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標籤

生涯規劃

職場煉金術 心靈處方箋 逆社會觀察 教育與學習

挑好考的名校科系,盡可能想辦法擠入名校,徹地利用學校的光環吧!

By
on
2019-05-19

挑好考的名校科系,盡可能想辦法擠入名校,徹地利用學校的光環吧!

文/Zen大

 

考高中的時候,我選了回老家考嘉中而非留在當時居住地考屏中,三年後的考試成績,告訴我,的確是做對選擇。

 

除了我的班導師說我考得比他預期的好之外,我還參考了國中時代同儕的大學錄取成績,特別是當年成績比我好的那些同學(但我必須說,成績最頂尖的同學,大學考試結果依舊頂尖)。

 

後來考研究所時,我挑了三個學校,兩個國立大學一個私立大學,僥倖三校全考上,且最有名的學校考得最好,於是就貌似順理成章地跑去唸了。然而,當年我考的是本科社會學,並不難考,錄取率高,報考人數少(約莫百來人考,每校錄取十名上下,有五個學校有社會學研究所),至少比當年很多人考的傳播類所好考很多(當年傳播所總報考人數破千,簡單說都要考台大的話,社會所或國發所比傳播所好考多了)。簡單來說,我挑了一個相對容易的方式,換了一個比較好的學校當最高學歷(以從小到大學業成績都只有中段班程度的角度來看,算是順利的轉換成功,雖然最後學歷只是勉強畢業,但是能拿到畢業證書就好)。

 

日後的打工乃至很多工作機會,老實說靠名校光環獲得的比例不低。

 

學校的品牌價值是由過去的畢業生與辦學聲望累積下來的,是一種集體資源,也是社會在沒有太多時間分辨個別人的程度與品質時的一種簡單直接且多數時候有效的參考標準,因此,能夠拿到名校的入學資格與畢業證書,在個人層次上,不能說是沒有幫助的事情。

 

所以,如果問我升學該怎麼選擇?選個人志願還是選校好?

 

我會說,盡可能考入你所能考上的最好的學校,盡可能地利用學校的資源與光環幫自己創造打開人生道路契機,即便不是你心中覺得最想念的科系也沒關係。

 

姑且不說考上後能夠轉系,學校的各種資源(從師資到校園設備到同儕的社經地位)較為豐沛,且在台灣的話,學費還比較便宜。

 

我之所以會這樣說,是因為有些人會以獎學金為主要考量來選擇學校,且有一些私立學校會祭出高額獎學金搶學生。

 

在我看來,除非家境問題急迫到需要這筆獎學金,否則,選總和資源比較多的學校大多數時候對自己會比較好。

 

當然,也有例外,那就是你的階級出身甚好,或是性格屬超級外向人格,很清楚自己未來會走靠人際關係連結的事業,甚至會自己當老闆,那麼,學歷就未必要選擇頂尖,選擇能夠自我磨練或接觸客戶的世界,也很好。

 

但如果性格不是積極外向型,知道自己人難相處,只能靠專業一決勝負的,最好讓自己去到同儕與各種資源最優渥的環境,不要去相對次優環境當最傑出者,因為那個環境中的絕大多數人無法給往後的你必要的支援,而你卻會因為拿了獎學金而失去了許多機會。

除了需要考證照的專業(法律/會計/醫生/建築師…),如果是要其他相對軟調性的學科或基礎學門,我真心覺得選校比選系重要。

 

因為學校的等級真的會影響提供的設備環境師資同儕的加總,而我是相信環境影響人的發展的一派,實際上我的人生就是透過不斷想辦法擠進比我自己資質好的環境,利用環境的力量逼我自己再成長。

 

而且,大學無論什麼科系,教的都是知識生產的方法,大體上唸什麼科系影響不大,學會這套方法後再轉往自己真心想攻讀的領域,效果會更好,如今的時代,同時擁有兩三個專長或跨領域是家常便飯了,不用執著於什麼第一志願。

 

多數年輕人其實都沒有明確具體的生涯規劃,不知道自己想做什麼?就算有,也是當下自己的想像多於實際,因此,選錯或選了當下的自己並不是最喜歡的科系,老實說影響不會太大,但是,選錯學校的話就不一樣了,你的人際關係資源網的連結力道將會出現相當大的影響。

 

當然,有原則就會有例外,只是在人生道路選擇上,多看機率數字呈現的樣貌來選擇會好過自己想像或靠未來的僥倖之力(雖然運氣也是一種實力)。

 

