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標籤

理性

心靈處方箋 逆社會觀察 教育與學習 經濟與生活

在網路上碰到起手式是我覺得我認為時…

By
on
2019-07-03

工作跟個人興趣的緣故,常在網路新聞底下看留言,酸民之類的仇恨言論先不去談,有些人是真心想要說點什麼意見,可是,起手式動不動就是我覺得我認為…

以往我都會看一看,這類留言的後續發展,但後來就懶了,因為當一個人採用我覺得作為起手式,那已經有定論式斷言,沒有準備跟別人討論或交流,即便有人舉證歷歷說明清楚問題的真正影響與原因,對方仍然可以擺出我才是宇宙規則的制定者的態度,繼續跳針的說著我覺得我認為…。

這些人當然是沒有學過邏輯思考與表達技巧,就算有學大概也會覺得不用理睬。

只是同樣的道理,碰到這種我覺得我認為開頭的論點也可以直接忽視跳過不看了,因為我覺得或我認為,並不能當成觀點的背書證據。

畢竟你哪位,為何你覺得是如何就是如何?

畢竟一個人的價值信念甚至只是主觀偏見,不能成為有效論證的來源。

雖然生活上網路上充斥著各種的我覺得我認為你應該…這種根本無效卻自以為很有道理的論證方法~~

說服術說,我們不能改變人的既定價值,也不能糾正其錯誤,只能引導其未來選擇,但是,我認為網路不是引導意見選擇的好地方,所以看到起手式是唯我論式的我覺得我認為我就放棄了,別浪費時間在無效辯論上!在說服術中有個技巧,當論辯進行只有兩造雙方時可以選擇直接轉頭離開,結束這一回合。

或許你會說,可是,那是我的家人,怎麼辦?

如果是生活上碰上,有時間可以好好談,那麼可以以先讓步承認對方說的沒錯作為鋪陳,慢慢引導對方說出其真正的價值觀形成原因,再斟酌想出引導對方在不改變價值觀的情況下接受未來可以不只有一種選擇!

至於網路,並不適合,因為對方可能留言之後就走人,或看到你也認同就結束這回合,所以先讓步再談並不適合網路交流,網路並不適合交流異見,那是個各自展示意見與證明好吸引足夠多的認同者,以數量堆疊出聲量好影響風向的環境,不是理想溝通情境,不要放錯心力與方法!

閱讀資訊饗 教育與學習 經濟與生活

金錢的獲得與使用 最好練習平常心以對

By
on
2019-04-05

文/Zen大(歡迎參加有錢人在想什麼?讀書會)

金錢的使用,最需要也最難鍛鍊的是不帶情緒的平常心。

缺錢,沒錢,負債,會有情緒,容易理解,也能體諒,不過,仔細想你會發現,情緒並不能解決問題,只有理性才有辦法。

另一方面,其實更應該小心的情緒,是與人進行市場交換的時候產生的各種情緒。

好比說,買一樣東西你覺得買貴了,自己被搶了,因而有情緒。

若是真覺得貴,大可以不買,但要覺得別人搶你,這種心態,有可能是對方真的獅子大開口,也有可能是你不懂事,搞不懂行情或成本,若是後者,負面情緒只是強化沒必要存在且日後仍會繼續干擾判斷的情緒。

買便宜了也不要覺得開心,雖然很多人都會覺得開心。覺得開心是因為覺得自己賺到了,但是,很有可能,你其實並沒有賺到,只是用其他方式或由其他人補貼了這部分的成本支出。好比說快時尚或便宜貨,是由土地環境成本的破壞與低廉勞動力所補貼,現在或許購買者獲利,未來卻得由自己的子孫或未來的自己償還,未必是真的賺到了,反而有可能是虧大了!

