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標籤

社會秩序

人人當老闆 職場煉金術 心靈處方箋 逆社會觀察 教育與學習 經濟與生活

年輕時找工作,找有機會制定新規則的組織或產業

By
on
2019-06-21

畢業季最常被聊到的主題,就是找工作了!

關於找工作,不同人有不同的考量,不過,大體來說,撇除專業不談(除了少數領域的社會新鮮人可以畢業就以專業進入特定組織任職,多數人都是一邊摸索一邊建立專業,起初靠的是自己的年輕與基本勞動力素質換取入行資格),薪水與組織型態往往是許多人在乎的事情。

薪水高還是低,有些人看眼前(現在高或穩定比較重要),有些人看未來(未來有發展性比較重要,眼下薪水低但能累積實力可以接受),有些人看總數(某個工作一輩子累加起來的總金額),大體不脫這三種範疇。

在我看來,薪水的選擇有時候連動到原生家庭,如果自己必須承擔原生家庭開銷,當下多似乎容易成為首選,如果不需考慮其他人的需求,我會建議找有未來發展性且總額仍然難以估算出上限的。

然後,如果可以,從系統論的角度觀察一下自己選擇的產業或公司的未來是否有前景(像我當年放棄出版業,就是覺得出版產業在系統中可創造的收益難以有效成長)?如果成長空間不大而自己又必須賺取足夠多的收入時,不要選擇太有理想性質的工作,不要為了抽象理念跟自己的人生中的真實帳單過不去。

說完薪水,談一下組織。

我這人大公司跟小單位都待過,後來更是成為自雇工作者。

以前我認為,選公司是看個人的性格能否與組織文化配合,以及個人是否擅長處理組織人際關係或辦公室政治有關。

後來我認為,除了上述考量之外,還應該從系統論的角度來觀察,我的結論是,不管善不擅長辦公室政治或人際關係的處理,如果可以,都不要在年輕時就進入產業界中的龍頭或大型組織,也就是不要貿然成為大型組織的螺絲釘,即便你是一個追求穩定勝於冒險的人,因為當下選擇的穩定可能成為未來不確定下的風險。

年輕時就進入場域核心權力中樞,且忙於此中的事務而無暇顧及環境變化者,中年後往往會被更大的外部體系的變革衝擊而失去應變能力。如今是大環境不斷變動的時代,就算是大企業也可能被併購而消失,如果你待的大公司屬於被併購方,那可以說未來職涯等於結束,但是,公司會否被併購不是你能事先知情的,這種不可控制的風險,讓自己被他人決定而無法翻盤的情況,應該在年輕時建構生涯規劃的道路時就盡可能減少。

非要進入大型組織或主流產業,且相信自己有能力往上爬的人,還是得解決上述的系統風險的可能衝擊,此時的解決方法是,永遠要跟異議份子結交,與邊陲保持某種友好關係,在既有組織內置入可批判質疑現狀的聲音常保暢通的管道。因為這些人往往是下一個時代的規則的開創者,或是比較能夠早於其他人看見市場的變動趨勢,也因為身處邊緣能夠較早做出應變之道。

或者,更好的做法是,年輕時先到邊陲或小組織歷練,不要太早進入核心,甚至永遠不要選擇進入既成規則建立起來的場域核心,而是從邊陲開始發展出另外一套規則與新場域(持續進修保持開放之心接受外部訊息這些已經是未來求生的基本能力,有做是應該的)。

翻成白話文,年輕時不要進入時代主流的產業或企業集團,選擇新興產業或新創公司,自己打天下而不是直接去已經打下天下的組織任職,中年以後抗變動能力應該會好一些(如果沒有被時代或場域規則給淘汰掉的話)!

還想多了解相關主題嗎?可以參閱Zen大的職場煉金術文章區

 

職場煉金術 心靈處方箋 愛情事件簿 教育與學習 文化創意考

復仇者聯盟四的主要角色結局安排之象徵意義

By
on
2019-05-12

復仇者聯盟四的主要角色結局安排之象徵意義

文/Zen大

因為導演說可以爆雷了,我想講一下復仇者四完結的象徵符號設定。

我的感覺,導演想說,英雄也會胖老殘死,也會回歸日常,甘於平凡,也跟所有人都一樣會死,只是願意為他人犧牲。那些退隱的英雄加總起來,就是暗指人類的光景。

說起來,這是非常好萊塢的設定,英雄就是跟你我一樣平凡的每一個人,只是有事時願意挺身而出,不求名利,結束事件就歸隱山林,大隱隱於世。

雖然,這種理想其實是一種社會控制洗腦術的設定方程式。但是,其實電影的宣傳與設定社會秩序邏輯的功能,一直很強大。

又,戲外的解釋,也可以解讀成因為這些主要角色都不再繼續演了,所以將角色設定為一些不可逆的狀態作為結局,但如果哪天這些人又想演,編劇總會有辦法的。

另外說說小勞勃道尼與鋼鐵人,這是最成功的故事設定,觀眾在戲劇中不僅看到了故事劇情中的角色的成長變化(東尼從自大自戀自私到無私奉獻自我的蛻變過程),也在演員本人身上看到同樣的蛻變成長(藥物濫用成癮,僅以五十萬美金接演鋼鐵人,最後以一億美金片酬接演最新系列,且小勞勃道尼的人生與演藝事業再創高峰),這種戲裡戲外交互呼應的成功故事,可以讓整部電影上升為影史神話等級,讓後代影迷不斷討論傳誦。不只導演賭對了,小勞勃道尼自己也抓住了機會,這是很罕見的成功案例,讓人敬佩。

 

逆社會觀察

明明左派的社會圖像比較美好,為何選右派的人比較多?

