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標籤

民進黨

逆社會觀察

政治人物嘴裡爭論的國旗,是件不存在的國王的舊衣

By
on
2019-03-20

政治人物嘴裡爭論的國旗,是件不存在的國王的舊衣

 

文/Zen大(本文發表於上報)

 

因為民進黨政府主導的新式身分證準備拿掉國旗,招致一群國民黨政治人物的質疑與批判,指稱身分證不可以沒有國旗。

 

雖然民進黨政府拿出蔣介石時代的身分證同樣沒有國旗作為解釋,顯然國民黨政治人物並不理睬,他們要的只有把國旗放到身分證上。

 

明眼人都知道,這是國民黨政治人物的招數,跟之前民進黨試圖改各種機關團體的稱號中的中華為台灣,試圖修改歷史課本的天朝主義將台灣納入東亞系統來理解,試圖改新台幣的圖案時,國民黨人就跳出來批判民進黨的修改是去中國化。

 

國民黨在各種地方堅持國旗,批判民進黨的去中國化,試圖引導民眾往堅持放國旗的國民黨才是愛國,想拿掉國旗的民進黨是不愛國的路上走。畢竟,社會大眾也都知道的是,民進黨的終極政治目標是擺脫中華民國的台灣實質獨立。以此凝聚仍對中華民國有感情的國民之心,對抗民進黨的「惡質」。

 

如果是反共抗俄時代的國民黨政治人物對民進黨政府提出去中國化的批判,那我想大家都還聽得進去(無論是否支持中華民國這個體制繼續留存台灣,但至少當年的國民黨政府是跟中華民國密不可分),但是,今天的國民黨,大家都知道這些人堅持在島內保留中華民國的一切象徵或機制,不過是一種讓他們還能可以和另外一個中國議價的籌碼,因為唯有中華民國和中華人民共和國都存在,國民黨才能跟共產黨說我們還在內戰的休戰狀態,還可以坐下來談和。

 

國民黨人之所以要保留中華民國的一切,弔詭的是,為了保留將來談判統一時的資本,也就是國民黨人堅持保留中華民國,是為了與對岸統一成一國,而不是為了讓中華民國獨立(也就是台灣坊間所謂的華獨)。

 

中華民國的實質獨立,早就被中國共產黨視為台獨的一種途徑也是不被接受的,這是為甚麼中華人民共和國堅持的九二共識是只有一個中國下的一國兩制,這也是為什麼只有國民黨政治人物還在說九二共識是一個中國的各自表述,為的就是保住國共內戰狀態,為日後的和平統一做準備。

 

這也是為什麼國民黨能堅持中華民國的象徵符號的地方,只有台灣島上的機構或身分證明工具上,而不是海外可能碰上另外一個中國政府或人民代表的任何地方。因為在海外,國民黨人不說但是正默默在做的是支持一個中國原則。

 

國旗是國家的象徵,也就是說,國旗的存在是跟其他國旗擺在一起時才能彰顯真正的意義(自己是主權獨立的國家),好比說,在奧運比賽中出現國旗,但是,現在的國民黨敢支持國旗在台灣島以外的土地上飄揚嗎?

 

又,堅持國旗必須在身分證上保留的國民黨政治人物們,敢在面對中華人民共和國時也拿出國旗來主張自己的主權嗎?

 

國民黨人早就不在台灣島上堅持中華民國國旗的存在,如果記憶力沒有太差的人應該還記得,當年陳雲林來台灣時,那些堅持在島內拿國旗的人,只是要讓中華人民共和國代表看見台灣仍是青天白日滿地紅國旗下的土地的國民,是怎麼被國民黨對待的?

 

中華民國在台灣的現如今,出現一種極致的弔詭,致力於爭取國旗在國際上曝光的是最後打算獨立的政黨,因為現階段還不能或無法獨立因而必須借殼上市,必須好好保護這個殼,不能令其消滅(至於某些反民進黨份子說為何民進黨不敢逕自宣布獨立?那是因為台灣姑且是個民主國家,不容個別政黨獨裁專制,片面宣布獨立或統一,必須經過公民共同決定,因此民進黨不能逕自宣布獨立)。

 

當初創造出國旗的政黨,如今只想跟另外一面國旗統一(別告訴我統一之後,這面被堅持要出現在身分證上的國旗還能續存),碰到另外一邊的代表時,藏國旗藏得比誰都快。

 

