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標籤

文化

閱讀資訊饗 職場煉金術 文化創意考 在地想出版 經濟與生活

要將名氣轉換成利潤,需要良好的商業模式支撐

By
on
2019-02-06

要將名氣轉換成利潤,需要良好的商業模式支撐

文/Zen大

這些年不只一次,從一些前輩或朋友那邊聽聞,某些我以為很有名的人,日子過得並不算寬裕,相當辛苦的支撐著!

仔細思考,是將名氣轉化為利潤的商業模式設定上出狀況。最近的知名案例自然是宣布退出網紅界的囧星人,實際上,不只囧星人,不少場域都有類似狀況,好比說在網路上被按讚分享擴散很熱烈的某些文章撰寫人,未必都能從這些名氣換得可存活的資材。

其他領域不談,若是有志於商業,那麼,應該了解,不管願不願意接受,搏出名的目的,是為了換取利潤。

若空有名卻無法轉換成利潤,則必須思考並檢討名與利之間的轉換路徑是否沒有連結好?

其次,這些名若最終仍無法幫助轉換成利潤,是否應該捨棄並改經營其他領域?

忙於名氣的累積,卻忘了盤點利潤的轉換成果是很危險卻很常見的情況。

相較之下,比起名氣很大卻難以轉換,寧可名氣不大然而轉換率高(指名率大於市佔率),精準命中目標客群,在有限範圍內做好服務。

名與利並不是直接劃上等號,轉換過程有不少眉角與know-how…

想做自己想要做的工作,想過自己想過的生活,想以自己的專業或興趣謀生,不能光靠熱情與天賦,也不能只靠社會輿論一時的感動,或是朋友的熱血相挺,關鍵還是需要有縝密的商業模式,讓自己的能力在市場上能夠換得足夠生存的必要資材,來支撐自己走下去。

我之所以出這本書,某種程度就是希望減少有志於寫作維生的夥伴們的試錯成本,增加存活機率,並且能夠活得更好。

不管原因如何,現實情況是,在台灣有太多有才華有能力的人,欠缺必要的商業模式協助,導致必須退出自己想做的事情,特別是文化教育與出版產業,那真的是讓人感到遺憾與可惜的事情。

我始終相信,台灣需要更多能夠創造商業利潤的知識變現人才來支撐文化與出版產業,而壯大文化與出版產業,對於建構台灣文化主體性乃至開展自主獨立之路,十分關鍵~

縱然我知道某些左派或文青會對商業模式感到睥睨與不齒,但實際上,我們生活在資本主義社會,就是必須處理金錢與專業的轉換關係,村上隆也說,他能活下來是因為他搞懂資本主義世界的運作規則,讓自己的作品找到某種棲身之所與轉換資本的方法。

另外,這個讀書會也是為了提升自雇夥伴的生存機率而舉辦的,也一併給大家參考~

文化創意考 在地想出版

來年真的適合多讀書,所以也多買幾本書吧!

By
on
2018-12-27

來年真的適合多讀書,所以也多買幾本書吧!

 

文/Zen大

 

還在讀研究所的時候,我就當過外包編輯跟特約副主編,畢業後第二份工作也投入編書(主要是企劃/找作家)。

 

在準備從職場離開,自行獨立之前,曾經有家出版社的老闆將出版社回賣給公司,然後接手的總編問我有沒有興趣接,於是就約見面談了一下。

 

當時是一個考驗,那是另外一個大集團,雖然不能馬上掛主事者但也會是資深編輯,薪水以當時來說還可以(且仍會有銷售業績評估),但最後我放棄,因為我想,走編輯這條路需要的還有獻身,而我沒有那方面的社會積蓄可以支持我獻身。

 

不幸言中,後來一路都在往下滑的出版業,編輯毋寧是受衝擊最慘的一塊,如今薪水還比以前低不說,慢慢出版產業也不太會是新鮮人的選擇,以後的人才培育與輪替會更困難。

 

所以,我從來一直很支持買書(當然也讀很多書),這幾年每年買書金額沒有低於二十萬,盡力支持這個出版業,因為我知道出版垮了,跟農業一樣(出版就是文化農業),不是GDP的問題,而是文化崩塌的問題!

 

編輯所需承擔的工作,如果放到其他產業,那絕對是超強專案經理人,需要有技術夠細心有美學有人脈還要懂溝通談判行銷以及將所有難搞的人(從通路採購,媒體公關到作者學者教授乃至封面設計,還有自己的老闆,沒一個好搞定的,每個脾氣都超大且要求很多)串聯起來的耐性,但是,待遇卻相當微薄~

 

沒有獻身的心志,怎麼可能撐得下去?

