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標籤

武漢肺炎

信仰主基督 逆社會觀察

有些邪惡之聲,是包裹著貌似正義的修辭在傳送

By
on
2020-02-15

(本文發表於長老會教會公報)
武漢肺炎爆發後,蘇貞昌院長宣布口罩暫停出口一個月,直到台灣供給穩定後再繼續出口。
此一新聞出現後,引來不少人斥責台灣人沒有人義,不願意幫助中國人!
後來賴清德準副總統的有條件協助說出來後,有被一些台灣民眾批判。
種種跡象顯示,好像台灣人真的很沒愛心?
有些人還抓住這些點大作文章。
說台灣人不願意幫忙沒有仁愛之心,是太殘酷的操弄,四川大地震也好、東日本大地震也罷,台灣都出錢出力。
幫忙不求回報,願意禮尚往來很感恩,但沒有感謝還落井下石,願意相幫地人或許會少很多。
瘟疫蔓延時,似乎正是考驗真正人性的時候。
好比說河北路續封城,有些人想方設法出逃,有些人乖乖待在家裡,還有些人自願前往疫區協助,或想辦法幫助疫區的人。
我無意批判出逃的人,如果換作自我們,也許也會逃。
只是讓人遺憾的是,出逃求生不打緊,好比說逃回台灣的一些台商,有些人一下飛機就通報,並且自主隔離,有些人卻毫無病識感,四處趴趴走,被人舉報了才辯說自己有好好監控並且全程戴口罩。
還有一些人的行徑更讓人無法接受,隱匿自己曾經出沒疫區的訊息不說,出現疑似症狀後,還刻意跑去人多的地方咳嗽打噴嚏,想要盡可能擴散病毒,因為不能只有自己得!
我想說的是,面對無情瘟疫或天災,有些人會誠實袒露自己的軟弱,有些人反而會任憑自己的心剛硬,甚至試圖利用災難造謠生事、惹事生非。
不願幫助落難者,似乎違背基督信仰的教導,即便是過去與我們為敵的人,似乎也不能因此就忽視不理!
問題是,以過去中國的紀錄,就算台灣願意撇開過往恩怨,出手幫忙,資源也到不了真正需要的人手上,中途就被攔胡了。
每次談到中國與台灣的問題,總是有人忽略了誰才是源頭的始作傭者,而是採取柿子挑軟的吃的策略,對比較好說話的那邊進行攻擊,對明顯看起來不好惹的那邊沉默。
我想說的是,有些話切片出來看的確很有道理,但是重新放回事件的脈絡裡確未必成立,批判台灣不願意幫中國忙的意見就是,論述起來頭頭是道,確是各種扭曲與斷章取義!
實際情況是我們想幫也幫不了,撇開幫了之後還被人羞辱不談,基督徒不在乎個人榮辱只在乎需要被幫助的人是否真的得到了幫助!
若世上不可能沒有苦難與仇恨,那麼就希望願意以愛面對而非轉化為仇恨對立的人能夠多一點,願意真心幫助落入苦難憂愁挾制的人多一點,少一點利用人的苦難絕望替自己撈取好處的人。這些假裝成追求公義真理的法利賽,最該被譴責,因為他們在譴責別人不願出手相幫時,自己也毫無作為,只是一味透過仇恨言論挑釁雙方。
那些包裹著道理的聲音,本質上就是邪惡的,根本不用往心裡去。就像有些時候我們會碰到一些人以聖經的文字包裹自己的私心,偷渡自己的私慾,企圖以聖經合理化自己的仇恨與偏見,這種時候,不要畏懼,不用落入神學上的爭辯,只要直指其背後的動機之謬誤,將之攤在陽光下即可!
當動機意圖不正,論述修辭即便都正確,結論也是無效的!

書籍品評介 閱讀資訊饗 逆社會觀察

如何在瘟疫蔓延蔓延的緊急狀態,仍能做出正確抉擇?

