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標籤

普世人權

逆社會觀察

地緣政治的現實考量下 國家利益與普世人權的取捨

By
on
2020-04-20

 
(本文發表於上報)
近來政府陸續對歐美與亞洲國家捐贈口罩。
救人於危難之中,想必應該得到一聲基本的致謝吧?
沒想到,少數國家的政要非但沒感謝,還顧左右而言他,引發部分台灣民眾的不滿,要求政府不要再幫助這些「不識好歹」的國家。
好心被雷親,會憤怒或不滿是必然的。
不過,情緒過後,我們或許可以靜下心來想一想,為什麼這些國家的政要竟然違反人情義理,對於施予援手的我們擺出冷處理的態度?
相信不少人腦中已經浮現答案,是的,就是那個讓我們警覺提防因而能免於這次危難的國家在施壓。
或許你會再問,那為什麼有些國家無懼壓力,還是膽敢對台灣表示感謝,甚至還做的更多,幫我們發聲,認為我們應該加入WHO甚至獲得主權承認?
說到底,或許和「地緣政治」有關。
如今的地緣政治和戰後不同,不一定非得在地理上鄰近的國家,才有利害關係的糾葛。生產供應鏈或生存物資鏈綁在一起的國家,同樣有其「地緣政治」因素的考量。
以新加坡來說,重要生存物資全都仰賴外國供應的城邦型國家,必須妥善處理自己與世界各國的關係,誰都不能得罪,或者說,仔細權衡過國家利益後,選擇得罪誰而不得罪誰!
再以美國為例,單就人權等議題來說,崇尚自由派的民主黨的許多國家政策什麼,或許真的比保守派的共和黨,可是,對台灣來說,親中的民主黨執政,其實比較不利。反而是保守派的共和黨執政,雖然在普世人權議題上比較無法獲得人權派的青睞,卻因為其相對反共與防共,對台灣是相對友善。
這裡就出現一個問題,當魚與熊掌不能兩全時,究竟是普世人權的推崇與落實比較重要,還是國家利益與地緣政治?
對進步派的知識份子來說,也許仍會推崇普世人權。進步派知識分子的視野是全球性的,且其生存活動範圍也是跨國家的,也就是說,萬一自己生存的土地出狀況,移出是相對容易的事情。
對普羅大眾或國族認同優先者,選擇就不一樣了。普世人權是可以暫時擱置或延後處理的,國家利益成為優先考量。雖然我知道你的人權紀錄不好,但因為我的國家生存需要你的資源,我會選擇忽視或妥協。
寫到這裡,就不難理解為何歐洲一些國家也選擇對台灣的援助默不作聲了吧?
遠東國家的認同紛爭,歐洲人未必會想過問,他們更在乎的是自己的國家利益,而不是普世人權。
雖然平日裡,這些國家會到處推廣自己認可的普世人權(所以台灣每次執行死刑都會被來自歐洲的聲音譴責),但實際上普世人權對上國家利益時,我們都看得出來歐洲國家的實務選擇為何?
口惠的譴責或許仍會說幾句,實際上的利益損傷卻是萬萬不可。
我相信,政府決定推動口罩外交時,已經把這些可能出現的反應都納入考量。甚至可以說,正是有這些不肯感謝台灣的聲音,反而更能凸顯台灣在國際上的孤兒地位,更能讓關心且願意支持台灣的國家看清楚背後的干預因素!
近日,美國與日本政府紛紛宣布,願意補助資金協助在中國的企業撤出工廠,或遷回國或遷往其他地方。相信未來會有越來越多將生產製造基地外移的國家,檢討本國的製造業政策,做出必要的修正與調整。
也就是說,因瘟疫按下的全球化暫停鍵結束後,接著是全球生產製造基地的重新洗牌,台灣能否替自己爭取到更不可取代的關鍵地位,搶得更多的國際資源投資台灣,對於未來台灣的發展事關重大。
我們不是為了換得口惠的感謝而捐贈口罩,我們是為了瘟疫過後的地緣政治布局而做。我們也應該知道,眼下各國的表態並不是最重要的事情,有些可能是出於情緒或迫於無奈,所有的一切,是再瘟疫過後,重新整理整頓時,才會開始,屆時各主要民主國家的人民也都會追究其政府責任,盤點瘟疫時期的各種作為,並給出結論。
台灣不只是防疫超前部署,就連日後重新建構全球生產鏈也得超前部署,畢竟我們人口與土地規模都有限,且身處幾大強權之間,必須創造出自己的地緣政治不可取代性,才能繼續在國際強權的競爭夾縫中生存下來。
普世人權當然很重要,但在國家利益之前,有些事情得暫時擱置,否則別說普世人權推不動,國家利益也會大量的喪失,而連自己都無法保護自己的國家,談普世人權只是奢望,看看那些醫療近用性崩潰導致瘟疫死亡率居高不下的國家就知道了,在沒有充足醫療物資的情況下,生命是如此脆弱而無助的存在!

