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標籤

日本

書籍品評介 閱讀資訊饗 逆社會觀察

日本是隸屬美國軍事殖民地-我讀矢部宏治的非正常國家

By
on
2019-11-06

讀了矢部宏治的非正常國家一書探討駐日美軍問題,赫然發現,當前美國根本就很懂古代中國的天朝體系。

美軍在全世界當駐紮跟大唐帝國的玩法有點像,靠駐軍掌控當地與週邊。

美軍在全世界都有聯合防衛條例,只是規定隔補相同,二曾經的戰敗國日本的待遇毋寧最糟。

其實天朝系統最早的時候,就是見城派軍統治週邊,並不介入當地生活運作,址收稅跟防衛,控制權非常的低調,只管重要的事情。

難怪美國軍費世界第一,全世界都有駐軍和軍事聯盟。

此外,作者認為,日本至今仍被美軍殖民統治。

雖然作者想說都是美軍在惡搞,但其實,軍事產業複合體是美國的統治集團,因此,等於美國統治集團實際統日本。

作者舉了美國到處都是美軍基地,且因為美軍基地而被管制不能讓日本使用的航空範圍(非常大),俗稱「橫田空域」問題(各美軍基地可以自行決定基地附近的禁航區範圍)。甚至日本國內班機前往沖繩時,得承受不合理且危險的飛行方式。

書中還提到,美軍可以從日本的軍事基地出發攻擊其他國家。

日本北方四島歸還問題無解,是因為美日安保等相關條約中明白說明,美軍可以在日本全境任何地方設立軍事基地。

作者深入追本溯源,探討日本這種半主權獨立國家的構造是怎麼發展出來的?

歸根究柢,就是日本戰敗,被美軍(代表盟軍)統治,原本即將告一段落的時候又出現韓戰,美方趁勢將掌控日本的規則寫入密約與美日安保條約,甚至連憲法都是美國人指導下完成,日本實質上日美國的附庸國。

這本書,探討的東西,換成台灣的地場來看,我認為,美軍實質控制日本且因為控制而造成對日本的傷害雖然不小(如全體美軍在日本的治外法權,過去就造成過許多惡行無法被審判還被放任默許而擴大,沖繩成為實質的被犧牲體系),但是,等於美國在東亞島鏈除了台灣,其他國家根本都仍是美軍當實際殖民地(韓國與菲律賓都仍有美軍基地)。

而這一切,當初都是為了防堵共產中國。

從這個脈絡來看,當前的美國不太可能放手台灣。所以近來通過各種台灣關係法的鞏固版本,乃至販售武器給台灣,鼓勵美國企業加碼投資台灣,都是無法實質在法規裡寫入美國代管台灣的情況下所做的實質加碼。這些目前都還在法理規則範圍內,但是,誰都不知道,當美國在東亞的權益受到天朝衝擊而實質受損時,美國會做出什麼行動?

但至少可以推知,美日兩國的武力實際上等同於美國所有(日軍有配合美軍出兵的責任),一個天朝是否能打得過美日聯手,真的很難說?!

或許這也是為何天朝要發展東盟跟一帶一路,想要擺脫得從東亞島鏈出海的困境吧?

作者還說了,日韓臺三地疆界交錯混雜在一起,某種程度上這些地方都是美國所有的。

這本書很有趣,雖然對日本人來說是滿暗黑而地下化的一段歷史,但從台灣的角度可以看出其他一些東西。

對來年選舉亡國感很重的朋友,可以找來看看。

推薦的延伸閱讀是犧牲的體系,這本更深入探討美軍基地在沖繩造成的負面影響與傷害。

說到底,美利堅真的是帝國,而且是跨越疆界的超帝國,各種能掌控世界的手段,軟的硬的,經濟政治文化社會軍事宗教教育娛樂…,全都不遺餘力地向全世界推動著!

更多 Zen大開設的活動可以到【活動與課程】查看哦!

