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標籤

漲價

經濟與生活

別信買高價奢侈品是好投資,日後變賣能賺回來的話術

By
on
2019-05-30

別信買高價奢侈品是好投資,日後變賣能賺回來的話術

文/Zen大

雖然說,現在出清二手商品可以自己上網拍賣,但是,不代表當初買進的所謂日後會漲價的東西,掛上漲價後的價格,真的能夠自己賣出去(人們高價買奢侈品是買一個氣氛跟品牌,如果自己上網買就是將本求利,不會當凱子冤大頭)?

如果要賣給專門收貨商,砍價之多絕對高過所謂的漲價幅度,因為人家也有成本跟利潤要先估算進去!

以前常常聽到有人說,這個包限量以後會漲價,這個錶能保值,這款包包每年調漲價格好好保養以後不用了可以賣掉還有賺,因此可以買…

我覺得不是不可能,但要買到足以變現的等級價格十分高昂,更多時候,是用少數超高價的特殊案例當成行銷話術,誘人以投資的心態買下過高價格且非實用性的奢侈品的技巧。

認真說,這套話術有其基礎,說對了一部分關於投資的事情,所以才能順利引誘這類人上鉤。說對什麼?以現金購入會持續增值的商品,對所購入的商品來說,會逐年升值。因為,單純持有貨幣,通貨膨脹會吃掉金錢的購買力,但如果持有穩定升值的產品,通膨則成了穩定獲利的保證。坊間一堆鼓勵買房的話術,也是基於此一邏輯下開展出來的。問題是,奢侈品和房子雖然的確會因為通貨膨脹而在市值上成長,但是,能否實際獲利得等到真的將商品販賣後,扣除當初購買成本,才能知到是賺是賠?

我認為是很少有人願意購買人家多年前買入的精品名牌,無論保養得好不好,因為如今奢侈品牌的商品生產已經過度氾濫,保持效果其實不好,話術包裝出來的保值說法還比較多一些。至於房子,真的賣掉後還要扣掉持有期間的各項成本與稅務支出,長期持有甚至還有折舊問題,要說真的能賺,可能還是要看所身處的社會發展階段,不一定持有房子就等於能賺錢,那只有一個國家社會經濟在高度成長期之前就買入房子且能持有兩棟以上的人,比較可能真的賺到錢。

真正有錢人不用在意能否變現會否賺錢?但如果明明不是卻拿這個當理由說服自己買,那就比較危險,錯把純粹的奢侈消費當成投資理財,錯把債務當資產,錯估資產的真實價格!真的想買,不如買奢侈名牌的股票好了,他們的股票比商品值錢多了!

私飲食劄記 逆社會觀察 文化創意考

名店、老店接二連三倒,真的都是高租金害的嗎?-飲食與社會評論系列9

By
on
2018-10-24

名店、老店接二連三倒,真的都是高租金害的嗎?

-飲食與社會評論系列9

 

文/Zen大(本文發表於上報)

 

日前媒體報導,台北一些老字號的高檔餐飲名店或是新崛起的潮牌紛紛歇業。媒體探究其原因,指稱是房租過高加上大環境不景氣,壓垮了這些老店跟名店。

 

雖然我不是很愛引用郭台銘董事長說的「沒有不景氣,只有不爭氣」,不過,反觀剛剛才又調漲產品價格的鼎泰豐依然門庭若市、一位難求,實在很難接受媒體幫這些老店或潮牌,編派的房租過高與大環境不景氣的理由。

 

恰巧媒體報導中某些老店我去過,加上個人素來也算熱衷觀察餐飲業的變遷,不得不說,老店和潮牌歇業,不能光是外在歸因,這些店家也有自己得承擔的責任。

 

就說某家剛歇業不久的台北元祖老字號的懷石料理名店好了,早年偶爾會拜訪其分店,用餐環境跟餐點水準也都不錯,卻是一家一家收,到最後只剩下總店時也去拜訪過,到那個時候覺得服務只有表面的行禮如儀,骨子裡早就沒了靈魂。

 

好比說我去用餐那次,店內板前只兩組客人並不算忙,主廚卻只顧著照顧老客人,有說有笑,而我們這邊卻只有套餐可選,且席間主廚幾乎沒過來打過招呼。高級日本料理的用餐有其潛規則,價格之所以高不光只是餐點還有主廚與客人之間的互動,以及餐點的選擇方式,但身為元祖老店卻完全不管,這種作法不是在趕客嗎?長此以往,能留住多少新客人?

