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標籤

教育

職場煉金術 心靈處方箋 教育與學習 經濟與生活

國家為何不讓未來主人翁學財會知識?

By
on
2019-06-03

國家為何不讓未來主人財會知識?

文/Zen大

想過這個問題嗎?

 

為何體制教育中沒有財商教育?

 

如果說,體制教育是為了培養國民成為好公民,掌握將來能夠在社會上生活所需要的基本技能或學養(如語言、數學、外文、史地/知道自己是誰?、數學、公民/社會運作規則),為何公民科裡長久以來雖然有經濟有法律,卻沒有財商或投資理財?

 

是覺得孩子還小不用懂嗎?

 

如果是,為何高中乃至大學的必修仍然欠缺相關學門知識?

(這裡先說明一下好了,老師不會不是問題,因為現行制度裡的老師沒人負責講解這個,現行制度裡沒有提供這種專長的老師才是問題,不要歸因於老師或個人,制度問題的癥結點是為何不願意設計對人民有利的制度而要採用次優制度?)

於是,關於這個欠缺,我有個結合馬克思主義理論與陰謀論的觀點,簡單說結論,那就是國家裡的某一群人不希望國民普遍擁有這項能力,因此最好讓大多數國民對於金融與財務相關知識保持無知狀態,對於債務與資產的管理方式不熟悉,甚至連分期付款的評估方法都欠缺,只憑本能情緒判斷財務問題,對這些人最為有利。

 

先說馬克思主義觀點,馬克思認為國民義務教育是幫資本家培養產業後備軍,將還不能出社會工作的人圈養在學校並給予必要的基礎訓練,所以訓練以資本家未來需要為主。所以,誕生於工業革命後的各國義務教育大多先從標準化的填鴨教育人才培訓開始,因為工廠的流水作業現需要能夠達成良率高的好工人(至於有錢人則去念私立學校或請私人家教或出國讀書)。

 

陰謀論的觀點,當國民普遍欠缺財商時,甚至在台灣更棒的是欠缺邏輯思考時,出社會後的商業活動中的廣告文案對消費者的煽動購買與付費方式的檢視能力不足,簡直是送給資本家的超級大禮。

 

好比說日本建築師隈研吾就再三批判崛起於美國後來於東亞也相當盛行的分期付款購屋(歐陸是國家會用力量禁止人民因為購屋陷入債務問題的),讓還年輕的國民就背負高額貸款,為了還債只好認真工作賺錢,也不敢隨便跳槽或者參與社會抗爭,有利社會控制。

 

上述做法,後來有了更細膩的操作方式,好比說連信用卡都能進行小額信貸,國家以幫助弱勢國民接受高等教育之名大量發給學貸,讓更多中下階層的國民從出生甚早開始就被債務綑綁,將往後的勞動時間與身體都出賣給資本家好抵債,以牢牢控制住勞動力的供應不虞匱乏。

 

所以,鼓勵不買房或不貸款的聲音總是會被莫名的力量壓制,而鼓勵消費的聲音卻會被不斷放大,方便付款的交易模式更是屢屢闖關成功,為的就是讓手上沒有現金的國民也能輕鬆消費得起,好將未來人生抵押在還債上。

 

你要說這整套都是胡扯的陰謀論我也不反對,因為實際上的確沒有某些人坐下來約定好作上述這些事情,只是,上述這些事情的確在某些分工合作下出現了,也許各自促成的人原本另有想法,甚至是好的想法(如希望國民可以接受高等教育),但是,如今的結果卻不能否認壞處也接二連三的發生,然而,國家或體制的力量經常還是繼續無視,好比說國家仍然默許國民容易取得貸款以購買並不合理的高房價的房產,學貸已經氾濫成災卻還是繼續開放貸款並不限制。

 

所以我認為,如果陰謀論容易記住這些殘酷現實,那不妨就相信這些的確是某些人或組織的陰謀,只要多一個人遠離這套制約,幫自己人生爭取到喘息甚至自主性就好了!

