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標籤

民進黨

逆社會觀察

口罩之亂與病毒行銷式的資訊戰打法

By
on
2020-02-04

最近的口罩之亂,從病毒行銷式的資訊戰打法稍微談一下。病毒行銷的資訊戰,通常是根據已經出現的新聞,廣發捏造或灌水的虛實交錯訊息,再從中抓出關鍵字後不斷發訊息,觀察成效,將成效良好的關鍵字挑出來,深化加碼用力繼續打~

一百個只要一個活下來就夠了~

如今回頭檢視整串口罩之亂的發言,統派幾個老是被笑媒腦的大將其實第一時間就很精準的抓出了關鍵字並丟出他們手上的炸彈,再配合統媒炒作!

要說民進黨這次的失誤,後來的配給制暫且不談,最關鍵是在還沒引發本土案例與社區感染時,就說口罩要戴某種等級以上其他無效,這是錯判回應訊息的層次~

民進黨的解釋是假設已經社區感染的前提下,應該使用醫療型口罩,所以說其他更低等級無效,可實際上當社區感染還沒發生,也許大家戴平常的口罩就可以了,結果今天就有人回應說搭捷運目前狀況戴棉口罩即可!

如果一開始就把疫情分級與口罩分級,並且在一開始資訊擴散期把訊息說清楚,後面可能不致於引發恐慌性的搶購!

事後諸葛的檢討只是為了防堵下一次的錯判,幾年寫評論下來我發現,議題一開始出來時的第一次回應的定調如果沒抓好,後面要再修正訊息就很難,第一波訊息擴散往往是最廣且存活時間最久的~

口罩議題的確是統派取得了攻擊優勢,民進黨退居不斷防守。

普羅是不容易輕易修正已經確定下來的認知,正因為如此國家層級的資訊發布一開始出去之後,要透過修正或補強去達到跟一開始一樣的效果,得花數倍心力且未必能達到!

口罩這個議題已經因為過度被媒體報導與討論(我都可以想到明天開始統媒會去藥局外面炒什麼議題了?!),在許多人心中植入可得性捷思偏誤,把防疫等於戴口罩已經完美連結(實際上政府第一時間推動防疫也是推這個,還好多影片叫人穿戴與丟棄口罩都在強化這個訊息),很難突然又讓資訊末端接收者去接受更改後的訊息,一般普羅大眾沒有那麼多心力去改變訊息。

舉個經典一點的例子,營養學後來又很多修正,但我們腦中很多飲食觀念都是修正前的,因為一開始植入之後我們就以為自己收到了正確資訊而不會再去留意相關訊息,更別說接收更新資訊,甚至我們會去為自己已經接收的訊息進行辯護(自我合理化)。

口罩只是吵吵,還是小事,畢竟現階段沒有群聚或社區感染,沒戴口罩應該是真的還好,接下來的撤僑之後會否得不斷陸續撤僑,人數會否大到壓垮台灣醫療系統排擠醫療資源才是真正的勝負戰場(然後最近護台派貌似警告的在媒體上一直談中國會要求大量撤台僑,如果中國原本沒想到,現在也都看到了,應該都在研議了,那我得說,政府要做的就是斷然斷航,反正我們的國航不能過去,我們不接受他們的國航過來,就把這個擋在門外,至於在台灣的家屬或統派要鬧就鬧吧,我想島上絕大多數人應該會更看重自己的命,對於那些為了自己的利益跟性命不惜屢次讓台灣對天朝妥協的在中台人早就不爽很久了~)。

統派是不在乎自己會不會得病也要拖垮台灣,這次我算看清楚了。

逆社會觀察

討厭中國共產黨,絕對是全台最大黨

By
on
2020-01-19

(本文發表於上報)

總統大選結國出爐,不能說是國民黨大敗(因為得票數遠比上一屆成長),只能說民進黨選前催票成功,激發許多國民返鄉投票,飆高投票率,因此在統統大選上,獲得了壓倒性勝利。

然而,開票結果出爐後,電視上不少名嘴乃至敗選方,第一時間提出的解釋是因為人民「討厭韓國瑜」、「討厭中國打壓」與在香港反送中上的作為…。甚至還有人加碼說,不是因為人民「喜歡」蔡英文總統,才把票投給他。

講了半天,就是不說台灣社會如今「討厭國民黨」。

韓國瑜出來選總統會被討厭,選前沒有人再三大聲疾呼,不斷提醒嗎?結果,國民黨內提出檢討的全部被趕出去!

