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標籤

環境

職場煉金術 經濟與生活

沒有落底,哪裡會有便宜能撿?

By
on
2020-03-10

最近想起鄧特二世,那個晚一年才開始發生的預測(但是,不知道最後是否會如他所說的那班慘烈?)。
大系統晚個一年,其實算準的(滿多人都神話預測,覺得得分秒不差才叫預測神準),只是發生衰退的理由好像出乎意料。但是,理由不重要,總之會循環,總之會有起落(所以巴菲特才說,預測其實不重要,要能穿越預測,牛熊市都能活的好。這是另外一派的觀點,我也很認同,但是暫且不說)。
不知道這次人為的強行修正的效力還有多少?
金融海嘯後的量化寬鬆造成的全球實質通膨(我認為金價與都會區房地產對應的才是貨幣的真正購買力,實質上從金融海嘯之後跌了三倍)都還沒消化完…
不過,有一點跟以前不一樣,二十一世紀後已經展現了好幾次。那就是現在的景氣週期運作速度,越來越快了。看來實體世界也被迫追上數位世界的摩爾定律(象徵意義的說法)!
往後,每個人一輩子都得碰上七八次這種大型衝擊,平均十年一次,甚至更短。真的不能再繼續成長時就忽略風險規劃,不能再不惜一切代價梭哈成長,要能為下檔做準備。
賺十年多頭撐不住一個月的衰退,有問題不是景氣循環,而是不肯早做準備的人。
我個人因為各個人因素,加上所學(社會學,社群主義,風險社會等)對系統的不夠信任,長期以來,向來都只看避險(俗稱看空),放棄高端成長。選擇從事Soho工作其實也是當初對組織開始西進的避險,覺得待在組織裡存活不易,應該及早跳脫。
我是覺得,能活下來才是真的,其他都是浮雲。

更多 Zen大開設的活動可以到【活動與課程】查看哦!

人人當老闆 職場煉金術 心靈處方箋 逆社會觀察

強者是選擇承擔責任、挺身面對,堅持留在場上直到最後的人…

By
on
2019-10-07

對我來說,真正的強者未必是世俗意義的人生勝利組或成功人士,而是碰到問題時願意承擔責任、挺身而出,面對解決,堅持留在場上直到最後一刻的人…

 

人生在世,誰沒受過一點委屈或碰過不得已的情況?

誰沒有能夠拿來說嘴的一些身不由己的麻煩事或軟弱不足之處?

只不過,如果因為這樣就認為自己的人生無望了,只能放棄了,那我只能說,人啊,想要放棄的理由,隨便抓都一大把,但是堅持下去的理由,只要一個就夠了!

關鍵往往不是人生中所遭遇到的事件(的確有一些人格外慘),而是遭遇事件後面對的態度與方式。

想像一下,如果是你,一個高職畢業,二十出頭的年輕人,家裡出了需要長期用錢且花費不小的狀況,媽媽已經早晚各打一份工,從早忙到晚,一刻不得閒。老家已經賣掉抵債還遠遠不夠,你又是長子時,會是什麼反應方式?

我認識的一位強者老師,他原本打算高職畢業先去當兵,回來後再考大學,可以加分,可以上更好的學校。反正,男生都是要當兵的!

沒想到,當兵沒多久,家裡就出事了,父親跌倒撞傷,治療得花一大筆錢外,之後還必須入住療養院長期接受看護。

一個變故,打亂他原本的布局。

然而,他沒有退縮。退伍後,找了個以他的有限學經歷最有機會賺錢的工作,擔任保險銷售人員,開始賣起保險。

從事業務工作過程的諸多甘苦就暫且不說。總之,這份工作讓賺到足以照顧好家人的收入,還鍛鍊他日後開展新事業的能力。

或許他運氣好,或許不只是運氣好。但無論如何,他從面對困難的當下,就沒有退縮,就開始想辦法!