 

說一下結論,這完全是道德呼籲,雖然可能沒甚麼用,但我想,平常不買書的朋友,來年至少一個月花幾百塊買本書吧!

有在買書的,多買一兩本吧?

送給不看書的朋友都好,台灣的出版業很嚴峻,然後,如果不支持,以後的文化殖民現象會更加嚴峻,且以後會看到許多人淪落底部,無力翻身。

 

知識經濟+社群網路時代,沒有知識要怎麼活下去?
有知識的人不會變現都未必活得好了!

 

讀書還是很重要,而讀書就得有人出書寫書才行阿!

 

難不成真的都買中國的知識網紅推銷的作品,真心覺得ok 嗎?
文化都放棄抵抗的話,那可以宣布投降了,比市場被一統,政治被入侵還慘。

 

今年讀一本偷書賊,講納粹德國時期為了消滅猶太文化,從猶太人家中將所有藏書都搬走的歷史作品,納粹深知,真正意義的消滅猶太人是消滅思想,因此從思想載體下手。

 

來讀書吧!你讀的書會成為你人生的養分,支撐你走人生路的,成本極為低廉但是收穫很多喔,不管是精神上還是物質上的。

生活有感想 職場煉金術 心靈處方箋

敢於特立獨行做自己 別浪費時間於同儕壓力下的假合群

By
on
2018-12-01

上大學之後,還會擺出認真讀書的姿態的學生不是沒有,但除了少數頂大熱門科系外,其他的大學或科系的學生,在比例上真的不是那麼多。就算是私底下認認真真的讀了書的學生,逢人也得謙遜地說自己「其實沒有讀書」。

不推崇認真讀書的風氣,在大學裡以各種變形的行為模式展現,像是找最好拿高分的營養學分修,迴避考試困難或指定閱讀量大的課程,不買課本找學長姐借或只借講義來印,能翹課就不上課,拼命打工談戀愛與玩社團(聽說近年來社團不流行了),窩在宿舍追劇或打電動…總之,就是要對好好認真讀書這件事情擺出不屑不齒的態度才行。

有趣的是,在台灣讀大學時追求好混過關就好的人,出國留學後,反而幾乎全部口徑一致地炫耀起外國課程的要求嚴格,以及自己的課業壓力沉重?

好比說我大學班上有個同學,經常上課遲到,到教室能睡覺就不醒著,但大學畢業一年後就出國留學,後來很快的拿到博士與終身教職,搖身一變成為認真學習且勤勉治學的大學教授,跌破一堆人眼鏡。

於是我在想,會不會是我們並非不想認真努力讀好課業,只是某些求學環境的睥睨認真讀書的氣氛成為某種壓力,迫使想要認真讀書的同學不敢堂而皇之地做,怕被嘲笑?

記得大學我們班上有一個同學,無論什麼課程,永遠一個人坐在第一排最中間的位子,上課也都認真聽講且認真舉手問老師問題,一開始被不少人視為怪咖,時間久了大家才接受這個人就是這樣「奇怪」?

然而,這位奇怪的同學日後唸完了博士,且在職場上混得很不錯,學問很紮實,為人處事也很老練。

我想說的是,年輕的時候,我們當中有不少人花了許多時間去迎合身邊的小團體或環境氛圍的要求,卻壓抑或扭曲了自己內心真正的想法與想做的事情,到最後就這麼白白浪費了寶貴青春,迎合的也是畢業離開後就不會再有關係的過客。

社會學稱此為同儕壓力,人們多半因為同儕壓力而選擇了自己並不喜歡做的事情,只是不希望讓看起來與眾不同的自己成為眾矢之的,讓當下的自己過得很辛苦。

弔詭的是,想成功的一項重要特質就是得敢於與眾不同,因為成功在社會上向來是少數份子,少數必然就會與眾不同。若無法克服同儕壓力,拒絕從眾性的壓力,敢於活出與眾不同的真實自己,多年後回頭看,後悔的還是自己。

中國暢銷作家李尚龍曾經寫過一篇文章「你以為你在合群,其實你在浪費時間」。文章裡說到,想認真讀書的同學被同宿舍其他同學排擠,因為其他同學都只想打電動,不想讀書,於是以同儕壓力迫使這個想讀書的同學屈服,放棄讀書來跟大家一起打電動。

記得我剛上大一時住宿舍,另一個室友出身農家,每天早睡早起,生活非常規律,自有一套生活節奏,不太受他班上同學的影響,雖然常被取笑但他卻依然故我,活得很自在。

我對他的作息正常沒有什麼不滿,只是我習慣看書看很晚,所以後來學期結束我就想辦法讓自己能夠一個人住一間宿舍(找人頭跟我一起同租一間宿舍),免去得配合其他人作息的困擾。