中國打壓台灣,是明擺的事實,但是輸掉的那一方,過去是如何力挺中國,幫中國護航,甚至不願意換掉不分區立委中的傾中人選退將吳斯懷,甚至還將之擺入絕對安全名單內!

有人規定中國國民黨一定要幫中國護航嗎?

你不能站在台灣這邊去對抗中國的打壓嗎?

直接在不分區名單擺入中共代理人,然後要基本盤以外的台灣人民吞下去?

自己做了一大堆明知道會被討厭的爛事,被人民社會討厭唾棄,卻不檢討自己?

也許是2018大選,馬英九喊出的「台灣最大黨是討厭民進黨」當時被不斷傳誦,定調了當年的選舉,加上韓流發威,打得民進黨昏頭轉向。使得這些操弄者相信,只要繼續操弄這種分裂人民的討厭政治學,就可以繼續從中得利?

卻沒抬頭看看外界的局勢,早已不同了。

首先,民進黨敗選後,聽進人民不滿的聲音,接下來一年多戮力改革行政團隊與執政方式,特別是蘇貞昌院長統帥整個行政院的作為,讓許多人民眼睛為之一亮。

民進黨躬身反省,開始改革並剔除人民討厭自己的地方,雖不能說完美,但的確進步不少!

其次,美中貿易戰後的美國力挺,香港反送中開始後中國的惡行惡狀,非洲豬瘟等議題發酵,都沒能提醒國民黨局勢已經出現變化,還繼續停留在操弄人民不滿、討厭民進黨的施政。

這種反應水準不只是慢半拍了,而是只停留在自己想相信的勝利上。

反觀國民黨,這次敗選後,主將跑去吃火鍋,不跟黨一起討論後續,以回高雄的名義跑掉了。國民黨中生代要求換掉吳斯懷,吳斯懷依然故我的說我代表軍公教,完全不將黨的未來放在心上,總之就是要當不分區(背後的意圖,大家都心知肚明)。

如果說大敗的第一時間都能如此不思反省,還只會怪罪別人討厭自己,那這個最大在野黨真的可以讓它泡沫化了,換一些比較有可能與民進黨良性競爭的政黨起來接手!

民主社會透過投票讓不同意見表達出來,作為引導政黨與政治人物的未來發展的藍圖。但如果不傾聽民意,一意孤行,只有每次敗選時做做樣子,靠著綁架基本盤的含淚含恨投票繼續撐著,遲早有一天,世代交替之後,基本盤有一天會萎縮到不足以讓一個黨繼續存在的地步。

在台灣,總統大選從來不是只是內政滿意的表態,還有國族認同意象的表態,就連國際列強都承認這個事實(此次民進黨勝選後各國的祝賀與媒體報導都指向同一個方向)。

人民投給蔡英文,是有討厭韓國瑜跟中國的因素,但更多是想宣告自己是中華民國台灣,自己可以獨立自主發展,不想跟誰不可分割,拒絕中國的一國兩制。國民黨繼續逃避面對島內人民的國族意識,只是與主流民意漸行漸遠。

或許地方與內政層次的選舉,泛藍可以繼續在某些民進黨沒做好的地方得利,但是總統層級的國族認同意向投票上想要勝出,隨著天然獨世代日增而戰後嬰兒潮世代日少,恐怕很困難。

套用馬英九的邏輯,當今台灣,討厭中國共產黨絕對是全民最大黨。絕對比討厭民進黨的人多很多!在國族認同議題上操弄「討厭」,得利的絕對不會是國民黨,因為國民黨背後代理的勢力,更被多數台灣人討厭。

台灣社會可能有不少人並不是喜歡民進黨才投給蔡英文,但是,絕不可能因此投票給支持共產黨的國民黨!

選後,我看到一些進步派開始羅列未來四年要監督民進黨的清單(如礦業法、難民法、司法改革…),我發現沒有一條如果是國民黨執政會去做的,許多問題根本是當年國民黨長期執政留下的爛攤子,人民能換始作傭者回鍋嗎?韓國瑜選前不是霸氣的說選上要恢復軍公教的年金之類的!

國民黨應該思考的是,當人民討厭共產黨已經成為事實,國民黨要怎麼說服台灣社會接受跟共產黨站在同一邊的自己?