就說我自己,雖然碰到的情況沒有上述的老師嚴峻,但是也碰到過類似的狀況,知道自己遲早得承擔起照顧的責任,因為沒有其他人能承擔這個責任!

逃避耍賴或埋怨上天不公平,當然也可以,畢竟不犯法,不過,願意迎上前去承擔起責任,接受試煉,也是一種選擇。

為何許多日後成功的人都會感嘆的說,苦難是偽裝的祝福、感謝那些當初刁難自己的小人…。

或許是後來成功後回頭檢視,發現一路上僥倖的事情太多,哪裡走錯一步就可能努力付之東流。比起努力的累積,外力的干預力量更強大,而這些力量竟然沒有伴隨著苦難繼續干預我們,竟然讓我們的努力能夠一點一滴累積起來,最後竟然順利突破困境還額外累積了一些成功,太不可思議的轉變,只好感謝上天,或是那些啟動一連串機運的源頭:苦難與挫折。

其實我更想和這些強者說,您們真是太謙虛了,真正應該感謝的,是碰到困境決定迎面而上,承擔起責任的你!

更重要的其實是能努力將苦難化為祝福的你,這個轉化的功夫背後所付出的辛勞,很難為外人所知悉!而苦難之所以沒有繼續擴大或滲透,或許正是開始決定努力之後散發的力量,吸引了更多幫助靠近,將苦難隔離在外甚至會後完全驅除!

另外有一些人面對同樣困難,並沒能讓苦難化為祝福,苦難之於他們就仍是苦難,放任苦難在身體發酵,甚至還外溢到身邊的人,造成其他的負面連鎖反應。

想稍微岔題談一下國家/政府應該照顧人民這件事情(不想看討論這部分的可以直接跳過全部標棕色的部分的文字)。因為這件事情,我覺得在台灣不少人只從當下台灣的成果來看,似乎產生某些誤會,應該稍微說一說(即便今天是國民黨執政,這個解釋也依然成立)。

或許是生活在科學昌明,社會上的強者將生活環境設計的越來越舒適,福利制度什麼越來越健全,越來越不容易有人殞命的緣故,讓許多人不知不覺間墊高了對於生存滿意度的標準,拉高了強者或國家應該照顧一般人的基準,甚至降低了某些人的感恩之心(民主國家的說詞無外乎就是人民是國家的頭家,這明顯是統治階級用來安撫民心的話術卻有很多人真心相信,但這點岔題太遠就暫時擱下不多說),才會誤以為,國家或社會上的強者有義務讓每一個國民都活得好,是本來就應該做的事情。

不用回想太遠,就三百年前好了,當時的人類的科技或醫學或衛生環境,乃至政治制度人權意識等等,跟今天相比如何?當年的平均餘命與存活率,或國民平均富裕狀況如何?當時的人對幸福或過上好日子的標準又如何?

再拉遠一點,一萬年前,國家還沒出現,還只是部落或部落聯盟的史前時代,醫學什麼的都還在不久的將來之後,人類命若危卵,隨時可能被自然或環境的不確定力量消滅時,當時的人們的幸福標準又是如何?

就說回現在好了,當下的國際上會上將近兩百國家中,能夠有餘力提供人民完整社會福利的國家又有多少個?就說能媲美台灣的健保的國家又有多少個?

當然,我不是不贊成應該監督國家/政府與社會上的強者,且我也贊成鼓勵或催逼強者或國家代理人們將社會大環境打造的更好(也該避免有權有錢著聯手壟斷國家資源,造成一般大眾努力奮鬥爭取向上能夠賺取的收益被攔胡),畢竟如此做才能幫社會國家培育出更多強者,讓整體環境會共同向上提升,大家可以在這樣的環境內過得更好,是於人於己都有利的好事。

只是有一件事情大家誤解了,那就是成功並沒有想像中的那麼容易,國家/政府或社會上的強者也不是從來都很善良或願意幫助人民。更別說,就算願意承擔責任迎接挑戰,不等於就能度過挑戰、獲得成功,歷史上有更多的人或組織或國家/政府也曾試圖承擔責任,面對挑戰,但卻失敗了!

