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標籤

民粹

逆社會觀察

促成台灣無血民主革命、民之所欲常在心的李登輝(故)總統

By
on
2020-07-31

話說,以前在書展跟住家附近碰過馬英九,在學校演聽過陳水扁演講(後來有朋友私下邀約去高雄見了陳水扁),在小英選新北市長拜票那次在路上看過,就是李登輝從來沒有親眼見過。
不過,雖然關係非常遙遠,大學時代的恩師(也已經於我畢業不久謝世,癌症)的老師是李登輝的女兒李安妮女士,也算可以有一點弱連帶…
李登輝先生於2020.7.30晚間七點二十四分謝世,享壽98。98歲是喜喪,今年台灣疫情到目前為止也沒有擴大,就當成國家大事好好的舉辦,也是一種悼念。
李登輝可以說是台灣政壇上最擅長操盤民粹主義的高手(民之所欲,長在我心/翻成白話文->自己就代表人民的意思),更是促成無血革命,將台灣導上民主化道路的關鍵(以行政院長換郝柏村的兵權,某種程度堪比當初勝海舟促成無血開城,保住大政奉還的結果),雖然也開啟了黑金跟地方派系,但也促成了台灣開始開展自己的主體性…
(說一點個人生命史層面的看法,也許當初蔣經國是看中李登輝沒有兒子,當年的蔣經國當然看不見以後有女人可以當總統。沒有兒子,就不會有讓兒子接班的問題。如果李登輝的兒子還在,歷史會否改變不知道?因為歷史沒有如果,只能說,這個微妙的變數,也不能說毫無成立的可能性。
另外,其他東亞新興民主國家的統治者,不少在趕走外來政權後都讓自己威權化,長期執政,李登輝先生毅然決然推動法制化的民主,讓直接選舉在台灣擴展,廢止動員戡亂,這些都是很了不起的成就!)
真正的統治者就是這樣吧?!
不能單純以某一個立場的價值觀評價,做的事情也都不可能獲得完全同意,但是,回放到歷史中去看,從後來的開展去看,如果都是相對其他選項的好選擇,那就已經很了不起了!
畢竟帶領國家未來這件事情,書上的知識參考價值還真的不大,很多得靠自己選擇與推動。
兩國論到今天,提議者已經回天家,天朝依然沒有一統台灣,以李與其那代人的角度來看,是他贏了。
不可能把百年發展的成敗都推到一個人身上,因此,以那個時候到今天,台灣的發展與兩岸關係,不得不說,李先生真的很了不起。
當初如果繼續是外省權貴執政,後來怎麼發展都不好說(看看那些權貴後代如今的作為與鬧事的手法,毫無氣量可言,一點風骨都不存,可憐啊~)?搞不好已經被一統了!
 
 

逆社會觀察

打臉對手的道理講得再多再正確,還不如好好動員提高投票率

By
on
2019-08-05

日前,國民黨總統大選的候選人也順利產生,應該說沒有太令人感到意外的,就是現任高雄市長韓國瑜出線,將於半年後與小英總統角逐總統大位。

韓國瑜出線的消息曝光後,同一時間,網路上出現不少嘲諷式批判的反對訊息,像是若韓國與選上政府還得花一億重辦高雄市長選舉;前高雄市長陳菊最後半年才到中央當官被砲轟,韓國瑜只當半年高雄市長跑去選總統卻可以。甚至連韓國瑜萬一當選總統的恐怖內閣名單都有了!

