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標籤

教育

心靈處方箋 逆社會觀察

莫讓世上苦人被挾持

By
on
2019-11-11

昨晚下課,搭公車回家。

快到夜市時,想上廁所,就在大美超市那站下車。想說上完再走回去。

一進超市,看到幾組人零星的散坐在店家提供的座位,吃超市便當。

其中一組是一個媽媽帶兩個小孩。

或許是我多愁善感一些,覺得星期天晚上母子三人卻在廉價超市吃超市便當(大美的便當真的便宜,但不能說有多好吃)。生活想必不容易。

特別是上了一天課,對象大多是基金會輔助的清寒學生。早上的練習,好幾位都寫到缺錢,有一位甚至寫跟外婆的相處,這都是對一般學生上課很少碰到的。

休息時間,除了聊一般大學生會聊的,就是多了打工申請獎學金,沒錢,花錢要很省這些話題。

不過,他們雖然現在辛苦,未來還是滿有希望的,至少能夠憑藉社會提供的一些資源幫自己累積能力,只要未來選擇道路上,更清楚什麼能夠幫自己擺脫過去的問題。

我是有在課間碎念時建議可以去試試看業務銷售工作,如果很需要賺錢又想自我鍛鍊的話。這幾年有機會去學校演講有人問起工作如何找,我說如果缺錢就去當銷售,讓工作好好磨練一下,撐過就是你的了。

還聽到一個從小練游泳但知道自己未來只能是普通程度的女生在講他投入的事情,這世界有時候就是對體育音樂繪畫等非熱門專長的投入者很殘酷,只有極少數頂尖才能靠專長活下去,而國家社會鼓勵這些人從小投入卻不管日後轉出的接軌問題…

總之,我可以理解為何他們會說韓粉是多數,因為他們生活的世界,是社會底層。他們是底層的異類,也就是人們口中說可以翻身很了不起的那些優秀卻早年貧困的孩子。

所以,我一直覺得韓導很可怕,他真的有看見社會廣大普羅的苦(世上苦人多),只是將這些痛點拿來自己用而非幫助社會變得更好。

認真張大眼睛看非蛋黃區的世界,或基層工作者,或這些人會出沒的動線,真的是苦人多。

活動訊息區 人人當老闆 教育與學習 文化創意考

線上課程與既有工作串接的再思考

By
on
2019-10-25

執行細節暫且不談,還需要審慎構思,不過,日前跟某位老師談起這幾年坊間風風火火的開展著的線上課程的一些現象與細節,徒然讓我想起一件很早之前就一直在做,後來卻忘了的事情,也讓我想通了一些關於線上課程,之前一直想不通的卡關的點。

就是出書版稅不能當正常收入,要當額外獎勵,甚至是當成投入自我品牌建構行銷的經費。也就是說,版稅不是當經常性收入花用,必須投入工作的再開拓。

不管從那個版稅收到多少錢?

所以,我有些書的版稅專做公益捐贈,有些則是拿來買廣告,有些當成非例行性的花費的預算。

當然,一開始很辛苦的時候,是有拿來當收入使用,但是,正因為經歷過那一段,我才覺得不可以這樣,那風險太高。

回到線上課程,一開始有人來接觸時,我被這個新東西的高毛利給震驚了,後來看到一些大神級的作品賣了上千套甚至上千萬,被加總起來金額震驚了。

然後,即便不是大神,不少年輕人能收穫一筆不小款項,好多人都前仆後繼地投入了,讓我也真心覺得,(付費)線上課程這項新產品真的好厲害!

但是,那些都是我不自覺地跟書籍版稅對比所形成的,其他人也許各有自己對比的項目,但應該也都被一些高銷售數字震驚。

於是,我看到的現象就是,這幾年一堆人跟公司紛紛投入(話說早上我才看到自己的論文指導教授也推出了線上課程,真是後知後覺)。加上市場也形成這個習慣,早幾年是台灣很多商務人士買中國的聽書節目,接著是台灣自己的課程內容崛起,流量紅利來臨,不少人大賺一筆。

但其實,裡面也有做的普通甚至賠錢的,只是廠商不會說,且我們根本看不到,這就是網路演算法提供資訊最大的盲點,我們強化了確認偏誤。

這個暫且不談。

我想說的是,線上課程的收益,應該當成跟書的版稅一樣看待,也就是說,把線上課程當成書,過去在出書後能夠得到的延伸效益,現在有相當一部分轉移到線上課程。好比說,過去出書後有一波密集宣傳期,整個市場會看見新作品,即便不買的人都可能來談合作,如今則是線上課程,之前我聽李伯鋒老師提到他推出線上課程的宣傳期,就接到了一些出書跟企業內訓邀約。