也就是說,克服困難獲得成就是難上加難的事情。

台灣在戰後取得的成就,無論是經濟還是政治乃至文化,放眼古今中外,都很了不起的成就,是少數中的少數。其中有幸運、有努力,也有僥倖(地緣政治之類),但就不是理所當然。

一個落後國家要能在強敵環繞下突圍突破取得成就甚至開始超車原本前段班,是非常困難的事情,曾經很努力嘗試但失敗的國家與政府不知道有多少?

在個人層次上,我們都知道要成為成功人士或有錢人不容易,大概只有0.3%的人勉強撐得上財富自由,得到客觀意義上的成功。很多人就算想盡辦法學習與努力,還是可能失敗。

但是,為什麼這件事情一旦上升到集體層次或國家層級時,卻突然有很多人,特別是自己的人生都沒有辦法處理好的人,認為國家/政府一定要能帶領大家闖出一番成就,得讓所有人都過好日子這件事情沒有失敗的餘地和可能性?如果失敗一定不是外在環境的錯而是國家代理人不夠盡力,應該被教訓(做不好有盡力但還是做不好與擺爛做不好兩種,若只從結果論來選擇政府,人民遲早會後悔)?這樣的想法背後有一種成功是必然的,失敗是政府或強者不努力的錯的意識在作祟?

為什麼個人不想努力可以找一堆理由開脫,國家或政府乃至企業努力了卻失敗卻得被慘罵(當然如果沒有努力甚至透過權力在搞私人利益是該被監督與痛罵)!?

如果一個人想成功都很難,一家公司想活下來都很不容易(可以看看三十年期的公司平均存活率!),為什麼一個國家要邁向成功會,突然變成為政者應該且只能能做到必然之事?

是不是因為國家出錯的情況通常可以事後諸葛的給出一堆檢討理由,且有不少理由從個人層次上來看很荒謬不可思議?

然而,國家的努力狀況不應該跟個人比,而應該跟其他國家比,才算公允。也許有些事情在個人不難突破但一群人聚在一起時就成了天大難題!

如果是當代的國家跟國家比情況,放眼全世界,戰後能夠連續五十年經濟成長的國家只有兩個,一個是南韓,另外一個是台灣。全世界一堆國家想從戰後蕭條中重新站起甚至擠身前段班,但是,只有台灣跟韓國是連續成功五十年!

如果讀過社會學中的發展理論就知道,一個國家要突破貧窮進入發展中狀態,甚至從發展中狀態進入前段班,每一個階段都是異常困難且失敗多過於成功。

當年台灣的成就引發國際學者關切,就是因為有許多先天或後天條件比台灣好的同質性國家都沒能突破的困境,台灣都突破了,而別忘了,一九七零年代之後的台灣在國際地位上的辛苦,放眼全世界沒有幾個國家能比擬!

我們把擁有了不起成就的成功當成理所當然,把檢視國家的標準訂得超級高,再來嫌棄政府做不好,這一方面可能是對於成功與失敗的理解不足,二方面是別有居心!

說的有點遠了,我只是想先繞出去稍微處理一下更高層次的問題,也就是有一些人常會推拖的,自己無法成功或好好努力是因為政府沒把大環境打造好這個說詞。我想說的是,個人不能把自己的失敗或不幸福,完全歸咎於國家失能(這個說詞某種程度上跟反廢死派嘲諷的說人權派把殺人者的原因全部推給社會,而殺人者自己都不用承擔責任因此也不應該被判刑有異曲同工之妙;當然這些都是錯誤的過度推論,認清結構成因不代表個人就沒有應該承擔的責任,殺人的還是得為自己的殺人負責,就好像人生過得不盡如意的人也許大環境是有影響但自己也不能說完全沒責任)。