書籍品評介 閱讀資訊饗 逆社會觀察 在地想出版

定義時代精神的高手-三浦展的極簡主義新世代

By
on
2019-11-05

出社會之後,發現非社會科學畢業生,也會從趨勢學或行銷學之類的作品接觸社會科學領域,而且,雖然社會科學被笑稱為不賺錢的學科,但是,偏偏有很多賺錢的領域學門都是靠社會科學研究成果所創造。

要怪只能怪社會科學界的左派菁英性格,使得撰寫知識普及類型作品的意願與能力都遠不如心理學或哲學乃至商管領域,所以,好東西只能拱手讓人去推廣。

歐美台灣或是如此,日本就不是了,日本有一些社會學者,可會寫書了,而且很賣,好比說有個社會學教授安田雪,用社會學概念寫了幾本海賊王的書(海賊王的的夥伴力、海賊王的信任力),熱賣了幾十萬冊。

另外就是我要推薦的三浦展,三浦展簡直時流行概念或社會現象的定義發明大王,台灣社會熟知的下流社會,就是他的作品中命名的,其他還有很多。

幾乎可以說他的一本書就帶出了一個日本當時最新社會現象的總結概念。然後寫了一堆書,多到後來的人來不及讀,於是有了現在我要推薦的這本極簡新世代。

三浦展把自己過去發明且流行開來的重要概念,全部收錄在這本書中,讓沒看過他的書的人,能夠一網打盡。

隨便翻一下目錄,就能看到很多有趣的概念,像是:

每天都穿同款衣服的時代
停用信用卡
共享
從升級到降級
拾物時代
中年男性居家化
年輕男性主婦化與男女老少同一市場化
在表參道就不自在
漂亮的大叔
童顏女子
隱形泡沫經濟
文化系大叔
單人燒肉與廁所飯
寬鬆式大家庭
2.5代同堂
逆老照護
有償聊天
老人主題樂園
隱形難民
愛上地方的年輕人…

是不是都很有畫面且引人好奇?

更猛的是,上述其實還沒有涵蓋他的全部著作,好比說他也寫過吉祥寺與田園調布的生活型態研究的作品。

還有,別以為三浦展的書很難懂,他的作品是使用大量的輛化問卷調查結果的整理開始,透過資料的重新排列組合與分類歸納,找出隱藏在資料之中的共同元素,進而抽象出新概念來涵蓋新興現象,是個了不起的社會趨勢觀察家。

觀察社會趨勢之所以重要,不必我多廢話介紹了,因為生活型態與流行現象隱藏在其中,而商機也隱藏在其中!

三浦展作品

下流社會

三低主義

極簡新世代

第四消費時代

在下流時代也要做個幸福老人

更多 Zen大開設的活動可以到【活動與課程】查看哦!

私飲食劄記

生意太好之後的發展,何嘗不是巨大挑戰?

By
on
2019-10-11

-飲食與社會評論23

我覺得,生意不好固然是經營上的挑戰,但是,生意好何嘗不是?

就說我家附近的麵包店,十多年前剛搬來時,生意很好,價格也算合理,還常常會推坊間流行的產品給大家試試看,總之,蠻親民且不錯吃。

十多年後,因為生意一直不錯,陸續開了分店,去年左右開了第三家分店後,我覺得開始有一些微妙的變化。

首先,產品漲價的速度變快了,但品質並沒有變好。甚至後來我發現,一些產品品項不比台北的知名麵包店便宜,卻沒有比較好吃。

膽敢這樣漲,約莫是這附近沒有其他麵包店的生意比他好,口味比他多(附近只有另外一家老是麵包店,做著少少幾款老麵包)。加上十多年來這附近的入住人口激增,等於是寡占商圈。

然而,其實最近麵包店剩下的庫存也比以前多了,而我們家現在很少上門買了,因為每次結算下來都有一驚的感覺。

假設台北的連鎖名店跑來附近開一家,稍微長期抗戰一點,應該就能令其營業額大減,衝擊業績。

生意太好且沒有外來競爭時,若不能好好釐清業績好的原因,只是不斷調漲價格卻沒有修正品質,哪天被外力衝擊可能就會跌傷!

再說另外一個例子,前一陣子不小心誤闖的一家台式日式串燒+丼飯店。

結論是,難吃,我很少會直接說難吃,但這家就是難吃,而且價格並不便宜。

以台式串燒的做法去冒充日式串燒,以裝潢風格來拉高價格,這種搶賺台灣人喜歡日式感的餐廳,這幾年很多,但說實話都很不怎麼樣,這波潮流不知道會撐多久?

之前中和某家常去的日本料理店,如今也是風風火火的擴張成連鎖集團,就靠老闆很會拍影片宣傳。但說實話,不好吃,只是我發現,在台灣切家庭餐廳或俗民日常餐點這塊市場,餐點好吃與否似乎不是最關鍵,價格跟裝潢與服務感受能否讓客人覺得被尊崇,才是重點(這部分背後的原因我覺得蠻辛酸的,就不說了)!

真要列舉品牌還不少,就不寫了!