然後,我重新審視了知識工作者的商業模式及背後的產業鏈,我認為,推出線上課程必須要能夠協助自己擴大既有的工作規模與合作夥伴的層級,主要收益應該來自原本其他工作項目的增加或升級,而不是線上課程本身,無論線上課程帶來多大效益,若其他原本收益因此短少而沒能增加,長期來說,那是危險的事情。

也就是說,投入線上課程之前,應該思考,這個產品在市場上的推出,要如何幫助我拓展工作?你的客戶訂購了線上課程之後,要再提供什麼給他們,並且能夠延續出一條長長久久的路?而不是一次性購買就掰掰!以此為思考主軸,訂出一些自己的評估標準,並且日後開始逐步檢驗!

這沒有標準答案,端視每一種知識工作者自己的定位與專長而定,但是,知識工作者的工作都是組合性質,很少操持單一種工作項目,因此,在工作組合中的定位與串接方式,我認為就是投入製作開發與推廣線上課程的每一個知識工作者都應該認真思考的事情?!

也因此,線上課程的內容,絕對不可以是原本實體課程的複製或某種濃縮線上版,應該要是完全不一樣的東西,就好像不是把專欄集結成書就好,必須另外寫(當然在出版是流量高峰期的時代,光是集結就能出書,也能暢銷,現在的線上課程很像那個時期,但是,那終究不會是常態)。

過去我就一直覺得,線上課程不能只是實體課程的錄影跟數位化。嚴格來說,不是完全不行,有些講座是可以,所以講座型活動我也錄影且做了小規模推廣,但有些東西不行。

線上課程要做的應該是激發興趣,因此,打開率與完成率的數據絕對課程設計的優先指標,以此為依據反推去找出適合自己的課程設計方案,且要能跟自己手上既有課程系統做區隔,最好產生鏈結的效應。

就像圖書真正的利潤來源其實是團購(台灣圖書產值崩垮的其中一個原因是團購市場蒸發)而非零售,零售只是增加被團購的知名度與機會,線上課程某種程度應該也是如此定位,如果推出課程後無法獲得團購訂單(各種意義的),那麼,就個人商業模式發展與職涯開拓來說,無論該黨線上課程創造了多少收益,都不算成功。

還有一點,年輕老師可能會拿線上課程的短期收益的金額與自己年度收入對比,產生出某種線上課程很好賺的錯覺,於是太快把自己的壓箱寶拍成課程送上市場,這有時候是一口氣開過市場的好契機,有時候則不是,有時甚至會被其他同類型但比自己有資歷跟資源的競爭者拿去開拓新進老師無法接觸到的市場,反而成了他人的助益與自己的阻力。但上述諸多利弊得失,要能在流量紅利的風下冷靜判斷,並不容易。畢竟,成功案例不少且成果誘人!

舉個例子,對年薪上千萬的大神級老師來說,一支線上課程收益數十萬甚至上百萬,並不算多,但是對於年輕老師或一般人來說,會覺得很多,這個對於金額的判斷,會造成對於此一專案項目與自己的工作關聯性的判斷有不同的想法,雖沒有對錯,但是,對於手頭資金有限者來說,有可能因為金額對比而產生誤判(或者可以這樣想,千萬年薪講師認為一支線上課程的收益應該多少才算合理?我想這個數據跟年輕老師會很不一樣,背後的構成理由也會很不一樣,而這些就是資料引用與理解過程的差異)!

總結一下,總之,我認為不能推跟既有實體課程一樣或類似的產品當線上課程。
其次,不能把線上課程收益當常態收入(而是要當成自己的品牌行銷預算或特別支出)。

第三,要能協助自己的本業拓展出去,提高未來的接案規模與層級,當然,收入也是。

當然,什麼都不管,投下去實作,直接用實作鍛鍊自己也是很好,只是剛好我之前一直沒能下定決心投身期間,也時不時會想一下,所以有了算是一個暫時性的結論,就將一些想法整理整理,至於我自己的具體作法還沒有完整版本的構思,也許將來也會有其他的想法,但那就留待以後再說,寫下此篇權充思考過程的紀錄!

