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標籤

書籍

在地想出版

出版不死,只是業態變遷

By
on
2019-06-25

本土自製書的實際銷售量,如今都是作者自己扛了,且加上出版社大多把行銷資源給翻譯書,讓這種情況更明顯~

另外,圖書過往服務的大眾娛樂市場已經全面讓位給網路,未來圖書銷售的主力將會放在工具書與作者的鐵粉身上,書籍內容的承載項目將大幅改變,但是,無論前者還是後者,也多是作者自帶流量,出版社能貢獻不多。

圖書市場的小眾化與分眾化和社群化,已經是不可逆的必然趨勢(雖說出版業從過去就算是小眾產業)。

出版社目前仍能提供的價值,就在於書籍編排設計與印刷,乃至鋪貨到實體書店還有既有媒體的宣傳行程安排,但是,如果未來有更靈活的編輯公司出面承攬書籍編制工作,且發行商跳過出版社直接承接圖書發行業務(也就是又回到過去台灣的一個人出版一本書,就自己開出版社的時代;或是同人誌的圖書編制與銷售方式),出版社的不可取代性還能剩下什麼?

至於媒體行銷,未來的自媒體主恐怕比出版社更加擅長。

除非,出版社自己也開始經營社群,成為某種有品牌聲望背書價值的存在,購書人願意因為出版社的推薦就買書。

這也不是不可能,畢竟長年以來翻譯書的推廣就是這樣做的。

但也有可能,翻譯書會更加成為出版社的主要商品,本土自製品的出版會隨著自媒體化而衰退,除非出版社能夠提出更有吸引力的結盟合作方式吸引高流量的作者。

不過,由於圖書市場本身的萎縮,高流量作者也未必要以書作為媒介粉絲的工具,況且書的毛利低。

抑或者,出版社開始轉型為經紀公司,經紀自己的作者,幫忙辦活動或擴大商業模式的建構,增加接案機會與收入…

雖然很險峻,但圖書出版還是會持續存續下去,只是出版產業鏈與出版品的製作與流通方式會再度經歷巨大變革,反正印刷書問世五百年,流通與生產方式早就變過很多次,再多一次其實也不用大驚小怪!

出版不死,只是業態會變革,能跟上者活,不願跟上者被市場與時代巨輪淘汰,或快或慢,僅此而已~

 

想了解更多出版方面的議題嗎?歡迎參考在地想出版區塊的文章

人人當老闆 職場煉金術 逆社會觀察 教育與學習 經濟與生活

不說人生計的是非,不擋人財路

By
on
2019-05-31

不說人生計的是非,不擋人財路

文/Zen大

 

上了幾年課,自然會碰到類似主題上過多個老師的人來參加。

 

有些人上完之後,會特地跟我說,某某老師上的也很棒,或是某某老師如何如何。

 

很棒的當然就附和跟著誇獎,雖然我都沒上過,至於如果是比較有斟酌的評論,我通常會說,市場需求各有不同,我也沒上過,很難說什麼!

 

有些是因為我在其他地方看過上過課的人覺得很棒,更重要是因為我想課程之於學習者的適用性,常常取決於很多因素,好比說對某人來說已經太簡單對其他人來說受用無窮,程度上的差別。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喜好,很可能你覺得我講得不錯,但默默走掉什麼都沒說的人可能覺得不好啊。就像有人上完課跟我說,這些東西不是本來就這樣嗎?也有人說老師講得太難了,聽不懂?各種意見都有,都往心裡去就別出來上課了,評價這種事情有時候像父子騎驢,什麼意見都有人說。毋寧說,什麼意見都有反而比都是好評或負評好。

 

想起在媒體寫書評時代,我的收稿費欄位盡量非不得已不去寫那些讀完以後覺得需要開炮批評的書,因為那些多半是圖書推廣類的平台,不是學術性的書評平台,沒必要讓辛苦出了書的出版社為難,雖然我知道有些人喜歡以挑出並放大書裡的錯誤或不足作為寫作切點,如此感覺好像可以提醒讀者,順便也讓人看出自己好像水準挺高。但我的想法是,多挑好書推薦就好,實在不需要花時間談那些自己覺得不好(但其實未必不好)的書。

直白一點來說,不要擋人財路給人留活路,婉轉一點說就是市場分眾,各有巧妙不同,人家能夠在市場上有一片天自然有自己的獨到之處,只是無法讓所有人滿意,這種關於課程或作品的評價是付費者可以去說,只要有所本的舉證說清楚就好,至於我沒參加過,當然沒資格多說,就像讀書界常有一些評論的起手式我覺得不好盡力克制自己不要犯這樣的錯:我雖然沒讀過這個人的書,但是我覺得…然後以下講了幾千字不好聽的評論,這不是矛盾嗎?