在市場上交易,自然不要讓自己成為冤大頭,但也不占別人便宜,讓人獲得應得的利益,因為金錢是為了感謝對方為我們的付出而支付的一種期貨工具,不但我們會支付給幫助我們解決問題的人,我們所幫助的人也會支付給我們。

所以,最好也不要抱持著想賺別人的錢的心態看待交易,應該從自己真心做了能夠幫助別人解決問題,因此應該獲得相對應的感謝的角度出發,看待別人因此而支付給我們的費用。

如果我們只想要賺到,占別人便宜,難道別人不會也以同樣的態度對待我們嗎?

這種彼此雙方都只想賺到,都只想占別人便宜心態如果不斷擴大,最後賠掉的其實是整個社會的獲利,因為經濟是靠彼此信任的交換行為的不斷累積所製造的乘數效應支撐起來的。當我們不信任市場上的人,只想殺價殺到見骨,不給對方留活路,覺得這叫賺到的同時,別人也會以同樣的方式回報我們,這也是當代新自由主義經濟最讓人擔憂的部分,以為自己可以將利益最大化且成本最小化,以為自己可以占盡所有便宜而累積出高額利潤,殊不知只是一再的將成本轉嫁給系統,造成系統不斷失衡且邁向崩解。

回到開頭,對於金錢,應該平常心,就算真的發現自己買貴了,也應該回頭覆盤整個購買過程,找出自己之所以誤判的原因,找出對方之所以成功說服自己的關鍵,學習這個教訓,日後不要再犯,那麼,這筆學費往後你會覺得自己付得很值,但若只會不斷抱怨或咒罵,只怕下次還是會被同樣的情境所忽悠,掏出過於當掏的費用買下不需要的東西,那才真是人生悲劇!

職場煉金術 教育與學習 經濟與生活

腦中隨時在打算盤—估算力,也及假設驗證力與數字力

By
on
2019-04-01

腦中隨時在打算盤

—估算力,也及假設驗證力與數字力

 

文/Zen大(有興趣也可以參考一下估算讀書會)

 

後來我才發現自己有這樣一種習慣動作,就是每次踏入一家新的餐館,無論是小吃店還是高級餐廳,就會開始算店內的座位數、滿座率、餐點的平均價格、平均客單價、周轉率,猜裝潢、人事、食材、水電瓦斯與店租成本,估算周轉率與成本利潤,推算該店的存活機率。

 

我之所以會養成這樣的習慣,可能是剛出社會時擔任連鎖通路採購,被迫學習看了一堆報表數據,且要能事先估算與事後驗證自己負責採買入貨的商品的銷售與毛利狀況的緣故。

 

我在公司任職時間雖不長,但當時正好碰上公司正大舉展店,我又被分配擔任新店特殊商品的採購與洽談業務,於是養成我每次都會估算新門市的營運成本與損益兩平的營收金額(算完之後,內心直覺不可思議,因為基本上公司是不可能靠賣書賺取維持店面營運的必要收入,難怪公司經營十多年仍虧損累累,而之所以仍然繼續堅持,是因為創辦人堅持的理念,還有一些人願意支持此一理念的緣故。多年後老東家順利轉型成功,已經擺脫虧損窘境,很替老東家開心)。

 

簡單來說,是職業病的一種,只是沒想到離開採購工作之後,這個估算的習慣還是保留了下來。

 

不得不說,這個量化估算成本與損益的習慣,幫了我很大的忙。

 

好比說,當年我準備離開職場,成為在家工作者,就認真地估算了一番自己的生活最低開銷,以及如果要賺到此一開銷,每個月必須獲得留用的稿件數量,以及為了獲得足夠的留用稿件,每個月得寫多少稿子?