人人當老闆 職場煉金術 心靈處方箋 教育與學習 在地想出版

三十歲之前找到方向,拼命累積的東西,將成為日後人生一切發展的根基

By
on
2019-05-13

三十歲之前找到方向,拼命累積的東西

將成為日後人生一切發展的根基

文/Zen大

現在回想起來,從上研究所開始到三十歲那年獨立的九年間,我花了很多時間在拼命累積,當時不知道自己究竟在累積什麼?只是覺得找到了自己想投身領域,喜歡讀書跟寫作,喜歡待在書店,喜歡做跟書有關的事情,喜歡讓腦子可以不斷運轉的感覺,因此就投注大量時間下去。我相信量變將會導致質變,沒有才能跟聰明的我,只能靠不斷累積微小成果來自我鍛鍊。

 

研究所時代拼命打工,做了很多事情,大概沒有多少人像我在研究所時代就出了好幾本書,擔任叢書主編,還有固定的版面可以寫作,額外還打了很多工。

 

進入職場後,周間自然就是上班,周末就寫稿,稍微比較安逸的過了一年,直到我發現自己不適合待大企業與出版產業的未來必須認真思考,我調整步伐,設定了離開的期限,後來轉換跑道到出版產業其他環節時,幸運得到很多機會,工作逐漸地忙碌起來。

 

記得即將離開職場前,有一段時間,至少有一年多,我每天做兩份正職工作(跟兩邊的公司談好),每天下班回到家至少是晚上八點,十點過後也是常有的事情。

 

這兩份工作都是出版產業,一份在上游一份在下游,都是以簽約模式進行,都可以說是從無到有的全新開始,雖然當年投入的兩個項目最後都不算成功,也都腰斬結束,但是,的確學到很多東西。

 

每天在兩間公司與租屋處通勤往返的路可以讀完兩本書,周末我就抽時間寫稿(當時已經有一些關於出版觀察跟書評書介的固定版面可以寫),從我研究所開始寫作以來,這個工作項目一直沒有中斷,即便是工作最忙碌的時候。

 

當時其實沒有牽掛(可能也要拜年輕時感情不順之賜,才能有大把時間讀書寫東西跟投身產業界),一個人在外租房子,所以,準時下班某種程度上來說一點意義都沒有,還不如多工作,多累積經驗。

 

每天從早忙到晚,收入當然也還算不錯,但更重要的是,累積了很多鍛鍊,有一些日後轉化成能力,有一些則是見識與判斷。

 

後來自己獨立,越工作越覺得自己覺悟得太晚,太晚開始操練自己,但也就只能這樣,在我有限的人生見識中,有很多事情都已經做出了當下最正確的選擇,其他做不了正確選擇的,就算重來一次大概也沒辦法。

 

所以後來若有人有問我關於生涯方向的事情,特別是二十幾歲的年輕人(以前有一段時間比較常被問,過了四十之後慢慢沒人再對我問這些問題了,大概是老了,經驗不足以參考),我總會對他們說,能夠越早找到自己想一輩子投身努力的大方向越好,就算不行也別擔心,到三十歲之前都還能夠掙扎,只是找到之後,要自己用力補課。

 

回頭想想,上大學掌握讀書與筆記方法後,我為了補課,認認真真的將養成的讀書習慣深化,大學畢業至少讀了一千本書(到如今至少讀完一萬五千本書,只是快速抓重點跟漫畫雜誌不算),鍛鍊出了快速閱讀、主題讀書法與主題筆記術這三項能力,上研究所後則結合寫作,離開職場獨立後我更是每天拼命寫,九把刀說他一天寫五千字我就加倍寫,每天至少要投稿三篇文章,持之以恆的全神貫注在寫作相關工作的鍛鍊與開發上。

 

我真心相信,年輕時找對方向之後,花時間在自己身上,刻苦鍛鍊的東西,最後都會化為生命的養分,將自己培養得更加茁壯或能承受外部環境的衝擊。

 

當然,跟世界上的強者比,我只是小沙粒,我也不懂寫那種很能煽動情緒的熱血論,但是,我知道,只要每天結束前的我跟昨天的自己比,我知道自己有比昨天的自己多學會了一些東西,多寫下了一些東西,多累積了一些東西,只要我能盡可能持續地維持這樣過著不斷自我鍛鍊並產出成果的生活,就可能像巴菲特所說的,找到一條夠濕夠長的雪道,讓雪球滾大,引發雪球效應。

只要往後人生的結果是好的,過去付出的一切也都會轉化成美好的記憶。

 