By
on
2019-05-11

明明左派的社會圖像比較美好,為何選右派的人比較多?

文/Zen大

多年來,身為社科院出身的我,一直在思考這個問題,明明左派承諾的社會平等與制度保障人民生存的社會圖像能夠落實真的比較好,北歐國家的案例更是明證,但為何,有許多社會裡的人卻毅然決然地選擇的右派論?相信個人努力更勝過改善制度?

後來我想通了,跟左派講述的道理無關,跟人的生存時間感受有關。

人生關鍵選擇,好多年才出現一次,以我自己來說,每七八年才出現一次職涯關鍵選擇,每一次的選擇也要七八年到十幾年時間才能讓結果浮現,要等到成果浮現與穩固又要好多年。

左派在講翻轉結構跟體制改革,通往理想世界的進程時,常常讀的時候會讓你誤以為明天就會發生,後天就能穩固。

真實情況是,結構變遷的速率更加緩慢(而且,未必只會往好的一面推進),如果不讓人產生誤解,恐怕願意投身者將會更少,因為一個結構變革的成功至少要三十年,甚至更久,而結構變化完成美好變化,往往只能在次世代身上才會發生,也就是說,你跟同世代人拼命努力,卻是後面那些不用努力者坐享其成,而且他們還會覺得,世界本該如此,完全不懂(為什麼要)感念前人的努力?!

某種程度上來說,這也是推崇個人努力論的右派討厭推動結構與制度改革的原因之一。因為我自己努力自己拚自己享受成果自己承受失敗,無論如何都是我的人生的體驗,在這一點上,右派思想更符合故事法則的個人實踐,左派卻得靠相當高的抽象化理解程度去鞏固相信者堅持下去。

畢竟努力的結果自己很可能爽不到卻會很累,真的要有熱忱或是道德高尚,或是被逼到沒退路的人,才會願意投身。

逆社會觀察 少年社會學

生活在結構中的社會人,遵循阻力最小之路過活

By
on
2018-11-23

生活在結構中的社會人,遵循阻力最小之路過活

 

文/Zen大

 

作為社會人,其實我們都不自覺的敬畏結構的力量,在結構中尋找阻力最小之路而行,要不然在台灣不會有那麼多人選擇好好念書考大學進大公司或考公職。

 

因為機率上來說,順從結構下的阻力最小之路,達到幸福的可能性最高。

 

人的身體被社會化規訓,接受了結構的存在卻沒有意識到其存在直到脫離了熟悉的結構進入了另外一個陌生的結構環境時,以自身原本的價值觀念去應對卻行不通,才發現結構之所在。

 

說這個要做什麼?

 

想說的是,結構無所不在且方方面面制約著人的思想與行為,除非有意識的反思且做出不一樣的選擇,否則多數人都是順從結構而活,那就好像上班的還是比創業的多,即便明知道上班翻身的機率很低,但我們的社會結構已經讓我們習慣了上班這件事情,即便這件事情並沒有想像中的那麼久。

 

還有很多選擇與判斷都是。

 

結構不是不能打破或改變,但是,需要有相當的外力干擾並且重新制定規則,如若該發生的都沒有發生卻宣稱結構已經改變,那通常只是一廂情願。

 

當然,時間會改變結構,但時間的改變進程又比人為干預修正來得漫長。

 

我們生活在比我們大的結構裡,遵從結構中的規則而行動而不自知,唯有這一點不變,社會才能相對穩定的繼續運作而不崩壞。

逆社會觀察

當國家(政府)壟斷暴力使用時…

By
on
2018-09-01

當國家(政府)壟斷暴力使用時…

 

文/Zen大

 

學社會學的,都會在學時學到一個來自韋伯的定義,國家(政府)是合法使用暴力(武力)的機構。

 

暴力這項工具,即便是國家來使用,也只能被用在維護社會秩序上,不能用在破壞秩序或使社會混亂上。

 

這也是為什麼會出現警察既抓小偷也壓制某些社會運動,當後者讓執政者覺得可能動搖其原本所建構或維持的社會秩序時。

 

使用暴力維持的社會秩序,通常會被冠上道德或正義的論述,以正當化其存在的地位,掩蓋暴力本身的殘忍本質。

 

因為國家(政府)是唯一能夠合法使用暴力的機構,所以國家取締其他想要使用暴力的機構或個人,無論這些人是否有正當理由(台灣社會偶爾會看到犯罪人被平民教訓,結果教訓犯罪人的平民也被抓,就是這個道理)。

 

但又因為國家(政府)是唯一能夠使用暴力的機構,所以啟動暴力的時機和原因以及暴力使用的手段,都應該被嚴格規範,不能濫權或無視規範監督。

 

舉個例子,好比說我很詬病教育現場的體罰,不是我完全不贊成體罰,而是台灣教育現場多年來的體罰,沒有形成制度,放任老師自由心證,個人裁量,結果造就許多冤枉和不幸,乃至體罰過當。

 

如果執行暴力的機構不能有規範約束,那下場就跟沒有規範約束老師啟動體罰的情況很像,不,更嚴重,因為國家(政府)是可以殺人卻不用償命,甚至可以挽救民調的~