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標籤

社會不平等

心靈處方箋 逆社會觀察

莫讓世上苦人被挾持

By
on
2019-11-11

昨晚下課,搭公車回家。

快到夜市時,想上廁所,就在大美超市那站下車。想說上完再走回去。

一進超市,看到幾組人零星的散坐在店家提供的座位,吃超市便當。

其中一組是一個媽媽帶兩個小孩。

或許是我多愁善感一些,覺得星期天晚上母子三人卻在廉價超市吃超市便當(大美的便當真的便宜,但不能說有多好吃)。生活想必不容易。

特別是上了一天課,對象大多是基金會輔助的清寒學生。早上的練習,好幾位都寫到缺錢,有一位甚至寫跟外婆的相處,這都是對一般學生上課很少碰到的。

休息時間,除了聊一般大學生會聊的,就是多了打工申請獎學金,沒錢,花錢要很省這些話題。

不過,他們雖然現在辛苦,未來還是滿有希望的,至少能夠憑藉社會提供的一些資源幫自己累積能力,只要未來選擇道路上,更清楚什麼能夠幫自己擺脫過去的問題。

我是有在課間碎念時建議可以去試試看業務銷售工作,如果很需要賺錢又想自我鍛鍊的話。這幾年有機會去學校演講有人問起工作如何找,我說如果缺錢就去當銷售,讓工作好好磨練一下,撐過就是你的了。

還聽到一個從小練游泳但知道自己未來只能是普通程度的女生在講他投入的事情,這世界有時候就是對體育音樂繪畫等非熱門專長的投入者很殘酷,只有極少數頂尖才能靠專長活下去,而國家社會鼓勵這些人從小投入卻不管日後轉出的接軌問題…

總之,我可以理解為何他們會說韓粉是多數,因為他們生活的世界,是社會底層。他們是底層的異類,也就是人們口中說可以翻身很了不起的那些優秀卻早年貧困的孩子。

所以,我一直覺得韓導很可怕,他真的有看見社會廣大普羅的苦(世上苦人多),只是將這些痛點拿來自己用而非幫助社會變得更好。

認真張大眼睛看非蛋黃區的世界,或基層工作者,或這些人會出沒的動線,真的是苦人多。

逆社會觀察 教育與學習

當社會不平等加劇,會發生什麼事情?

By
on
2019-09-26

(本文發表於生鮮食書)

日前有則新聞,引發頗大迴響。

一位擔任在高級住宅區保全的父親,撿拾住戶不要的參考書回家,用立可白將答案塗掉後,給家裡的小孩使用。

之所以被新聞報導,是其中一個孩子申請上了台大醫科(另外一個上政大)。

在頂大無寒門的時代,這樣脫穎而出的新聞,總是能讓人眼睛為之一亮,備感激勵,不是嗎?

然而,身邊有些朋友的想法,卻不是感動,而是感慨,認為寒門上台大醫科的孩子,將來會很辛苦,因為那裏多的是成績好且家世好的學霸。沒有人脈光會讀書,要在那種高壓高競爭環境活下來並不容易。

更有人直言無諱的說,考上台大醫科又怎樣?將來還不是只能給開醫院的打工?

上述的感想雖然比較刺耳,卻也指出了一些殘酷現狀。

就算考上好大學,也不保證人生一帆風順

同樣是出身貧寒,靠努力考上頂大的張慧慈,在《乾脆躺平算了!?》一書,就大力質疑「讀書翻身論」。

或許對我們的上一代來說,考上台大,那幾乎是人生一帆風順的保證,而今,充其量是拿到一張稍微比較好的入場券,剛入社會時多幾個公司可以選,薪水多個三五千塊,僅此而已。

未來仍有許多不確定的風險。

曾經有人笑說,台大畢業生就業率不如成大等其他國立大學。這些人可能不知道的是,台大畢業之後出國深造的比例高之外,回家接家業的比例也高。也就是說,這些人的出身原本就不是受薪階級家庭,自然畢業後不太需要投身就業市場,另有其他謀生管道。

曾經有學者分析台大入學新生的社經背景,分析結果震驚了社會。台大新生有10%來自台北市大安區,富人階級(所得前5%)的小孩進台大是窮人階級(所得最後5%)的六倍,超過一半台大學生來自所得前20%的家庭。

如果說,考上好學校都未必能保障未來人生,那麼連考上好學校都很困難的時代,窮人階級要怎麼翻身?