延伸閱讀:順利舉辦公開活動的秘訣

逆社會觀察

終身學習是面對不確定世界的最佳保險

By
on
2019-10-18

終身學習是因應風險社會而誕生的概念,因為世界變得不確定,不斷變動。因此,選擇固定不變,反而讓自己處於非常脆弱的狀態,冒巨大的人生風險,可能會被變化沖垮。

為了因應不斷變化的不確定世界,人只好學習。

好處是,能將風險效益正面極大化(某種程度上來說,學習所獲得的結果是一種具備反脆弱的堅固性),個人面來說,持續累積大量的微小(原子)好習慣,是反脆弱的,例如,每天運動、學習進修,健康飲食,不暴飲暴食,不讓身體系統經常性的超過極限。

但是,缺點則是軍備競賽化,如果知道要學習且認真學習的人越來越多,學習所能獲得的溢出效果就不斷下滑(加上網路的贏者全拿巨星效應)。

然而,這是風險社會的宿命(風險社會的結構是脆弱的系統,因為資源分配兩極分化),多數人只是無權勢或資產可依靠的普通人。

普通人面對風險,持續(廣義的)學習進修成長,是面對不確定時代少數確切可靠的保險策略!

未來是風險個人化的時代,風險的末端承受者是每一個具體個人,風險管理的責任也落到每一個個人身上,國家或公司或家庭等組織不會幫你,只有自己能夠幫助自己。因此,從怎麼選學校或科系到怎麼選工作到怎麼選配偶與居住地點,還有如何投資理財等等,都需要自己決定,而這些人生決策都必須考慮未來可能出現的風險與不確定性,不能只是因循過去的選擇,每一個選擇都需要知識來支撐,擁有知識,才能在風險社會有效避險,甚至利用風險創造正面效益!

(附帶一說,群體社會層面來說,能持續創造大量微小而穩健的原子(如中產階級),是反脆弱的,社會比較能經得起衝擊而不被沖垮。少數頭部擁有大量資源而多數尾部分配極少資源則是脆弱的,容易被變動擊垮。

另外一方面來說,沒有一家獨大,差異性夠多元且分化是反脆弱的,一言堂式的一家獨大則是脆弱的。)

風險主題讀書會,不只會介紹金融面的風險管理與避險策略,還會介紹社會學面的風險管理與避險策略,因為,在社會上擁有足夠資產進行避險的人還是少數,但是,沒有資產就不能避險嗎?

並非如此,了解風險社會的構成邏輯,事先做出能善用風險的人涯規畫也是有效的避險策略,不太花錢,而且還能賺大錢!

歡迎來參加風險主題讀書會

逆社會觀察 教育與學習 文化創意考

既然都會被歧視,當然要往上爬到最能累積資源的環境死命抓住不放

By
on
2019-09-11

昨天有則我覺得感人且勵志的新聞,某個當保全的父親長年撿拾人家用過的參考書整理後給小孩使用,後來有個小孩申請上台大醫科(另外一個小孩是政大)。

在粉絲團貼了一下,談了一點網路酸民對這則新聞的評論的看法,然而,也還是有一些人指出這樣的出身考上台大醫科會很辛苦之類。

我也相信會很辛苦,歧視結構或說鄙視鏈在社會上是無所不在的。不過,會辛苦是因為社會結構與人性,不是因為考上台大醫科。

試想,如果他沒考上好學校而是落入一般人的刻板印象,認為這種底層階級的孩子就只能如何如何,難道就學或未來就業就不會被社會上其他的人鄙視或歧視嗎?

還是會嘛!?

既然都會,那當然能夠去到相對能將自己的社會地位往上拉抬的地方洗身分,比留在原本階級好。

就說我自己考上台大的研究所後,身為大學並非念台大且高中也不是建中出身,也扎扎實實的承受過不少明擺著的歧視言論跟睥睨眼神(台大的正統血脈:建中-台大本科,其他的嚴格意義上都不算台大生,都會被某些正統派鄙視),在學校期間也許會比較介意。

但是,等拿到學位文憑,離開學校,面對的不再是錙銖必較的台大正統論人士,且可以在社會上混吃混喝,的確又能因為台大光環多得到一些機會後,慢慢就會淡忘那些,且慶幸自己有去念了台大,拿到可以拿到的資源,幫助自己的人生減少一些些阻力(雖然還是有其他很多阻力,學歷並非萬靈丹,但也的確能消減一些阻力)。