 

當時我估算的結果,換算成工作量是每天至少得寫出三篇稿件,才可能創造出得以賺得足夠維持基本溫飽的稿費收入的留用稿量,此後我就以此做為每日工作進度,要求自己得想辦法寫出三篇稿子,就算沒得投稿沒有靈感也得寫。

 

這是客觀估算自己勞動收益下的結果,我得尊重這個估算數字,而不是癡心妄想著自己可以因為某一篇稿件而爆紅,或某一本書大賣暢銷從此可以靠版稅過活。

 

估算,一點都不浪漫,非常務實理性,甚至接近冷酷無情,但是,估算結果提供的數據卻是一個比較有效於避免失敗的參考值。

 

數字不若人類,數字沒有情緒,客觀而準確的反映真實,即便人並不想接受。好比說,自己覺得照鏡子看起來並不胖,但實際的體重跟個種健康檢查指數卻會告訴我們身體的真實狀況。

 

再好比說,我可能會騙自己有很努力工作,但收入數字會告訴我,自己的努力到底有沒有成果?

 

尊重數字的人,會根據數字作出調整,忽視數字的人,會自欺欺人,逃避現實。

 

從事寫作與出版工作多年,不得不說,的確有一些遠比我有才華有能力的先進,卻因為更相信直覺或熱血而非估算,結果在開源上無法精準預估,金流支出上又不加節制,結果經常得為現金流提心吊膽,甚至最後放棄自己最喜歡的創作工作,回頭投身職場。這就是不願面對數字告訴自己的真相的結果!

 

以數字估算成本效益雖然比較市儈一些,好像以商業考量為優先,但在稿費偏低且留稿不易的台灣社會,想靠寫稿維生,不能假裝現實的嚴峻不存在,只靠熱血熱情與才情就想撐過一切難關。雖說不是不可能,但我有自知之明。

 

懂得估算還有很多好處,好比說,在台灣橫行的詐騙集團,往往都是提出讓人不敢置信的高額投資報酬率來誘騙人上當,因為只聽對方的話術,卻不自己進行估算,就容易中了漂亮話術的圈套,最後淪為冤大頭。

 

懂得估算,好處還有很多,好比說可以判斷一家公司或一個產業的興衰是一時或是不可逆轉的趨勢,從而幫助自己做出正確選擇。

 

估算是將眼前所見之光景,換算成客觀的數據後,進行加減乘除,再以最後結果作為判斷自己是否投入某項領域或做出某種決斷的判斷標準。

 

懂得估算,就好像七龍珠裡的戰鬥力測量器,或是海賊王裡的海賊賞金,是透過一套可信的客觀量化評估指標來理解世界,以數字模型建構出擬仿的真實世界,方便我們在最低成本的情況下,預測真實世界的樣貌,避免做出賠錢的錯誤判斷。

 

後來我發現,不少企業主或財會出身的人,也都很熱衷在腦中進行各種估算。

 

不僅如此,世界級的大企業在招募人才時的考試,也越來越喜歡考沒有正確答案的估算題型。舉幾個例子,「全台灣有多少鋼琴調音師?」「如何移動富士山?」「二十年後非洲的鞋業產值?」「眼下東京都內有多少瓶裝寶特瓶?」

 

估算力的背後,跟數學沒有太大關係,基本上只要懂得加減乘除就能進行估算,估算需要的是能夠根據問題或資料建立可驗證的假設的能力,反而要能精準抓出用來建立模型/假設的變項,並賦予具有意義的數字,卻是需要強大的觀察力好奇心與資料蒐集與轉換能力。

 

白話文來說,估算力就是隨時在腦中撥打算盤,且能精準的模擬出實際經營者腦中那盤生意的各項數據,以誤差最小方式推估出結果。

 

不管你喜不喜歡,生活在以量化資金表現強弱的資本主義社會,估算力是非常重要但卻仍然普遍被低估的一種思維特質,估算力的鍛鍊遠沒有統計、會計、金融、財稅等數字的解讀與分析來得困難,但需要有樂於將一切量化評估的思維邏輯輔助。

 

就舉一個最簡單的例子,關於薪水與工作之間的關係,您知道您的雇主是以時薪來估算還是以自己在公司的成果貢獻來估算?

