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標籤

文章

職場煉金術 寫作有方法

文章內容變簡單,背後考量不簡單

By
on
2018-12-29

文章內容變簡單,背後考量不簡單

-關於寫作,你應該知道的事情41

文/Zen大

日前看到網路上有人在檢討一些走紅後的網紅或部落客的文字水準往下掉,除了感嘆,然後說自己不再訂閱外,似乎更認為,這些人是停止進步了,已經沒有好觀點或好文字可以賣。

其實,文章的好壞難易,從來都是相對的,相對於是誰來讀這些文字,並沒有定論。

但偏偏有一些讀者就認為自己的評判標準就是世界應該遵守的標準,忽略了世界上有各種各樣的讀者跟閱讀需求。

文章走向調整整件事情,往往不是作者水準改變,而是生涯方向不同,重心不同,市場定位調整而已。

網紅企業化之後,文章有不少都是改由代筆操刀,要不要以及需不需要維持原本規格是商業考量,不是文章本身。專業文膽可以模仿主事者的文章語氣跟內容水準,也可以不。

也不看看人家公司如今做到什麼規模了?

還有,王文華就曾經寫過一篇文章談他的寫作轉變,他當年也是得文學獎掛,後來心態調整,開始切大眾市場。

有一些學經歷背景不錯的人,常常覺得,用字難觀點深或新,堆疊概念修辭,符號密度高才是好文章,其實,商業考量來看,文章好壞是看讀者是否受用,甚至是看銷售點擊率,因為背後的考量是營生而不是美學。

況且,能將知識普及出去的,往往是淺顯易懂的文字,高深文字只有少數文化菁英能懂,若無人翻譯這些文字到更廣大的市場,也等於是讓知識被少數菁英綁架而已。

將難的東西寫成簡單的,其實並不容易,因為高度濃縮的精密概念要用日常語言講解清楚,那得寫作人本身對該套知識系統與生活文字雙方都十分嫻熟才有辦法。

這其實也是一種困難的翻譯,將學術知識翻譯成日常語言,兩邊等於是兩個世界,而且往往是俗民世界的語言知識庫中還沒有這些表達的文字存在,是由寫作人創造出來的,這是了不起的成就。

表達能力/技巧/方法比內容重要,而且也是一門需要刻意練習的專業。

沒搞懂這點的人,常常會為自己的好學問沒被欣賞,不如自己的人卻比自己有名或走紅而感到悲憤或憤世忌俗。

東西好還不夠,還得表達能力好。

所謂的好,也不是客觀意義的,而是對你的客戶來說能夠精準令其理解的那種好,在別人看搞不好是糟糕。

這就是為什麼有許多擅長表達的人被專業同儕瞧不起的原因,因為他們捨棄了個人中心與完美主義,認真傾聽客戶需求,使用客戶能懂得表達方式向其說明~

這些沒有對錯,選擇而已。

有些人只看文章不看脈絡,導致誤解。

有趣的是,這些讀者很可能正視調整方向後代作者想要捨棄了。

誠品是另一個類似的案例,從當初的小眾菁英轉向中產階級,只是市場定位的改變,因為生存往往比品味堅持更重要。活不下來,一切的美好都只是別人的緬懷而已,能否活在別人口中的緬懷,其實真的一點都不重要。
關於寫作,你應該知道的事情

1.有個糟糕的開始好過不開始
2.你的習以為常與理所當然可能是別人的新世界…
3.如果我是現在才開始發展文字工作…
4.放輕鬆,寫廢文,反而更能聚焦目標讀者
5.盡可能,寫作(工作)中不接電話
6.文章的結果,並非一蹴可及
7.部落格的被動收益不容小覷
8.想當職業作家,需要的是穩定的專欄
9.珍惜被退稿的經驗
10.你知道自己專業領域的門檻嗎?
11.抱持活用之心閱讀&檢視資訊
12.寫作人只是意見代理人而非創造者
13.累積基礎書單
14.職業作家,與現實對決的勇氣
15.關於稿費,不要管字數價格了,想想寫作時間吧!
16.寫不好的一個很重要的原因是:寫/刪的不夠多…

17.寫不出來的原因之一,是擔心別人覺得你寫的很糟
18.想當作家不是看作品好壞而是產出量能否換錢維生
19.沒事或低潮時就讀書啊,不然要幹嘛?
20.在故事氾濫的時代,創作人想突圍必須破格...