By
on
2020-02-07

(本文發表於生鮮食書)
為什麼市場上買不到口罩?
「你今天買到口罩了嗎?」毋寧成為今年新春最多人彼此問候的一句話!
我有個大學同學,家裡開小診所,過年期間就因為新型冠狀病毒的消息擴散後,每天得想方設法上街找口罩買,因為診所開張就需要用,而年節期間斷貨,為此而焦頭爛額!
雖然政府很快地推出一系列的應變措施,像是限制口罩出口、限制帶出國門的口罩數量,釋出備用物資,徵收民間口罩工廠的口罩統一發送配置,甚至決定加開口罩生產線…,確還是很多人抱怨買不到口罩。
為什麼政府做了那麼多,確還是有很多人買不到口罩?
 
彼得聖吉在《第五項修練》一書中,提到一個他每次帶工作坊都會讓大家玩得訂購啤酒遊戲。這個遊戲大意是說,平常在零售商店穩定銷售的啤酒,突然間被買光了,怕沒酒可賣的零售商增加了訂貨,但是,製造商趕不出從市場上用入的大量急單,所以每次都無法給足足購貨量。
拿不到足夠或的零售商們,不去追問銷售突然飆升的原因,只是一味的拉高訂單。
製造商則因為一直收到過多於能消化的訂單,決定增設生產線增加產能。
沒想到,開始可以追上訂單時,突然飆高的啤酒銷售量又回歸常軌,最後,門市堆了一堆賣不出去的庫存,開始反向砍單,製造商投資設備之後卻用不上,白白浪費錢!
彼得聖吉說,之所以如此,是因為身處系統中的零售商與製造商都沒有去了解市場需求突然暴增的原因。
口罩缺乏也是類似的原因,過年期間工廠與物流停工,武漢肺炎消息擴散後人心惶惶,手邊沒有口罩庫存或對庫存量不夠安心的人紛紛上街搶購口罩,一下子就把市面上的口罩庫存全都掃光。
即便政府開始挹注口罩到市場,卻不足以填滿市場的恐慌性購買,可以說每天出貨多少就都被市場搶購一空,所以,怎麼補貨都會有人買不到。
雖然政府未必不知道加開生產線到最後會落得一堆庫存,但是,口罩的生產與流通分配還與人民的安心感有關,不能以一般情況論之,即便知道最後疫情結束會有剩餘物資,也還是得增加產能提供給市場。
雖然很多人批判政府的口罩統一徵收與配給銷售作法,不過,我個人認為這已經是比較好的做法了。如果不進行市場約束管制,肯定有人趁機哄抬物價與囤積貨品甚至寄出國販售牟取暴利(國外缺口罩的情況更加嚴重)!
黑天鵝+灰犀牛=衝擊系統穩定
回到源頭,市場上之所以瘋搶口罩,是因為去年底武漢出現了一隻黑天鵝,且出現之後,知道問題嚴重性的單位擺爛拖延,其他人則繼續過日子,直到這隻黑天鵝的威力不斷增強,攪動了全球秩序,造成許多人不安心。
塔雷伯提出的《黑天鵝》說,想要探討的是「如何及早發現最不可能發生但總是發生的事情?」黑天鵝是人們以為不會發生的事情卻發生了,且對世界帶來嚴重的衝擊與影響。好比說911,正因為人們想不到所以才會發生。
然而,武漢肺炎也是人們想不到所以才發生的嗎?
許多人回頭去看,去年就已經有此一病毒的資訊出現,只是每次要冒出頭就被管制與打壓,以至於訊息沒能盡早流傳出去,直到疫情壓制不住才爆炸開來。
按照渥克的說法,造成武漢肺炎流行的真正原因是灰犀牛,就是明知道繼續這樣下去會釀成大禍卻依然故我,放在武漢肺炎事件來看,是中國政府慣性壓制壞消息造成資訊不透明的治理方式,過去已經數次釀成災禍(如去年流行起來的非洲豬瘟),卻始終不願意面對自己的治理問題,依然故我的結果。
在我看來,如今黑天鵝與灰犀牛經常攜手合作,黑天鵝將人們難以預料到的發生機率微小但後果嚴重的事件召喚來到世界,再加上人們始終堅持以錯誤的行為方式處理危機,讓原本可以在火苗發生之初就被控制的事件,最終擴散成衝擊系統穩定的龍級災難!