在台灣,檯面上的政治人物嘴中談論的國旗,是因為仍需要中華民國這面牌匾的剩餘價值,卻沒多少人真心相信或擁護這面牌匾的續存,沒有多少人是為了中華民國的永續長存而努力,而是各有盤算。

 

這就像一場國王的新衣遊行(喔,應該說是舊衣,是件早就不存在蛋所有人仍然堅持其存在的舊衣),所有人都知道國王沒穿衣服(或者說沒衣服穿),但卻都要誓死否認這件事情,堅持國王的衣服還是很漂亮。

 

 

逆社會觀察

內政不滿教訓民進黨,不代表支持國民黨的統一

By
on
2019-01-31

內政不滿教訓民進黨,不代表支持國民黨的統一

 

文/Zen大(本文發表於上報)

 

去年底九合一敗選之後,民進黨似乎是真的被選票教訓了,有不少事情做了調整。

 

好比說更換行政院長,防疫強度升高,部會與內閣網紅化,第一時間透過網路與民眾溝通等等,有不少都贏得好評,覺得政府有認真傾聽民意。

 

雖然還是有一群堅定的反對者,在政府施政與選人任職上積極唱反調,堅持自己的理由反對著各項政策與政治任命。

 

不過,我發現民進黨政府在回應反對者抨擊的時候,姿態也不若過去那麼強硬,雖然知道有些人再怎麼解釋也不會聽,但卻沒有因此而被激怒說了不該說的話,造成戰場的延燒。

 

不知道這樣的堅持能撐多久,但希望能撐久一些,因為不久之後就要選總統。

 

執政黨應該了解,這個世界上就是會有一些人對任何事情都持唱反調且大酸特酸的態度,跟這些人認真就輸了。

 

再者,有一點很重,政策論辯,很難取得全民共識,社會中的各種政治和經濟勢力各有盤算,會以各種方式堅持說出自己的主張並且反對別人的主張,這是民主國家的必要之惡,必須容許不同意見者自由表達意見,且不能因為別人跟自己意見不同就消滅對方(獨裁國家可以讓你被消失,民主國家不行)。

 

所以,在政策攻防上,更關鍵的其實是態度而非論點的證明,也就是情感面能否贏得民眾的支持遠勝過理性說服面能否壓倒對方?

 

政策辯論有一個非常關鍵的地方,那就是,透過與反方意見的攻防,呈現出我方意見的同時,說服在這個政策上仍沒有定論,還在思考的第三方。

 

任何公共議題,有明確主張且願意不斷訴說的人數比重極低,絕大多數國民都是參考各方意見後做出自己的判斷,而有不少議題的論辯太過複雜,因而輿論更多的是觀察正反雙方論辯時所呈現的態度給人的感受,再決定自己要支持哪一方?

 

腦科學研究也指出,人其實是根據情緒做決策,而非理性客觀的資料,資料只是輔助,真正完成決策的是情緒。

 

好比說,反核四運動之所以能夠順利開展,有相當一部分是因為民眾厭惡了支持核四派的科學主義態度,論辯時丟出一大堆數據資料試圖把人淹沒,且表達的口吻頗有將反對方與還沒表態的民眾當白痴看待的高傲氣焰,激怒許多人,因而讓人更往反核四方向靠攏,特別是原本民意中有一些並不反核但卻願意反核四的人,毋寧就是想和那些拿著科學當令箭,錯把科學主義當科學的擁核派份子。

 

科學是一套檢驗論點真偽的方法流程,是可容錯且可修正的,科學不是搬出一堆科學研究結果來強調自己很科學,科學更不是因為只要是根據一套符合科學程序做出來的結果就不能質疑挑戰,科學更不會不尊重或不體諒非科學因素對人的影響,只有把科學上升到不容質疑挑戰與論辯的科學主義,把科學當信仰者才會變得如此!

 

完全執政後的民進黨,雖然蔡英文當選總統時對外表示必須謙卑謙卑再謙卑,但不容否認的是,黨內有些人在面對一再挑釁或質疑的聲音時,忘記了謙卑,以更高傲的態度回擊,結果在部分媒體刻意的扭曲與簡化下,在許多人更關心態度而非事實的情況下,民進黨就成了一個傲慢的政黨,形象已成,敗象已定。

 

如今的時代,都是對執政黨不利,因為執政得背負人民期待與解決問題,但有許多問題無解或難解,而人民未必會體諒更別說社會上的反對勢力原本就期待這些失敗好當作攻擊點。執政者應該將這些原本就會發生的事情考慮在內而不是假裝沒有,再來對社會的理解跟自己預期產生偏差表達不滿。

 

想想柯文哲,四年來有多少假新聞與扭曲報導貼在他身上?有多少人從柯粉便柯黑並不是因為不支持其政策而是變得討厭這個人?