21.寫書的秘訣:把讀者當白紙而非白癡
22.常有人問我,不會有沒靈感,寫不出來的時候嗎?
23.學會拆書寫作技巧,人生事業受用無窮
24.可以被稱為作家的一些根據
25.散文真實性的認定界線到哪裡為止?
26.專家寫書,該披露多少看家本領?
27.專家寫作,不妨從分享業內皆知的 Know How入手
28.非文案專長卻需要寫文案時的發想秘訣
29.有出書規劃的人,把書寫出來就是你現階段最重要的事情
30.專家出書常見的三大盲點
31.能展現主體性的風格與性格,才是最好的文案
32.蒐集寫書用題材的好方法

33.閱讀訓練──觀察、思考、心得寫作的方法
34.關於寫作,有稿酬且能夠持續寫就很棒了!
35.十個發想寫作主題的方法
36.一天當三天用的趕稿作息
37.存活下來這件事情,也許找出商業模式比單純有才能更重要
38.早上快速開機&進入創作狀態的秘訣
39.設計專屬的刻意練習方案:富蘭克林提升寫作能力的方法
40.寫不好的原因:不敢寫真正的自己,寫了一堆社會期望我做到的樣子
41.文章內容變簡單,背後考量不簡單

逆社會觀察

發文留言就是要激怒你,不然要幹嘛?

By
on
2018-07-18

發文留言就是要激怒你,不然要幹嘛?

 

文/Zen大(本文發表於媒體人小圈圈)

 

前一陣子我在臉書上看到某個朋友轉貼一則發文,還點評了這則發文「愚蠢」。該文原Po貌似還是個青少年,發文大意是馬雲有三百六十億元資產,如果地球上每個人都給一億元,他還剩三百億,不知道為什麼馬雲不願意這樣做?

 

我看到該則發文時,有兩千多個讚和數百個轉發,底下留言清一色是教訓或指教該則貼文的數學有問題。我稍微看了一下留言,沒發現原Po有回覆。

 

後來我再仔細研究了一下原Po文者的臉書,赫然發現,此人有一萬多人追蹤,多數發文都只是單純的轉貼且按讚數不多,偶爾按數飆高的發文都是頗有爭議或容易引發斥責的貼文,並且其所追蹤和轉發的貼文中也有一些類似路數的文字。

 

這讓我想起我自己的粉絲團上,某個粉絲留言提及的話。大意是,在臉書上留言發文,就是要激怒人啊,不然還能幹嘛?

 

想想雖然悲哀,卻不無道理。

 

社群媒體上的留言多半難以鉅細靡遺地訴說某一件事情的道理或想法,只能很簡扼的說明自己的主張。單憑如此隨片的訊息,哪有可能讓不同意見的人接受並且改變想法?

 

既然改變對方想法不可能,那不如就改成激怒對方,讓對方出糗好了?!只要在言語使用上不逾越可能被告的界線就好。

 

某種程度上來說,這類型的文字慢慢有普及的趨勢,且從發文底下的留言開始轉進貼文本身。

 

當長篇大論,認真將一件事情說好說滿所能獲得的讚與分享數,還不及惡意的嘲諷、搞笑、裝笨更能引來讚與分享時,自然就會有人投入此一路線的文章經營。在這個時代,惡名更慘的是默默無名,有人罵比沒人理的社群排序還要高,這種殺頭但有可能有錢賺的生意就會有人做。

 

或許你會說,靠著惡搞鬧事出名,又無法拿到業配也不可能有粉絲願意花錢買單其所推薦的產品,要怎麼賺錢?

 

在國外,有一些網紅走的路線是非好感鬧事路線,聽說國際品牌大廠會刻意付錢請他們「不要」使用他們的產品,以免品牌形象被汙染而業績受影響。

 

也就是說,能把事情鬧大的人,自然也有其獲利模式,雖然是一般人所不齒或不屑的方式,但卻也是真金白銀的收入。

 

回到開頭提及的事情,我想說的是,未來的數位生活必須小心留意那些刻意想要激怒或挑撥你的情緒的文字,當你發現情緒正被某一則留言所挑起時,務必試著中斷反應,多想想對方是否能夠因為我們的回應而獲得什麼好處?小心自己的憤怒和自以為在主持正義的行為,淪為有心人利用的獲利幫兇。

寫作有方法 教育與學習

有個糟糕的開始好過不開始

By
on
2018-06-13

有個糟糕的開始好過不開始
–關於寫作,你應該知道的事情系列一

 

文/Zen大

 

戰後,英國人非但沒有因為邱吉爾帶領英國打勝仗而選他當首相,反而讓他解職回家吃自己。

 

歸野的邱吉爾,成天百無聊賴,家人看不下去,把他送到鄰居家去學畫。

 

第一次來到畫室,邱吉爾盯著一張空白的畫布,不知從何下筆?