這些反對聲音的出發點或許很良善,也自認為自己的分析與批判很有道理,但如果能更多懂一點行為經濟學對人性思考的運作邏輯,就不會自以為聰明的發出一堆黑韓的訊息。

因為,那些來自反對方的批判,支持者未必會想正面回應,正面回應也可能又鬧出韓粉不理性的笑話,可是,這全部的事情,對韓粉來說,都是促成其更加團結一致,認真動員組織,到投票日當天要確實前往投票的動力。

選舉從來不是靠理性分析或講道理就能贏的事情,一如國族認同最原始的內在核心並非理性或道理而是國族神話的認同,認同這件事情是先有情感依附產生後才去找理由來解釋,也就是說,先確認情緒後再解釋這個情緒,也因此,在不認同此一選擇者的眼中,完全無法理解這些解釋為何能夠成立?就好像不信基督教的人不懂為何有一堆基督徒一直拿聖經的證據來反同一樣!

如果不能搞清楚,選舉最終到頭來是比選票的數量,因此,積極的動員且確保投票數能夠提高才是勝選的唯一可能性,只是不斷的在網路上發動輿論攻擊或嘲諷羞辱對手的言論,到了最關鍵緊要的投票日卻因為一些雞毛蒜皮的理由而不去投票,那麼,可以說,比較團結積極行動的那一邊,贏面較大!

講營道理卻輸了選舉的事情,過去已經發生很多次了,但是,好像還是有不少人無法從中醒悟,理解選舉從來不是智力測驗,而是情感認同的凝聚,誰能凝聚的多,誰就能拿下比較多選票,誰就能贏!

反韓方常常嘲笑韓粉不理性,綠營支持者常嘲諷藍營支持者是黨國威權主義下的餘孽,這些就道理來說也許都正確,但是,道理並不能因為正確就幫選票加權,道理再正確的人也只是一票,跟所謂的不理性的選民一樣,都只有一票。

反倒我覺得,那些愛講道理自認進步理性的選民,應該跟對手的支持者學一學。好比說國民黨,人家的支持者在初選結束後,就開始歸隊,沒有在外面拼命放話說非誰不投,不若綠營,裡面只是因為一些派系路線的小爭議,就有一些人不斷透過媒體或網路放話說不是自己支持的人出線就不投,一邊是初選後快速團結,一邊是初選後四分五裂,各擁其主且寧可支持對手都不願意支持黨內其他派系者,想一想,誰才是真的不理性?

我覺得,韓粉很理性。韋伯曾經說過,理性除了工具理性還有價值理性,這些韓粉有自己的價值信念,在其價值信念下,他們覺得自己的行為其實很理性。某種意義上來說,其實沒錯,他們最重要的目的就是讓支持的韓國瑜當選,只要他能當選支持者甚至願意承受罵名或與人起衝突(雖然這些作為未必能產生正面的影響),在旁人看到的是不理性的喧鬧,在我看是一種可怕的認同團結之凝聚。

團結力量大這件事情,並不會因為團結的前提是其他人不認同的就不能產生力量。更何況在國族認同或執政黨選擇的事情上,從系統論的角度來看,屬於更換系統目的與運作規則,也就是說,只要成功更換後,新的主事者會重寫整部規則與重新定義價值,甚至會回溯過往歷史並重新定義(贏家寫歷史,贏的就是正義,而非正義所以才贏)。

基於上述前提,那些不希望韓國瑜選上總統的人要知道,未來半年只有一件事情可以做,那就是竭盡所能地幫你所支持且有可能勝選的候選人拉票,好好地對付自己同溫層中的亡國感與未投先放棄的失敗主義論者,好好勸說那些絕不頭小英的非藍營支持者回心轉意,並且確保自己無論如何,來年一定會準時抵達投開票所並投下自己那一票,否則,道理講再多,網路上得到的讚再多,都無法勝利。

只有確實的去投票,才能確保最後的勝利可能屬於自己。

當然,上述的論點,雙方陣營都適用,只是挺韓方已經很認真在落實,不斷在民間推進,而反韓方卻還是常常將焦點放在道理上論辯勝負而忽視了最後的選舉投票之動員作為的規劃,這是非常致命的思考盲點,請務必速速補強之。