某種程度上來說,國家多多少少都是失能的,很少有國家是健全且能好好照顧人民的。

不管你喜不喜歡這個現實,現實就是如此。

而在這個意義上,台灣的政府已經算是及格的。

當然,有缺陷就需要改進,我們也希望國家能夠繼續變好。

只不過,國家再強大,在照顧人民上,大多也只能做到防止因為貧窮而活不下去,把社會生活用得到的支援系統盡可能的打造好,無法讓每一個人都獲得積極正面意義的幸福獲成功,後者得靠自己的努力,國家充其量只能提供一些基本的支持(例如就學系統的強化,就業環境的整頓)。

有時候我覺得,人們把自己的人生失敗歸咎於國家沒做好,是在逃避自己應負的責任(的確另外有一些時候是國家的錯,例如前一陣子的大橋斷裂,事後追究是檢修等諸多制度問題,這是台灣長年的漏洞弊病卻始終無法好好整頓,造成的人命損傷的確是國家政府應該承擔的責任)。

試想,有一些國家的狀況真的很多,基礎建設破敗,貪污腐化嚴重,犯罪橫行。好比說某些中南美洲國家的毒梟氾濫,連警政官員民代都可以想殺就殺,根本照顧不了人民。

如果你今天不是生在台灣而是那些國家,難道就只抱著絕望放棄自己的人生嗎?

回來說我們個人自己該承擔的部分。的確,拼命努力克服環境造成的困難,不一定能成功,很殘酷的是,也許失敗的案例還多一些(這些人未必有機會對是人說自己的努力而後失敗的故事),只不過,從一開始就放棄的人,只想把理由轉嫁出去的人,人生還沒開始拚搏努力之前,就已經結束了!

那些奮力拼命過而失敗的人,我認為至少在人生的最後可以無憾地說自己努力過了(過程論,努力過程比結果重要)!

於我來說,寧可努力過後承受失敗,也不願意什麼都沒做只是空埋怨。前者成功的機率也許有0.1%,後者卻是0,而兩者之間貌似只差0.1%,其實距離是無限遠!因為有一方是永遠不會開始,也已經知道結果是百分百的失敗。

國家、政府、社會環境,公司、產業乃至原生家庭,想要放棄的理由要多少有多少,但是,那些抓的再多都不能讓你的人生變得更好一些,只有把那些全部放掉,改抓住一個願意努力下去的理由,一個就好,那怕是我希望自己以後「上餐廳可以不用看價錢」,像要「搭計程車就搭不用在乎跳表」這麼簡單的小理由都無妨,找到之後,用力抓住,死都不放。

舊約聖經中有個叫雅各的傢伙,本來上帝都沒打算幫他,但是他有機會碰到上帝(的使者)時,狠狠抓住不放他走,雅各說不給我祝福就不讓你走,最後上帝(的使者)甩不掉這個非要祝福不可的雅各,只好給他祝福,然後順便在他大腿抓了一把讓他變瘸,作為記號。

只要你真心想要改變,想要面對環境的艱難,想要解決人生的問題,上帝就算不想幫你都不行,更別說其他得知你的努力之後,而願意挺身而出的人了(相信這世界上有願意幫肯努力的貴人存在這件事情也很重要)!

人們通常的問題是,沒有死命努力到根本動不了為止,稍微試一下碰到挫折就退縮,太輕率的就放棄,然後,隨便抓一堆漂亮而冠冕堂皇的理由安慰自己,並且轉嫁責任倒是很會。

文章一開始提及的強者講師,並不是一投身保險業務員就順風順水,他每天從早到晚醒著就在開發拜訪跑客戶,沒有一刻鬆懈,窮到只能跑去菜市場買最便宜的大餅放在機車上,有空的時候吃兩口。住的是最破落的社區的地下室分租。但是,前面有好幾個月業績掛蛋,其他比他不努力的都有業績他卻始終沒有,但是,他苦撐下去,最後在第四個月才終於拿到第一個客戶。

如果是你,一件事情,願意盡力拚多久?