其實,市場很大,受眾族群很多元,每人一片天,經營好自己的族群,那就好了,實在不用管到人那邊去,也不用有著拯救天下蒼生免於上錯課讀錯書為己任的情懷,真的不必!再者,自己挑選然後買錯讀錯都是學習,都有益處!

寫作有方法 文化創意考 在地想出版

不用怕出書後專業被學光,不採買服務

By
on
2019-05-30

不用怕出書後專業被學光,不採買服務

文/Zen大

有一些老師或專家問我,要是書的內容把專業秘訣都講完了,大家買書看就學會了,誰還要來上課?

 

不熟的我都會說,也可以不要寫那麼多操作方法,多談原理原則的迷思破解就好,反正書的強項就不是教人鍛鍊而是講解。

 

比較熟的我還會多說幾點:

 

首先,書很難賣,且通常不會暢銷,比起課程市場小很多,所以,書是賣給會看書且有時間看書還看得懂的人,課程則是服務其他人(例如沒時間看書或看不懂或懶得看或採買專業服務的守門人)。

 

其次,買書來看的人,其中有一種是會採購專業的守門人,書的東西對這些人來說剛好成為判斷依據,並且不會因為看懂了就不買,反而會因為看懂了才更想買。

 

至於末端消費者,有些專家或老師根本極少開公開班,影響真的不大。況且,萬一書賣得很好,那還能引起風潮與從眾效應,當從眾效應產生,那就不是讀懂讀不懂的問題,而是人人都應該買書還要聽演講上課追偶像的事情…,君不見歐美那些企管大師,各個靠著暢銷出版品累積的聲望與擴展的聲勢,墊高市場知名度與收費價格,樂開懷的!

 

所以,不用擔心之餘,還應該開發線上課程、桌遊等多種複合呈現格式,將所有可能呈現專業的知識呈現格式都做齊,甚至也可以推周邊(例如限定版文房四寶、格言日曆、便利貼之類)影視產業很早就開始推這種複合經營,一個專業複合呈現~

寫作有方法 教育與學習

推薦序,也及推薦好書的寫作秘訣

By
on
2019-05-08

推薦序,也及推薦好書的寫作秘訣

 

文/Zen大

 

之前有個老師第一次接到書籍推薦序的邀約,本來要我幫他操刀,只不過我覺得推薦序並不難寫,建議老師不妨試試看,因為以後可能經常要寫,順便跟他分享了推薦序的寫法。從事文字工作二十年來,我寫了最多的文類之一就是各類型的書評書介導讀與推薦序,這每一類寫法都有微妙的差別,因為文章的用途不同,其中,又以推薦序最為好寫,就算書沒怎麼讀也可以寫。

 

推薦序跟書摘(書介)或導讀或書評不同,推薦序不需要幫讀者摘錄重點,也不需要評價作品優缺點,推薦序的目的是幫忙賣書,且借用的是推薦人在這個主題領域裡的信譽資本,好讓未來書籍上市後,當認識自己的人看到自己名字出現在書上且有推薦該書時,願意拿起來瞧一瞧,最後買下這本書。

 

在上述基礎上來思考,推薦序要寫的東西,主要有三點:

 

第一,我跟這本書的關係。

 

跟作者有私交的部分,那就寫作者跟自己的故事,且和該書主題有關聯的部分。

 

若跟作者不認識,但該書主題跟自己的專長領域有關係,那麼就講一兩個自己的專長中的相關經歷的小故事,且是能夠和作品銜接的部分,引出作品重點的部分。

 