在社會打滾多年,碰到不少年輕人還沒畢業已經揹了數十萬學貸。一聽銀行建議的還款計畫我簡直昏倒,竟然以十年二十年的超長期攤提本息一起攤還為主,當事人因為單次利息金額不高且每次分期金額也不大,就接受了,而當我引導這些人思考加總所有繳納金額的利息支出,有些人才驚訝自己才貸款一點錢卻繳納了如此高額的利息支出(本金攤還時間越長,即便利息起計點低,總金額還是不小)?

貸款買房的藍領工作者更是讓我擔心的一群人,這些人的收入高峰通常在四十歲上下,以後就會因為身體勞動力不堪負荷或其他原因而慢慢下滑,但許多人出社會的早,且若是勤懇工作並存錢者,三十出頭收入跟手邊存款通常就不錯,不少人會在此時進場買房,過去十多年台灣房價的高點並沒有嚇退購屋者承擔不合理的高房價與利息支出,還是進場,我擔心未來這些人高齡化之後,會面臨跟日本一樣的困境,房貸還在繳,工作收入已經追不上,而就算要變賣也無法解決根本問題,更別說變賣根本不在許多人的選項中!

 

這也是我為何想做有錢人讀書會這個主題的原因?因為,如果上述陰謀論不幸嚴重或者總之國民離開學校進入社會就是沒有基礎的財會知識(除了相關本科生以外),那就代表這個國家有某些力量在抑制這件事情發生,而國民自己必須有所警惕,自己想辦法補強這塊知識的不足,以避免未來人生賺到的收入全都先以負債形式呈現再以繳納貸款方式送出,而自己卻留不住什麼果實,只是為他人作嫁!

這個讀書會是在講個人的財商或金錢管理,乃至金錢思想能否較為健康且不受外界干擾的建構過程,是很多已經成功變成富裕階層不需要為錢財所困擾的人通用的知識觀念,我希望有機會能跟更多人分享,所以辦了這個讀書會,且該讀書會是公益性質,收費全部捐出!

—追記(2019.6.4)—

我寫這篇,蠻多人說那是因為老師也不會,或是財商教育關鍵在家庭因此凸顯階級。

上述說法,都比較像是直接把現象的描述當成問題成因,從系統論的角度看,找出建構一個系統的各個環節跟正反向回饋動能與目的,再深入檢視,方能發現一個系統的建造是否有所疏漏,此一疏漏背後的可能原因,方能找出比較貼近真實或能解決問題的方法,而不是把表面現象解讀或否定當成問題原因。

好比說,財商是家庭教育這件事情,其實沒有國民義務教育之前,教育都是私人之事,都是由家庭承擔,特別體現階級對教育的影響 。

問題是,既然國家插手干預教育了,且對國民說教育對於國民幸福與生活水準提升有幫助,那麼,為何體制教育中的財商教育還是欠缺?

老師也不會教更是不足以解釋,老師是由系統挑選適任者派任,缺老師就補足老師即可,但如果系統裡面根本沒有安排規劃這個角色,那就不是老師會不會教的問題了,而是能不能有機會教?

 

活動與課程 主題讀書會 職場煉金術 經濟與生活

系統論思維的認識與應用主題讀書會(07.14/07.27 台北)-確定舉行

By
on
2019-06-03

系統論思維的認識與應用

-主題讀書會(07.14/07.27 台北)

文/Zen大

社會上有不少人對於金錢問題感到煩惱,甚至去上課聽講座想要搞懂金錢問題。

然而,除非能夠意識到金錢是一個系統,從系統論的角度看待並策畫解決金錢問題的方案,否則,金錢仍舊會是一個問題。

而其實,人生也是一個系統,金錢則是人生中的一個子系統,也就是說,人生問題要能搞好,金錢問題也得搞定才行(搞定不代表累積很多,而是知道兩個系統該如何建構出一套能夠正向循環的模組)。