職場煉金術

時間不能管理只能分配與安排

By
on
2019-05-12

時間不能管理只能分配與安排

文/Zen大

時間管理是工作術中的顯學,然而,時間管理常常被視為提升工作效率的關鍵,所以坊間出現各種各樣的善用零碎時間與時間排程規劃的技巧類作品。

然而,那些是提升工作效率的工作術,那些當然也很重要,我自己也有不少提升工作效能的方法(例如行程規劃的分類學),雖然工作難免使用到時間,卻非時間管理的真正關鍵。

時間管理的真正核心是生涯故事規劃,還有時機與時局的掌握,而非零碎時間的精密安排或效率倍增。

戰術與戰略要能分清楚主次,不要陷入低效勤奮的盲點。

如果行程時間全部卡滿,應該感到戒慎恐懼。沒有留白,新的動能是進不來,也難以再往上提升,只是高效運轉,卻可能是滾輪式的原地跑。

無招勝有招,不被任何行程規劃捆綁,隨時可以更動取消,自主權在手,方為管理時間的真諦。

況且,時間不能管理,只能分配與安排。

生活有感想 心靈處方箋 教育與學習

放棄攻讀博士是我做過最正確的選擇

By
on
2019-05-11

 

放棄攻讀博士是我做過最正確的選擇

文/Zen大

現在回想起來,放棄念博士,研究所時期拼命打工,應該是我在高等教育階段做的最正確選擇。

 

大學考上社會系自然是意外,那個年代不太可能有高中生知道社會學是唸什麼?

 

也不知道算是運氣好還是不好?

 

總之,接觸社會學之後,我自已還蠻喜歡,加上因故養成讀書習慣,開始鑽研讀書與筆記技巧,於是給自己立了一個心志,以後要當大學教授。

 

既然如此,就得先考上研究所,而我經過大四一年苦讀,也真的如願順利考上研究所。

 

只不過,一入學隨即承受各種衝擊,除了大量外星人等級的資優生遍布,到處都是英語跟母語一樣強大,同時會兩三種外國語言且腦子的思考纏繞複雜程度遠異於常人的傢伙,我自認追不上這些人的學術程度,是遠遠不如。當年能考上研究所,應該只是僥倖(後來發現能夠畢業更是僥倖)。

 

自覺要跟這些人一輩子競爭未免太辛苦,加上人口統計告訴我未來大學教授職缺僧多粥少,以及我實在很難想像自己可以一輩子跟這些唸社會學的老師或學長姐學弟妹乃至同學當同儕(社會人文科學院的傑出者的講話都非常之犀利精準而且往往也傷人,我自己是很不喜歡這種風格,但那是主流),還有最後一個最務實的理由,上研究所之後我得打工賺錢貼補生活費,於是,才上研究所沒多久,我就做了一個重大決定,我要放棄繼續升學,並且認真打工,朝出版產業方向累積資歷。雖然我的老師曾經在我煩惱是否升學時跟我說,可以先拿到入學資格再來煩惱要不要唸?且可以試看看出國唸?當時我也覺得很有道理,但因為家庭等因素我不方便選擇出國,加上當時的我覺得如果真的拿到入學資格肯定會因為虛榮心而唸下去,所以,最後我還是沒有參考老師的建議,直接選擇放棄。

 

就結果來說,多年後回頭看,我算是做對了正確選擇。

 

現在的高等教育裡的職缺已經非典型化,工作與升遷環境變得非常扭曲,位居最上位者可以分得極優渥的薪資和豐沛資源,底層的博士後或專案制助理教授卻是承受大量研究與教學壓力且薪資實在沒有比較好。我看著許多身處其中的人發展出相當特別的適應方式,以及性格上的變化,乃至拿到一個較為穩定的職缺之前的心情忐忑(當然也有看到拿到之後的截然不同的嘴臉,相當有意思的人性變化),每每覺得其實蠻慶幸自己沒有攻讀上去!