 

這就是當代的輿論操作模式,先搞臭一個人再說,反正我討厭你,你就做什麼我都看不順眼。

 

不過,我覺得民進黨也不用太悲觀,國民黨也不用太得意。九合一大選的大勝,最多只是民眾教訓不再謙卑的民進黨,並不是支持國民黨的統一論。仔細觀察大選結果就知道,若是有夠強的第三方勢力可以選的選區,第三方勢力的得票數雖然未必能拿下席次但都比以往成長,說明了人民其實也很厭煩內政的兩黨惡鬥與坐地分贓,渴望有更強大的第三勢力能夠制衡兩黨。

 

此外,習近平的緊縮台灣獨立空間的言論引發蔡英文總統回擊後,社會輿論一面倒的挺小英,也可見內政與外交上,社會輿論的態度是有所區隔的,不滿民進黨的內政成績不代表接受國民黨的統一。某種程度可以一部分柯粉支持柯文哲當台北市長,但不支持他選總統的理由來理解,這些人認為柯文哲市政部分沒問題,但若想當總統則是兩岸關係的發言不及格無法接受。

 

最後卻不是最不重要的一點,國民黨大勝之後,執政包袱轉移到國民黨身上,而如今是執政即屈居劣勢被收監督與抨擊的時代,若當選的國民黨地方首長們今年拿不出有感政績,說服改投國民黨的選民,來年總統大選,民意可能在上述諸多成因下再次出現翻轉,原本鐘擺效應就是社會常見的狀態,人民透過不斷來回擺盪,制衡只有兩大黨可以選的無奈局勢,想來也算是一種群眾智慧吧?

 

 

逆社會觀察

競選是說故事比賽,不是什麼智力測驗

By
on
2018-11-28

競選是說故事比賽,不是什麼智力測驗

 

文/Zen大(本文發表於上報)

 

九合一大選與公投結束,開票結果,民進黨的縣市長席次與進步派的公投提案潰敗。

 

民進黨內出現檢討聲浪,蔡英文總統辭黨主席,承認失敗並表示將深自檢討。

 

不過,進步派對此結果卻有不同理解,不少意見領袖第一時間在網路上貼出嘲諷投給保守派與國民黨陣營的支持者的文章,不少人都大剌剌的直言此次大選「智力測驗」沒過。

 

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民意展現就被某些進步派菁英形容成大型智力測驗,且結果不符其預期就稱之為智力測驗沒過,彷彿一堆選民都是笨蛋,只有他們最清楚。

 

忘了曾經在哪一本書上讀到過,但記得是日本社會心理學者說的,他說社會平均智商只有十一歲,這就是事實,當人或群體要跟社會溝通時就是得調降語言使用的難易度。我在想,這可能是當年日劇Change的男主角木村拓哉為何設定成小學老師,且在戲裡屢次三番提及要用小學生能懂的口吻解釋民主政治的運作機制的緣故。

 

大前研一也曾經在書裡檢討自己當年投身選舉失敗的關鍵,在於顧問出身的他,競選語言太過菁英,論述條理雖然清楚,但卻無法找出那句打動民眾之心的口號,他後來了解自己不適合直接投身選舉,但僅次此一錯誤,日後在其所建立的平成維新會裡訓練有志投身選舉者時特別重視語言的選用,後來此一維新會出了不少政治人物。

 

這幾年工作有性接觸銷售團隊,發現一件事情很有趣,銷售業績要好,跟產品本身的好壞不一定有正相關,產品好還不夠,還得銷售團隊懂得使用合適的話術賣給合適的客戶才行?最基本的就是要貼近客戶的需求,找出客戶的問題,使用客戶能懂的語言,以能感動人心(或讓人心恐懼)的故事將自己的產品推銷出去。

 

光是自顧自地說自家產品功能有多強還不夠,要能指出產品能夠解決客戶的什麼問題?給客戶帶來什麼益處?

