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標籤

目的

人人當老闆 生活有感想 職場煉金術 心靈處方箋

想變強的理由不一定要偉大,但一定要能督促你堅持下去

By
on
2020-08-28

說真的,你想變強的心意夠堅定嗎?
如果想,理由又是什麼?
會覺得,非得連理由都很強大才行嗎?
我相信的確有一些人想變強的理由也很強大,不過,我不是,我當初覺得自己應該鍛鍊自己的能力的理由很粗俗,而實踐的方法很市儈。
我說的變強,仔細來說應該分成兩個區塊:單純讓自己變強以及變強之後可以做的事情。
單純變強這件事情,上大學以後我在自己喜歡的領域(學習)是很認真的去做,養成習慣的每天去做,也不覺得辛苦,但也沒有特別想拿這個能力來做什麼?
至於另外一件事情,我以前沒有特別認真思考,甚至根本沒在關心。
直到某天,生活的現實與殘酷終於把我打醒,能力不能只是單純累積,還要懂得變現,我找到了我想將能力變現的原因,我需要錢支付帳單,各種各樣的生活開銷的支出。
很多代繳清的帳單等著我,在資本主義社會型態的環境中,變強只能是提升獲利能力式的變強,單純變強或大家一起變強好改革環境的浪漫情懷,逐漸被我挪到腦後了。
這是二十年前的我絕不可能想像得到的光景。
年輕時的我,夢想聽起來很文青,當個湖海散人,當個廢材,可以每天與書為伍即可,所以,以前想當學者後來進了出版業,甚至選擇寫作當Soho。
明明是念社會學的,卻沒發現那些能夠悠閒自在過自己理想生活的年輕人,多半家世都很不簡單,無論是刻意張揚或是低調內斂的。
後來在文化產業看到的案例更多,都是家裡或另一半很不錯,才能供得起這些人投身不求高薪的文化事業。
某天我赫然發現,自己根本沒有那種階級環境與社會資本可以過這樣的生活,因為各種帳單都會定時抵達,甚至還有意外風險的帳單。
然後,某一年有個機會,我就抓住了。
我說的是能把能力變現的機會。
一開始是非常世俗的理由,但真的稍為能做到之後,我覺得自己的眼界被打開了,看到了強者如林且認真將能力用在現實社會之改善上時所創造出來的美好,是相當讓人嚮往的~
如今的我當然還遠遠不及真正的強者,但也比年輕時的自己多懂了很多事情,稍稍懂得如何將能力轉化為實務收益,把帳單繳清,讓家人安心!
話說回來,我真心認為,想變強或想賺錢的動機是什麼都無妨,如果有一天當你真的爬上去了,看到上面的風景,心境與性格各方面自然就會產生變化,那時候再來好好檢視自己。
只不過,千萬不要跨越不可跨越的界線,別作傷人的事情!

寫作有方法 教育與學習

找不到動機與目標,白送你好工具都不會想學

By
on
2019-12-20

光是上打字課是學不會打字的,知道自己為什麼需要學會打字才能學會打字!

說個自己的糗事,上大學時,我們系上的創辦老師有感電腦重要,很早就引進麥金塔,有自己的電腦教室而不像其他很多科系只能去學校的計中。

而且很早就有網路可以撥接連線(當年只能上外國網站,台灣還沒有自己的華文網站)。

但也因此,大一有門必修課是打字,中英輸入法都要會。課堂規定中文輸入法得學倉頡,還規定期末考每分鐘得打多少字(詳細字數我忘了)才能及格。

我先說結論,至今我還是不會倉頡,只會打注音(雖然我覺得也打得夠快夠用了)!

倉頡拆字法則我始終記不住,那堂課我是怎麼過關的?

還好那個課程是學長姐負責,帶我們那組的學姊我跟他還蠻熟的,考試的時候就拜託學姊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只要結果有及格,不要管我輸入法!

當年勉強混過考試,但是打字速度還是很慢,畢竟四年下來只有幾個作業需要打字,用到的機會很少。

我後來打字變得很快,第一階段是上研究所後發現得寫大量長篇幅報告,用當時的水準根本寫不出來,於是我開始去BBS找人聊天,不斷聊天打字,總算練出一個還可以的速度!

至於後來的高速(一小時能寫四五千字的文章),是當 Soho後為了討生活得寫比研究所時代更多的文字才行,打字慢根本活不了,於是,生存本能激發下,我的注音輸入法還是蠻快的,而且大多數時候只使用兩三根指頭,而非十指全上!也就是至今我還是不會正統的輸入方法,但是生活中還是用得很好。

我相信如今的時代,有很多人跟我一樣,都是因為生活需求而自行摸索出一套打字輸入法的技巧,並不一定是學有學理根據的輸入方法!?

