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標籤

教育

閱讀資訊饗 教育與學習

哪怕重點只有一句話,只要能夠在生活中實踐出來也就值了!

By
on
2020-03-01

投入讀書寫作多年,常會聽到有人覺得某本書或課程沒料。
我不知道別人覺得一本書或一堂課的有料,標準是什麼?
但我覺得,有一些熱衷學習的夥伴說的,很有道理。自從開始寫作,還有後來開課也是,不時有其實已經是高手的熱衷學習者會跟我說,文章/課程裡的某個什麼,給他們很大的提醒,或是觀念的解惑,或是練習方法的取得。
這些人往往會說,光是能得到這個,買這本書/上這堂課就值了!
認真學習的人,不會奢望所得到的付費資訊全都是乾貨或自己沒聽過的東西,就算真的有,那也消化不了~
大多數的文本/課程,都是透過眾人的已知來帶出作者/授課者想給出的特點(學習者仍未知的部分)。
只是,這個比例拿捏,每個人的感受都不同,有些人會覺得大部分都懂的東西不值得再花錢學,有些人則是認為只要能從中獲得有用的部分即可,比重是其次!
好比說,偶爾會來參加我的課程的某位大牌講師,每次上完課之後,除了給我一些運課建議外,也會認真跟我歸納總結他在課堂上的收穫。他不是鉅細靡遺的報告各部分的重點,而是直接抽取出對他來說最有用的部分,問這個部分他的理解(觀念+練習方法)是否跟我想說的一致?
如果答案是肯定的,他之後就會納入自己生活或工作中的一部分來,徹底執行。發現不一樣,就聽我再講,然後修正,並且持續刻意練習。總之,就是抓出當下對他來說這堂課最有幫助的部分,在生活中找實作的機會!
想想我自己也有同樣的經驗,常常讀一本兩三百頁的書,會想特別記住或覺得特別對我有用的部分,就是幾個段落甚至是一句話。
但是,那些地方對我的日後人生產生的影響跟幫助,卻不小!
好比說我在寫作課上不時會提到的例子,當年我苦惱於投稿時事評論總是退稿,怎麼寫都上不了,直到某天在東大特訓班的漫畫中看到某一頁介紹小論文寫法的短文,將其記憶下來,回家後開始按表操課,經過一番實戰的刻意練習後,評論是我日後寫作工作收入的一項重要來源!
當年漫畫裡的一頁,很多人可能跳過的一頁,對當時的我卻是開啟了一扇新的門(從此認真投入學習寫作方法,練出自己的一套快速寫作的秘訣),我抓住了並且開始實踐這個新得到的工具,寫出數千篇文章,出版數十本書,創造出超過當初租借該本漫畫十萬倍以上的收益!
不學習當然是個大問題,另外一個其實也很大的問題則是學了卻無法正確的抓出重點。
我一直認為抓重點有兩個取徑,而且,第二個比第一個更重要,但是第一個則是讓我們走上第二個的基礎。第一個是作品本身覺得重要的事情,第二個是我自己覺得重要的事情。
學以致用說的就是第二個取徑,這個往往是出社會之後的持續學習的重點。在學時間的學習,著重點最好放在第一階段,也就是建立基礎,可以稍微考慮但不要太在乎能否學以致用。
以實務來說,就是大學本科與出社會工作未必有直接關連並沒有關係,因為大學提供的並不是出社會後工作所需要的知識或技巧,而是知識或技巧的基礎-拆解與重組文本的規則。在這個意義上,大學念什麼科系都沒差,因為到最後都會學到同樣的事情。上研究所或出社會後的學習在認真考慮學以致用即可。
岔題說的遠了,但因為並非不重要所以就多說幾句。
總之,學習這件事情,並不是拿到手的重點越多越好,也不是越省錢越好,而是不管你付出多少時間或花費,只要能從中找出對當下的自己有用的一句話或一個技藝都好,只要回去以後,在生活中找到一個能夠讓你反覆練習或徹底實踐的地方,認真花時間去堅持,日後回頭看你會赫然驚覺,當初有讀那本書/上那堂課真是太划算太超值了,因為你將所學轉移到自己人生中的問題上,且用所學解決了甚至還發揚光大了。
不妨回想一下自己現在擅長的能力,當初是花多少時間與費用下去練成的?或許你會發現,日後的收穫,與當初所投入的成本相比,真的太超值了!