因為我也算蠻常跑來跑去,後來發現,這個日式串超品牌最近開了好多門市。

背後的母公司原本是做平價義大利餐點的,以前好像生意不錯,經常需要排隊,我也吃過一次,不算都很好吃(有一些餐點不錯)但考慮到價格之後,覺得可以理解為何生意好?

我猜應該是公司生意做起來之後,覺得繼續複製同樣路線的門市獲利不高,所以改換其他餐點系統想要往外擴張,大概就是學王品集團的走法。

雖然王品我也不太喜歡,但是因為服務太惱人,單就餐點跟價格的對應比來說,是有市場利基的,且他們往往是採快速嘗試某個系列,可以就展店不行就縮小的模式。

至於我不小心吃到的那一家會走何種模式不得而知,但是,我認為這個新品牌不太可能會走長遠。

如今的擴張連鎖方式是加開新類型的品牌,以共用平台共享採購原物料等方式降低成本,只做外觀裝潢跟菜色呈現之變化,這類型的餐廳,都盡力將烹煮部分縮減,以其他流程化手段控制產品呈現,做的是商業模式的生意,不是餐飲生意,只是挑餐飲來做。

我個人是很不喜歡,我覺得,人對於吃應該要有崇敬之心,因為吃食是其他物種生命替我們犧牲讓我們活下去,糟蹋食物式的經營方式我都很不能接受,說難聽點把食物做得不好吃是褻瀆為人類犧牲的生命。

寫這麼多,也沒有特別要提出甚麼結論,只是覺得,做生意不只是不好賺錢時辛苦,賺了錢之後如何好好維繫品質與對客戶的承諾而不開始將客戶當提款機,只為了衝量而不管質,靠著消費者的愛好新奇與轉換品牌的惰性支撐/創造著品牌業績,我個人是不樂見這種發展趨勢,畢竟台灣人很愛自稱自己國家是美食王國,但若佔據美食市場的竟然是許多靠美食以外的元素搶市,未免也太反諷!

我比較喜歡我家附近的一家中價位涮涮鍋,年輕夫妻認真地經營著座位不多的小店,食材品質都很好,跟客人像朋友一樣聊天,三不五時給客人一點回饋跟驚喜,不會因為生意好就開始偷斤減兩或想著擴張再擴張。擴張不是不可以,但請打好基礎,不要為了快而犧牲了許多基本的事情,客人不是笨蛋,都會看在眼裡,且用行動做出裁決。

不懂尊重客戶的商家,即便能用手段一時迷惑市場,吸引快錢,也難長久。

 

–飲食與社會評論系列–
1.讓客戶傻傻排隊的名店在想什麼?
2.為什麼一碗番茄蛋花湯不能賣220元?
3.稍貴但品質好v.s.便宜卻有點糟
4.台灣小吃,只能以便宜守住老故事和人民情感嗎?
5.生產成本不只有原物料
6.你愛吃全是噴槍炙燒過的握壽司嗎?
7.輕賤無形專業的社會,終將自食惡果
8.台製抹茶食品,幾乎攏是假
9.名店、老店接二連三倒,真的都是高租金害的嗎?
10.為什麼美食在當代如此受歡迎?
11.我不去讓人覺得小器的名店
12.什麼才是高CP值的人生?
13.吃是一種美德,讓我們奪回飲食自主權
14.外食加熱產品的塑膠容器問題大
15.是嚴格訓練學徒還是過勞與剝削?
16.為何日本名店來台展店不久後就走鐘?
17.不去排一蘭拉麵的人,就會去做更有意義的事嗎?
18.餐廳只要量多好拍照就可以了嗎?
19.挑選日常外食店家的幾個觀察指標
20.大胃王教我的職人魂
21.食物由生命構成,浪費食物的人不可能尊重生命
22.日本旅遊的吃食挑選原則

更多 Zen大開設的活動可以到【活動與課程】查看哦!

心靈處方箋 逆社會觀察 教育與學習

為何清末民初的天朝史難以讀懂?