每個人的人生都是自己要對自己負責的,當下跟自己再好的人,未來人生道路上未必會有彼此!而且,如果真的是好朋友,應該支持並鼓勵好朋友去做他真心想做的事情,而不是要對方跟自己瞎攪和在一起。那些人並不會為你的人生成敗負責,也真的不需要為了一時的同儕壓力而放棄自己真心想做的事情,否則到頭來後悔的還是自己。

我三十歲離開職場,成為獨立Soho之後,生活中不再滿是無效又冗長的會議,也不用花時間跟同事寒暄只為了維繫一個其實不好也不壞的關係,我把大量時間用來閱讀與寫作,規劃並練習自己的商業模式,當然並不是說不再跟人來往,只是人際關係中少去了很多其實不需要發生的會議與應酬,可以讓時間與心力都更具焦在真正重要的事情與關係的累積上。

如果群體無法接受你的特立獨行,那就勇敢地當個群體中的怪人,要知道將來畢業後能夠出人頭地的,多半是在學期間不太合群甚至被刻意冷落的怪人,畢竟這些人當年就敢堅持做自己而不屈從於同儕壓力,頂著壓力長大的人未來面對人生難題時的抗壓性與復原力,肯定比習慣躲在溫暖群體裏被保護的人強大許多,而且從年輕時就省下許多不必要的應酬時間花在自我充實上,雙方的落差自然很快就能浮現。

要想成功,能夠排除眾議與同儕壓力堅持下去,只是最基本最低階的一個門檻,如果連這個門檻都跨不過,未來想要有一番作為,不是不可能,但機率基本上不大,因為無論想挑戰任何事情,總會有人在旁邊潑冷水或落井下石或想方設法拖你離開想努力的道路,因為人性中的幽微之一就是「見不得別人想努力向上」,特別是那些覺得待在人生的谷底耍廢是一種超脫塵世的庸俗競爭的人,更是熱中破壞別人的努力向上。

想要發達成功,想要走上自己想要的人生道路,首先第一件事情是勇敢對其他想脫自己離開道路的人說不,不惜割席斷交也要堅持勇敢做自己,遠離假合群的浪費生命,雖千萬人吾往矣?!

私飲食劄記 逆社會觀察 文化創意考

台灣小吃,只能以便宜守住老故事和人民情感嗎?–飲食與社會評論系列4

By
on
2018-10-19
台灣小吃,只能以便宜守住老故事和人民情感嗎? 文/Zen大(本文發表於上報) 每隔一陣子,就有人用台灣小吃來議論、點評台灣社會,像是前一陣子的對岸已經在談大數據,台灣還在辦滷肉飯節,還有更早一些時候,為了抗議台灣小吃業者漲價而端出了歷史源流來批判漲價業者。 最近似乎又友人聊起台灣小吃,這次是有人主張,應該提升台灣小吃的原物料品質,拉高售價,不必然只能走低價便宜大碗路線。 然後有人為文反駁,認為觀光...
閱讀資訊饗

種族清洗—除了屠殺生靈,還要消滅文化思想

By
on
2018-10-04

種族清洗—除了屠殺生靈,還要消滅文化思想

 

文/Zen大(本文發表於廈門書香兩岸)

 

書名:偷書賊—建構統治者神話的文化洗劫與記憶消滅

作者:安德斯﹒李戴爾

出版社:馬可孛羅

 

儘管仍有一些人不相信,不過,納粹在二戰期間屠殺六百萬猶太人一事,已經被當成歷史事實記錄了下來,且至今仍然以各種方式挖掘出新的史料事蹟,編寫成書,提醒後人。

 

納粹迫害猶太人這一支歷史研究,每當人以為再無新的事蹟可被挖出時,偏偏就會再出現新的資料,端賴有心人投身龐雜史料與資料考察,抽絲剝繭,釐清端倪。

 

《偷書賊—建構統治者神話的文化洗劫與記憶消滅》一書,毋寧是近期關於納粹迫害猶太人的研究中最讓人驚嘆的一部成果。

 

此一事件被挖掘出來後,顯得理所當然,似乎本該如此,但再被有心人說出來之前,卻深深藏於歷史的密室裡,一如那些一直都存在但卻無人可以處理的龐雜書籍清單一樣。

 

《偷書賊》說的是什麼樣的一則故事?