教育與學習 文化創意考 經濟與生活

聊聊課程/體驗經濟II-產值有多少,也及老師們怎麼算鐘點?

By
on
2019-12-17

昨天看到網路上一則貼文裡的一個新聞報導,報導裡的受訪者說,台灣教育訓練產值有三十億,講師約五六百人。

我覺得是低估拉!

光是我知道的老師就一兩百人,而且,從這些老師掌握的市場與專業推估,應該還有不只三四倍的人存在。

更別說,兼職性質(如我)的數量該怎麼評估也是一個問題?

產值我覺得更是低估,因為出版業如此不濟,一年都還有一百七十億了…

最重要的是,一刀切是否進入企業訓練擔任講師沒什麼意思,廣義的成人學習市場上的客戶與講師都是跨界的,應該合起來評估,企業教育訓練只是其中一個子領域。

估值我沒有模型沒辦法說。

主要是想提一下統計黑數的概念,那些數字的問世,並不是真的經過調查,只是媒體找專家詢問,被詢問的專家不知道經過什麼思考過程,最後決定丟出以某種估算結果的數據當成回覆的一部分。

後來被人不斷引用,當成真實,其實都是黑數,基本上也都不該採信,因為沒有客觀證據支持。

專家應該在這類發言上謹慎。光是說個數字不等於可信,要能驗證,至少知道引用出處可信才行。

畢竟,如果只要三十億,那真的不是太樂觀的數字。而我知道稍具規模的管顧,一家的營收至少一兩億。難道市場只有二十家左右稍具規模的管顧而已嗎?

還想起一件事情,那就是講師收入,這個主題應該常有人談。時薪收入區間我就不多說了,企業的話,一個小時四千到兩萬都有,看老師的品牌與教學口碑和公司的議價能力。

我想說的是,這個工作沒那麼簡單。

不是一天兩萬,一個月接個六天就能月破十萬的事情。

首先,一天兩萬,除非你沒有管顧公司幫你接案,如果透過管顧,一天兩萬的意思是一天實際收費四萬,管顧要跟老師對拆。如果公司實收兩萬,老師實收可能只有一萬。

而且,那還是整天課,如果只買半天或三小時,那就更少了,但是,就算買半天課程,實際上付出的時間還是一整天,因為剩下半天很難再卡行程,雖然有些大牌老師會硬卡,但那是大牌老師,大牌老師做什麼都可以!

其次,上課前後,老師都有工作要做,不是只有去上課就好,也不是一套課程搬到每一家公司都可以講一樣的。課前得跟公司提案、開會討論調整需求,課後回饋報告如果自己接案可能得協力,管顧接案則由管顧處理。

一周接兩天課可其他天可能要處理很多行政與開會的事情,製作講義與調整課程。

還有,去洽談但沒談下來的時間花費與成本,也都必須從賺到的收入中攤提。

另外,約莫十一月底到過完農曆年是淡季,如果沒有其他工作,那很可能就完全沒工作,等於是其他九到十個月的收入要攤提為整年度的收入。

這是為什麼除了多接課之外,也會想開公開班或是出書做線上課程,乃至非企業部份的課程也會接。

單純只有企業內訓收入要到穩定或夠高,需要一段時間,而且,上課其實是很操勞的,今天可能在高雄明天在花蓮下周在山上一周,再下周在馬來西亞之類的,奔波起來,疲勞的累積也很可觀。