而且,我也知道那些歧視是必然存在,並且,某種程度上來說並不是針對某個特定個人,而是不同身分在同一個場域相遇之後一定會發生的事情,不管在哪裡都會發生,以各種各樣的版本與型態,但是歸結於本質來說,就是歧視與鄙視。

同樣是被歧視,去一個將來能幫自己過得好一些的地方,也算是一種鍛鍊,至少能夠得到的資產與附加價值遠比留在原本的環境多多了。

而且,人只要有自己的明確目標,生活光是忙目標的事情就忙不完,其實外界怎麼歧視或嘲笑,那是外界自己的事情了!

再者,這些不如意其實都可以順便鍛鍊一個原本各方面不如人者的氣量與能耐,而如果連學校期間的歧視都撐不過,未來出社會後很可能也未必就能撐得下去?畢竟社會上的歧視結構更多元,且能拉開雙方差距的比較基準更多且更寬廣,就說我如今生存的環境,是一種無論你如何努力做出什麼程度的結果,都能有人輕鬆的超越,而且超越很多。這裡面要產生歧視結構太容易了,如果要往心裡去也是去不完的。

人類就是一種會把人身上的各種不同特質排出次序,並放入道德優劣來進行比較,從而發展出各種歧視與不平等關係的物種,因為,有些人想要站在頂端,想要勝出,想要將其他同類踩在腳下,或滿足自卑的超越或進行統治,維持他們以為必較好的社會秩序!

所以,無論如何都會被歧視,那就去最能替自己累積資源人脈和機會的地方磨練,絕對不要自暴自棄的待在原本的階級裡,後者幾乎只是活著等死。

人人當老闆 職場煉金術 教育與學習 經濟與生活

當你擁有比學歷更有價值的能力時…

By
on
2019-08-21

人生勝利聖經作者提摩西費里斯提到一個自己的經歷,我覺得很有趣。

他說自己也曾想說去唸個商學院。

後來轉念想,唸完商學院要做的事情所需要得能力,難到我不能自己在市場上學嗎?

於是他算出唸商學院要花的錢亙能夠學習的專業後,直接到市場上找實戰案例來做。

他把錢投了幾家新創,結果他自己還算滿意。

為什麼有些人會決定從大學休學去創業?

因為他的點子需要搶快搶時間,等到大學畢業可能就來不及了!

再者,他為了把事業模型搞出來,已經高度壓縮了學習歷程,把學校能教他的都掌握,且落實在實戰了!

那張文憑拿到後要做的事情他已經在做且大幅超前了,因此,怎麼看都沒有繼續念下去都必要?

然而,多數人還是選擇休學而非退學,多少是留歌後路,有萬一還是可以回學校。

但此時學校已經是孵化器都概念。

學歷文憑在這個時代已經淪為軍備競賽,對於找不到其他門路可以走的人來說,拿下盡可能好的學歷還是有必要,畢竟要保障競爭入場券,但如果已經握有他人沒有的特殊利基,你發現自己擁有比學歷更有價值的能力或點子時,完成學業就不必然是眼下最重要的事情,去創造出自己的獨特體驗才是。

就算休學去創業最後失敗,這段失敗的經歷日後仍然會成為漂亮的經歷。

評估一件事情做或不做,可以把已經達成後的目標拿出來想想看,有沒有其他非主流的達成辦法?

如果有,那麼,捨棄主流方案採取冷門方案。若是成功了,這個案例的獨特性將替自己的人生故事加分。

就說我自己,當初從事SoHo,投入寫作,並沒有走當時最主流的投稿文學獎或混藝文圈的道路,而是自己開發一套實戰方法,直接投稿各種媒體版面,而且是許多寫作人不想寫的版面,累積發表量,累積出書量,累積出自己的道路。

後來投入教學一開始也是因緣際會,後來也自己開展了一跳不同於主流方法的路,雖然未必是最強,但一路上的風景卻很有意思…

人生是永遠的測試版的作者說,如今主流道路就好像擠滿人的手扶梯,傻傻去排隊等著往上爬是不可能有機會的,得另闢蹊徑!

您也有想要達成的人生目標嗎?你知道的傳統方案是什麼?除了傳統方案之外,有沒有其他可能性?你會想挑戰看看其他可能性嗎?或許花點時間想一想,這是攸關每一個人未來的大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