我自己剛開始投身全職寫作之前,已經有八年的投稿與寫作經驗(兼職做),即便如此,開始全職之後,每天寫三篇稿子投稿的日子過了一整年,第一年的收入還是只有上班時期的五分之一,完全不夠養活自己。但是,我沒有放棄(事前也有做一些預防性的規劃),找更多方法嘗試,第二第三年後才慢慢穩定下來,後來開始可以給家裡更多的支持,減輕其他人的經濟負擔,甚至還能有餘力過一點自己想過的生活。

中年以後,漸漸能理解NLP為什麼說「沒有失敗」這句話?

失敗是一種自主選擇放棄繼續在自己選擇的道路上努力下去的結果,只要不選擇離開這條道路,繼續留在場上,或許會繼續發生許多未能達到我們預期的目標的狀態,但並不是失敗,只是還沒成功,只是還沒抵達目的地。只要繼續往前走,沒有放棄,就不會失敗(雖然也可能不會達到客觀意義的成功)。

我常在想,努力拚搏這件事情,最後的收穫與甘苦都是自己的,即便起心動念的原因可能是不得已或外界的逼迫…

我並不只從結果論來看人,我認為真正的強者不只是最後取得客觀意義上的成功,而是到人生的最後都堅持走在自己的道路上,承擔責任,正面迎接挑戰,堅持努力下去,即便外界看起來只是徒勞無功,但是他目標堅定。

因為真正的強者一開始就只有選擇面對這一條路,即便最後無法突圍也不後悔。至於弱者,也不一定是客觀意義上的貧窮或人生失敗組,而是一開始就放棄承擔自己身而為人的責任,只將聰明才智用在如何推卸責任找尋藉口不用自己拚搏上!

 

 

更多 Zen大開設的活動可以到【活動與課程】查看哦!

寫作有方法 教育與學習

善用促發效應鍛鍊寫作能力

By
on
2019-05-12

善用促發效應鍛鍊寫作能力

 

文/Zen大

 

在寫作課最後的實戰建議部分,我提到兩個跟寫作練習有關的秘訣(在固定的場所寫作與寫不出來就讀書或拿書出來抄書),跟腦科學的促發效應有關。

 

簡單介紹一下促發效應,促發效應是說,人的大腦中的訊息抽取其實受到周圍環境的影響,好比說,如果讓考生在考試之前先讀過勸人為善或不可作弊之類的文章,考試時的作弊情況會下降許多,因為腦中還記得那些道德價值訓令。

 

當年領悟出技巧時只知方法不知原理,因此上課時也只有強調好處,沒有多說原理(上課也不一定每個方法都會講解原理,畢竟時間有限)。

 

雖說我相信有一些人聽了就相信並且實踐,但也許有一些人非得聽懂原理才肯接受,所以,這篇就當補記姑且紀錄一下。

 

在固定場所寫作這件事情,是為了借用大腦對於空間記憶的熟悉感,以及固定場所對大腦的促發。

 

相信應該不少人隱約意識到這件事情,在不同的地方做同一件事情的效果不同。好比有人說,如果要分手就去吵鬧的餐廳不要去安靜浪漫的環境,那是因為環境的條件對人腦的影響(促發)不同。

 

寫作其實也是一樣的,世界知名作品影響力一書的作者席爾迪尼就說過,他的書稿在大學的學術環境寫跟在家裡寫的成果,完全不同,在學術環境寫的稿子十分學術,很難讀,在家裡寫的卻十分容易閱讀,他認為跟兩個環境對大腦的促發影響不同。

 