 

更誇張的是,高教系統使用類似民間血汗企業那套胡蘿蔔與棍子理論來釣年輕博士賣命賣血,實際上能夠轉正式教職的不是沒有卻是困難重重,更別說其他關於教學與行政方面的重重壓力。當然有些人還是適應得很好,我認識的人當中就有人能夠游刃有餘的應付這一切在我看來是不可思議的壓力的事情,而我也相信,大學教授就是得由這些人來承擔。

 

從系統論的角度看,過去二十年來的台灣高等教育不過是一種自我官僚化,自體生殖,越長越大,身處其中的教職人員不過是為了服務系統運作的螺絲,換掉誰基本上真的都沒差,且多的是能夠取而代之的人力,因為過去有太多人為了進入夢寐以求的學術環境而選擇攻讀博士,忽略未來一定會發生的少子化危機與一定會降臨的高教倒閉潮。當高教倒閉潮開始襲捲,也只有我前面提到那種能夠游刃有餘的承擔者最後能活下來,其他許多資質只是比我略好甚至一樣,只是拚死命唸上去且拿到一個差強人意的職位者,往後會非常辛苦,因為博士和教授這兩種光環之大,戴過之後就很難放得下來。

 

說個比較不討喜的,基本上,我認為社會福利政策保障弱勢溫飽不被餓死甚至有重新再來的機會,但並不保障追求傑出者能夠傑出的機會,也就是說,唸博士這種病非民生必須的知識追求行為及其背後的風險與後果,應該由唸博士者自己承擔,如果一個人念到碩士卻連分析基本的人口統計數字背後可能反應的社會趨勢都分析不出來,那麼唸完博士之後卻發現自己找不到工,或是落入窮忙困境,自己要承擔的責任遠超過國家或體制(當然體制也有體制的問題),因為不唸博士的話,這些人要在職場上求得還不錯的工作應該不難。

 

雖然說,國家因為失業博士問題可能造成的衝擊,反而很認真地幫這些博士們設計職缺,試圖在數據上美化,但我覺得這些補救做法是害死了更多最後注定還是得離開學術環境的博士,因為補助是一時的,體制就是沒有那麼多缺,而學術系統中的競爭除了少數背景雄厚者之外,真的是靠學術實力,而那種知識競爭是很殘酷的對決,是從很小開始的社會資本就已經決定了很大一部分,普通人家普通資質的人硬要唸博士,人生會走得比較坎坷一點。

 

回想起來,要感謝研究所時期所遭遇的那些人與事,那些看不起你是外校來念書的,還有那些聰明絕頂且眼高於頂因此出口犀利且愛傷人者,還有那些真正知識淵博認真治學卻謙虛對人者,這些人讓我知道,我不屬於這個場域,強求只會讓自己和所有人痛苦。

 

因此,研究所時期我徹底放棄學術累積,花時間打工,累積在出版與寫作方面的資歷,不管學院場域的人怎麼看,只做自己想做的事情,雖然因此碩士唸了三年半,好歹混得了一張文憑且拿到一堆的對日後人生頗有幫助的打工經驗。

 

雖然我還是蠻喜歡自己所學的學科,畢業後如此多年還繼續讀且在工作與生活中大量使用,畢竟我只是在職涯規劃上做出選擇並不是在知識累積或使用上放棄,而在我看來,能夠不用遵守學術規範的使用學科知識,當個知識的轉譯者或傳布者,其實也是很有趣且有挑戰性的工作。

 

誰說人生一定要走大家都在走的體制道路?

當然,我也知道寫這許多在勝利組眼裡不過是一個失敗逃走的魯蛇的自我碎碎念而已!

人人當老闆 職場煉金術 心靈處方箋 經濟與生活

過敏體質與Soho生涯-選擇Soho路之生理考量面

By
on
2019-05-07

過敏體質與Soho生涯

-選擇Soho路之生理考量面

文/Zen大

說起來我之所以轉出職場,選當Soho的原因真的蠻多元的,社會變遷、產業沒落、組織人際關係與辦公室政治還有升遷、個人能力發揮與職涯規劃等等,都考慮到了,也都寫過了不少文章探討,但似乎有一點沒寫過(上課偶爾會講到一小部分),就是生理因素,生理因素也是我考慮當Soho的原因。

 

有些常來上課後來比較熟的夥伴,會問起我的過敏問題,我經常會開玩笑說,現在已經比以前好很多,而且前幾年去了相熟的醫美處理了因為長期過敏造成的極深黑眼圈與眼袋網紋問題(已經好很多的情況下還是比普通人看起來嚴重很多,就知道以前有多嚴重)。

 

我以前是換季的時候,睡覺起床時,眼睛會被眼屎全部黏住張不開,鼻水噴嚏多到旁人上課上班都被我嚴重干擾(高中時,過敏發作時常騙教官說自己感冒要請病假,因為症狀很像所以幾乎都能成功),總之,過敏發作起來非常不舒服。

 

 

除了過敏,我自己還有腸躁症,以及甲狀腺方面的問題,這幾年還加上變天氣的偏頭痛等等,總之,氣候轉變時的身體適應,需要花一兩天時間在家裡耍廢。

 

