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標籤

物價

逆社會觀察

能生活在台灣,其實是很幸福的事情

By
on
2020-04-01

台灣長期詬病的普遍低薪,幾年前的經濟學人寫過一篇文章分析這個問題。
經濟學人的觀點是從宏觀的系統論來檢視,比起歐美選擇讓少數人維持超高薪而放棄絕大多數人的基本收入保障(歐美的窮人常常連賺錢活下去的低薪都達不到,得靠食物券之類,且負債驚人),台灣選了讓多數人勉強都能活下去的低薪,壓制受薪階級的收入成長幅度(用選擇好像有個人在決定,不是很好的用詞,應該是說系統自行發展成這個模組)。
注意,這裡不是談超級勝利組或資本家,而是指受薪階級的薪資分布狀況。歐美的超級勝利組或資本家,也很多比台灣的有錢好嗎?
(補記:這篇文章指涉的對象是弱勢窮人社會底層,不是普通中產階級更不是上層階級!當社會上就有一些基層工作無法獲得高薪,在無法分得高薪的情況下,有些國家是放給他死,讓市場機制拼命壓榨;有些則是大家都勉強能分到能基本存活的程度,我認為台灣是後者而歐美是前者,有感而發寫了一下~)
過去看這篇文章時,解開一部分困惑,突然覺得低薪好像也不全然是不好,如果有其他配套存在(穩定的物價與健保)。
而且,如果不是房價被馬英九時期開放回台的資本炒高,也就是如果可以不計房價的話。其實,台灣的薪資水準勉強可以活的不錯。
最近瘟疫爆發後,更可見讓盡可能多的人都有工作的好處很大,社會較不會馬上陷入動盪,需要補助的人或補助的幅度都可以縮小很多,可以透過一些相對較省預算的方法補強。
眼下的社會經濟發展問題,有一些不是政府能夠擋的趨勢,好比說數位科技發展出只要極少數人力就能創造高額產值,少子化高齡化等等。
我當然不是覺得低薪好,低薪當然不好,讓大家都能得到不錯的高薪更好。只是,當過往我們在追捧歐美的高薪之高與工作時數時,忽略了能夠受惠的人口比例,以及其他沒能取得高薪者的人數規模與慘狀(這方面的書我讀了很多,在台灣通常是隸屬於賣得很爛很少人讀的社會科學類作品)。
或許我們許多人都在無形中,幻象自己是能夠擠身歐美取得高薪的族群,也是過度樂觀了。
正義論的作者說,如果讓他選擇,他要能夠保障弱勢基本生存權的社會而非強者拔尖的社會。我也是,我不會幻想自己能夠成為人生勝利組,而是思考如果我是需要被幫助的弱勢族群,我希望生活在什麼形態的社會?!
歐美社會的弱勢,很多活的比台灣的窮人還慘(生活成本很高)。而且,弱勢窮人的比例很高。
在台灣也許不能超有錢,但是淪為超慘的機率也比較低一些。
至少我們擁有的健保所保障的東西,在歐美許多國家就連中產階級都得不到。美國很多人生一次病就花光積蓄甚至負債。
看薪資收入不能只看帳面數字,還要看能夠買到什麼服務?不能只看平日生活消費支出,還要看老後困頓生病時的花費。
我想說到是,延續之前我在專欄裡提到的論點,不要因為是台灣自己的經驗就否定,也不是國外的方法就一定比較好。應該從肯定面發展論述,不要急著否定。
社會的運作,往往很難有絕對的好或壞,就是看要犧牲誰來保護誰?你想自己是會被保護或犧牲的?你希望自己被保護還是犧牲?
更全方位的檢視,你會發現生活在台灣其實很幸福。

逆社會觀察 經濟與生活

年關過後,想好該如何面對疫後中國了嗎?

By
on
2020-01-29

(本文發表於上報)

武漢肺炎在中國全境快速擴散,也輸出了一些病例到往來較為頻繁的國家,台灣也有返台過年台商與來台旅遊中國人確診。

或許有些人至今仍然相信,台灣可以僥倖躲過一劫?

料敵最好從嚴,特別是出現過武漢回台卻不自主通報或隔離還不帶口罩到處走的案例後,對於本次武漢肺炎在台灣的擴散情況,大家不應該抱持沒有證據的樂觀!