 

如果選舉是智力測驗論的話,《反民主》一書已經告訴我們結論,人民大眾的基本知識就是不足以理解複雜的公共議題或基本的國家大小事。同時告訴我們,人的行為決策更像行為經濟學所說的,充斥各種認知捷思,而非像傳統經濟學所說的完全理性。

 

面對不理性且充斥認知偏誤的選民,更需要的是能夠喚醒其想像的好故事來說服。

 

也就是說,選舉更像是說故事大賽,最會說故事的那位往往能夠勝出。說故事不等於吹牛,雖然故事裡往往充斥一些誇大的描述或能夠挑起聽故事者情緒的虛構資訊,但現實世界運作的規則就不是聽從理性論證的論辯,《超越邏輯的情緒說服》一書更是直接了當告訴我們,情緒才是人們之所以下決策的關鍵成因(腦科學有不少研究也證實這點)。

 

能夠喚醒民眾情緒的,才比較可能勝選。一如川普靠民粹式語言激發中下階層白人男性的恐懼進而投票給他,最後贏得選舉。本次台灣大選也是一樣,又老又窮論看似激怒很多人,覺得是不正確的價值判斷,但從結果來看似乎更多人認為這是事實陳述,是必須被解決的問題,然而反對方只是不斷的嘲諷又老又窮論卻沒有看見那些真心覺得有道理的人們的吶喊與不滿,更沒有看見那整套故事敘述的起承轉合,只是不斷在網路上用力開嘲諷,結果就被沉默螺旋給教訓了。

 

當然這些話未來四年會被人民檢驗,但這是後話了,這裡要談的是選舉過程的語言使用,不是執政,雖然的確在這個時代,對已經在執政的一方的確比較不利,因為經濟問題複雜難解,且的確有一些人是無法被政策照顧到而落入谷底,這些人的不滿很容易跟挑戰執政方結盟,不只台灣如此,全世界民主國家都有類似現象。

 

如今的政治不在是左右或統獨之爭,而是精英與基層之戰,基層發現不管哪一個政黨執政只要是菁英政治他們都是被捨棄的,菁英很會說大道理自己辯不過,但是自己的生活沒有因為那些大道理而變好卻是事實,所以最後開始對菁英政治產生不信任。

 

就像有人說這次並不是國民黨的勝利,只是因為討厭民進黨又沒有其他第三勢力可以選只好投給國民黨,而真正贏得勝利的關鍵高雄,無論對手怎麼解讀但在傳統藍營支持者來看,就是跟過去的國民黨政治菁英不一樣的人選。

 

後事實時代,真相不可考,不是會論辯的人引證比較多就有用,關鍵是虛構的事實能否打動選民的情緒點,使其認同。許多人會廣傳明顯就是假消息的未必不知道那是假的,其中所隱含的另類不滿與反串,某種程度和菁英進步派在撰文批評選民不買單時的酸與嘲諷其實是同一個邏輯。那些酸腐之言同樣是不符事實的虛構,不是嗎?

 

總之,光是抱怨選民水準不夠、知識不夠,不懂欣賞好貨是解決不了理念推不出去的困局,得放下身段跟選民學習,學習其所能懂的語言與之溝通,如果做不到,就算理念再好過對手一百倍,下次還是會慘敗。因為選舉是說故事比賽而不是什麼智力測驗,如果是智力測驗那選民永遠都不會達標,因為社會結構就是如此,任憑菁英族群怎麼在網路上開酸或嘲諷都改變不了選民結構(特別是有黨國七十年填鴨教育的幫助之下更是如此)。

 

 

逆社會觀察

年底選舉不是只有台北市選行政首長…

By
on
2018-08-11

年底選舉不是只有台北市選行政首長…

 

文/Zen大(本文發表於上報)

 

可能有不少人認為,今年年底的地方選舉大勢底定,都是藍綠既有勢力的鞏固,挑戰者方難以逆轉選情。

 

甚至最近的選舉新聞頗有娛樂化的傾向,先是柯文哲團隊的學姊爆紅,媒體追蹤報導,後有丁守中跟姚文智團隊的屢屢失言或廣告失焦,被輿論大肆砲轟。

 

其他地方首長的選舉,基本上也沒看到太大的威脅變數存在,國民黨在過去較為穩固的新竹桃園地區的選情也因為候選人分裂乃至政黨奧援不足而顯得捉襟見肘,南部更有民進黨初選完成即宣告選舉結束的說法流傳。

 

整個選舉新聞的目光都在台北市長選舉,甚至全都在柯文哲秀政績身上。縱然不支持柯文哲的人不少,卻也大概心知肚明,想靠藍綠兩黨的候選人拉下柯文哲是不可能的事情。原本還有人看好柯文哲與姚文智的綠白惡鬥瓜分票源讓丁守中得以上位,但前一波姚文智的民調出來後竟然只有5%的支持度,顯見連台北市的綠營基本盤都已經宣告棄保,這是大羅天仙都難救的選情。

 

在這樣的局勢下,表面看似落敗的一方,難道完全沒有可以暗中扳回一城的方法嗎?