By
on
2019-07-26

清末民初史之所以亂七八糟讀起來讓人昏頭轉向,並不是因為資訊太破碎龐雜,而是因為使用了當時並不存在於中原的新典範(民族國家論),試圖詮釋舊格局(華夏天朝主義)裡發生的事情,所以出現各種格格不入或矛盾難解卻硬要強解…

當然,那個時代的一些知識分子的確開始推動讓新典範進入既有格局,但那只是正在推動,並不是已經完成,到如今都未必能說是完成,但是主政者卻以一種中國本來就是如此(民族國家)的姿態回溯歷史之解釋(所有歷史都是當代史,為了當代人的需要而重新發明)。好比說,大清帝國末年的東南各省自保聯盟,毋寧是正式宣告大一統之中原正統敗亡,新共主未生之等待期正式開展。

歷代中原的分合局勢,大一統後就是各王朝割據,最新一次則是轉為軍閥割據的格式,意義跟五代十國或春秋戰國類近。

此時,饒有意思的是東洋日本進軍東三省建立滿州國(日本在進軍滿州之前早已劍指山東,取代德國而代之,終極來說,這些都是劍指中原逐鹿中原的徵兆,在過去的天下主義框架中,這並非不可,因為有能力者就入主中原,是這塊土地歷來的規則,只是後來被反溯改寫了所發生之事情的意義)。

表面上看起來是靠近日本,實際上是佔據上一個共主的發跡地與周邊,頗有取而代之意。

如今人解當年的歷史都是以事後諸葛的民族國家論來看待,但是,要知道,當時的中原華夏正統是四方蠻夷都可來爭,歷代中國也不乏邊陲入主中原而後成為一代共主的案例,加入日本這個過去也接受華夏朝貢體系的勢力來角逐中原霸主之位,如今雖被以民族國家論排斥在外,那不過是因為日本角逐失敗,史觀由勝者制定的緣故(中國自己的天下國家論發展者都承認天下是可以不斷擴大範圍,包含所有已知領土,那麼,日本當年為何不能算是爭中原正統之位而是異國入侵?這就是典型以後來典範解讀過去事件,為的是當下政權的需要)。

中原再度短暫統一是北伐完成,但勢力仍未穩固,猶若西楚霸王短暫鎮住中原但仍未有真命天子問世,真正的中原統一是國共內戰結束,共產黨的毛澤東勝出。

中間穿插的中日戰爭,若以舊時代的華夏系統來解讀不過是東夷前來爭奪中原共主之位,一如當年女真南下取代大名王朝統治了中原,成立大清帝國。

中國真正加入萬國體系是美帝的尼克森承認中國共產黨的政權之後,在此之前,中國其實都仍以華夏史觀運作,準確來說,至今的中國也依然使用華夏史觀運作,只是對外為了掩人耳目,假稱自己是民族國家。

很多人自動將後大清帝國時期的中原以民族國家與世界體系論進行解讀,這是非常不合理的事情,因為一個運作兩千年的系統不會突然一夕之間就完成典範轉移~

若改以自古中原地區的華夏論解讀後大清到中國共產黨正式進入聯合國成為國際社會一員乃至其後的開展,應該能看懂如今很多目前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在國際事務上貌似違和的現象。

不少人過去讀清末民初史之所以亂七八糟,是因為以不存在的新典範,詮釋舊格局裡的事情…

對此一主題有興趣可以參考如下書籍

 

萬古江河,英文漢聲

華夏論述,天下文化

中華秩序,八旗

經與史,八旗

中國窪地,八旗

近代史的墮落(兩卷),八旗

遠東的線索,八旗

滿州國,八旗

中國文明的歷史,八旗

這才是真實的中國史,八旗

日本史的誕生,八旗

世界史的誕生,八旗

 

延伸閱讀

被出賣的台灣,前衛

第三種中國想像,左岸文化

吊燈裡的巨蟒,左岸文化

尋租中國,台大出版中心

台灣是誰的,左岸文化

中國是誰的,左岸文化

與中國無關,八旗

台灣會不會死?,八旗

興亡的世界史系列,八旗

中國,潰而不崩,八旗

紅色滲透,八旗

無聲的入侵:中國因素在澳洲,左岸文化

從蒙古到大清,台灣商務

中國歷史的長河系列,台灣商務

 

更多 Zen大開設的活動可以到【活動與課程】查看哦!