一個老師的密集上課時間最多就十多年,然後身體就會出現各種狀況,接案量必須往下修正。

總之,是個看起來很高薪,實際上很賣命的工作。

心靈處方箋 逆社會觀察

莫讓世上苦人被挾持

By
on
2019-11-11

昨晚下課,搭公車回家。

快到夜市時,想上廁所,就在大美超市那站下車。想說上完再走回去。

一進超市,看到幾組人零星的散坐在店家提供的座位,吃超市便當。

其中一組是一個媽媽帶兩個小孩。

或許是我多愁善感一些,覺得星期天晚上母子三人卻在廉價超市吃超市便當(大美的便當真的便宜,但不能說有多好吃)。生活想必不容易。

特別是上了一天課,對象大多是基金會輔助的清寒學生。早上的練習,好幾位都寫到缺錢,有一位甚至寫跟外婆的相處,這都是對一般學生上課很少碰到的。

休息時間,除了聊一般大學生會聊的,就是多了打工申請獎學金,沒錢,花錢要很省這些話題。

不過,他們雖然現在辛苦,未來還是滿有希望的,至少能夠憑藉社會提供的一些資源幫自己累積能力,只要未來選擇道路上,更清楚什麼能夠幫自己擺脫過去的問題。

我是有在課間碎念時建議可以去試試看業務銷售工作,如果很需要賺錢又想自我鍛鍊的話。這幾年有機會去學校演講有人問起工作如何找,我說如果缺錢就去當銷售,讓工作好好磨練一下,撐過就是你的了。

還聽到一個從小練游泳但知道自己未來只能是普通程度的女生在講他投入的事情,這世界有時候就是對體育音樂繪畫等非熱門專長的投入者很殘酷,只有極少數頂尖才能靠專長活下去,而國家社會鼓勵這些人從小投入卻不管日後轉出的接軌問題…

總之,我可以理解為何他們會說韓粉是多數,因為他們生活的世界,是社會底層。他們是底層的異類,也就是人們口中說可以翻身很了不起的那些優秀卻早年貧困的孩子。

所以,我一直覺得韓導很可怕,他真的有看見社會廣大普羅的苦(世上苦人多),只是將這些痛點拿來自己用而非幫助社會變得更好。

認真張大眼睛看非蛋黃區的世界,或基層工作者,或這些人會出沒的動線,真的是苦人多。

活動訊息區 人人當老闆 教育與學習 文化創意考

線上課程與既有工作串接的再思考

By
on
2019-10-25

執行細節暫且不談,還需要審慎構思,不過,日前跟某位老師談起這幾年坊間風風火火的開展著的線上課程的一些現象與細節,徒然讓我想起一件很早之前就一直在做,後來卻忘了的事情,也讓我想通了一些關於線上課程,之前一直想不通的卡關的點。

就是出書版稅不能當正常收入,要當額外獎勵,甚至是當成投入自我品牌建構行銷的經費。也就是說,版稅不是當經常性收入花用,必須投入工作的再開拓。

不管從那個版稅收到多少錢?

所以,我有些書的版稅專做公益捐贈,有些則是拿來買廣告,有些當成非例行性的花費的預算。

當然,一開始很辛苦的時候,是有拿來當收入使用,但是,正因為經歷過那一段,我才覺得不可以這樣,那風險太高。

回到線上課程,一開始有人來接觸時,我被這個新東西的高毛利給震驚了,後來看到一些大神級的作品賣了上千套甚至上千萬,被加總起來金額震驚了。

然後,即便不是大神,不少年輕人能收穫一筆不小款項,好多人都前仆後繼地投入了,讓我也真心覺得,(付費)線上課程這項新產品真的好厲害!