網路上有人嘲諷,這次武漢肺炎乃是「武昌起疫」,共產黨即便能壓制人民的異見卻不能壓制病毒的擴散,是以近年來中國始終無法杜絕各種瘟疫的擴散流行。
當資訊不足時,如何避險?
武漢肺炎發生後,許多人措手不及,口罩缺貨現象只是其中一種結果。年後開市第一天,台股創下歷史單日最大跌幅,重創投資市場。
於是,出現一個必須認真深思的問題?
如果黑天鵝與灰犀牛攜手重創系統穩定是不可避免的必然,我們該如何避險?
巴菲特和塔雷伯都認為,避險最好的做法不是預測風險何時會發生,而是即便身處風險也能獲利。
以塔雷伯的說法是,培養自己的《反脆弱》體質,讓自己能系統波動中獲利。知不知道事情何時發生或為何發生並不是最關鍵的事情,有些人知道很多知識卻仍然無法規避風險。
塔雷伯以自然系統為例,他說自然系統以大量備餘作為面對風險衝擊的防範之道。這或許是為什麼塔雷伯總是建議把90%的資產放在絕對穩健的標的,只拿出10%放在高風險高報酬的標的。
巴菲特常說,要在別人貪婪的時候害怕,在別人害怕的時候貪婪。
在我看來,毋寧就是要多投資自己,讓自己擁有能夠貫穿牛市與熊市的存活應變力!
未來唯一不變的是變動
我們幾乎可以篤定的說,未來社會唯一不變的一件事情,就是變動會不斷發生。
我們不能再繼續以過往的靜態世界模型來面對人生,《大崩壞》來臨,道世界以三年一小變、五年一大變,十年一次系統重整的速度高速運轉,各種預料之外的天災人禍已經是新常態。
社會學稱之為《風險社會》,風險社會的各項風險不再是自然創造而是人類自己造成,人類文明的副作用將如回力鏢般回擊我們。
未來社會的生存關鍵是規避風險,取得本體論的安全感,而不單單只是階級社會的財富分配!
身處變動不居時代,我們唯一能做的,就是培養學習體質,在理財投資健身運動與讀書學習上投資自己,養成學習型體質,累積面對不確定風險降臨時的備餘,並且謙卑謹慎的面對世界,不要再企圖控制或壓制自然系統了,大自然的反噬與再平衡力量不是區區人類所能承受的!
撰寫神話學經典《千面英雄》的坎伯,在大蕭條時代因為找不到工作,只好窩在圖書館讀書打發時間,幾年下來讀了許多書,有了一套自己的知識系統,於是著手整理,書成發行之際,社會也告別了蕭條,此書隨著景氣翻轉而向上,成就了坎伯日後的事業,也給人類社會帶來的巨大的影響(盧卡斯的《星際大戰》乃至日後的許多知名創作都是根據《千面英雄》書中的神話故事原型而設計)。
本文的最後,我羅列了一些防疫書單,我想,瘟疫蔓延的非常時期,少出門不是壞事,在家的時間,也不要只是上網或大電動,花點時間讀一點認識當代社會與未來的書,讓我們更具備承受風險的反脆弱體質!
防疫書單艾克曼,人類時代,時報賈德戴蒙,槍砲、病菌與鋼鐵,時報賈德戴蒙,大崩壞,時報賈德戴蒙,昨日世界,時報哈拉瑞,人類大歷史,大塊文化哈拉瑞,人類大命運,大塊文化哈拉瑞,21世紀的21堂課,大塊文化羅斯林,我如何真確理解世界,先覺塔雷伯,黑天鵝,大塊文化塔雷伯,反脆弱,大塊文化塔雷伯,不對稱陷阱,大塊文化薛格,為什麼便宜的機票不要買?,商周米歇爾渥克,灰犀牛,天下文化伯恩斯坦,風險之書,商業週刊貝克,風險社會,巨流周桂田,風險社會典範轉移,遠流彼得聖吉,第五項修練,天下文化梅多斯,系統思考,經濟新潮社布雷瑟,不該被殺掉的微生物,八旗逵曼,德維爾霍亂與瘟疫,衛城下一場人類大瘟疫,漫遊者普雷斯頓,伊波拉浩劫,商周派屈克,對決病毒最前線,時報凱瑞魯,惡血,商業週刊彼得摩爾,你一定要知道的50種致命傳染病,聯經卡謬,鼠疫,麥田賈奎斯,愛在瘟疫蔓延時,皇冠