我自己也有類似的體悟,還在職場上班時,寫稿都很假掰的跑去咖啡館,結果往往被吵到寫不下去,或寫完的東西往往得回家再改,不若在家裡安靜的環境寫的東西好。

 

所以後來我全職寫作後,基本上不太去外面的咖啡館寫稿,除了不夠安靜效果與品質都比較不好之外,成本也高。

 

另外一個和發效應有關的事情是讀書,這是我自己多年來不斷嘗試的一種作法,主要是因為職業作家必須承接很多類型的稿件,甚至得模擬不同的寫作手法。

 

通常,我會透過大量密集閱讀同一個作者或同一類主題的作品,來掌握該文類的思考邏輯與表達技巧,甚至我自己在寫作練習的時候,刻意以先讀該作者的一定量作品後隨即開筆寫的方式,掌握住了不同作者的表達技巧。

 

表達技巧夠多(另外一個秘訣是閱讀量大),寫作量大才不會有枯竭感,增加表達技巧的方法就是有系統的密集的大量閱讀同一個作者的作品,抓住其表達神髓,在腦中置入一整套的概念系統與腦神經元的連結。

 

以上簡單介紹兩種練習跟促發效應的關係給大家參考。

 

試著找出自己適合的寫作環境和模仿對象,對於短時間內提升寫作品質和效率是很有幫助的事情。

歡迎來參加快速寫作的秘訣

更多 Zen大開設的活動可以到【活動與課程】查看哦!

生活有感想 職場煉金術 心靈處方箋

敢於特立獨行做自己 別浪費時間於同儕壓力下的假合群

By
on
2018-12-01

上大學之後,還會擺出認真讀書的姿態的學生不是沒有,但除了少數頂大熱門科系外,其他的大學或科系的學生,在比例上真的不是那麼多。就算是私底下認認真真的讀了書的學生,逢人也得謙遜地說自己「其實沒有讀書」。

不推崇認真讀書的風氣,在大學裡以各種變形的行為模式展現,像是找最好拿高分的營養學分修,迴避考試困難或指定閱讀量大的課程,不買課本找學長姐借或只借講義來印,能翹課就不上課,拼命打工談戀愛與玩社團(聽說近年來社團不流行了),窩在宿舍追劇或打電動…總之,就是要對好好認真讀書這件事情擺出不屑不齒的態度才行。

有趣的是,在台灣讀大學時追求好混過關就好的人,出國留學後,反而幾乎全部口徑一致地炫耀起外國課程的要求嚴格,以及自己的課業壓力沉重?

好比說我大學班上有個同學,經常上課遲到,到教室能睡覺就不醒著,但大學畢業一年後就出國留學,後來很快的拿到博士與終身教職,搖身一變成為認真學習且勤勉治學的大學教授,跌破一堆人眼鏡。

於是我在想,會不會是我們並非不想認真努力讀好課業,只是某些求學環境的睥睨認真讀書的氣氛成為某種壓力,迫使想要認真讀書的同學不敢堂而皇之地做,怕被嘲笑?

記得大學我們班上有一個同學,無論什麼課程,永遠一個人坐在第一排最中間的位子,上課也都認真聽講且認真舉手問老師問題,一開始被不少人視為怪咖,時間久了大家才接受這個人就是這樣「奇怪」?

然而,這位奇怪的同學日後唸完了博士,且在職場上混得很不錯,學問很紮實,為人處事也很老練。

我想說的是,年輕的時候,我們當中有不少人花了許多時間去迎合身邊的小團體或環境氛圍的要求,卻壓抑或扭曲了自己內心真正的想法與想做的事情,到最後就這麼白白浪費了寶貴青春,迎合的也是畢業離開後就不會再有關係的過客。