面對下檔衝擊很大的風險,進行決策思考時,應該審慎保守,不宜過度樂觀。勤洗手、戴口罩,避免出沒人多的密閉空間,是還沒有研發出疫苗的我們少數能自保的手段!

本文不打算談公衛,而是要從風險管理的角度,請大家思考,初五年關過後,在中國仍有工作或投資的你,是否要一如既往地返回?身處台灣的人,又該如何面對中國經濟可能出現的下檔衝擊?

以中國當局過往總是以隱匿問題與打壓通報問題者作為處理問題的手段,在武漢肺炎的擴散等問題尚未完全明朗化的階段,貿然按照過往慣性,年後就回到工作地,似乎是把自己推入風險之中!

工作沒了再找就好,碰上這種不可抗拒的黑天鵝,我等小民也難以扭轉乾坤。

我真心認為,台灣社會應該好好思考自己在中國的布局與兩岸關係的再定位了!

中國改革開放以後的各種紅利優惠不再,且美利堅決定重返遠東,重振自己在遠東的勢力,不再放任中國坐大。

日前完成第一階段的中美貿易協議簽署,許多人都被美國方面詳細表列的附錄嚇傻了,想說這根本是對中國該如何在國際上做生意下指導棋,而中國竟然也簽了?不正代表中國在此次中美貿易戰是敗戰一方嗎?

武漢肺炎尚未擴散前的中美貿易戰尚且如此,瘟疫爆發後的貿易戰中國又該怎麼跟美國打下去?

剛結束的台灣總統大選,美國一堆官員率先祝賀不說,選前的用力助攻,再再表明美國在遠東的利益底線,精明的台商不可能看不懂趨勢,否則去年台商回流的速度與力道不會如此快速?

大環境的風向已經變了,各種數據與狀況都指向情勢不利中國,除了已經在中國結婚生子打算規劃深耕的人以外,其他只是在中國求學或工作的台灣人都應該好好思考,自己未來的人生真的要在那塊土地上繼續下去,還是要轉換跑道?

中國的富強泡沫,也是該破了!

過去中國經濟榮景的潰而不崩,靠的是中國共產黨的宏觀調控。然而,人或產業或許可以靠大撒幣,被自殺、國進民退等手段宏觀調控,病毒卻無法。

縱然這一波病毒最後可以防堵(但已經損失慘重),根據共產黨處理問題的不透明、欺上瞞下,報喜不報憂與專制等處理態度來判斷,重蹈覆轍是極有可能的事情,難保哪一天又在哪個地方出現無法收拾的失控災情?

古人有云,危邦不入,更別說這個危邦過去幾十年來不斷用炮口對準台灣,要脅絕對不放起武力犯台,每一次台灣需要國際援助時都率先出面阻擋,甚至幾次害台灣錯過黃金救援時間,讓不幸在台灣孳生!

雖說我們不落井下石,對著已經落入苦難的中國人民吐口水,但是,我們不能不尋思預防下檔衝擊的自保手段,畢竟保住小命,日後才有機會。

人生總會碰上幾次牛市熊市,幾次關鍵時刻,我想,對台灣來說,如今就是那個關鍵時刻。好比說,中國撐過這一波之後對台灣與世界的態度是否會轉變,而我們又該如何因應?面對關鍵時刻,不宜以過去的慣性作為應對,應該多方收集資料,審慎思考,因為新的未來道路已經開啟,過去的做法已然不合時宜。

我不是說絕對不能回中國去,畢竟富貴險中求,武漢肺炎固然會重創中國,中國也可能劫後重生(也可能不會,如果不思悔改繼續以過往方式處理問題),此次出現的變異中仍然藏著巨大的機會,只是我們得思考的是,這些機會是否真屬於我們,我們是否真能抓得住?

《黑天鵝效應》的作者塔雷伯說,如果做一件事情的下檔風險很大(例如會致命),但上檔收益很小時,他建議最好不要做。

這是寫歷史的一刻,每個台灣人都必須審慎判斷中國未來的可能發展趨勢,做出自己的決策!沒有人能給你萬無一失的答案,只是無論如何有一點很重要,那就是不能逃避問題,假裝瘟疫過後一切如常!否則難保下一次黑天鵝來襲時,承受下檔風險的當事人不是你?

