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標籤

正義

逆社會觀察

選舉結果經常是「多數服從少數,少數統治多數」

By
on
2019-05-21

選舉結果經常是「多數服從少數,少數統治多數」

 

文/Zen大(本文發表於上報)

 

雖然不正確但卻深植人心的一句台式民主口號,相信不少人都聽過:

 

「少數服從多數,多數尊重少數。」

 

就別說這句話的字面意義也極少有被實踐的情況(敗選的少數方常常鬧事鬧不停,完全不願意服從多數;勝選的多數方也常常罔顧少數的異見,一意孤行),且真正的民主法治社會是服從程序正義而非數量決定,重視與不同立場者的對話與折衷而非訴諸數量決勝負。

 

在台灣,真正的光景是「多數服從少數,少數統治多數。」

 

不信的話,讓我們來看幾個數據。

 

首先,得票數跟總人口數的比例。以馬英九選上第一任總統的七百多萬票來說,僅占全台灣兩千三百萬人口的三分之一。以三分之一的人口數決定了全部人民的未來,怎麼看都不覺得是多數決?

 

或許你會說,因為法律有規定投票年齡,加上投票當天有人無法投票,各種因素加總下造成的結果。

 

的確,不過,想過沒,是誰決定法律可以規定投票年齡的?尊重法律規定的投票年齡,是不是一種尊重程序正義勝過數量決?

 

為何投票年齡不能更低一些?以如今的教育與資訊普及程度來說,難道還非得等到二十歲才能投票?

 

等到二十歲才能投票的意思是,我們從生下來到二十歲左右,至少有十次選舉(以台灣平均兩年選舉一次的情況來推算)是無法投票,被其他人決定我們由誰統治?

 

絕大多數情況下,現今台灣的投票制度,其實等於是設計出一套讓少數選民得以決定多數人民的未來的方案,不是嗎?在這個意義上,絕對不是什麼少數服從多數,反而是多數(因制度關係)服從少數。

 

某種程度上,這也是為什麼選輸方中總會有人不願意服從多數的原因,因為大家都知道這是制度使然的多數,並非真多數,更別說碰上三強對決情勢時,聖者根本只是相對多數(卻是實質少數)。

 

第二,選舉花費限制投身選舉人的資格。

 

撇開得票數與國民人口數不談,再看選舉辦法中的保證金制度。想要在中華民國在台灣投身選戰,首先你得夠有錢,要能繳得起保證金,這筆保證金對多數國民來說都不算是小錢,更別說我們都知道,從事競選不光只是繳交保證金而已,還有投入競選的經費。

 

也就是說,實際有能力投身選舉的人,要不是自己夠有錢,就是得倚靠夠有錢的政黨或金主支持。這些人無論在任何意義,都是少數。擁有足夠資本力量的少數,才有資格出馬角逐代表多數運作國家的選舉。不管多數人民投票選誰,都是從少數群體中選出國家治理的代理人。

 

國家的代理人初選資格,根本是由1%的資本家集團決定的吧?

 

在台灣最明顯可見的一點就是,無論哪一黨執政,都是禮待資本家集團。

 

或許你會說,選舉就是要花錢,沒辦法啊?

 

不一定。古希臘的民主制度,選舉領導人的方式是透過一套複雜的抽籤制度,抽籤說起來並不比較不公平,如果抽籤機制夠隨機,且人民基本教育素養都能達到某種水準時。每一個人都有資格中籤,擔任統治者,不是更公平嗎?

 

也就是說,落實民主未必只能靠投票(們已經說了,民主是尊重程序正義而非多數決),還有其他方式(注意,是領導人而非文官集團,這是兩回事)。

 

第三,由政黨推派候選人

 

在台灣,大多數投身選舉者,由所屬政黨推派。然而,擁有堅定政黨立場乃至黨證的民眾,其實是少數(看各政黨的有效黨員人數)。從結果來看,這不也是一種多數服從少數?

 

第四,少數政治極端狂熱者引導輿論與投票風向。

 

大型選舉時,人們總說,中間選民決定勝負。

 

為什麼?