 

《偷書賊》說的是納粹為了徹底消滅猶太民族,不只是消滅數以百萬計的活生生人命,還費盡心力試圖消滅數以千萬計的藏書,但凡與猶太人思想歷史文化傳承有關的藏書,都想方設法消滅或者竄改。

 

納粹主事者認為,若單單只是消滅猶太人卻沒有消滅猶太思想,未來難保有人挖掘出這些思想,爾後以此一思想的後世傳人自居。然而,若能順利消滅或竄改猶太思想,使其絕跡,那麼就算將來有漏網之魚存活下來,也再無可提供其建構猶太身分獨特性的思想文化,只能被其他文化吞併或消滅。

 

也就是說,納粹早已清楚,真正有效消滅猶太人的方法不單只是屠殺猶太人,不只是進行種族清洗,還要盡力剪除猶太思想文化歷史在歷史上存在過的跡象…。

 

《偷書賊》一書,正是納粹偷竊猶太思想與作品的紀錄。

 

納粹早在1932年八月就透過媒體公布了一份作家黑名單,納粹於1933年上台之後更是正式推展護國衛民的出版品禁印法令,爾後更開始限縮言論自由,先是約束共產黨與社會主義的報章與出版品,爾後則開始禁止馬克思主義、猶太民族與色情書刊。

 

納粹支持者相信,「語言是一個民族的靈魂,德國文學應該純粹化,並且去除異國的影響。猶太人是德語的死敵,猶太人僅能以猶太語的方式思考。猶太人若以德文寫作,根本是欺世盜名,而以德語寫作的德國人若在思想上反德國精神則是個叛國賊」。

 

納粹的支持者一開始只是要求猶太文學只能以希伯來文印行,並且徹底從公共圖書館中剷除。此一主張讓納粹有了驅趕非德國精神之所有創作的依據,無論是德國人寫的非德國精神的作品還是猶太人寫的德國精神或非德國精神作品都應該要禁止,甚至燒毀。

 

納粹執政期間,控制了德國的出版業,約莫兩千五百家出版社與一萬六千個書店(包含二手書店),徹底將猶太人的思想與作品剃除,且禁止猶太人與其作品出現在文學社團、作家機構出版社書商印刷廠等,徹底執行消滅猶太思想與文學的作業,一如其日後將大批猶太人送往集中營處理一樣。

 

黑名單上的書,在很多地方是以堆肥牛車送抵廣場,集中起來,讓身穿正式服裝的學生和希特勒青年團、衝鋒隊、親衛隊與準軍事組織「鋼鐵前線士兵聯盟」等成員一起進行焚燒銷毀作業,且有不少教師校長與當地領袖參與。

 

《偷書賊》一書作者在書中毫不避諱地提及,當年納粹之所以能夠順利的完成偷書與消滅作業,仰賴整個德國人民的協助。作者無意用力批判當時協力的人,只是指出此一事實,以及隱藏在此一事實背後的歷史成因(歐洲世界的反猶思想與傳統)。

 

其實,納粹除了公開焚書,也指派特定圖書館負責收書。當納粹勢力開始橫掃歐洲後,一如納粹也開始處理歐洲各地的猶太人,負責處理猶太相關作品的單位也開始處理歐洲各國猶太人的藏書。但因為不若德國本地能得到足夠多的國民協力焚燒,將徵收來的書找地方集中收藏起來,成了新的作業程序。或許也因此才能讓此一事件日後被人發現並且報導出來。

 

 

 

作者跑遍了歐洲大陸,四處尋訪曾經被當作收藏猶太作品的圖書館與機構,深入介紹這些作品的現狀,當年被徵收與整理的過程,以及目前的處理方式(造冊並且試圖歸還作品給原主人的後代,畢竟這些可能是被屠殺的猶太人少數留下來的遺物)與所遭遇的困難(沒有經費將作品歸還給該歸還的後裔)。

 

納粹在消滅猶太這件事情上,非常有系統且縝密的執行,除了人要盡力殺光且不令其繼續繁衍,思想也要修正成符合納粹史觀,而文化藝術創作與歷史象徵則是有計畫地摧毀,總之,完全的滅族要處理掉的不只是活人還有思想。

 

作者在研究納粹偷書時便發現一件事情,納粹剪除猶太思想的做法除了徵收猶太人手中的作品並將之焚毀外,還保留相當大一部分具有研究價值的作品,試圖以亞利安思想來竄改、修正與重建猶太思想的歷史脈絡,創造一個沒有猶太人的世界。只能說還好當年納粹最後戰敗了,要不然今天的我們所認識的猶太人與猶太歷史,恐怕會是另外一個截然不同的面貌。

 

讀《偷書賊》常常讓人不寒而慄之外,也不禁在想,人類這種非要找一個仇敵來消滅,以此團結自己人的心態,不知何時才能終止?而在此之前,不知有多少無辜性命得枉死犧牲在這些毫無意義的排除異己,以鞏固內部團結的偏誤心態之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