逆社會觀察

美利堅只要能協防天朝出海的朋友,不需要助共勢力增長的敵人…

By
on
2020-01-15

過去的美國扶植蔣介石與支持國民黨,是因為國民黨反共,可以協防台灣,擋住共產勢力出海。

後來國民黨開始親共,正好碰上美利堅自己也開始對中共懷柔,希望以經濟發展換取天朝的民主化與民族國家化。可能是這種巧妙的貌似一致性,讓國民黨的親共政策沒有被美利堅的執政者即時阻止與反對。

而今,形式已經不同,美利堅再度決定封鎖天朝出海,不再寄望天朝可以因為經濟崛起而加入萬邦系統,甚至看透天朝過去只是假裝,因此,美利堅的東亞政策回歸過往的反共用防堵,而今,能夠承擔此一責任的台灣政黨,轉換為小英帶領的民進黨,而國民黨則成為棄之亦可的無用之物,甚至是絆腳石。

美利堅目前仍在觀察敗選後的國民黨態勢,國民黨內部已經有些人嗅到這個改變而提出不要再堅持九二共識,要改變親中路線,表面上是怕無法再台灣繼續執政,實情是怕美利堅將之視為地緣政治到搗亂者,被貼上敵人標籤。

畢竟,美利堅的台灣政策向來也是留島優先,而誰能幫忙留下台灣島為己所用就支持誰?

目前看來,這個朋友絕對不是國民黨而是民進黨。

所以,答案很簡單,局勢已經改變,跟不上的國民黨,就會被美國剷除。別忘了法理派台獨份子過去一直主張的台灣地位未定論,蔣介石某種程度只是接受美利堅拖管台灣,順便讓中華民國有個地方可以安置。如果沒有特別意外就沿用(美國自己不是很在乎別人社會的國號,都是堪用就好的務實主義作法,這也造成戰後很多地區動亂的根源),但也不是不能改變…

接下來十年,至關重要,過去的兩岸維持現狀論,會隨美中關係的大幅改變而瓦解。很可能回到美利堅承認天朝之前,重新定義台灣關係與台灣的國際地位。

美利堅既然可以率先承認天朝為萬邦體系的合法國家,當然也可以率先承認中華民國台灣為合法國家。

選錯邊,會很慘,還好,這次守住了!

(在某種意義上,柯文哲說兩黨都在操弄亡國感是成立的論述,因為台灣無論統獨都不是台灣說了算,而是背後勢力要點頭。

但有一點柯文哲故意無視,那就是兩大勢力還是看島內民意的呈現狀況來進行後續的發展工作,且無論統獨都需要相當漫長的時間,只是選舉結果會是啟動往某一邊發展的樞紐。

在這個意義上,柯文哲是某種希望繼續維持現狀派,也算代表台灣島上的某派聲音沒錯,至今仍然有不少人希望不要變動維持現狀。)

我想說的還有一點,國民黨別以為下次取得執政權就可以繼續親中,只要美利堅已經不是親中路線,國民黨執政卻親中這個選項,可能會被美利堅直接沒收。

韓國瑜這次選總統竟然膽敢美利堅都不去正式拜會,那就是擺明要跟天朝同一邊,下場就是美利堅強力放送利多給民進黨跟挺美的勢力,甚至動員其他國家協防(選前澳洲都出手就是一例),就別說天朝自己的誤判局勢,在這個敏感時間點用力打香港人給台灣人看,讓大家認識天朝一國兩制的威力!

 

心中的世界只有兩岸沒有萬國者,才會相信武統論

一言以蔽之,武統就是恐嚇那些世界地圖中只有兩岸關係,被困在天朝主義底下的傳統華夏洗腦教育出身的台灣人。

(正常人想一想天朝周邊幾個鄰國,多少解放軍,多少軍區,維持常備戰力要花多少錢,別人國會否趁你某處空虛滲透或打你,就知道打台灣是最蠢的下下策,共產黨當年自己就是利用他人對戰的空隙擴大佔領的高手,怎麼可能自己犯這種低級錯誤?)