願我們在瘟疫蔓延時,仍能保持內在清明,審慎決斷而不混亂,共勉之!

逆社會觀察

做好承受武漢肺炎的經濟下檔衝擊準備了嗎?

By
on
2020-01-27

一早收到缺貨通知,過年前下單的李笑來新書,會不會可能來不了台灣了?!

暫時要買簡體書可能只剩電子版可以挑?

昨晚認真的想了一下,過年完開工後的生活與工作運作,自己除了買書,倒是沒有太多仰賴中國的地方(雖然大系統的間接衝擊一定有,畢竟其他人受影響也會影響我)。

至於日常生活,我有做好最壞打算,某些過去只有中國製造的便宜商品暫時可能沒得買了,只能說,還好這幾年陸續有製造商轉出到東南亞,也許衝擊不會那麼大!

但是,那是消費者的角度,如果自己就是這些工廠的老闆或在中國的幹部,可能就開心不起來了?!

年前就已經聽說,沿海原本就有些工廠找不到勞工(製造業缺工問題),此次瘟疫後,要湊足人開工肯定更難?!工廠不能開工,商家沒有勞動力可以開門營業,甚至物料產品沒辦法順暢流通…

考驗接下來才開始!

幾年前開始,我就很認真在思考自己的中國依存度,不知道有多少人認真思考高度仰賴的中國製造的風險面呢?

想想,覺得很多事情,都是大挑戰!

湖北六千萬人,封城。

相當於兩個台灣的勞動力直接從市場上取消,怎麼想也知道是很大的經濟衝擊? 

你能想像世界上突然少掉一個台灣的產值嗎(我是沒去看河北的整體經濟產值,但是承受衝擊也不只是中國河北一省而已)?

開工後,中國勞動力的缺口會有多大?

更別說不敢回中國上工的外國人,又有多少?

這次,共產黨還能靠宏觀調控維穩嗎?

我覺得最近幾天放年假,中港台的各種經濟數據暫停,加上還沒有本地案例,使得多數國人還沒能真切感受瘟疫的嚴峻!

又不知道開工後,中國市場一口氣少掉幾千萬勞動力,會變成什麼樣?

我想,會出現欠缺的產能,絕對不是只有口罩而已~

假期剩兩天,初五/六開市後,希望大家都能好好挺住,目前只是爆開,還沒有達到高峰更別說善後了,至少是長達半年以上的耐力賽。

我完全無法想像連鎖反應有多大?

我是很怕

黑天鵝襲擊中國
台灣不可能全身而退
疫情只是導火線
後續的效應與衝擊
能夠看得清楚的人幾乎沒有
(不是譴責而是指出各變項連動的複雜性)

只能說
辨認出黑天鵝根本不是重點
而是黑天鵝之後會發生的事情
以及對你的衝擊與影響的確認與防範才是關鍵

要重新設定與思考的事情太多了…
今年年假其實已經結束
如果能夠約略看出問題的嚴重性的話
你會知道 之前設定的年度目標必須作廢重來
甚至接下來你習以為常的生活也會出現巨變
因為局勢已經截然不同…

時間就是金錢這件事情
從來沒有那麼真實而急迫過…
(少數人能從中獲得巨大利益,多數人則是還不知道該準備什麼就開始承受衝擊~)

今年年後,是否還要回天朝去上班或出差,不要遵從過往的行為慣性,請務必好好思考思考,這是風險決斷的關鍵轉折?

至於在天朝資產,嗯,看開點,保住小命優先!

這波撐過,難道不會有下波,如果共產黨繼續用眼下方式處理問題?

當錯判下檔風險會致命而不致命的上檔收益也很小時,塔雷伯勸我們不要做,我也勸大家別做。

丟工作總比丟小命好,共勉之!

多嘴一句,過去四十年,台灣人用天朝有廣大人口紅利這個概念,掩蓋我們其實是在賺取語言紅利與統戰紅利的事實。賺夠久了,該獲利了結落袋為安了,北京都封城自保了。

#估算能力對於風險評估很重要
#系統性風險
#系統升級或毀滅
#富貴險中求
#看得出趨勢才能站對位置

 

以前我也寫過,但只是作為提醒與自我勉勵的一件事情堅持下來一直在做的事情,今年或許會變成真實而非象徵意義的,那就是景氣不好的時候,不妨學習神話學家坎伯年輕時面對大蕭條的做法,多讀書,靠讀書累積充實自己撐過不景氣。

當年坎伯碰上1929大蕭條,沒什麼工作可做時間一大把,就鑽入書中,讀遍群書,後來讓他領悟出人類神話背後的故事模組,寫成了千面英雄,正好景氣蕭條結束,出版後受到熱烈追讀!

