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標籤

法律

心靈處方箋 逆社會觀察 教育與學習

當體罰成為施虐者自我合理化的藉口時…

By
on
2019-08-08

日前新聞報導,有個小孩被阿姨罰跪在浴缸中,最後溺斃。

一開始阿姨還推說不知道為何會溺斃?只是讓他罰跪,後經警方調查才發現,被體罰的孩子還被綑綁手腳,大概是不幸跌倒溺斃,想來讓人悲憤。

最近一年,虐童事件頻頻躍上版面,案件狀況都讓人不捨與憤慨,許多人的直覺是,這些家長或父母為何如此狠心?

甚至於每次有虐童事件登上媒體版面,便有看不過去的網路鄉民跑去包圍肇事者,追打肇事者,將肇事者妖魔化。然而,眼下群眾的處理方案,卻無助於減少虐童案的發生!

以暴制暴,並不能喝止未來的暴力發生!

在我看來,撇開性虐待不談,不少虐童案多多少少都和過度體罰牽扯在一起,不少施虐者替自己辯護的理由都是「小孩不乖,教訓孩子」…過了頭,出意外。

這也許是為何歐美許多國家,後來都開始推動零體罰?

的確,沒有體罰不好管教孩子,畢竟不是每個父母或師長都有心力跟餘力對孩子使用愛的教育,大人的生活本身也很辛苦,忙了一天回到家早已筋疲力盡,無力再用於照顧小孩。另外,也的確有一些孩子真的太過頑劣,好好說不會聽,不打好像很難恫嚇或讓孩子聽話?!

父母或家中主要照顧者因為過勞或其他原因,無法花時間對未成年子女施以勸說或引導的教育風格時,打罵變成了快速方便而有效的管教方法,將體罰是為子女管教的必要之惡。

然而,如果認為體罰是必要之惡並允許其存在,就一定會發生過度體罰導致的身體創傷,乃至不可逆的悲劇意外的發生!?

常常我們人並沒有自己想的那麼理性,特別是體罰這件事情,下手是會越來越重的,隨著被體罰方也可能心生不滿,刻意以強度更激烈的手段違規或做錯事來對抗父母的體罰,在這種體罰與對抗的軍備競賽升級過程,遲早有一天不小心跨過臨界點時,就釀成了悲劇。

這裡撇開單純拿體罰當藉口,只是單純凌虐孩童的案例不談,我相信的,確有一些虐童案是從長輩的自以為在進行子女管教的過程,漸漸升級而未可知!?

遺憾的是,以眼下台灣社會的認知,一時半刻要讓體罰絕跡不太可能,即便法規明確不允許體罰,現實生活中卻是無法不體罰,因為有一些家長或師長甚至不知道怎麼愛的教育?畢竟,過去我的父母就是這樣打罵我把我長大等觀念仍然普遍存在大人心中時,體罰是很難禁絕的。加上體罰起來效果快速,對父母來說是好用的工具。

不過,有一點也許值得社會大眾思考思考?

如今的原生家庭早已不若過往,繼親、單親與隔代教養的不少,且若再加上經濟弱勢造成生活重壓的狀況,放任體罰子女的管教方式繼續發展下去,的確有可能變相淪為虐童,甚至讓體罰淪為大人發洩自己在社會生活上的挫折的藉口(假體罰之名行家暴之實)。

至少在這個基準點上,在保護孩子的生命安全的情況下,我認為,至少應該明訂某個年紀以下明確不能體罰(好比說十二歲),否則一律以傷害罪或沒收扶養權乃至教師資格的方式處理之。

家長拿體罰當藉口發洩挫折情緒這件事情,格外棘手,從系統論的角度看,家長會家暴或虐童,有相當一部分是因為社會生活受挫,特別是經濟的問題浮上檯面又不知如何解決?負面情緒無處發洩,最後只好回家打孩子或另一半出氣!