難怪張慧慈的書名會叫《乾脆躺平算了!?》

就算很努力,勝出機會都還是很渺茫

《高學歷的背債世代》一書作者說的更直白,好學歷非但比過去更難拿,效力也遠不如過去。

更難拿的原因是,如今有越來越多手握資源的家長知道,孩子的教育學習培養要趁早且要盡可能給(加上孩子生得少,教育資源可以集中挹注)。也就是說,競爭變得前所未有的激烈。

窮人進不了好大學,某種程度就是社會不平等加劇的結果。因為有錢的人知道將資源挹注在階級鞏固上,提升自己孩子未來的生存機率,讓孩子拿下好學歷是只是教養軍備競賽中的基本配備,還有其他很多外掛得學。

為何當今時代神童輩出?林書豪可以出身名校,籃球又打得超好?為何十幾歲就躍升國際頂尖運動選手或演奏家的青少年越來越多?表現與成就越來越高?

不正是因為多數有能力栽培孩子的父母都知道,要盡可能早的開始挹注大量資源,系統性的培養,找最好的教練,讓孩子反覆《刻意練習》,盡早達到一萬小時理論的基本要求嗎?

當老虎伍茲的父親說他兩歲就開始訓練孩子打高爾夫,你想,以後想讓孩子進高爾夫界的父母,能不借鏡嗎?

曾經有個名人在一場大學的畢業典禮致詞上說,他覺得只要願意稍微努力一下,要贏過一半的人並不難。

我也覺得並不難,這番勉勵之詞聽起來也很熱血。不過,從結果論來說,光是贏過一半的人,並沒有實質意義,依然只是失敗組。

在美國的大學拿獎學金打球的選手,日後只有2%的人能進入職業球壇,其他98%都會被淘汰,然而,要能靠獎學金在美國的大學打球已經是很不容易的事情,是吧?

真正的競爭,是從超越其他80%甚至90%以後的同儕才開始,而且,越往上爬的過程,越艱辛,因為,其他人也都跟你一樣知道鍛鍊的方法,成功的秘訣,甚至可能比你出身背景更優渥,擁有更多資源協助其鍛鍊!

這就是社會不平等加劇後的結果,資源往前1%的人集中靠攏,勝利果實只分給最強的1%,贏者全拿的現象越來越明顯。富人階級為了不讓孩子往下掉,更是卯起來拚命。

透過制度法規的設定,打造鞏固階級不平等的高牆

美國曾經有個研究發現,戰後婚姻的配偶選擇上,門當戶對的情況日漸普遍,有錢人會找有錢人結婚,為的是鞏固自己的既有階級資源(是說從人類學的角度來看,婚姻制度被發明出來的理由之一就是鞏固家庭資源的傳承,不是為了什麼偉大的愛情)。

保障孩子能上好學校只是富人階級鞏固自身地位的其中一種作法,很可能還是影響最輕微的。

再好比說普通人賴以換取生活資材的就業,目前的趨勢是外包化與AI化,有保障的正職工作日漸稀少(除了少數專門領域工作外),越來越多工作被矽谷獲世界各地的新創公司以技術創新為名,改寫了各國就業市場的聘用規則。

工作的優步化、散工化、兼職化,被公關公司以彈性、自由等美好行銷話術包裝成一種新的生活風格,必須同時作好幾份工作才能養家糊口被美化成複業人生。

業務承攬制表面上看起來讓接案者收入變多了,然而,那是未扣除各種成本的營業額(同時也是將公司原本應該承擔的成本有效降低的方案,某些發案公司甚至要承攬方向其購買執行工作的設備),將各項營運個人事業的成本攤提後,收入是否還真的很高?

數字會說話,《終結失業,還是窮忙一場?》的作者說,自然是遠不如正職員工,還嚴重過勞。而且,這些新承攬單位只能承攬單一企業來的案子,發案方還可以想打折就打折,想停止發案就停止,想罰款就直接先扣除,權力極大且無人能夠制衡。

其他像是遊說政府給予投資獎勵,減免稅賦,再以境外金融方式避稅…,將社會上的財富盡可能攢在手上,築起各種制度高牆,將99%的普羅大眾擋在外面。

老人詐騙興盛,也許是年輕人翻身無望的奮力一搏

專門研究老人貧窮議題的作家鈴木大介,在《老人詐欺》一書中語重心長地提醒世人,之所以有越來越多出身地方城市的年輕人願意加入詐騙集團,從事老人詐騙,正是因為看不到未來的緣故?!