 

如果是前者,用來對比數字合理性的,可能是最低時薪或其他勞動者的平均薪;但如果是後者,也許就能算出自己究竟是佔缺卻無法幫公司賺錢的薪水小偷,還是薪資被低估應該跟公司要求加薪的被剝削員工?

 

如果想要順利跟公司要求加薪,能否正確估算出自己的具體產值,證明公司給的薪資太低,更是關鍵中的關鍵。

 

你能說,估算力不重要嗎?

 

有興趣強化估算力的夥伴,可以參考龐士東的作品,像是《如何移動富士山?》、《如何秤出你的頭有多重?》、《洞悉價格背後的心理戰》、《為什麼Google不夠用?》,或是介紹費米估算方式的作品《鍛鍊你的地頭力》、《費米推定筆記》、《費米解題推斷》等書,相信您的數字估算能力將會大幅提升,而決策判斷能力也將大幅躍升。

 

鍛鍊估算力,你可以這樣練習:

自建假設,推估你常去用餐的小吃店的營業額與利潤
估算自己今年的年收(營業額)與利潤(營收減成本)
寫下自己的身體各項數值,與同年齡者相比,每月定期檢視數字並修正
寫下你的資產負債清單,與同年齡者相比,每月定期檢視並修正

 

逆社會觀察

世代零共識「社會是公平的」?

By
on
2018-04-02

世代零共識「社會是公平的」?
文/Zen大(本文發表於全民論壇版/是本月開始的新專欄,歡迎多支持鼓勵)

 

最近網路上發生一起爭議事件,起因於囧星人接受聯合報願景工程的專訪。結果囧星人認為該報刊登出來的專訪「扭曲」其原意且有斷章取義之嫌,而負責專訪的記者後來在自己臉書上發了一篇不知道算是澄清文還是點火文,總之,又將事件推向高峰。

 

這整起事件本身就非常值得以「世代」的角度進行解讀,從決定刊登內容的主事者到負責採訪的記者,再到接受採訪的當事人三方,就隸屬三個世代,原本希望能夠促進台灣世代間的討論交流的議題,到後來似乎演變成台灣的世代之間果然很難交流討論,想來也挺諷刺的。

 

不過,本文不打算討論「世代」間差異造成的誤解以及誤解出現後該如何彌平,我想談一談囧星人說自己被誤解的那句話「社會是公平的」,為何透過囧星人的口被說出來之後,竟然引發網路輿論的強烈不滿。

 

我認為此一事件的關鍵並非囧星人所說的話是否被斷章取義,而是這句所謂的被斷章取義後說出來的話「社會是公平的」為何能引爆輿論不滿?

 

我們姑且斷開囧星人和這句話的連結,單單將這句話提取出來,也就是說,眼下的台灣如果有人膽敢主張「社會是公平的」,就會被砲轟。

 

為什麼?

 

或許你會質問,難道你不知道人們會生氣是因為「社會明明就不公平」嗎?

 

某種程度上來說,社會一直是不公平的,社會從來沒有公平過。然而,在台灣卻有某個時代或某些事情,有些人覺得很公平。

 

好比說戒嚴時代,你可能剛好出生的省籍有特殊性就能分得很多好處,像是輕鬆通過公職考試,在國家機器的升遷上也比其他人更有機會,某些人更是可以直接報考甲種特考。

 

那是一個絕對不公平的社會,但直到今天還是有一些人認為,那個時代很公平。

 

就像有一些人認為,「過去的聯考很公平」,我們應該回歸聯考制度,而且好像還蠻多人支持並且相信,「過去的聯考很公平」(現在的學測/指考不公平)。

 

然而,「過去的聯考真的很公平嗎?」以前的能力分班制度在一開始計就先刷掉了一堆人,只分配到次等資源,最後學習成果自然低落(這還不談家庭、階級、城鄉差距、師資等其他變項的干擾)。

 

還有一點很有趣,數年前有一本書《世界是平的》在台灣超級暢銷,這本書的內容大意其實跟「社會是公平的」很像,而且,作者並不認為這是扭曲理解世界而是認為世界真的是平的,「社會是公平的」。但在當年的台灣,其實也沒多少年之前,好多人相信,書還大賣超過二十萬本。

 

為什麼那個時代的台灣能夠接受「世界是平的」,即便當年的台灣還是不公平?