這些需要進行情緒管理的對象,很可能早就落入認知匱乏的窘境,長期情緒疲勞,就算學習了情緒管理的知識與方法,都未必有能力實踐。政府應該怎麼做,才可以以防堵經濟弱勢的成年人拿其他人的身體出氣,我想是個值得嚴肅對待的大問題?

唯有從系統的角度解決了根本的原因,才可能有效喝止經濟問題造成的家暴或虐童的問題。

所以我認為,政府除了給年輕家長公托或公幼還不夠,能否針對經濟弱勢或高風險家庭的父母或家中主要照護者給予必要的喘息服務或生活支援,令其有緩衝放鬆的機會,不要將過勞落生活挫折全然發洩到家人身上,也是很重要且應該被寫入社會福利政策中才對。

至於眼下的治標,則至少必須在法律方面更明確的畫出一條線來,保護孩子的身體自主權不被體罰的藉口侵犯,讓人們畏懼進而遵守不對孩子的身體施加任何體罰或傷害,以保護這些無辜孩子的未來。希望不要再有假體罰真施虐或是過度體罰一時失控造成的不幸悲劇發生了!

在地想出版

你買的書,是你的,但卻不能隨己意翻印或重製~

By
on
2018-12-17

你買的書,是你的,卻不能隨己意翻印或重製~

 

文/Zen大

 

可能現在的書的版權頁沒印,也可能買書的讀者不太看,以前的書,版權頁都會放,版權所有,翻印必究(All rights reserved, reprints must investigate)。

 

這句話有點過時了拉,因為現在的買書人不翻印了,而是掃描,不少人買了書之後就掃成電子檔,書就丟一邊了。

 

我記得之前有個住在對岸的大神,公開徵求請人幫忙買一本書然後掃成電子檔寄給他,我記得那件事情我有寫過說,偷偷做就算了,公開徵求,不太好,因為違法阿!

 

一本書被讀者買下來之後,很神奇的是,讀者的自由處分權並不是無上限的,書可以送人,可以引用甚至影印一部分,但卻不能全部引用或影印,不然會違反著作權,當然也不能自行重製(掃描當然就自自行重製)。

 

自己掃描自己偷偷用,不讓別人知道,那可能出版方也沒辦法抓,但如果有人掃描了之後公開跟大家說我要送,或是說因為有電子檔了所以紙本書要送,這些被出版社看到都是很有爭議甚至會直接被對方的法律顧問告上法院的,雖說請求賠償是很難賠多少,,但萬一被一堆出版社聯合提起訴訟,就是不好看拉!

 

而且這幾年,書都已經有另外販售電子版可以買了!所以以前那種抱怨紙本不方便所以才掃描的理由其實也就不成立了…

 

圖書的所有權,不是買下單一複製品就可以隨便處分的了,但好像有一些人沒有這方面的觀念,不小心違法了卻不知道,真的要小心!

逆社會觀察 文化創意考

人設崩壞的網紅、導演與麵包師傅…

By
on
2018-12-12

人設崩壞的網紅、導演與麵包師傅…

 

文/Zen大(本文發表於上報)

 

最近的台灣,公眾名人接二連三出事。

 

捲款/負債跑人的網紅、被控性侵的導演,與自表是中國台灣人的麵包師傅,無不被社會輿論強烈譴責。

 

每次出事生後,都會有人加碼爆料,像是早就發現網紅的先生愛玩期貨且虧損累累,名車名錶多如過江之鯽,還被廠商招待出國。深陷性侵疑雲的導演則是不斷被踢爆,早就有愛卡女演員油的前科。中國台灣人麵包師傅則被踢爆給薪過低,與麵包店本身的高獲利率不成正比;還有人爆料麵包師傅走紅以後就變勢利眼,原本工作上有往來的記者說自己被冷眼無視。

 

基本上,名流出事的新聞容易鬧得很大,因為圍觀者眾,大家都要來發表兩三句意見,或落井下石或代他人伸張一番正義。總之,既然有現成的落水狗了,多少就會有人湊上來胡亂打一番,趁機發洩一下自己的生活壓力。要不然,有些是真與我們鄉民有關,卻總有人氣得好像碰見殺父仇人般?