如果說,戰後經濟高度成長時期時認真努力就會有相對應的報酬的世界,如今的世界就是拚死努力卻只能勉強溫飽,合法的正常地向上流動管道幾乎都被封閉的情況下,青年世代發現自己只能被黑心企業剝削,賺得的收入只是勉強溫飽。反之,社會上有一些已經退休的老人,什麼都不用做卻能支領年金過活,且儲蓄金額驚人(日本高齡人口平均儲蓄金額約莫兩千萬日幣)。

這些有錢的老人手中攢著錢不花,壟斷財富,就算要花只會給自己的孩子或孫子,這樣的集體狀況讓出身貧窮的青年人感到怨恨,於是出現了另類的羅賓漢式正義,認為從這些富裕老人手上騙一些錢過來花也是合理的。

也就是說,老人詐騙橫行,也是因為社會不平等加劇的緣故。

為何越富裕的國家,社會問題反而越多?

雖然國力略為衰退,但整體來說還是遠超世界各國的美利堅合眾國,為何這些年來的暴力犯罪數字居高不下?校園槍擊事件乃至隨機殺人事件越演越烈?

《社會不平等》與《收入不平等》兩本著作的作者,共同將原因指向資源與所得分配不均,也就是社會不平等的加劇惡化。

同樣是富裕社會,資產與收入分配較為平等的國家,國民相對來說較健康、犯罪率較低,對社會的信任感也比較高,日子過得比較舒適;反之,雖然富裕但卻嚴重不平等的國家,國民健康狀況不佳,就連富裕階級都備感焦慮,社會信任程度低,演變出各種社會問題。

民粹主義的崛起,就是失敗組的反撲,既然認真努力工作也翻身無望,至少也要把上面的人拉下來陪葬。《當我們被困在同一艘船上》作者說,美國人之所以選出川普,那是因為傳統菁英階層背叛廣大民意,只顧強取豪奪,只顧自己關門分贓的結果。

如今的我們,明明生活有史以來最富裕最不欠缺的時代,卻有許多人在貧窮線邊緣苟延殘喘,很多富人過得焦慮不開心。

關鍵根源都是分配失衡、贏者全拿造成的社會不平等加劇,短時間內看來仍然無解,窮人的悲慘命運仍然不斷往外擴散蔓延,若無法有效遏止,最後人類社會將落入一種明明可以全面勝利卻全盤皆輸的弔詭困境。

逆社會觀察 教育與學習 文化創意考

既然都會被歧視,當然要往上爬到最能累積資源的環境死命抓住不放

By
on
2019-09-11

昨天有則我覺得感人且勵志的新聞,某個當保全的父親長年撿拾人家用過的參考書整理後給小孩使用,後來有個小孩申請上台大醫科(另外一個小孩是政大)。

在粉絲團貼了一下,談了一點網路酸民對這則新聞的評論的看法,然而,也還是有一些人指出這樣的出身考上台大醫科會很辛苦之類。

我也相信會很辛苦,歧視結構或說鄙視鏈在社會上是無所不在的。不過,會辛苦是因為社會結構與人性,不是因為考上台大醫科。

試想,如果他沒考上好學校而是落入一般人的刻板印象,認為這種底層階級的孩子就只能如何如何,難道就學或未來就業就不會被社會上其他的人鄙視或歧視嗎?

還是會嘛!?

既然都會,那當然能夠去到相對能將自己的社會地位往上拉抬的地方洗身分,比留在原本階級好。

就說我自己考上台大的研究所後,身為大學並非念台大且高中也不是建中出身,也扎扎實實的承受過不少明擺著的歧視言論跟睥睨眼神(台大的正統血脈:建中-台大本科,其他的嚴格意義上都不算台大生,都會被某些正統派鄙視),在學校期間也許會比較介意。

但是,等拿到學位文憑,離開學校,面對的不再是錙銖必較的台大正統論人士,且可以在社會上混吃混喝,的確又能因為台大光環多得到一些機會後,慢慢就會淡忘那些,且慶幸自己有去念了台大,拿到可以拿到的資源,幫助自己的人生減少一些些阻力(雖然還是有其他很多阻力,學歷並非萬靈丹,但也的確能消減一些阻力)。

而且,我也知道那些歧視是必然存在,並且,某種程度上來說並不是針對某個特定個人,而是不同身分在同一個場域相遇之後一定會發生的事情,不管在哪裡都會發生,以各種各樣的版本與型態,但是歸結於本質來說,就是歧視與鄙視。

同樣是被歧視,去一個將來能幫自己過得好一些的地方,也算是一種鍛鍊,至少能夠得到的資產與附加價值遠比留在原本的環境多多了。

而且,人只要有自己的明確目標,生活光是忙目標的事情就忙不完,其實外界怎麼歧視或嘲笑,那是外界自己的事情了!