 

所謂的公平與不公平,究竟是什麼意思?

 

說實話,囧星人對「社會是公平的」定義和使用方式,就算還原了原本上下文意涵,還是有人無法接受,因為無法接受的人內心也有自己對於這些字眼的定義,且並不打算擴充之。

 

明明一點都不公平的聯考和威權戒嚴時代的國家考試與公職任用制度,卻有些人覺得那很公平,而且要是有人膽敢說那些其實一點都不公平,還會引來一堆輿論攻擊。因為那些人相信那個時代和制度是公平的。

 

之前有一個新聞學概念很紅,叫做「後事實」,大意思說,在這個時代,事實一點都不重要,關鍵在於對事實的理解,而這樣的理解取決於當事人的態度和立場。

 

也就是說,眼下或過去的台灣是否公平,或者更精準地說,是否比過去的戒嚴時代更公平,一點都不重要。有些人「相信」過去的社會是公平的而現在的社會則是不公平的,另外有一些人則是認為過去並不公平而現在比較公平。

 

就算說話者的原意沒有被扭曲且和我們相信的事實不同時,我們也應該只能以理性對話的方式溝通與論辯,而不是一聽到跟自己的立場或意見不同的看法時,就放任情緒爆走。

 

囧星人事件更值得關切的社會輿論背後的情緒如何嚴重干擾我們對於一個社會議題或社會事實的理解與討論。

 

我們社會上有一群人,只要聽到和自己的理解不同的意見時,第一時間就讓本能情緒淹沒理性思考,直接以情緒做出判斷,將理智擱置在一旁。

 

即便我們平常理性時常常嘲諷台灣媒體素質低落報導不可信,可是當我們從媒體報導看到一些能夠引發我們不滿情緒的言論或新聞事件時,往往也還是訴諸直覺反應而非暫停判斷,先查證再說(雖說查證原本就不該是閱聽人的責任,無奈今天的社會環境讓我們必須得自行查證媒體言論是否屬實的情況越來越普遍)。

 

生活的社會有沒有比以前更公平一些,或許見仁見智?但是我們社會在處理跟自己不同意見時的態度更讓人感到憂心,是比「社會是公平的」這句話是否被扭曲還要嚴重的社會問題,因為異見無法溝通會傷害的不只是世代之間的溝通,而是溝通管道全面癱瘓。

 

當一個社會無法以善意理解的方式處理、對待跟自己不同意見的人,都只用戰鬥性的姿態跟語言彼此對抗,是一種非常消耗能量且破壞互信結構的惡性循環,只會讓生活在這個社會裡的人更加不信任且彼此防備,這對需要凝聚共識才能一起解決社會重大議題的台灣來說,是非常致命的一個缺陷。

 

 

 

 

心靈處方箋

主觀是情緒的,客觀是理性的

By
on
2018-03-27

 

主觀是情緒的,客觀是理性的

 

文/Zen大

 

有人問我:

 

為什麼總有一些人可以憑著別人的三言兩語就斷定說話者是什麼樣子?這樣一點都不客觀阿?!

 

我說:

 

因為那些人並不要客觀,反而是主觀的。他們說那些話只是想要證成他們心裡所想的,不管真實狀況如何?

 

客觀是一種理智品質的具現,需要思考,需要論證;主觀是一種本能,客觀需要後設認知去經營,主觀只要訴諸情緒。

 

哪一種更唾手可得?

以後再碰到主觀評價自己的人,其實不用覺得不滿或委屈,因為你有機會知道這樣一個人使用的是本能還是理智在思考與決策?同時也會知道該如何分辨與使用這些人的意見?

邏輯思考與表達工作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