社會學稱此為同儕壓力,人們多半因為同儕壓力而選擇了自己並不喜歡做的事情,只是不希望讓看起來與眾不同的自己成為眾矢之的,讓當下的自己過得很辛苦。

弔詭的是,想成功的一項重要特質就是得敢於與眾不同,因為成功在社會上向來是少數份子,少數必然就會與眾不同。若無法克服同儕壓力,拒絕從眾性的壓力,敢於活出與眾不同的真實自己,多年後回頭看,後悔的還是自己。

中國暢銷作家李尚龍曾經寫過一篇文章「你以為你在合群,其實你在浪費時間」。文章裡說到,想認真讀書的同學被同宿舍其他同學排擠,因為其他同學都只想打電動,不想讀書,於是以同儕壓力迫使這個想讀書的同學屈服,放棄讀書來跟大家一起打電動。

記得我剛上大一時住宿舍,另一個室友出身農家,每天早睡早起,生活非常規律,自有一套生活節奏,不太受他班上同學的影響,雖然常被取笑但他卻依然故我,活得很自在。

我對他的作息正常沒有什麼不滿,只是我習慣看書看很晚,所以後來學期結束我就想辦法讓自己能夠一個人住一間宿舍(找人頭跟我一起同租一間宿舍),免去得配合其他人作息的困擾。

每個人的人生都是自己要對自己負責的,當下跟自己再好的人,未來人生道路上未必會有彼此!而且,如果真的是好朋友,應該支持並鼓勵好朋友去做他真心想做的事情,而不是要對方跟自己瞎攪和在一起。那些人並不會為你的人生成敗負責,也真的不需要為了一時的同儕壓力而放棄自己真心想做的事情,否則到頭來後悔的還是自己。

我三十歲離開職場,成為獨立Soho之後,生活中不再滿是無效又冗長的會議,也不用花時間跟同事寒暄只為了維繫一個其實不好也不壞的關係,我把大量時間用來閱讀與寫作,規劃並練習自己的商業模式,當然並不是說不再跟人來往,只是人際關係中少去了很多其實不需要發生的會議與應酬,可以讓時間與心力都更具焦在真正重要的事情與關係的累積上。

如果群體無法接受你的特立獨行,那就勇敢地當個群體中的怪人,要知道將來畢業後能夠出人頭地的,多半是在學期間不太合群甚至被刻意冷落的怪人,畢竟這些人當年就敢堅持做自己而不屈從於同儕壓力,頂著壓力長大的人未來面對人生難題時的抗壓性與復原力,肯定比習慣躲在溫暖群體裏被保護的人強大許多,而且從年輕時就省下許多不必要的應酬時間花在自我充實上,雙方的落差自然很快就能浮現。

要想成功,能夠排除眾議與同儕壓力堅持下去,只是最基本最低階的一個門檻,如果連這個門檻都跨不過,未來想要有一番作為,不是不可能,但機率基本上不大,因為無論想挑戰任何事情,總會有人在旁邊潑冷水或落井下石或想方設法拖你離開想努力的道路,因為人性中的幽微之一就是「見不得別人想努力向上」,特別是那些覺得待在人生的谷底耍廢是一種超脫塵世的庸俗競爭的人,更是熱中破壞別人的努力向上。

想要發達成功,想要走上自己想要的人生道路,首先第一件事情是勇敢對其他想脫自己離開道路的人說不,不惜割席斷交也要堅持勇敢做自己,遠離假合群的浪費生命,雖千萬人吾往矣?!

更多 Zen大開設的活動可以到【活動與課程】查看哦!

人人當老闆 私飲食劄記 經濟與生活

我不去讓人覺得小器的名店──飲食與社會評論系列11

By
on
2018-10-27

我不去讓人覺得小器的名店

──飲食與社會評論系列11

文/Zen大(圖文不符之照片是京都高島屋百貨樓上的鰻魚飯)

我家大概一周會去吃一次附近的涮涮鍋,就是我在某篇文章中提到的雖然貴一點但是品質好很多的店。

某次發現一位常客竟然把飯或麵的選項換成其他菜,我跟我家老婆大人後來也照樣開始把飯換成菜,但是我發現最近老闆娘越來越誇張,好比說前兩天我去吃飯,老闆娘先問說:今天還是要換高麗菜嗎?要不要換菇?