再者,這些不如意其實都可以順便鍛鍊一個原本各方面不如人者的氣量與能耐,而如果連學校期間的歧視都撐不過,未來出社會後很可能也未必就能撐得下去?畢竟社會上的歧視結構更多元,且能拉開雙方差距的比較基準更多且更寬廣,就說我如今生存的環境,是一種無論你如何努力做出什麼程度的結果,都能有人輕鬆的超越,而且超越很多。這裡面要產生歧視結構太容易了,如果要往心裡去也是去不完的。

人類就是一種會把人身上的各種不同特質排出次序,並放入道德優劣來進行比較,從而發展出各種歧視與不平等關係的物種,因為,有些人想要站在頂端,想要勝出,想要將其他同類踩在腳下,或滿足自卑的超越或進行統治,維持他們以為必較好的社會秩序!

所以,無論如何都會被歧視,那就去最能替自己累積資源人脈和機會的地方磨練,絕對不要自暴自棄的待在原本的階級裡,後者幾乎只是活著等死。

人人當老闆 職場煉金術 心靈處方箋 經濟與生活

寧當魯蛇頭,不當溫拿尾

By
on
2019-08-09

想像一下,假設有兩份工作可以給你選,A是年收入三百萬,但是得跟一群年收入上千萬的人一起工作,B是年收入兩百萬,但身邊的人年收入約莫八十萬,先不考慮未來發展性與工作本身的困難度,單就上述薪資情況進行挑選,請問,你會選哪一個工作?又,你覺得選哪邊對自己的健康會比較好?

最近在讀談不平等的書(社會不平等+收入不平等),其實,這也不是新鮮的論點了,幾乎每一本談社會不平等的作品都會提到的一個論點,寧可當魯蛇中的贏家好過贏家中的魯蛇,因為前者對身體健康比較好,後者雖然可能資產多但貧窮感很強(相對剝奪感),生活壓力太大,長期來說,對身體健康並不好(然而有一點要提醒大家的是,若成為魯蛇尾對身體健康更加不利,因為魯蛇尾的人生,屈服於各種被動狀態,被動造成壓力造成健康受損)。

想想也是,好比說我身邊認識一堆年輕溫拿,資產沒有上億也有幾千萬,成就一個比一個高,學歷一個比一個好,公司一家一家開,股票增資拼命成長,工作接二連三來,房子買了又賣賣了又買,一直出國出國去…,活在這些人當中,讓人不免產生認知偏誤,以為整個世界全都是強者,自己則是超級魯蛇(笑)。

偶爾想要偷懶一下,看到人家那麼努力拼命,都會不自覺的萌生莫名愧疚感,覺得應該再堅持一下。

加上我們生活的環境鼓勵個人努力,鼓勵追求績效,以追求績效獲完成夢想之名反向自我剝削,長期的高效運轉,收入與資產或表面風光可能都有了,但身體卻承受了大量的壓力,埋下了不可逆的危機。

有很長一段時間我也覺得應該要拼命認真努力工作,只是要加上得體的方法讓效率能夠增加,而不只是低度勤奮。

然而,終究那還是過度的自我逼迫,長期來說,並不健康。

或許是這是為什麼選擇投資理財路線以鞏固自我生活品質的人,都會強調分散風險的資產配置方式以及建立能夠產生穩定現金流的被動收入系統的緣故吧?

不用過於拼命或操心就能穩健的創造收益,長期來說,對身體的壓力負擔會小一些。

不過,上述規劃只說對了一半,收入的多寡永遠是相對而言的,所以,最好還能夠遠離強者林立的環境,好比說搬去悠閒的鄉下定居,遠離過度競爭的商業環境。

或許你會說,可是我沒辦法搬走阿?

我也是,我的工作得在人多的地方,且離能夠自動產生被動收入以維持家庭生活運轉的安穩還有很長一段路…

所以,正因為如此,我認為在生活作息的規劃與安排上,要懂得留白,更要刻意練習放空發呆悠閒過日子,不要被過度努力過度勤奮的拚搏影響生理健康。

以我來說,扣除睡眠之外的醒著的時間,三分之一的時間工作,三分之一的時間進修學習,三分之一的時間休息與放空乃至娛樂,是最好的規劃。

社會心理學提醒我們,貧窮很少是絕對定義下的,大多是主觀認知,一個人認知上覺得自己貧窮,比客觀數據證明一個人是否落在隸屬貧窮的社會階級,更能讓一個人認為自己是否貧窮?