我說這個故事想說的是,學習動機與目的會反向影響自己的學習意願與下的苦功,找不到動機與目標的人,就算白送好工具給他都懶得碰。

有強大動機與目標的人,就算沒老師沒資源沒好方法,都會抓住自己所懂不多的技術,拼命練習!

所以,光是學習還不夠,光是上課並不等於學會,就算搶到好老師的課程也未必就能鍛鍊成才。

首先,得知道自己為何而學?

其次,要用在什麼地方?

再次,是否真的會經常使用?

得找到自己的動機目的且經常使用,才可能真正學會一件事情!

身處資訊大量流動的時代,還有一個問題,那就是熱愛學習者有時候會錯把學會很多工具與方法當成學習成果的評量指標,然而,比較好的評量指標不是學會多少種工具而是能用得多熟練!

最近我很喜歡一句話,也常常自我勉勵,不怕會一萬招的人就怕一招練一萬遍的人!

為什麼會願意練一萬遍,不就是有強大的動機跟目標嘛?

 

逆社會觀察

寧投丁守中、不要柯文哲的深綠選民,到底在想什麼?

By
on
2018-05-10

(本文發表於上報)

近來聽說深綠支持者中出現一種聲音,若是民進黨不自己推候選人出馬角逐台北市長,寧可票投丁守中,也不要投柯文哲。

追究這些表態說要投丁守中的深綠支持者的理由,大抵是不滿柯文哲兩岸一家親的言論,又對五大弊案的處理進度感到不滿,認為柯文哲已經轉紅,成為共產黨同路人,且被財團收買才會查察弊案不力,所以寧可投丁守中也不要柯文哲。

五大弊案明明都是在國民黨籍台北市長任內出現的,且國民黨和共產黨的一家親程度並不輸給柯文哲,為什麼這些深綠支持者會說寧可投丁守中而不要柯文哲?

畢竟這只是一個地方首長選舉,並不是選總統,柯文哲就算繼續當台北市長也不可能宣布台北市跟中國統一,但是國民黨過去執政八年來卻是扎扎實實的讓台灣更加傾中,不是嗎?

這樣奇妙的現象,其實有一個類似的情況可以比擬。

基督教圈子裡也有對還未得救的非基督徒比已經受洗歸入耶穌但最後卻叛教離開的人更好的情況。

明明就親疏遠近光譜來說,曾經是基督徒的人比不曾是基督徒的人更靠近上帝才對,但有一些人在情感上更厭惡離開教會的前基督徒勝過從未近過教會的基督徒。

主要原因在於,非基督徒仍有機會感化,而已經來過又走掉的人很難再令其回頭,於是出現對曾經是自己人比對外面的人更壞的情況。

關鍵原因在於「被背叛的感覺」無法原諒與化解。

柯文哲某種意義上就是如此,上次競選台北市長時,主打自己被國民黨迫害,且家族長輩多是挺綠自己也是墨綠,等於是向綠陣營靠攏,以此換來民進黨禮讓,進而有機會當選。

沒想到當選之後的柯文哲,越來越多靠向另外一個陣營,屢屢做出吃裡扒外的行為,讓深綠支持者看不下去,抱持著寧可丟掉台北市政權也要教訓柯文哲的心態支持起國民黨的候選人。

然而,還留在信仰中的人很少去思考,自己這一方面出了甚麼問題,為何曾經來了且留下又受洗的人最後卻選擇離開?甚至還投效敵對陣營?

通常我們在情感上無法接受被背叛,因而無法冷靜思考,更別說透過出走事件看出自己內部問題進行改善,只是一味的批判出走者的背叛。

過去我就曾經寫過,柯文哲在我看來是為達目的不擇手段的馬基亞維利主義者,他的兩岸一家親言論是為了取代國民黨卡住兩岸買辦的地位,是為了削弱國民黨重新奪權的機會。他為了牽制國民黨寧可和共產黨合作,因為在台北市無法靠綠色陣營贏得選票,而想說服泛藍選民又不能認同國民黨的情況下就只能比國民黨更國民黨,選擇認同共產黨來削弱國民黨與共產黨的關係。

檢驗上述這套論述的方法是讓柯文哲連任,在他沒有再競選壓力的情況下,若開始回歸墨綠基本盤代表得證,若繼續深化甚至開始改口表態要選總統(雖然我覺得不可能且也選不上,因為沒有足夠支撐其競選與日後執政的團隊與人才),則我的假設會被否證。