人生數十寒暑,不可能永遠身處上漲的牛市,通常是牛市與熊市穿插而來,所以巴菲特和塔雷伯等投資高手都說,不要去預測牛市或熊市何時會來,而是要做好無論身處哪一種環境都能讓自己得利的準備!

當社會開始走下檔區段,就沉潛學習,用上一波上檔期間累積的備餘支撐,直到市面上大家都不敢進場投資時,輪到你開始撿便宜,陸續進場,並將此段期間所學應用在下一波上檔,如此反覆!

人棄我取,下檔石就沉潛學習,所以,接下來一年,應該是很好的充電時刻,只要你的資金足以幫助你撐過這一段下檔風險,那麼,所需要做的事情就是好好累積自己下一波上檔來臨時所需要的實力!

歡迎來參加能夠累積反脆弱性的自學力系列課程與主題讀書會

逆社會觀察 經濟與生活

一味追求便宜大碗,最後會否令劣幣驅除良幣?

By
on
2018-04-23

一味追求便宜大碗,最後會否令劣幣驅除良幣?

 

文/Zen大(本文發表於全民論壇)

 

近日雞排決定集體漲價的新聞,在網路上引發一片哀鴻,不少人說漲價後的雞排比便當還貴,吃不起了。

 

物價議題長年盤據台灣媒體,大概除了房價之外,但凡只要有什麼東西要漲價,媒體就會跳下去窮追猛打,打著替消費者看緊荷包的名義,斥責漲價不應該,罔顧民生。許多人也跟著媒體窮追猛打漲價企業,斥為無良黑心。

 

然而,漲價真的不好嗎?

 

若從經濟學的角度來看,溫和通膨(每年物價上漲約2%)是好事,有助於活絡市場,大幅飆漲或凍漲甚至通縮才是真的不好。

 

問題恐怕在於台灣的物價雖漲但薪資凍漲。當薪水停滯成為常態,任何的物價波動,都會讓人變得很敏感。

 

只不過,弔詭的是,過去十年總體物價漲幅並不大的台灣,房價漲了好幾倍。簡單的說,如果把房價移出物價波動計算公式之外,搞不好台灣的物價不漲反跌?前一陣子媒體追打的某些高價食品,背後多少都能看出高房價在干擾末端產品定價。

 

回來說薪資與物價的關係。

 

目前的台灣,陷入一種惡性循環。商家不敢漲價,怕一漲價生意就跌。所以良心商人反而拼命忍耐,直到原物料價格真的承受不住只好調漲。但又不敢漲太多,結果就是漲價中並不反應薪資。也就是說,因為不得已而調漲商品價格而非跟著通膨指數定期調漲的結果,是薪資持續停滯動漲。

 

當人們的薪資不能調漲而物價還是會推升,結果就是消費型態往追尋高CP值或便宜又大碗路線走,貴價商品如果是專攻富人階級那就自己摸摸鼻子認了,但如果主打大眾市場的一般庶民商品竟然敢打高價或想漲價就會被追打。所以連鎖滷肉飯業者每次調漲價格都登上媒體版面,被用力檢討。

 

民生用品是每一個人都要買都得用到的,所以能夠不漲最好不要漲,這是許多人非常直覺的反應,想來也沒錯,畢竟薪水不漲而民生必需品調漲,代表人們得想辦法節約或尋找替代商品,但民生必需品無法替代且不能不消費,於是民怨就不斷堆積。

 

難怪這些年量販店和吃到飽型態的餐廳會成為另類媒體寵兒,超低價或免費總能吸引媒體追捧,這些標榜超便宜又超大碗的消費型態,短暫滿足了凍漲薪資的窮忙族的內心,成了另類小確幸。而那些不體恤民意還膽敢開高價的商家則都全是無樑黑心商人,全都應該被抵制到歇業。

 

然而,量販或吃到飽的低價都是從削減人事成本來節約開支,若流行開來,對勞動力的聘用乃至薪資水準也是一種壓制。

 

便宜又大碗真的是好事嗎?