 

除了第三點提到的黨員人數遠低於國民人數外,多數國人投票都是看感覺看情緒看風向或看心情,而非根據政策執行成果等客觀數據或獨立思考結果投票,而這些,是能靠少數媒體工作者、政治工作者或是政治狂熱者堅定的帶風向。

 

好比說,當年陳水扁海角七億案被國民黨透過媒體炒得沸沸揚揚,民怨沸騰,最後不光民進黨輸掉總統大選,連其他的公職選舉也兵敗如山倒。然而,荒謬的是,國民黨長年在台灣透過制度優勢侵占國家資源,拿得遠比陳水扁多許多,國民黨被判刑定讞的貪汙政治人物數量也遠多過民進黨,但是,少數人順利將風向帶領成功,民進黨兵敗如山倒。

 

這又哪裡是少數服從多數了?

 

投票式民主給普羅人民最大的幻覺之一,就是自己可以用選票教訓做不好的政治人物,把不喜歡的政黨換下來。

 

實際上,人民真正能做的只是貢獻自己的選票給自己支持的輿論集團,而這些人形塑的輿論與民意才是真正決定了國家下一任統治代理人。

 

民主機制,並不是真正的落實多數決,只是盡可能不流血的更換治理國家的代理人,統治社會的還是少數,真實的情況是透過制度規則設計的巧妙安排,讓少數能看起來像多數且代表多數,少數統治多數,甚至是因為少數綁架多數以達成順利統治多數的目的,多數在各方條件運作下,只能服從少數。

 

認清這個殘酷的現實,雖然不代表能夠改變(要讓真正意義的多數人民直接進行統治,需要修改相當多的社會制度與規則),卻可以提醒我們隸屬於被統治的多數方(人民),願意審慎認真地看清楚那些宣稱代表多數的少數,投給願意好好對待多數而非奴役人民的代理人。

 

 

 

 

 

 

 

 

 

心靈處方箋 逆社會觀察

正義有八種流派,猜猜支持私刑正義的有幾種?

By
on
2019-02-03

正義有八種流派,猜猜支持私刑正義的有幾種?

 

文/Zen大

 

前一陣子發生的虐童案讓許多鄉民網友不爽,跑去揍虐童的父親,不少人鼓掌叫好,說是司法已死,只能靠私刑正義。

 

既然談到正義,那就不能忘了舉世知名的桑德爾教授,桑德爾教授的《正義:一場思辨之旅》一書,介紹了關於正義的八種理論流派,堪稱囊括了古往今來所有思想家對「何謂正義?」的探討。

 

桑德爾教授指出,人們對於如何思考並執行正義有三大思考重點:福祉、自由與美德。

八大正義理論都是根據這三個核心概念進行推演。

首先登場的是四大古典正義理論,分別是:

功利主義,追求幸福/快樂最大化,痛苦最小化。殺一人如果能就五人,那就殺,即便被殺這人是無辜的。
我深我命歸我有的自由至上主義,簡單來說就是「只要我喜歡,沒甚麼不可以」。
市場理論,認為一切社會行為都是可以經濟價值交換的。
康德的自由主義,人之所以作對的事情是因為人應該去做對的事情,那是身而為人的一種本質。

接著登場的是當代三大正義理論:

羅爾斯的自由主義,贏家可以擁有更多,但前提是要能夠因此而對輸家有益。
優惠待遇理論,針對特定族群(資格)優惠待遇是否公平合理進行探討。
社群主義,有歸屬就有責任,正義以追求社群認同、歸屬與秩序和諧和為最高指導原則,不能破壞社群秩序或和諧。

以及最後一種,超古典的正義理論,古希臘時代亞理斯多德的適才適性原則,認為正義就是事情符合適才適性原則。

 

無論是一個人或一群人,如果說自己正在主張正義,那麼肯定是上述八種正義理論的其中一種,桑德爾教授期望人們所做的正義倫理學判斷,不是光考慮到自己的好處,還要考慮到自己所屬之社群/社會能否得到好處(善)。

舉個例子,女人露事業線的問題常常被拿出來討論,女人該不該露事業線?或者說,為什麼露事業線會引起如此廣大的關注?