簡單來說,就是作品主題與我的關係。

 

第二,這本書裡就連身為專家的我都覺得很受用或沒想過的部分。

 

一本書之所以出版,通常有作者在該主題領域的獨到見解或特殊經歷,將這部分抽取出來,酌量給予介紹並賦予好評或讚美,也是推薦序一定要寫的。

 

第三,CTA,Call To Atcion,找出書中某項可以讓人實際反思或行動的觀點或方法,介紹給讀者並邀請讀者一起來做,當然,如果自己已經做過且有好的成果,更適合拿來當結尾。

 

最後免不了要提醒大家趕快買一本回家詳讀。

 

把握以上幾個重點,就能輕鬆寫好推薦序。當然,如果想多寫一點東西也是可以,上述三點只是基本款,給需要寫卻不知道該怎麼入手的朋友一點小建議。

 

又,推薦序寫的最好的,也就是真的幫忙推廣了書籍銷售的,是吳念真寫佐賀的超級阿嬤第一集的那篇文章笑給天看,有興趣的朋友可以找來觀摩觀摩。

 

當然,並不是有出版社邀請我們寫推薦序時才能套用此一格式寫推薦文,但凡我們看了一本好書,這本書跟自己的所學或專長有關,覺得有收穫想推薦給需要的朋友,都可以套用此一格式來寫,稍做一點簡單的變化即可~

閱讀資訊饗 職場煉金術 文化創意考 在地想出版 經濟與生活

要將名氣轉換成利潤,需要良好的商業模式支撐

By
on
2019-02-06

要將名氣轉換成利潤,需要良好的商業模式支撐

文/Zen大

這些年不只一次,從一些前輩或朋友那邊聽聞,某些我以為很有名的人,日子過得並不算寬裕,相當辛苦的支撐著!

仔細思考,是將名氣轉化為利潤的商業模式設定上出狀況。最近的知名案例自然是宣布退出網紅界的囧星人,實際上,不只囧星人,不少場域都有類似狀況,好比說在網路上被按讚分享擴散很熱烈的某些文章撰寫人,未必都能從這些名氣換得可存活的資材。

其他領域不談,若是有志於商業,那麼,應該了解,不管願不願意接受,搏出名的目的,是為了換取利潤。

若空有名卻無法轉換成利潤,則必須思考並檢討名與利之間的轉換路徑是否沒有連結好?

其次,這些名若最終仍無法幫助轉換成利潤,是否應該捨棄並改經營其他領域?

忙於名氣的累積,卻忘了盤點利潤的轉換成果是很危險卻很常見的情況。

相較之下,比起名氣很大卻難以轉換,寧可名氣不大然而轉換率高(指名率大於市佔率),精準命中目標客群,在有限範圍內做好服務。

名與利並不是直接劃上等號,轉換過程有不少眉角與know-how…

想做自己想要做的工作,想過自己想過的生活,想以自己的專業或興趣謀生,不能光靠熱情與天賦,也不能只靠社會輿論一時的感動,或是朋友的熱血相挺,關鍵還是需要有縝密的商業模式,讓自己的能力在市場上能夠換得足夠生存的必要資材,來支撐自己走下去。

我之所以出這本書,某種程度就是希望減少有志於寫作維生的夥伴們的試錯成本,增加存活機率,並且能夠活得更好。

不管原因如何,現實情況是,在台灣有太多有才華有能力的人,欠缺必要的商業模式協助,導致必須退出自己想做的事情,特別是文化教育與出版產業,那真的是讓人感到遺憾與可惜的事情。

我始終相信,台灣需要更多能夠創造商業利潤的知識變現人才來支撐文化與出版產業,而壯大文化與出版產業,對於建構台灣文化主體性乃至開展自主獨立之路,十分關鍵~

縱然我知道某些左派或文青會對商業模式感到睥睨與不齒,但實際上,我們生活在資本主義社會,就是必須處理金錢與專業的轉換關係,村上隆也說,他能活下來是因為他搞懂資本主義世界的運作規則,讓自己的作品找到某種棲身之所與轉換資本的方法。

另外,這個讀書會也是為了提升自雇夥伴的生存機率而舉辦的,也一併給大家參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