 

我認為還是有,只是成功不必在我,並且順勢而為,讓主流媒體焦點全都放在台北市長選舉上,讓更多類似娛樂或笑話的消息佔滿版面,讓更多選民誤以為大勢底定。那麼,地方基層選舉中的議員與里長選舉,仍然很有機會鞏固不被翻盤。

 

要知道,都會區行政首長選舉或許大多以空中戰(媒體與輿論)為主,地面戰為輔,但地方基層議員與里長選舉是以地面接近戰為主,仍然是靠派系或地方勢力支持遠勝過媒體輿論。既然首長大局不可逆,那就讓大家的目光繼續聚焦在各種行政首長候選人的花邊跟秀下限。

 

不要讓媒體或輿論關切各地方的議員與里長選舉,只要議員和里長的選情穩得住,基本盤仍在,未來都還很有希望,特別是藍營在下一次的台北市長選舉將推出重量級的蔣萬安出馬,柯文哲的白色力量沒有繼承人而綠營繼續擺爛的話,國民黨未來還是有可能回鍋,爾後的選情也還在未定之天。

 

遙想2014年,因為反服貿公民運動風起雲湧,全台大串連,整個地方選舉選情對國民黨非常不利而對民進黨十分有利,當年多少挾學運氣勢投身基層選舉的青年和民進黨人士,最後在地方選舉上仍是敗多勝少,國民黨的基層勢力雖有鬆動但仍然牢不可破。

 

四年過後,民進黨完全執政下的基層民怨不少,國民黨雖然在大型主力戰場上潰不成軍但地方勢力仍舊牢不可破的情況下,本次選舉真正的看點我以為是地方的議員與里長選舉。本次選舉可以說是台灣地方民主的一次重大檢驗,四年前投身基層選舉潰敗的青年或挑戰者,四年來是否有繼續深耕基層?是否有效瓦解了國民黨的地方派系勢力?是否能夠奪下過半的席次?徹底瓦解原本既得利益者盤根錯節的地方勢力?

 

不要認為不可能,當年蕭美琴深耕花蓮最後順利拿下立委席次,蔣惠月以無黨無派之姿連續投身選舉終於在第三次選上,只要願意深耕基層,人民是會看見的。

 

因此,本次選舉更需要細心查看的不是主流媒體上那些候選人鬧的笑話,而是您身邊鄰里親朋在里長或議員選舉上的投票動向和輿論,不要隨著主流媒體起舞,那些不斷秀下限的藍綠政黨候選人,或許有可能是真心如此愚昧,也可能是在轉移焦點,鬆懈選民的動員氣勢。

 

既然母雞無法像過去那樣發揮正向的帶小雞效果,那就逆向的肩負起幫小雞轉移焦點的責任,反正既然選不上了,那就用力博取媒體版面,幫小雞們護航,特別是那些地方勢力還沒被瓦解過的地盤,最好能夠一次都不上媒體就順利的完成選舉。

 

想想蔣惠月,原本無黨無派的她,堅持選到第三次才勉強當選,本次爆紅之後,不少人都大力支持,年底選情應該是牢不可破。若到年底之前再有更多這類認真做事的議員民代乃至里長被媒體報導,想必會有更多人相信挖解既有派系勢力佔據地方政治的可能性,進而做出不同的投票選擇。

 

目前的地方勢力仍舊由藍綠兩大黨把持,甚至仍然是一黨獨大,某種程度ˋ可以說地方議會層級的選舉依舊密不透風,外人難窺堂奧,地方派系勢力仍然無法撼動,青年們想要贏回台灣,公民們想要更清廉且能真正代表民意的地方議員來代理自己,需要將更多的心力轉往跟自己最相關的基層民代與里長選舉上,認真挖掘出更多蔣惠月型的候選人來,以選票給予支持,將之送入議會,讓台灣變得更好。

 

 

 

 

逆社會觀察

寧投丁守中、不要柯文哲的深綠選民,到底在想什麼?

By
on
2018-05-10

寧投丁守中、不要柯文哲的深綠選民,到底在想什麼?

