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標籤

教會生活

信仰主基督 心靈處方箋

讓大家都樂意參與,還是追求盛大而完美?

By
on
2019-09-03

(本文發表於長老會教會公報)

大學時,學校團契輔導說過一段關於服事的精神,讓我印象深刻,奉為日後服事乃至工作的標準。大意是說,服事的工作可能做失敗、搞砸,但人不能因為服事而跌倒,必須能夠得造就。延伸來看,從失敗中獲得造就與成長也是人生中很常見的事情。

遺憾的是,道理我們都知道也覺得正確,實際上日常生活中卻仍會不自覺的被完美主義綁架,甚至拿出這是上帝的事工當理由,逼迫自己或他人得做到盡善盡美。

美國科羅拉多州的罪人與聖人之家(House for All Sinners and Saints)的牧師納迪亞波茲韋伯也有同樣的看見,他將教會的運作精神設定為「反對卓越,支持參與」。

具體來說,是什麼意思?

如果您有機會造訪該教會,可能會發現,負責帶領聚會的可能是第一次造訪該教堂做禮拜的人,罪人與聖人之家每次都有十五到十八位信徒參與聚會儀式的某個部分,協助聚會運作。

然後,您可能還會發現,這個教會的詩班的水準頗不敢令人恭維,因為他們並不追求詩班表現的卓越,而是希望每個人都能參加,所以就算唱得零零落落也沒關係。

韋伯牧師認為,重要的是讓人願意且樂意參與聚會,過往教會那些過度追求卓越的敬拜內容,會讓某些人自絕於服事之外,甚至不來教會。

罪人與聖人之家就連大型聚會,都不是找來一群強大的同工負責執行,而是看誰剛好現身在教會,就讓他們承擔籌備活動的責任。就算做得不盡善盡美也沒關係,重要的是讓每個人都能夠參與且樂於參與。

或許你會擔心,這樣的教會運作方式真的可以嗎?

如果就聚會人數跟吸引的族群分布來說,看起來應該是不錯!

罪人與聖人之家吸引了很多年輕世代進教會,如今在美國,青年世代不信上帝或是信上帝卻不進教會的比重日高,但是罪人與聖人之家卻能讓這群人走進教會。

常常我們以為,人們是因為被世俗吸引或心靈沉淪才不來教會,也許的確有這樣的成分存在,但是,有沒有可能還有一種情況,那就是對教會生活過分追求聖潔屬靈乃至聚會運作的完美的壓力感到窒息,看到那些負責帶領聚會的人都表現傑出,自慚形穢,先是婉拒各種服事邀約,最後事慢慢退出教會?

是誰規定,服事一定要做到盡善盡美?是誰規定,唱詩歌一定不能走音或漏拍?到底是什麼時候開始,我們或多或少認為,聚會過程的每一個環節都必須優秀傑出,整體上來說必須變成一個吸引人好看的秀?

這樣不自覺出現的標準,會否讓某些剛進教會的慕道友乃至覺得自己能力不足(但其實很想服事但考慮到表現的結果可能差強人意)感到壓力,甚至退卻而不再出席?

上帝更在乎的應該是我們敬拜他的心意,而不是表達出來的完美卓越?!特別如果當那份結果的卓越會反向阻擋其他人來親近祂時,祂可能寧願不要?!

心靈跟誠實的敬拜,跟表現出來是否卓越完美無關,對吧?

信仰主基督

教會邊緣人

By
on
2018-06-12

教會邊緣人

 

文/Zen大(本文發表於傳揚論壇)

 

前一陣子,在一位相熟的弟兄的臉書上看到一位幾年前在網路上聊過一陣子的弟兄因為憂鬱症自殺的事情,覺得感觸很深。

 

憂鬱症的部分暫且不談,那畢竟需要專門的醫生來評判,我想談談這個弟兄的其他一些特質,那些特質剛好我也有,而且稍年長於他,甚至刻意以這些特質從事工作,所以別有體會。

 

什麼特質?