擴大來看,我們生活的世界,當然也是一個系統,世界中的社會國家文化交通政治經濟家庭宗教教育愛情人體…都是系統,我的所學社會學總是提醒我們,人類是生活在比自己大一點的系統中,若能搞懂系統如何構成、目的與運作的規則,自己身處其中的位置和活動方式,無論對自己的人生還是社會運轉,都會是好事。

系統論是一種非常好用的思考方法,從要素,關聯,回饋系統,主題,功能/目的,湧現構建出一套全觀式的動態思考工具,可以幫助人們拉高看事物的層級,掌握全體與部分的關聯,元素與結構的關係,看出個人(能動者)如何能透過辨認系統的規則,在既有系統中找到好位置,或安身立命,甚至有所突破,發大財。

因此,七月份主題讀書會,我將來分享系統論思維,多年來,因著系統思考方法,讓我得以從宏觀整體系統的觀點,看出個體在整體中的位置與可能發展方向,做出尚算合理的判斷。

這次讀書會,想跟大家分享對我影響深遠的系統論思考方法的秘訣(同時還會談一些非系統性思維以及優缺點作為對照)。本次讀書會,除了原理講解,也會讓大家實作,透過系統論的思維的要素,建構出自己的人生系統樣貌,進而找出目前的問題所在與修正方案。

費用1500元

目前有兩個時間

7.14  09:30~16:30(僅剩10個名額)

7.27  09:30~16:30(僅剩09個名額)

兩場都會開,有興趣參加者歡迎來信報名,會再回覆活動相關資訊,謝謝。

書單分成兩大塊,一部分是專門談系統論的作品,另外則是一些社會學理論相關的作品(借用紀登斯的結構化理論、布狄厄的場域論、盧曼系統功能論和派森斯的結構功能論),後者只會抽取出系統論的部分跟系統論思考整合在一起,主要作為建構系統理論的解說案例使用,不會深入探討社會學理論的構成和細節之事(那是另外一門大學問)。

逆社會觀察

長年被制度剝削與犧牲的基層民意的反撲

By
on
2019-03-21

長年被制度剝削與犧牲的基層民意的反撲

文/Zen大

台灣社會長期以來,在學校的學生時期,都有所謂的放牛班的存在,人數壓倒性的多過前段班,但被學校以制度的方式壓制與管理起來,整個制度性歧視。

這些人,什麼壞事都還沒做,只是因為被判定為成績可能會比較差就被丟到放牛班,給予次級的教學資源,結果,大多數人的成績果然不太好,畢業後就去工作或進入非升學體系的學校(如高職)。

這些人當中有不少就是日後的如今的精英口中的智力測驗不及格等等難聽話的指涉對象,他們也的確因為制度性歧視沒能有機會被養育成足夠具備公民意識的國民。甚至被洗腦教育毒害最深且日後毫無翻身的機會,因為生活所迫,都在求生而已。更別說有些人還得背負原生家庭與各種人際災難。

上述是血淋淋真實存在的實然,不是任何漂亮話的道德應然可以否認的事實。

我在想,這些人的人生並非沒有怨恨,甚至可能還不少,只是過去的社會構造令其無法串連,且被工作和生活給壓制,僅有極少數進入了黑幫,另成一個世界,其他人就只能被生活追著跑。

如今,網路讓這些人也能輕易串聯,且當出現一個深知其痛苦且能假裝自己也是跟其有共同生命經驗的領袖人物,能說自己能懂得俗民語言甚至粗鄙髒話時,很難不產生親和性吧?