逆社會觀察

中國陸續封城後,台灣的醫療系統能夠承受陸續撤僑的壓力嗎?

By
on
2020-02-04

不知道溫州與杭州,是不是也有被封城的台商或去旅遊的台灣人?

日前溫州與杭州陸續宣布封城。

如果說,湖北是不得已被困,隔那麼久才又封城的溫州與杭州,也是嗎?

接下來的其他省也都是嗎?

一次是不得已,每一次都是嗎?

如果現在還在待在那邊不回來,之後情勢變嚴重後,又要上媒體哭鬧,哭求政府撤僑嗎?

裡面有多少是平日唾棄民進黨與台灣的統派?

就算基於人道必須救援國民,這些人回台後就會安分隔離不鬧事嗎?

數百個或許可能,上萬個我覺得很難,這些日子大家都看見了,長期居留天朝的台商回台後耍波賴的囂張姿態,完全不會因為自己已經生病而收斂,反而更跋扈!

我真心覺得,現在還想回中國上班或去出差的,真的最好放棄!

工作沒了再找,命沒了可能連台灣都不一定回的了。

這次湖北還能放人,以後每一省都願意放人嗎?

接下來的溫州杭州與其他呢?

我們沒有那麼多醫護資源處理封城後才專機遣返的台灣人。

一省五百人,三十省要多少?更別說北上廣更多台灣人!

台灣每年往來中國的商人幹部勞工配偶加起來有幾百萬耶?

發病率抓1%,一兩萬人次很正常吧?

那,台灣的醫療就垮了!

萬一真的變嚴峻,對中國全面關閉關門不是不可能,畢竟兩千三百萬人比一萬多,就算輿論大概也會支持關門。

軟根據明居正老師從湖北的火葬場使用率反推的死亡人數來推估,實際情況至少要比官方公布的嚴重35倍!

溫州杭州封城,廣東二級警示,中國還有哪裡能稱得上安全?現在還不回來要等撤僑,根本就是想幫天朝玩垮台灣的醫療系統!

勇敢做一回人生的主人,不要拿一堆但書讓自己陷入風險才要來哭求幫助,最後卻還反咬幫你的人一口,做人不要如此卑劣。

明居正教授從官方公布的火葬場的使用效能提升後的數據資料,反推死亡率,估算出實際死亡數字至少是官方數字的35倍。

這還是假設其他死亡個案的處理照舊而沒有先壓下的情況下,以及火化場外沒有大排長龍…,算是比較有根據的推估。

至於其他省份的死亡數字較低,我比較傾向目前其他地方醫療資源仍然能夠負荷,所以有壓低,當然也不可能是官方公布的帳面數字。

這個國家,平常就愛說自己人口多,只有出傷亡意外時才說自己的情況不嚴峻,很少,未免太玄(我在猜,長年以來,這地方很多死亡數據可能都灌到車禍或病故或地震等天災之類的其他死亡原因沖掉了)。

#這些日子網路上那些突然倒地或死在路邊的人數加起來搞不好都超過官方公布的

#臺灣如果爆發社區感染外國會否對台灣斷航?

逆社會觀察

口罩之亂與病毒行銷式的資訊戰打法

By
on
2020-02-04

最近的口罩之亂,從病毒行銷式的資訊戰打法稍微談一下。病毒行銷的資訊戰,通常是根據已經出現的新聞,廣發捏造或灌水的虛實交錯訊息,再從中抓出關鍵字後不斷發訊息,觀察成效,將成效良好的關鍵字挑出來,深化加碼用力繼續打~

一百個只要一個活下來就夠了~

如今回頭檢視整串口罩之亂的發言,統派幾個老是被笑媒腦的大將其實第一時間就很精準的抓出了關鍵字並丟出他們手上的炸彈,再配合統媒炒作!