不能怪天朝願意打武統牌,因為過去的蔣介石也很配合這套大論述在玩兩岸爭霸遊戲。他是剩下思想論戰層次的遊戲可以滿足他仍然在和共產黨逐鹿中原的幻想,只是拖了上千萬台灣人陪葬。

不是每個人受過黨國國民義務教育出社會後都有機會覺醒與了解真相,特別是那些身分本身偏外省族群的更是。

簡單說,武統是恐嚇49年後來台的中國裔台灣人,他們的世界觀的確只有兩岸,活在天朝主義底下。

也不算都是他們的錯,想想過去的歷史地理課本是如何的大中華主義作為貫穿的核心(蔣介石是梁啟超思想的實踐者,雖然只能在台灣島上洗腦台灣人)。

一如過去許多人直覺會以明鄭或歷史上最後被打敗或一統的南朝來看台灣帶所謂偏安。偏安論本身就藏著華夏天朝主義。

台灣已經順利進入萬國系統,阻攔已經搬開,國際也給予肯定。

蔣介石時代他自絕於萬國系統,以漢賊不兩立論選擇退出聯合國,不願意接受兩個太陽並存與聯合國,拉一票台灣人陪他做春秋皇帝大夢。

在萬國系統的人看蔣介石的選擇是無法理解的,因為洋人實在是不懂華夏天朝主義的奧妙,這跟羅馬帝國完全不一樣,給統治者的更純粹的鴉片。

但其實,後來又用一堆非正式邦交手法回歸萬國,只是局限在經濟上,對島內則大力主推台灣等於中國論。形成兩套並行與台灣的荒謬狀態,直到而今才算稍稍緩解。

美利堅不可能放任自己遠東利益受天朝侵吞

讀歷史的好處是,當世事出現關鍵轉折點時,你才可能知道發生什麼事情?

戰後台灣的國際定位,從來是美國決定的,無論是蔣介是能以中華民國身分待在台灣,還是後來美國放棄台灣代表一中選擇天朝,都是美國決定!

舊金山條約裡的細節,俗稱台灣地位未定論,美國並沒有否認。

有個細膩的大前提,土地與國號和人民三者的破折號連結,三位一體時才會出現民族國家,但是,並非三位一體,並不是就不能用,只要國際強權認可!

過去台灣就是如此,土地國號與人民各行其是,是美國將之統合放在一起。

但是,這些並非永遠不變,如今到了即將出現轉變的時刻,因為美國對中國的態度變了,所以對台灣的使用方式也變了,那就牽動台灣的未來發展。

要看懂這個大前提,才知道美國為何這次出手這麼大,天朝如此跳腳!

天朝當然知道自己沒有武力犯台的實力,天朝的武力大多時候都是拿來主義,戰場上的實績超級難看,總之,是打不贏美日聯軍。要拿台灣得看美國臉色!

這次最不看美國臉色的就是決心被統的國民黨候選人,連美國都不去,試圖將台灣島上的人民一起連同國號帶往天朝,並使之消滅,然後讓台灣歸屬天朝,這對美國是不可接受的底線挑戰,自然要用力防,不惜與天朝翻臉也要防堵!

天朝拿下台灣,拿下整個東亞航道,美國在遠東的利益將會喪失大半,美利堅合眾國作為世界霸主,不可能接受這種挫敗!

未來,美國應該會續加碼對付不知悔改的國民黨跟敢直接拒絕美利堅的韓國瑜,後面還有很多好戲會上演!

美國在國際事務上沒在管什麼人權或民主法治的,那些是美國境內的美國公民才享有的特權,對於境外維護美利堅帝國的利益,美國雖然經常錯判但從來不會手軟!

逆社會觀察

宋楚瑜四度選總統,請廣告教母余湘擔任副手所為何來?

By
on
2019-11-13

(本文發表於太報)

老驥伏櫪,雖未歇於壯心,或者該說是「念念不忘,必有迴響嗎?」

此次總統大選,郭台銘表態不選後,坊間不時有傳言,宋省長將會再度披掛上陣。

沒想到,宋省長果真站了出來,表示將會投入2020總統大選。

副手人選則是由前聯廣董事長,素有廣告教母之譽的余湘女士擔任。余湘台東出生,從廣告公司總機幹起,最後成為台灣首家上市廣告公司的董座的傳奇人物,人生故事是愛拚才會贏的典型。

過去政治立場長期偏綠的知名節目主持人于美人女士,則將擔任宋的媒體發言人。

從副手與發言人的選擇,以及宋先生過去擔任新聞局長的資歷來看,旗下重量級人物全都是媒體高手,顯見競選重心將以文宣戰為主。

想來也是,距離總統僅剩兩個月時間,不可能準備地面戰,主打文宣攻勢,找專業操刀,盡力在最短時間內將優點轉化為實際投票動能!