 

我自己長期觀察下來,發現一個現象,如果名人出的事情跟自己原本的人設有關,那麼即便沒有違法只是道德瑕疵都很難再翻身,就算祭出買一送一也沒用。但如果跟本身的人設無關,即便違法,沉潛幾年就可捲土重來,或是來個買一送一就能挽回人心。

 

所謂的人設,原本是指戲劇中的人物角色設定,後來被中國輿論界挪用來解讀公眾名人的公眾形象中的三觀(價值觀、世界觀與文化觀),或是說這些是公眾人物與社會大眾約定好,自己在社會行走時會遵守的些價值信念。

 

舉個以前的例子,好比說九把刀,他劈腿電視台記者後,意見領袖的聲望一落千丈,圖書銷售量不若以往,幾乎沒再出過愛情小說與部落格上連載的雜文。

 

為什麼?

 

出事後有人替九把刀緩頰,說他單身未婚,充其量只是換女朋友換得比較沒道德,也只跟當事人有關,旁人怎好多說?

 

關鍵就在於他平日的人設,總愛在網路平台上曬恩愛以建構出自己是專情男人形象,甚至有不少商業收益是因此形象成功而獲取,自然有人覺得自己被背叛,進而選擇抵制或不再消費其生產的產品。

 

再好比說福山雅治,他甚至沒有劈腿只是單純的戀愛後結婚,公布消息時經紀公司股價一落千丈,據悉是因為不少他的死忠粉絲真心相信他一輩子不會結婚,長年砸大錢買了他的周邊商品。違背個人既定人設的事情曝光後,對粉絲的傷害比當事人違法還要嚴峻,要與粉絲修復關係不是不可能但會很艱辛。

 

如今的人們,在消費公眾名流所發送的訊息時,很像當年羅蘭巴特在《神話學》中所分析的摔角比賽一樣(巴特說,人們看摔角不光只是看摔角而是在看道德劇)。我們如今也是一樣的態度在看公眾名人,因此這些人的公眾形象與言行舉止只能按照其人設來呈現,只能是活在舞台前台的演員,只能演好他們一開始告訴我們的角色,尊走角色的既定規範,不能露出其他樣貌,無論是自己故意還是媒體偷拍。這也是為什麼以玉女形象走跳的女藝人不能夠被拍到抽菸或靠在男人身上的畫面,即便這些都不違法。

 

解讀社會輿論對公眾名人的態度,不能單單只看事件的道德或法律層面,而是要從神話學或戲劇的象徵主義的角度來看,才能理解為什麼同樣的錯誤行為發生在不同公眾名人身上,得到的輿論評價或實際反映卻大不相同?

 

今天自表為中國台灣人的麵包師傅,走紅之初打的是台灣之光與台灣特色,國人都接受了,等於他的人設已經確定了。而今卻出爾反爾,不管是為了什麼理由而妥協都不可以。

 

如果今天不是如此刻意主打台灣而走紅,一些國族認同感強烈者固然還是會生氣,但多數國人應該只會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的看待,因為當初沒有向我們承諾他的人設中有這些設定。

 

好比說在韓國發展的女藝人為什麼在向中國道歉反而獲得更多台灣人支持?

 

與其說他是被迫,不如說他一開始的人設裡並沒有強調這一點,只是無意間說出了讓中國不開心的話,經紀公司為了止血讓他出面道歉,人們在解讀時就會有不一樣的理解與反應。

 

網紅落跑之初,還有不少支持者到臉書平台上留言給他打氣,說相信他的說詞,某種程度也就是代表即便他的借貸與破產涉及法律糾紛,但支持者因還相信其人設所以支持他。不過,隨著爆料日多,真相的大白,那些原本的支持者所感受到的背叛痛苦,甚至因愛生恨,關鍵也在人設崩壞這件事情。

 