 

雖然該餐飲系統多年來培養了不少名廚,但為何紛紛獨立而不留下來一起打拼?想必內部管理也有其狀況,這些都不是經濟不景氣或是房租過高可以當藉口搪塞的。

 

另外某家剛收店的餐飲潮牌,我也曾經造訪過,吃完的感受是,店面給個冷氣,餐具換成餐廳等級,就想收餐廳等級的價格賣小吃店水準食物嗎?

 

平價市場暫且不去討論,在台灣,極少受景氣衝擊的就是高價市場,無論是高價旅遊團還是富人進出的俱樂部、高級餐廳乃至紓壓類的娛樂場所,許多仍是一位難求,經常客滿,如果單看這些場所的消費盛況,台灣並不存在不景氣。消費的M型化的一個趨勢是,高單價市場仍然火熱,只要端出來的產品和服務的品質能夠讓富人垂青。

 

簡單說,許多老店或潮牌之所以不再被消費者青睞,是因為追不上或根本沒打算追上當前的餐飲環境的變化。

 

近十年來,台灣的餐廳一家接著一家開,日韓歐美等品牌也紛紛進駐,競爭遠比以前激烈,光是字號老並不足以守住生意,得與時俱進,創新求變。

 

就說鼎泰豐好了,這些年來的餐飲品項越來越多,除了知名小籠包和炒飯還有很多菜色推陳出新,服務更是無可挑剔,對員工也很照顧,因此縱然不斷調漲價格,卻依然門庭若市,因為早就被本地富裕階層當成日常用餐的家庭餐館(而非小吃店),也是海外觀光客必訪名店,門市一家接一家開,且進駐的都是店租不斐的百貨一級戰區。

 

另外,嶄新潮牌想要快速崛起,要不就得主打份量多價格親切,要不就得好拍照讓網美網紅可以上傳分享討讚,要不就要有名人光環加持,這還不打緊,兩三年就得讓店面的餐點或服務升級一輪,或是加開新型態的分店門市。

 

當其他老字號或創新潮牌都積極努力創新突破,百般討好客人,試圖留住客人之外還對外開拓新客源,某些老字號卻只要雙手一攤,只會外在歸因,將營運不利推給房租或景氣(不如乾脆再加上幾個媒體常見的理由,像是一例一休、陸客不來、軍公教年金改革後的縮衣節食好了),難怪只能結束營業。

 

如果是社會上後百分之五十,社經地位相對弱勢的群體,工作受影響或許還能說是大環境衝擊造成,但都已經開店做生意且有志於做第一或曾經是第一的群體,是社會前百分之十的群體,實在不宜以外在歸因的方式解釋自己的事業失敗。大環境影響的是讓人活下去的基本情勢是容易或艱困,但要變成頂尖傑出不管大環境好不好,從來都是艱困而不容易的事情。

 

如今的時代,產品功能好已經是基本配備,要到市場上來討生活所推出的產品功能就得好,但光是產品好還不夠,用餐環境乃至餐後的社群媒體上的炫耀性行為的滿足都得照顧得到,才能夠成為消費者不斷上門造訪的保證。

 

–飲食與社會評論系列–
1.讓客戶傻傻排隊的名店在想什麼?
2.為什麼一碗番茄蛋花湯不能賣220元?
3.稍貴但品質好v.s.便宜卻有點糟
4.台灣小吃,只能以便宜守住老故事和人民情感嗎?
5.生產成本不只有原物料
6.你愛吃全是噴槍炙燒過的握壽司嗎?
7.輕賤無形專業的社會,終將自食惡果
8.台製抹茶食品,幾乎攏是假
10.為什麼美食在當代如此受歡迎?
11.我不去讓人覺得小器的名店
12.什麼才是高CP值的人生?

13.吃是一種美德,讓我們奪回飲食自主權

4.外食加熱產品的塑膠容器問題大
15.是嚴格訓練學徒還是過勞與剝削?

 

 

閱讀資訊饗 逆社會觀察

專業「無」價,因為專業已被民主至上的網路口水淹死…

By
on
2018-09-13

專業「無」價,因為專業已被民主至上的網路口水淹死…
 

文/Zen大(本文發表於生鮮食書)

 

最近幾年,每隔一陣子,媒體就會拿物價議題出來打,只要有企業敢漲價,打!

