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標籤

正義

逆社會觀察 文化創意考

莫以批判美學風格之名,行鄙視歧視之實

By
on
2019-01-11

莫以批判美學風格之名,行鄙視歧視之實

 

文/Zen大

這篇雖然是評論,但不想以特定新聞事件當引子,免得落入某些政治立場的選邊而混淆重點的發散,因為這的確是台灣蠻普遍的現象。

這世界上最難被分辨並批判的歧視,是關於美學風格的。

因為能說出美學風格之不足者,幾乎都是文化菁英,而當文化精英決定鄙視時,論述之強與聲量之大,往往會讓人誤以為這是真實。

曾經有一段相當長的時間,大眾文化備受此類來自菁英世界的鄙視與批判,從內容到呈現方式,均因其美學不足以饗宴菁英階級卻迎合大眾而被嫌棄,更因其商業上的巨大成功而被妒恨。

在我看來,分類跟排序是不一樣的,關於美學,我們只能分類,卻不能排序,就連康德都說了美學判斷是主觀的,你不喜歡是因為你的主觀,怎麼好把你的主觀透過其他力量強加在我的喜好上,做出你優我劣的評價?

你覺得醜,大家都覺得醜,那又如何?只要我不覺得醜,沒礙著誰也沒犯法的情況下,為何我不能擁有我自己的美學自主性,需要被人嘲諷或鄙視?

以美學品味風格進行的歧視,也還是歧視吧?

品味歧視,是比較少讓會想到的,好像只要在自己的美學品味範圍內覺得醜,就可以大聲嫌棄。

從外貌身材到風格喜好,到處都是以醜合理化自己的歧視語言。

評論美醜跟評論時事一樣,不光是說醜就夠了,也是要說明清楚到底那邊醜?

 

就連康德都說了,美學這東西就是主觀(當然他用很難的哲學概念去講)。

後來有一些科學研究也證明了,好比說,老年人之所以穿顏色鮮豔的衣服,是因為視力衰退。

況且,美學的知識庫要比其他知識庫更難累積,古代中國人才會說三代之後才會吃穿,就是這個意思。

但是在台灣,某些人覺得自己美學標準很不錯的(通常就是上接歐美日的文化美學風格),很容易就對本地發展出來的美學進行價值判斷,斷定出優劣,進而嘲笑那些被他們歸為劣的族群。

分類跟排序是兩種完全不同的工具,分類是可以的,排序是惡劣的,畢竟人之所以成長成各種各樣,有時代的階級的各種原因,有美學涵養的人怎能去嘲笑沒有的人?

分類跟排序是不一樣的,雖然都是在進行抽象化過程中會出現的。

分類只是根據特質命名,排序則還加入道德或其他元素。

分類沒有優劣,只是特質的區別呈現,排序裡則容易偷渡滿滿的歧視,透過鄙視鍊在運作。

小心排序式的價值優劣判斷,那往往會讓人不自覺地就產生自我優越,還有鄙視其他存在。

如果覺得擁有知識的人應該幫助弱者的話?

美學也是一樣的。

但是在美感上的刻薄發言,常常相當難聽,好比說我們有一位時尚評論界的達人,就很擅長講很難聽的酸言去討好自己的讀者,但是,有想過這個人背後養成其美學的資本有多雄厚嗎?

沒有!

追逐語言的情緒性效果,是台灣近年來一大悲劇。

醜這個概念,是摻入道德的偽美學價值判斷,其實沒有所謂的醜,最多就只是不夠精緻,還很粗糙,需要再發展,但如果太早就貼上醜,後面就都完蛋了~

曾經台客美學就是被這樣的美學鄙視鍊壓制了非常長的一段時間,非常的不可取。

道德判斷背後的根源,常常是華夏道統,好比說過去對本土布袋戲的價值判斷,如今對玖壹壹的價值判斷,其所援引的都不只是單純的美學判斷,還有華夏道統的判斷在其中。

真正的美學精神是幫風格分類,絕對不是排序分優劣,你可以不喜歡某種美學,但不能因此而攻擊或貼上道德標籤去鄙視喜歡那種美學的人,這是兩件事情,卻常常被混為一談,而奠基在批判美學風格基礎上的鄙視就這麼大行其道,且自以為在主持某種美學真理或正義的普及,發出鄙視者反倒自豪的很。

 

 

 

逆社會觀察

當暴力披上了正義的大旗

By
on
2017-10-06
當暴力披上了正義的大旗 文/Zen大(本文發表於上報) 日前,網路上突然出現一支批判並辱罵護理師的影片,不少人看完後都被激怒,紛紛留言批評甚至辱罵影片拍攝者。 原本我也覺得這種靠爭議性言論賺流量的做法很不可取(但其實這樣做的人和單位又何嘗只有這位批判並辱罵護理師的人,台灣不少媒體跟內容農場也都在做),直到有朋友陸續提醒我,這是為了釣魚而拍攝的影片,並不是個人獨立所為,背後是有一個集團,而且人數不少...
逆社會觀察

以糾錯之名犯法 不會自動無罪

By
on
2016-09-09
以糾錯之名犯法 不會自動無罪 文/Zen大(本文發表於2016/9/9東方日報大員通訊) 最近博愛座問題因為一名婦人辱罵北一女學生,又吵得沸沸揚揚,甚至有人主張應該廢止,但是,我認為,問題並非出在糾錯不對,而是錯誤的糾錯方式,而博愛座讓台灣社會的錯誤糾錯方式(以糾錯之名違法,覺得自己沒錯,但其實違法就違法不會因為是糾錯而違法就自動無罪),凸顯出來,也是蠻有價值,讓大家可以圍繞著案例進行探討。 生活...
大員的通訊

支持教官留任者的邏輯

By
on
2016-08-26
支持教官留任者的邏輯 文/Zen大(本文發表於2016/8/26東方日報大員通訊) 最近幾天又在吵教官是否退出校園的問題,我赫然發現,支持教官留任者,根本不在乎支持退出派的各種論點,他們只在乎教官留在校園會不會有他們以為的好處。 更深入觀察我發現,這些人往往也是反對制服解禁的人,這些人不關心既有的規則是否符合程序正義或法制,只關心既有的規則對自己有沒有好處?即便這些好處只是想像出來的... 這套只...
大員的通訊

為什麼殺貓狗該判刑 而吃的牛羊豬是美食?

By
on
2016-08-19
為什麼殺貓狗該判刑 而吃的牛羊豬是美食? 文/Zen大(本文發表於2016/8/19東方日報大員通訊) 前幾天殺貓犯在台北地院前被一群民眾圍毆,事件曝光後,有人讚有人彈,讚的人認為打得好,反正法律不能主持正義,殺貓犯活該被打,打人的是主持正義! 彈的人則會提出質疑,為什麼只有殺貓殺狗會引發眾怒,而每天大吃牛羊雞豬當美食的卻未必會? 況且,現代飼養與屠宰其實相當不人道,且規模和嚴重程度都遠勝個別殺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