逆社會觀察

少拿普世人權說嘴,現實世界考量的是有限資源效益極大化

By
on
2020-02-26

(本文發表於上報)
鑽石公主號爆發群聚感染,確診人數不斷上升後,日本首相安倍先是不許船靠岸,後來又說不會讓船上所有人下船,因為日本當地的醫療資源不足以支撐船上所有人在短時間內建議,且沒說出口的是,萬一確診人數飆升,會成為日本嚴重的醫療資源排擠。
雖說目前日本基於人道救援,還是提供物資並且收容確診病患,但是,放眼各國無人願意接受,可見各國政府在普世人權之前,都更加考量自己國民的安全與醫療負擔情況!
雖然人權派發言抨擊類似的做法,不過,實務上來說,現實世界的醫療資源有限,若全投入防疫,就會排擠其他國民的醫療需求。
台灣日前也為了讓武漢台商回國一事,與國內的人權派有一番爭論。若接受普世人權價值論,台灣得做好承接所有在中國國民回台準備的話,最後的結果只怕是這些回台者壓垮台灣醫療與社會資源,自己也未必能夠獲得良好照顧。
拉大來看,很殘酷的是,這世界上沒任何一個國家的醫療或基礎建設的資源能夠承受短時間內大量湧入購買或使用者。口罩在全球缺貨只是一個相對輕微的現象呈現方式,若疫情再嚴重下去,就會像武漢一樣,拖垮整個社會得正常運作。
在瘟疫面之類破壞社會秩序的系統性風險面前,或許我們只能承認自己的能力有限,就是會有人不幸得承受此一系統性風險的下檔衝擊,因為有些事情是真的無法預測並且提前預防。
回頭來說台灣的防疫,此次台灣的防疫在很多決策上都是求快再說,雖然有一些事後有修正,但也替社會爭權到必要的緩衝時間。在商業決策上有個大原則,寧可快而錯,不要優柔寡斷或拖延不定。因為,新狀況不斷發生,很難說有什麼一勞永逸的決策,都是見招拆招,摸著石頭過河。
只不過,我相信大多數國人都看見政府的用心,所以當陳時中部長哭了,民眾大多支持並鼓勵,只有極少數人雞蛋裏挑骨頭,那是因為,跟世界各國比,此次台灣的應對絲毫不遜色。
我們不可能有一百分的決策,但是我們能有個願意盡力為真實住在島上的國民謀福利的政府,大家都會支持。
盼望島上那些中國統派,要不就搬過去跟中國共赴國難,不要在台灣扯後腿,還幫忙對岸搞特洛伊木馬,給台灣添亂,還端出人權說法斥責台灣沒有同胞愛!
最沒有同胞愛的不就是不顧島上兩千三百五十萬國民死活,只想拿台灣替自己換取私利的那些兩岸掮客嗎?
我就不相信這些人平日的思考與決策都真的遵循普世人權價值?!人權價值被拿來當成攻擊人的政治正確,在瘟疫橫行的時代,不過凸顯提出者要不是笨就是壞,總之,並沒有真的打算解決眼前的防疫問題。
學者費孝通曾經提出差序格局,說明中國人的倫理觀。理論上的不是人人平等,而是根據親疏遠近排序資源與道德倫理。顯見在資源有限的古代中國,人們已經懂得照顧倫理的不得不妥協之處,雖然老吾老以及人之老的大同世界的理想很棒,但是現實世界是差序倫理主導運作。
在台統派最好搞清楚,拿普世人權說嘴政府不肯救台商,不只根本也違法中國既有倫理,現實也得不到支持,因為有限醫療資源國人都希望優先保留給台灣島上的國人。這是根據成本效用下的取捨,將有限資源用於極大化多數國人福祉而非少數權貴的照顧。
這些鬧事言論在團結抗疫的國民面前,已經毫無市場可言,可以放棄了!
附帶一說,瘟疫過後依然決定前往中國發展或旅遊的台灣人也應該理解,風險自負原則,沒有去中國賺得的好處都是自己很棒很強,問題發生都是國家要幫你承擔的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