 

例如,連鎖小吃鬍鬚張每次要調漲滷肉飯價格時,都會被媒體修理。媒體總愛拿小吃店的滷肉飯才賣多少錢,來指責鬍鬚張的價格不合理。網路上也一堆鄉民附和,說鬍鬚張難吃,沒資格漲價!

 

那好,挑家人人都說好吃的店來看一下。就說鼎泰豐好了,鼎泰豐原本有一道醬油炒飯,因為加醬油下去炒要多五十塊,被媒體狠狠修理了一頓,覺得不過是幾滴醬油而已,成本才多少錢,竟然敢索價五十元?瘋狂狠打的下場是,負得起也願意付的老饕,再也吃不到這道美味,因為鼎泰豐不願犯眾怒,取消了這個服務,以後不賣這款菜色。

 

這兩個案例都很經典,經典在於,媒體自以為進行「專業分析報導」的時候,將別人的無形專業方面全都懸置,不許計價。計算價格只從看得見的原物料成本來評估,其他像是中央廚房的設置、人員實際薪資和手藝訓練等等所造成的成本差異,乃至因為專業而訂出較高價格一事,也狠狠被打臉了。

 

鬍鬚張的員工薪資和路邊的小吃攤的薪資是一個等級嗎?有興趣了解的朋友可以投履歷去試試看,台灣不少小吃單聘請的都是計時臨時工不說,沒有勞健保且薪資遠低於政府公布的最低薪資,因為這些小吃攤的競爭力就在於削價求售,薄利多銷。薄利多銷的背後就是薪資乃至專業手藝被剝削。

 

好比說,炒飯加幾滴醬油下去炒看似成本沒多多少,但想過沒,加了醬油的炒飯要炒得好吃美味的技術,且這個技術得要讓全部門市的師傅都同樣繼承,需要付出多少成本?

 

罔顧專業有價一事,不只餐飲業,各行各業都在發生。好比說設計業,一堆設計師都有被「隨便幫我畫兩下」、「只是畫兩筆竟然收這麼貴?」言論激怒過吧?

 

一堆自稱社會大學的人,抨擊真正科班訓練出身的公共政策專家的政策。經過異常艱難國家考試審查通過的法官或律師,被網路上只看媒體殘缺報導的犯罪事件抨擊為不專業…

 

在台灣,專業不僅不被重視,甚至還被反過頭來踐踏與嘲諷。

 

坊間有本書《專業之死》,認真而不失幽默的討論了專業之死的問題。

 

作者認為,這個時代有股以無知為榮的氛圍,知道自己無知不以為恥反而覺得很了不起。

 

之所以會讓人產生無知很棒的感受,作者認為,是民主社會的票票等值觀造成的結果。

 

相信人人平等的無知者,相信自己的意見和學者專家一樣等值,一樣該被重視。更要命的是,當自己的意見被否證時,這樣的人不覺得自己錯了,竟然產生專家的意見只不過是另外一種意見罷了?

 

公共議題的討論最常見,不少連個具體論證都說不出來的鄉民,卻以為自己成功打臉官僚系統所出台的公共政策。

 

社群網路的崛起更助長了每一種意見都能夠平等的發聲的機會,結果就是大量的普通人的非專業意見占滿了社群媒體與版面,專家的意見反而被淹沒不說,還很難被看見,因為來自專業的意見常常不是三言兩語就能說完,且往往並不簡單,需要專門解釋,而願意耐心閱讀與理解的人並不多。

 

如果有在逛網站的朋友應該不難發現,在某些專家或意見領袖的文章底下經常會出現某些並不專業的外行人說著自以為打臉專家的外行話,還沾沾自喜。

 

還有一點也很致命,那就是扛著專業之名的專家,並不總是對的。由於現代社會的議題日漸複雜,專家就算秉持專業進行分析還是可能錯判,甚至有一些操守或能力不足的專家刻意護短而做出錯誤判斷,這些來自專家的錯誤,透過媒體被放大之後,輿論逐漸形成一種專家也沒什麼、也沒比我強的心態,專業卻順勢被鄙視了。

 

專家引用專業可能出錯,但不代表專業本身是錯的,但兩者卻很容易被混淆。且人們樂於引用專家所犯的錯誤來否證專業的可信度,一方面也是為了拉抬非專業的自己在發表意見時的合理性。