從桑德爾書中所介紹的正義諸理論來分別論證一下。

支持女星露事業線,認為露事業線沒什麼,甚至認為露事業線大家都開心的人,是從個人至上主義與功利主義的角度出發。前者認為,只要市場有需求,而我想要提供某種服務/商品來滿足需求,沒有人有資格反對;後者認為,如果我露了事業線可以讓社會上絕大多數人都感到開心或幸福,露事業線根本就是好的,不應該反對。

從優惠待遇理論來看,則女人露事業線之所以被許可,是因為女人在父權社會中本屬較不利的地位,工作會因為性別歧視而受排擠,若是露事業線可以幫助女星扳回一城,則或許露事業線並無不可。

至於反對露事業線的,當數康德與社群主義的擁護者。從康德的觀點來看,女人露事業線,是將原本擁有理性的人的人格貶低成「物品」,人格因為露了事業線而蕩然無存(我們必須承認,事業線是為了滿足男人的偷窺與性想像,所已露才會有價值,吸引人注意)。

康德毋寧認為,露事業線根本就是侮辱到人性,把人貶抑為止是滿足人的獸性或欲望的一種手段,然而人生而為人最重要的視為持人的道德尊嚴和理性,人不該從事任何會貶抑人的道德理性的型為(那些行為都是錯誤的,這也是為什麼人不能賣淫,不能有婚外情,不能說謊的原因,縱然從事這些行為沒有傷害到任何人,甚至看起來於人有益,都不可以,因為人的道德理性是人之所以為人不可撼動的至高價值)。

康德認為,人應該去做對的事情,不是因為做了這些事情可以從中獲得甚麼好處/壞處,而是人生而為人,因為人的道德理性,人必須去做對的事情。

女生去海邊穿比基尼,露出事業線,那不是物化,因為去海邊就是穿泳裝。但是,去到一個不該大露事業線的場合,卻因為搏取目光焦點而露事業線(例如SG或直播主為了吸引客人而穿得清涼,女星為了搏媒體版面而露等),甚至因此而獲得某些商業利益,那就是不對,就是作了不應該做的事情,傷害了人格的主體性。

若從亞理斯多德的適才適性原則來看,則比較中立,可露可不露,若藝人的最大才華就是娛樂他人,讓他人感到開心,則若露事業線能讓他人感到開心,則不妨露之。只不過,就算是藝人也不是人人都有條件露事業線,而是原本就擁有露事業線才華的藝人,露了之後又的確能讓人感到開心,才有資格露。

社群主義者則主張,人只要屬於某一個社會群體,同時就對該群體有社會責任,女人不能光想著露事業線替自己換取額外好處,還要考慮到自己在社會群體中的社會責任,因此不應該露事業線。

桑德爾教授希望我們先放下自己內心的正義論(或要說刻版印象/負面偏見也可以),先來看看哲學史上的大師們對正義論的討論與應用,然後再回頭來檢視自己的正義諸理論使用情況,或許你會驚覺,我們絕大多數人其實都沒有一以貫之的正義理論,通常都是A事件使用甲理論,而B事件使用乙理論,像是與我有利害相關時就堅持功利主義、自由至上主義、市場主義(交換論),與我無關而想要辦中立客觀時就選用康德、羅爾斯或社群主義的正義論,其實是相當矛盾而不一致的。

透過邁可.桑德爾的書,或許我們可以更謙卑一些,下次在面對關於正義的倫理學難題時,自己能多一份寬容看待那些採取和我們內心所支持的想法相反的人的作為,畢竟我們都只是人,雖然希望透過自己的行為讓世界變得更美好,但卻難免不自私,不替自己著想。

最後,不妨試著用上述八大正義理論分析一下私刑正義,到底有幾個正義理論能用來支持私刑?

 

逆社會觀察 文化創意考

莫以批判美學風格之名,行鄙視歧視之實

By
on
2019-01-11

莫以批判美學風格之名,行鄙視歧視之實

 

文/Zen大

這篇雖然是評論,但不想以特定新聞事件當引子,免得落入某些政治立場的選邊而混淆重點的發散,因為這的確是台灣蠻普遍的現象。

這世界上最難被分辨並批判的歧視,是關於美學風格的。

因為能說出美學風格之不足者,幾乎都是文化菁英,而當文化精英決定鄙視時,論述之強與聲量之大,往往會讓人誤以為這是真實。

曾經有一段相當長的時間,大眾文化備受此類來自菁英世界的鄙視與批判,從內容到呈現方式,均因其美學不足以饗宴菁英階級卻迎合大眾而被嫌棄,更因其商業上的巨大成功而被妒恨。

在我看來,分類跟排序是不一樣的,關於美學,我們只能分類,卻不能排序,就連康德都說了美學判斷是主觀的,你不喜歡是因為你的主觀,怎麼好把你的主觀透過其他力量強加在我的喜好上,做出你優我劣的評價?

你覺得醜,大家都覺得醜,那又如何?只要我不覺得醜,沒礙著誰也沒犯法的情況下,為何我不能擁有我自己的美學自主性,需要被人嘲諷或鄙視?