要說民進黨這次的失誤,後來的配給制暫且不談,最關鍵是在還沒引發本土案例與社區感染時,就說口罩要戴某種等級以上其他無效,這是錯判回應訊息的層次~

民進黨的解釋是假設已經社區感染的前提下,應該使用醫療型口罩,所以說其他更低等級無效,可實際上當社區感染還沒發生,也許大家戴平常的口罩就可以了,結果今天就有人回應說搭捷運目前狀況戴棉口罩即可!

如果一開始就把疫情分級與口罩分級,並且在一開始資訊擴散期把訊息說清楚,後面可能不致於引發恐慌性的搶購!

事後諸葛的檢討只是為了防堵下一次的錯判,幾年寫評論下來我發現,議題一開始出來時的第一次回應的定調如果沒抓好,後面要再修正訊息就很難,第一波訊息擴散往往是最廣且存活時間最久的~

口罩議題的確是統派取得了攻擊優勢,民進黨退居不斷防守。

普羅是不容易輕易修正已經確定下來的認知,正因為如此國家層級的資訊發布一開始出去之後,要透過修正或補強去達到跟一開始一樣的效果,得花數倍心力且未必能達到!

口罩這個議題已經因為過度被媒體報導與討論(我都可以想到明天開始統媒會去藥局外面炒什麼議題了?!),在許多人心中植入可得性捷思偏誤,把防疫等於戴口罩已經完美連結(實際上政府第一時間推動防疫也是推這個,還好多影片叫人穿戴與丟棄口罩都在強化這個訊息),很難突然又讓資訊末端接收者去接受更改後的訊息,一般普羅大眾沒有那麼多心力去改變訊息。

舉個經典一點的例子,營養學後來又很多修正,但我們腦中很多飲食觀念都是修正前的,因為一開始植入之後我們就以為自己收到了正確資訊而不會再去留意相關訊息,更別說接收更新資訊,甚至我們會去為自己已經接收的訊息進行辯護(自我合理化)。

口罩只是吵吵,還是小事,畢竟現階段沒有群聚或社區感染,沒戴口罩應該是真的還好,接下來的撤僑之後會否得不斷陸續撤僑,人數會否大到壓垮台灣醫療系統排擠醫療資源才是真正的勝負戰場(然後最近護台派貌似警告的在媒體上一直談中國會要求大量撤台僑,如果中國原本沒想到,現在也都看到了,應該都在研議了,那我得說,政府要做的就是斷然斷航,反正我們的國航不能過去,我們不接受他們的國航過來,就把這個擋在門外,至於在台灣的家屬或統派要鬧就鬧吧,我想島上絕大多數人應該會更看重自己的命,對於那些為了自己的利益跟性命不惜屢次讓台灣對天朝妥協的在中台人早就不爽很久了~)。

統派是不在乎自己會不會得病也要拖垮台灣,這次我算看清楚了。

逆社會觀察 經濟與生活

年關過後,想好該如何面對疫後中國了嗎?

By
on
2020-01-29

(本文發表於上報)

武漢肺炎在中國全境快速擴散,也輸出了一些病例到往來較為頻繁的國家,台灣也有返台過年台商與來台旅遊中國人確診。

或許有些人至今仍然相信,台灣可以僥倖躲過一劫?

料敵最好從嚴,特別是出現過武漢回台卻不自主通報或隔離還不帶口罩到處走的案例後,對於本次武漢肺炎在台灣的擴散情況,大家不應該抱持沒有證據的樂觀!

面對下檔衝擊很大的風險,進行決策思考時,應該審慎保守,不宜過度樂觀。勤洗手、戴口罩,避免出沒人多的密閉空間,是還沒有研發出疫苗的我們少數能自保的手段!