 

好比說投資理財領域最常見,的確不乏一些專業知識不足或是為了私利而推薦錯誤資訊給客戶的理財專家,但未必表示理財一事沒有專業,或是投資專家全都是騙人的。

 

作者還發現一件事情,網路搜尋引擎的發達,知識教育的普及也讓鄙視專業一事變得風行。好比說,如今只要會用網路又能閱讀文章的人碰到問題時都會自己先上網搜尋一番,讀了幾篇文章之後,竟會出現自己在相關領域的知識不亞於專家的心態,或以為自己已經成為專家,或認為自己有足夠打臉專家的知識,進而產生某種微妙的鄙視專業心理。當專家說了自己的理解有錯時,非但不能接受反而否定專家的說法,進而否定專家。

 

這一點在教育現場發生不少,所謂的怪獸家長,通常是知識水準不錯且工作收入不差並且自認為在子女教養一事上盡心盡力的家長。這些人就是不相信教師專業,認為自己比教師專業,進而出現凡事都要自己介入,還要指導教師做事方法。

 

專家被踐踏,專業被無視,固然有來自專業菁英圈自己的錯誤與失德,不過,民粹主義風盛行也是關鍵。某些見不得貌似沒有多厲害的專家卻做享名利的人,開始鼓譟民眾群起攻訐專家。在《解讀民粹主義》一書中,穆勒發現當前世界有一種想把上位菁英拉下來的氣氛,想解決上位菁英的民粹主義者經常以「我們才是人民代表」、「我們是沉默多數」的姿態來否定專家代表社會提出解決問題的合法性,且反對有專家膽敢提出與自己意見立場不同的意見(拒絕多元主義)。

 

反智主義風在知識豐沛的時代盛行,恐怕沒有比這個更荒謬而弔詭的事情。正因為每一個人都能輕鬆取得知識,讓人誤以為自己只要稍微認真一點就能超越專家,於是花了多年時間累積專業的專家被鄙視,各種專業學門也一併被無視。

 

在專業之死的社會氛圍背後,我認為是某種自戀主義的氛圍在上升。人們以為擁有了各種取得知識並散播知識的工具之後,就能變得無所不能且能輕易超越專業,於是不再尊重專業,反而不斷高舉自己,以為自己可以成為無所不能的存在。實際上,那不過是自己大腦所建構的妄念,越以為自己可以鄙視專業無視專家的人,生活中往往越是一事無成,是不願接受自己的命運的魯蛇失敗組的一種虛擬精神勝利法。

 

是的,某些連鎖店因為這些人群起在網路上用力抨擊而不敢漲價了。無法漲價就無法改善設備或改善待遇,整個社會被某種不要漲價的氛圍壓制,最後就是找來次級黑心品代替原物料,削減人事成本壓制薪資成長,而真正在承受這些勝利所換來的「代價」的人,往往也是在網路上最用力抨擊嘲諷專業需要尊重不值錢的同一群人。

逆社會觀察

一家小吃店肉圓漲多少錢,該是新聞報導追逐重心嗎?

By
on
2017-05-09
一家小吃店肉圓漲多少錢,該是新聞報導追逐重心嗎? 文/Zen大(本文發表於媒體人小圈圈) 日前彰化一家肉圓店的產品價格調漲,其中一項干貝餡料的大肉圓更是一口起從八十元漲到一百元,引發眾多媒體報導,報導指稱當地人喊貴,覺得吃不消,要抵制該店家。 類似這種單一店家調整產品價格卻被一眾媒體追著打的新聞,不是第一次發生了,知名連鎖餐廳鬍鬚張也是每次調漲產品價格必被媒體報導,這次調漲肉圓價格的小吃店過去也被...
大員的通訊

漲價就是該死 降價就是好棒棒嗎?

By
on
2016-04-05
漲價就是該死 降價就是好棒棒嗎? 文/Zen大(本文發表於2016/4/5東方日報大員通訊) 這兩天台北市政府決定調漲小巨蛋價格一事,引發唱片公司和演藝圈部分人士的抗議. 雖然民眾貌似支持者眾,不過,那主要是因為漲不到自己的緣故. 好比說之前的Ubike取消前五分鐘免費,和停發老人敬老津貼,停車格全面收費,罵的人就不少.公車票價調漲事件應是被壓下去. 這些年的台灣,染上了一種奇怪的毛病,只要有人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