以美學品味風格進行的歧視,也還是歧視吧?

品味歧視,是比較少讓會想到的,好像只要在自己的美學品味範圍內覺得醜,就可以大聲嫌棄。

從外貌身材到風格喜好,到處都是以醜合理化自己的歧視語言。

評論美醜跟評論時事一樣,不光是說醜就夠了,也是要說明清楚到底那邊醜?

 

就連康德都說了,美學這東西就是主觀(當然他用很難的哲學概念去講)。

後來有一些科學研究也證明了,好比說,老年人之所以穿顏色鮮豔的衣服,是因為視力衰退。

況且,美學的知識庫要比其他知識庫更難累積,古代中國人才會說三代之後才會吃穿,就是這個意思。

但是在台灣,某些人覺得自己美學標準很不錯的(通常就是上接歐美日的文化美學風格),很容易就對本地發展出來的美學進行價值判斷,斷定出優劣,進而嘲笑那些被他們歸為劣的族群。

分類跟排序是兩種完全不同的工具,分類是可以的,排序是惡劣的,畢竟人之所以成長成各種各樣,有時代的階級的各種原因,有美學涵養的人怎能去嘲笑沒有的人?

分類跟排序是不一樣的,雖然都是在進行抽象化過程中會出現的。

分類只是根據特質命名,排序則還加入道德或其他元素。

分類沒有優劣,只是特質的區別呈現,排序裡則容易偷渡滿滿的歧視,透過鄙視鍊在運作。

小心排序式的價值優劣判斷,那往往會讓人不自覺地就產生自我優越,還有鄙視其他存在。

如果覺得擁有知識的人應該幫助弱者的話?

美學也是一樣的。

但是在美感上的刻薄發言,常常相當難聽,好比說我們有一位時尚評論界的達人,就很擅長講很難聽的酸言去討好自己的讀者,但是,有想過這個人背後養成其美學的資本有多雄厚嗎?

沒有!

追逐語言的情緒性效果,是台灣近年來一大悲劇。

醜這個概念,是摻入道德的偽美學價值判斷,其實沒有所謂的醜,最多就只是不夠精緻,還很粗糙,需要再發展,但如果太早就貼上醜,後面就都完蛋了~

曾經台客美學就是被這樣的美學鄙視鍊壓制了非常長的一段時間,非常的不可取。

道德判斷背後的根源,常常是華夏道統,好比說過去對本土布袋戲的價值判斷,如今對玖壹壹的價值判斷,其所援引的都不只是單純的美學判斷,還有華夏道統的判斷在其中。

真正的美學精神是幫風格分類,絕對不是排序分優劣,你可以不喜歡某種美學,但不能因此而攻擊或貼上道德標籤去鄙視喜歡那種美學的人,這是兩件事情,卻常常被混為一談,而奠基在批判美學風格基礎上的鄙視就這麼大行其道,且自以為在主持某種美學真理或正義的普及,發出鄙視者反倒自豪的很。

 

 

 

逆社會觀察

當暴力披上了正義的大旗

By
on
2017-10-06
當暴力披上了正義的大旗 文/Zen大(本文發表於上報) 日前,網路上突然出現一支批判並辱罵護理師的影片,不少人看完後都被激怒,紛紛留言批評甚至辱罵影片拍攝者。 原本我也覺得這種靠爭議性言論賺流量的做法很不可取(但其實這樣做的人和單位又何嘗只有這位批判並辱罵護理師的人,台灣不少媒體跟內容農場也都在做),直到有朋友陸續提醒我,這是為了釣魚而拍攝的影片,並不是個人獨立所為,背後是有一個集團,而且人數不少...
逆社會觀察

以糾錯之名犯法 不會自動無罪

By
on
2016-09-09
以糾錯之名犯法 不會自動無罪 文/Zen大(本文發表於2016/9/9東方日報大員通訊) 最近博愛座問題因為一名婦人辱罵北一女學生,又吵得沸沸揚揚,甚至有人主張應該廢止,但是,我認為,問題並非出在糾錯不對,而是錯誤的糾錯方式,而博愛座讓台灣社會的錯誤糾錯方式(以糾錯之名違法,覺得自己沒錯,但其實違法就違法不會因為是糾錯而違法就自動無罪),凸顯出來,也是蠻有價值,讓大家可以圍繞著案例進行探討。 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