逆社會觀察

長年被制度剝削與犧牲的基層民意的反撲

By
on
2019-03-21

文/Zen大

台灣社會長期以來,在學校的學生時期,都有所謂的放牛班的存在,人數壓倒性的多過前段班,但被學校以制度的方式壓制與管理起來,整個制度性歧視。

這些人,什麼壞事都還沒做,只是因為被判定為成績可能會比較差就被丟到放牛班,給予次級的教學資源,結果,大多數人的成績果然不太好,畢業後就去工作或進入非升學體系的學校(如高職)。

這些人當中有不少就是日後的如今的精英口中的智力測驗不及格等等難聽話的指涉對象,他們也的確因為制度性歧視沒能有機會被養育成足夠具備公民意識的國民。甚至被洗腦教育毒害最深且日後毫無翻身的機會,因為生活所迫,都在求生而已。更別說有些人還得背負原生家庭與各種人際災難。

上述是血淋淋真實存在的實然,不是任何漂亮話的道德應然可以否認的事實。

我在想,這些人的人生並非沒有怨恨,甚至可能還不少,只是過去的社會構造令其無法串連,且被工作和生活給壓制,僅有極少數進入了黑幫,另成一個世界,其他人就只能被生活追著跑。

如今,網路讓這些人也能輕易串聯,且當出現一個深知其痛苦且能假裝自己也是跟其有共同生命經驗的領袖人物,能說自己能懂得俗民語言甚至粗鄙髒話時,很難不產生親和性吧?

這些年,許多國家的失敗組和基層紛紛都起身反抗,甚至又被菁英們寫文章寫書酸了很多下,這些人只是默默地累積憤怒能量,然後透過票票等值的所謂民主精神,好好的教訓了一直以來讓自己難過的菁英跟制度。

對這些人來說,誰統治國家或獨立或統一真的差別不大,因為他們不會成為思想犯或政治犯,就算真的被整了反正本來的人生也被整夠多了,所以沒差,標準不能再低了,至少也要把一些看不順眼的上面的人拉下來墊背才行。

說真的,社會發達起來之後虧欠基層太多了,制度充滿了剝削基層,把基層當成成本外部化的工具,且只有五十步與百步的差別,不管誰統治,都是在剝削與壓榨。

困難的歷史脈絡或思辨聽不懂,他們只是有一股怨恨想要發洩,誰願意幫忙就挺誰~

#傾聽民意在某些人說起來將成為一種上對下的姿態與傲慢

#這篇講實然不是在講應然
#應然論講再多實際社會運作就不按照應然論的指示有甚麼用

 

逆社會觀察

颱風登台 放假就對了想那麼多幹嘛?

By
on
2015-09-30
颱風登台 放假就對了想那麼多幹嘛?文/Zen大(本文發表於2015/9/30東方日報大員通訊) 颱風剛過,今天在東網這篇文章,當然要談一下最夯的颱風假怎麼放的話題.颱風假問題很重要,畢竟一年得碰上兩三次,一輩子七八十年,也是兩三百次的事情. 不知道大家有沒有發現,颱風假的新聞吵了一天,一堆媒體都在噹柯文哲,然後後來大家發現,決策者其實是朱立倫.即便如此,去噹朱立倫的媒體極少,輿論也都在追打柯文哲還...
大員的通訊

自私只會招來毀滅,利他才能利己

By
on
2015-03-14
自私只會招來毀滅,利他才能利己 文/Zen大(本文發表於2015/3/14東方日報大員通訊) 傳統社會學說,社會是由人組成的,我想應該多加幾個字,才能更精準表達我們對於社會的構成的寄望:好社會,是由團結合作的人組成的。 所有人對抗所有人的社會,也是社會,但卻是混亂失序的社會,生命財產安全朝不保夕,應該沒什麼人會想生活在那樣的社會? 好社會,不是假裝沒有貧窮犯罪與弱勢的存在,也不是把貧窮弱勢與犯罪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