書籍品評介 逆社會觀察

萬世一系的日本天皇

By
on
2019-04-17

萬世一系的日本天皇

 

文/Zen大(本文發表於生鮮食書)

 

2019年4月1日上午,日本政府公布了即將繼任新一任天皇的德仁親王未來的年號「令和」,不只日本國民關切,台灣乃至中國和全世界都很關心。

 

之所以需要事先公布新年號,起因於2016年8月8日,今上天皇陛下(凡在位天皇均稱之為今上天皇,不能以年號貫之)發表了《關於作為國家象徵的公務》,對全日本國民表達希望能夠在生前就卸下天皇責任的想法。

 

講話發表後,幾次的媒體民意調查均有高達九成民意支持,因而內閣緊急召開會議協商,最後定下朝2019年元旦就讓新任天王接任,讓今上天皇卸任的目標。雖然最後的結果是2019年5月1日才進行新舊交接。

 

根據蒼山滿的《日本天皇,原來如此!》一書,「生前讓位」在過去的歷史中,有一段時間並不罕見,許多天皇做一段時間就讓位,自己當起「上皇」。但約莫兩百年前左右,此一作法就已封印,不再有天皇「生前讓位」。因此,今上天皇表達希望「生前讓位」的意願,是兩百年來的頭等大事,所幸並非沒有先例可循,加上國民也大多支持,因此,應該得以順利推動。

 

在日本皇室的行事規則,乃是尊古,從古代既有文獻或事例中尋找可引用之前例,並將不遵循前例而另闢新法的做法稱之為新儀法,且視為不祥。

 

其實,在日本的會社或日常生活中也到處可見這種遵循前例而不推崇新儀法的思維,可以說是日本社會的文化慣習。

 

也因此,當此次新年號公布後,頗引起了一些注目,雖然台灣的媒體沒有大幅報導,但也有人看出了一些端倪與背後的象徵。

 

此次年號令和,乃是第一次選用日本典籍(《萬葉集》),而非遵循先例,挑選從古代中國典籍中所選出之字,也引發了部分中國網路鄉民的抨擊,直指別以為這樣就能夠去中國化(雖然我不知道作為獨立國家的日本,為何不能去中國化)?!

 

擴大來解讀的話,也許中國網路鄉民的抨擊態度,有可能真的揭露了日本此次選年號的深層意涵。

 

《日本史的誕生》作者岡田英弘便認為,日本國的初次形成,是為了區別自己與大唐帝國的關係。

 

日本的創世神話故事,可以看見創世神話的部分有相當程度乃是參考了中國創世神話的筆觸的再創作,一種承繼之東亞上古共同遺產但要走自己的路的意圖,隱約浮現。

 

第二次日本國的形成,也就是當代日本的誕生,毋寧是黑船來襲後的日本開國,幕末與接著而來的明治維新,奠定了當代日本社會的基礎。

 

日本逐漸擺脫中華典儀,脫亞入歐,從原本的中華秩序轉進西伐利亞條約建構的萬邦體系,知識取得也從中國改為蘭學。

 

為何特別指出這兩個時間點,因為,這兩個時間點中的日本天皇,對日本一百多位萬世一系的天皇存在,格外重要。前者是萬世一系的源頭神武天皇(據傳是西元前六百年在位),後者則是明治天皇(大政奉還)。兩者都是採行新儀典而沒有遵循先例而成功的案例。

 

某種程度上來說,日本一千多年來走的路是先向中華學習,而後逐漸放下中華。若承襲此一脈絡來觀察,選擇日本典籍中的文字建立年號,不遵循先例而採用新儀法,的確是去中國化,也就是要回歸日本自己,走日本自己的路,完成尚未完成的脫亞入歐,為此一歷史開啟新的章節。

 

因為日本需要天皇,所以天皇存在

 

曾經有學者說,一切的歷史都是當代史。

 

某種程度上我們也可以這樣看日本天皇史。無論從神話時代(約2600年)開始或是從可信的時代(約1400年)開始算起,當今人們所相信的萬世一系,深入到日本史中去審視,會發現,其之所以成立是靠後人的解說所完成。

 

好比說,曾經有過一段時間,日本同時有兩個天皇,以南北朝的方式並存。好比說,日本天皇歷史中曾經出現過八位女帝,為了讓女帝也能順利被納入萬世一系,學者提出了一套解釋,認為女帝的血緣都是來自父系,且日後接位的天皇血統也來自父系,所以沒有影響萬世一系。

 

另外,皇室為了鞏固血脈傳承的人選不虞匱乏,有龐雜的宮家皇族制度,可以讓某個天皇血脈萬一斷絕可以從其他宮家挑選以延續。此種萬世一系,認定上是以龐大家族作為基礎而非個人,自然有可能強化了傳承存活率。

 

某種程度就好像日本民間社會,如果只有生女時,可以招贅,且將入贅的女婿視為自己家的血統,並將家系傳承下去。

 

不過,即便如此,能夠讓同一個家族維繫上千年的皇族身分而沒有其他人取代之,也是非常了不起的成就。

 