我說好阿,換菇好了,結果端來我嚇一跳,這根本是菇菇鍋的主菜份量,而且給了兩種,這兩種單點大概各要六十元的份量,我用一個白飯的額度就換了~

之前我家老婆大人都換空心菜,後來開始換木耳,也是誇張的份量,如果說原本配菜盤的木耳有五六朵,換來的大概有三十朵。

老闆娘真的是很會做生意,實際成本可能多不了多少,但就給人大器豪爽的感覺。

我喜歡這種會偷偷給客人一些好處的店,另外幾家我常去且蠻不錯吃的店,老闆也都很擅長利用這種小恩惠攏絡客人,也因此跟客人的關係都不錯。

我不喜歡那種對客人很小器的店,如果是生意不好不得已我可以理解,我所謂的小器指的是,明明店裡生意很好有賺錢(這一點很重要),卻好比說:

1.不給冷氣,讓大家夏天熱得要死吃。

2.餐店面用餐環境不整潔不舒服,一切都是最簡陋最省錢為上,像是碗盤還是用保麗龍乃至美耐皿,不願意換環保或更健康的材質。甚至盤子外面套一個塑膠袋就裝食物給你吃,反覆使用,不想清洗。

3.剝削員工,只給法律規定的最低薪資,甚至還要拗東拗西,像是每天只聘兩三個小時,生意清淡時讓你回家不付薪水,有客人時才又叫你來上班。

4.店面座位超級擁擠,不認識的客人跟客人之間零距離,而且人不多的冷門時段也只想把客人趕集到一起坐,不管舒不舒適,只管高周轉與省成本。

 

5.店面空間很小,讓客人在店外大排長龍,形成某種生意很好的氣氛,甚至不設座位或佔用別人的空間,將成本外部化。

6.跟客人斤斤計較,像是客人帶來的任何垃圾都不能留在店裡得自行帶走,諸如此類的小規定。

 

7.服務態度極差,雖說並不是一定要服務,但有些店擺出我有給服務卻是做得心不甘情不願,還不如不要。抑或是會兇客人,不是天生臉臭人很好那種兇,而是對客人有很多意見,入內就得完全遵守其規矩。

 

8.餐點漲價卻不調整用餐環境或員工薪資福利,只有老闆自己賺很多,還成天說自己生意不好很可憐。

 

9.因為各種苛扣,所以貌似賣得比較便宜,因而被吹捧,但其實根本沒有便宜,那是犧牲體驗換來的微薄折讓給客人,這種微薄折讓模式建立在剝削客人與員工,十分之小氣。

 

所以,很好吃或很有名但卻很小器的店,我能不去就不去,不想助長其氣焰,我喜歡有人情味,老闆會額外招待客人的那種溫馨小店。

 

–飲食與社會評論系列–
1.讓客戶傻傻排隊的名店在想什麼?
2.為什麼一碗番茄蛋花湯不能賣220元?
3.稍貴但品質好v.s.便宜卻有點糟
4.台灣小吃,只能以便宜守住老故事和人民情感嗎?
5.生產成本不只有原物料
6.你愛吃全是噴槍炙燒過的握壽司嗎?
7.輕賤無形專業的社會,終將自食惡果
8.台製抹茶食品,幾乎攏是假
9.名店、老店接二連三倒,真的都是高租金害的嗎?
10.為什麼美食在當代如此受歡迎?
12.什麼才是高CP值的人生?
13.吃是一種美德,讓我們奪回飲食自主權

14.外食加熱產品的塑膠容器問題大
15.是嚴格訓練學徒還是過勞與剝削?

更多 Zen大開設的活動可以到【活動與課程】查看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