這些年,許多國家的失敗組和基層紛紛都起身反抗,甚至又被菁英們寫文章寫書酸了很多下,這些人只是默默地累積憤怒能量,然後透過票票等值的所謂民主精神,好好的教訓了一直以來讓自己難過的菁英跟制度。

對這些人來說,誰統治國家或獨立或統一真的差別不大,因為他們不會成為思想犯或政治犯,就算真的被整了反正本來的人生也被整夠多了,所以沒差,標準不能再低了,至少也要把一些看不順眼的上面的人拉下來墊背才行。

說真的,社會發達起來之後虧欠基層太多了,制度充滿了剝削基層,把基層當成成本外部化的工具,且只有五十步與百步的差別,不管誰統治,都是在剝削與壓榨。

困難的歷史脈絡或思辨聽不懂,他們只是有一股怨恨想要發洩,誰願意幫忙就挺誰~

#傾聽民意在某些人說起來將成為一種上對下的姿態與傲慢

#這篇講實然不是在講應然

#應然論講再多實際社會運作就不按照應然論的指示有甚麼用

 

逆社會觀察 教育與學習

利多都在「頂大」 怎可能終結放榜新聞

By
on
2019-03-01

利多都在「頂大」 怎可能終結放榜新聞
 

文/Zen大(本文發表於上報)

 

前幾日有則新聞,有高中生發起終結放榜新聞的報導。

 

消息傳播開來後,引發一些共鳴,後續有幾間高中也同意跟進,不提供錄取名單給媒體製作放榜新聞。

 

甚至就連教育部也認可這樣的提案,表示未來要積極推動。

 

要我說句得罪人的,這種終結放榜新聞的訴求,某種程度就是不食人間煙火,不知民間疾苦的展現。

 

仔細觀察,提案並且同意終結放榜新聞的,都是不擔心入學人數且有好升學率的明星高中,如建中、雄中、雄女。

 

說起來,學校之所以會提供放榜新聞給媒體,也是想告訴社會大眾自己學校的辦學成效,以此做為招攬新生的宣傳。

 

所以,如果擴大廣義來看,其實學校提供給媒體的並不只有大考錄取成果的放榜消息,各種科展或是運動賽事的傑出表現,學校也都很積極地向媒體提供資料。

 

假設五育並進是存在的真實教育理念的話,其實學校方也不單只有提供升學考試方面的智育成果給媒體,體育或美育甚至德育(如熱心助人)方面的報導,也不時可從媒體看見,只是這些報導的週期不若放榜新聞集中,且引發的關注沒有放榜新聞大而已。

 

換個角度來看,如果其他四育都繼續透過媒體報導,卻只獨缺大考智育成績的報導,不也是很奇怪的事情嗎?

 

關鍵也許不在於媒體報導了升學成績,而是社會大眾對此類新聞引發的廣大迴響背後的社會心理因素,也就是俗稱的唯有讀書高思維,透過放榜新聞持續傳播擴散並被鞏固。

 

這些或許才是提倡終結放榜新聞者想要終結的?

 

但是,這些能夠因為終結放榜新聞而被終結嗎?

 

我個人很是懷疑。

 

畢竟,就算所謂的新聞媒體不報導,網路上一堆爆料系公社或類新聞頻道也還是會報導。

 

此外,不缺新生的頂級明星高中或許厭煩了每年提供放榜新聞,也覺得不提供不影響辦學所以答應加入,但其他需要積極爭取新生的非明星高中或社區高中是否也願意加入終結放榜新聞,就很難說了?!

 

況且,政府自己每年不都也會宣傳繁星等多元入學計畫的大考成果嗎?

 

當政府自己都帶頭給放榜新聞,又怎麼好意思推動終結放榜新聞?

 

就算真的看到民間發起而加入終結放榜新聞,如果社會觀念沒有改變,這些消息只會改以其他方式在社會上流傳。

 

好比說,出書,像是明星高中生考上台大的筆記術之類的書。

 

再深入一層來說,放榜新聞雖然是從高中發出,但是人們真正關心的是考上鼎大的頂尖科系,對吧?所以,常被報導的都是考上頂大醫科或法律系。

 

那麼,我們再來看看,政府為了讓台灣的頂大更有國際競爭力,獨厚般地給了多少資源挹注頂大?十年一千億的卓越計畫有多少是給了所謂的頂尖大學?

