多變化)。北歐國家的比例代表制,選黨不選人或是台灣目前立法院的不分區立委投票,比較接近上述的精神但還不夠細緻。

 

總之,修改目前只會造成政治擁有領袖魅力的政治明星掌控國家,兩黨獨大且不斷造成人民分裂對立的一人一票的選舉投票制度,是遲早都得做的事情,畢竟我們生活的社會禁不起再來幾次兩年一次的大規模分裂廝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