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標籤

教育

逆社會觀察

長年被制度剝削與犧牲的基層民意的反撲

By
on
2019-03-21

長年被制度剝削與犧牲的基層民意的反撲

文/Zen大

台灣社會長期以來,在學校的學生時期,都有所謂的放牛班的存在,人數壓倒性的多過前段班,但被學校以制度的方式壓制與管理起來,整個制度性歧視。

這些人,什麼壞事都還沒做,只是因為被判定為成績可能會比較差就被丟到放牛班,給予次級的教學資源,結果,大多數人的成績果然不太好,畢業後就去工作或進入非升學體系的學校(如高職)。

這些人當中有不少就是日後的如今的精英口中的智力測驗不及格等等難聽話的指涉對象,他們也的確因為制度性歧視沒能有機會被養育成足夠具備公民意識的國民。甚至被洗腦教育毒害最深且日後毫無翻身的機會,因為生活所迫,都在求生而已。更別說有些人還得背負原生家庭與各種人際災難。

上述是血淋淋真實存在的實然,不是任何漂亮話的道德應然可以否認的事實。

我在想,這些人的人生並非沒有怨恨,甚至可能還不少,只是過去的社會構造令其無法串連,且被工作和生活給壓制,僅有極少數進入了黑幫,另成一個世界,其他人就只能被生活追著跑。

如今,網路讓這些人也能輕易串聯,且當出現一個深知其痛苦且能假裝自己也是跟其有共同生命經驗的領袖人物,能說自己能懂得俗民語言甚至粗鄙髒話時,很難不產生親和性吧?

這些年,許多國家的失敗組和基層紛紛都起身反抗,甚至又被菁英們寫文章寫書酸了很多下,這些人只是默默地累積憤怒能量,然後透過票票等值的所謂民主精神,好好的教訓了一直以來讓自己難過的菁英跟制度。

對這些人來說,誰統治國家或獨立或統一真的差別不大,因為他們不會成為思想犯或政治犯,就算真的被整了反正本來的人生也被整夠多了,所以沒差,標準不能再低了,至少也要把一些看不順眼的上面的人拉下來墊背才行。

說真的,社會發達起來之後虧欠基層太多了,制度充滿了剝削基層,把基層當成成本外部化的工具,且只有五十步與百步的差別,不管誰統治,都是在剝削與壓榨。

困難的歷史脈絡或思辨聽不懂,他們只是有一股怨恨想要發洩,誰願意幫忙就挺誰~

#傾聽民意在某些人說起來將成為一種上對下的姿態與傲慢

#這篇講實然不是在講應然

#應然論講再多實際社會運作就不按照應然論的指示有甚麼用

 

逆社會觀察 教育與學習

利多都在「頂大」 怎可能終結放榜新聞

By
on
2019-03-01

利多都在「頂大」 怎可能終結放榜新聞
 

文/Zen大(本文發表於上報)

 

前幾日有則新聞,有高中生發起終結放榜新聞的報導。

 

消息傳播開來後,引發一些共鳴,後續有幾間高中也同意跟進,不提供錄取名單給媒體製作放榜新聞。

 

甚至就連教育部也認可這樣的提案,表示未來要積極推動。

 

要我說句得罪人的,這種終結放榜新聞的訴求,某種程度就是不食人間煙火,不知民間疾苦的展現。

 

仔細觀察,提案並且同意終結放榜新聞的,都是不擔心入學人數且有好升學率的明星高中,如建中、雄中、雄女。

 

說起來,學校之所以會提供放榜新聞給媒體,也是想告訴社會大眾自己學校的辦學成效,以此做為招攬新生的宣傳。

 

所以,如果擴大廣義來看,其實學校提供給媒體的並不只有大考錄取成果的放榜消息,各種科展或是運動賽事的傑出表現,學校也都很積極地向媒體提供資料。

 

假設五育並進是存在的真實教育理念的話,其實學校方也不單只有提供升學考試方面的智育成果給媒體,體育或美育甚至德育(如熱心助人)方面的報導,也不時可從媒體看見,只是這些報導的週期不若放榜新聞集中,且引發的關注沒有放榜新聞大而已。

 

換個角度來看,如果其他四育都繼續透過媒體報導,卻只獨缺大考智育成績的報導,不也是很奇怪的事情嗎?

 

關鍵也許不在於媒體報導了升學成績,而是社會大眾對此類新聞引發的廣大迴響背後的社會心理因素,也就是俗稱的唯有讀書高思維,透過放榜新聞持續傳播擴散並被鞏固。

 

這些或許才是提倡終結放榜新聞者想要終結的?