 

老師看了看害怕畫壞掉遲遲不敢動筆的邱吉爾,拿起顏料往布上潑。

 

這一潑,非但沒有惹怒邱吉爾,反而提醒了他,不用害怕失敗,因為這已經是一幅不太好看的畫。

 

放鬆之後,邱吉爾不再害怕結果,盡情投入作畫。

 

寫作其實也是一樣,不少人常常盯著空白的稿子,遲遲不敢下筆,或是邊寫邊塗改,遲遲沒有進展。

 

被內心預期應該有好結果困住的人,很難下筆,唯有拋開非得要創作出好作品的心態,甚至抱持著就算做出最爛作品也沒關係的心態,反而能夠放開筆去寫~

 

先寫再說,成果不滿意,還可以改,改到滿意再示人即可,不是嗎?

對寫作有興趣嗎?想解決不知如何下筆寫的各種問題嗎?歡迎來參加快速寫作課程

–關於寫作,你應該知道的事(系列文)–

1.有個糟糕的開始好過不開始
2.你的習以為常與理所當然可能是別人的新世界…
3.如果我是現在才開始發展文字工作…
4.放輕鬆,寫廢文,反而更能聚焦目標讀者
5.盡可能,寫作(工作)中不接電話
6.文章的結果,並非一蹴可及
7.部落格的被動收益不容小覷
8.想當職業作家,需要的是穩定的專欄
9.珍惜被退稿的經驗
10.你知道自己專業領域的門檻嗎?
11.抱持活用之心閱讀&檢視資訊
12.寫作人只是意見代理人而非創造者
13.累積基礎書單
14.職業作家,與現實對決的勇氣
15.關於稿費,不要管字數價格了,想想寫作時間吧!
16.寫不好的一個很重要的原因是:寫/刪的不夠多…
17.寫不出來的原因之一,是擔心別人覺得你寫的很糟
18.想當作家不是看作品好壞而是產出量能否換錢維生
19.沒事或低潮時就讀書啊,不然要幹嘛?
20.在故事氾濫的時代,創作人想突圍必須破格...

寫作有方法 教育與學習

Zen大的寫作會—讓夥伴自由書寫與交流討論的平台

By
on
2018-04-23

Zen大的寫作會—讓夥伴自由書寫與交流討論的平台

 

文/Zen大

 

開始舉辦進階的文字變現系列寫作課程後,心中隱約有個新構想在成形?

某天我突然想到,為什麼讀書有讀書會,寫作不能有寫作會?

於是我在想,要來開辦寫作會。

試辦了一天兩場,總的來說,成效不錯,有夥伴克服了一直以來的寫作盲點,有夥伴完成了新書的具體架構,也有夥伴找到合作共創部落格經營的構想…

寫作會每月會舉辦一到數場,每場次人數上限八人(最少三人才開班),時間會預先公布,有興趣的夥伴可來信報名。

注意,必須是上過我的快速寫作/知識型文案/故事設計/出版提案+專書寫作或寫完就投等寫作相關課程的夥伴才能報名(報名時請告知您是上過那些寫作課程?)…

第一次參加的夥伴會,會有一份題組讓您撰寫,協助規畫勾勒出自己未來至少一年的寫作方向跟具體執行目標。

活動每次預計三到四個小時,進行方式很隨興,除了我每次會準備一個關於寫作方面的小技巧跟大家分享(沒有特別想寫主題的夥伴就可以練習這個小技巧),其他時間就是讓各位夥伴自由書寫或交流,任何問題跟我討論。

寫作會上會跟與會夥伴討論各種寫作中的盲點,各種寫作問題都可以在寫作會中討論,並且透過邊寫邊改的方式,及時調整寫作方面的壞習慣,破除錯誤認知,從而提升寫作能力與效率~