至於導演性侵疑雲一事,這是踩到台灣社會對所有公眾人物的基本人設。也就是誰都應該必須在性行為一事上潔身自好,不能違背他人意願侵犯他人。這也是為什麼好幾次有政府官員施政失利都沒辦法讓他下台,但一抓到不倫外遇馬上自行請辭,因為社會輿論強烈不滿。

 

據說日本有不少演藝公司跟女偶像簽約中明訂要求不准談戀愛,理由是偶像是用來滿足粉絲慾望想像的商品,談戀愛等於破壞粉絲的想像,也就是破壞偶像這個存在的基本人設,因此少女固然有戀愛衝動與慾望卻只能被禁止與壓制,否則崩壞的人設造成的商業損失,經紀公司將唯犯錯失格者是問。

 

社群網路時代,有不少人更在意的是公眾人物承諾的人設形象是否與其言行一致,勝過是否遵守法律。想成為公眾名人或意見領袖者,務必仔細盤點自己的人設與言行是否仍然一致?!

 

 

 

 

 

 

逆社會觀察

當國家(政府)壟斷暴力使用時…

By
on
2018-09-01

當國家(政府)壟斷暴力使用時…

 

文/Zen大

 

學社會學的,都會在學時學到一個來自韋伯的定義,國家(政府)是合法使用暴力(武力)的機構。

 

暴力這項工具,即便是國家來使用,也只能被用在維護社會秩序上,不能用在破壞秩序或使社會混亂上。

 

這也是為什麼會出現警察既抓小偷也壓制某些社會運動,當後者讓執政者覺得可能動搖其原本所建構或維持的社會秩序時。

 

使用暴力維持的社會秩序,通常會被冠上道德或正義的論述,以正當化其存在的地位,掩蓋暴力本身的殘忍本質。

 

因為國家(政府)是唯一能夠合法使用暴力的機構,所以國家取締其他想要使用暴力的機構或個人,無論這些人是否有正當理由(台灣社會偶爾會看到犯罪人被平民教訓,結果教訓犯罪人的平民也被抓,就是這個道理)。

 

但又因為國家(政府)是唯一能夠使用暴力的機構,所以啟動暴力的時機和原因以及暴力使用的手段,都應該被嚴格規範,不能濫權或無視規範監督。

 

舉個例子,好比說我很詬病教育現場的體罰,不是我完全不贊成體罰,而是台灣教育現場多年來的體罰,沒有形成制度,放任老師自由心證,個人裁量,結果造就許多冤枉和不幸,乃至體罰過當。

 

如果執行暴力的機構不能有規範約束,那下場就跟沒有規範約束老師啟動體罰的情況很像,不,更嚴重,因為國家(政府)是可以殺人卻不用償命,甚至可以挽救民調的~

逆社會觀察

18歲已經算是成年人了,該為自己的所作所為負責

By
on
2018-04-08

18歲已經算是成年人了,該為自己的所作所為負責

 

文/Zen大(本文發表於雲論)

 

孫安佐事件繼續延燒,陸續有一些演藝圈的大哥大姊出面試圖緩頰。然而,說的話卻一次比一次讓人傻眼,反而更多激怒鄉民網友出言反諷。

 

從綜藝大哥大張菲要求外交部出面協助救援,到溫翠蘋說狄鶯的小孩送錯州了且認為問題可能是出在Home媽。

 

或許是網路輿論不滿聲浪太大,讓狄鶯跟孫鵬兩人對外發出正式聲明希望大家能夠尊重其隱私。

 

可以想見,當然沒用。

 

這些習慣了鎂光燈跟掌聲的資深藝人,這輩子很少碰到需要危機處理的時刻(在台灣,碰上了的名人也很少意識到要找專門的公關公司協助,往往自己來,結果把事情搞得更糟)。

 

有些人出面呼籲,不要落井下石、見獵心喜。這話我也是同意的,對於自己的養育管教方式如此有自信的父母,卻驚見自己的孩子竟然捅出這樣大的簍子,其挫折和難過可以料想。

 