也就是說,有一種無解的貧窮是自己覺得自己很窮。

即便收入與存款都不差的人,只要覺得自己窮就是窮。

而如果主觀上認為自己窮又有能力的人,或是身邊一堆強者我朋友的人,很可能就會逼迫自己過度努力,過度追求成就,去填補內在的那個自我貧窮感,結果很可能是內在貧窮感無法拔除,身體也搞砸了,賠了夫人又折兵,得不償失!

一個人的身邊充斥比自己有錢的人,相對剝奪感的影響會很大,即便有自己明確的目標與理想,也知道不應該跟人比較,但人的身體乃至無意識就會自動啟動比較機制,且告訴自己輸慘了。

一個人無論如何提升收入與資產,只要貧窮感還在,就仍然覺得自己窮。

其實,日子過得去就好了,真的不用過多擴張都高速運轉。如果發現自己是被迫高速運轉,好比說事業與行程一直湧過來,那麼,或許應該找人分攤,或許應該將工作轉介紹給其他夥伴,不要一個人死嗑,身體是不能死嗑的,遲早會出事。

想想,許多傑出人士的快速擴張與升級發展,創造累積過多用不到都備餘卻砸掉了身體的備餘造成不可逆的悲劇,真的有這種必要嗎?賺得了財富卻賠上生命,有什麼財富是可以買回寶貴生命的嗎?

想想,也許只要能夠確保自己不會落入絕對貧窮的光景,也就夠了,向上努力固然好,但也要懂得適可而止,不要不自覺的落入某種想贏過別人(其實是想勝過內心的相對剝奪感)而對世界強者發起注定贏不了的軍備競賽而不自知(這世界上有一種絕對強者,是真正的溫拿頭,大概動一根手指就能捏碎我們畢生努力那種強度),最後卻傷了自己的身體~

當然,如果你說我就是要變強要贏,賠上性命也不在乎,那就去吧,畢竟人生是自己的,但我是覺得,能夠優游於溫拿與魯蛇之間,不被世界的規則或內心的競爭框限住的人生會更自在一點,雖然這很需要大量刻意練習來克制內心的與人競爭與比較的自動機制~

職場煉金術 心靈處方箋

你得很努力跑,才能看起來好像維持在原地不動

By
on
2018-08-17

你得很努力跑,才能看起來好像維持在原地不動

 

文/Zen大

 

如果出生小康以下之家,你得從出生開始就非常努力且選對方向還懂得正確方法學習進步,才可能勉強追趕上小康之家(含以上)出身的人,前提是這些人並不像你一樣努力而是像龜兔賽跑中的兔子一樣會偷懶。

假設姑且把賺得相當資產收入當成成功人生的標準來看,今天的世界,資產淨值一億元台幣算是絕對財富自由的起始點,打個折,以淨值一千萬當成成功,資產淨值有一千萬的人口比例,相信不會超過10%。

也就是說,今天生孩子的父母,將有九成得承受孩子將來長大並不成功的命運。

當然,這是個化約,畢竟擁有資產的人未必就幸福,沒錢的人未必不幸福,只是就算兩相抵消,再給沒錢但很幸福的人加權比重,還是會有將近80%的人,長大後處於無法創造出理想成功的狀態。

現實的殘酷是,成功隸屬於少數人,甚至是從父祖輩就開始奠定了絕對的競爭優勢,社會流動的管道日漸封閉,階級再製日漸明顯,甚至不用看日後成就,光是看孩子出生的家庭結構與父母光景,大體上就能推估出未來的生命路徑。

#未來的現實就是如此殘酷

#階級再製越來愈明顯

#我們又重新回到等級化社會

#向上流動的管道以各種方式逐漸縮小

#個別例外的成功不能否證結構環境的惡化

#但努力且用對方法努力還是關鍵

#讀書長期持續讀書也還是改變人生命運的關鍵

#還要懂得廣結善緣

#運氣還要夠好

 

愛麗絲夢遊仙境中說的,你得很努力跑,才能看起來好像維持在原地不動,今天的現實就是如此殘酷~

改變之路只有一條,那就是懂方法且超級努力讀書,又能廣結善緣,還運氣很好的老天也站在自己這邊,否則,等著絕大多數人的是平庸已經算運氣好的命運~

認清現實並不是失敗主義或唱衰,而是一來調整對人生的個人定錨,建立多元的成功人生衡量標準,也不要自欺欺人地說累積金錢或追求成功不好,更不要仇富,只是認清現實。個人努力追求成功之外,也幫助身邊需要幫助的人,讓多一個人可以靠近成功與幸福一點,少一點人掉隊,設法將成功組的人擴大,而不是放任現狀繼續惡化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