多年來不少好心或擅長醫學的朋友給了不少建議,其實,他們有的已經是看過我積極處理後的結果,大概沒能看到早期的嚴重,所以有些人會覺得我好像很不積極處理,其實並不是,但我也懶得多做解釋,只是笑笑的感謝對方推薦的各種方法。

 

實際上我自己也用了很多方法來預防與緩解過敏症狀的發作,像是吃偏方(不少,有幾項的確有用,但就不直接說了),保暖(戴帽子穿襪子睡覺蓋頭巾現在是我的基本配備,以前夏天進冷氣房就發作的現象如今少很多),忌生冷…等等。

 

即便如此積極處理,無奈環境氣候異常度也遠勝過往,所以兩相加減,偶爾還是會發作,好比說這幾年空汙嚴重化,而我的體質與狀況又不適合戴口罩,雖然會使用一些其他方法(如精油)緩解,但還是會碰到空氣中灰塵累積過量造成的過敏發作,有些上課場地的粉塵量比較高時,上課時間一拉長也是會過敏發作,以前剛開始跑學校演講時,發作後也常常被台下年輕學生嘲笑。

 

多年前我就考量過身體造成的影響在商務與工作上的干擾,可能發生的狀況,因此,我覺得當Soho可以自由調配時間跟行程,可以根據自己身體需要放過敏發作/偏頭痛假,可能比較適合我。

 

開始演講與上課後,我也知道身體方面的侷限(好比說我就不會選擇表演型講師之路,你有看過講師表演到一半過敏發作的嗎?),讓我必須以其他方式補強(知識與方法學供給,就算過敏發作還是能夠留住台下夥伴繼續聽),也知道這一塊自己的天險與局限在哪邊,並不強求,能做多少算多少。

 

人生下來能分到的牌卡,未必都是豐足的好貨,常常會摻一些看起來很不好的牌,我們多數人都必須用不怎麼樣的牌卡,設法替自己打出足夠好的人生牌局。說起來,也幸好我是相當年輕開始就認清自己的短處與缺點,認清手上的牌卡就是這些,不會勉強自己去配合社會價值排序系統的人,所以,我會設法更體貼自己的短處造成的問題,能修補的就修補,不能修補的就承擔並且與之共處,不會非要拿社會上的標準來強迫自己去追求,不會強逼自己。

 

也因此,年紀漸長後我很能接受各種人決定自己人生的活法,畢竟我們外人能聽到的理由都只是一小部分,決定真實人生選擇的原因非常多元且交互影響,也不是解決了某幾項就能全面改變,時間上也必須耗費相當漫長,甚至有一些事情是無法完全解決只能承受的(好比說意外事故造成的永久性身障狀態)。

 

也不會給別人過多的關心或建議,每個人有自己的進程,且人生未必都要不斷進步與成長,跟自己的困境與局限掙扎也是人生重要的功課。仗勢個人專業或過往經驗給出貌似可以解決的問題者建議,有時候是一種傲慢。

 

社會上的勵志書成功學我讀很多,但左派批判社會結構的書我也讀很多,我給自己找了一條尚且能兼顧雙邊的路,不給自己在不擅長的領域過多壓力,但還算擅長的事情務必要能做到夠好,才能以優點創造的效益補足缺點造成的虧損,兩相加減之後,維持一個基本的盈餘,把日子過下去。

 

當然我也很羨慕那些身體狀況好又夠認真鍛鍊自己身體,甚至出身階級外在容貌性格什麼都很正向健康的人,我知道這世界上就是有所謂的資優生,而我也知道自己不是,畢竟體質就是有很明顯的不平等狀態,有些人就是生下來各方面都好,有些人則未必,我也接受自己的現狀,因為我也不是最糟糕,有一些人生下後之後的日子就注定更辛苦(好比說小海豚症的力克胡哲),而我也根據自己現狀做出最恰當的規劃,是我能給自己人生的最好幫助了。

 

遺憾的是,有些人太過勉強自己去追逐社會上的標準,勉強自己跟那些各方都傑出的最上等人比,結果把自己活得辛苦疲累不已,其實真的沒必要,畢竟人生有各種活法,也不是學校考試,沒有非得選哪一條路不可的規定存在。

 

說的遠了,總之,配合自己身體狀況的行程規劃,只有成為Soho或一人公司才能辦得到,因此,日後我就做了這樣的規劃。反過來說,因為有這樣的體質才規劃出這樣的人生路,像我這樣生理狀況問題一堆且不愛遵循社會規範的人,還能苟活至今,只能說天見尤憐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