不過,有些人無法接受這些人自己碰到事情了才要求別人體恤,平日裡評價別人在落難時就很不客氣,硬是挖出了狄鶯過去平價陳銳時接受媒體採訪說的話,「18歲已經算是成年人了,該為自己的所作所為負責」,意有所指的反諷其只會說別人(附帶一說,近來的陳銳混得很不錯,自己成了公司老闆,往返兩岸,且生意不錯,似乎已經走出當初的低潮)。

 

說真的,我認為狄鶯評價陳銳時的說持狠中肯,人在成年之後的所作所為,只要是自己深思熟慮之後的抉擇,願意自己承擔風險與責任,與外界真的關係不大。

 

無奈的是,包括我們許多批評狄鶯與一票演藝圈大哥大姊的護航太秀下陷的人,未來自己人生道路上碰到一些明顯無可推諉的錯誤時,我們所表現的嘴臉可能也不會比狄鶯好太多。

 

人毋寧就是犯錯被逮、東窗事發後,會想盡辦法脫罪、替自己找藉口,把責任推到別人或環境身上的一種動物。某種程度上這麼做並沒有錯,那是動物求生的本能。當我都快滅頂了,活下來是首要之務,那些仁義道德早就被拋諸腦後了。

 

道德是人能夠安穩的活下來之後,為了維護社會秩序所創造出來的一套規範,這也是為什麼人類的道德多半有彈性(律己寬而對人嚴),因為我們在要求別人要遵守道德時是站在一個說話不腰疼的安全位子,但是被人指責應該要有道德的卻可能是快要滅頂的求生者(被抹煞社會人格的存在也是一種滅頂),所以在奮力掙扎求生時會出現許多讓站在岸邊安全觀看的我們覺得匪夷所思的言行。

 

某種程度上來說你可以認為護航者是有同理心,知道滅頂者的可憐所以跟著說出一堆荒謬的言詞。有句俗話不是說了,「朋友就是全世界都知道你錯了但還是力挺你的人」,從這個角度來看,狄鶯跟孫鵬的人際關係經營得很不錯,至少都這樣的情況了還有那麼多人甘冒被網友鄉民批判嘲諷的風險,站出來替其子說話。我們其實更應該想想,如果今天換成是自己的家人出狀況,能有這麼多好朋友願意站出來幫忙力挺嗎(雖然說其實是幫倒忙)?

 

孫安佐為什麼會做那些事情?將來有自然能夠有專家深入去探索,找出其真正的動機跟理由。在這一連串的事情發生後,我覺得我們作為旁觀者不應該只是落井下石或是針對那些明顯荒謬錯誤的言論進行道德應然的抨擊與斥責,還更應該想一想,「這些事情如果發生在自己身上怎麼辦?」

 

這是一個誠摯的呼籲,不是開玩笑的。心理學家說,人普遍都有過分高估自己能力或自我感覺良好的認知偏誤,「不相信自己會那麼倒楣碰上」的心態,反而會讓我們輕忽於防範,沒能事先做好準備,結果往往在我們最有自信的時候出最大的狀況。

 

這也是為什麼一堆所謂的乖小孩犯罪被逮時,許多父母親人第一時間只能拒絕承認或選擇外部歸因(都是別人的錯),因為在這些人的認知裡根本不覺得自己的孩子會犯錯。

 

回頭想想台灣過去幾年發生的大型意外事故,乃至於每年一堆人仍然持續酒駕肇事,這些事故的背後大多帶有過分自信的認知盲點。

 

其實,我們很難說自己真的不會碰上,就算我們自己不會,難保我們的家人或朋友不會?而如果你非常有自信的覺得自己或家人朋友才不會跟這些人犯一樣的低級錯誤,那麼恐怕你已經陷入心理學家所說的過份自我感覺良好、自覺高人一等與自信不會犯錯的認知偏誤中,正是最應該小心提防犯錯的族群。

 

18歲已經算是成年人了,要為自己的所做所謂負責最好的方法,就是不要太過輕信自己,不要太過自我感覺良好,多一點風險防範意識,謙卑一點面對自己與家人的人生可能會好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