 

從過去十年來被踢爆的黑心商品史來看,我們知道答案並非全然是肯定的。有一些黑心產品的問世並非商人無良想賺暴利,而是不敢漲價的企業,為了維持產品定價只好改換次級原料,到最後只好換上不合格的黑心原料,不然根本無法滿足市場對低價的需求。

 

當企業凍漲凍到只能以不合格原物料製作產品時,也許我們應該從更宏觀的角度審視整個物價跟薪資之間的關係,不要一味追求低物價或高CP值,也多鼓勵合理反應人事成本的「正當」企業,不要讓劣幣驅除良幣了。

 

 

 

 

經濟與生活

高物價,很大一部分是房租惹的禍

By
on
2018-04-12

高物價,很大一部分是房租惹的禍

文/Zen大(本文發表於全民論壇)

前一陣子台北米其林版公布名單後,網路上有人開玩笑說,接下來這些餐廳只怕要漲價了,因為房東們要加租了。

 

一般來說,餐飲業在估算成本時,店舖租金約落在產品售價的三成。也就是說客人在餐廳消費的三成支出是付給房東的。

 

最近媒體狂批墾丁餐點的售價太高,只是著眼於餐點食材與售價之間的關係,卻沒想過觀光區高物價的一部分原因,可能正是觀光區可用來做買賣的土地資源有限?故而被有心人壟斷之後,可以坐地喊價,承租業者只好把營運成本轉嫁給消費者。

 

記得以前高速公路上的休息站、機場管制區內的餐飲店舖,做的也是獨家壟斷生意,開價都非常高,餐點也都頗難吃。一問之下,因為得標金額驚人,只好轉嫁消費者。

 

最近還有兩則新聞,都跟房租有關。其一是台北某滷肉飯便當要價90元,許多網友紛紛留言說房租太高,店家也是不得已。其二是六福皇宮因不堪房租年年調漲,決定今年年底要歇業了。如果連財團都承擔不起營運的房租土地成本,更別說小吃店或小老百姓了。

 

在台灣,有屋可出租者自成一個階級,這群人逐利潤而居。但凡看承租者賺錢,要不要求加租,要不要求加入(當股東)。若都不同意,合約走完就讓你拍拍屁股走人,自己再去找其他承租者進駐(房東高價買入的房地產,自然也不可能低價出租)。

 

又因為黃金地段有限,是稀缺資源,許多人敢怒不敢言。

 

高房價、高租金的畸形環境,吸光了為商者的利潤,購屋者的餘錢(以至於選擇買房者遂不敢生小孩甚至索性不結婚),租屋者當中的弱勢只能承租違章建築或鳥籠式房屋,不說民間的消費動能全被房地產吃乾抹淨,弱勢租屋者的人生安全更是讓人憂慮。

 

曾經有人說,在台灣經營百貨業很輕鬆,在黃金地段坐擁土地,只要出租即可。其他的營運之事都交給廠商煩惱,自己只要坐等抽成。業績不好的還能用合約淘汰之,保障的盡是房東。

 

遺憾的是,不但政府對於房東或地產財團無可奈何,人民百姓中有不少人也成天幻想著自己能當上包租公,每天只要將房產放租出去即可愜意過活,因而對於要求政府打房、平抑房價或租金之事,並不積極,甚至對於政府興建社會住宅之事,用力反對與抗議,因為擔心社會住宅會衝擊其居住區域之房價。

 

在德國,為了保障租賃者的權益,不被自由經濟之名的漫天喊價所傷害或驅趕,施行有租金管制制度。一開始的房租租金由房東與房客雙方共同協商,簽約後如果房東要調漲房價,得經過房客同意,不是片面想加租金就能夠加租金的。這是為什麼德國近四十年來薪資成長近三倍,住宅價格僅上漲60%。

 

如果我們社會中有一群不算少的人,整天都幻想自己是不合理制度中的既得利益者而非被剝削者,房租或房價的不合理情況難以有效改善,又怎麼好去謾罵某些在黃金店舖開門做生意的商家賣高價?那些被鄉民網友大讚佛心的低售價商家,很可能不過是因為不用繳房租,減去了租金成本所以才能回饋給消費者,不是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