余湘在記者會上提出的「我們是台灣人,也是中國人」,則明白鎖定厭惡藍綠對決的中間選民。

台東出身的副手余湘,過去偏泛綠的于美人,加上宋先生,一場記者會,光是透過人選的宣部,就將競選團隊的訴求清楚明白勾勒出來,真不愧是大內高手的終局之戰,一出手就展現其格調,狠打另一個不知所謂的善後副手,以及勉強整合的威廉小哥。

說真的,宋先生參選不是為了贏,而是為了安民心。

讓知識藍、經濟藍,乃至出身背景偏藍而投不下蔡英文也不願支持國民黨籍總統候選人的民眾,有了可投票的選擇,不至於在2020年總統大選缺席。

民主社會的可貴之處在於,每一種聲音意見都可以有自己的代理人。社會中不同意見者能夠以對話和選票選擇領導人,但不保證哪一種立場或意識形態絕對能夠勝出,只保障每一種聲音都有權利表達而不被干擾。每一種聲音都不缺席,這是獨裁國家不容許的自由。

既然坊間有一群人認為藍綠兩邊的候選人都投不下去時,願意承擔的第三勢力,就有存在的必要。

從宋楚瑜的參選對總統選情的牽動來看,眼下台灣,真的需要一個能夠穩住經濟藍與知識藍選民的政黨,也就是中間偏藍的第三勢力。

柯文哲曾經試圖奪取這個位置,只可惜他的兩次參選結果,證明其取得泛藍支持能力薄弱,加上自我黑化速度太快,功敗垂成。

王金平雖然也想佔據此塊版圖勢力,無奈出身本土藍加上喬了一輩子,毀譽摻半,加上沒有政黨奧援,難以取得總統大選的門票,也只能放棄。

其他第三勢力,政治底底氣尚且不足,尚無承擔此一重責大任的人選。

宋先生出馬,或許深綠獨派又會出來,大肆以宋楚瑜過往的事蹟進行抨擊。

我是這樣看的,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聯合次要敵人對付主要敵人,比什麼都重要。能夠削弱當前國民黨中的極統與極端勢力者,都是盟友。

現實是,當前民意版圖仍是藍大於綠,讓投不下藍營候選人的民意可以宣洩,對綠營與國家都是好事。

台灣島上的最大公約數,是中華民國台灣的自主獨立運作,不被外力以任何方式介入,不令其往香港化方向發展。

我一直相信,真正的藍營支持者,是熱愛民國與華夏文明中美好文化之人,不會眼睜睜看著中華民國被粗野狂放的勢力佔據,不會讓國民黨被其他勢力掏空且借殼上市。

一個有生命力的民主政黨,應該是有自我反省檢討與改革進步的能力,當政黨上位者失德時,支持者應該批判矯正甚至取而代之,而非一味盲從。很遺憾的,國民黨似乎已經失去了這種能力,質疑批判黨中央者紛紛被驅除,基層支持者盲目力挺,黨機器日漸腐化衰敗。

宋省長在此時選擇出馬競選,真的是老驥伏櫪,了不起,願意讓自己成為飄散無可託付民意的歸處,即便這樣的聲音數量不足以令其當選。他自己當然也知道,藍營分裂的大選,藍營從沒贏過,卻還是站出來,可見其心情。而台灣竟然只能靠宋先生一人來穩住中間偏藍選民,台灣的民主之路仍有很大的努力空間!

斯文老派人出來選,還有一個好處,讓那些已經野掉很久的國民黨支持者,認真靜下來想一想,為何堂堂一個國民黨為,會走到今天這般田地?

當宋先生承擔起藍營支持者的期望,出馬再戰的同時,知識藍經濟藍的朋友們是否也應該想想,自己是否盡到了一個政黨支持者應盡的責任?