 

但是,這些能夠因為終結放榜新聞而被終結嗎?

 

我個人很是懷疑。

 

畢竟,就算所謂的新聞媒體不報導,網路上一堆爆料系公社或類新聞頻道也還是會報導。

 

此外,不缺新生的頂級明星高中或許厭煩了每年提供放榜新聞,也覺得不提供不影響辦學所以答應加入,但其他需要積極爭取新生的非明星高中或社區高中是否也願意加入終結放榜新聞,就很難說了?!

 

況且,政府自己每年不都也會宣傳繁星等多元入學計畫的大考成果嗎?

 

當政府自己都帶頭給放榜新聞,又怎麼好意思推動終結放榜新聞?

 

就算真的看到民間發起而加入終結放榜新聞,如果社會觀念沒有改變,這些消息只會改以其他方式在社會上流傳。

 

好比說,出書,像是明星高中生考上台大的筆記術之類的書。

 

再深入一層來說,放榜新聞雖然是從高中發出,但是人們真正關心的是考上鼎大的頂尖科系,對吧?所以,常被報導的都是考上頂大醫科或法律系。

 

那麼,我們再來看看,政府為了讓台灣的頂大更有國際競爭力,獨厚般地給了多少資源挹注頂大?十年一千億的卓越計畫有多少是給了所謂的頂尖大學?

 

當政府都以制度性的方式在強化大學的排名不平等的,卻說要呼應終結放榜新聞,這兩件事情連結起來看真的是頗為荒謬!

 

如果教育部真心想終結放榜新聞,可以試著先終結高教資源分配不均與獨厚頂大造成的大學排序萬年不變,讓父母家長心心念念著想把孩子送入資源較多且學費便宜的頂大,某種程度可以說,是先有大學排行,才造就了中學的升學競爭,若不能終結唯有國立頂大醫科/電子/財金/法律最高的現象,就算放榜新聞在教育部的強力要求下從媒體消失,大學排名與唯有讀書高的思維也仍然會在台灣社會盤旋。

 

放榜新聞只是現象結果的呈現,並非問題的根源,真心想終結放榜新聞的社會影響力,得終結社會上的追逐頂大的現狀,而你我都知道這是不可能的,因為當政府都用制度在替頂大創造利多,人民百姓又怎麼不拚命往資源多的地方擠?

 

 

閱讀資訊饗 職場煉金術 文化創意考 在地想出版 經濟與生活

要將名氣轉換成利潤,需要良好的商業模式支撐

By
on
2019-02-06

要將名氣轉換成利潤,需要良好的商業模式支撐

文/Zen大

這些年不只一次,從一些前輩或朋友那邊聽聞,某些我以為很有名的人,日子過得並不算寬裕,相當辛苦的支撐著!

仔細思考,是將名氣轉化為利潤的商業模式設定上出狀況。最近的知名案例自然是宣布退出網紅界的囧星人,實際上,不只囧星人,不少場域都有類似狀況,好比說在網路上被按讚分享擴散很熱烈的某些文章撰寫人,未必都能從這些名氣換得可存活的資材。

其他領域不談,若是有志於商業,那麼,應該了解,不管願不願意接受,搏出名的目的,是為了換取利潤。

若空有名卻無法轉換成利潤,則必須思考並檢討名與利之間的轉換路徑是否沒有連結好?

其次,這些名若最終仍無法幫助轉換成利潤,是否應該捨棄並改經營其他領域?

忙於名氣的累積,卻忘了盤點利潤的轉換成果是很危險卻很常見的情況。

相較之下,比起名氣很大卻難以轉換,寧可名氣不大然而轉換率高(指名率大於市佔率),精準命中目標客群,在有限範圍內做好服務。

名與利並不是直接劃上等號,轉換過程有不少眉角與know-how…

想做自己想要做的工作,想過自己想過的生活,想以自己的專業或興趣謀生,不能光靠熱情與天賦,也不能只靠社會輿論一時的感動,或是朋友的熱血相挺,關鍵還是需要有縝密的商業模式,讓自己的能力在市場上能夠換得足夠生存的必要資材,來支撐自己走下去。

我之所以出這本書,某種程度就是希望減少有志於寫作維生的夥伴們的試錯成本,增加存活機率,並且能夠活得更好。

不管原因如何,現實情況是,在台灣有太多有才華有能力的人,欠缺必要的商業模式協助,導致必須退出自己想做的事情,特別是文化教育與出版產業,那真的是讓人感到遺憾與可惜的事情。