 

關心社會不平等,在乎社會公義,對社會科學與批判思考有興趣,投身社會問題的思考、批判與行動。

 

以我自己為例,大學跟研究所都攻讀社會學,日後工作很大一部分也和社會評論有關。這樣的特質使得我在普遍重視人際關係與社會公益的教會顯得格格不入,除非我願意放棄那些自己的特質,採用教會主流思想與言語結構與其他弟兄姊妹交通,否則常常換來的就是讓話題嘎然而止的空氣凝結,因為我的發言往往會從宏觀與社會結構的角度進行探索,而這些是其他弟兄姊妹較不熟悉甚至是避諱碰觸的範圍。

 

久而久之,在教會就邊緣化了。一部分是自我邊緣化,一部分是被人刻意忽視與迴避。

 

好比說,長年以來我總是聽到許多弟兄姊妹說自己一次沒上教會聚會就被其他弟兄姊妹探訪、關心,因而感覺溫暖與感動從而回到教會。我自己則幾乎沒有被探訪或關心過,無論去不去教會,無論有沒有承擔服事或與其他弟兄姊妹熱切的交流。

 

那裏有某條界線區分我跟其他人,我私自的猜想是因為和我交通未必能夠獲得教會的標準答案式的回覆,會讓話題談不下去。

 

記得讀研究所時曾經受邀去當營會輔導,結果後來主辦營會的傳道人私下幫我的其中一個組員換組,雖然對方客氣的說該名組員的靈命還不足夠承受那些我所拋出來的信仰問題,但我想實際上並不是表面上所說的那麼簡單。

 

當然,一部分是我年輕氣盛,當年在語言使用上不懂得客氣,對很多標準答案感到不以為然。

 

只不過,多年觀察下來我發現一個蠻讓人遺憾的狀況,那就是願意深入思考信仰問題或是帶著批判思考能力的弟兄姊妹在教會裡的確是被迴避的。反正這些人是小眾,反正迴避就好。

 

我自己後來對於這樣的狀況是頗能自處,當然一部分也就是不再在個人層次上跟個別的基督徒去討論這些複雜的社會議題,如果對方毫無社會科學基礎知識,或是只接受某種區間的標準式基督信仰語言的弟兄姊妹。我後來想這是一種尊重和體貼,畢竟不是每一個人都應該具備此類思考能力。

 

只不過,偶爾我還是會覺得遺憾,雖然像我這樣具有社會科學思考訓練的基督徒在以個別教會的個別人數不多,教會全體來說也不算是太少,但卻始終是被忽略且被邊緣化的,且有此特質的年輕弟兄幾乎都自己一個人曾受過難以言喻的孤獨,不知道如何在教會生活中兼顧社會科學思考與基督信仰?就別提自己在外面的世界還常常得承接來自非基督徒的社會科學學子甚至老師的詰問?

 

這是一群被主流教會刻意漠視而忽略的羊,主流教會選擇以最簡單而便捷的方式處理,結果是留下來的變安靜了,再不然就默默地離開了,而教會表面上看似解決了許多「麻煩份子」,實際上卻是丟失了教會的「魔鬼代言人」,讓主流教會成了沒有煞車而一味往自己認為對的方向衝去。

 

如今台灣的主流教會與主流社會之間的彼此敵視和互不諒解,某種程度上就是無視具有社科與批判能力的基督徒的觀點的結果。

 

教會繼續忽視人數不多但並非不重要的羊,就是繼續將主的子民往外推擠。

 

自己無力牧養可以聯合牧養,但假裝沒看見或以人數優勢形塑從眾壓力讓邊緣小眾的基督徒閉嘴真的不是最好的處理辦法。

 

更別說教會需要能夠自我批判的反思能力,而這些能力就在這些為數不多但並非不重要的弟兄姊妹身上。還請多加珍視這些願意思考而不是追求表面和平的弟兄姊妹的心志。

信仰主基督

基督徒,您有過勞跡象嗎?

By
on
2018-05-16

基督徒,您有過勞跡象嗎?

 

文/Zen大(本文發表於傳揚論壇)

 

過勞問題在台灣,已經是不容小覷的國安等級議題。

 

媒體時不時就爆出有駕駛人因為疲勞駕駛而出車禍的不幸事件,每年也都有疑似過勞致死的狀況發生。

 

就算幸運的沒被累死的,也被折磨得不成人形。

 

坊間有個新概念「三明治女孩」,說的是在職場上已經有點年資、擔任主管,可能已婚有小孩的職業婦女,上班時夾在上司與下屬之間,生活中的工作與家庭難以兼顧,理想與現實也難以兼顧,每天又忙又累,完全沒時間得以喘息,也沒有空間可以休息。