倉山滿認為,那是因為天皇從相當早的時候就開始將過多的皇族,賜姓後降為臣籍(公家,藤源平橘四大家),這些公家負責政務的推行與在朝為官,勢力不小且彼此制衡。所以一但有哪一家想要起來取代天皇,其他家族可能就會挺身對抗。

 

後來,實際運作日本社會的政府再由公家轉往武家(將軍與幕府制度),也是同樣的道理。將軍乃是武士集團的領頭羊,只是負責統領各武家,屬於中間管理人身分,若要篡位自立為皇,很可能被討伐。

 

不過,我認為河合隼雄在《活在故事裡》提出的觀點,可以作為補充。河合隼雄認為,日本的掌權者之所以沒有想要取代天皇而自立,是因為有一種特殊的傳承機制發揮了作用,那就是「外祖父(掌權者)—母親—孩子(天皇)」。也就是說,實際掌權者會希望透過生女兒,將女兒安排進皇室令其成為皇后,日後誕下皇子繼任天皇的做法(理想是如此,現實未必總能如此順利),意外鞏固了天皇的萬世一系。

 

在我看來,也可能是早年社會民智未開,神話時代離日本又比較近,加上日本的地緣孤懸海外自成封閉系統,沒有不信奉此套創世神話的強力外族入侵,以至於當地的掌權者多半彼此之間都有血緣關係,加上取代自立為王還不如取現成的使用來得方便,就如此「便宜行事」的延續了下來。

 

更重要的是,天皇有點像《反脆弱》一書中提到的認知備餘,好像人的身體有很多器官都是成對,其中有一個存在只是預備,平日不用也沒關係。天皇則像是日本制度維繫機制的備餘,如果另外一個機制不能運作時,天皇這邊就會挺身而出來修復或恢復制度,再將之交給負責執行者。

 

天皇在日本歷史上,大多數時候都不是掌實權的人(戰國時代的天皇甚至窮到想讓位都出不起舉辦儀式的費用,還得自己賣字畫籌措生活費),比較像是權力的象徵或是一種印鑑圖騰式的存在,卻沒被取而代之,似乎在日本社會的運作就有這種儲存備餘的概念。回顧日本歷史,爭權而失敗歸隱的失敗者,下一代卻出來帶領新一代的日本走出困局一般(如推動大政奉還的,其實是當年爭奪天下失敗,沒能建立幕府而受制於幕府的地方領主),是非常有意思的秩序運作系統。

 

在歷史的關鍵轉折點上,也就是大政奉還之後,天皇挺身承擔了凝聚並帶領日本國進入新時代的任務,先有明治維新成功帶領日本創造了現代國家,昭和天皇先後以不同方式將日本推上世界舞台,兩位天皇在日本進入西伐利亞體系過程中扮演了舉足輕重的角色,讓日本乃至國際社會感受到天皇制度的威力,即便戰勝者麥克阿瑟,都只能透過憲法制度手段卸除天皇的權力,使其徹底成為象徵意義的存在,也沒有廢止。

 

簡單來說,是日本社會的構造需要天皇,所以天皇存在。要不然從《日本皇室大解密》一書所介紹的皇室生活來看,成為皇族或天皇,對自己來說,好處實在不多,真的是個榮譽職,而且還是生下來血緣就逼你承擔也沒有問過個人意願的榮譽。成為皇室,既沒有可以施政的權力,卻有一大堆得盡的義務,就連私人財產都沒有,連健保都沒有,生活還得被人以放大鏡檢視,承受各種不同勢力黨派的攻擊或過度擁護…。

 

 

 

 

延伸閱讀

古事紀,商周

萬葉集,上海譯林出版社

物語日本史,遠足文化

活在故事裡,心靈工坊

日本思想全史,聯經

日本神話故事,好讀

日本天皇史話,商訊

另類日本天皇史,香港三聯

日本歷代天皇略傳,台灣商務

解開天皇秘密70個問題,時報

日本皇室大解密,遠足文化

日本天皇,原來如此!,麥浩斯

古代東亞政治環境中天皇與日本的產生,香港中文大學

明治維新,遠足文化

明治天皇:睦仁和他的時代1852~1912,遠足文化
昭和天皇:裕仁與近代日本的形成,遠足文化
昭和天皇與戰爭世紀,廣場出版社
昭和天皇-深度剖析你所不知道的裕仁天皇,台灣商務
日本史的誕生,八旗
日本史:1600~2000 從德川幕府到平成時代,遠足文化
 

 

更多 Zen大開設的活動可以到【活動與課程】查看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