但即便假設被否證也沒關係,只要不讓柯文哲更上一層樓就好,而我想民進黨可以禮讓反正自己橫豎選不上的台北市卻不可能禮讓總統大選,因此,就一個台北市長他要表態支持兩岸一家親就讓他去表態,反正他的職權裡沒有能夠讓兩岸實質獨立的權力。

退一步來說,就算柯文哲真的是紅的,至少他擔任台北市長時的施政能力比藍色陣營的主事者來得強。

不過,說真的我認為柯文哲更多的其實是「草根的」而非菁英的,要從民粹主義的角度看其崛起與日後的執政言行,他想做的是打倒或壓制傳統的政治階層菁英,他更關心的是庶民而非統獨或藍綠,只要能讓他的民粹力量施展出來,要他是藍是綠是紅都可以,因為這幾個陣營裡都有不得志且需要被照顧的草根庶民階級,而這才是他真正看重且爭取的票源。

至於深綠菁英的人數有多少?真的最後會改投丁守中的深綠支持者又有多少?真的能夠顛覆選舉大局嗎?我想懂得真正的選舉民調統計分析的人,應該都會覺得這群人太過自我感覺良好了,把自己的影響力和實質有效票數放得太大了。

逆社會觀察

創作中使用歧視字眼或行為,都是歧視嗎?

By
on
2018-01-24

創作中使用歧視字眼或行為,都是歧視嗎?

文/Zen大(本文發表於媒體人小圈圈)

日本今年的新春節目中,有一位諧星刻意將自己的臉抹黑,假扮黑人,結果引來旅居日本的黑人抗議,抨擊在節目上開這種玩笑不適合,是歧視黑人。

 

「歧視」是現代社會非常關心的問題,國內外都曾經有人發表歧視性言論而丟了工作或一不小心變成暗黑網紅,甚至有一些國家開始立法或規勸藝術創作不要使用歧視性字眼。

 

當社會上不再使用歧視性字眼時,歧視就會消失嗎?

 

也許不會完全消失,但會讓人有所收斂,所以許多人支持生活中不該任意使用歧視性字眼。就像旅歐的一些朋友說,歐洲白人並非不歧視亞洲人,生活上也會有不少看得出是歧視或排擠的情況,但是不敢明目張膽的使用歧視性字眼,因為法律有規範且罰則並不輕。

 

生活中不該使用歧視性字眼冒犯或傷人的道理我們懂,不過,創作難道也得比照辦理嗎?

 

假設一個作家要描寫1960年代的美國種族隔離議題,有可能迴避不用黑鬼這個字眼嗎?有可能迴避不用那些當年被視為理所當然日後被視為歧視的字眼嗎?

 

創作中如果為了呈現真實世界的歧視而使用歧視性字眼進行描述,也算是歧視嗎?如果連創作都不能使用歧視性的字眼,那要如何再現現實光景,引發反思?

 

曾經台灣也發生過幾次,電影或戲劇中出現開原住民玩笑的橋段,被輿論大肆抨擊,說是導演/編劇歧視原住民。戲劇或電影中出現的歧視橋段是不是就一定是歧視?抑或者想要透過歧視的橋段來探討什麼?我想都應該根據文本本身的整體性來解讀,不應該「斷章取義」,或一概視為歧視而忽略不管創作人本身的意圖。

 

當然,我並不是說歧視只要是放在創作中就都不是歧視,也有可能創作人自己不覺得是歧視但其實卻製造了歧視(在台灣有不少政府宣導影片就不自覺的將操台灣國語的角色設定為需要被教育或糾正錯誤觀念,那裏面就有著不自覺的歧視,就應該被糾正),我只是認為,判斷一句話是否是歧視,如果是創作中出現歧視性字眼或橋斷,應該要看更大的創作意圖跟文本脈絡來解析,全面打成歧視和全面以創作的言論自由來捍衛都不妥當,我們應該根據個別案例作出更精準的判斷。

 

教育與學習

活用書籍資訊並且記憶的方法

By
on
2017-10-14
活用書籍資訊並且記憶的方法~設定目標,擷取資訊,輸出練習,納入自己的思考架構 文/Zen大 閱讀每一本書或文章之前,應該就那些讓你決定閱讀的訊息,擬定出閱讀目的。 記住閱讀時和自己設定的閱讀目的相關的資訊(問題意識論點論證)。 讀完之後,或寫篇介紹或找個人講給對方聽,再從中整理出真正對你有用的關鍵段落,並試著將之納入自己的思考架構中,制定出一套可以反覆練習,納入架構中的方法,執行之,直到需要的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