本文不打算談公衛,而是要從風險管理的角度,請大家思考,初五年關過後,在中國仍有工作或投資的你,是否要一如既往地返回?身處台灣的人,又該如何面對中國經濟可能出現的下檔衝擊?

以中國當局過往總是以隱匿問題與打壓通報問題者作為處理問題的手段,在武漢肺炎的擴散等問題尚未完全明朗化的階段,貿然按照過往慣性,年後就回到工作地,似乎是把自己推入風險之中!

工作沒了再找就好,碰上這種不可抗拒的黑天鵝,我等小民也難以扭轉乾坤。

我真心認為,台灣社會應該好好思考自己在中國的布局與兩岸關係的再定位了!

中國改革開放以後的各種紅利優惠不再,且美利堅決定重返遠東,重振自己在遠東的勢力,不再放任中國坐大。

日前完成第一階段的中美貿易協議簽署,許多人都被美國方面詳細表列的附錄嚇傻了,想說這根本是對中國該如何在國際上做生意下指導棋,而中國竟然也簽了?不正代表中國在此次中美貿易戰是敗戰一方嗎?

武漢肺炎尚未擴散前的中美貿易戰尚且如此,瘟疫爆發後的貿易戰中國又該怎麼跟美國打下去?

剛結束的台灣總統大選,美國一堆官員率先祝賀不說,選前的用力助攻,再再表明美國在遠東的利益底線,精明的台商不可能看不懂趨勢,否則去年台商回流的速度與力道不會如此快速?

大環境的風向已經變了,各種數據與狀況都指向情勢不利中國,除了已經在中國結婚生子打算規劃深耕的人以外,其他只是在中國求學或工作的台灣人都應該好好思考,自己未來的人生真的要在那塊土地上繼續下去,還是要轉換跑道?

中國的富強泡沫,也是該破了!

過去中國經濟榮景的潰而不崩,靠的是中國共產黨的宏觀調控。然而,人或產業或許可以靠大撒幣,被自殺、國進民退等手段宏觀調控,病毒卻無法。

縱然這一波病毒最後可以防堵(但已經損失慘重),根據共產黨處理問題的不透明、欺上瞞下,報喜不報憂與專制等處理態度來判斷,重蹈覆轍是極有可能的事情,難保哪一天又在哪個地方出現無法收拾的失控災情?

古人有云,危邦不入,更別說這個危邦過去幾十年來不斷用炮口對準台灣,要脅絕對不放起武力犯台,每一次台灣需要國際援助時都率先出面阻擋,甚至幾次害台灣錯過黃金救援時間,讓不幸在台灣孳生!

雖說我們不落井下石,對著已經落入苦難的中國人民吐口水,但是,我們不能不尋思預防下檔衝擊的自保手段,畢竟保住小命,日後才有機會。

人生總會碰上幾次牛市熊市,幾次關鍵時刻,我想,對台灣來說,如今就是那個關鍵時刻。好比說,中國撐過這一波之後對台灣與世界的態度是否會轉變,而我們又該如何因應?面對關鍵時刻,不宜以過去的慣性作為應對,應該多方收集資料,審慎思考,因為新的未來道路已經開啟,過去的做法已然不合時宜。

我不是說絕對不能回中國去,畢竟富貴險中求,武漢肺炎固然會重創中國,中國也可能劫後重生(也可能不會,如果不思悔改繼續以過往方式處理問題),此次出現的變異中仍然藏著巨大的機會,只是我們得思考的是,這些機會是否真屬於我們,我們是否真能抓得住?

《黑天鵝效應》的作者塔雷伯說,如果做一件事情的下檔風險很大(例如會致命),但上檔收益很小時,他建議最好不要做。

這是寫歷史的一刻,每個台灣人都必須審慎判斷中國未來的可能發展趨勢,做出自己的決策!沒有人能給你萬無一失的答案,只是無論如何有一點很重要,那就是不能逃避問題,假裝瘟疫過後一切如常!否則難保下一次黑天鵝來襲時,承受下檔風險的當事人不是你?

願我們在瘟疫蔓延時,仍能保持內在清明,審慎決斷而不混亂,共勉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