我始終相信,台灣需要更多能夠創造商業利潤的知識變現人才來支撐文化與出版產業,而壯大文化與出版產業,對於建構台灣文化主體性乃至開展自主獨立之路,十分關鍵~

縱然我知道某些左派或文青會對商業模式感到睥睨與不齒,但實際上,我們生活在資本主義社會,就是必須處理金錢與專業的轉換關係,村上隆也說,他能活下來是因為他搞懂資本主義世界的運作規則,讓自己的作品找到某種棲身之所與轉換資本的方法。

另外,這個讀書會也是為了提升自雇夥伴的生存機率而舉辦的,也一併給大家參考~

閱讀資訊饗 教育與學習 在地想出版

每年過年或生日時,買本DK/圖鑑送孩子吧~~~

By
on
2019-02-01

每年過年或生日時,買本DK/圖鑑送孩子吧~~~

 

文/Zen大(這裡有公司的官方廣告)

 

很多關心孩子教育與學習的父母會問我:該給孩子讀什麼書?

 

除了大多數家長都會給孩子讀的繪本,我想推薦另外一種繪本。

 

如果說,既有繪本啟發的是文學或抒情領域的大腦,那麼,這種繪本毋寧是啟發科學與思辯方面的,那就是圖鑑,或者乾脆挑圖鑑書中的領頭羊DK出版社的出版品(DK是國外一家專門出版各種圖鑑型百科作品的出版社) …

 

買繪本給孩子讀的同時,不妨也挑幾本DK/圖鑑混雜其間,這類圖書同時有文字與圖像(圖像+聲音=符號,讓孩子從小就直接以圖像+聲音記憶知識組塊,會有助其大腦開展),甚至還能有聲音與影像(可能要借助數位科技的連結),且是在同一主題底下蒐羅所有必要核心資訊建立成架構性地圖的方式呈現,對於孩子的大腦的主題式聯想的開發,非常有幫助~

每年過年或生日不妨挑一本合適的DK/圖鑑送給你的孩子或朋友的孩子,如果每天能撥一點時間陪孩子一起讀DK/圖鑑那就更好了,有一天你會感謝自己當初有聽我的話,送了這些書給孩子~

延伸學習地圖
腦科學讀書會
超快速讀書法

職場煉金術 寫作有方法 心靈處方箋 教育與學習

為何出社會後的成人,學習成果往往不如在學時代?

By
on
2019-01-15

為何出社會後的成人,學習成果往往不如在學時代?

文/Zen大

為何出社會後的成人,學習成果往往不如在學時代?

 

不是因為大腦老化或記憶力退化,腦科學研究已經證明,人的大腦有可塑性,永遠可以鍛鍊與成長,只要用對方法。

 

關鍵在於學生時期用的方法有助鍛鍊大腦,出社會之後,大多不再使用,因而知識或方法的記憶成效變差,我們反向歸因自己老了或記憶力變差了。

 

學生時代相對來說記憶能力或學習效果好的關鍵在於,學生時期會反覆刻意練習,不管主動或被動(當然主動的話成果會遠勝過被動,但被動仍勝過不反覆練習),出社會後大多追求實用與快速上手,因各種原因無法讓自己進入反覆練習以克服弱點的狀態,所以,學習上要再大幅增進有其難度,即便是自己工作領域必須加強的核心能力。

 

某種程度上,可以說,我們太放縱自己,給了自己太優渥的學習環境,體恤自己的軟弱,就是不肯在必須改正強化的弱點上下苦功鍛鍊。

 

刻意練習的作者,還有一些學習理論方面的研究都共同提出了一個學習成敗的關鍵,那就是能否克服學習上所遭遇的挫折?

 

克服的方法,就是針對問題,反覆刻意練習到破解為止。

 

能有傑出成就的達人,可以樂在克服挫折的枯燥反覆練習上,無法克服的人,會逃避練習,只挑輕鬆地學,達到某個程度就停止。

 

殘酷的現實是,想要傑出,就必然得承受挫折,且終至克服的過程中,會遭遇難以想像的阻礙與困難。

 

也就是說,學習這條路,並不總是容易的,不管開頭入門用了多少方法讓初學者建立自信或者較快達到某種程度,但要達致頂尖,就是得刻苦學習,就是得忍耐撐過反覆練習卻仍無法克服的停滯撞牆期。

 

並且還有一個並非不重要的關鍵,需要有好的教練或監督者幫自己客觀的審視練習成果,點出仍然不足之處,協助設計出可以繼續修正優化的練習方案,且不斷反覆。

 

 

歡迎參加
超快速讀書法
腦科學主題讀書會
記憶術主題讀書會
打造自動化學習系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