但是,那些都是我不自覺地跟書籍版稅對比所形成的,其他人也許各有自己對比的項目,但應該也都被一些高銷售數字震驚。

於是,我看到的現象就是,這幾年一堆人跟公司紛紛投入(話說早上我才看到自己的論文指導教授也推出了線上課程,真是後知後覺)。加上市場也形成這個習慣,早幾年是台灣很多商務人士買中國的聽書節目,接著是台灣自己的課程內容崛起,流量紅利來臨,不少人大賺一筆。

但其實,裡面也有做的普通甚至賠錢的,只是廠商不會說,且我們根本看不到,這就是網路演算法提供資訊最大的盲點,我們強化了確認偏誤。

這個暫且不談。

我想說的是,線上課程的收益,應該當成跟書的版稅一樣看待,也就是說,把線上課程當成書,過去在出書後能夠得到的延伸效益,現在有相當一部分轉移到線上課程。好比說,過去出書後有一波密集宣傳期,整個市場會看見新作品,即便不買的人都可能來談合作,如今則是線上課程,之前我聽李伯鋒老師提到他推出線上課程的宣傳期,就接到了一些出書跟企業內訓邀約。

然後,我重新審視了知識工作者的商業模式及背後的產業鏈,我認為,推出線上課程必須要能夠協助自己擴大既有的工作規模與合作夥伴的層級,主要收益應該來自原本其他工作項目的增加或升級,而不是線上課程本身,無論線上課程帶來多大效益,若其他原本收益因此短少而沒能增加,長期來說,那是危險的事情。

也就是說,投入線上課程之前,應該思考,這個產品在市場上的推出,要如何幫助我拓展工作?你的客戶訂購了線上課程之後,要再提供什麼給他們,並且能夠延續出一條長長久久的路?而不是一次性購買就掰掰!以此為思考主軸,訂出一些自己的評估標準,並且日後開始逐步檢驗!

這沒有標準答案,端視每一種知識工作者自己的定位與專長而定,但是,知識工作者的工作都是組合性質,很少操持單一種工作項目,因此,在工作組合中的定位與串接方式,我認為就是投入製作開發與推廣線上課程的每一個知識工作者都應該認真思考的事情?!

也因此,線上課程的內容,絕對不可以是原本實體課程的複製或某種濃縮線上版,應該要是完全不一樣的東西,就好像不是把專欄集結成書就好,必須另外寫(當然在出版是流量高峰期的時代,光是集結就能出書,也能暢銷,現在的線上課程很像那個時期,但是,那終究不會是常態)。

過去我就一直覺得,線上課程不能只是實體課程的錄影跟數位化。嚴格來說,不是完全不行,有些講座是可以,所以講座型活動我也錄影且做了小規模推廣,但有些東西不行。

線上課程要做的應該是激發興趣,因此,打開率與完成率的數據絕對課程設計的優先指標,以此為依據反推去找出適合自己的課程設計方案,且要能跟自己手上既有課程系統做區隔,最好產生鏈結的效應。

就像圖書真正的利潤來源其實是團購(台灣圖書產值崩垮的其中一個原因是團購市場蒸發)而非零售,零售只是增加被團購的知名度與機會,線上課程某種程度應該也是如此定位,如果推出課程後無法獲得團購訂單(各種意義的),那麼,就個人商業模式發展與職涯開拓來說,無論該黨線上課程創造了多少收益,都不算成功。

還有一點,年輕老師可能會拿線上課程的短期收益的金額與自己年度收入對比,產生出某種線上課程很好賺的錯覺,於是太快把自己的壓箱寶拍成課程送上市場,這有時候是一口氣開過市場的好契機,有時候則不是,有時甚至會被其他同類型但比自己有資歷跟資源的競爭者拿去開拓新進老師無法接觸到的市場,反而成了他人的助益與自己的阻力。但上述諸多利弊得失,要能在流量紅利的風下冷靜判斷,並不容易。畢竟,成功案例不少且成果誘人!