逆社會觀察

政治人物嘴裡爭論的國旗,是件不存在的國王的舊衣

By
on
2019-03-20

 

文/Zen大(本文發表於上報)

因為民進黨政府主導的新式身分證準備拿掉國旗,招致一群國民黨政治人物的質疑與批判,指稱身分證不可以沒有國旗。

雖然民進黨政府拿出蔣介石時代的身分證同樣沒有國旗作為解釋,顯然國民黨政治人物並不理睬,他們要的只有把國旗放到身分證上。

明眼人都知道,這是國民黨政治人物的招數,跟之前民進黨試圖改各種機關團體的稱號中的中華為台灣,試圖修改歷史課本的天朝主義將台灣納入東亞系統來理解,試圖改新台幣的圖案時,國民黨人就跳出來批判民進黨的修改是去中國化。

國民黨在各種地方堅持國旗,批判民進黨的去中國化,試圖引導民眾往堅持放國旗的國民黨才是愛國,想拿掉國旗的民進黨是不愛國的路上走。畢竟,社會大眾也都知道的是,民進黨的終極政治目標是擺脫中華民國的台灣實質獨立。以此凝聚仍對中華民國有感情的國民之心,對抗民進黨的「惡質」。

如果是反共抗俄時代的國民黨政治人物對民進黨政府提出去中國化的批判,那我想大家都還聽得進去(無論是否支持中華民國這個體制繼續留存台灣,但至少當年的國民黨政府是跟中華民國密不可分),但是,今天的國民黨,大家都知道這些人堅持在島內保留中華民國的一切象徵或機制,不過是一種讓他們還能可以和另外一個中國議價的籌碼,因為唯有中華民國和中華人民共和國都存在,國民黨才能跟共產黨說我們還在內戰的休戰狀態,還可以坐下來談和。

國民黨人之所以要保留中華民國的一切,弔詭的是,為了保留將來談判統一時的資本,也就是國民黨人堅持保留中華民國,是為了與對岸統一成一國,而不是為了讓中華民國獨立(也就是台灣坊間所謂的華獨)。

中華民國的實質獨立,早就被中國共產黨視為台獨的一種途徑也是不被接受的,這是為甚麼中華人民共和國堅持的九二共識是只有一個中國下的一國兩制,這也是為什麼只有國民黨政治人物還在說九二共識是一個中國的各自表述,為的就是保住國共內戰狀態,為日後的和平統一做準備。

這也是為什麼國民黨能堅持中華民國的象徵符號的地方,只有台灣島上的機構或身分證明工具上,而不是海外可能碰上另外一個中國政府或人民代表的任何地方。因為在海外,國民黨人不說但是正默默在做的是支持一個中國原則。

國旗是國家的象徵,也就是說,國旗的存在是跟其他國旗擺在一起時才能彰顯真正的意義(自己是主權獨立的國家),好比說,在奧運比賽中出現國旗,但是,現在的國民黨敢支持國旗在台灣島以外的土地上飄揚嗎?

又,堅持國旗必須在身分證上保留的國民黨政治人物們,敢在面對中華人民共和國時也拿出國旗來主張自己的主權嗎?

國民黨人早就不在台灣島上堅持中華民國國旗的存在,如果記憶力沒有太差的人應該還記得,當年陳雲林來台灣時,那些堅持在島內拿國旗的人,只是要讓中華人民共和國代表看見台灣仍是青天白日滿地紅國旗下的土地的國民,是怎麼被國民黨對待的?

中華民國在台灣的現如今,出現一種極致的弔詭,致力於爭取國旗在國際上曝光的是最後打算獨立的政黨,因為現階段還不能或無法獨立因而必須借殼上市,必須好好保護這個殼,不能令其消滅(至於某些反民進黨份子說為何民進黨不敢逕自宣布獨立?那是因為台灣姑且是個民主國家,不容個別政黨獨裁專制,片面宣布獨立或統一,必須經過公民共同決定,因此民進黨不能逕自宣布獨立)。

當初創造出國旗的政黨,如今只想跟另外一面國旗統一(別告訴我統一之後,這面被堅持要出現在身分證上的國旗還能續存),碰到另外一邊的代表時,藏國旗藏得比誰都快。

在台灣,檯面上的政治人物嘴中談論的國旗,是因為仍需要中華民國這面牌匾的剩餘價值,卻沒多少人真心相信或擁護這面牌匾的續存,沒有多少人是為了中華民國的永續長存而努力,而是各有盤算。

這就像一場國王的新衣遊行(喔,應該說是舊衣,是件早就不存在蛋所有人仍然堅持其存在的舊衣),所有人都知道國王沒穿衣服(或者說沒衣服穿),但卻都要誓死否認這件事情,堅持國王的衣服還是很漂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