 

文/Zen大(本文發表於上報)

 

近來聽說深綠支持者中出現一種聲音,若是民進黨不自己推候選人出馬角逐台北市長,寧可票投丁守中,也不要投柯文哲。

 

追究這些表態說要投丁守中的深綠支持者的理由,大抵是不滿柯文哲兩岸一家親的言論,又對五大弊案的處理進度感到不滿,認為柯文哲已經轉紅,成為共產黨同路人,且被財團收買才會查察弊案不力,所以寧可投丁守中也不要柯文哲。

 

五大弊案明明都是在國民黨籍台北市長任內出現的,且國民黨和共產黨的一家親程度並不輸給柯文哲,為什麼這些深綠支持者會說寧可投丁守中而不要柯文哲?

 

畢竟這只是一個地方首長選舉,並不是選總統,柯文哲就算繼續當台北市長也不可能宣布台北市跟中國統一,但是國民黨過去執政八年來卻是扎扎實實的讓台灣更加傾中,不是嗎?

 

這樣奇妙的現象,其實有一個類似的情況可以比擬。

 

基督教圈子裡也有對還未得救的非基督徒比已經受洗歸入耶穌但最後卻叛教離開的人更好的情況。

 

明明就親疏遠近光譜來說,曾經是基督徒的人比不曾是基督徒的人更靠近上帝才對,但有一些人在情感上更厭惡離開教會的前基督徒勝過從未近過教會的基督徒。

 

主要原因在於,非基督徒仍有機會感化,而已經來過又走掉的人很難再令其回頭,於是出現對曾經是自己人比對外面的人更壞的情況。

 

關鍵原因在於「被背叛的感覺」無法原諒與化解。

 

柯文哲某種意義上就是如此,上次競選台北市長時,主打自己被國民黨迫害,且家族長輩多是挺綠自己也是墨綠,等於是向綠陣營靠攏,以此換來民進黨禮讓,進而有機會當選。

 

沒想到當選之後的柯文哲,越來越多靠向另外一個陣營,屢屢做出吃裡扒外的行為,讓深綠支持者看不下去,抱持著寧可丟掉台北市政權也要教訓柯文哲的心態支持起國民黨的候選人。

 

然而,還留在信仰中的人很少去思考,自己這一方面出了甚麼問題,為何曾經來了且留下又受洗的人最後卻選擇離開?甚至還投效敵對陣營?

 

通常我們在情感上無法接受被背叛,因而無法冷靜思考,更別說透過出走事件看出自己內部問題進行改善,只是一味的批判出走者的背叛。

 

過去我就曾經寫過,柯文哲在我看來是為達目的不擇手段的馬基亞維利主義者,他的兩岸一家親言論是為了取代國民黨卡住兩岸買辦的地位,是為了削弱國民黨重新奪權的機會。他為了牽制國民黨寧可和共產黨合作,因為在台北市無法靠綠色陣營贏得選票,而想說服泛藍選民又不能認同國民黨的情況下就只能比國民黨更國民黨,選擇認同共產黨來削弱國民黨與共產黨的關係。

 

檢驗上述這套論述的方法是讓柯文哲連任,在他沒有再競選壓力的情況下,若開始回歸墨綠基本盤代表得證,若繼續深化甚至開始改口表態要選總統(雖然我覺得不可能且也選不上,因為沒有足夠支撐其競選與日後執政的團隊與人才),則我的假設會被否證。

 

但即便假設被否證也沒關係,只要不讓柯文哲更上一層樓就好,而我想民進黨可以禮讓反正自己橫豎選不上的台北市卻不可能禮讓總統大選,因此,就一個台北市長他要表態支持兩岸一家親就讓他去表態,反正他的職權裡沒有能夠讓兩岸實質獨立的權力。

 

退一步來說,就算柯文哲真的是紅的,至少他擔任台北市長時的施政能力比藍色陣營的主事者來得強。

 

不過,說真的我認為柯文哲更多的其實是「草根的」而非菁英的,要從民粹主義的角度看其崛起與日後的執政言行,他想做的是打倒或壓制傳統的政治階層菁英,他更關心的是庶民而非統獨或藍綠,只要能讓他的民粹力量施展出來,要他是藍是綠是紅都可以,因為這幾個陣營裡都有不得志且需要被照顧的草根庶民階級,而這才是他真正看重且爭取的票源。

 

至於深綠菁英的人數有多少?真的最後會改投丁守中的深綠支持者又有多少?真的能夠顛覆選舉大局嗎?我想懂得真正的選舉民調統計分析的人,應該都會覺得這群人太過自我感覺良好了,把自己的影響力和實質有效票數放得太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