舉個例子,對年薪上千萬的大神級老師來說,一支線上課程收益數十萬甚至上百萬,並不算多,但是對於年輕老師或一般人來說,會覺得很多,這個對於金額的判斷,會造成對於此一專案項目與自己的工作關聯性的判斷有不同的想法,雖沒有對錯,但是,對於手頭資金有限者來說,有可能因為金額對比而產生誤判(或者可以這樣想,千萬年薪講師認為一支線上課程的收益應該多少才算合理?我想這個數據跟年輕老師會很不一樣,背後的構成理由也會很不一樣,而這些就是資料引用與理解過程的差異)!

總結一下,總之,我認為不能推跟既有實體課程一樣或類似的產品當線上課程。
其次,不能把線上課程收益當常態收入(而是要當成自己的品牌行銷預算或特別支出)。

第三,要能協助自己的本業拓展出去,提高未來的接案規模與層級,當然,收入也是。

當然,什麼都不管,投下去實作,直接用實作鍛鍊自己也是很好,只是剛好我之前一直沒能下定決心投身期間,也時不時會想一下,所以有了算是一個暫時性的結論,就將一些想法整理整理,至於我自己的具體作法還沒有完整版本的構思,也許將來也會有其他的想法,但那就留待以後再說,寫下此篇權充思考過程的紀錄!

延伸閱讀:順利舉辦公開活動的秘訣

逆社會觀察

終身學習是面對不確定世界的最佳保險

By
on
2019-10-18

終身學習是因應風險社會而誕生的概念,因為世界變得不確定,不斷變動。因此,選擇固定不變,反而讓自己處於非常脆弱的狀態,冒巨大的人生風險,可能會被變化沖垮。

為了因應不斷變化的不確定世界,人只好學習。

好處是,能將風險效益正面極大化(某種程度上來說,學習所獲得的結果是一種具備反脆弱的堅固性),個人面來說,持續累積大量的微小(原子)好習慣,是反脆弱的,例如,每天運動、學習進修,健康飲食,不暴飲暴食,不讓身體系統經常性的超過極限。

但是,缺點則是軍備競賽化,如果知道要學習且認真學習的人越來越多,學習所能獲得的溢出效果就不斷下滑(加上網路的贏者全拿巨星效應)。

然而,這是風險社會的宿命(風險社會的結構是脆弱的系統,因為資源分配兩極分化),多數人只是無權勢或資產可依靠的普通人。

普通人面對風險,持續(廣義的)學習進修成長,是面對不確定時代少數確切可靠的保險策略!

未來是風險個人化的時代,風險的末端承受者是每一個具體個人,風險管理的責任也落到每一個個人身上,國家或公司或家庭等組織不會幫你,只有自己能夠幫助自己。因此,從怎麼選學校或科系到怎麼選工作到怎麼選配偶與居住地點,還有如何投資理財等等,都需要自己決定,而這些人生決策都必須考慮未來可能出現的風險與不確定性,不能只是因循過去的選擇,每一個選擇都需要知識來支撐,擁有知識,才能在風險社會有效避險,甚至利用風險創造正面效益!

(附帶一說,群體社會層面來說,能持續創造大量微小而穩健的原子(如中產階級),是反脆弱的,社會比較能經得起衝擊而不被沖垮。少數頭部擁有大量資源而多數尾部分配極少資源則是脆弱的,容易被變動擊垮。

另外一方面來說,沒有一家獨大,差異性夠多元且分化是反脆弱的,一言堂式的一家獨大則是脆弱的。)

風險主題讀書會,不只會介紹金融面的風險管理與避險策略,還會介紹社會學面的風險管理與避險策略,因為,在社會上擁有足夠資產進行避險的人還是少數,但是,沒有資產就不能避險嗎?

並非如此,了解風險社會的構成邏輯,事先做出能善用風險的人涯規畫也是有效的避險策略,不太花錢,而且還能賺大錢!

歡迎來參加風險主題讀書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