 

當政府都以制度性的方式在強化大學的排名不平等的,卻說要呼應終結放榜新聞,這兩件事情連結起來看真的是頗為荒謬!

 

如果教育部真心想終結放榜新聞,可以試著先終結高教資源分配不均與獨厚頂大造成的大學排序萬年不變,讓父母家長心心念念著想把孩子送入資源較多且學費便宜的頂大,某種程度可以說,是先有大學排行,才造就了中學的升學競爭,若不能終結唯有國立頂大醫科/電子/財金/法律最高的現象,就算放榜新聞在教育部的強力要求下從媒體消失,大學排名與唯有讀書高的思維也仍然會在台灣社會盤旋。

 

放榜新聞只是現象結果的呈現,並非問題的根源,真心想終結放榜新聞的社會影響力,得終結社會上的追逐頂大的現狀,而你我都知道這是不可能的,因為當政府都用制度在替頂大創造利多,人民百姓又怎麼不拚命往資源多的地方擠?

 

 

閱讀資訊饗 職場煉金術 文化創意考 在地想出版 經濟與生活

要將名氣轉換成利潤,需要良好的商業模式支撐

By
on
2019-02-06

要將名氣轉換成利潤,需要良好的商業模式支撐

文/Zen大

這些年不只一次,從一些前輩或朋友那邊聽聞,某些我以為很有名的人,日子過得並不算寬裕,相當辛苦的支撐著!

仔細思考,是將名氣轉化為利潤的商業模式設定上出狀況。最近的知名案例自然是宣布退出網紅界的囧星人,實際上,不只囧星人,不少場域都有類似狀況,好比說在網路上被按讚分享擴散很熱烈的某些文章撰寫人,未必都能從這些名氣換得可存活的資材。

其他領域不談,若是有志於商業,那麼,應該了解,不管願不願意接受,搏出名的目的,是為了換取利潤。

若空有名卻無法轉換成利潤,則必須思考並檢討名與利之間的轉換路徑是否沒有連結好?

其次,這些名若最終仍無法幫助轉換成利潤,是否應該捨棄並改經營其他領域?

忙於名氣的累積,卻忘了盤點利潤的轉換成果是很危險卻很常見的情況。

相較之下,比起名氣很大卻難以轉換,寧可名氣不大然而轉換率高(指名率大於市佔率),精準命中目標客群,在有限範圍內做好服務。

名與利並不是直接劃上等號,轉換過程有不少眉角與know-how…

想做自己想要做的工作,想過自己想過的生活,想以自己的專業或興趣謀生,不能光靠熱情與天賦,也不能只靠社會輿論一時的感動,或是朋友的熱血相挺,關鍵還是需要有縝密的商業模式,讓自己的能力在市場上能夠換得足夠生存的必要資材,來支撐自己走下去。

我之所以出這本書,某種程度就是希望減少有志於寫作維生的夥伴們的試錯成本,增加存活機率,並且能夠活得更好。

不管原因如何,現實情況是,在台灣有太多有才華有能力的人,欠缺必要的商業模式協助,導致必須退出自己想做的事情,特別是文化教育與出版產業,那真的是讓人感到遺憾與可惜的事情。

我始終相信,台灣需要更多能夠創造商業利潤的知識變現人才來支撐文化與出版產業,而壯大文化與出版產業,對於建構台灣文化主體性乃至開展自主獨立之路,十分關鍵~

縱然我知道某些左派或文青會對商業模式感到睥睨與不齒,但實際上,我們生活在資本主義社會,就是必須處理金錢與專業的轉換關係,村上隆也說,他能活下來是因為他搞懂資本主義世界的運作規則,讓自己的作品找到某種棲身之所與轉換資本的方法。

另外,這個讀書會也是為了提升自雇夥伴的生存機率而舉辦的,也一併給大家參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