歡迎參加過評論與小品實戰寫作的夥伴就來這裡寫自己的投稿文章,經營粉絲團的想討論粉絲團上的文章撰寫也可以,更歡迎打算出書的夥伴來參加,一起研議書籍內容細節,想舉辦課程或活動不知道怎麼寫文宣或課程大綱的也可以來喔~

總之,原本課程結束後應該回去自己練習的部分,如今有個平台可以大家一起練習一起討論一起切磋琢磨,發展成共學的社群關係,一起尋找文字變現可能性~

 

目前寫作會暫定停辦~

 

 

場地

台北火車站附近

上課需求

得帶電腦和延長線(一定要帶)

注意事項

報名後因故不克前來,請提前一周告知,不可頂讓但可轉班一次或扣除手續費後退費。

若報名後取消次數太多,將取消未來參加資格。

教育與學習

原作者對作品的解析並非唯一理解方式

By
on
2018-04-20

原作者對作品的解析並非唯一理解方式

 

文/Zen大(本文發表於上報)

 

日前香港的入學考試其中一個出現爭議,記者得知後跑去詢問題目中被引用的文章原作者的看法。原作者直說,他自己也可能解不出來。然後記者以此作為論據,論證題目有偏差。

 

在台灣其實也有類似的情況發生過,國語文考試中的試題解析有爭議時,就找原作者詢問其本意,通常原作者就會說,「哎呀呀,其實我當初寫的時候根本沒有想那麼多」,然後記者們就很開心的拿著原作者給的尚方寶劍去斬那些出題老師。

 

先說一點,我也不覺得現今的國語文考試方式是好的,題目也的確會出現爭議或出得不夠理想的情況。不過,這不代表引用原作者的意見作為駁斥題目錯誤論證這個做法是對的。

 

原因很簡單,文本創作跟文本解析是兩回事。

 

文藝批評理論至少有兩派(讀者反應論和作者已死論)是不站在作者那邊的,解構主義更認為人類所有的閱讀都是誤讀,而且誤讀是有意義的,因為誤讀才可能出現創造性的跳躍(當然不是所有的誤讀都是如此)。

 

重點在於,怎麼寫跟如何評是兩門專業,應該要各自尊重,而非以一方為主另外一方為次。

 

雖然在素樸的理解中,不少人會尊創作為大,貶抑評論,甚至有些人嘲諷評論家,認為寫評論的是因為創作不出來才跑去搞評論。然而,實際上文學史中也不乏能創作又能評的大家。再者,就算只能評不能創作,這也不是什麼丟臉的事情,作品的價值要能被看見,甚至作品本身要跟作品史接軌,要能進入作品的名人堂,主要是靠評論的剖析。

 

還有一點很重要,作者的意見固然對作品的理解很重要,但卻並非唯一絕對且不會錯的。舉個極端一點的例子,戒嚴時代撰寫追捧獨裁者或告密其他作家的作品的原作者,日後可能否認這個作品是追捧或告密,也否認評論者的文本解析方式。然而,此時我們應該相信評論員的解析還是作者的答案?

 

我認為文本解析可信與否的關鍵在於「論據」。也就是說,應該從提出解析者的論據去檢驗,而非從說話者或撰寫者的身分資格去評判。

 

今天記者跑去問原作者,言下之意就是相信原作者絕對能夠理解自己的文本原意且能充分解說。實際上,未必如此。啟動創作的可能是一股情緒或意念,而非對修辭文法、符號學詮釋學等解析文本知識的展現,一個創作人可以不懂任何文藝評論方法也能寫出好東西,可是一個好的評論者一定得懂評論的理論與論證方法,才能寫出擲地有聲的評論。

 

我也不認為今天的體制教育教導或評鑑文本解析的方法是最好的,裡面的確有不少待改進的問題。好比說解析某一文本未必只有一個標準答案,不過,這和混淆創作與評論兩件不同的事情是不一樣的。碰到爭議考題時記者用來批判考題的論據並不足以支持其結論,即便結論可能是對的,但如果論據不充分或推論方式有誤,還是不可被接受的。這正巧是評論寫作的重要堅持。

 

不少人接受記者拿原作者的話批判出題有瑕疵,代表仍有不少人接受了創作者對其創作的詮釋是正確的這一理解。但這一理解是同樣有瑕疵且需要修正的,本文想談的是這個面向,並不是替錯誤的考題或不好的考試題型辯護。未免有人誤解,僅在最後說明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