 

如果說,一般人就已經如此疲累(但也許周末假日還能稍微想辦法喘口氣休息一下),基督徒的情況是否雪上加霜?因為基督徒周間要忙工作,跟一般人一樣承受職場與家庭之間的難以兼顧難題,周末則得參加教會服事,有些大發熱心的弟兄姊妹甚至是從周六一早一路忙到周日晚上,且全年無休。

 

或許你會說,服事神是不一樣的,雖然身體勞碌,但靈裡充實。我也相信服事神絕對在靈裡充實,不過,這不代表身體就因此不會耗損,身體事遵守物理定律,過度操勞不得安息時,遲早會出狀況。

 

有時候我們看著一些靈命大好的弟兄姊妹生病,心裡不捨,認真為其脫離病痛折磨禱告,但卻少有人敢深入去想,「他是怎麼安排生活導致身體在這種情況下垮掉?」當然,某些疾病是沒來由無法預警地突然降臨,但另外一些情況卻是有跡可循,例如終日勞碌不得歇息時,身體不堪負荷,難保不出狀況。

 

或許,有些教會裡有一些弟兄姊妹周末總是忙碌異常,人卻還是神采奕奕,身體與精神都很好。其中有一些人可能天生體質強健,真的可以承擔大量工作不需休息,但其中也有一些人是放棄追求屬世成就(無論主動或被迫),專心服事主。我們似乎都更尊崇這些放下屬世成就的追尋而將心力用在服事神的人,覺得這些人更加了不起!?

 

但是,會不會我們覺得這些放下屬世成就追尋者更加了不起,是因為我們更多其實是更看重、在意屬世成就的達成,所以才會出現對願意如此行的弟兄姊妹更加推崇的感受?如果絲毫不在意世俗的成就,就不會覺得放下屬世的工作回歸教會是「了不起的選擇」?

 

這原本只是每個人不同的追求,況且在屬世工作上扮演好自己的角色原也沒有錯,社會也許要有能力的人來引導與運轉令其更加有序而不紛亂。

 

只不過,有時候忙於世俗工作的弟兄姊妹因為時間與精力有限而疏於教會生活或服事時,就會換來另外一種關切,甚至某種靈命高下的排序和勸導。這些原也都是沒必要存在的狀況,但人心的幽微就會在各種地方去排序高低。

 

在教會服事神很好,即便是世俗工作追尋受到挫折之後才回歸教會也很好;努力做好世界上的工作以榮耀神也很棒,即便時間和精力上無法像其他弟兄姊妹那樣有多餘時間投入教會服事(畢竟台灣是一個屬世工作環境偏向過勞的地方,不合理加班與工作量常常難以避免)。

 

如果我們覺得基督徒是在主裡合一的肢體,那麼不同的肢體從是不同的職分在不同的岡位上盡責,都是榮耀神不是嗎?在這個時間與人手和精力都有限的時代,基督徒社群更應該彼此守望、彼此扶助,在主裡合一。

 

 

信仰主基督

解決教會女多男少問題,需正視男女大不同

By
on
2011-07-03
解決教會女多男少問題,需正視男女大不同 文/zen 女多男少的教會生態 在教會那麼多年,因為求學、工作、演講等各種原因,換過幾個教會,也去過不少教會,發現除了極少數的教會例外,幾乎絕大多數的教會,都是姊妹多過弟兄。 教會的姊妹比弟兄多,應該是大家都知道的「常識」。在學生團契的時代,男女失衡的情況還不是太嚴重,但到了社青,男女失衡比重日漸加深,而一直要等到熟年之後的團契,男女失衡的問題才會再度縮小。...
教育與學習

沒有偏差行為的青少年世界,可能嗎?!

By
on
2010-12-31
沒有偏差行為的青少年世界,可能嗎?! 文/zen(本文發表於2011/1時兆月刊) (2010年的最後以一堆霸凌和高教反省的新聞報導總結,很多人對青少年偏差行為並不理解,今年我在時兆寫了校園霸凌,青少年藥物濫用和這篇青少年偏差行為,算是花了不少篇幅談青少年,很遺憾青少年問題在今天變得更嚴重但大人卻沒有用正確的方式去理解反而試圖打壓,朱立倫還說要在國中搞軍訓教官室,我覺得很可悲也很荒謬,或許多讀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